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桥梁

上星期日胆粗粗的跑去参加Famelab,关于用3分钟的时间解释一个科学的知识。我不经思考选了一个相当内行的题目,“什么是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这个新词是基因学界近年来才崛起的新科技,突破了原本耗时耗费的基因技术,大大降低了序列基因的成本和时间。这使得原本只属于主流的生物基因研究(例如稻米或人类),变成一个老少咸宜的科技,小至一个地方小草,用相当少的经费,就能投入这方面的基因研究。

评审们都没什么科学背景,现场来的都是一般民众。得奖的题目是“什么是DNA”。这也是,大家连DNA都还不太明白,在短短三分钟内,怎么还能叫他们明白DNA新科技有什么值得振奋人心的新知识?

*****************************

星期二开始新的课。大学要我们一共上6堂课,上学期我已经上了三堂,其中一个是关于philosophy of science,很有趣。而这一个学期,这堂课关于Research governance,有四个不同的教授,所以也是有四个不同的题目。第一个题目是关于human ethic。我们分成几组,代表不同的机构,呈交或评论一份research human ethic的申请。这个申请主要是确保实验中接触的人群,不会有任何受到伤害的机会,还有关于安全的问题。

班上混合了所有的研究生,包括social science, business, 还有其他非关biology的学生。一堂课下来,我才深刻知道牵涉到human ethic的研究需要顾及和列明许多因素,觉得有趣极了。下课后和其他科系的朋友们一同乘搭电梯,他们都觉得这般那般的考量似乎是不是太过分了,诸多限制的样子。我当时的想法是,如果没有这些自我监管的research human ethic,那么科学研究就可以无法无天,为什么他们不会也同样想象到关于这样既啰嗦又繁琐的申请的重要性呢?

***************************
我和哥哥也常常就科学研究vs生意利益做过很多次的争辩。在科学方面,针对某个技术或论点的研究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需要经过许多验证,才能够真正推出相关让人类受益的成果。相反的,生意或创业要的是快,能够推出什么新产品,来抓住当时的趋势。这实在没有什么对或错,只不过,在科学和商业之间,我们需要更多的桥梁,让彼此沟通,互惠互利。商界需要新科技新突破,科学研究需要商界的经费支持。

我不否认有些研究课目根本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有些研究所也可能还存在一个很没效率的,类似师傅带徒弟的“关门”传承模式,而导致其他人无法共享资源;有些科学期刊收录不尽真实的学献,欺诈或造假;但是为了让科学更加普及,这些弊处还是可以给予一些时间来调试和改善,而不是一杆竹打翻整条船,否定所有科学知识,或者质疑那些耗时完成一个研究课目的宽期。

互联网的普及也产生了更多的科学迷思,充斥着许许多多似是而非的文章短片,很少人会去质疑它们的可行度,这是因为他们原本就没有收到正确的知识。大众需要更多的管道,更简单的解释,来了解种种的科学知识。

所以这就是science communication的重要性了,这也是3 minute presentation希望带出的讯息。站在某个知识领域的学者,是不是能够用更简单的词语,把这些各方面的知识带出来,传播给大众。传达的不只是充实脑袋的知识,更重要的是,传达关于这些知识的重要性,破解大众的迷思和误解。

Youtube有好些channels把这方面经营的很好,最近我常常沉迷在这些那些的短片,假假的也感觉自己学习很多。他们做得图文并茂,有声有色,要学什么基本上都会有,觉得youtube也是一大片的浩海呢。下次真想也分享分享。

A whole new world

我的生活少不了和小朋友们相处。每次和不同的小朋友互动,都可以或多或少猜到他们生活中被对待或者被教育的样子。虽然说有怎样的父母就会有怎样的孩子,遇到态度有问题或者有待纠正的小朋友时,还是会觉得如果有谁能够多放心思在他身上,在正确的关注点,那该多好。为什么制作一个孩子是那么容易的呢,两个不合格的人就这样当了父母。可是谁又有权利品头论足,怎样才是合格的呢?也许还是只能给自己提醒,千万不要忽略这些对孩子们的心理影响。

上星期日,开始了今年第一次的亲子班活动。这是第三年我参与成为笔耕,也不过是一个月一次的记录。原本觉得犹豫又爱睡,可是半天下来,活动里的讲义,还有单纯可爱的小朋友们,也间接地为我的心灵充电。这个世界本来就不该太过冷漠,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像千丝万缕缠在一起的线团,每个人都有影响他人的力量,是要带给好的,还是破坏性的影响呢?

而生活里种种事物,也如此这般地触碰着我心底柔软的地方。见Prof L而得到她的期许和鼓励;Dr A的无私帮助;Dr T亦师亦友的指导支持;周末是家人的活动,而还需要提醒自己给予更多的陪伴和聆听;而每天每天,不曾间断的,好玩与温柔。

很多知识都值得探索和知道。比如说,人类有大约3亿DNA base-pairs,初期以为人类也拥有大概100,000genes,然而直到2014年才找到一种方法再确认其实人类有19-20k的protein-coding genes,或者更少,确定的数据还在确认中;拥有最多DNA的生物不是大象或鲸鱼,而是一种很小很小的amoeba;目前尚未出现很好的科技,能够准确的sequence大多数生物的DNA,我们还需仰赖数学的方式推算排列出来;像世界有多少首歌不断诞生,protein也有数不清多少种组合,多少种尚未被完全了解;我们一贯用着的BLAST system,是不是一个偏误(bias)的配算法(Algoritm)?

这一切一切,如果我在用小时候玩家家酒的方式,自言自语,自我探索,那大概需要叠高很多个夜晚的枕头都不能搞清楚。


所以我感觉温暖,像自然就该如此的,感觉幸运,和温暖。

五月的一些碎碎念

现在更新blog的频率真是越来越少了。因为要做的事多了,还有,书桌也变成在客厅,要写写心事也真难啊。 说回最近要做的事。 实验室说的最后一个步骤,好像有点拖啊拖啊的拖到最近4月尾才开始,然后还要研究看看别的小实验。有时候觉得做实验真的适合自己吗?好像总会兜了一个圈才真正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