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Thursday, June 30, 2011

奇怪的玩法

今天真特别,我竟然经历了一次时间逆转,再经历一次集体失忆,就像电影情节一样呢。

又是晚餐的聚会,我们又来到我很喜欢的kuchai lama。到达已经8点半了,随意走去一家叫blablabla的餐馆。我们有sy,yy,sa,dj,th和wb。

除了吃东西以外,我们玩Uno,大家渐渐陷入疯狂。我总是被盯得死死的,还没到uno最后一张牌就被推测手上剩什么颜色的牌,然后千方百计要阻止。反正我的牌运没有很好,一直无法甩掉最后的牌。身边两位“军师”(他们赢了之后)有时候会见风驶托,随意背叛我那种。真是的,让我ish很多次。dj和wb的运气也没有很好,有很多次拿了厚厚一叠的牌。有一次dj有1cm那么厚的牌,还被罚+4或+2的牌,“竟然没有一张+2或+4的power card?”,我很惊讶的问,却被讲我在踏他几脚,结果过后他一直暗暗报仇,哎呀。过后害sy被逼拿牌的时候也被“咒骂”一番,哎呀,什么贱人?拍古装戏吗?

第一局th走开听电话,帮他玩牌后竟然让他赢了,大家借机不爽而重玩。第二局,剩下wb和我,竟然是我输了,以那么多“敌人”和“间谍”在现场的情况下,我撑到这个时候也很不错了。

第三局完全就是玩疯了,明明好不容易我uno game,还没出局的4大男生不甘心,竟然快手快脚玩起“时光倒退”,退回我最后的牌,收回前一张sy的牌,再硬加几张牌给我。什么意思?过后凭我极力奋斗,终于又赢一次了,大家又再集体失忆,也是硬塞几张牌给我。“你有赢meh?没有啊,我们继续玩。”。这是什么?他们在演习“三人成虎”的效应吗?

过后更没有跟规则玩,一时分担一个人的牌、一时交换彼此的牌、一时叫洗牌手wb刻意留几张好牌给他们,重点是,都是“光明正大”的做,我有还在玩牌吗?到最后,干脆放出很多张+4或+2的牌给我,然后要我拿全是红色的牌,直到他们最后一个好不容易赢了为止。没完没了,如果明天不用上班或上课,也许大家要折腾到半夜,可是我为什么要困在这个困局里?

最大的问题是,我想我不敢再踏入这间店,因为店员可能会认得我无奈又觉得好笑的笑声,标准动作是“向后倾”和“弯倒在桌子”。我们还是小学生吗?case bully啊case bully。

Wednesday, June 29, 2011

奇怪的六月

前两天,external hardisk出现问题,当我要打开photo folder时突然hang window,然后当一切恢复正常时,photo folder整个不见了。听说,这叫做corrupted。过后给店员修理,只找回片只的folder,我原本可是有4年多的分类、超过千个日期的folder吧。

为什么找不回?这只是发生在那时window hang了的一瞬间,这样就不见了。我想起了Sirius Black小天狼星,在格斗中被推进充满神秘感的帐布,然后大家就默认:他再也回不来了。噢,好莫名其妙。

我想不起来原本有多少照片,希望都能从朋友那里重新收集回来,还有希望旧电脑还有一些旧的存档。在这个时刻,不想说后悔的话。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有其意义的,大概要敲醒我迷糊的心,哎呀呀。

从六月头的电话不见、第二个星期车子水滚、第三个星期photos不见,这个六月真奇怪的倒霉啊,希望所有坏的事情一次过的过去好了。六月还有2天,我期待,不好的事情能够随之结束。只是,要怪罪六月吗?怪怪的,为什么归咎于六月?哈哈。

Saturday, June 25, 2011

唱k

说来,这个六月我连续3个礼拜去唱k。

第一次和3个男生唱k,逛街,晚餐,消磨整天时间。自从这个月shuyih来这里读书后,我有一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想当初,才几个月前的事,我们平日的午餐,是女生多过男生的啊。然后一个月又一个月的,少一位女生,再少一位女生,多一位男生,再多一位男生。哈哈。有女生朋友的陪伴的好处是,我们懂得彼此的感受、想法,谈天的话题或者举动很容易收到共鸣。而全是男生朋友的特别是,和他们谈天很有“火花”,常常会让我有种“原来男生是这么想”的想法,很好玩。

这次唱k也很自在好玩。我们第一次去大嘴叭,便宜又不错。点歌的荧幕是touch screen的,查找歌手或歌名的方式也很简单。而且很好玩的是,每次唱歌完毕之后,荧幕会显示我们的分数。我有两首莫名其妙得到100分的歌曲,忘了是什么,那时也不觉得能够得满分,却给了这样的惊喜。哈哈,好开心。

可是我好想有女生朋友为他们唱女生的歌,因为来到合唱歌曲,我都必须硬着头皮一起唱,却唱工太差,常常唱到太高音之类的,好像很难切进男生的声音。无论如何,这是我难得唱得很过瘾的一次,呵呵,因为点了很多平时少点却又喜欢的歌曲,例如《爱才》、《纯真》、《心动》、《两男一女》。这次也留意了很多歌,他们会点播很多对我很新鲜的旧歌,歌词有趣也有点意思,就好像《明天也要做伴》、《牵牛花》、《只说给你听》、《你不会》,好像还有很多,对我而言简直是收获连连,呵呵。

过后我们去1u逛逛,我要买点东西,感觉好像3个大男生跟我转悠,我原先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他们很“随便”的,也“心向我的”是不是?呵呵。可是1u还是无法让我改观,这么大间shopping mall却不觉得好逛。还好最后有了我要买的东西。

晚餐时分,我们去murni,很久没来了,我们叫了几碟大家分享。在这里我们玩起说歌名游戏。游戏规则一点也不公平,一个人要设定歌手和要说的歌曲的数目给座位下一个人。就是说,他们男生之间的问题是:“请说出三首王力宏的歌”,“请说出5首萧敬腾的歌”,可是轮到我是,却是“请说出20首梁静茹的歌”,数目大增。

在车上也有了一番“辩论”,我觉得我很少和别人“辩论”,这虽然是玩笑,可是每次他们有说“不”的时候,都激发我,让我也不想当一个随便言听计从的人,也要斗辩一番,呵呵很好玩嘛。伴随shuyih车上的mp4歌曲播放,一路上一点都不冷场呢,哈哈。

******************************************************************************

第二次唱k在下一个周末。很难得的yoke ming和Wei sern回来了。可是比较齐人的聚会只有在打羽球的晚上。最近我们恢复了相约打羽球这么好玩又健康的活动,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为了迁就多人而选择奇怪的晚上9点,过后肯定有去mamak yamcha,这样的时间感觉有点....健康又不健康啊,呵呵。说回唱k吧,我们在Greenbox。跟这班朋友唱k的特别是,我们会唱很多广东歌,而且也很喜欢听他们唱英文歌,都很有味道。我总是比较享受听歌多于唱歌。

给钱时洁雯先垫给,我们起哄谢谢她的请客。我更放了一首我很喜欢的歌,《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这首歌里面有句“我要说声谢谢你”,大家一起唱,呵呵。

********************************************************************************
这个星期jc回来,我们去大嘴叭唱k,也给她一个生日蛋糕惊喜。这样的唱k总算比较男女平均啦。乱点了很多歌,可是很好笑的是,我被不小心切歌了三次,都在我想要唱下去的时候。故意的是吗,DJ?哈哈。这次也很好的拿了一个满分,哈哈,真弄不懂它是怎样算分的,我没有对着唱完啊。

这次的唱k有个人很kacau,我很佩服他的玩不腻。是不是如果有一天变回正常了,他会觉得很奇怪,所以宁可继续玩下去?我多数时候是既无奈又好笑,还要什么反应呢?哈哈。

唱k之后jc有别的事情做。我被邀请去sy和wb的家,哈哈,之前一直嚷着要去呢,以为要等到homewarming之类的活动,原来就这么简单就到访了。第一次踏足这屋子,从外面已经看出十分干净的地板了。走进里面,即通风又整齐,好干净的屋子,小女子自叹不如呢,呵呵。在sy的laptop看了一些以前的video。有些video第一次看,有些真的很好笑,有种爸爸妈妈为儿子准备的成长录影,吃icecream的、说话一半被捏脸的、装严肃的、唱《天使在唱歌》的、还有一起温习考试说出有什么要讲的,呵呵,都是很难得的video。

过后由于被“软禁”了,我干脆在房间小息一会儿。如果用我的身份和性别来解释的话,我一个女生在这里实在太奇怪了,可是我觉得我们比较像小朋友们那种的朋友关系,可以说成“小朋友1号到小朋友2号3号和爸爸家做客”,哈哈。当然我小息不到咯,不一会儿就被小朋友2号和3号说到起身了,因为他们在编作我是“橙星人”的故事,然后他们其实不是现在的样子,是“火星人情侣”,来到地球追踪火星人和地球人的共同敌人--“橙星人”。可是“橙星人”只剩下我一个,所以他们出于善良,抓来了误知他们秘密的tzehua,放了一个有问题的晶片,操纵他来接近我,希望能够化解我血液里的“橙血”(ish~~~)。这个故事一度让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质问,也笑倒在tilam中,为什么现实中他们是正经的科学家而不是编作家?哈哈。

到了晚餐时分,我们讨论了很久才勉强决定去我家附近的jusco找找看,吃很咸的瓦煲鸡饭。这家店还很奇怪的播放鬼戏,新加坡的《鬼也笑》。虽然是笑片,可是吃饭看鬼戏有点怪怪的。过后我介绍他们,我喜欢的yogurt icecream,还跟他们握手恭喜这低调的在一起,哈哈。

回去在车子里,我衡量了很久,决定跟他们透露一个秘密,也不是秘密啦,一直想过要不要选个好的时机,挑美丽的句子,表达这样的心理阴影,嗯,为了更好的相处和谅解。我欣幸自己的说出口,伴随着的是松了一口气,也许旁人觉得微不足道,可是之前我从未觉得可以用理直气壮的语气说出来,大概是他们让我有种自在的勇气。我曾经担心害怕,可是现在却不在意了,我要谢谢他们表现友谊的反应,给我被理解的信心,让我想起一句歌词,“纵然是了解眼光也是温暖”,呵呵。

Monday, June 20, 2011

奇怪的情绪

有没有哪个星座书说,今天是个适合哭泣的日子?

昨晚漏夜赶做一个小礼物给jc,和她很久没见面了。一边做着一边猜着她看见礼物的想法。如果不是太胆小,原本上个星期就该和她见面,然后一起玩一起笑。

早上醒来,昨晚的梦还沥沥在目。梦见了一个夜晚,我还在学校,bitna打给我说她已经到kl机场。我和家人商量,再告诉她先搭taxi来我学校会合我。很惊喜地我们在电话沟通一点问题也没有,以前的我总是听不懂她电话里的英文(英文听力太差之故)。然后不多久,她就出现在我的实验室,我跟她说等一等,我收拾东西和她一起回家......

其实昨晚才在facebook收到她的留言,说她有一件好事,因此去买了lotto,虽然没有中奖。这好事就是梦到我了。她说她带着妈妈来,太累了下飞机后,先在我楼下的房间小息。当她醒来时,她的妈妈已经在洗着她洁白的衬衫。bitna跑上楼找正在睡觉的我,想拉我下来介绍她的妈妈....

两个梦重叠起来,让我既觉得高兴也有点伤感:这么久了还是很想念彼此,可是想见却很难见面。然后到了我们能够见面的时候,时间的洪流,会让我们变得生疏吗?可是我们明明就充满热诚的,真心的,珍惜这友谊。

中午吃饭时,我竟招架不住几个新的玩笑话题,心里好介意,我只能尽可能的维持矜持,对不喜欢的话保持沉默。如果再过分一点,可能我会哭了。哭?我从来不觉得我会在朋友面前表露这一面,即使以前有什么奇怪的玩笑,我也不过懒得理会带过就好了。我想大概这天的情绪本来就没有很好。

回去ibs后,即使即时得到了电脑另一端的安慰和逗笑,我也觉得自己没事了,可是放工过后的我,坐在车子里,还是忍不住掉泪了。中午的事件没这么严重吧,我就像可笑又难懂的女生,莫名其妙的哭了,连自己也不知道真正的导火线是什么。

奇怪的自己, 真正在意的是什么事呢?是伤心地哭?受到伤害地哭?不顺心的哭?还是想念朋友们的哭?

Saturday, June 11, 2011

i tot we r best frenz~:p

这个星期shuyih正式来这里读书啦。

星期二yuanlin也来,她和shuyih哦,每次都很巧合一起来,呵呵。结果星期一到星期三,每天都出去,晚餐加甜品,很不错吧,哈哈。每次的聚餐都有很好笑的对白,有几个难得我记得,就记下来吧。

例子一:
dj问淑媚:如果他(jiaochoon)有仪态你不是很担心咯?
淑媚很不知所解,说:有仪态不是很好吗?
然后大家哄堂大笑,此“姨太”非彼“仪态”嘛。

例子二:
星期二去kuchai lama吃晚餐,我说去“好满粥”。驾车的dj说,吃过liao。助手座的sy说:吃粥不会饱的哦。我说,可是还有椰浆饭啊,这个椰浆饭的特别是没有放椰浆。sy还是dj立刻多多话说:没有放虾的虾面还算是虾面吗?然后好吧换地方,去擂茶吧,然后也是很多声音,可是最后结论是?我要他们讲的时候,他们却说:我们很随便的。

哎呀,然后呢,回去“好满粥”了。过后吃饭的时候跟他们提起,什么话都兜出来,最让我觉得佩服的是那句“我们心向你的~”,哈哈。

突然想到,这天的sy也爆了很多“料”给晓慧,塑造了我贪吃的形象,我哪有。哈哈。

例子三:
dj要爆料给大家,关于最新的花名“印度面包公主”,可是又说一点说不出下一点。结果我忍不住了,还抢着说“不是.....其实是....”,然后我说完全部当时这个名字的来源。好像根本就是他的计谋,要引我自己说。

例子四:
星期三要问wenbin要不要一起晚餐。我打给他了,他说正在做实验,可能迟点加入我们的晚餐。我挂电后,sy和dj完全显示了他们的合作无间和默契,一唱一和的,说我应该要再打给wenbin问如果去远的地方他要去吗?我说“不用啦”,“我觉得要问下他,如果远他不太可能去的咯。”“是咯如果他要去可是又那么迟再赶来可能我们已经吃完了”,大概这样的多多理由,结果要我再打给wenbin问问。我对他们ish一番,“你们两个不要在一起啦~”。过后聚餐的时候,他们也是一唱一和的“攻击”我,让我ish很多次,“你们两个不要在一起啦~”,吼。

例子五:
驾到kuchailama新的店铺,突然dj:“咦,有orange喔。”,有一间orange的网吧在这里。因为突然发出声音,吓到shuyih。然后车子u-turn,shuyih突然:“eh~orange欸”,指着那间网吧,这次的突然发出声音也吓到了dj,哈哈互相吓到。

有时候我觉得可以为mandarin orange出一本书,说尽所有可以扯到它的地方,如果从三年前就记录,现在大概是一本上百页的书咯,哈哈。

最后要说的是,对于那些无中生有,异常的观察力,还有非一般的联想力,我常常除了佩服两个字,就不知道该给怎样的反应。这种功力还是在有“战友”的情况下更加发挥增长,除了佩服两个字,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小女子佩服佩服,但是从来不会屈服的。呵呵。

Sunday, June 5, 2011

破财...是为挡灾吗?

这个星期很多事。还好除了一件“焉知非福”的事外,其他的,都是名正言顺的好事。

星期天就发生一件大事,我的手机在Ferenheit购物广场不见了。大概是掉在某处给人拾去,被占为己有了。我的手机虽然不是用了很久,大概3年多,可是因为我平日的粗鲁与乱摆,这手机已经看起来很旧又有点当机的状况了。要卖出去肯定不会卖到什么钱,为什么不要接我的电话还要再关机?我甚至发了一封短讯,如果他归还,就给赏钱咯,可惜那个人不敢再开电话。

电话不见后的一个小时后,我打去电讯公司block了现有simcard,然后去附近的分行再作新的simcard。这样一来,我再也不能联络旧机的simcard,也意味着放弃。哎,我用了3年多的电话,还记得这是姐姐在我Sem3时买给我的生日礼物,上面也有bitna寄给我的手机吊饰,也有几百张照片(这个有点危险,可是我不过是个不出众的女生,不会引起注意吧?哎~~~),也有700多个电话联系....现在也不能做什么,可是一路上,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好好的电话会不见了?

姐姐的说法是,兔年的我运气本来就不好,来到6月特别差吧。过后妈妈也说一个,让我有种“好像很对”的感觉,我前天去prof的新孙满周宴会,年头妈妈问神,我不能去这样的宴会,不然也要拿个符才能去。几年前我好像也有不避忌的去了一个白事,结果回来后发烧了几个星期,烧了又退,退了又烧。

这次有很多名言可以安慰自己,“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