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Tuesday, June 29, 2010

生病

不知道为什么,五月开始的旅行就让我的健康状况连连。

五月头台湾旅行之后,双脚小腿痒了一个星期,过后更严重的像皮肤病那样红了一大块。然后五月尾perhentian trip时这脚的问题才慢慢好了,可是轮到手很痒,有一晚更是觉得脸颊到耳朵都肿起来了,大概是什么敏感,还好隔天就慢慢消了。这两次旅行,连带过后六月头的cameron,三次都带着沙哑的声音回家。

第四次就是六月中的penang之旅,之前做了3天part time,不小心感冒了,让我竟干脆在旅途中全程豆沙喉,每天晚上吃panadol soluble睡觉。然后和家人去singapore,也是带着豆沙喉,还有一些小伤风。

然后这个星期终于乖乖待在家了。还是沙哑的声音,然后昨晚喉咙还隐隐作痛,今早起身,头很痛,喉咙有点痛,也有点伤风。我想,我真的该好好休息了。

Monday, June 28, 2010

听风的歌

把村上春树的《听风的歌》又再读一遍。

在台湾的诚品读过片面,对此书一直念念不忘。直到回来之后向乐正借来阅读,还好有他呢,让我有机会读过完整的第一遍。但是第一遍后对于人物和关系有点搞不懂。

第二次阅读,对于“我”周遭发生的事物比较能够掌握了,但是还是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听说对于他的对白和叙述所要表达的事,见仁见智。我大概还没有到完全领悟的阶段。只是读他的句子很有乐趣,像是玩转惯例的思想。一个简单的生活琐事,用独特的文字作风,让文章变得很耐人寻味,一不小心就引起共鸣,或者,也引发一小段深思。

读他的书让我有种空洞的感觉,大概是这样,坐在某个角落安静的阅读,听风的歌,然后好像青春也在字行间一点一滴的跟着错开,再也没有回来了。攥改了书里的句子,我能说出的,就只有这样的意思了。

期待阅读他其他的作品。呵呵。

Thursday, June 24, 2010

崩溃

有时候,觉得自己为什么要假装不在乎呢?

这次并没有很愉快。像是碰着了多刺的玫瑰,一不小心便刺伤了自己。我纳闷我的乐观坚强,能够撑到什么时候呢?有种不可理喻的任性和强势,让我跟随得情绪很不稳定。为了息事宁人,为了和谐的大局,总是选择忍让妥协,没有意见的跟随,但是偶尔真的很难压抑。为什么要用命令的语气?为什么要用尖酸的用词?为什么要人身攻击呢?我满满的愉快心情都快被打压得消失无踪了。

有点无所适从,如果是讨厌的人,那就随心所欲的去讨厌好了。但是当偶尔温馨的关怀来袭,让我反而愧疚了,觉得自己怎么那么虚伪。还好认识了很亲切的新朋友,也有幽默随和的老朋友。每次当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时,还好会自然的避开尖锐的环境,自行走去愉快的环境。开朗的几句聊天,让我很 快调适心情。

有一次的人身攻击让我几乎快崩溃了,当天晚上回家难过得不得了,还好善忘的个性和藏不住心情的找朋友倾诉,让我的情绪得到了缓解。所以说啊,乐观开朗的个性不是天生的,要不是这样的性格,可能我会活不久呢。呵呵,在沾沾自喜吗?哎,只是事情过了后,还是觉得应该学习一种方法,适当的告诉对方,化解多刺的伤害。关于人际关系和应对还很多学问呢,学习包容,学习接受,学习坚强。

想起了一首歌:
“我在我的世界不能犯规~
你在你的世界笑我无所谓~”
像是好朋友们懂我的叮咛,想起他们让我重新微笑了,好想念你们~^^

新朋友~

去了三天两夜的penang trip。星期一到星期三。星期四,在kl一日游。

才在这个trip里认识了晓慧yueshin常挂在嘴里的台湾朋友-钰舜,常常听见她们关于她好的赞语。这几天相处下来,让我也很高兴认识这个朋友。怎么说呢,她没有很叽喳,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却不会闷,也不会不自在,反而很舒服,很容易放松,很容易因为一些小玩笑笑在一起。

呵呵,对,她很爱笑。有一次去极乐寺,看见一个告示牌“请忽在池塘放生鱼,以免爆满”。她充满疑惑的看着“爆满”两字,我才知道这句子有毛病。等到我们告诉她爆满就是太满池塘装不下,她就不停地笑了,因为看着池塘那么大,才那么一小群的鱼,她想象不到爆满了鱼是怎样的状况。

有一次我们5个女生兴起,一起做米上刻字留念。挑选绳子的颜色时,我配对白色绳子和我的青色米饰,嗯,不是很配,于是我不自觉地说“嗯,白色的很丑~”。然后突然就感觉在我身边的钰舜在偷笑,我才恍然大悟,我说了白色很丑,那谁如果挑选白色不是很好笑了吗。钰舜就是挑了白色。哈哈,让我不好意思的赶忙澄清。

我们带她逛康乐夜市,我和洁雯负责跟她一一介绍这里的道地美食,为它们评价好不好吃,特色之类的。经过一个卖鱼丸的,以前我没见过,于是随口说“这档的我不知道~”。谁知又让钰舜止不住地笑了,一边说“你很诚实”。哈哈,有时候我也莫名奇妙于她的笑点,但是看她笑也觉得很好笑。

有时也和她谈谈关于aiesec exchange的看法。她曾经是台湾大学活跃的aiesecer。她问我Exchange回来后觉得带给自己什么影响。我想了想,不知道,大概要再学着放开自己吧。她给了我一番feedback,说,你的exchange看似没有带给你什么影响,其实影响已经在不知不觉了,可能从前都不知道,要如何放开自己接受新的环境,但是这次的exchange有了启发。嗯,也对,exchange带给我的是心态的改变,而且是好的方面。如果能让我再Exchange,不会像上次一天一小时课那么空闲,会尽量让自己融入他们,帮忙别的东西。她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她的皮肤很白,也很好。总让我和洁雯轮流羡慕的提起,“钰舜,你好白噢~”。哈哈,对于这个她也不知道如何反应,“你们很care耶~”,哈哈,一天至少提一次。

现阶段要认识新朋友,很难像以前那么容易的,拥有朝夕相对的同学,再日久生情,慢慢才培养成为朋友。有些朋友只有这几天的相处,或一面之缘,但是缘分和好的品格,却还是很容易认识新朋友,让人熟悉喜欢,然后就成为了朋友。就像她一样。很高兴认识你~

Friday, June 11, 2010

cameron

刚从perhentian回来,就接到玉意的邀请一起去cameron,这是和一班kolej的女生朋友一起旅游。

星期三早上10点在bukit jalil巴士站集合,我们总共8个人,7个女生,和一个不知何故被称为romeo的男生,是susu的男朋友。由于当天才买票,我们只能乘搭唯一一辆还没客满的巴士,kurnia巴士。这是4个座位的巴士,比较残旧。就这样掘起了姐妹们的议论纷纷,好热闹~呵呵,我预料我们的三天两夜一点也不会寂寞。

在巴士上,tingpei提到她男朋友说,少了coursemates那班男生shuyih他们,我一定会比较静。呵呵,怎么会做这样的预测?但是好吧,有他们在的我,的确比较会心情激动,呵呵。比起正常的朋友互动,那是另一种无可取代的开心。

在巴士上我和玉意坐在一起,好像很久没有和玉意畅快聊天了,虽然毕业之后,她算是和我最频密联系的coursemate了。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滔滔不绝的讲话。5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好像没有中断过,其他人还说有睡觉片刻。这让坐在我们斜对面的外国人毫无预警的拍了我和玉意两次,我们一致认为他觉得我们两个很吵所以才拍下来记录起来。呵呵,很享受这样的谈天,无拘无束,也没有冷场。

这也让tingpei她们很佩服我们,可是,在这几天的相处中,我更佩服她们姐妹们马拉松式的对话,你一言我一语,抢着说话表达意见。有些话题好像很微不足道而已,但她们都争着说,争着表示“对~对~对~”,就变成很有趣了。呵呵,听她们谈天,就已经能够感染快乐了。

第一天到达cameron已经下午4点多了,太饿了在marrybrown吃点东西,我们才去apartment放下行李。我们住在taman rata的 anthurium apartment,三房一厅,两间浴室,厨房用具俱全,还有astro,干净整齐,很不错。我们先在apartment里拍了一些照片热身热身,唯一的男生romeo自然成为我们的御用摄影师,呵呵。他凑着我们正好组成“韦小宝与夫人”和“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组合。

晚上去pasarmalam走走,也吃火锅。cameron凉凉的天气,很容易带动度假的心情。我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幸运呢,台湾和perhentina之后,又有这么悠闲的旅行等待着我,太高兴了。过后我们去supermarket jimat买一些早餐的面包kaya,也顺便买了一瓶红酒。晚上在apartment里,开了红酒大家一起喝,味道不错呢。有些人玩chou dai di,过后我们也玩“盖棉胎”,总是让我想起那次在penang trip的经典“盖棉胎”。不小心大家谈到鬼故事,让我和yingtit做了很roomate的事,呵呵。

其实很累了,而且可能我喝红酒太心急了,脸颊耳朵热热的,也红了,嗯,像发烧一样。于是我们12点左右就睡觉了。我,玉意,和tingpei睡同一间房,pillow talk 了一下,也听见隔壁房间的女生们偶尔的大笑和谈话声音,呵呵,难得聚在一起嘛。

第二天早餐之后,我们租一辆van游览cameron咯。先去Boh Teafarm,看过连绵山丘的茶树,很美的风景;去cameron最高的地方,登上高塔,看perak和cameron的分界;在西洋菜谷享用午餐;在市集买新鲜的jagung吃;在rose farm和色彩缤纷的花朵合照,相映相辉;去cactus farm参观拍照,pattern 多多;接近傍晚了,我们在pasarmalam走走买一些特产。和她们出游很有乐趣,就说那热情的拍照mood就让旅行很开心了。

这天吃了不少strawberry甜品,strawberry sundae、strawberry wafer、strawberry milk shake、strawberry 千层酥。都是我的最爱,也是tingpei的最爱。晚上回去apartment之后,我们又在出去yamcha一番,在一家看起来很雅致的cafe叫点小吃甜品,我tingpei玉意一起分享strawberry炸雪糕和banana boat。不知道是冷风吹到还是甜品里有酒,我和tingpei都被突然发现脸颊红红的,也说不出为什么。而这里的yamcha,正是我见证女生叽叽喳喳的功力的时刻。romoe不止一度认为她们在吵架,其实只是很正常的争着说话。隔壁座的客人,也好像有点异样的眼光看我们,可是我们都不理,很享受的从这个话题说到下个话题。

哈哈,这是很难能可贵的。朋友之间,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像这样的畅然交谈呢?多数时候我还是那个听着笑的人,这样的谈话很有感染力,即使在听,也很兴奋。

第三天,下午1点我们就启程回kl了,在巴士上还是和玉意同坐。各自看了这些天来的照片,很厉害的我们都有千多张,女生真的特别爱拍照,我好喜欢,呵呵。之后没有睡,和玉意又是没有中断的谈天。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美好,这几天的谈天互动总是让我学到一些东西,当我以为我可能那样的人时,不知不觉,我的欣赏大概会让我成为另一种这样的人。就像曾经以为很重要的事,其实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嗯,这样的心境转变,大概很难三言两语说得明白。

回家咯,下次再约旅行好吗?

Tuesday, June 8, 2010

近况

都已经是该躺在床上的时候了。刚看完连续剧,觉得很想在这里涂鸦一番才愿意睡觉。

最近的生活过得越来越写意,刚从perhentian回来,几乎每天都出街。而在家的时候,也很享受和家人相处的时光,尤其是姐姐。大概很少人会猜到我和姐姐到底是怎样相处,看《就想赖着你》的时候,我总是对于ella和她姐姐的互动会心一笑。想起那天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姐姐不知道哪来的干劲要在房间抹橱抹桌子,天啊,到半夜2点。然后隔天还要铲醒我要我收拾楼下的书房。结果,那天我们丢了几大袋衣服、bag、书本,和其他杂杂东西。有她在的时候总是不得安宁,但是又好像...很有乐趣,呵呵。

不然我就在家玩wii,呵呵,我又转移视线喜欢玩rabbid tv party,很容易过关的小游戏,还有一些运动,音乐游戏,我最喜欢这些小游戏轻松轻松。不然就看戏,最近在看tvb的《谈情说案》,很喜欢哦,虽然报纸说它抄袭,但是谁在乎呢?有我喜欢的tvb演员们,男的女的都是。

还有一样,最近迷上了double S五零一,呵呵,是韩国歌唱组合--ss501。先是晓慧介绍的,有一个节目叫《we got married-Joongbo couple》,这是一个韩国节目,关于两个明星被凑成一对夫妇,每集在节目按照指示完成任务。其中的男生就是ss501的队长-hyun joong 。他和比他大6岁的女明星演对姐弟恋夫妻。如果是糖黏豆甜蜜的互动,可能我会受不了不看,但是这个组合,很好玩,男生很好胜,女生有点独立样样能,两个人很爱斗来斗去,比赛这个比赛那个,最喜欢看到他们不经意的玩笑然后女生开朗的笑声,很喜欢这样的性格,和相处方式。很好笑,很好玩。



然后也顺势看了《thank you for waking me up》,ss501的男生们出名赖床,主持人就负责在指定的早晨时限用各种方法叫醒他们,很好笑的。也让我渐渐认识ss501的5位男生,都很喜欢,尤其一个很像林俊杰,yongming,哈哈,听说他唱歌也是他们中最好听的。


也有向朋友们借了一些书来看,村上春树的《听风的歌》,我很喜欢反复默读他的句子,很有趣的句子结构,诉说他的想法和故事,希望以后能借看他别的书。也有九把刀的几本书,只是一直停留在《拼命去死》,开头很新鲜的题材,可是之后却越来越无聊了。无论如何,也让我有一番省思,死亡并不是只带来恐惧,它也带出真正重要的东西,如果没有死亡,那也就没什么东西值得被重视,这样很可怕。

关于正经的事,还在进展中。如果想知道,我只能说,被prof放了3次鸽子。而关于让日子过得更充实的假期计划,我好像也慢慢有了头绪,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需要有点目标,让自己学到东西,才是踏实的开心。我正在学习着,以后有机会再说说这些自我成长吧,晚安咯。

Wednesday, June 2, 2010

雯娟生日

今天是雯娟的生日。我、紫绮和洁雯负责计划节目和通知所有人。

先是下午2点唱k,有很多外省读书的朋友很久没唱k了。我想到honlim,回来这里LI半年了,我们都没有跟他去唱k,因为之前赶thesis太忙了嘛。这次唱k也叫保汝,总共我们9个人,3辆车,tamingjaya gang, sg besi indah gang, 和 serdang gang。哈哈。洁雯难得的驾车载人,可是却据说吓坏车上的两位乘客,因为她会不减速的转弯,飘移那样。我想起刚开始驾车的我也是这样,都给coursemates讲过几次了,呵呵,让我想念这些倒霉的coursemates们。

唱k的时候,这次唱k很好,从2点到6点,我还是很喜欢听他们男生呐喊,哈哈,尤其是honlim,唱陈奕迅的“浮夸”时,那歇地嘶里的呐喊简直达到顶峰,可是不是嘈音,不是那种要捂着耳朵受不了的尖叫。哈哈,不错嘛。然后也还是很喜欢听紫绮唱歌,她唱歌的时候我都不敢加声音一起唱了,呵呵,因为实在好听,不想破坏,印象深刻的是lala的“一样的月光”。

而我也例常点了梁静茹的“给未来的自己”。这次很好唱,我有呐喊到哦,因为有紫绮和yokeming的撑住歌声,让我也很尽情唱出来,好痛快~哈哈。雯娟点很多歌都是我没听过的,强辩组合、曾沛慈还有日语歌。那日语歌播出之前,雯娟和yoke ming在讨论,如果是hirakana和katakana应该可以跟着唱吧,做好姿势要挑战歌词,谁知道,也有掺了很多kanji,不会读,结果雯娟说下次要背好歌词再挑战日语歌,好,我支持你~

我们今天的计划是骗雯娟我们只是唱k庆祝,但其实晚餐才正式庆祝。唱k之后就假装要各自回家了,可是对于这个计划男生们是blurblur的,在唱k之后我们拍合照时,weisern还在雯娟隔壁对着我问,“等下我们去那里吃饭?”,让我忍不住打他一下,可是他却还继续说,“做么打我,我问你问题啊。”哈哈,我又不能当面答啊。

雯娟说要先去买蛋糕。什么?自己的生日蛋糕吗?我们这班连蛋糕都没有,我觉得她大概猜到我们这么敷衍庆祝一定有后戏吧,哈哈。可是还是要假装没事和雯娟选蛋糕,然后送她回家。yokeming和她住在同一区,都下车后我的车再转回来,偷偷的yokeming又上我的车了,哈哈,我觉得这情景很好笑咯。

然后洁雯的车早在我的家等候,紫绮gang则在保汝家等待会合淑莲,过后再一起去雯娟家给她蛋糕惊喜。淑莲上去找她晚餐,我们在楼下等待。很紧张很紧张,都点了蜡烛可是寿星女还没有下来的?终于雯娟下来了,我们捧着蛋糕唱生日快乐~yeah,生日惊喜成功~

晚餐在无拉港某间华人餐馆,叫菜吃饭。紫绮负责点菜,不错嘛,又经济的又好吃。没想到我们在那里待很久,谈天走动,到几乎10点多才离开。可惜美凤生病了不能来,大概是从terengganu驾车回来太操劳了,哎,惭愧惭愧~辛苦了美凤。

就这样,还有我们这些得空的人嘛,今年我们又有机会聚在一起庆祝生日了,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在,可是每年每个人生日都有人轮流下帮他庆祝也不错啊,这就是我们这么大gang的好处了,哈哈。雯娟,生日快乐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