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Wednesday, July 30, 2008

这星期

这几天有个新体验,那就是坐摩哆了。从小到大我都没坐过摩哆,也不是的,也有那么一两次坐过别人的摩哆,但已印象模糊了。

骑摩哆的就是jc了。她有很多让人惊讶的才艺,骑摩哆就是其中一个。最近这几天在校园都是坐她的摩哆上课,兜来兜去。哈哈,在摩哆上的感觉很享受呢,明明是个热天气,却能迎面而来阵阵冷风,而且jc的骑术也让我很安心,我完全不怕转弯或停下来时会跌到。

昨天终于下定决心和bitna一起去跑步。我们先吃晚餐,然后休息45分钟后,就走到不远处的大停车场跑步。很大很大的停车空地。原本想说跑一圈,走一圈,再跑一圈,可是我跑了四分之三圈后就没气在坚持跑了,反而她还是坚持到起点,无尽佩服。而且bitna跑得很可爱,她的腰是很直的,就是很正确的跑步姿态,难怪她的身形那么好,很结实,应该很常跑步。

我那喘不过来的气在我们走了一圈后还是没能恢复,bitna说我们不如只是走路,正合我意。我们就绕着大操场走。走了一阵子bitna说:“lianchee,you sing.” 哦,于是我们开始轮流唱歌了。我一直忘词也难想出一首歌来唱,她偶尔也忘词,但多数总会唱些很好听的韩国或英文歌,她的声音很悦耳呢,唱快歌时更能表现她的好噪子。在夕阳西下的傍晚,绕着绿油油的草场,聆听着她甜甜的歌声,我沉浸在浪漫写意的幸福里。

和她们啊,总会制造出快乐新奇的回忆。感觉很棒。

Friday, July 25, 2008

kfc生日会


实验完毕后,我们几乎四分之三的coursemates浩浩荡荡的走去serdang的KFC庆祝玉薏和MENEGA的生日。到KFC时,真的几乎整半个地方被我们占用了。

吃东西也不用讲太仔细,真正的好玩在后头,就是拍照了,哈哈。我们有几部相机,每个人都离开座位走来走去或谈天或拍照,就像个小小的生日会,大家尽兴的玩乐。比起前两个学期,我们coursemates之间开始熟络,不错么,哈哈。

我们专属的实验室


每个星期五都有占用一整天的amali biokimia 2。我们这个实验最大的特征就是等,其实做的实验不会很忙,但我们就会待一整天等结果。所以每次这个实验室就变成我们大家联络感情,或自由上网的地方了。

所以我蛮喜欢这个实验,不像一般实验那么压力,想拿什么器具给实验用途都可以,跟试验助手讲一声就可以了,而且实验也有的很有趣。像上个星期第一次的实验,有三个部分,第一是从马铃薯提炼starch,第二个是从牛奶提炼casein,然后我们这组做的是从花生提炼oil。花生这部分最好玩,我们要先把花生米炒熟,哇那香味...漂浮在整个实验室里。然后用blender把它打碎,然后再磨细。加水然后弄热,简直就是个色香味俱全的花生糊,好想拿来吃~

今天带了相机,为我们这好玩舒服的实验室留念,哈哈,其实就是爱拍照,拍到来实验室了。

Sunday, July 20, 2008

大长今餐馆

闷了bitna整个下午,还好我们有晚上的节目。我特地约了威胜他们一起去大城堡的韩国餐厅--大长今bbq餐馆吃晚餐,也顺便把我这个特别的朋友介绍给他们。

除了我们upm和ukm gang,紫绮,jc,chichung 还有jc姐姐也有去。这家餐馆其实是jc介绍的,她们之前来过。而带bitna来晚餐,也想要让她在经过一星期的食物不对味后能在尝尝自己的家乡菜。我们叫了一个大bbq拼盘,还有一个牛肉锅(后来为迁就我们不吃牛肉被换掉),这两种菜还附有很多小碟菜,铺满桌子,已经很足够给我们十一个人了。也有一锅像ABC的汤,味道不错。

可能这间的韩国菜经过改良迁就我们大马的口味,我觉得跟我们华人的菜肴味道很接近,都是我能够接受的。Bitna说跟在韩国比起,这比较不辣,其余的还满像的。但有一样,她说从未吃过bbq鸡肉,韩国很少用鸡肉作料理,所以在这里吃每餐马来餐都是鸡肉让她很惊讶。哈哈,culture shock。

吃完后我们开始走动谈天。而我和jc她们也开始疯狂的拍照。是这样的,jc姐姐的手机可以内拍而且画面也很好看,还有餐厅的灯光淡黄色柔柔的,很适合拍照,让我们很喜欢在这种环境拍照。哈哈,跟jc和bitna不知拍了多少张,我们一直换表情,装怪动作,完全不理其他人在做什么了。过后其他人也开始拍照和自拍,我们好像整晚就在拍照,哈哈。

第二天有上课,我们不能玩得太夜,但其实也足够享受这一餐的聚会,单是拍照就够好玩了,哈哈。

第一次来我家

话说这天邀请bitna来我家过夜,因为我习惯每星期都回家的嘛,不想丢下她在宿舍。

可是我一直很担心会闷到她,我家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最大的乐趣就是看戏跟上网。再不然就是拿家里的东西跟她讲话谈天。星期六还好,午餐我们在外面吃,过后爷爷玛玛也带我们去谈下午茶,然后晚餐在家里又汤又菜又水果。哈哈,就一直吃吃吃。我最擅长的就是带她去吃?

到了星期日,我们早餐在sg long吃pancake+西式早餐(极力推荐这档西餐档口,我最喜欢吃它的classic pancake)(还是吃...)。回家过后,我开始忙我的report。无聊的她只好去看astro韩国台。没想到这个report我做了整个下午,中途我去客厅看她,她已经无聊的睡着了,然后睡到傍晚我做完report为止。哎,我真是个不称职的主人,把身为客人的她忽略了整个下午。

对了,还有一样很可怜却又很好笑的事。星期六晚上晚饭后她要刷牙,我带她去daddymummy房间内的厕所,那是我们惯常刷牙的地方。我在外面的房间等她,很奇怪,过了好久都还没出来。原来她被锁在里面了!

是这样的,我们的厕所门是扭开式,有点松松。最近已有几次,扭开的时候内部差点不能一并把那横杆拖开。这次却是她最倒霉,门锁彻底失灵。结果我们弄了很久,daddy用铁铲想铲开那个木门,哥哥拆开了外面的门锁,可是这两种方法都不能触及里面的门锁把它弄开。过后我们把螺丝刀从门底传给她叫她开,她弄了很久也跟我讲了几句,可是我听不出她说什么,我的家人也是。哎,我想起之前她说我们不能在电话沟通,现在隔着门也是。结果过了很久,哥哥才想起要给她另一个更小的螺丝刀,之前那个太大了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开不完整个锁。

原来问题真的出在这里,bitna用小螺丝刀很轻易的就开到了门锁,然后她一开门,哈哈,满头是汗,衣服也湿了。

她之前跟我说在韩国,如果去别人家做客,就像这样只过一夜,是没有冲凉的习惯。我虽觉得一天下来没冲凉会怪怪的,但也接受她的习惯。原本以为她不会在我们家冲凉的。可是...哎,真难忘的第一次做客啊。

新roomate

jc,me and bitna


星期一一大早回去宿舍,竟看见我的房间开着灯,哦,我来了一个新roomate。

我的进去吵醒了她,华人面孔,我自然的和她用华语交谈。可是刚睡醒的她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也发不出声音,就这样断断续续我跟她讲了很多句华语,例如“你是新生?”,“你要睡觉?”,“继续睡吧。”,“为什么不关灯?”

然后终于到最后我听到她说了:“i...i don't know...(what u mean)”。哦,会不会是个不会华语的华人?我开始正式跟她交谈。结果竟然发现,她的身份多么的特殊。她...她...她竟来自韩国!

交谈中知道她是作为交换生来这里读书,才读一个学期,而且她已经是大学第四年,才大我一岁。哇,我的roomate是个韩国人,太惊喜了。

她是个很容易跟人打成一片的人,才相处几天我们之间已经非常好玩了。她很爱讲话,也爱开些小玩笑,所以我们常常突然间笑成一堆。噢,她真的很俏皮。她的笑声很爽朗,从她那里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千方百计想使某个人开心起来,当她笑的时候,自己也会很开心。她会有种让人想让她维持笑容的魔力,哈哈,讲到好像很神奇。但有一点肯定是事实,我们竟能一拍即合,就像我当初认识jacy一样。认识她们会让我自信我是个容易交新朋友的人,但其实我很慢热,难得的是她们都有让我很快打破隔膜的特性。真好。

她说的英语是那种外国腔,刚开始很难明,渐渐会听习惯些。可是她常跟我讲我们不能通过电话沟通,因为那个音不同很难在电话猜对方的话,哈哈真惨。但这也是个很好的机会,让我锻炼我的英语,刚巧这个sem有拿oral interaction skill,她正好让我练习英语会谈。可是很多时候我们的交谈时很好笑的,为了让对方明白要表达的花而比手画脚一番,那种情况真得很好笑。而且她说我很像韩国人(嘻嘻伊恩惠?),有时候谈下谈下她会说:“can i talk korea to u?”,然后她就开始讲韩语,然后我就假假点头或用华语回应,然后讲了几句后突然一齐大笑起来。哈哈无聊。

我想很多人会很羡慕我拥有一个韩国roomate。我自己也觉得很幸运,这么因缘机遇认识一个外国朋友。回想上星期只有我没有roomate,原来不是坏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Saturday, July 12, 2008

bon odori 08


去年已听说过bon odori这个特别的日本文化节,一直就很想看到底是什么样子。难得今年和洁雯他们几个相约一同去凑凑热闹。

想说说,下午难得和姐姐shopping,在midvalley。跟她在一起逛街啊,选衣的原则是重质不重价,但价钱不会超过百元。其实我本身不会抗拒名牌,虽然有些名牌只贵在名字,但更多的确确实实在布质和线条裁剪上给到应有的舒适和合身,耐穿度也较一般衣服久。当然前提是在由姐姐付钱。今天逛街的感觉太好了,感觉像姐姐有心拉我出来为我添装,很多衣服都只有我在试穿,然后我在买。幸福ing...

逛到大概5pm我搭ktm会合洁雯他们去bon odori。那个时间的ktm超多人的,我在试图进第一辆的火车差点被人挤人的压力推下去轨道,也心疼那新鞋被踏过几次了。但第二辆火车来时,很高兴,我刚好选在跟洁雯他们同一厢的火车,真巧!

到达bon odori现场好像没能融入那里刚开始的节目。是一个大草场,中间搭了一个大台,一群穿传统日服围成一圈跳舞(应该是什么祭祀的舞吧),也有打鼓的。然后台下围了很多观众,大概有四圈吧,跟着台上跳舞。我们去食物档口绕了一圈,也没买到什么日式食物,人太多而且也不太明白那些只有日文拼音的食物招牌。嗯,应该找个熟悉日本文化的朋友同行,可惜yuki没能同行,也看不到那个朋友。

结果我们只逗留了一个小时多。唯一好玩的就是找人拍照,男生们要找和服美女,我们就找帅哥咯。帅哥又穿传统日本装的少之又少,但还是找到一个小帅哥,呵呵,很可爱的日本小男孩,才两三岁吧,白白净净很可爱。

我们其实是饿着肚子去那里,结果什么都没买来吃。于是回去沙登吃大炒。宵夜地点是我建议的,想说的是,不是因为我点子特别多,我懂的地方很少罢了,但我也才刚发现自己很主动出主意,可能是常常碰到身边的人懒惰想,为了不要浪费时间我就快快出个主意开头咯。我们总共七个人,叫了四碟大炒各两个位的,很多啊,还好最后男生们能够把它们扫光。

很不想要这次谈天的内容咯,因为电视播着让我们开始了讲鬼故事的话题。紫绮在这方面真有说不完的话题啊,害我越听越害怕了。可是他们越谈越兴奋酱,我不断被逼听进这些故事。我一边听一边觉得惨啦,如果我在宿舍突然想起这些故事突然害怕起来怎么办?我只有一个人睡啊。结果之后拉着tch谈别的话题,谈下我们傻傻的往事,我们gang有趣的友谊进度,渐渐我的思绪脱离了其他人还在继续的话题,真欣幸。

可是回家后还是不敢在静静的楼下待太久,匆匆冲凉不洗头要快快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才彻底冲凉咯,哎呀,别怪我啦。

Sunday, July 6, 2008

住宿舍

yeah~我终于可以住进宿舍了!

之前听说我们这批rayuan的人需要到7月16日才能知道能不能住到,又有风声说今年的新生比去年大大增加,不禁开始担心这个学期的住宿问题。还好到了上个星期五受到电话通知我可以住进KTDI了,但有条件,那就是必须在这个学期达到30merit分,才能在下个学期继续住下去。意思是我必须要积极参与宿舍的活动。唉,我最讨厌那些无聊的meeting啊,event啊尽是浪费时间,可怜。

但现在先不要想到那些,能够住回KTDI已经让我非常高兴了。接着我又开始担心会派到哪间房间,很想住回我原本那个block melati,最好可以住进一间也能看见“无敌大草景”的房间,这是我喜欢宿舍的最大原因么。

终于到了今天回宿舍register,诶,我竟能住回melati呢。虽然不是住回同样的floor,而是下去一楼,住在2nd floor。我发现这次的房间比上次的好呢,也是面向大草场,又靠近厕所,而且2nd floor比起以前的3rd floor凉爽得多。但有一点不懂是好还是不好,我没有roomate,既没有senior搬进来,也没有junior。没有roomate,好处是有私人空间,而且一个人霸完整间房来用,但我没试过一个人睡的啊,而且房间有个伴偶尔谈谈天才不会孤单,我想念以前有盈蒂的日子嘛...

Saturday, July 5, 2008

pitstop7月聚会

今晚我们又聚在pitstop,我一直觉得这是个很适合聚会玩乐的地方。

时间永远是比预设的迟到。原本约了6.30pm,但其他人临时有变故延迟了聚会。我只好跟daddymummy他们吃晚餐,再逛逛giant买宿舍里吃的干粮,才去会合他们也不迟,那时大概是9pm了。这样也好,我既能跟daddy mummy逛街吃晚餐,也能和朋友聚会,一举两得。

这次有我们upm和ukm gang还有紫绮戴展豪。我们玩一个新游戏,类似无间道的游戏。我们八个人(也是可爱的现象:4男4女〕有四个是“好人”,四个“坏人”,这身份只有自己知道。然后起点是一条十字路口,我们轮流放牌带出一条路,“好人”要把路引到有金矿的牌,而“坏人”则要把路引到黑石头的牌。我们也有秘密武器,有几张牌可以随意阻止某个人继续玩(如果怀疑对方是敌方的话),可是也有几张牌是可以解除那些blocking。

无间道哦,就是说谁也不可以信咯,而且也要懂得察眉观色,猜看谁是敌方。他们一个两个像披了羊皮的狼,我完全不懂谁是自己人。到最后,我竟信任三个敌方,然后以为那两个自己人是坏人,结果我助纣为虐,让“坏人”赢了。最可恶的是那个t,竟然拿假身份卡骗我说是自己人,害我毫不怀疑的解救他两次了。可恶!

哎,这个游戏充分表现我的单纯咯。不是褒义的那个单纯,说白点是容易被骗。怎么可以!哎,现代的人太险恶,我回去古代算了。

Wednesday, July 2, 2008

klang之旅


跟jc在几星期前已讨论这个旅行计划。刚开始我不是很愿意,因为随着开学渐近,没想出去玩的念头了。但想想也难得去巴生找盈蒂,还是先答应要去去,虽然想太多的我会想到会不会麻烦盈蒂,在她家过夜会不会奇怪,无端端去她那里会不会太无聊没地方去,只有我们两个会不会太少人杞人忧天之类的问题。

还好最终jc还是坚持去了,我们搭ktm到盈蒂那里的klang station会合她,然后展开我们两天一夜的巴生之旅。这两天,盈蒂带我们去在她那里全马最大的jusco逛街,有三层楼那么高。我在和她们逛街的时候,不断想起我上次曾说过除姐姐外没别人给到我逛街买衣服的乐趣,觉得是说错了些,跟她们逛街,正有另一番乐趣。两位都是很会打扮的朋友,衣服的品味也很好,我跟她们逛街就像是在学习着审美观和挑衣服的技巧。而且有很多衣服的款式是我姐姐从不会尝试的,都由她们教着我认识和试穿。而让我有点预料不到的是,我没想到会来这里逛街买衣服。但我却收获连连,买了...买了...哈哈,有点不敢讲出来,如果我说买了两件衣服和三双鞋子,会不会太夸张?

哈哈,其实不算是疯狂购物吧。那些衣服都是我从未尝试的款式,其中一双鞋子也是第一次买这种类型的,我只是觉得,难得有她们在可以指点,就接受她们的建议尝试这类的款式吧。毕竟不再是小女孩了对不对,呵呵。

在盈蒂家过夜也是很好的回忆。我们大概晚上11点才从jusco和晚餐之后回到她的家,冲凉后坐在沙发谈天看戏,竟会谈到半夜两点多接近三点才睡,也见识过她房间衣橱的壮观,哈哈。第二天也找了两位coursemates,玉意和诗婷,一起吃bak kut teh和逛街,见回她们的感觉很好,都是一群很舒服的朋友。很高兴我们会决定来巴生找她们作客。

回家前我和jc临时决定要去康乐pasar malam。这是我整个假期嚷着要去的pasar malam啊,跟daddy提过,又跟yoke ming提过,他们都不睬我,呜呜~~结果这次跟jc搭taxi去,也认识了她在UCSI那里的朋友。哈哈,跟她在一起总有疯狂的事发生。像是这个巴生之旅,疯狂之后留下的是满满的,快乐的回忆。

可是快乐之后,消费方面也很惊人哦。Daddy见我满满的战利品,很没好气地说我几句,现在大家都要缩衣节食,我很厉害咯。哈哈我回答说很难得这样的啦,当作为明年新年提早准备新衣咯。而且他也很满意我那三双鞋子(衣服方面还在接受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