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小爱情

最近疯狂迷上所谓疗愈系的电视连续剧,还有歌。

听过了梁静茹一些新的旧的歌曲,她的歌曲在夜晚听来,既疗愈又陶醉。她的歌声真舒服,可以天真,执着,盲目相信,也可以淡然看透。

我终究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是足够了,还是不一样的呢?而我能给的,又是什么呢? 我该天真,执着,盲目相信,或淡然看透呢?

答案其实在日常生活里,在心里。每一次都该是这样。


作詞:王藍茵

作曲:王藍茵
編曲:于京延 

十歲的我喜歡偷偷地
穿著大人高跟鞋拖地 想做少女
十七歲是瘋狂的年齡
實現了一個人的旅行 想要奇遇
Du du du du du du~ 

二十一歲步入成人禮
愛是當時最好的知己 也是天敵
當我經過時間的洗禮
心是唯一不銹的東西 繼續相信 

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美麗的小愛情
不管怎樣受過傷也有敲不碎的堅定
每個人都希望被對的人收留在心裡
愛是豐收的租金
誰能讓我搬進去 

三十以後是新的一集
擦破的日記有幾個你 幾個自己
當我見證許多的婚禮
愛是唯一珍貴的東西 完整生命 

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美麗的小愛情
不管怎樣受過傷也有敲不碎的堅定
每個人都希望被對的人收留在心裡
什麼年紀沒關係
我有我的小愛情
繼續相信 

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美麗的小愛情
不管怎樣受過傷也有敲不碎的堅定
每個人都希望被對的人收留在心裡
什麼年紀沒關係
我有我的小愛情 

每個人都希望被對的人收留在心裡
什麼年紀沒關係
我有我的小愛情

新年

除夕当天开启了过年心情,还能最后冲刺买新衣,添年货。

今年新年遵守“年初一要吃好穿好”的“习俗”,因为坚信这一天很重要。今年的新年最特别的是吃了很多好吃的食物。哈哈。有叔叔请吃的豪华宴、家里一大堆零食年饼、志平他们特地做来地道的饺子,都是我的最爱。

我今年新年之前的遭遇和4年前被烫伤几乎相似,我的手脚因为皮肤敏感,留下很难看的颜色。年初一拜年时,亲戚说,“你瘦了哦(是重点!),可是黑了(咋看手脚像晒黑了)。”。

年初二,亲戚们来我们家拜年和吃鱼生。我也邀请了志平和Yida两家人过来聚聚。谈天时被“射了两次”,哈哈。第一次,我刚开始时,不太抓得住他们快速的中国口音,三番四次要志平重新再说一遍给我听,志平说:“你的华语退步了。”,我们立刻联想到上次的“耻辱”,我虽然很久没见他们,可是这么久以来跟其他朋友是说华语的啊。为什么?

过后,我说了一句“卧虎藏龙”,志平立刻说:“原来你还会成语的啊。”。什么?我假假也是号称个中文博客,虽然没有说出来。

年初三特地全家人去云顶,纯粹享受一下天然的冷空气,兜一个大运。

年初四和中学gang聚会,很好笑的谈天和玩“中tiang”和21点。刚开始时,SH说两个“为什么会死”的故事,要我们猜为什么死。例如,“一位老爷爷去餐馆点了一道海鸥汤,喝完之后去自杀了,为什么?”之类的。过后HL依然画葫芦,说“一个男生和两个女生玩牌,过后男生杀死她们,为什么?”,“因为她们不美!”。哈哈,我笑到很开心!

这个gathering也很有口福,有酒、donut和饼干、薯片、作为晚餐的炒饭和家煮蔬菜锅,很满足。

要回到现实了,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有因必有果,有始有终,该来的总会来。

玩牌

和board games gang聚会。真是惊喜的晚上,哈哈。

我第一次玩《三国杀》,这个游戏要一些人当奸细,一些人当忠臣,一个人是主公。每个人拥有不同的“特技”,被杀死之前只能猜彼此的角色。这种游戏对我来说真是一大挑战啊,忠奸不分,我玩过类似的“医生和杀手”游戏,也是一塌糊涂。

谁知道那个洁雯演技那么好,竟然怂恿了大家把我错当奸细杀死我。在这之前,我还愣愣的问了她不止三次,“你是和我同一阵线的吗?”,过后我真是后悔极了,谁那么笨会承认“你对啦,我不是跟你同一阵线的。”。啊,气死我。

可是这样的游戏真好玩。在摸索到如何成为大赢家的窍门之前,还会觉得乐趣连连吧。真期待下次的聚会。哈哈。

聚会和理发

和大学的'同行'有个新春餐聚。原本我没要去,经 Sarega劝说一下就改变主意了。其实我还是有心参与吧,因为[和新朋友聊天]对我来言,目前为止还是很愉悦的。

我们一共有三桌,跟我同座的大部分都是不曾见过的。坐在我隔壁的是一个 research officer,短短一席饭,我已经很喜欢她了,呵呵,有能被欣赏的性格和气质,爽朗又细心,可以直觉上相信能很好的相处,有缘的话。

大家谈共同的话题,关于做实验的突发状况之类的,两个小时很快过。我在谈天中觉得,世界还是那么大啊,各种各样的人正在过着各种各样的生活。每当察觉这一点,就有某种欣喜。

过后决定去把头发打理好过年。虽然上次刚被陌生的理发师剪了一个'惊讶至极'的短发,可是其实,除了刚开始的那个星期,我倒是很快就接受上次的新短发,能有种武装坚强的感觉,那时正好需要,呵呵,反正试过了就好。

这次纯粹从钱考量,决定进入一间新的理发店。为我理发的是一位'年轻小伙子',因为看上去比我小嘛。他很细腻的一部分接一部分的为我修剪,原来他就是前次的理发师!这时候再遇见,真幸运,我太想剪回之前的发型了。


这样的二月初

陆陆续续和久违的labmate们联络上了。星期四和Sarega还有志平在图书馆见面,她们正在写博士论文的时期,我们交换了一些资讯。星期五,参与了他们最近活跃的journal club meeting,我真喜欢这种交流的时刻,很学术性的,讨论最近的资讯。

每天也有晓慧的陪伴,和她分享想法。对于未来和期望我们总有些想法,说出来后经过整理,就能大概看清重要的。对于什么即将来临的都不会害怕了,因为该来的总会来,来了就能跨越,而且我们都经历过那种,嗯,担心太多可是结果却那么轻易过去的状况,想起来总是觉得好笑又须时时警惕。

最近皮肤敏感,大概是前个星期用了不对的lotion所致。双手和双脚都很痒,红疹也慢慢蔓延到身体部分,尤其晚上睡觉时,更是痒得睡不好。第一次看医生之前用了不对的药膏,错过了黄金恢复的时期。第二次看医生才是上个星期五,医生开重了药,是一个吃了会导致爱睡的药,让我整个周末都在嗜睡中,早上、下午、晚上,病情减轻不少了,但是时间也都去哪儿了。

而我在想,是不是该过滤这些听了没有很好的消息呢?一味只是说这些那些不好的事,是不是多无趣?

看来又多虑了,嗜睡的时候就想,什么都别想,先平平安安的度过这几个星期吧。时间还很长,而心想什么的时候还是会适当的表达出来。当然想起那些渐渐让我刮目相看有素质的生活,也会觉得惊喜。将心比心,我也正活得好好的呢。而我知道这是最重要的。

爸爸的生日

说来,今年的今日是爸爸六十岁的生日了。想来想去不知道要买什么礼物,结果还是没买,只是一家人出去吃一餐。

来到Basil Pasta House,介绍他们各种fusion的pasta,有印度风味的咖喱猪排意大利面、中式的咸蛋奶油意大利面、海鲜番茄意大利面、柠檬三文鱼意大利面,没想到他们觉得都不错,其实这也是因为是我提议的,当然什么都会说好的,呵呵。

家里就数爸爸对于扭计的小孩最有耐心了。叔叔的儿子Hin是我们家出名的扭计大王,可是爸爸还是能够慈爱的看着他逗着他,每天都这样。我就没有那个耐心了。妈妈那天也对我说,她也没有那个耐心。她说我小时候也像Hin,无时无刻的“哀叫”讨抱,所以,还好有爸爸可以应酬我。

我想象着就觉得好笑。还好生命里有他们,是用爱,包容这样的我。这样的灌溉虽然无形,却可日见,比什么都珍贵。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