五月的一些碎碎念

现在更新blog的频率真是越来越少了。因为要做的事多了,还有,书桌也变成在客厅,要写写心事也真难啊。

说回最近要做的事。

实验室说的最后一个步骤,好像有点拖啊拖啊的拖到最近4月尾才开始,然后还要研究看看别的小实验。有时候觉得做实验真的适合自己吗?好像总会兜了一个圈才真正掌握某仪器或某方法,可是这些都是没有前人可以教导的啊,反而过后还要教人。

另外,为了美好的生活也继续的教补习。今年开始接触很好玩的IGCSE Bio科目,因为在补习中心,所以有大大的白板可以发挥。而且实在喜欢这个科目,像是又重新温习了一些很基本却又很重要的生物知识。结果发现自己还是很喜欢教书,但是也多了实际的考量,例如要如何安排,让他们不只是听,还能吸收和明白(就是要做练习就明白啊)。其实为什么要补习呢,我心里还是忍不住觉得哪里不对,明明只要看过了课本,看过了历届试题,就能抓到考试纲要了。

这就跟做实验的我的心情有些冲突了,做实验的时候会一直想着如果有一个实在的人可以请教,那么就省略了很多探索的时间。但是,探索的过程其实正是它有趣的部分,因为那个部分是没有人懂的地方,多你一个人探索了,就多了一点线索,给别人解题,好像也是很能自恋的事。

这个世界也有很多要探索过才找到的乐趣,比如什么做面包、画画、做蛋糕、做science communication的东西,我从很多社交网站看过那些人,可能用心培养兴趣一年、两年,然后就学精了,觉得好生羡慕。我最需要学习的,大概是如何让自己专心一个爱好,把它学专啊。以上说的我都爱做,而且也偶尔做着,但也没什么大成功啊。

我理想中的生活是那种,不需要烦恼金钱的前提下,有充足的时间好好发展以上或没写的,所有的兴趣。

好像变成一个许愿文,但是能够帮我实验愿望的人是自己吧。好吧,再想想如何做到。


欢喜

和朋友谈起一些事,很常会发现触动她们怒气的底线和我的不一样,像是什么什么事没有做到一定会生气的,对我而言只是淡淡的感受,更多的也许是别的情绪,比如难过或自觉地觉得那样的做法代表那样的人格,会有“哦,原来如此”的反应。

很早以前就训练到了一种想法,对外任何人,都不至于运用到“生气”这个情绪,如果他没有做到什么,那是因为我们之间没有去到那个点,或者,是他的观念里没有这样的善感,那你至于和这样的人交心到什么程度。

出外认识无论什么人,都自然带着一份客气,能够成为朋友、见面时能够友好交际的关系,就会有种“实在是太感激了”的想法,更觉得“太幸运了”的是能够交换利益讯息,反而如果约出游或共餐或更深的要谈心事或要陪伴都其实有些负担了。

好像又有些太势利。但是,反过来问,为什么要对人有一种交流中的要求呢?

如果有幸成为生命中重要的角色,也许,也不该参杂太多期望。当看过了许多人心的无常,还能彼此珍惜互相信任,这样就够了。



三月小事

三月在近年来多了一个节日(小时候都没察觉的),就是妇女节。这不是一个新的节日,但是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媒体重视了,几乎各大电台、杂志、网络文章都会在这天说一些关于成功女士的贡献或者身为女生的权益等。

去年十一月我的学校举办一个seminar,参与研究分享的presenters有男有女,可是奖项中有一个是the best female presenter,这其实有些奇怪,身为筹办委员的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觉得男生们大概会觉得很不公平吧。

逛街时,也看到商场就这个节日为这整个月购买特定金额后的女性产品(没记错应该是保养品)会有送小礼物,我和B在逛着时,顺便说说我的想法,觉得男生们会觉得不公平吗?会觉得想要一个男士节吗?

他大笑并说他一点也不介意,“I don't care”。那时也有一个朋友一起走着,她说之所以有妇女节是因为女生都记得很清楚,而男士节没法延续是因为男生们都不爱记日子,即使定好了日期也会忘记了。

这真的跟典型的男女之别一样啊。女生就是会在乎这些小事。但是有一点B也说的很对的是,特地为女士做出的奖项也其实意味着主办当局觉得女性的能力逊于他人,才需要特别开一个组别给她们奖项的意思。

我原本也觉得我们女生何须这样多一个的肯定、何需多加宣扬关于女生的权益呢。再想多一层却又觉得,虽然我接触的环境都让我觉得男女已经很平等,甚至女生在某些地方还比较有特权(例如有些电动火车的车厢和停车位只能有女性),可是有很多地方女生还是不能被平等相待。例如,关于觊觎女性的身体这个问题,始终还存在于很多地区。至于思维上,女生受的保守思维所导致的压力,其实还存在我们周遭的环境里。

有一般大众期望的,也有家人或朋友期望的女性角色。我对于这些期待一般都有些抗拒,我就是不想要你觉得我在这样的阶段应该怎样做、怎样决定,才符合你们认为女生应有的生活。

会乐观地相信自己选择的拥有的,也不定时情绪袭来时觉得一切都不是自己的;想要很多表达上的爱,却又觉得怎么能这么肤浅;得到话语上的肯定时会偷偷窃喜,却不敢相信;会自我感觉良好,也会妄自菲薄;会觉得很快乐,却也觉得是真的吗对方也一样觉得吗?

身为女生,我也觉得自己好奇怪,很多大大小小的点,会成为思绪大战的源头,会把心情从一个悬崖荡去另一个悬崖。

前48秒

不好好定时睡觉,这样的倾向就更明显了。好吧,晚安。

科技展之有些发现

过年期间,年初七和八,我去帮忙一个参展,是关于交流各大学或中小学的科技研发,Malaysia Technology Expo, 简称MTE。这个展览和BioMalaysia很像,都是各自带出最新的研究成品出来交流,但是比较小型,场地也只设在PWTC。

我是跟着Dr T去的,那里有个划区是关于Mentor-mentee program,是说参与的大学会举办一些workshop或研发新的教学方法,激发中学生们对科学知识的学习热诚。这样的program在国外很普遍,例如中学生们要用一个月时间做出一个实验,其中大学教授或大学生会通过网络平台参与讨论,可以让他们天马行空,也同时确定实验的可行度。

Dr T参展的是关于teaching method,用discovery driven的方式设计贴近工业用途的实验,让IGCSE level的学生对Biology的印象不只是只用theory,而是知道这些知识都在我们生活上用得到。她给的一个例子是关于enzyme的用途,pectinase是一个制造果汁的工厂会用到的enzyme,它可以帮助苹果汁保持清澈的果汁颜色。

不知道其他人对于科学的看法是怎样的?我对于印象中的中学科学科目,实在没什么深刻印象,实验是很普通的颜色变化之类的,学习的知识则有些死板,多数关于principle和theory。我去年教国立中学的form 2 Science,发现现在的科学比较不一样了,每个题目都会延申到现实的application,至少对我而言,这样有趣得多了。我知道这样的知识在现实生活中,确确实实的发挥一些作用。

现在其实还有许许多多教学的youtube videos或网络平台,我很喜欢的是这个:




很喜欢主持人用很活泼的script教导,而且也包含了各个领域,什么economy, psychology, biology, chemistry, computer science, history, literature 什么都有。

另一个是比较关于物理和宇宙的知识,叫Kurzgesagt,会用比较浅白的话,解释一些比较大的事件(big picture)、长远的远景,很有趣。



有点扯远了,可是我常常纳闷,为什么现在的小孩都比较需要补习呢?根本可以随时上网学习想要的知识,而且这些video通常用有趣的方式、更生动的动画、更容易明白。这实在是有些奇怪又值得教育者思考的问题对吧?是教师的素质参差?还是现在的教育不足于唤起学生们对于学习的热忱呢?

但是走了一轮MTE 2018展览,又觉得中小学生的教育也不一定这么悲观,反而,有些参展的成果让我觉得很惊喜。

先说不惊喜的。这个展览分成institutes,大学、以及中小学。相比起中小学的研究,我实在对于大学的研究展览兴趣缺缺。有一个是关于研发一张舒服的单人沙发椅,因为据称市场上缺乏像这种针对人体学原理研发的椅子,可是一看那个成品,是一张很丑的,简简单单,像巴士座位的椅子(照片就不放出来了)。别的是关于把各类草木提炼变成纸张、plastic代替品之类的,这些研究长远来说是好事,但是有太多太多这样停在半天吊的草本研究,好不容易发现有什么作用后又怎样,要推出市场又是另外一回事。

然后说说中小学生的参展成品,我很惊喜的是coding已经那么容易了。有一个摊子是一群小学生,大概五六年级,他们的展览是一个smart cage,专门给主人不在家的时候,让家里的宠物住在这个笼子里,他们为这个smart cage研发了一个App,主人可以在外面遥控笼子里的食物量、清洁笼子里的排泄物、他们还有一个镜头,可以随时看这些宠物的状况。


另一个摊子是中学生,他们有两件参展成品,第一件是给工业用途的aquarium monitor,监管水里的碱酸度、水温等,可以遥控,它也会自动把不寻常的情况传给相关的人,不需要员工时时监管。第二件是一个concept,关于给小孩带在身上的一个配件,一旦侦查到小孩子的声音过于大声(尖叫)、或呼喊救命,这个配件会把讯息传给父母,让他们及时发现孩子的危险。



然后是一个放在病房的sensor,如果发现房间内过于嘈杂(看访者太吵),会自动告诉柜台。然后也有关于监管吊点滴的机器,如果点滴没完了,会把讯息传给护士,他们就会换新的一包点滴。我看过类似这样的机器,在私人医院要租用这样的机器要价几十块一天,而且也只能发出bi、bi、bi的提醒声音。这个新成品的成本大大减低,而且也因为加入了coding,变得更方便。



然后接下来,这个是关于保护那些不小心闯入高速公路的动物。他们的concept是放一个简单的棍子在那些比较常有动物出没的地方,里面有个motion detector,一旦有动物在附近,就会启动alarm铃声,也有红色的闪灯吓跑它们。这个棍子也简单的用太阳能发电。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



其实这些大概有些公司已经开始研发着,或者已经有产品面世,可是这些中小学生他们用很简单的零件,加上coding的方式,变成一个成品,这就觉得很厉害了(因为我不会啊)。

当小学生都已经懂得用很简单很便宜的东西变成一个让生活更方便的成品,可以预测到我们现在习惯的很多东西,都将改变面貌,变成另一种方式吧。觉得未来的社会会有很多有趣的改变,当科技和电脑知识变得越来越普遍,人类的生活方式种种,大概会很不一样。而且,大概会变得难于容纳懒惰的人们?说的“懒惰”和“想要有悠闲的生活”不一样,说的是思维上的进步,如果每天只是让它在原地转,每天想的是看戏吃饭聊闲话,做千篇一律的工作,大概,大概会有种无法在不久的未来生存的危机吧。

农历新年

今年的新年有两件例行事,让我感觉满满的新年气氛。

第一件事是大扫除。每年都有的,家里一定会把每个角落都打扫一遍。详细来说,关于楼上的房间,我们必须把床垫拿出来,橱推出来,用洗洁剂和清水抹所有背后的灰尘。然后厨房的墙壁也要用清洁剂和清水抹拭(就是所有的厨房用具都要拿出来抹后面啊),高的地方都要用到折式轻钢楼梯。然后还有我自己的电脑桌、书房、衣橱、书架,其实是把全部的东西都翻一遍,顺便抹抹灰尘。这还没有包括那些风扇、换床单、枕头套、沙发套。

一连几个周末,都是这样打扫的。最近流行请钟点女佣,听说时薪才20令吉,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可是像这样一家人一起打扫也很不错哦,一个下午分工合作的完成清洁,增添对这间屋子的归属感。而且,大扫除也包括重新清点家里各种物品,那些隐藏或被忽略的物品又能被看见,然后被丢弃或被利用。

这次打扫的最大感想是,我有很多笔,短期内不需要再买笔了。

第二件事是关于新年菜肴。几乎每年除夕,我们家都会做菜团圆饭,豉油虾、蒸鱼、焖冬菇,经典又好吃。年初二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捞生,全部材料都自己准备,很丰富。这些制作过程,我在这两天全程跟拍,变成短片。

新年团圆饭-制作特辑


新年捞生-制作特辑

做了两天的短片放给家人看,大家都看得很开心,其实我也剪贴得很好玩,而且全程在手机剪接,很方便。之后很想试试录影别的煮菜影片,而且也想试试Adobe Premiere。

另外,JIMS系列在持续更新中,呵呵,这是一个很好的讨论平台,为了新题目,我更有动力阅读或思考。

今年是要多多创作和结果的一年(还要毕业),要很忙碌很忙碌很忙碌哦。

新年快乐。

二月

刚过新年这么快就来到二月中了,再过几天也就农历新年了。

昨天去了一趟天后宫,和朋友们各自求签,得到的都不是很好的签文。我想起在曼谷时,我也随机求到了不是很好的签。但是比起以前,现在会比较持有一种“好话就听,不好就带过”的心情。就像我也常在fb玩那些随机的预测,诸如“你今年会去哪里旅行”,“一年后你会变成怎样”,“一句话形容你的运势”之类的。当然是知道这些都故意说一大堆好话让更多人上钩(然后从中可以收集多一些用户资料?我觉得是),可是就是很甘愿的,为了看看会得到哪句好话而故意按进去,然后也觉得可以相信(“好话就听”啊)。

有很多电影情节和听过的故事,还有受教的佛理,都灌输我一个讯息:算命师也许可以算出一个人的过去,但是关于未来的主权,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要不要接受新的机会,会不会结婚或分开,有没有赚到钱,其实都是自己的选择。即使有很多外在因素会影响最后结果,可是【自己】也很大可能成为最大影响力的因素。

如果尽力了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如果选择了左边的路而没办法欣赏右边的风景,那么命运和际遇,一定会把你带去另一个新的界面。在那里,你也可以继续发挥一直以来、你所秉持的善良和信念。

当我太想要抓住什么的时候,总会这样提醒自己,在无常面前,尽力就好了。

我有一个旧簿子写着这样的话:
我并不追求一路顺风的旅途,
但我虔诚的恳求我拥有克服一切困难的勇气与智慧,
若你愿意跟随,将是我的荣幸,
若你只是过客,
就保有过客该有的风度,
离我而去吧。

就用这些话,安抚我这个周末里,一点点复杂的情绪吧。

2018年

去年十二月是休息的月份,没有任何的part time工作。最后一个礼拜,还去了柔佛玩了一个星期。一月头,从JB回来后隔了两天,接着去了曼谷,也玩了一个星期。就像是好好的放了一个半月的长假。

其实,也好好的在一起了这些两个多星期的日子。可以每天每天见面聊天,去不同的地点探索。在JB神经大条的我还真的当自己的家一样住得很舒服,但是没几天后有个发现,很好笑,我太想念电视剧了,还特定买了很多网络流量就为了追剧。除此之外,是一个很好的休息地方啊,什么都很如意的,很喜欢。而且,也走了好多好多的路,在曼谷几乎每天都从早走到晚,但是误打误撞的,发掘了很不一样的曼谷旧街道。所谓的深入旅行,大概就有点像这样了。不需要追着名胜地一定要去,而是走走不同的街头,就能有新的发现和惊喜,这样很好玩。有个能够一起旅行、让我很喜欢很喜欢和他一起旅行的旅伴,真是太美妙。

回国后,可以预知等待我们的是忙碌的工作和任务,其实也真的毫无状况的接驳了许多工作或学业的机会。也对,新的一年本该开始新的展望,好好完成任务。

目前积极扩展自己的沟通能力,无论是关于传达自己所懂的最新科技,还是那为了温饱我无忧生活而要达到效果的重点教学。我还是对于传播知识有很大的热诚,每个人都应该获得这样的知识,这些方便人类生活的科学学问。例如你如果不知道世界上有车子,只能走路,是不是很浪费时间呢?

但是科学该怎么被利用才不会是滥用呢?就像最近看过的一篇文章,这个时代充斥太多因科学而生的虚伪产品了,因为每个人都想利用科学变得完美,但是探索科学的原意是这样吗?如果有一天基因改造的技术还包括改变了你骨子里懒惰或不够聪明的基因,这样的探索应该被鼓励吗?这是不是有点像,探索我们自己最神秘最特别(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基因啊)的基因的同时,其实也是在毁灭这些属于自己的印记,一旦科学发展的可以知道每一个基因分子的功能,人类是不是会变成无法容忍弱势的族群,类似犹太人的历史就会发生?甚至,这是一个走向灭亡的探索吗?

有太多太多的讨论和考量了。其实,也有很多很有趣的新知识、新见解,有一个人,可以双向的交流、讨论,这是我能想到,目前为止,最幸福的小事。

2018年,请继续,多多指教。

:)

电影,喜欢你

偷闲看了一部电影,《喜欢你The is Not What I Expected》,是金城武和周冬雨主演的。

留意这部电影是因为这首歌,陈绮贞唱的主题曲。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立刻就喜欢了,这么久了,陈绮贞的歌声还是那么脱俗,像猫一样的甜又难懂。

观看之后,觉得这是一个很好水准的小品呢。印象最深刻的是胜男(周冬雨)问路晋(金城武),“你一共能挣多少钱?”,“三百五十亿美金”,路晋说。胜男说,有这么多钱,给我就会花啊。可是路晋却摇摇头,三百五十亿美金,这表示手下有多少人跟着他讨生活,他怎么能挥霍无度,随心所欲呢?

一个人如果用正常管道挣钱,钱多了,自然责任也多了。责任多了,才不会出现社会问题,反而会肩负照顾社会的责任。越富有的人,其实越不会乱花钱买东西、买享受,可能也并不随便到处旅行。有钱的人,也是懂得守钱,也学会低调。

这样的心理,我突然很在意了。

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学问

刚刚在十一月尾,去了一个Cancer Research Conference,原本觉得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主办当局是我的co-supervisor,在她的邀请下觉得还是带着poster出席了。其实这次的研讨会和我很有关,主题叫Holistic Treatment for Cancer。这个主题的大概意思是,给癌症全面的治疗,不只是用西药治疗针对癌细胞,也许也可以给予传统草药,给身体修复的能量,以及照顾病患的心理。

这次的研讨会很有一番开阔视野,其中有两点让我很impressive。第一个是关于为什么之前癌症的治疗方法很难根治,是因为癌细胞很会扩散,如果治疗过程留下少量癌细胞,那么他们就是更加有抗药性的东西,因为他们的“根”没有被消除,这个“根”就是cancer stem cells。所以现在的研究比较注重针对cancer stem cells,要用的其中一个方法是immunotherapy。

第二个是关于Drug repurposing。众所周知专科的药都卖得很贵,因为药厂投资了大量资金研发一个新药,根据其中一个presenter的资料,现在大概每5000个研究才只有1个成功成为新药,所以在他们取得专利权的20年(其实取得专利的前7、8年还需要花费在数据收集以得到FDA的认可,才能正式在市场上销售),会尽量卖得贵一些,以补偿那些耗费。这时候,还好有些病人能依靠政府或NGO的津贴。

说回drug repurposing。因为新药的研究成本太贵了,于是最近兴起旧药新用,例如通常拿来抗头痛的panadol被研究是否可以用来抗癌。还有一个就是利用big data analysis的优势,把所有西药对人体的gene expression data放在一起,对比个别癌症病人的expressed genes的pattern,然后找出对应的西药,联合原本的治疗方式,在其中一个presenter的资料得知,有些癌症可以延长癌症后期的存活期,从大概半年到两年。

Big data analysis有一个缺点是,如果实验者把两个无关联的事放在一起,硬是说他们有关系也是可以的。例如很明显的例子是,在夏天,冰淇淋的销量很大,而且sunburn的机率也很大,于是可不可以说因为吃越多的冰淇淋会导致Sunburn的发生?这里说的是correlation。需要去放在一起的应该是有逻辑性的causation,例如把水加热就导致水沸腾,所以可以说的是,当温度越高,水温越高。

所以说回这个drug repurpose的bioinformatic set up,希望他们会考虑到只是运用相关诱发癌症的Genes。因为现在坊间会说,有些gene和一个人的肥胖有直接关系,可以这么说吗?可能有些人一生下来就胖了,可是更多的人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生活习惯累计导致现有的身形。在这些情况,是不是比较不能单单只是correlate with genes?

这次的研讨会也有很多关于草药在癌症治疗上的辅助研究。也才发现澳洲有一间可以读中药研究的大学(过后网络搜索发现其实有7间),这次presenter的大学(West Sydney University)是受到北京中药医院的认证的(其他的我没查),觉得中药能进入西方的教学系统,有一些意外但也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

*****************************************

其实今年八月也去了柔佛参加一个研讨会,那个比较关于农民和科学家如何紧密合作,耕种更多更好更有抗压性的植物。由于参加的比较是政府机构,研讨的主题比较放在如何增加农作收成,所以发表的都是比较草根。

两天一夜的研讨会,至少我看见农民和相关的机构对于目前的农耕趋势有热诚,也对环境保护有负责的态度。觉得是我另一番开阔视野的机会,至少如果我要把所学的东西继续做下去,这些地方就是一个链接,把好的实验变成民生。

***************************************
11月也捎来一个好消息,关于年头和B合作的educational paper,终于在这个月成功发表了。当初这是其中一个让我们紧密联系的一个共同project,才让我们慢慢走在一起,在一起,说来一切都很奥妙。

这个十一月尾,我们认识了已经一年。他从以前很闲空,常常找我,到近期更多专注在工作上。但是会有这些那些的时刻,在很多次的相处和聊天,都让我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像心中偷偷不安的小人又被安抚了,像又稳稳当当的躺在那个地方。

于是会很想记录下来,关于这些那些的瞬间,关于很多惊喜和惊叹。像是那清晨细心泡的茶,兑现答应过的东西,安排与清洁,还有那交换的礼物。

是温柔,是天使的宠儿。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bmb.21089/abstract

关于

月前看完一本英文书,Jodi Picoult的《Leaving Time》。这本书主要是要从小说中带出大象在我们人类的发展与干扰下的种种困境。越来越多研究与观察发现,大象的记忆很好,而且,它们还有很强烈的情感,尤其是对于死去的亲人,它们可以连续很多年都回到当初亲人死去的地方缅怀静待。而且,小象对母亲的依赖是很深的。母亲或者女性的大象会特别走在最后照顾比较笨拙、不懂得时时跟着象群的小象们。如果她在成年之前失去母亲,可能她学不会如何合群,如何吸引异性,很大可能会孤独地死去。

可是偏偏人类对于象牙的迷恋导致射杀行动从未减少。尤其在非洲贫困的国家,非法猎杀更是无法阻止大规模地进行,猎人只知道要射杀最重的象牙换取最大的金钱利益,通常的对象都是象群的头目。虽然他们并不真的杀死所有群里的大象,可是群龙无首的象群也会受影响,尤其是小象们,他们会变成无人带领的孤儿。除此之外,许多大象也被非法售卖去马戏团、动物园,退休后的他们由于记忆强,即使幸运安老在安全的庇护所,也会终生消除不掉对于训练时被虐待的恐惧。

明明只是一个小说,可是看完后最大的震撼是关于这些大象的真实描述。



书里也说了关于psychic(灵媒)对于灵魂与人死后的观点。让我有另一个震撼的是,相对于中华文化强调人死后会轮回的理论,psychic比较相信人死如灯灭。所谓在另个世界的相爱的人,并不会像想象中等待我们死去,然后团圆。作者说得太真的,使我不得不相信。Psychic是她书里其中一个重要的角色,她说这是访问了一个真实的人模拟的人物角色,当你和她真的对话后,你会相信她所描述的,关于灵魂的观点。

这样的观点之下,每个人与人之间的相知相识,是不是更加值得珍惜呢?

所有在一起时的欢乐与在乎,都是特意把时间留给你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弥足珍贵。就像知道了心里有如何强烈的情感,会用很多种表达方式,是日常的大咧咧也好,能在轻酌浅醉后也好,能表露,能被收到收好的,就好。

十月二三事

刚刚忙完了第二个阶段的实验最重要的一环。

之前卡在花一直种不出来的窘境,就是植物一直生长,但是不开花,最后遇到9月的适当天气(?)才总算解决了货源。然后,如过山车的心情般准备样本,有些失败、有些成功,好不容易收集了足够的样本。然后,决定哪个外判Sequencing的服务也纠结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了大牌BGI。在没有任何本地中介的情况下,要自己去买干冰,准备箱子(一层够厚的干冰箱,外面是纸皮箱),然后亲自运去FedEx运送。碰了一些难题,例如除了要为箱子贴上有干冰的标志后,还要弄明白如何填写表格,要再三确认这个箱子不会卡在关税局。然后没想到原本隔天会送到的箱子,竟然不小心从广州运去韩国,然后才运到香港,前后3天2夜,害我一直很担心干冰耐不了那么久。最后送到了BGI还面对没人收货的状况,打了好几次的电话才总算确定他们收到了货,也拆好放进冰箱。

过后还有一些实验和后续工作,也会是我从没做过、需要做完了才能放下焦虑的心情。但是现阶段至少可以坐下来,好好再看看整个状况。好像,也可以好好想想,毕业后可以做些什么工作。

对于从未经历的事情,总会有过度想象的恐惧。是不是够资格了,有没有装备好,够不够知识?身边很多朋友们给了很好的实例,关于他们各式各样的职业和选择,看他们的最好和最坏,总会偷偷设身处地地想着,我会得到那样的工作吗?我会做那样的工作吗?我会胜任那样的工作吗?最后,我会如何选择呢?

对于理想职业的定义是可以运用一直以来累积的专业,也必须赚得到钱。目前最大的实践只不过是教补习,但是希望真正的第一份工不要教书,希望可以是搞一些东西,看看社会的需求和运转,让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桥梁,供应需求。

在忙碌的时候总是不禁想着,这段期间学会最大的一点道理是,什么都要自己一脚踢。从小事如找一个箱子,到处理大笔的经费,什么都需要搞明白,才下得了决定。有好一阵子想着为什么不要成为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呢?安分的打一份工,每天最大的烦恼是看什么电视剧,但是想到隔几年甚至不消多久以后就会被淘汰,就觉得这样的安逸很没有安全感。

不可以太信任别人的能力,不能因为那是他日常的工作所以放心的交给他,期待他会完成,其实,很大可能出错的偏偏就会是关于你的这个个案。不要太相信一个人的意见,问多几个人就知道答案总是有好几个,也要到头来告诫自己不要随便信口开河,就像那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搞到最后我还是觉得,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去了解、去找资料才能作准呢?

是的。科学最大的精神是质疑。科学的哲理是,当前一个科学家发现了一个原理,之后其他的科学家要做的是如何从各方面试图推翻这个理论,那些不被推翻、能够经历很多年的原理算是目前为止最靠近真理的知识,但是我们也不能保证以后这个理论会不会被推翻。

好像扯远了,最近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建立一些好习惯,让自己学多一些、多看一些书或有意思的资讯呢?或者还是专心多写一些,多做一些可以为履历表加分的小事?好像两者可以兼施,好像后者比较重要。

好像也是时候睡觉。久违的博文,久违地自言自语。也许也该重拾在这里沉淀思绪的习惯,定期写些什么记录一下近况。

五月的一些碎碎念

现在更新blog的频率真是越来越少了。因为要做的事多了,还有,书桌也变成在客厅,要写写心事也真难啊。 说回最近要做的事。 实验室说的最后一个步骤,好像有点拖啊拖啊的拖到最近4月尾才开始,然后还要研究看看别的小实验。有时候觉得做实验真的适合自己吗?好像总会兜了一个圈才真正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