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sunway 之行

上完taekwando之后,很临时决定要跟mahfuza他们去sunway溜冰。我原意只为了陪陪mahfuza,她一个女生跟几个f6去溜冰,该牵谁的手呢?

可是实在是决定得有点迟了,当终于载了我和洁雯后,抵达sunway已将近三点,他们又要吃东西,能够溜冰的时间不多了,好像不太值得。于是我们就走走逛逛算了,反正这次约mahfuza出来,只为了跟她在临出国前聚聚,溜不溜冰无所谓。

晚餐我们在chicken buffet解决,是一家关于鸡肉的自助餐餐馆。派给我们的宣传单上画有炸鸡,pizza,speghetti,很美的蔬菜沙拉等,RM18.80一个人。好咯,我们就去试试咯。谁知道...嗯,是有很多东西吃,可是又感觉没什么东西。鸡只有炸鸡和BBQ鸡,Salad也只有那些普通的蔬菜,pizza speghetti影子都没有,就有很多potato的料理,但potato吃多几个就很饱的啊。水也是没什么选择,汽水或热kopi teh,我觉得最吸引我的只有那个类似mcD kon sundae机器,可以挤出vanilla ice cream。哎,也许十八块八有这些已经很不错了。可是炸鸡我能吃多几个哦,对我来说不值得咯。

逛街有点闷,晚餐不是很满意,没想到临回家前让我有个很好的回忆。我们只有六个人去,pcy lkh tch mm km 和我,刚好够坐一辆车(虽然有点挤)。算是mm开始吧,她小小声地哼着歌,周杰伦的《珊瑚海》。我叫其他人唱出歌词,过后讲下唱下我们在车上玩起劲歌金曲。一首歌唱了chorus那段后换另一首,电视剧主题曲老歌都搬出来了。大多数时候我是那个换歌的人。当他们好不容易想起一首歌的歌词正在唱着,我是那个觉得听够了该想别的歌来唱的那个人,所以我一直在脑海里转动想别的歌再无端端插出一句新的一首歌的歌词。我原意是希望能有新的歌让我们唱让气氛活泼点,不然如果他们正在唱着一首抒情的歌有点悲伤的,我的情绪会渐渐受影响变得有点伤心的(想到mm快离开我们去国外了),所以我会想别的快歌取代他们唱着的歌。

在车上高歌真好玩,尤其是我们一直绞尽脑汁想还有什么歌,明明听过上千首歌,可是要一首接一首的想出来还会想不出来的。哈哈,可是这样玩气氛很好。下次如果要坐车去比较远的地方,闷的话可以玩玩这个,唱歌的时候,我们的心情会自动变得很好。

对了今天还有一个很好玩的事就是拍照了。我难得带了相机,跟mahfuza他们玩取景远近的技巧,嗯,就是远远有个人在溜冰,我的手在镜头前假装按着那个人的头,拍出来的就像是真的按他的头。哈哈,这样也玩得一番。

课外活动

大学在今年我们这一批新生开始,实行必须要有2分课外活动的学分才能毕业。这项来得仓促的决定,让我们这批新生为了抢课外活动名额搞得烂额焦头,没办法,僧多粥少。

但除了这个问题,整体上这个施行是好的,至少可以强逼我们这些懒惰参加社团的人变得活跃一点。十二月尾新加了十多个课外活动项目,虽然热门的运动如羽球保龄球很快名额满了,可是其他的课外活动,有些可以再加一两人的,就看你有没有毅力,一直上网察看几时有人drop掉,空出名额。因为有些人又三心两意又贪心,可能一个人霸着三四个课外活动的名额。

其实我也有点三心两意。我最初是想进马术,可是没位了。过后朋友告诉我softball还有名额,我勉强报名接受,因为希望可以早点拿完两个课外活动学分。没多久,另一个朋友,算是学长,刚好帮人hold着一个tennis的名额,那人过后不要了,我便也把它转移过来我自己的account。Tennis算是当初我第二个最想要的,可是没有人陪哦,有点怕怕。

终于终于,在星期六第一次课外活动的前一天,我上网看到taekwando还有很多名额,想到也许可以拉几个朋友一起去,便问其他朋友要不要一起试看这个。很幸运的,有个朋友正考虑试下这个。我们就约在一起去指定的礼堂上taekwando的第一堂课。

是在星期六早上。那些教练是外聘的,感觉很专业,而且都和蔼慈祥。跆拳道,也是我想过要进的课外活动,一直很想学学这些可以强身健体又能防卫自己的武术。第一堂课是测试我们的体能和基本阶级。感觉上已经很好玩了。而且那个总教练强调,跆拳道不只是教我们武术,也会注重我们的个人修养。练习跆拳道有一段日子后,我们会潜移默化学习到“尊敬”二字,见到人会很有礼貌的鞠躬。感觉上就是所谓的内外功兼修,上乘武功呢。哈哈。

所以上完这个课后,我打定主意要进跆拳道啦。可是才一个学期的时间学不到什么颜色的腰带(我们只是最基本的白带),看啦,如果我真有兴趣,也许下个学期继续报名pertengahan taekwando,继续学下去,谁知道?哈哈。

聚餐

昨晚为美凤和雯娟饯行聚餐,在chop a steak。长长的桌子坐满十四五人,大家切着西餐喝着果汁, 就像外国人的聚餐。可是老实说,我不是很喜欢长型的桌子,吃东西的时候,只能跟身边几个朋友聊天,隔几个位的,连看到他们的样子都难。所以我常觉得,聚餐还是少点人比较好,三五七人,每个人都能加入同一个话题,这样才算达到见面的意义嘛。

但是人多也有人多的好,这样的话,我就能一次过见完我想见的朋友们。这些朋友,虽然聚在一起很少会深入关心到彼此的近况,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见见他们,想看看他们最近是不是还好。

吃完东西后我们自由走动去找另一边的朋友聊天。到最后我们就只是一直拍照拍照,所以说电话有相机功能真是伟大的发明,方便又好用。然后我发现我不是很适合拍照,有一个要我们几个女生做出六个表情的六连拍,我六张都不在状况内,哎呀,我不会做表情啦。

原本我叫daddy九点半载我回,但实在不舍得走,我们的互动才刚开始。结果央求到tch载,十一点多才回,都算迟了,第二天有八点的课啊。我这天的感想啊是,虽然我们无论几时聚在一起都欢乐不断,可是当分离是在所难免时,我们也不用太伤心,因为他们的离开是为了自己前途,为了下次再见时能够继续用愉快充实的心情带给彼此欢笑。懂我想表达什么吗?

发问

看书有一段有点意思:
一位朋友曾向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Isidor I. Rabi询问他的成才之道。Rabi回答说,小时候每天放学后母亲都会问他当天的学习情况。她对儿子一天所学内容并不感兴趣,但她总是会问:“今天你是否提了一个好问题?”Rabi说:“提出好问题让我成了科学家。”

这里说出了懂得问问题的重要性。不单单只为了成为一名科学家。事实上,我越来越发现懂得提出问题对学习很有帮助。有点可悲的是,我发现,这种看似简单的能力,我好像无法办到。就好像有一次的presentation课,lecturer要我们在每组presentation后踊跃发问。尽管我努力寻找问题,却没能想到什么好问题。我能不能将这一切归咎于十几年的填鸭式教育?

看了小S的《牙套日记》和蔡康永的《有一天啊,宝宝...》后,我对他们主持的《康熙来了》有了兴趣。在这个主持节目吸引到我的地方是他们两个的问功。好会问问题哦。时常抛出很关键又大胆的问题,一针见血。

这种能力应该可以锻炼的吧?厌倦了只是被动的接受一切资讯,如果我常转动头脑分析探讨,将有助于更了解一件事的全貌。尤其是某些教授的特别理论,如果我照单全收,误人子弟了不见得只是他的错。

冬至吃汤圆

冬至当天刚醒来,就收到阿哥的冬至祝福短讯。我正猜想着几时是冬至,这个短讯早到几天了,就被妈妈叫去厨房搓汤圆。吓?今天就是冬至了?

每年冬至我们家都只搓两种颜色的汤圆,红和白。大人们不想加点创意来点别的颜色,我也没想过要进行什么革新。我觉得,只是红色和白色就足够了,一个鲜艳,一个纯洁 ,相得益彰。之后在报章看到,原来这两种颜色的汤圆各有意思,象征金丸(红汤圆)和银丸(白汤圆)。不错不错,好意头。

我跟阿哥说,我才刚知道今天是冬至呢,结果给了他一番感叹。老一辈子的人都知道,冬至大过年,只是没什么商机,才不比过年热闹。他说得对,我以前曾经想过,现在得以流传的华人节日,都好像只靠好吃的节日特食才得以延续下去。像端午节有粽子,中秋节吃月饼,新年更不用说了。那些没有美食代表的,像重阳啊,清明节已渐渐少人庆祝。想想,还真悲哀啊。

其实什么节日都只是一个让家人团聚的借口。搓汤圆的时候,我一直提不起劲儿,觉得搓那么多汤圆,那么忙碌的准备晚饭干嘛,家里就只有那几个人而已。却在之后才知道(哈哈我什么都后知后觉),远在槟城的姐姐将回家。这就有团圆的意思了。果然她回来后,家里热闹得多了,大鱼大肉的团圆饭也更有节庆的意义。

shopping novice

登登登~登登登~又到了能够尽情购物的季节。开斋节,屠妖节,圣诞节,然后华人农历新年,都是让庆祝的人很理直气壮去添置新衣新物品的节日。

我觉得我惨的啦。这个假期,我好像渐渐养成爱shopping爱买东西的坏习惯。今年算是第一年不是由家人带着我逛街选衣服,也算是第一年不是由父母给钱买衣。我自由用我的ptptn借款,用我的打工钱。

不知道是不是花自己的钱会特别留意钱财流失的速度,我感觉到自己今年花钱特别快,特别多。还有一点是,我发现今年能让我看上眼的衣服裙子特别的多。不只是为了迎接新年,有更多的物品我都是以“在大学可以用”为由而毫不犹豫的占为己有。背包,手表,collar shirt,t-shirt...我好像要把整年没机会逛街买东西的kuota留待这个假期好好用完,见到喜欢的东西拼命买拼命买。

有一次跟洁雯她们出来,逛了整天,除了我大包小包收获连连之外,他们连一样东西都没买,让我不禁有点害怕了,是我买得太过分吗?

还好我还有几分清醒,不会太过疯狂购物。目前买回家的物品,无论是裙子手表背包,都不超过二三十令吉。这算是我的底线,超过价钱的那些,我都封之谓dream goods,等我有能力赚钱,才有资格拥有。比如说,casio牌的某个手表款式,粉红间白,love 型,真是太cool了!

下星期开始新学期了。开学之后,我大概有好一阵子不会逛街吧。所以呢,趁现在疯狂些,尽量享受shopping,应该不至于太败家吧?

和senior见面

今天和我的direct senior出来见见面。

是她先约我,可是我已推趟了三次。我不想的,那几次碰巧我不得空,而且,最大的问题是,我不会乘搭公共交通去她约我的地点:sungai wang。终于到了上个星期,我和美凤她们摸索了利用ktm+monorail的路线去sg wang。就这样,我有了信心独自去那里,便主动约她出来了。

我另一个推趟的理由是,害怕。说真的,虽说是我的direct senior,之前又给我notes又给我reports,可是我只有过一次真正的跟她面对面交谈。对她有点陌生。我担心,约出来见面后,会因生疏而冷场。还有,也许是她长得高,让我认为她很严肃。

但事实是,她很关心我。常会sms问候下我的学业,帮助我的问题,或邀约我出来pasar malam或哪里哪里,但我总以懒惰为借口。想到这里觉得自己真该打,不好好察觉她对我的关心,还乱乱猜测判断。

所以啊,我很欣幸自己总算踏出第一步去好好了解我这个好senior。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四个字:舒服自在。跟她很容易就打开话题,什么都可以聊,原本拘谨的心情完全一扫而空。和她走走坐坐,消磨了大概六个小时,轻松愉快得就像彼此已经认识很久了。

她真的很了解我。有一点被她刚见面不久后就被看穿了我有很多事情都是想做又怕。逛Sasa店时说想试下搽指甲油却连sample都不敢碰;说有车牌却不敢驾;想做类似promoter接触人群的工却担心不胜任;想出来见面却怕一个人搭车...哈哈,说得也是,我常常顾虑太多了。

无论如何,我今天好高兴好有成就感哦,敢单独搭ktm monorail,敢单枪匹马和原本陌生的她见面。我像是冲破了一道障碍,感觉自己长大了不少,呵呵,我以后大概不会再害怕认识新朋友。希望我其他被点破的缺点总有一天有勇气改善。给我多一点时间。

5CM~5IVE STAR

难得只有我们五个人聚聚。我以前从没想过,我们这几个会愿意有个节目叫唱K。就好像之前的我惊讶见到我们几个约在一起单纯只是看戏,逛街。呵呵...是先入为主吧,我们以前只会约在某个人的家做蛋糕,或是去游泳之类的。

唱k的气氛不错。老实说我还是比较喜欢听,多过唱,因为我几乎没有一首歌是很熟悉的,常唱到走调或脱拍。到最后我干脆乱乱唱,反正又不是唱歌比赛。这次听回了几首已经忘记了的好歌,Bee Gees的《First of May》就是其中一首,歌词旋律都很有感觉。

之后我们临时兴起要去吃johnny steamboat,一边吃一边girls talk。虽然三不五时能和他们个别见面,可是我还是觉得见不够。突然很羡慕那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因为啊,清楚自己身在福中,又知道这是很难得的,一直想着时间怎么过得那么快,一直提醒着自己相聚的时间稍纵即逝。这种高兴中参杂着不舍得的感觉,有点苦啊。

有件事很好笑。我想告诉她们我的一个新发现。可惜好像用错开场白了,导致他们对此过度期待和兴奋。最后,在我完全不想要的气氛下告诉了他们。过后我觉得,也许是我很少跟她们聊这些事,才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直销。好处?坏处?

今天随大舅舅的朋友出席某直销品牌的周年庆会。我曾经去过类似的传销典礼,大概能猜到整天的节目行程。肯定是有很特别的嘉宾进场方式,然后有几位做传销做到已经发达成功的人激励演讲。

结果呢,结果我的预料没错,可是却比我想象中更大派,更隆重。最重要的那两位主角出场方式就是所谓的,常在电视看到的那种,直升机到场。然后呢,这次新晋的百万富翁比上次我看到的还要多,一批又一批,穿着华丽又气派,站在台上像香港小姐般挥手微笑。介绍画面说的成功就是驾benz,住洋楼,出国旅行。

其实我不会抗拒传销产品。虽然不能肯定他们的产品是百分百可以信靠,至少他们推销的共同理念:自然,有机,这个概念是我很赞同的。可是不是很认同他们把它能致富的好处放大再放大。像这些直升机豪华汽车登大广告极尽奢侈的成功典范,只让我觉得像这种被中间人抽佣再抽佣的传销方式,让多少消费者几乎没办法承担这些产品的费用。原本这么健康这么有益的产品,却因为这样不能让更多人受益。

就这样,我总觉得直销有欺骗人的成分。不知道,也许是我太无知,知道得太少,乱分析。总之这就是我今天的感想。

坐了大半天,除了很无聊的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别人风光上台外,还有一点点收获的。那就是观看到林宇中的现场歌唱。我最喜欢听他和sheila majid合唱的《melody》。从这首歌想起一位朋友,是他介绍我认识这首这么好听的歌。现场听歌,永远都是比较有感染力,比较有气氛。

有一天啊,宝宝...

直接在网上看完蔡康永写的《有一天啊,宝宝...》。会想去看他的书是因为看了他的《康熙来了》。看了几集,总觉得这个人有某种气质,嗯,像那种温儒慵雅的读书人。一个读书人怎么会跟五光十色的演艺圈扯上关系呢?就这样对他好奇起来了。

这本书里面有很多想法,是我以前曾经也想过的,却通常任由它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便当没想过的想法。所以看书的时候,我常常会惊讶的想:“啊,对对对!”,他不讲我也忘了。

有一篇关于旋转的文章让我印象深刻。

小朋友自己原地旋转,或者被大人抱起来旋转,也会很开心...”
就是这么简单,我们就能尝到的快乐,长大以后,却不太会去做了。这让我想起了跳跃。小朋友听到高兴的事,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跳了起来。或者,能够被允许在床上跳跃,也足以开心得一直咯咯的笑。大人们呢?好像连跑也不会了。

梁静茹 - C‘est La Vie





Ne laisse pas le temps,te décevoir...
....ll ne peut être conquis...
Dans la tristesse, dans la douleur...
Aujourd'hui, demain...
Au fil du temps... Le temps... C'est La Vie...
也许我会再遇见你 像恋人般重逢美丽
看你满脸胡渣的笑意 爽朗一如往昔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走一个城市的陌生 走到了
曙光无知无觉的黎明
一路微笑的满天繁星 消失在日出里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oh 塞纳河的水 是心的眼泪
流过了你笑的 每个样子
我会在你的记忆 看到我自己
看到了结局 爱在错过后更珍惜

都将走向新的旅程 Au rev oir
说好不为彼此停留
看车窗外的你沉默不语 我不再哭泣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oh 塞纳河的水 是心的眼泪
流过了漂泊的 人生风景
愿我们各自都有 美好的一声
美好的憧憬 爱在遗憾里更清晰

oh 塞纳河的水 是心的眼泪
流过了也全不会
我会在你的记忆 看到我自己
看到了结局 爱在错过后更珍惜

oh 塞纳河的水 是心的眼泪
流过了漂泊的 人生风景
愿我们各自都有 美好的一生
美好的憧憬 爱在遗憾里更清晰

也许我会再遇见你 像恋人般重逢美丽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法语OS翻译:
别因为时间而感到沮丧
它是永远无法被征服的
不管是在悲伤里 在痛苦中
今天 明天 年复一年
时间它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它就是人生)

* *                     
第一次听这首歌就深深被它吸引了。一首歌之所以会被喜欢,无非都是因为它能够引起共鸣,能够说出听者的感受。就好像人会在悲伤时会听悲伤的歌,孤单时会听寂寞的歌。或者是,在无聊时听了某首歌,突然就想起了那段难忘的往事。

听着歌时,突然就那样傻傻的微笑了。我可不可以说,我已再遇到了你,重逢美丽。我期待着,有那么的一天,走着走着,突然就再见回你,彼此都在微笑。

抗忧郁

早上起来时,见到灰蒙蒙的天空,唉,又下雨了。

上个星期几乎每天都下雨,下一整天的雨。刚好又发生舅舅的那件事,刚好又看到《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障碍重重的部分,Hermione受折磨,dobby死了,很多wizards或muggles陆续也死了。那个星期里,我简直忧郁极了,我甚至很绝望地想,我以后永远不能像以前那么快乐了。

还好,这几天来哥哥总是把我拉回现实中,避开那些胡思乱想。他当然不会做出像电视机看到的为了逗某人开心而变魔术,讲笑话之类的事。他就只会一直kacau我。

路过我身边时,明知道我一定会先说那四个字,可是他却抢先说出来:“岂有此理啊!”这种挑衅的态度立刻燃烧我的忧郁,我立刻可以摆出“敢惹本小姐”的姿态和他斗嘴。

再不然就是坐在我旁边无端端对我说:“我怎么会有你这个酱蠢的妹妹?”气死人了,他说这句话的出发点是在于我每天在家都只是看戏吃饭睡觉(假期嘛),不事生产。有时还会煞有其事得对着我叹气摇头,好像对着一个已经无药可救的人。当然,他这么说都只是为了惹我,玩笑成分百分百。所以我每次都会故意跟他说:“记得出去外面跟别人说我是你的妹妹哦...”(我预测他会说:“你出去外面不要跟别人讲你是我妹妹啊。”)

就连给我忠告也在kacau我的语气中让我收到。那天他传授了失传多年的武功秘籍给我,说白一点就是叫我怎样读书。“好心你啦,读书读精一点”,“只是靠notes考试,死得啦”,诸如此类的话一直穿插在他的话。虽然很不忿他一直“踏”我,可是无可否认照着他的方法读书肯定能让我成功读好,在此公布出来让大家仿效。读书不但只读lecturer要用的那一本,而是列在course briefing的书目都的一一碰过。更加要的是,那些书本后面列出来的references,也必须想办法找出来读。不要以为那些research paper很难明,事实上因为它通常只注重在一个title,详细解释下更容易明白。考试时根本不需要死背硬记那些notes,书读得多自然会对答如流。

本来么,这种这么不近人情的读书方法怎么可能实现得了?可是我哥哥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当他对我说他以前一个科目都会读三四本厚厚的书时,不由得心生佩服。“你看下你,读书都要人教,死不死...”,这是他传授秘籍的最后一句话。他对我够嚣张吗?可是他嚣张得起,这是用他的勤奋换来的。

回想自己在这个sem过得浑浑噩噩,我真惭愧。得高人指点,下个sem我不能再拿到像这个sem这么烂的成绩了。突然想起weiyun说的话:“First class honour是很重要的...”

心,像被穿了一个洞

星期三凌晨一点多赶去医院看望他,却见他十分辛苦地喘着气,双手握拳紧紧抓住被单,翻着白眼,几乎不能呼吸。

这一刻,我能说什么,能做什么?

他身体有病是已经知道的事。五年前已经治好的鼻咽癌,谁会想到会再度复发?然后,治疗的效果也大不如前。以前还说有健壮的身体撑着,可是这次,顶着骨廋如材的身子和病魔抗斗。或者说,他自己也丧失了战斗的意志,病情拖了很久才肯告诉我们,才给我们推逼着接受治疗。

依然是大口大口的艰难吸气...我呆呆地看着他,几乎不能相信这是真的。这是他吗?是那个愿意随时载送我的他吗?去pbsm急救课程游泳池,去klcc,去kl,去lrt。这是那个听到我说想找《王子变青蛙》时,二话不说带我走了好几处地方去找那个供应商,还比我热心的他吗?这是那个每次我去他们家,第一时间注意到我,逗我讲话,踊跃地告诉我许多新事物的他吗?知道我最爱吃零食,常拿新买的饼干巧克力给我吃;每个我会待在他们家的下午,都会兜我出去,带我吃好吃的下午茶,大城堡香港庙街的菠萝包,糖黏豆的花生糊,堂记的蛋挞,街边的cendol杂雪,茶餐室的kuih muih,每个地方都留下他请过我的回忆...会因为有我存在,才难得跟着大群亲戚上去云顶走走;会毫不给面子地回答别人的冲撞,却从来不会对我大声...

怎么回事?我现在才发现,他对我的疼爱,远远超过对其他侄子或外甥。好心痛好心痛,病魔怎么会找上他?那晚过后,他就一直陷入昏睡与昏迷的状况。我陪着阿姨留在医院守着他,三个晚上了,依然是昏迷不醒,血压时高时低。我很累了,可是他却好像更累,即使昏迷着,呼吸还是很不顺畅,像哮喘,每一口气都要动到肩膀的力,很吃力。

不知几时开始有个念头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我知道昏迷的人还会有些知觉的,总之我就是很想,我很想,走近他的耳边对他说:“不如放松吧...”。我的脑海甚至浮现三个字:安乐死。这个念头很可怕,我不知道这该不该,我不敢拿出来跟其他人讨论,到最后,我也不敢对他说出来。无论如何,在我还在挣扎中,就传出他的死讯。那时是第四天中午,我正在家里补充睡眠。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冷血的,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竟然有种relieve的感觉。总之就像我挣扎的想法,该痛苦的活着,还是放手?

之后三天我们就忙着为他办理身后事。这几天的程序也引起了我很多疑问,到底我们是信奉道教还是佛教?到底我们拼命的烧冥纸他会收到吗?到底那些诵经真能为他积功德,解苦难吗?尽管如此,我还是顺从地接受长辈及殡仪馆的解释和想法。这只怕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舅父仔,这是我最后一天能够当面呼叫你。而你那些亲切的招手和唤我的名字,和那些美好回忆,我会一直记住的。It's all GOD plan to let someone walk into your life and leave you , no regret if appreciate...这是jc对我说的,虽然说法有点基督教,可是这种想法正是我该学习的,不能只是一直哭泣难过,当缘分不得不来到终点时,我应当庆幸和感激,曾经从他那里,得到被疼爱的幸福。

哈利波特

"
假期以来我唯一做的事就是重新阅读《哈利波特》系列。用了将近两个礼拜的时间,我现在读到第六本《哈.混血王子》。已经读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很多原本已经忘记的故事细节慢慢的再次装进我的脑袋。还有这次我也特别留意那些别扭的角色名字,没错,这是中文翻译的最大坏处了,原本顺口的英文名字,却翻译成长长的,不连串的中文读音,让我很难对它们留下印象。之前几次快快的读,都懒得理会哪里出现过这个名字,哪里见过那个名字。

我只买了前五本收藏,后面那两本是向邻居借的。第六本没事。可是最新的《哈.死亡圣器》出现了我不熟悉的译者名字。盗版问题很早以前就存在了。在我寻找《哈.凤凰社的密令》的便宜书时(俗称翻版货,唯一一本买过的翻版,请原谅我),我就知道留意那些译者名字是很重要的。因为不同的翻译有很多专名词都不一样,尤其是像《哈利波特》这么古怪的魔法书籍,有很多稀奇古怪的魔法专称。我看惯的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哈》系列,大部分都是由马爱新,马爱农翻译。很担心会不小心买到台湾版或其他译者的书。

邻居的《哈.死亡圣器》是由谢婷翻译的,封面和左上图一模一样。为免读到劣质的品质扫兴,上网察看,却给我发现它竟然是正版的翻版,对他的评语还很差呢。

...首先,书中内容是直译的,没有任何艺术加工,有的语句不通,而“客人是不会帮助妈妈的承压水平的”这样的话更是让读者莫名其妙。译文中还有非常低级的翻译 错误,如chest本应译为“胸膛”或“胸部”,却被译为“脸颊”。至于错别字和乱点的标点符号更是随处可见,如将“脚踝”写成“角踝”,将“匆匆”写成 “冲冲”。” ~~ 详情在这里这里

我失望极了,这意味着我需要再找另一本真正的《哈7》。凑巧我再去书香,看到一本也跟左上图一模一样的书,可是译者标着是苏农。苏农是《哈利波特1》的译者,我很奇怪为什么最后一本又回到他手上了。回家后我又上网查询,发现这竟是另一个翻版书,品质有没有好点我就不懂了,但我绝对不会冒险去买。

晓慧已经买了《哈7》的英文版阅读。我也想过看原著文的,可是阅读中文远远能够让我容易投入和给到我满满的读书乐趣。尤其当我阅读这类的冒险故事,更希望能一气呵成地把它啃完,而不是频频卡在深奥的单字和看不懂的修辞俗语。当然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尝试阅读英文版,我明白的,真正的乐趣藏在那些原貌的魔咒拼音和笑话,还有只能在英文表达的话中有话。

初步计划

关于我们这群“前图书馆员”的叙旧聚会,最近比较频密被提起了。

前几天msn遇到esther,大家对即将的聚会期待万分。她比较想要的是那种可以相处久一点,例如三天两夜的genting之旅。真是说到我的心声,我整年来最大的旅行愿望就是能够到云顶玩,我~要~玩~out~door~ theme~ park~。

昨天在书香遇到保汝惠芬,大家谈下谈下想在下星期去晓慧家做cake,像上次一样。我还在想它的可能性,去晓慧家的话,大部分人会赞成吧,家里舒服嘛,但要先问晓慧星期几比较方便。不过不想像上次那样也有bbq,我个人觉得很麻烦,宁愿拉大队出外用餐。只是担心下星期不是所有人都有空。

乐正也留言建议下个月18日去the garden聚会。反正跟以上的计划没抵触,可以先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谁可以去的就去咯。对不对?

其实我很害怕当策划人的。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被默认是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策划活动上可以说是屡战屡败。唉,我担心又搞砸了。

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

刚才和一位朋友聊天,学到这句。乍看他这句觉得很有诗意,却难于字译。常思君让我知道这是关于想念的句子。但是前面那句拆字翻译后感觉怪怪的,相见亦无事,让我联想到两个仇人,没见面时对彼此恨牙牙的,但相见后才发现此恨没有太厉害,反倒不至于要打架,没事没事。

问了他后才知道正解很有意义。这是形容一种朋友关系,淡淡的,细水长流。两个好朋友分开了,时时挂念对方。可是见面后,也许尽是聊些无关痛痒的琐碎问候,也许没有说话,两个人静静的,可是你就是很想再见到他。

不知道我捕捉得对不对,这跟“君子之交淡如水”有异工同曲之妙,我想,人生最美妙的友谊就是这种关系,也许大家已经分开十年,二十年,可是彼此还会把对方放在心里,偶尔捎来一句问候,足以让我拥有久久盘旋不去的温馨余音。

STARDUST

photo of Stardust,  Charlie Cox, Claire Danes


跟一班朋友看stardust。

原本没抱太大希望,同期的至少知道有个bee movie,但这部戏连听都没听过。找报纸,却看不见它的海报,是已经上映很久了还是它比较低调?听过对它唯一的评语是听洁雯说展豪说威胜说,这部戏好看。

抱着这种接近零的期待是好事吧,我回收了满满的惊喜。这部戏说的故事正是我最爱看的--童话故事。魔术,女巫,王子,公主,飞天海盗船,继承王位,从此他们快乐的在一起...哈哈,难得的是它也加了很多笑料。像我这种人又爱看童话故事,又不甘心看到那些使一点神力就能解决麻烦,或是最后关头假假有个人出来拯救全场人之类的老套剧情,正是这些笑料让它变得很特别,让我不会有那种“骗我是三岁小孩ar?”之类的评语。

让我印象还很深刻的是男女主角斗嘴的场面。两个人原本要借babylon蜡烛逃离危险,燃烧蜡烛然后想着家就能到达目的地。可是女主角是星星家在太空,男主角家在地球,结果两个人跌在闪雷狂下雨的云朵里。弄清现场状况后两人就开始吵架了...“什么想着家?叫我想着家,你想你的家,我想我的家..."结果他们来到中间的地方,哈哈,现在想起还觉得好笑。

还有就是这个故事把那些谋杀啊,诡计啊描写得很好笑,像是那七个王子之间的谋杀,哈哈真厉害,每个都死得很有看头。在戏院里我就是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就只是英文能力不好,字幕又有点怪怪的,有些情节跟不上。

威胜说他上次跟朋友看时因为坐满人而笑声很大,戏做完后全场人更站起来拍掌,哗好壮观!我也想有这样的经历,可惜选在晚上这个时候没什么人和我们一起看一起笑。不过说真的,这部戏很值得我们为它大力拍掌。

施氏食狮史

在别的网站看到这篇很有趣的文章。全文如果用华语(所谓的普通话)来读只有一个读音,那就是shi。所以只可以在书面上看,不能读。真妙真妙!

《施氏食獅史》
  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施氏時時適市視獅。十時,適十獅適市。是時,適施氏適市。氏視是十獅,恃矢勢,使是十獅逝世。氏拾是十獅屍,適石室。石室濕,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試食是十獅。食時,始識是十獅,實十石獅屍。試釋是事。
~载自:天马行空+妙想天开

意思是:
《施氏吃獅子的故事》
石室裏住著一位詩人姓施,愛吃獅子,決心要吃十隻獅子。
他常常去市場看獅子。
十點鐘,剛好有十隻獅子到了市場。
那時候,剛好施氏也到了市場。
他看見那十隻獅子,便放箭,把那十隻獅子殺死了。
他拾起那十隻獅子的屍體,帶到石室。
石室濕氣重,施氏叫侍從把石室擦乾。
石室擦乾了,他才試試吃那十隻獅子。
吃的時候,才發現那十隻獅子,原來是十隻石頭的獅子。
試試解釋這件事吧。

九型人格测试

从别的网站发现这个《九型人格测试》,反正无聊就测试下,结果显示我是第五型人格。

第五型 理智型

五号特性:思想家

基本恐惧:无助,无能,无知

基本欲望:能干,知识丰富

对自己要求:当我成为某一方面的专家时,我就 okay 了。

特质:热忠于寻求知识,喜欢分析事物及探讨抽象的观念,从而建立理论架构。

顺境〔能干时〕:理想主义者,对这世界深刻的见解,专注于工作,敢于革新,及产生有价值的新观念。

逆境〔无能时〕愤世嫉俗,对人采取敌对及排斥的态度,自我孤立,夸大妄想,只想不做。

处理感情的方法:用抽离方式处理,仿佛是旁观者, 100 %用脑做人,不喜欢群体动作,对规则不耐烦

身体语言:双手交叉胸前,上身后倾,翘腿;面部表情;冷漠,皱起眉头;讲话方式 / 语调:平板,刻意表现深度,兜转,没有感情。

常用词汇:我想;我认为;我的分析是……;我的意见是……;我的立场是……

工作环境:理论,逻辑;单独工作,无时间限制;不必管理别人。

不能处理逆境时出现的特征:与现实脱节型:

吝啬:有被吞噬的恐惧;抗拒感情牵绑;病态式的自我孤立;冷血、无感觉;延迟采取行为;认知导向;空虚感;内疚;自卑;负面;过敏;长时间独处, 希望不被骚扰;有特殊专长,基本技能劣拙;想象能力极高,特别多恐惧;不祈望被爱=防止伤害

五号警钟:感觉被人或事掩盖时,实时退避入思维世界;从客观与安全的立场评估环境;与实际情况脱节;集中思维上的评论=抽离;累积的评论成为五号的现实。

座右铭:知识就是力量

典型冲突:难以接近,令人 ( 尤其二号及四号 ) 有挫败感

优点:学者风范,有深度,处变不惊

缺点:自觉高人一等,与人保持距离

最适宜工作环境: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及分析,不必做出实时响应

不适宜工作环境:公开竞争及对抗

令人舒服地方:不感情用事,样样有数据支持

令人不满地方:太过冷冰冰,城府深,高深莫测

沟通要点:不要侵犯五号的空间及时间;避免一切身体接触;不要求五号给予实时的反应,容许他们有时间思索; 采取主动;不要对五号的思想或感受做出假设;五号不能处理人际冲突,帮助他们缓和此类情况。

激发要点:赞赏五号的学识及分析能力,容许五号在采取行动前做出说尽观察;协助五号成为业内的专家;邀请五号评论其它同事的表现;让五号有足够的空间及时间去自我伸展;协助五号明暸他们冷冰冰的态度对人的影响。

号的时间管理:私人时间;解救方案;容许五号有私人时间;五号擅于做事后分析,不要催促他们做出决定;五号容易将思考与行动混淆,以为思考过等于做了,帮助他们集中结果,及做定时检讨;一定要给予五号清楚的限期成事。

5 号达成协议:准备充份的数据;做出全理性的讨论;让五号有足够时间思考。

常见问题:独家村,神秘人

解救方案:基本上容许他做独行侠,同时帮他看到他对小组的独特贡献,及小组对他的支持.

-------------------------------------------------------------------------------------------------
其实也不懂这个分析有说对我吗。上面几项也许对的,我的恐惧来自无知,无能,无助。总会觉得自己知道的东西太少。事实上是的,在很多方面我的了解是零蛋,像政治,煮食,汽车,音乐,路图,即使是学过的知识,要我讲出来,也讲不出来。因为这样,就会觉得自己很没用,别人问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那个“对自己的要求”有点说对了,当我成为某个方面的专家,就okay啦。这样子的话,至少自己有某个专长可以帮助别人,不是一味是别人帮助我。说我热衷追求知识也可以的,有句很老套的话说得很对,知识是快乐的泉源。当你多懂了一样事情,就会很自然的觉得满足愉快。

至于下面的分析,我越来越不知道它在讲什么了。冷漠,城府深,高深莫测,冷血、无感觉 ,神秘,皱眉头,兜转,没有感情.....拜托,我是不是这样的人啊?不知道,也许这就是最内在的我,好冰哦~~

九型人格测试

1st sem的最后一张考卷

今早考完最后一科。昨天晚上,想逃避的心情又来临了。看着读到闷却还没背熟的笔记,我的心好想逃。一直想着外面的电脑,还有想跟姐姐讲话。对了姐姐这个星期从槟城回来了,才昨天刚到,我却为了可恶的考试没法和她好好聚聚。总之,我没有温习读书的心情。

好不容易终于熬过了一整夜温习的折腾心情。早上考试时,唉,还是有点后悔的感觉,为什么之前不把那一部分的笔记背熟点呢?无论如何,踏出考试后,我就尽量不想这些了。我期待已久的假期,已经成为现代式啦...yeah...

原本该和coursemates或jc去哪里玩玩庆祝一番,可是姐姐搭中午一点巴士回槟城,我就把时间留给她吧。考试前我没吃早餐,姐姐也迟起身,我们就找地方吃东西咯。来到古仔路的商店附近(我还以为那里是快乐花园),我们看到一间外形不错的小香港餐厅就进去了。姐姐赶时间没空慢慢找好吃。我这样写了就代表这间餐厅“嘛嘛地”咯,姐姐说早知吃mcD。

其实对于姐姐去槟城工作了的事实,我还反应不过来。一直还有种感觉是,她还在读书,还在那个每星期从宿舍往返家里的情况,却不觉得他去到那么远的槟城了(而如今因为她,我反而觉得槟城其实很近)。唯一不同的是,以前她在外面住的日子是有期限的,毕业后就能回家住啊;可是现在,只怕长时间他都会待在槟城,偶尔才回家。

晓慧问过我,这样子的话会不会想她?我觉得呢,最舍不得她的地方,就是以后很难和她一起去shopping了,那种两个人待在shopping mall可以逛整个白天的享受时光,在往后的日子里,越显得珍贵了。当然她的重要性不只是这个。即使很想她留在身边,可是更多的时候,我很高兴她找到她要的生活和工作。有一个亲人在外地的感觉是,你发现世界和你的距离又近了。原本只闻其名的城市,因为有了熟悉的人,就会变得很亲切很特别,这样子的话也不错啊。

与jc同行

考physic。原本以为这是我几张考卷中最有把握的科目。可是60题选择题,可以说有一半是乱圈的,尤其是后面的习题,很怀疑是不是问题的错误,都照着formula找出答案了,却没有相同的答案。当然没有那么多问题出现错误,那是我的问题咯,不会运用那些formula。希望前两次的成绩可以撑着我这科的grade。

之后和jc去midvalley。考试之后她就回sibu了,可能要明年才能再见到。和她算是第二次出来逛街,她和我姐姐一样,有独特强烈的审美观,总能在五花八门的商品中挑出原先不起眼但其实很好看的东西,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style和我满像的。所以跟她一起逛街是种享受,就像跟在她身边学习提高自己的对美丽事物的触觉。如果我们今天的目的不是为了买礼物而是真的为了逛街,我们留意的范围更广,那我们尝试的新事物会更多的,因为她懂的东西很多,像是长袜或小外套,其实很容易用来配搭日常穿着。

但是midvalley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逛了,越来越多名牌进驻这里,我们这些穷等学生买不起也不想买这些和一般货色没两样,可能只贵在牌子的物品。无论如何,也有一些店卖的东西符合我们又便宜又好看的要求,走了半天,我们各自有点收获。

之后回去沙登的pasar malam,在这里比较多收获。原本想说累不要去了,可是想到今年没有与她去过pasar malam,不妨去一去咯。一到那里就先坐下享用我们的晚餐,姜汁汤圆和炒萝卜糕炒猪肠粉。很好笑,我是这里人可是关于pasar malam 有什么好吃的还要她来介绍。我已很久没来过这个pasar malam了。之后我们就深入腹地人挤人的游档口,碰到好多upm的朋友,我们的coursemates,kolejmates,别的course的朋友,好多人也来哦。

以前逛巴刹或pasar malam会留意那些衣服档口,可是一直找不到喜欢的,因为这样,我就认定巴刹没有美丽的衣服。但是今天因为jc,我终于 改观了啦。在这里买了几件衣服,当然是在她敏锐的眼光下,帮我从乱七八糟的衣服堆里找的,回家后再仔细试穿,很是喜欢,没有选错哦。这些衣服的款式都是我以前讲要买讲了整年都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没想到今天这么轻易找到。这种买到心水好的喜悦,大概只有像我这种爱逛街但很少买到东西的女生才能体会到。也许是太久没有出来逛街了,我跟她竟会疯狂购物到最后完全用完身上的钱。哈哈,真是破了我以往的纪录。

bgy。感想

刚考过bgy,原名为cellular and developmental biology。说真的,读了这么久,我一直都讲不出这到底是读关于什么。

也不能怪我么,刚开始这科是由一个教书经验尚浅的lecturer来教我们。她教书的态度和方式...就是那种很嫩的表现。声音不够大声,没有表情,懒洋洋的,跟着slide读书,总之就是很难引起我的读书兴趣。教到八月多,还一直只是围绕在form6读过得glycolysis,cell cycle,cell structure之类的。从这些topic很难知道这科到底读什么。

国庆日放假后,另一个lecturer接教我们,可是她大概到九月中才正式来上课。她是一个很典型的大学教授,嗯,就是我心目中想象的大学教授。她用的slide是那种diagram型的,一个keyword到另一个keyword,然后自己用很生动的语气讲解出来。那时我真为了能摆脱上任lecturer而感到高兴,每次听她讲课都获益不浅。只不过,这个lecturer因为喜欢讲故事,很多时候也就不知不觉地讲到课外知识。这样一来,我就更弄不清楚考试到底会出什么。

上次test 2,只用lecturer给的notes温习,结果考试出了很多notes以外的问题,所以这次知道只靠notes是不够的。但是要我读什么又没有明确的概念,只是尽量看回form6的bio书。讲了这么久,我想说的是,这次考试的题目,又有点出于我的预料之外了,尤其是essay和structure的问题,问到很简单的,却以前不曾留意过。像是different between development of plant and animal,我知道plant是plant的,animal是animal的,可是他们能有什么分别呢?我只能乱掰。又或者hipotonic,hipertonic的问题,那时我一片空白完全想不起这些term。

对这科没信心了。无论如何,还是很感谢这位lecturer,是她让我知道上大学了不能只为了考试,不能只靠notes来增加知识,bio这个领域还有很多很有趣的知识等着我去发觉,去寻找。说真的,这里的学习风气让人很容易变懒惰,得过且过,我渐渐受影响了。只是,我不能变成这样,不要变成这样,等我考完试了,我要改变自己。

焦急

这个星期开始final exam,意味着一个学期就这样结束了。

总结这整个学期,感觉像一直被人推被人逼着走,很多事情是到事情结束后才了解清楚,来不及明白。时间就是这样糊里糊涂的悄悄溜走,发生什么事?

很想快点考完,想要重新开始。好吧,不说任性的话。我只想要,能够快点补救,然后结束这一切。时间,怎么总是不够用?

计划

今天是威胜的生日。关于他生日该怎样庆祝该去哪里,讨论了很久。说起讨论计划我就感觉哭笑不得,我建议的计划没有一次是被接受的。也许是我太会乱发梦,只想到好玩,尽是提议那些花费大又难去的地方,没有一点建设性。

我大概真的不是计划的适合人选,号召力怎么那么低啊?计划了那么多次,我还抓不到窍门,该怎样讨论才能省掉麻烦,避免传达讯息的问题;该考虑到什么,才不会遭到大家反对的声音。很多时候都希望对方可以毫无意见的爽快答应。最麻烦的是PLAN一个活动,这个讲早上不可以,那个讲晚上不可以,那个又讲地点不方便不喜欢,每个人都要迁就到。到最后甚至可能被取消,好像白忙了一场。

虽然常常因此而感觉有点小挫折,可是想深一层,可能我的建议也有用的,毕竟是我开了个头,让其他人开始想到要认真计划某天的出行。即使出来的计划和我原先建议的完全不同,只要达到我想要的目的,我也会很开心了。

风的故事

我喜欢玩的游戏是
遇见不一样的自己。

那天,我遇见了不一样的人,
但是又跟自己长得很像。
看着她,就仿佛自己消失了一样,
而她的周遭都充满了我的气息。
我看着我自己,和自己打招呼。
刚开始我也不相信。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然后,奇妙的事就发生了。
世界好像只剩下我们两个。
她对我挥挥手,我对她眨眨眼;
她说她比我美,我就对她做鬼脸。
她就跟我说:“你呀,你这个人很矛盾。
不只是有时长发,有时短发,
或是有时狡猾,有时天真的那种矛盾。
你会常常问自己,
到底有没有,到底会不会的这种问题。
就好像,
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
到底有没有喜欢那个男生,
或是那个白马王子,真命天子之类的人
今天会不会出现
诸如此类的问题。”
但是我知道,
当我遇见他时,他就在我心里,安静且无声的。
他在远处听见我,而我知道我是幸福的。
你知道,爱情像黑夜的星星,
遥远且明亮,时时守护。
而当爱情来时,
一个字,一个微笑,
已经足够,
因为我知道
那是爱情。

驾车

我觉得我是捉摸不定的。犹豫不决的想法,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变成一个确实的答案。像是剪头发吧,我一时想要剪短,一时想继续留长,拖拖拉拉了整年多,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上个月会无端端的跑去剪了一头短发。

今天呢,我也是毫无预警的,做了一件我很想做,却一直没胆量做的事。下午四点多,刚下了一场小雨,我看了看门外,很不错的天气,路过的车辆也没几辆。起初我只是做了我这么多月来做的事,我站起来,依在门边,幻想着自己坐着哥哥的车的情景。以前每次幻想到一半,我都没有勇气再想下去。因为我会渐渐联想起驾车时会遇到的种种困难(停在上坡然后开动,路面太窄和对面的车擦身而过...)。

可是今天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没给自己太多的时间幻想,而是直接抓起车锁匙,跟mummy讲一声,二话不说就出去开大门开动引擎倒退车子出去。过后就一直兜花园,兜啊兜,兜啊兜......

驾后感嘛,哈哈,感觉真不错,勇气可嘉。虽然不是很熟手,可是至少我已经踏出第一步,勇敢地进入车子。克服恐惧,跨出第一步,如美凤所说的,真的只能靠自己,等别人的推动力,该等到几时?可是以我这个例子来讲,我觉得等待的就是一个时机,当身边的人都在鼓励我推动我,当发生了足够多的事情让我累积强烈的念头该自己驾车了,当我不想再只是羡慕身边的人已经会驾车,我就会开始开窍,愿意尝试控制车子。这些事情的发生,不是一件两件,不是一朝一夕的,所以让我来到今天终于肯去试看驾车,真是有够慢了。即便如此,请继续鼓励我,我会继续努力的。

perlis之行

刚过的三天发生的经历,我觉得好像完成了一项创举。这么说是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机会渺茫,根本想不到可以坚持到现在。

想到这里我就想起美凤她们在回程巴士上检讨得来的结果:一切都是我的错。是这样的,两个星期前我们才知道,f6他们除了最小那两个,都会在这个假期去perlis找hon lim,顺便去langkawi玩玩。他们是很早就决定要去了,我们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买好车票也找到住的地方了。这没关系,hon lim跟我们讲的时候,还很热情的叫我们一起去,他可以再帮我们找看那里可以落脚,可是最重要是我们要买到去的车票。

有看报纸的都知道,佳节来临,很多巴士车票都卖完了。可是偏偏我没看报纸啊,听到hon lim这么说,我还认为买车票去他那里是多么简单的事,当天就拜托去了penang的姐姐回来的时候帮我们买票。问题呢,大概就出在这里。她原本说隔天就回来的,可是却拖延了好几天了才回来,然后又讲帮我online买konsortium的票,可是又没有加额,之后又跟我讲会试下在penang加额,可是原来只能在kl这里加额,然后又....

好啦好啦,我承认问题根本不是出在这里。事实是,她帮不帮到我买到票都没关系,甚至幸好她没买到,因为由始到终我都传达错误的讯息:hon lim要我们买的车站,叫做kangar,但不知道我那根筋不对,硬是看成是kangSar,就叫姐姐买kangsar的票。kangsar就在我们这里上一点,perak里面,佳节回乡回那里的人潮不多,这就是为什么姐姐之前一直跟我讲有票的原因了。

直到一个星期前,姐姐不能在penang加额帮我买票后,我求救展豪帮我们去一趟KL帮我们买票,才由他发现到这个问题,那时是在电话中:
“喂,帮你问过啦,没有票,”他说。
“不可能的啊,我姐姐说上网看到有哦,”我很奇怪。
“没有啊,可能上网的(资料)不可以信是吗?”他说。
“不是哦,昨晚我还上网checked过,有票哦,kuala kangsar嘛对不对?有很多位子哦,”我说。
“什么啊你?等等,你说是kangsar还是kangar?......大小姐啊,你有没有读geografi的,kangsar在perak啊blablabla.....”

那一刻我真是呆住了。想起之前的事,姐姐问过我是买kang(S)ar还是kuala kangsar,我用同样的问题sms张翰霖,他回复我说是kang(S)ar。(括号显示我两次都看错,都以为是kangSar)。之后叫哥哥顺便去帮我买,他打了两次电话问我是kangar还是kuala kangsar,我还很强调的跟他说kangsar,千万不要买到kangar(之后他去车站问售票员已搞清楚,只是没跟我讲)......晕。

还好最后展豪买到车票,而且从我的角度看,我之前犯错不一定是坏事(虽然犯错是很不应该的)。如果不是像之前诸多问题和拖延误会,我不会到那天才叫他帮忙,不会信心满满的叫hon lim先买回程票,不会导致美凤特地从terengganu换票去perlis,然后展豪不会买到刚刚推出的additional bus ticket,我们不会有这么好玩的假期计划。合掌,闭上眼睛,我感谢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借这里我要谢谢阿哥hon lim,非常十分一百分一万分一百万分谢谢你那么麻烦的帮我们,确认我们要不要来,买回程票,等接我们,拜托女同学借地方给我们住,安排我们从langkawi回kangar车站......烦死你了是不是,可是我还想说的是,下次我还想去多一次哦。不过,我发誓,下一次的旅程,我不会再这么乌龙,而且也不会准备得如此仓促,还有就是,买车票的时候会注意一下时间是否合适,绝不会再买那种凌晨五点多才到达的时间了。

新发现

最近一直只想放松心情玩乐,可是上网却又没什么事情可以做,无聊中去到乐正的blog,看到这个标题为“无聊小站”的blog,正合我现在的状况,无聊,便进去看看。

之后接着几天都会偶尔进去看看。说是无聊小站,可一点也不无聊,感觉上写这个博客的作者懂很多,很会找新东西介绍在他的网上。他的文章分类超多的,政治美食趣味网站爱情观人生观幽默笑话还有很多很多。正是因为写的东西很多方面,每次我进去都会抱着期待,这次是关于什么新鲜事情的文章呢?

我发现我懂的事情太少,常常苦恼该怎样提升自己的知识,而这个网站,就是其中一个管道,让我学会很多常识。比方说,之前我都不会在文字里放link的,可是看他的文章常常有几个字会link去别的地方,激发我也找看如何在自己的文章试试看。哈哈,其实很简单罢了。

星期回顾

这个星期一到星期五,都有很好笑的事情发生。

星期一晚上一如平常去putra court吃晚餐。同floor的朋友安安要我帮他打包black pepper fried rice,谁知到那个stuff写错单,给了我black pepper chicken rice,就是一包黑胡椒汁的鸡肉,加一盒白饭。我不是要这个啊,况且是帮人打包的,就叫他换回black pepper fried rice给我。好吧,他也很好地再order一次。过后stuff招手示意我打包好了,我没有检查就给钱拿走。

回去后给安安的时候还记得他是很开心地说:“我的饭终于来了...”。没想到过了不久我回房后他就敲我门跟我说:“怎么只有一盒白饭?” 什么?白饭?原来那个stuff竟然给了我一盒白饭?面对着她我真是不好意思极了,人家那么期待的等着那个晚餐,我竟然带给她一盒白饭。可是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她会给到我白饭,明明就叫我等的啊,证明他们有再做过给我,可是这个极有可能是那个black pepper chicken rice的白饭盒,然后拿掉那戴黑胡椒汁鸡肉。真可怜,一直说没关系没关系的安安最后是用罐头tuna配饭解决了这个晚餐。哎呀,以后可别怕了找我打包,我会醒目点检查清楚的。

这一天,是懵查查的好笑。

星期二是我们upm的学生代表选举会。中午十二点多我和jacy上完课后去kolej5投票。正想回的时候有个人走过来问我一些关于这些选举会的事情,怎样投票,里面情况怎样,像是对这里完全不熟悉,原来她是个记者。过后她更要求要我们录影访问几句。录影呢,真的有个大大地camera对着我们,然后那个记者拿着麦克风访问我们。基于好玩和觉得有趣,我们没拒绝。可是那个记者抛给我们的问题都让我觉得怪怪的不知道怎样答,例如“为什么你会来投票?是朋友叫你来还是什么?”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啊,校园选举会牵涉的是我们学生,投票是理所当然的事。“上次发生余安安(好像是这个名)laptop被抢事件会对你投票产生影响吗?”Err...说真的虽然事件发生在我们大学,可是对这件事完全不了解,只是到处听人传说。你知道我反应很慢的啦,况且这些问题我之前想都没想过,所以当时我都不知道自己答了什么。

过后询问记者得知录影会在晚上八点rtm2的华语新闻播放。过后我跟jacy回她姐姐家吃晚饭,顺便充满期待的等待报告新闻,觉得很好笑,平时要我看报纸都难,可是这天愿意牺牲读书时间在那里等新闻。我们还跟其他朋友说这件事,并叫他们也留意留意下新闻。结果新闻出街,报告了几条头条后来到我们的选举会,可是看下看下,播完了,却完全没有我们,甚至我们upm的报道也轻轻带过而已。Cheh~不过也早预料到她有可能剪掉我们的访问,因为当时完全不会回答,说的话都没有point。即使如此,其实我也很开心有这个经历,很好玩嘛。

这一天,是傻傻得好笑。

星期三是test2最后一张考试。说起考试真是让我压抑极了。从刚开学不久开始test1后没多久又来test2,无论如何今天考完后可以轻松一段日子才来final。是晚上的test,过后回宿舍无所事事,就走去jacy房间谈天,谈下谈下提议去别人房间看戏吧。结果第一次的,走去楼下coursemate的房间看《我猜》,过后又看《公主小妹》。大学生都很会download戏来看哦,而且是那种一个人download后迅速用thumbdrive传去别人电脑那里。说真地对这两部戏没特别喜欢,但用来笑下疏解压力和像现在轻松下心情也不错的。

这天,是打从心底终于轻松的好好地笑。

星期四,下午上完课后跟一大班coursemates去mcD为其中三个coursemates庆祝生日。这算是我第一次参与coursemates的活动,之前他们去themines看戏还有去巴生吃肉骨茶,我都因为懒惰嫌来回很花时间没有跟去。而这个聚会,不错啦,毕竟大家已经成为同学有几个月了,大家的相处还蛮融洽的。不知道是不是人类天生倾向有组织家庭的念头,我们这群需要相依为命的17个华人coursemate很快就拥有兄弟姐妹之间的排位和一个“哎呀”爸爸。我好像是女生中排第6的。

还有一件很让我开心的事,我遇见esther!就在我们要踏进mcD时刚好esther走出来,远远看不仔细而不敢相认到终于确定是对方后,我们先来个久违的拥抱。哈哈,真没想到会遇到她,看到她一身form6的制服,才感觉我们真的很久没见了,都没见过她这么穿。感觉到她没什么变,可是又觉得变了很多,也许是大了没有以前那么爱玩。希望我们年尾可以找个时间聚聚啦。

过后晚上约了mahfuza几个去maulana吃晚餐后又去southcity逛逛,才发现我很久没有跟晓慧他们吃晚餐和谈天了。我和晓慧就在south city一边走一边讲,他讲完到我讲,我们有太多的事想要分享了。这算不算是那种小别胜新婚的情况。

哈哈,很满足的一天。

星期五,早上太迟起身没去上课,其实我本意也不想去上,是physic。之前的topic还好,我以前有学过,可是来到这个electric 的topic,我越来越不懂lecturer教什么了,反正都听不懂,干脆以后自习好了。于是我跟晓慧洁雯去k17找倩仪。倩仪的校园和宿舍不在我们main campus,像是与世隔绝,在另外一个新起的地方过他们的大学生活。那里的人都是一路来用功拚书才能被录取成为那里的学生,所以都有个读书样子。我们参观时遇到的学生,感觉都很斯文说话小小声的。新起的宿舍,新起的学院楼,什么都美什么都高级点。我发现在那里走动很少会流汗,因为地方与地方之间很好的有宽宽的走廊连接,没什么机会被晒到。周围又空旷,风起时大呼呼的风吹向我们,多凉爽。说真的,走在那里会有点小自卑。是他们用努力的代价换取这么好的环境继续读书。好了,自卑一下就够了。羡慕完后,我也要激励自己读好本科。加油!

Mahfuza.迟来的生日庆祝

今天我们补祝mahfuza生日,去晓慧妈妈工作的San Francisco' Pizza晚餐。吃的时候不觉得,可是给钱的时候才发现,我们吃着的是很highclass下的餐厅。才六个人去,叫几样东西,竟会吃了九十多令吉的食物,而且还是已经有职员优惠被折扣了。

不过还好,吃这些东西吃到好饱,到最后都吃不下志耀他们买来的生日蛋糕。对了说起蛋糕,真搞不懂都可以闹出一个笑话。下午我sms晓慧,提议买个蛋糕去mahfuza的生日晚餐,因为人少half kg就够了,大概rm20。于是晓慧就转告洁雯,要他叫志耀帮忙去买,sms内容是:
can ask pcy(chee yow) to buy a 20kg cake?

看出问题在哪儿吗?可是洁雯看不出哦,她直接打给志耀,很清楚地跟他说:“等下你们顺便去买20kg的蛋糕可以吗?”志耀听了也是:“哦”的没问题。过后他就打给kum hing,跟他讲买个二十kg的cake,kum hing立刻很快反应说:“二十kg?哪里找二十kg哦?”

弄清楚后的志耀还不确定是不是听到二十kg,也许是刚睡醒听错了?所以试下sms洁雯:你刚才讲买几kg的啊?洁雯还很理直气壮的回说:二十kg啊,你刚才发梦啊?“你才发梦是不是哦?哪里有20kg的cake?"哈哈,我们想象着如果志耀没有问kum hing,直接走进店里,开口就问“有没有20kg的cake?”店员会怎样回答呢?又或者终于买到20kg的cake,哈哈,wedding的三层蛋糕大概4kg,那么20kg...我们要试着想象,延伸到天花板的十五层蛋糕?又或者平铺在桌上,我们六个人每人可一分到一块3kg的蛋糕,市面上最多只要2kg的蛋糕罢了。哗,多幸福!

好了,总之就是很夸张的误会,可能那时大家都在睡眠状态。

吃完pizza后由于太饱不想太快吃cake,我们决定去ukm参观参观。一进到去我们就哗声不绝。哗,那个stadium很好看哦...哗,那个golfclub很像resort的入口...哗,宿舍很美啊,那个楼梯多好看,那些房间看起来很大...那个cafe,桌椅多好看,旁边还有个大电视和沙发,播着的竟是astro华语台,WaTV,多好...即使是路边的公园灯,也是那种很有度假村feel的小矮灯,我就是一直说很喜欢他们的路灯。图书馆还是全马最大的图书馆,但我们不可以进去参观。

绕着校园走了一圈后,我们回到pizza餐厅要解决掉那个蛋糕了。所以说整个晚上我都在吃,哎呀我也不想的啊,美食当前,很难说不要吃的嘛。就这样谈下吃下,嗯...很不错的晚上。

感受余震

昨天早上睡到八点的时候迷迷糊糊,隐约感觉到我的床在微微摇动。那时是在宿舍。虽说那张铁床平时看起来不是很稳固,但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我以为这是幻觉,也许是还没抽离梦中的情景,可是静下心来,还是可以感受到摇晃的来源是我躺着的床。

有点不知所措了,到底是什么力量导致它摇晃?是衣服吗?突然想到这个可能性。我的晾衣架是贴着床,也许是风扇太大吹动晾着的衣服,摇下摇下影响到铁床。即使理智上知道这是最不可能的可能性,我还是起身移开晾衣架。躺回床上时,摇晃的感觉竟还存在。

还好那时已经是早上,不然我的思维肯定会偏向“不是人"的力量。Roomate也在房间的另一边很安稳地睡着觉,这让我或多或少感到安心。管它是什么神秘力量,我很累要争取时间继续睡觉了(前晚很迟睡)。把身体侧向一边,摇晃感没那么强,我继续睡到九点起身。之后因为赶时间准备上课,我把这件事给忘了。

晚上有三华meeting,和朋友们聚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听到其中一个朋友谈起这件事,她的床也是像我一样震动着,然后贴向墙壁感觉到震动更加厉害,甚至震到头晕晕。她就知道原因呢:地震,苏门答腊8.5级地震,传到来这里发生余震。

原来如此!谜底终于揭开了。说着她说这么大个女了,第一次感觉地震。说的也是,我太先入为主认为马来西亚不可能有地震,被这些惯例搞得我连这么简单的理由都没想过,尽是想那些不逻辑的原因。哎呀,笨笨的。

头发

早上起来迷迷糊糊的,看到镜中的自己突然吓了一跳。哈哈,都忘了自己昨天剪了头发。

已经两年多了,一直犹豫不决该不该继续留着长头发。不想留的原因是觉得长头发的自己不好看,每次绑了半天后头发就变得很乱,我不会打理头发吧。可是又不舍得剪,那是自己留了很久的头发,很难得的啊。有段时期我的犹豫不决简直让我的家人感到厌烦,哈哈,我一直缠着他们问意见,他们说长头发好看我又不相信,叫我干脆剪短它我又不断问为什么,烦死了。

总之就是一直下不定主意。终于到了昨天,事先没预料的,我跟着要剪头发的jacy进入了理发店。跟理发师说我要剪短,就是这么多,要她自由为我设计发型。也没有想过要在中途制止她再剪短下去,剪下剪下,就看到这个头型出来了。

嗯,结论是,不错啦,剪了这个发型,喜欢我的人会继续喜欢我,看我不顺的人也不见得会改变心意,我感到舒服就好了。这头短发,让我真正的感到舒服自在,像回到以前,不必为打理头发而忙碌一场。而且还有一点是,洁雯说我剪短头发后好像有点变瘦了哦,哈哈,我当真的啦。

传承营

去了三天两夜的传承营,是我们第三宿舍的华人团体(简称三华)主办的。这是三华每年的例行活动,主要是为了我们这些新加入的三华成员而举办的。当我们住进第三宿舍,已经自动成为三华的一分子。

我还记得在迎新周后的那个星期,那些senior们已经开始跟我们介绍这个传承营,并游说我们报名参加。办这个营无非都是要我们对三华对宿舍更有归属感,还有想让我们junior senior的感情融洽起来。用意很好,可是传承营的日期有点不适合。我们来了大学两个月,难得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可以回家,很多人都不愿意牺牲回家的机会留下来。

我即使不用回家乡,也不太愿意去,因为很多junior都没去,尤其是接近传承营的日子,一直听到去的人数少之又少,junior不上20个,听得越多,越不想去了。可是最后还是报名参加了,因为听说筹委们一直还是坚持的筹备活动,不想让他们失望。

就这样在去与不去中犹豫挣扎的情绪,我上了在nilai inti college举办的传承营的巴士。三天两夜的游戏活动,很不错很好玩呢。也认识了不少人,多数都很少甚至没有见过的。而且这个营不像我以前参加的camping,没有那些我不喜欢的进森林体能训练那么辛苦。这个传承营玩游戏,唱歌跳舞,玩侦探游戏,戏剧表演,都是很轻松很好玩的。

这个生活营有个最窝心的地方就是安排一个节目叫作天使与凡人。在第一天刚到达的时候就叫我们抽签抽个名字,那个人就是我们的凡人,在这三天两夜里,我们可以写信给凡人关心下他问候下他,也可以写信给天使。有个筹委会一直充当邮差为我们传达讯息。当收到短信的时候会觉得很温馨,而且也会很好奇,不知道谁是我的天使。到第二天晚上,我们围个大圆圈,然后从一个人开始一个一个找自己的凡人,坐在圆圈里面。一个连一个,连成一个像蚊香图案的坐法。这个场面很好看,你的天使是我的凡人,大家都有连系。

我最喜欢的是唱游的时候,三天都有一段时间是让我们一起跟着音乐跳舞。舞步设计得很可爱又简单,选的歌曲也很新鲜好听。虽然每次跳完后都流了一身汗,可是我很享受跳舞的过程,很有活力。其中一首叫《爱x无限大》,很可爱的曲风,舞步也是,我非常喜欢。还有一首是我们这次传承营的主题曲,《夏日初体验》,听多几次又跳多几次后,渐渐喜欢了,很青春活力,一大班人在一起跳时,很壮观很好看。

 


传承营,顾名思义就是要我们传承下去,我想,明年我应该会自告奋勇去当个筹委吧,让传承营的精神延续下去。

小游戏





按這裡進入游戲


玩了一阵子,觉得满益智的,也很有趣。跟大家分享。

聚会

上星期忙里偷闲,和难得回来的张翰霖还有其他朋友聚聚。那天是星期六晚上,星期日我们这班UPM生还要考试。为了温习,原本设定的见面时间只是一个小时。谁知道,或者说,其实早就预料到,我们不可能只出来一个小时就舍得回去。

当天也在的朋友有彭志耀,高清胜,戴展豪,紫绮还有洁雯晓慧。不要说张翰霖啦,就连那么近的晓慧她们,我们都很难有个适合的时间相聚谈天。所以可想而知当晚我们是如何叽喳吵闹。当然我们的主题还是围绕在张翰霖身上。听他讲远至玻璃市的种种经历,在我耳边听来就像是电视里离我很远的环境与经历。也许最辛苦的时候都已经熬过了,现在跟我们讲述的时候就可以轻描淡述。他在很不一样的世界生活着,可是我觉得,他会继续过得很好。

其实有时候会觉得,虽然大家为了学业各奔东西,可是我还会觉得我们还很靠近。也许大家一样忙碌着过生活,给我一种感觉是,我们不是因为距离而不能见面,而是因为忙碌而不要见面。怎么说呢,前者的想法是很束缚的,有外来的因素阻挡我们,后者呢,自己本身就是因素,是自己的忙碌主导我们要不要见面。好像越讲越复杂了。

忙...

自从迎新周后,几乎每个晚上我都和晓慧他们约好一起吃晚餐。有时候中午有空,也会特地约在一起吃午餐。即使如此,我还是觉得我们相处的时间很少。我们有一大堆话题想要分享,可是能够说出来的只有一小部分。每次好像才刚谈得起劲,就被逼分开,很不过瘾。因为我们没有理由整个晚上只待在food court谈天。

上个星期我们相处的时间更少了,因为已经开始考试。看吧,考试,才上课不到一个月就有考试,每张考试的范围已经有四五个chapter那么多了。而且,考试的同时,还是照样上课和做lab实验。也就是说,上个星期我在温习的同时也在赶交那些assignments,reports,tutorials。天啊,这种生活真让我喘不过气来。

于是谈天相聚就变成了奢侈。有时候即使约在一起,我也...很抱歉的...没有心情谈天,听着朋友们一贯有趣的叙述方式分享她们的事情时,我却变得兴趣缺缺,一心记挂着回去温习。可是另一方面,我却很想逃离学业,想见到晓慧她们,想和她们聊天。很想快点有个假期 ,让我们有很足够的时间相处,就像上次PD之旅,三天两夜都聚在一起。

大学新体验

在大学的日子已经有三个星期了。这三个星期,对我来说,就像三个月一样长。我觉得自己好像突然跳进另一个世界,有很不同于以前的经历。

第一个星期是大学迎新周。我想博大是最多活动的本地大学,从我进去的那天,星期六,活动一直延续到下一个星期日。每天行程满满的,要我们认识大学,认识新朋友。刚开始的几天我有点难挨,因为还不能接受要困在大学两个星期,我甚至连找也在大学里的洁雯晓慧都成问题,我们的活动忙到我无法抽空见见她们。很不喜欢这种情况,像在坐牢,我很想逃。

而且那几天的活动都只限于kolej里面。Kolej是我们的宿舍,每间kolej有几栋宿舍楼,归不同的pengetua管理。我和洁雯她们就是住在不同的kolej才不能一起活动,也因为距离问题很难见面。说回起初的几天,活动都旨在kolej进行,每天见到的只是自己kolej的人,安排的活动又有点像在national service。怎么说呢?给我的感觉就是...我不像为了求学而来,这几天完全没有触及我的学院我的科系,就只是关在kolej里面被牵着出席那些ice-breaking,激励讲座。

我觉得我很幸运了,大学那么近家,减免了我想家的念头。更多的时候,我都在想念我的朋友。我在kolej认识越多人,就越想见回我那gang朋友,越想念跟他们在一起舒服的感觉。因为我比较慢热,在一堆陌生面孔面前,我很难打开心房跟他们熟悉起来。于是这几天我很不像我,多数时候我是静静一个人坐着,虽然身边坐着的是每天一起吃饭一起活动的新朋友。我知道这样很不好,也很羡慕那些刚认识就可以谈到滔滔不绝的人,但是我改变不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大家都是同龄的新生,我总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很难有话题。我想我不只是性格慢热,心智成长也慢熟,思想想法跟其他人有点不同。

来到这里发现华人对于友族歧见蛮深的,几乎每天都会听到关于对他们的批评。有些是我不得不认同的,像是大学录取制度,如果说真的只用成绩遴选,不会有现在这种情况比例。尽管如此,听到这些评语我会很不舒服,不知道如何给与反应,总觉得抱着这种态度有点不好。无疑有一部分的他们偏心懒惰笨蛋,但不是全部,我觉得对他们的批评太过笼统,要骂就针对性的骂。

在这里我发现自己有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我的华语。也许以前有朋友曾对我说过,可是这里被别人说起的机率实在太多了。几乎每个新认识我的人都会问:“你是哪里人?你的华语有点怪怪的...”他们一致认为我讲华语有上海腔的感觉,常常翘舌。很好笑,真的是每个人都会问,被问到我都不得不承认,但是我本身是察觉不到的,到现在还是。为什么?我的祖先即使是中国人,却肯定不是来自上海啊。

过了刚开始的几天,我渐渐适应环境了。迎新周的活动地点也延伸到去kolej外面的dewan啊,fakulti啊,让我开始接触大学的环境,而且和新朋友比较熟我不再静静的,也找到投缘的朋友。原本一切都很好我应该很愉快地投入大学生活,可是有一件事,让我很受不了,就是kolej的活动。我真是服了我们kolej,注意,是我的kolej而已。之前已经听weiyun说我的kolej是最活跃的kolej,那时我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发现weiyun的形容很贴切,活跃,非常活跃。一个星期的大学迎新周过了,紧接而来的是kolej的迎新周。其实是没问题的,他们的原意是想让我们新生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人士同住的staff和senior们,用意很好。可是那些活动做到有点过分了,早上六点要我们起身有moral slot或早上祷告,白天留给我们上课,下午又有运动活动,晚上就是我忍受不到的集合活动。每晚都进行到11点多,让我们回房梳洗得来都要12点多才能睡。他们的kolej迎新周不像大学迎新周时对待我们亲切友善,是很严厉的责骂,有时抓住一点错误就一直讲讲讲,讲到超过12点才肯放我们回房,让我们很反感。

原本以为kolej迎新周完了就没了,谁想到还会有floor的迎新周。就在这个星期。第一天我去了,又是无聊的ice-breaking,正常点的breaking我还可以接受,可是他们又搞什么创意...总之无聊到我想逃。这几天我都在逃避晚上的活动。会觉得很好笑,明明那是自己的宿舍,却要过了11点多才能回去。同floor的华人senior说我们这batch新生很反抗,我反而不了解为何他们这么顺从。对我而言配合他们的活动是没问题的,可是为什么要定在这么晚才进行(从9点到11点多)?一个星期熬夜我还可以,第二个星期我已经很难撑了,到了第三个星期的现在,我还被这些无聊的活动缠着,不能够恢复正常补充睡眠,使到我白天课程一直都在昏昏欲睡的情况下度过。真的,情况很不妙,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一次amali中,我完全集中不到精神,眼皮不听使唤的一直要闭上,那时要做experiment的啊,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坐着都会睡着。这样下去我怎样上课?真得很想快点过完这一切迎新活动。

还好今天没有课,昨晚我可以逃回家好好睡一觉,希望我的正常生活快点回来,可是我刚刚察觉到,大学忙碌的生活不会因为迎新周结束而结束,似乎迎新周后,真正忙碌的生活才刚开始。天啊,怎么办?

上大学啦

离进大学的日子越来越近,意味着我悠闲自在的半年长假即将结束。对于这半年的总结,我想,最大的收获是有了第一次的工作经验了。虽然工作看起来千篇一律,但是有子民祖师爷,苑余师姐,意米师兄,还有晓慧这个好朋友,我觉得我每天像为了和朋友在一起聊天而出现在那间公司。听师兄很有趣的讲故事,不小心创造出来的名言笑话,吃子民特地买给我们的零食,回想起来,好怀念哦,这是以后很难再有的经历了。

大家即将各奔前程,所以我们就决定今天一起去sg. wang的green box来个进大学前的最后聚会。我们5cm也趁这次机会送他们f6+1一人一把世上独一无二的木刀,哈哈,真的花了我们不少心思去想去装饰,一定要喜欢哦。比起之前,这次我没什么享受唱歌的感觉,因为很多歌都不会唱,所以一直都在听别人在唱,还有找人谈天。

结束之前不知为什么,我和晓慧成了收钱的中间人,先向众人按student price和非student price收不同的价钱,然后买单。哎,说到数字最近我很久没用脑变得迟钝了,我跟晓慧一次又一次的算到不够数,为什么不够又找不到原因,然后逐个逐个慢慢想,终于想到一个人还没有给钱后,又发现之前算的总数有问题。为了这个思考了很久,直到最后他们看不过眼我烦了那么久,纷纷嚷着说相差那么小数(那时还欠rm1.35下落不明)不要理啦,你又不是给不起。可是不是贴不贴得起的问题啊,问题是没有理由让这笔钱失踪得不明不白,放弃寻找答案就是放弃相信自己的数学计算能力。还好,坚持到最后终于找到问题的所在,数目总算搞清楚了。

回家时我们兵分两路,五个balakong区的人跟紫绮的车回,其他人搭车。还记得在分开的时候,我们被提醒这是近期内最后一次见美凤。原本我觉得没什么很快会见面了,可是离别在即的情绪渐渐被挑起,什么叫很快?我们将各自分散在各州各地各大学各科系各kolej,每个人放假得空的时间不一样,我们可以几时再有类似的聚会?突然有点接受不了.....

当时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想法,跟serdang区的朋友分开后,我们五个回家之前去我家附近的mamak档医肚子。这也算是和师兄暂别前的相聚吧。很愉快的相聚,我们一边yamcha一边听他讲上个星期去怡保槟城公干的经历,哈哈,可以用“听得津津有味”来形容我当时的感觉,很有趣好笑。原本我还有离别啦,依依不舍啦的伤愁情绪,但是那时却又转成乐观的想法,我开始相信以后我们肯定很快相见,想象下我们拉大队去terengganu找美凤去pulau redang玩上几天,另一个学期北上找在penang的师兄要他带路介绍那里的美食,也许能够去到perlis,沙巴,new zealand....哈哈,可能有人想试下敲醒我发梦的头,可是难道不可以成真吗?未来的事谁知道?抱着这种希望看待离别,也就不会太伤心难过了。朋友,加油哦!

IPTA

刚从PD回来,原想好好记录那难忘悠闲的三天两夜之行,可是突然收到洁雯的短讯,IPTA成绩出来了。

这下我的心情完全被扰乱了。山雨欲来都会先风满楼啦,这个消息却来得毫无预告,太惊讶了。奇怪的是,受到消息后,我没有急于知道的心情,反而若无其事,继续坐在电脑旁的沙发看书。那时我的姐姐正用着电脑,和他的朋友在messenger聊天。我不想知道,根本不想检查自己的成绩。我想我是在逃避,我担心我会失望。

我不知道自己想逃避到几时,如果不是姐姐叫我,我想我会看完整本书才愿意面对事实。那是我刚坐下来不久的时候,姐姐突然从电脑转移视线望向我,问我IPTA成绩不是出来了吗?原来是正在跟她聊天的朋友告诉她。顿时我其他的家人听到了,纷纷催我上网查询。怎么这个世界的消息可以传得如此快?真正必须让你知道的事实,无论怎么逃避还是会传入你的耳边。

其实在这种被迫的情况下查询也不错,他们的心急催促为我壮胆,顺便驱逐我的担心。我很快就进入IPTA主页,顺利填写身份证号码和考试代码,来到我最不敢面对的页面......这时我的心情也很奇怪,看到了派给我的大学和科系,我一点也不惊讶,好像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biokimia,UPM。

这是我的第六个选择,我心里一直希望会被派到前五个选择,那些都是我不假思索肯定欣然接受的科系。第六以下,是我很大可能得到的科系,但是喜不喜欢...我还有所保留。所以知道结果后,有一点失望。

这种心情维持不了很久,我放下自己的心头大石后,开始八卦其他人的消息。陆陆续续报过来的结果,有人开心有人愁。无论如何,怎么都好过一直茫然的处于等待的状态。希望到最后大家都能如愿以偿,找到自己最满意的出路。而我本身呢,很多名言可以对自己说:既得之则安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行行出状元.....

Ice-skating

今天我们一大班朋友去sunway玩ice skating。说起溜冰,我根本一窍不通。很久以前the mines还有溜冰场的时候,曾经跟mahfuza晓慧一起去过,可惜学了两个多小时什么都学不到,反而那双溜冰鞋弄到我的脚痛了好几天。

我觉得学习的勇气和能力是会随着长大变强。就像游泳,我在小时候很依赖泡泡圈,连头都不敢浸下水,可是隔了很多年后的现在,我终于可以丢掉依赖物,学习正式的游泳方式。所以今天,在还没有进入溜冰场之前,我一直相信自己可以一样的放开自己,掌握到溜冰的技巧。

结果呢,嗯...其实也不是很糟,至少比起上一次全程握住Mahfuza的手不敢放,这次我能够靠自己在溜冰场绕圈。只不过说到放开自己,我始终做不到这点。洁雯在我耳边说了很多遍,我只是在拖着鞋子走,不行的,必须把脚抬起来跨大脚步划向前。可是我始终办不到,我不敢叫脚板离开地面哪怕是几毫米而已。

不只是洁雯,所有其他会溜冰的朋友们也告诉我他们的心得秘诀,都是大同小异。我觉得就像那些内功秘笈,什么八字真言四字秘诀已经写出来了,个中玄机却必须靠自己参透领悟。我想我悟性太低了吧,溜了三个多小时都还是在拖地。不过呢,到了最后半个小时当我跌了第一次后,比较敢放开脚步了,好像也抓到平衡身体的着重点。

很可惜当我有那么一点点开窍后,溜冰场要清场来给比赛用途,我们被逼离开。脱鞋后小腿后侧好痛,原来被那双溜冰鞋磨损。唉,终于明白表明要穿长袜溜冰的用意在哪里。之后换回自己的鞋子一时适应不来,突然少了那些沉重感和被压迫感,才发现自己的鞋子是那么的好穿。

看来在我的字典里有多了一个新鲜有趣的活动。我有预感,下次我再溜时,可以完全掌握溜冰的窍门了,而且那个下一次的日期,不会离这次太远。

yam cha

吃晚饭的时候,火柴人突然打过来。原来是想约我们出来yam cha。关于yam cha这个词,我是从我哥哥那里认识到的。大概是在他中学的时候,很活跃于yam cha这个活动,几乎每个周末都看到他晚上出去,用的理由就是跟朋友yam cha啦。那时候我对yam cha的印象是很酷的活动,因为这象征长大了,可以出夜街,拥有车牌,还有拥有一大群朋友的自由生活。

之后呢就是从f6他们那里常听到这个词,也许对他们来说这是很习以为常的活动,可是我却觉得新鲜,因为印象中,我大概...我不知道有没有记错,好像没有试过在晚上以yam cha为名出来聚会。

大概九点左右由意米载着去south city附近的gasoline。哗,真是新奇的聚会地方。楼下的摆设是普通的咖啡店,楼上则分成两个部分,一边比较亮有灯光,另一边则是暗暗的,榻榻米似的布置,用窗帘分隔空间。我们选择了暗暗那边,在最靠近角落处。音乐特地播得大大声的,让我们不会顾忌的大声说话玩闹。

整体上就是一个很自在的聚会地方。我们十四个人就在那里玩了整个晚上。我说不清我们到底玩了什么聊了什么,很想用一千万个词来形容我当时开心的心情,很想详细地记下所有让我发笑让快乐升温的事件,只是再多的描述都囊括在一句话之内:我度过了一个很愉快的夜晚。

回家时已是凌晨一点半了。很惊讶于我们的疯狂,怎么会玩到这么夜?哈哈,快乐的时侯,时间就像透明了似的被忽略。我想如果大家再疯狂一点,也许会继续玩下去,直到第二天早上一起吃点心。哈哈,想想而已。

The Kite Runner

向展豪借书的时候,最想借的并不是这本《追风筝的人》。之前看过它的简介和评论,说是关于赎罪之类的故事。那时立刻很武断的觉得,这是一本很严肃沉闷的书。我现在的心态,比较希望可以接触轻松幽默的故事。



无论如何,这本书已经在我手上了,也就想看看到底这本书是如何吸引大众的注意,而成为近期期内的畅销书之一。不是很厚的书,我用了大概三天时间就看完了。之前用“武断”这个词来形容我还没阅读的想法,当然是想带出我阅读之后所感受的相反想法。对我而言,一本好书的定义是,在我阅读当中能够很忘我地投入在故事里头,那种呈现在我面前的不只是静态的文字,而是有声音有形式的流动画面。这本书带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



看完这本书后,我好像刚刚代入故事主人翁的角色经历了他所叙述的故事里,感受了他所感受的,体会他的情绪想法。我只记得看到后半部时,我不断地被故事起伏挑起激动的情绪。哎,扣人心旋,描述的是不正是这种感觉?

好久没阅读像这样的好书了,很高兴从这本书找回久违的阅读的乐趣。现在很想再找别的书来看,书籍带来的乐趣和满足,远不是其他娱乐能给于。

洁雯的生日

自前天生病后今天再次感觉不舒服。早上起床后,浑身热热的,好像被一层无形的塑胶带罩着,热气不能散发出来,闷在身体内。几天来不去理会的喉咙痛也在今早变得严重。意识到自己真的病倒了,我干脆请假不去上班,待会儿去看医生。

通知晓慧不必兜我上班后,疲惫和不舒服感让我很快的进入熟睡。睡醒后去看医生,也顺便吃粥吃药,然后再次倒头睡觉。睡醒后感觉背脊全湿了,出了一身热汗,大概这是病好的迹象。不错,医生的药很快生效。

还好我只是半天生病,不然我可能无法为洁雯庆祝生日。星期三,大家都要工作,所以我们决定在一家中餐馆吃晚餐庆祝。关于决定要去哪家中餐馆这个问题,我们讨论了很久,因为那家馆子必须符合便宜,好吃,可以坐很久,环境不拘谨的条件。终于在最后几个小时内,我们一致决定接纳张翰霖介绍的地方。

他介绍的地方不错,来发茶餐食,是在momo cafe的附近,完全符合我们要的条件。只是刚开始有点乱,那个员工先给我们早到的四个人两张合并的塑胶小圆桌,明明我们跟他说有十多个人左右。之后来了f6他们,才被换了一张大木板圆桌,够12人坐。可是之后紫绮和evelyn来了,那张木桌不够容纳那么多人,又再被换另一张更大的木板圆桌。由于没有想到叫老板迟点等人齐了才上菜,那些菜很早就摆在我们的桌上,等到完全齐人后大家一起动筷,有些才已经放冷了,像是那条蒸鱼,有点腥了。

中餐聚会这种形式很适合让我们互动和融入聊天的气氛。对我而言这个聚会过得很愉快满足,我一直沉浸在开心轻松的情绪中,享受着和朋友聊天的感觉。其中一个让我很开心的是,大家似乎都很喜欢我做来给洁雯当生日蛋糕的lemon cheese cake,很有成就感,很高兴。

生病

自从昨天星期日去了红新月会的野外实习活动后,我的身体开始出状况。先是今天起来浑身腰酸背痛,尤其是关节部位。然后身体有点发热,在冷气房的我竟会额头烫热的,嘴巴呵出来的是热气。冲凉的时候,水打在身上每处都隐隐作痛,皮肤被触摸的感觉是软软绵绵,这是我每次生病的征兆。

到底这几种征兆加起来会是怎样的病呢?我突然想到那天野外活动,右手臂被一只不知什么种类的蚊子叮到,现在又痒又肿又瘀痛,被叮的针孔也比一般蚊子的大,敢情是只毒蚊?糟了,难道我得的会是......我赶紧查看书籍,“骨痛热症或“登革热”名称源自西班牙语,是形容患者由于发烧,关节痛和走路的步伐有点像装腔作势的样子...”。怎么办?好像跟我的情况很吻合。

我焦虑的向daddy求救,他看了看我,过后问:“是不是全身僵硬周身骨痛?”我点点头。“是不是头很沉很重还有发热?”我又点点头。“是不是喉咙发干还有些许喉咙痛?”我再次表示他说对了。“那就是了,你感冒啦。一定是昨天去郊外不小心淋雨着凉。”mummy也叫我早点休息就会自动好的。

没想到大人们对于判断疾病蛮有经验的,第二天我起身后发现没有了腰酸背痛,发烧也已消退。之前我想了那么多怎样也想不出感冒这个疾病词,还想歪了联想到有可能是骨痛热症,根本就是杞人忧天,庸人自扰嘛。

花车游行

晚上跟随红新月会去salak south的卫塞节花车游行站岗。说是为了站岗,实际上我很清楚,这些户外活动很少有人发生意外,我怀着更大的心去那儿凑凑热闹。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什么花车游行,至少记忆中从来没有。

我想象中的花车,如字面意思一样,是一辆用千朵百朵的真花布置的车子。可是来到现场我看到的,原来只是把佛像等的有关主题放在罗里,用很多灯泡照耀的花车。对了,我想象中的花车也应该是看不见车子前座和司机,但也和现实的恰恰相反。虽然如此,有些花车也装饰得很美,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一辆,载着大大的睡佛,周围放满五颜六色的菊花吧,我不知道叫什么花,很亮很大。

一共有十辆花车,我们十几个红新月会队员分成五 批,分别跟着前中后的花车。刚好我分到与淑莲雯娟同组,戴展豪是队长。我们跟着的花车后面接着是一辆舞狮队,整个游行过程他们热闹的鼓声和生动调皮的舞狮增加不少气氛。我一只手拖着淑莲的手(担心人多时走失彼此),另一只手握着插了吸管的矿泉杯,如果不是身上穿着红新月会的衣服,怎么看我都象一个参与游行的民众,为这些从未经历过的热闹节庆感到新鲜有趣。

走完全程大概用了一个多小时,可是我却不觉得累,也没有怎样流汗,微风徐徐的天气和走马看花的愉快心情早就遮掩身体上的累。

baking time

原本今天妈妈约定和我一起做蛋糕,可是她临时需要过去舅舅那里。妈妈问我,要不要等她回来才做?但不知她几点才回来,于是我决定,要试试单独一个人做蛋糕。

一早选好要做的蛋糕,是很久以前有做过一次的cheese marble brownies。有三层,中间是cheese mixture,上下被chocolate layer包围着。那次只是随便想做食谱内其中一种蛋糕,挑中了这个,没想到做出来会如此好吃,让我一直念念不忘。

那次我只是当个助手,这次要全权负责,希望不会手忙脚乱。还好,用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有惊无险的交出了一个香味俱全的成品,除了低层有点烤焦了,还有就是卖相不是很好看。刚巧家里来了几个姑婆姑妈,之前很担心做不好让他们笑话了,可是没想到这些长辈挺接受chocolate和cheese口味的,大家都赞好。

做蛋糕的时候哥哥不断怀疑为什么我突然心血来潮想做,还是一个人在做,“你做给谁的?”,“我们,这么好?”,他的质疑让我觉得怪怪的,在一个悠闲的下午做一个蛋糕想要让自己和家人享受,就是这么简单啊。事实上今天我达到了享受这个目的,做完蛋糕后,我一边细尝蛋糕的美味,一边慵懒的半躺在沙发阅读晓慧借我的《pride and prejudice》。没有工作的日子,真写意啊。

淑莲的bbq party

今晚Evelyn家有个烧烤会,邀请我们一班朋友和其他亲朋戚友。通知我们的方式很可爱,是通过邮寄邀请卡一个个寄来我们的家,收到的时候我实在很惊喜,太可爱了。

其实这两个星期我的心情可以说是很不平衡,有好几次我以为可以出来玩的时候,到最后却都被逼取消。像之前一早就决定要去的彩君生日会,因为突然传来的朋友噩耗让我们不好意思红白相撞;星期日去红新月会,没我想象中活动之后大家能够小聚一下谈谈天的情景,大家都不知赶什么迫不及待想回家;Kum hing的生日呢,我一直期待着有个活动,唱K溜冰也好,但是时机不对吧,刚巧碰到大家想低调庆祝的时候;还有就是在李亿达家的烧烤会,原本答应了,无奈为了公司临时决定的OT而没法出席。

这些情况一次又一次,像玩弄着我的糖果,送到我嘴边却又拿走,让我一次又一次为此空欢喜一场。终于在这次,Evelyn的烧烤会让我的期待没有落空。

整个party我过得很愉快,事实上我在一到达就开始感觉到置身party的兴奋感,不知道谁说这是因为我看到太多美食的原故,我想了想觉得也是吧,从在车上感觉到意米做的cheese cake香味,到踏入Evelyn家门前摆了满桌的串烧鸡翅,到最后来到厨房看见紫绮雯娟他们切着寿司的情形,每一处都是我喜爱的东西。哈哈,不是啦,我的原意是,从我在车上见到雯娟意米,到达后见到F6们然后看着洁雯美凤晓慧她们并肩走过来我这里,之后在厨房见到紫绮她们,每一个都是我喜爱的朋友们,见到他们我太高兴了。

烧烤着的时候也是感染幸福感的时候,我又一次从阿哥那里得到一只烧熟了的鸡翅膀,他还帮我烧我原本烧着的两只鸡翅膀。虽然洁雯她们与他势不两立,我还是觉得阿哥真好!哈哈。美凤也很好的,为我们烧了很多很多串烧,我只接触火炉一阵子已感觉酷热难忍了,可想而知她烧那么久抵挡的热气。喝红豆水的时候也很好玩,我们四个人却只有三个汤匙,于是我们互喂对方,结果洁雯的评语是,我是最不会喂人的那位,喂到她差点接不住。过后Kum hing还有雯娟他们也很热心的给了我们一些串烧,这就是天堂。(天堂与地狱的分别:拿着长汤匙互喂对方得到的饱腹感对比自私的饥饿。)

还有一个不断惹我发笑的话,就是那个意米师兄一直提起的那三句话:看不见未来,很悲哀,永远都不知道。这是一则我们在公司发生的笑话。天知道意米和晓慧当场听到我说这几句话时笑得有多厉害,很可惜我们在重述时无法代出那种爆笑感,洁雯她们听来有很多问号。如果有时间,我也许会试着整理整个故事,真的很值得记录起来。

好啦,下一次轮到洁雯生日,不知道那时的时机是,我们都想大搞还是低调带过呢,我深深觉得这真的很依靠天时地利人和。

沉重的消息

毫无预警的,收到一位同学逝世的消息。是我在中六的同学,以前只知道他因意外伤到盘骨相关的部分,而导致他无法好好行走,却不知道会对他的生命带来威胁。赶去那位同学家的时候,因为是个印度人,我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和他的爸爸见面,除了握手,我实在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突然想起那天看的韩剧《你来自哪颗星》,剧中福实对胜希说的话,大致上是说,逝去的人(胜希的女友)大概是个好人吧,所以去了一个属于她的地方。所以,请忍一忍吧,再等多五十年,你们就能在天国相遇。

这样子想的话,或多或少能让心情好过一点。

第五分队招新生

星期日,我们红新月会第五分队有招生活动。犹记得我去的那年,也就是前年有很多新生,感觉很热闹,使我在学习和活动中获得很多乐趣。可是自去年来,很多资深委员因为工作忙碌或其他原因而不常去,像我们这些会员也渐渐少去,新生们也很少,于是感觉冷冷清清的,像恶性循环,人少了气氛冷了,我们就越懒惰坚持出席。

只是我在今年年头的一次聚会中,刚巧听了队长和国财的新年展望,听出他们对第五分队的热爱和坚持。的确,整个吉隆坡区的红新月会分队,如果没听错的话,只有我们这队是用华语媒介语来交流的。这其实是很难得的。所以对于这次的招收新生,我很愿意出点力帮忙,希望能够让我们第五分队恢复以前的热闹与活跃。

要帮的忙只是为各位新生做一次case study的示范,既是假装有人受伤,然后一队救伤员来到演习如何为伤者包扎和搬上抬床。以前加入第五分队后一个月会有至少一次像这种的case study,很好玩的,如果认真点,像今天这样,那些伤者会先被化装,用那些面粉团和血色的液体化成很真的伤口。然后演伤者的就能趁机展现演技,尽量装得很痛苦,演救伤员的也很有挑战性,因为事先是没透露伤者是那里受伤,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判断该为伤者怎样包扎。

今天很开心看到很多朋友肯来参加,以前偶尔会劝他们加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常常不了了之。其实在我们毕业后大家减少相聚后,我有个私心,希望借红新月会为基地,让我们还能常常互动。如果我们继续活跃的话,我相信第五分队很有能力为我们提供很多很有趣的活动,即能丰富自己的见识和知识,又能帮助他人,而且我们也可以常常见面,多好啊。

烦恼

中午约了晓慧去一趟ucsi open day。想去那里多点了解关于药剂和food science的课程。

那里的负责人很愿意讲解他们的课程设备和费用,甚至带我们到处参观。而且不懂是不是因为听出我们不太会讲英语,接触我们的人都主动跟我们用华语交谈。一番了解后,我发现如果我要在那里读food science,钱不是问题,交通也不会成问题,只是问题是,我真要在那里读吗?

原本想问关于药剂,可是借loan之后我自己还要找多rm24000多交杂费,还没加书本文具之类的自备用具。这是很大的问题,难道真的为了实现这个梦想,而让自己可能在未来十年内陷入金钱的困境?况且,我这个梦想的来源,很有可能来自世俗的审观。既然自身的水准没能力竞争政府大学,我该放弃这个念头是不是?

关于升学我最大的问题是,不了解自己到底喜欢哪类的工作。像数学我自认对它有兴趣,也相信自己有能力应付statistic这个course,只是我会喜欢吗?会不会到有一天我突然对那些统计图感到厌烦,那时我该怎么办?然后food science呢,因为牵涉营养学,所以我会有兴趣研究的。可是家人的反应是,这是又闷又不吃香的工作。当然家人始终不了解适合我的是什么,但是问题是,我也搞不懂什么是适合自己的。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要读food science,那么读政府的好还是私人的呢?ucsi提供每年一次的工业实习,而且课程浓缩成三年(大概是因为政府大学有很多长假)。还有环境因素,感觉上私人大学比较能够置身于英语环境,逼使自己学好英文沟通。这对于日后工作很有帮助。

我实在想不到该向谁倾诉解开烦恼,肯定不用问家人,他们什么都不懂。朋友们呢,大家都一样处于这个十字路口,最多能分享而已。找caunsellor,他们一定跟我说:选你所爱,爱你所选。是我还没参透个中意思还是他们说得太简单?问题是,什么是自己所爱的,好像有很多?要在那里读那个科系?政府还是私人?

其实说穿了这些都要自己衡量决定。哥哥姐姐说我庸人自扰,升学问题哪需这么烦。可是我想我和他们最大的分别是,他们打从中四就有个很简单的目标,因为他们读的已经是关于那个行业(会计和IT),不需要想其他。我这个的出路很广,因为失去了最想要的,所以要从众多选择中再挑选自己要的,很难下决定。

唉,三心两意,心大心小,心大心小...

充实的一天

今早和晓慧又创下了一个疯狂纪录。本来因为没有交通而差点要取消的游泳计划,却在我们的坚持下想办法实现。于是我们决定徒步+搭巴士去3k体育馆。首先呢,我由我叔叔载我到晓慧家,然后由晓慧妈妈载我们去到ktm体育对面的巴士站。为什么他们不直接载我们去3k呢?他们都是要去工作了,不顺路。然后搭417号巴士去到沙登街场,在那里转换17号巴士去3k。从我九点半开始出发,我们到达3k再换了衣服开始游泳时,已经是10点50分了。

经过一番的辛劳终于能够游泳,这次我们自然好好珍惜享受。有过了几次的游泳经验,我们这次有少些进步了,即是可以用蛙式坚持来回游泳池。只是3k的游泳池始终不比bukit jalil的好,没有什么浮力,不知道跟水的深浅有没有关系。还有就是,室外的水质很容易受污染,感觉到这次的水有点酸酸的,再想下去就有点恶心了。其实如果不是bukit jalil要在11点才开门,我们不会想来这里的。

游泳后回家的状况更加...至少我觉得更加疯狂,我们从体育馆开始走,走到mobile油站,走到south city,再穿过花园去ktm那里的天桥,最后去到the mines。其实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开始感觉辛苦,因为穿着拖鞋,夹着脚趾头和脚中趾的带不停地摩擦脚趾,形成一个水泡一直隐隐作痛。到达the mines 时刚好daddy放工来接,那时已经是中午1点左右了。如果我是希望借这次游泳瘦身减肥,相信完全可以消耗很多脂肪。无论如何,在这里我很高兴的大声宣布,这次的“坚持游泳运动”实现成功。

下午休息了一阵子,晚上要去晓慧家举行的生日烧烤会,相约了f6sms还有我们几个。大概是我先开始兴起要办的,只是想有个活动让大家聚聚。刚开始时大家还没有热起来,我们女生在楼上为晓慧选衣服打扮,他们男生则在楼下准备salad和起炭火。之后开始烧烤大家慢慢聚在一起。晓慧爸爸很细心的播放一些炒热气氛的英文歌,很有置身在party的感觉,怎么说呢,如果没有背景音乐,大伙儿一起讲话时会觉得太吵,没人讲话时冷冷清清气氛不好。

原本想为自己预留三只鸡翅,三块pizza加其他hotdog之类很多食物,谁知当我吃下一只鸡翅再加一些hotdog我已经很饱了,所以之后我只是喝饮料算了。这次的鸡翅是我家负责腌制,刚好给我找回上次peng soon留下的腌制配方,据说是他那当厨师的爸爸写给我们的,用那个配方腌制的鸡很好吃呢,很入味。下次再有烧烤会,我会考虑再用。

其实整晚我全程没接近过烤炉,很高兴也很惊奇我“阿哥”很愿意烧了个鸡翅给我,还有棉花糖。之后美凤烧hotdog,也分来了一份。 吃饱之后拿着饮料一直找人谈天,只是洁雯美凤晓慧她们已经有很多话题可以谈了。后来有一段时间的谈天也很享受,那时我们谈下谈下讲到二校的校歌,原本是我们四个和保汝的讨论,之后越加越多人,每个经过的人都被我们问一次背到校歌的歌词吗,谁知道原来没有人真正记得,大家都纳闷唱了六年的校歌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们继续自在的互动聊天直到晚上11点多,聚会就散了。相信主角晓慧对这次的聚会很满意吧,因为无论是蛋糕还是礼物都有surprise的因素。哈哈。我也很满意,整晚玩得尽兴又愉快,希望我们下一次聚会也能如此。

工作

昨天又开始工作了。在这之前,等了很久子民的来电叫我们回去工作。那时还没过新年,他答应过年后让我们继续回去工作。可是新年过去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几乎又一月,他到前天才终于找我们回去。

不过还好的,这段没工作的日子正好可以让我好好上网收集升学情报。浏览了很多论坛及事业介绍的网站,很有相逢恨晚的感觉啊,如果我早点知道那些网站那些资料,会不会对成绩学业更上心些?

说会工作吧,这次回去,给我感觉像真正的工作。怎么说呢,上次的工作觉得像帮忙叔父之类的长辈做些琐碎的事情,他给点任务,我们躲在一旁静静完成。这次呢,因为我们的部门多了一个同事,嗯,像个姐姐,指导我们做事,也可以很轻松的和她谈天。本来就是么,工作没有认识一些新朋友,好像没有不算曾经有过工作的经验。

这两天

这个周末过得很不错。昨天去putrajaya帮忙红新月会为土崩灾民准备食物救济,即是去那里帮忙煮饭。据说有近千个灾民,现在被安排在另一边的新楼暂住。始终煤气厨具不齐全,所以这两个星期都是红新月会负责三餐救济。

我去那里一来是想见识一下怎样煮千人餐,二来呢,在家无所事事想顺便出外玩玩。见识方面么,唯一的收获是让我体会到为鸡块去皮的劳苦。是这样的,那天要煮的鸡必须先去皮去脂肪,还有如果有红红的内脏也要挖出来。我就是做那些工作。做到后来鸡腥味越来越浓,我那浸在水里的手也又皱又不舒服,都不好玩的。而且,为了做完那个任务,都没有机会看看他们是怎样煮饭怎样煮鸡的。

不过说到玩,去那里也很好玩,因为刚好淑莲雯娟晓慧都去,我们在工作之后去那里的小公园玩玩,玩那里的跷跷板,荡千秋,还有滑梯。哈哈,很久没玩了。很难得的是我们四个都不会避忌年纪不适合了而不敢玩,反而很尽情的玩笑得很大声。玩那个跷跷板最开心,因为很久很久没有玩过那种起伏程度大到可以震到整个身体离开位子,好像骑快马,很刺激。算是我们辛苦帮忙之后的快乐代价。

今天呢,很疯狂也很前所未有的,我们四叶草千里迢迢到seremban千里会友,去见见近期内不会回来的mahfuza,因为她就要考试了。感觉我们像是去了一个一日游,芙蓉一日游。哈哈。去到她的宿舍参观,不错哦环境清幽风景优美。也到她的房间看到一些让我觉得很好笑的东西,有个张贴写着大大个的“叻曲”,看清楚点才知道原本要写的是“加油”。有个问题我忘了问,为什么她的房间没有我们五个人的合照?

之后我们还有kauthar一起去seremban2看电影,mr.bean's holiday,有达到期待中的效果,很好笑,mr.bean像受上帝兼顾的幸运凡人,做任何荒谬的事都不会被责难受伤。其实除了mahfuza,我们四个也很少有机会见面谈天,所以今天总算有好好利用相处的机会,不时换换身边并行的朋友,换换说话对象,不断聊天说话。

回家后很累,可是觉得很开心满足。

申请奖学金

心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一旦对某事起劲起来,一下子就能把事情完成。

成绩放榜后,想申请奖学金已久了,尽管有很多竞争者,但试一试何妨呢。于是一早就找来The Star Education Fund的申请表格。可是看着多达六页的表格,很懒惰申请啊。很多部分都是要仔细想仔细整理出来,例如要列出课外活动纪录,又要想个堂皇的申请理由。

于是这几天我都没用心把它填好,干脆搁在一旁算了。

终于到了星期一晚上,连日来的无所事事看戏玩电脑让我过得很无聊,总觉得要干点正经事才对得起自己,就这样突然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在这两天弄好申请的事情。定下心后做得很快,我在一个晚上整理好了要复印的文凭,为课外活动记录起了稿,然后很快的打出一页长的课外活动纪录。

然后昨天去学校给校长签名承认复印文凭,去买个快递赶在下午三点之前寄过去。还好,一切都弄妥了。是和晓慧黄奕铭一起去,感觉像上次的沙登一日游,去了邮政局,然后是学校,然后去找洁雯他们吃午饭,然后回学校。

啊,还有去一个我从来没去过的地方,警察局。乍听会不会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才去哪里?其实我一直以为去警察局肯定没好事,却在昨天改变了看法。原来警察局还有个用武之地,就是如果赶着要高官签名复印文凭,可以去找他们,很快就会签好。因为这样我才赶得及在下午三点之前寄了那个The Star奖学金申请表格。

除了The Star的,我们还有申请南洋商报奖学金,这个比较容易申请,不用填太多东西。总之,就在一天之内完成了这些东西了啦。很好很好。

科系,可惜

一早起身只为了跟火柴人去inti college去听关于精算学的讲座。好想睡觉,因为连日来的咳嗽在昨晚好像变得严重了,害我整晚睡不好。

不过山长水远走去听这个讲座也不错的。主讲人是国家银行的精算师,给了我很多比较实际的资料,例如精算师是做什么的。之前还没拿成绩就听哥哥提过这个行业,高尚行业的前四名的。人工高福利好,社会形象又好,让我有点蠢蠢欲动想拿这科。只是听完整个讲座后,我突然觉得这好像不是很适合我,可能是不喜欢理会关于经济金融的讯息,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想做到那么高职。

总之多亏这个讲座让我认清自己。感觉统计师的工作和精算师有点相同,原本也像拿统计系,可是现在却有点保留,虽然统计师的出路也不错。兴趣和前景比起来,原来还是兴趣比较重要。

唉,一天没到大学申请截止日期,我还是会为这些科系问题烦恼。才发现中六所谓的难在于,你要么不考,要考必须拿满分,否则就像现在的我,多年来的梦想统统无法达成,只能拼命寻找有哪些科系替代品。

* * * * * * * * *   
对了,今晚因为乐正让我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呢。从他那儿第一次认识了hungrarian rhapsody no.2这首古典音乐,是出自叫作lizst音乐家的手笔。枉我那么喜欢古典音乐,却一点也不认识他和那首歌。啊,让我真正感到愉快的是观赏了他介绍的两个卡通片,tiny toon adventures 和tom and jerry,背景音乐就是这首古典音乐。很可爱的卡通片,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kKJ-uQ4UU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boGImPiEnc&mode=related&search=

申请大学了

从拿成绩后感觉忙了好多天。直到今天才有空,或者说,直到现在才有闲情记录几天来的点点滴滴。

成绩放榜的那天,我一早就到学校了。那时见到久违的朋友们感觉很开心,跟之前在家闷闷无聊的心情形成很大的对比。对于即将拿成绩的事实反而没那么在意,很享受大家坐在一起谈天说地的自在感。这是隔了多久之后才能拥有的相聚时刻啊!

去礼堂拿成绩的过程有些梦幻,现在回忆起来我已混肴了整个过程,不知道其他对我有期待的人怎样想,反正我已经很满足甚至对自己的成绩感到惊喜。最高兴的是数学这科得到的成绩,很有对得起自己的感觉,有个想法是,挽回了当初在Australian Mathematic Competition对自己数学程度的失望和失落。

还有那天很高兴的是受到很多朋友的关心,像国玮啊,子康啊,倩仪,婉菁还有小玲。太高兴他们的记得,很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于是那天,感觉好像过得很快,因为整天都是在这些愉快和惊喜的心情下度过的。

之后几天都在选科系,想自己的未来。烦恼和犹豫了几天,终于在今天下午填好申请表格。对照我选择的科系,可能跟我以前走的路有点不同。对于以后可能不会再去碰的科目有些不舍,但我想了很久,如果自己真有兴趣的,以后随兴的拿来阅读已经很足够了。

放榜前夕

明天是STPM放榜的大日子啦。很多天之前已有许多人不断问我紧张吗担心吗害怕吗,我觉得我原先是没什么把这个日子放在心上,可是一直受到感染让我对它的来临越来越在意担心。更绝的是我那班天真的家人对我的无形压力。放榜前的星期六我和爷爷婆婆去喝茶,从那时候发现婆婆的脑海里很有梦想,她从亲戚的女儿读什么科系谈到我将来去那里大学到考取博士学位然后拥有高薪厚职,哗...我也想那样,偶尔发下梦是不错的。可是看她的样子,好像在我的面前,很理所当然的铺了那些康庄大道。

几天前吃饭时轮到我哥哥发梦了,他吃吃下饭突然叫我给钱他买好香槟等我拿成绩后庆祝。那时我立刻联想到拿成绩后踏入门口他们站在屋内等着我开香槟,而我的成绩单是CCCC。看吧,原本我都没多想拿成绩的情形,可是他一说后我当场为此冒了一阵冷汗。哗,STPM有那么容易考就好了。

还好家里还有专泼我冷水的姐姐存在,她就在其他人帮我编织梦想是不断的泼冷水。当哥哥提及买香槟,姐姐反驳说家里有sparking juice啊,喝那个够了,等下我拿科科fail了还要开香槟?哈哈,虽然不忿她说得我太一文不值,可是我实在没有信心反驳说我肯定不会那样。

今天下午为了安抚自己的忐忑不安,我重看了一遍所有考卷。一边看一边回想当时作答时的心境,发现竟没有一份是自己完全有把握拿A,甚至B也不敢说。晚上时用我一贯放松情绪的消遣方法--看电视剧。这方法对我很有效,在我投入剧情的时候,我已渐渐消退担忧的感觉。然后看到很累后,一觉到天明,很好睡。本该这样啊,该努力的时刻已经过去,现在只能等着知道结果,心情再折腾反复又能怎样?

心情很好

心血来潮看回自己以前写的blog日子。发现自己的文章有很多都很有趣的,哈哈,而且很多原来我已经忘了。现在重看,像是重新经历那时的事件,感觉好愉快哦。
看了一阵子后,跟爷爷婆婆去逛逛街顺便喝下午茶。说真的,我以前很少这样陪伴他们。是在oldtown white coffee那儿享受下午茶。已经是第二次了。在那儿感觉不错,我们只叫了几杯白咖啡和一些面包慢慢品尝,就让我有了一个很美好的下午,嗯,是一种温馨的幸福感。我想,爷爷婆婆他们也是一样吧。
晚上吃晚饭后我又跟daddy mummy出街去shopping啦。这原本是我们每个拜六的习惯。可是最近却好忙已很久没这样做了。今晚却终于可以慢慢享受这种家庭活动啦。原本新年后都没什么需要买的,的确我们去到supermarket那个部门没买什么东西。可是没想到我们会在服装部大有收获,没想到很多产品牌子都有高达70巴仙的折扣。哈哈,我又买了一件衣服了,然后daddy mummy也买了一些东西。总之我们都收获满满的。
回家后上网看看,也做了一件很久没做的事啦,和洁雯晓慧还有薏米在msn畅谈。好久没试过了。回想以前,几乎每个拜六晚上都聚集很多人一起谈天到深夜。好怀念哦。
回望今天过得不错嘛。嗯,可以笑着进梦乡了。希望每天都能像今天过得如此愉快啦。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