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大学新体验

在大学的日子已经有三个星期了。这三个星期,对我来说,就像三个月一样长。我觉得自己好像突然跳进另一个世界,有很不同于以前的经历。

第一个星期是大学迎新周。我想博大是最多活动的本地大学,从我进去的那天,星期六,活动一直延续到下一个星期日。每天行程满满的,要我们认识大学,认识新朋友。刚开始的几天我有点难挨,因为还不能接受要困在大学两个星期,我甚至连找也在大学里的洁雯晓慧都成问题,我们的活动忙到我无法抽空见见她们。很不喜欢这种情况,像在坐牢,我很想逃。

而且那几天的活动都只限于kolej里面。Kolej是我们的宿舍,每间kolej有几栋宿舍楼,归不同的pengetua管理。我和洁雯她们就是住在不同的kolej才不能一起活动,也因为距离问题很难见面。说回起初的几天,活动都旨在kolej进行,每天见到的只是自己kolej的人,安排的活动又有点像在national service。怎么说呢?给我的感觉就是...我不像为了求学而来,这几天完全没有触及我的学院我的科系,就只是关在kolej里面被牵着出席那些ice-breaking,激励讲座。

我觉得我很幸运了,大学那么近家,减免了我想家的念头。更多的时候,我都在想念我的朋友。我在kolej认识越多人,就越想见回我那gang朋友,越想念跟他们在一起舒服的感觉。因为我比较慢热,在一堆陌生面孔面前,我很难打开心房跟他们熟悉起来。于是这几天我很不像我,多数时候我是静静一个人坐着,虽然身边坐着的是每天一起吃饭一起活动的新朋友。我知道这样很不好,也很羡慕那些刚认识就可以谈到滔滔不绝的人,但是我改变不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大家都是同龄的新生,我总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很难有话题。我想我不只是性格慢热,心智成长也慢熟,思想想法跟其他人有点不同。

来到这里发现华人对于友族歧见蛮深的,几乎每天都会听到关于对他们的批评。有些是我不得不认同的,像是大学录取制度,如果说真的只用成绩遴选,不会有现在这种情况比例。尽管如此,听到这些评语我会很不舒服,不知道如何给与反应,总觉得抱着这种态度有点不好。无疑有一部分的他们偏心懒惰笨蛋,但不是全部,我觉得对他们的批评太过笼统,要骂就针对性的骂。

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有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我的华语。也许以前有朋友曾对我说过,可是这里被别人说起的机率实在太多了。几乎每个新认识我的人都会问:“你是哪里人?你的华语有点怪怪的...”他们一致认为我讲华语有上海腔的感觉,常常翘舌。很好笑,真的是每个人都会问,被问到我都不得不承认,但是我本身是察觉不到的,到现在还是。为什么?我的祖先即使是中国人,却肯定不是来自上海啊。

过了刚开始的几天,我渐渐适应环境了。迎新周的活动地点也延伸到去kolej外面的dewan啊,fakulti啊,让我开始接触大学的环境,而且和新朋友比较熟我不再静静的,也找到投缘的朋友。原本一切都很好我应该很愉快地投入大学生活,可是有一件事,让我很受不了,就是kolej的活动。我真是服了我们kolej,注意,是我的kolej而已。之前已经听weiyun说我的kolej是最活跃的kolej,那时我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发现weiyun的形容很贴切,活跃,非常活跃。一个星期的大学迎新周过了,紧接而来的是kolej的迎新周。其实是没问题的,他们的原意是想让我们新生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人士同住的staff和senior们,用意很好。可是那些活动做到有点过分了,早上六点要我们起身有moral slot或早上祷告,白天留给我们上课,下午又有运动活动,晚上就是我忍受不到的集合活动。每晚都进行到11点多,让我们回房梳洗得来都要12点多才能睡。他们的kolej迎新周不像大学迎新周时对待我们亲切友善,是很严厉的责骂,有时抓住一点错误就一直讲讲讲,讲到超过12点才肯放我们回房,让我们很反感。

原本以为kolej迎新周完了就没了,谁想到还会有floor的迎新周。就在这个星期。第一天我去了,又是无聊的ice-breaking,正常点的breaking我还可以接受,可是他们又搞什么创意...总之无聊到我想逃。这几天我都在逃避晚上的活动。会觉得很好笑,明明那是自己的宿舍,却要过了11点多才能回去。同floor的华人senior说我们这batch新生很反抗,我反而不了解为何他们这么顺从。对我而言配合他们的活动是没问题的,可是为什么要定在这么晚才进行(从9点到11点多)?一个星期熬夜我还可以,第二个星期我已经很难撑了,到了第三个星期的现在,我还被这些无聊的活动缠着,不能够恢复正常补充睡眠,使到我白天课程一直都在昏昏欲睡的情况下度过。真的,情况很不妙,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一次amali中,我完全集中不到精神,眼皮不听使唤的一直要闭上,那时要做experiment的啊,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坐着都会睡着。这样下去我怎样上课?真得很想快点过完这一切迎新活动。

还好今天没有课,昨晚我可以逃回家好好睡一觉,希望我的正常生活快点回来,可是我刚刚察觉到,大学忙碌的生活不会因为迎新周结束而结束,似乎迎新周后,真正忙碌的生活才刚开始。天啊,怎么办?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