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掂上今日子的备忘录》观后感

世界上最累的不是走着的路没有终点,而是一颗摇摆不定的想法。

失望了相信,相信后失望。反反复复的想法。

这两天,看了日剧《掂上今日子的备忘录》。女主角是个只存有一天记忆的侦探,每一集都有一个案件。睡醒后的第二天,什么都重新推断,新的一天重新开始。

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她会看见提醒自己是侦探的记号。果然为了生活的住行食,成为侦探是最方便的职业。作为一日的侦探,她不需太仰赖记忆,她的武器是直觉和自己。

于是她对每个见到的人都如初见。相信过的人、合作过的人、谈得愉快的人,都是陌生的。只能在一天的相处里,大概推断,为什么自己曾经愿意推心置腹,靠近对方。

只有一天记忆的今日子,是一个聪明的人。她从蛛丝马迹中,可以迅速判断对人的各种想法。这样的她不会活得很累,只会有点麻烦。

活得累的人,只有推理逻辑很差的笨蛋。记忆没有消失,却重复又重复的,为了还热腾腾的经历,推翻以前的种种感受和结论。

然后又重新经历感受。这时,你会恨牙牙的骂自己,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你的可恶是健忘。



还有两集才看完。日剧的好处是短,还有每集一定会故弄玄虚的,搞得很有人生意义。《掂上今日子的备忘录》,很有意思的日剧。

老地方

被音乐包围的感觉真好。

因为一个随便听听,整个人都陷进去了蔡旻佑的歌声里。随便一首歌,都可以作为背景音乐,在夜晚,做自己的事。

上个星期三,终于引来了我顾盼多久的终极考试viva。这最后的一步,走了7个月才到达。这是什么状况呢?回想种种,实在好笑。是啊,除了好笑,我实在懒得赋予其他情绪,心境早已要前进了,这点里程碑,本来就理所当然的跨过了的。

考试之后,算是很顺利地,终于名正言顺的和Chee Yow庆祝生日、和晓慧庆祝能毕业。我们的快乐庆祝名目不一样,可是还是好高兴。那天和晓慧再次回到学校的图书馆,那曾是我和她一起奋斗互相勉励了几个月的老地方,是去年二三月的事了。过后她没再去过,如今我们都换了状态,重游旧地,真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轻快啊。

今天和刚回国的Dr Tam谈话,她言谈中为我由衷的道喜,让我又再燃起高兴的心情。从前那无数的时刻盼着的就是这样的心境和状态了。

听歌也充满感觉了。我真相信了,人会因心境拥有不同程度的感官感受。人在某个时刻会突然厌食,正如也会有些人在某些时刻,不自觉地失去了感受。大概那是为了避免负面情绪的涌现,而封闭了所有的心情,发生什么都可以无所谓。

现在给我听什么歌都可以欣赏美好,即使悲哀的歌,也是舒服的。

想说蔡旻佑的《假男友》有个“钩”人心弦的片段,
“有聊无聊都聊   有事没事都打扰~”。
《The love I know》的主歌很好听。
《好不好》还很吸引。
《17号 但是梦只会更远》的歌词莫名其妙,但是声音好听,和娃娃的合唱部分觉得刚刚好,十分合配。

词曲都吸引着我的是《老地方》。虽然很多风格的歌曲都十分好听,听的当下很喜欢,可是我的心还是狭义地只是喜欢重复播放能够触动心弦的歌。抒情歌,抒发情绪,触动的是我控制不了的心弦之音。

这些歌的危险之处可能在于,过了一些时期,就不那么触动心弦了。


作詞:周煒傑
作曲:蔡旻佑

我用雙手 舀起了半匙月光
塗在陪妳回家 經過的池塘

水波揚著月光晃 有點迷惘
我們坐在板凳上 一起等待隔日天亮

跟著晚風 又走到那個老地方
我的單車還是習慣 倚在妳家的牆
我如往常的抬頭望 不管雲層裡有沒有月光

多麼不想 吵醒熟睡的小巷
路燈也聽妳講 未來會怎樣

這夜晚有一些涼 一些盼望
如此不安的徬徨 會不會也在你心上

这么喜欢,大概是这首歌有个可以呐喊的部分吧,又有诗意,钢琴演奏正是我的喜爱,实在过瘾。

周末的聚会

周末的时候,雪妮特意过来和我们聚会。原本想要搞一个大班朋友的新年前聚会,但最后却没几个人有空腾出时间,姑不论是不是太迟才讨论日期,大家都各有各忙,要互相凑合始终难度很高。

我现在反而没多大期望于大班聚会,我亲近谁爱黏谁的,有心的话就会无论如何制造机会刻意黏在一起,只要在黏过去时让我知道,对方也是有心的,那就好了,像不辜负一厢情愿的满心热诚。能个别见面也能很开心的,就能满足。

说什么一厢情愿满心热诚的好像很委屈,大多数的时候,还是他人主动联系我,找我。我有时看看自己,也觉得自己实在可恶。基于这几个月来的自身状况,联系别人出来见面需要的不只是要讲心,还要讲金啊,还是期待重质不重量的聚会好了。

这次的聚会由于人少,大家很随心,其实,这样也更方便无边无际的聊天。大家虽说有在互联网保持联络,其实很多近况都不知道,尤其是我。我大概问了N次玉意现在在做什么工吧,然后现在我还是忘了她的公司名字,哈哈;秀菁的公司是什么,我也不知道;雪妮做的是什么实验题目,这次我才再次记下来。

我想起上次和美凤闲聊时谈到骑脚车,她满脸委屈地说她不会骑啊,我才记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到底是紫绮不爱吃cheese还是彭志耀不爱意大利面,洁雯去台湾做什么实验题目,美凤住的地方叫Raya还是威胜以前的屋子是Jaya,哎,其实难怪谈天时我有那么多问题,因为我都记不牢的,请再说给我听。

其实善忘也是一个很好的优点啊。少记别人说过的话,那我也不需要担心在某个时刻突然回想,还是微微刺痛的话,虽然说的时候大概只不过是顺应当时情形突然冒出口的无心吧。

好吧,其实我还是很期待能有个旅行,不仅仅要互相了解对方的过去(聊天),而是要创造共同的记忆啊。但是在这个奋斗的年龄,嗯,好吧尽量试试吧。

新的一年

新的一年刚刚过去了三天,就像每个昼夜转换一样平常。可是因为人们赋予意义,踏入新的一年的那一刻,始终带着一种除旧迎新的感觉,好像爬过了一座山,现在接着爬另一座山,新的沿途风景如何,我充满期待。

去年做过了什么特别的事呢?嗯,一月工作的最后一个月;二月在图书馆度过;三月参加symposium;四月开始不同的补习,有教画画、历史、地理奇奇怪怪的科目,但是觉得很好玩,很不错的体验;五月开始新的实验历程;六月忙碌的练习手语,体会佛法;七月水忏表演;八月参加一个比赛,见识了新鲜的视野;九月生日的月份,有好友的祝福;十月连着出席了好多婚礼,也搞好了第一阶段的实验;十一月和十二月,基本上是沉浸在各种各样的阅读故事里。

好像一不小心时间就飞逝了,就像这几年一样。去年的生日晚餐,被引导想一想35岁的自己是什么样子。我当场没什么想法,过后才慢慢深思了。35岁,是6年后的事,我想要自己已经在什么位置、拥有了什么呢?

也许因为这样,过后我着迷了很多故事,看各种各样的个性和他们的经历,也冲击了我井底蛙般的信念。综合各种体会,我笼统的觉得,要过什么人生,最重要的是“不将就”。不要觉得人生给了你这样的际遇,没法攀比那种向往的人事物,就认命的妥协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如果我想要某些东西,我必须先相信它存在,才会踏出一步让它有机会成真。至于是什么,成真了自然众所周知,还未实现的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2016年,新年快乐!

五月的一些碎碎念

现在更新blog的频率真是越来越少了。因为要做的事多了,还有,书桌也变成在客厅,要写写心事也真难啊。 说回最近要做的事。 实验室说的最后一个步骤,好像有点拖啊拖啊的拖到最近4月尾才开始,然后还要研究看看别的小实验。有时候觉得做实验真的适合自己吗?好像总会兜了一个圈才真正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