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Sunday, February 11, 2018

二月

刚过新年这么快就来到二月中了,再过几天也就农历新年了。

昨天去了一趟天后宫,和朋友们各自求签,得到的都不是很好的签文。我想起在曼谷时,我也随机求到了不是很好的签。但是比起以前,现在会比较持有一种“好话就听,不好就带过”的心情。就像我也常在fb玩那些随机的预测,诸如“你今年会去哪里旅行”,“一年后你会变成怎样”,“一句话形容你的运势”之类的。当然是知道这些都故意说一大堆好话让更多人上钩(然后从中可以收集多一些用户资料?我觉得是),可是就是很甘愿的,为了看看会得到哪句好话而故意按进去,然后也觉得可以相信(“好话就听”啊)。

有很多电影情节和听过的故事,还有受教的佛理,都灌输我一个讯息:算命师也许可以算出一个人的过去,但是关于未来的主权,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要不要接受新的机会,会不会结婚或分开,有没有赚到钱,其实都是自己的选择。即使有很多外在因素会影响最后结果,可是【自己】也很大可能成为最大影响力的因素。

如果尽力了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如果选择了左边的路而没办法欣赏右边的风景,那么命运和际遇,一定会把你带去另一个新的界面。在那里,你也可以继续发挥一直以来、你所秉持的善良和信念。

当我太想要抓住什么的时候,总会这样提醒自己,在无常面前,尽力就好了。

我有一个旧簿子写着这样的话:

我并不追求一路顺风的旅途,
但我虔诚的恳求我拥有克服一切困难的勇气与智慧,
若你愿意跟随,将是我的荣幸,
若你只是过客,
就保有过客该有的风度,
离我而去吧。

就用这些话,安抚我这个周末里,一点点复杂的情绪吧。

Wednesday, January 24, 2018

2018年

去年十二月是休息的月份,没有任何的part time工作。最后一个礼拜,还去了柔佛玩了一个星期。一月头,从JB回来后隔了两天,接着去了曼谷,也玩了一个星期。就像是好好的放了一个半月的长假。

其实,也好好的在一起了这些两个多星期的日子。可以每天每天见面聊天,去不同的地点探索。在JB神经大条的我还真的当自己的家一样住得很舒服,但是没几天后有个发现,很好笑,我太想念电视剧了,还特定买了很多网络流量就为了追剧。除此之外,是一个很好的休息地方啊,什么都很如意的,很喜欢。而且,也走了好多好多的路,在曼谷几乎每天都从早走到晚,但是误打误撞的,发掘了很不一样的曼谷旧街道。所谓的深入旅行,大概就有点像这样了。不需要追着名胜地一定要去,而是走走不同的街头,就能有新的发现和惊喜,这样很好玩。有个能够一起旅行、让我很喜欢很喜欢和他一起旅行的旅伴,真是太美妙。

回国后,可以预知等待我们的是忙碌的工作和任务,其实也真的毫无状况的接驳了许多工作或学业的机会。也对,新的一年本该开始新的展望,好好完成任务。

目前积极扩展自己的沟通能力,无论是关于传达自己所懂的最新科技,还是那为了温饱我无忧生活而要达到效果的重点教学。我还是对于传播知识有很大的热诚,每个人都应该获得这样的知识,这些方便人类生活的科学学问。例如你如果不知道世界上有车子,只能走路,是不是很浪费时间呢?

但是科学该怎么被利用才不会是滥用呢?就像最近看过的一篇文章,这个时代充斥太多因科学而生的虚伪产品了,因为每个人都想利用科学变得完美,但是探索科学的原意是这样吗?如果有一天基因改造的技术还包括改变了你骨子里懒惰或不够聪明的基因,这样的探索应该被鼓励吗?这是不是有点像,探索我们自己最神秘最特别(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基因啊)的基因的同时,其实也是在毁灭这些属于自己的印记,一旦科学发展的可以知道每一个基因分子的功能,人类是不是会变成无法容忍弱势的族群,类似犹太人的历史就会发生?甚至,这是一个走向灭亡的探索吗?

有太多太多的讨论和考量了。其实,也有很多很有趣的新知识、新见解,有一个人,可以双向的交流、讨论,这是我能想到,目前为止,最幸福的小事。

2018年,请继续,多多指教。

:)

Monday, December 11, 2017

电影,喜欢你

偷闲看了一部电影,《喜欢你The is Not What I Expected》,是金城武和周冬雨主演的。

留意这部电影是因为这首歌,陈绮贞唱的主题曲。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立刻就喜欢了,这么久了,陈绮贞的歌声还是那么脱俗,像猫一样的甜又难懂。

观看之后,觉得这是一个很好水准的小品呢。印象最深刻的是胜男(周冬雨)问路晋(金城武),“你一共能挣多少钱?”,“三百五十亿美金”,路晋说。胜男说,有这么多钱,给我就会花啊。可是路晋却摇摇头,三百五十亿美金,这表示手下有多少人跟着他讨生活,他怎么能挥霍无度,随心所欲呢?

一个人如果用正常管道挣钱,钱多了,自然责任也多了。责任多了,才不会出现社会问题,反而会肩负照顾社会的责任。越富有的人,其实越不会乱花钱买东西、买享受,可能也并不随便到处旅行。有钱的人,也是懂得守钱,也学会低调。

这样的心理,我突然很在意了。

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Thursday, December 7, 2017

学问

刚刚在十一月尾,去了一个Cancer Research Conference,原本觉得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主办当局是我的co-supervisor,在她的邀请下觉得还是带着poster出席了。其实这次的研讨会和我很有关,主题叫Holistic Treatment for Cancer。这个主题的大概意思是,给癌症全面的治疗,不只是用西药治疗针对癌细胞,也许也可以给予传统草药,给身体修复的能量,以及照顾病患的心理。

这次的研讨会很有一番开阔视野,其中有两点让我很impressive。第一个是关于为什么之前癌症的治疗方法很难根治,是因为癌细胞很会扩散,如果治疗过程留下少量癌细胞,那么他们就是更加有抗药性的东西,因为他们的“根”没有被消除,这个“根”就是cancer stem cells。所以现在的研究比较注重针对cancer stem cells,要用的其中一个方法是immunotherapy。

第二个是关于Drug repurposing。众所周知专科的药都卖得很贵,因为药厂投资了大量资金研发一个新药,根据其中一个presenter的资料,现在大概每5000个研究才只有1个成功成为新药,所以在他们取得专利权的20年(其实取得专利的前7、8年还需要花费在数据收集以得到FDA的认可,才能正式在市场上销售),会尽量卖得贵一些,以补偿那些耗费。这时候,还好有些病人能依靠政府或NGO的津贴。

说回drug repurposing。因为新药的研究成本太贵了,于是最近兴起旧药新用,例如通常拿来抗头痛的panadol被研究是否可以用来抗癌。还有一个就是利用big data analysis的优势,把所有西药对人体的gene expression data放在一起,对比个别癌症病人的expressed genes的pattern,然后找出对应的西药,联合原本的治疗方式,在其中一个presenter的资料得知,有些癌症可以延长癌症后期的存活期,从大概半年到两年。

Big data analysis有一个缺点是,如果实验者把两个无关联的事放在一起,硬是说他们有关系也是可以的。例如很明显的例子是,在夏天,冰淇淋的销量很大,而且sunburn的机率也很大,于是可不可以说因为吃越多的冰淇淋会导致Sunburn的发生?这里说的是correlation。需要去放在一起的应该是有逻辑性的causation,例如把水加热就导致水沸腾,所以可以说的是,当温度越高,水温越高。

所以说回这个drug repurpose的bioinformatic set up,希望他们会考虑到只是运用相关诱发癌症的Genes。因为现在坊间会说,有些gene和一个人的肥胖有直接关系,可以这么说吗?可能有些人一生下来就胖了,可是更多的人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生活习惯累计导致现有的身形。在这些情况,是不是比较不能单单只是correlate with genes?

这次的研讨会也有很多关于草药在癌症治疗上的辅助研究。也才发现澳洲有一间可以读中药研究的大学(过后网络搜索发现其实有7间),这次presenter的大学(West Sydney University)是受到北京中药医院的认证的(其他的我没查),觉得中药能进入西方的教学系统,有一些意外但也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

*****************************************

其实今年八月也去了柔佛参加一个研讨会,那个比较关于农民和科学家如何紧密合作,耕种更多更好更有抗压性的植物。由于参加的比较是政府机构,研讨的主题比较放在如何增加农作收成,所以发表的都是比较草根。

两天一夜的研讨会,至少我看见农民和相关的机构对于目前的农耕趋势有热诚,也对环境保护有负责的态度。觉得是我另一番开阔视野的机会,至少如果我要把所学的东西继续做下去,这些地方就是一个链接,把好的实验变成民生。

***************************************
11月也捎来一个好消息,关于年头和B合作的educational paper,终于在这个月成功发表了。当初这是其中一个让我们紧密联系的一个共同project,才让我们慢慢走在一起,在一起,说来一切都很奥妙。

这个十一月尾,我们认识了已经一年。他从以前很闲空,常常找我,到近期更多专注在工作上。但是会有这些那些的时刻,在很多次的相处和聊天,都让我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像心中偷偷不安的小人又被安抚了,像又稳稳当当的躺在那个地方。

于是会很想记录下来,关于这些那些的瞬间,关于很多惊喜和惊叹。像是那清晨细心泡的茶,兑现答应过的东西,安排与清洁,还有那交换的礼物。

是温柔,是天使的宠儿。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bmb.21089/abstr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