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叔叔的结婚日~

今天是我叔叔结婚的大日子。

昨晚家里有自助餐,宴请亲朋好友。大人们从早上已经开始忙碌,看着该准备些什么。下午5点我才从学校回家,一回去就睡了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几乎7点多要开始宴会了。通常这样的亲戚聚餐,都是大人跟大人说话,小孩跟小孩谈天。我的六岁小外甥妮妮很爱粘着我,跟着我进屋子来到厨房了,经过厨房的姐姐和daddy看见她说“你mummy在找你,原来你在这里~”。这段叙述是引子,我想说的其实是下面这段:

家人也有叫了jacy,她来了之后,我就一直和她在一起,待在房间,谈天试衣服。谁知道,家人上上下下走了整间屋里屋外找我。其实我们在房间的时候,我听到楼梯声音走上走下,可是来到门前却没敲门,我便没以为他们要找我。过后姐姐打给我才知道我在房间,他们原以为我什么时候出去了。

一个小时多之后我和jacy走去户外,见到小表哥,他说,“你刚才走去哪里?”,过后一位叔公见到我又问“刚才你哥哥找你哦。”,见到婶婶她说“你去了哪里回 来?”。啊,好像每个人都觉得我失踪了。哎呀,让我真不好意思,只好笑笑回应。其实家人他们的找我,并不是很紧张敲锣打鼓怕我失踪的找我,只是很随意的想知道我到底在哪里而已。但是我觉得很好笑,怎么情况有点像刚才小外甥妮妮一样?啊,她6岁我20多岁。-_-

jacy回去过后,我和亲戚们谈天问候,大家都是那么随意坐着站着围成一堆两堆。这晚的聚餐就像是个热身,好戏在明天开始咯~呵呵。

* * * * *
今早,我们要很早起身,叔叔要去接新娘咯。一共有4辆车浩浩荡荡的出发。去到新娘家,一番过关斩将,哈哈,我好像是第一次在现场看着他们玩,平时都只在喜筵看video。一班姐妹在玩,屋里有个“内应”,新郎的姐姐我的姑妈,屋外也有个帮手,我的大表姐。她们在玩游戏的时候一直帮口要求降低游戏难度,又在吃苦瓜环节偷偷接应吃不完的苦瓜,偷偷丢掉。很好笑。

一番波折,新郎终于见到新娘了。他们在屋内完成那些拜神敬酒的仪式,我们其他人就在屋外拍照谈天。表哥表姐会觉得我最会就是拍照了,因为常常在facebook看见我的照片,哈哈。新娘回去之前,告别妈妈,听说都哭了。嗯,我也有点设身处地的感受,为什么女人结婚了,需要离开家人那么伤心呢?

过后回去新郎家咯。在那里,又是一番敬酒仪式。其实我叔叔和婶婶的姻缘是被我的小表姐牵线的。新娘原本是小表姐的朋友。敬酒的时候需要唤辈分称呼。叔叔比小表姐大一辈,叫“舅舅”,也就是说,小表姐要叫她的朋友“舅婆”。这样的身份很有趣。呵呵。

我很喜欢大表哥的女儿们,一个才10个月大,bernice, 很可爱一直都扁嘴,可是她妈妈在的时候,却会笑的很开心,她的妈妈说,“当然~我花了多少奶粉钱在她身上~”。这小baby也很认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抱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喜欢我的姐姐,甚至被妈妈抱着时,她也愿意伸手给姐姐抱过去。看着这样的转移,她的妈妈傻眼了,“花了哪么多奶粉钱.....”。

另一个小外甥,4岁了,eunice。这个小女孩真是可爱得不得了。有点害羞,她的矜持很有大家闺秀的教养。很可爱,看着看着,突然觉得她很像小小彬。比较喜欢说英文,用稚气的话告诉我“today i got a new bicycle~”。像这样矜持的小孩子愿意跟你交谈,而且还是那种很自在没隔膜那种,这样的感觉其实,呵呵,有点骄傲。

另外有个六岁的小外甥,妮妮,是大表姐的女儿。她对人很热情,有点过动那种。很喜欢拉着我的手转圈,或跳跃,或者出其不意的推我。之所以那么粘我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不讲她的人吧,哈哈,姐姐每次都会忍不住叫她“sakai~”。她又很爱入镜,跟我们拍照,很喜欢环抱着我,然后越靠越近,甚至遮到我的脸,哎呀。过后她绕去姐姐背后站着,双手搭在姐姐肩膀,我们都笑着拍照,其实姐姐的肩膀被她压得快碎掉了(姐姐的形容词)。哈哈,还好才6岁的力量。

过后在晚上的喜筵,妮妮也是一样很喜欢找我。我刚好坐在她隔壁桌子,她就时不时呼唤我,“小表姨~”,“小表姨~”。然后我就会挥挥手,“hi~”算了。哈哈,感觉多了一个fans,感觉有点...哈哈,有点骄傲。呵呵。

* * * * * *     
说回中午的仪式。敬酒拍照完了后,大家可以休息一阵子了。我和mummy又去hairsalon,她要洗头发和吹头发。呵呵,这是这两个月来的第三次。我也顺便一起做。到最后有点来不及了,我和mummy赶回家,已经是大概6点。其他人已经出发去酒楼,剩下daddy等我们。还好我事先已经选好衣服,又不用化妆,赶紧换衣出门了。

到达酒楼,大家都有各自的责任,我就是轻松的usher负责带路。叔叔在半山芭的某家酒楼摆酒,这天竟然有两家喜筵,也就是说酒楼的空间一分为二,入口也分了两边。这让我有点不满,我们那边没有康庄好看的入口,而且桌子之间的空间很窄,密密麻麻。原本还担心两家人的音响会互相干扰,还好隔音不错。

作为主人家宴请客人,其实我们都没能好好吃菜,有空闲的时候都会去找亲戚朋友说说话。筵席的中途,daddy叫我跟他去一桌亲戚那里,介绍介绍。是我的叔公叔婆辈分的长辈,平时没什么见面。介绍我的时候,还先说我身形的坏话,呵呵,可是我怀疑这是一种抛砖引玉的说法,哈哈,让那些亲戚都为我说好话安慰我。有一句话我不止从亲戚这里听到,也听过朋友很用心良苦的说:“再瘦一点点就好了...”。呜呜,我也正在努力中的嘛。

敬酒仪式的时候,新郎新娘和父母们站在台上。司仪很乌龙,把叔叔的名字唤成“家宾”(粤语),好像宾宾那样,很好笑。无论如何,叔叔的兴奋好像没有受影响,喊“饮胜~~~~”的时候显得情绪很高昂,拉音拉很长,很厉害,哈哈。筵席中途也播放今早的迎娶点滴短片,配合love story的歌曲,很好看,很好笑,很甜蜜。看着的时候,会为他们的婚姻真心的献上祝福,佳偶天成,希望他们会越来越幸福。

这是一个很尽兴的筵席。至少我认为是,小孩子们也开心的在台上跳着笑着,我们也自由走动拍照聊天。我哥哥说他的相机几乎都是我的照片,哈哈,因为每次我遇见他都会叫他帮我拍照。最后的甜品出场之后,亲戚们陆续离开了。我跟着姐姐shirley这两个专业的会计师进入房间算钱结账,旁观而已。我在想,如果能够让我撒开钱拍张照就心满意足了,哈哈。

回家之后几乎12点了,还看了一些照片才睡觉,兴奋开心的感觉还在,呵呵,很美好的一天。下一个喜事会轮到谁呢?应该到我们辈分的人咯,哦对了姐姐得到新娘的花球呢,呵呵,期待中~~

p/s:照片请浏览facebook

流水日记

今天一大早起身,7点半左右,到达宿舍载了秀菁去kajang拿passport。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要载她去那里,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kajang的jabatan imigresen。

昨晚上网大略找过资料,看过地图。其实也去过几次kajang satay,对于如何从沙登或balakong去kajang的路大概能够掌握。所以其实我也没什么担心,反正抱着“如果找不到可以问路”的心态,不要想太多,就去闯吧。

从putrajaya的highway一路走着,跟着kajang的路牌,我轻易来到以前吃satay的路口,那是highway旁向下的分叉路。驶了进去,我们才抬头发现highway上再过一点的路牌写着我们要去的地方:jalan reko,500m之后的分叉路。可是我已经驾进来了,没有直路可以重新回去highway。

这时就开始了东闯西闯的路途,我认定目的地在前方,就无论如何驾去可以转弯向前的路,结果进去了一个taman,唉,又走出来。过后走走走,来到我熟悉的balai polis,再过一点,我们经过我几次吃satay的餐馆。可是找不到关于jalan reko的路牌。停在一间小学询问那里的警卫,大略指示路线。我在走走走,突然秀菁说很熟悉那些商店,有经过bank islam,凭她第一次来,搭巴士那次的印象,我们回去highway,在jalan reko的路牌的分叉路进去,再询问人,终于到达了。

大概花了一个小时找到这地方,那时才8点半,还好吧,呵呵。可是没想到的是这天有很多人,拿号码的人龙好长好长。还好之后得知如果拿passport可以去一个shortcut counter。秀菁的情况有点特别,因为是砂饶越人,申请之后必须等5天工作天处理刻对,才可以回来还钱和拿passport。就这样,给钱拿了resit后,还要在等officially 的两个小时才可以再拿号码排队去拿passport。

那时已经9点半了。还要再等两个小时,嗯,这让我们犹豫一番,因为原本我以为大概10点就可以做好,可以回去做lab。要继续等下去吗?不然我们就先回去upm,等两个小时后再来排队?再不然,不如我们等下星期才拿,那就不用等着两个小时了?

讨论了一番,还是决定继续等待。反正不来也来了,又何必再折腾另一次的来回路程呢?imigresen局人山人海,很杂吵,于是我和秀菁去附近的kwsp坐下来,这里人潮不会很多,冷气也很冷。我们一边谈天,一边读notes,呵呵,应该是,谈天一下子,读notes一下子。谈天很容易打发时间,忘了什么话题,我们兴奋的谈论,突然就惊讶发现时间过了半个钟头,呵呵。

回去等待拿passport,直到12点半,终于轮到她了。上车后,秀菁在犹豫,如果回去才12点八个字,是不是该去上课呢?她原本有12点的课。好吧,我们就到达upm才决定吧。谁知道,来到upm 真的只需10分钟,12点八个字,到达了。好快,原来kajang离我们这么近。

秀菁决定不要去上课啦。我们一起吃午餐,也顺便叫了玉意、shuyih和tzehua。第一次去新开的old flat面档试吃,第一天开张。我们各叫了不同的面类,都不错。我们各自评论那些食物,说着说着好像变成所谓的食家,要给食物几粒星,又说下次shiting生日可以考虑在这里book个房间庆祝,blablabla....

过后也有一个即兴的故事创造:“Emilie In Foodland”。又有一个“cute but dangerous”,“dangerous but cute”的情侣装设计。哈哈,我都忘记了还有什么突发奇想的句子接龙,我都是在听的那个,他们的幽默感实在厉害的让我只能用不断的笑声来表达我的佩服。我想,我也会在潜移默化中,渐渐学会这样轻松快乐的思考方式,“因为你而染上新的幽默~~”,多好,呵呵。

回去lab里继续奋斗,希望能在最后延迟的期限做完,得到正常的结果。在静静一个人敲捶着seeds的时候,脑子里偶尔回想今早的成就感,还有朋友们的笑话,呵呵,快乐的回忆,让我的心情也精神起来。奋斗奋斗~加油加油咯~

宁夏

有时候,我低估了人与人之间的不言明的默契。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原来你也这么想的。以为你不懂,以为你察觉不到,以为你没有相同感受。

因为觉得很快乐,所以会越靠越近的。只是这样的快乐,足于带我到哪里呢?有些事情不说破,冲不破更自在的互动,也担心一不小心,再让思绪脱轨。没什么值得顾忌的,不知道就去知道吧。

吹开了云雾,现在干净了然,也松了一口气。事过境迁后,有些东西慢慢找回来了。有些东西好像注定永远失去,时间无法复原。可是剩余的,全部都找回来了。呵呵。心情是晴朗的,放空了,让我在看别处风景的时候,能够心无牵绊了。对,就是这样的感觉,没有疑惑,没有犹豫,反而很确定。当我想起了阳光,和笑容,对比之下,完全明白了。

“知了也睡了~安静的睡了~”,在我心里面,宁静的夏天。

我的“幸运”日

早上有上课,特地早点先去lab,可是才发现hplc room里面的插头全坏了,没有反应,那能怎么做lab呢?让我提早在班上等上课。听说有人会在中午修理。上课之后,修理的人来了,可是还没有好,于是先和shuyih湘婷吃午饭。

昨晚很难得的和一位朋友摊开胸怀,没有距离的谈天到很夜,说很难得,因为某些时间能解决的原因让我们很久没有这么畅所欲谈了,呵呵。由于太迟睡了,今天的我频频被睡虫侵击,于是hplc room的插头的问题,正好给我借口,去oldflat家睡睡午觉,很好的午觉,呵呵。

2点左右回去lab,插头的问题好了,可是怎么vacumn pump不见了?听说被senior拿去了。在hplc之前需要vacumn pump degas我的solvents。还好,可以去楼上的lab借用。在开始run hplc之前,我打开laptop,却发现不能打开,黑黑的屏幕写着“window error/system 32”,大概是这样。怎样restart都没有用,上星期听说很多coursemates都要reformat电脑,这次轮到我,不是吧?

上网找解决方法,可是我没有保存window XP的cd,临时间也找不到朋友可以借用。还好有振豪,给了我一个解决的捷径,install window 7,然后从旧window转移我的储存资料到window 7。这样一来,我也逃过了reformat电脑的损失。

这番安装其实在nutrition课上弄的,坐在班上最后一排,我全副心思在laptop抢救活动上。lecturer放了一个presentation slide,要我们讨论,然后找个人上去呈现。那时我们就猜,这次会轮到谁被叫呢?振豪说,嗯,可能叫fangpei。可是我却突然有种不详的第六感,肯定会叫华人女生,但是不是fangpei。

眼看lecturer翻看名单准备点人,我一点研究也没有。我对振豪说:“嗯,我觉得我还是去一去厕所。”
振豪也赞同:“要去就趁现在。”
好吧。我站起来,走向旁门。正想把手伸向门锁,突然听到lecturer说“lianchee~~”。

啊,我整个人就那么惊讶的定站在那里,这感觉就像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我差一点就能逃过啊。同排看着我快要离开的coursemates们也忍不住大笑,让我自己也笑出来了。啊,怎么这样的预感竟会如此的灵?

过后lecturer给我一些时间准备,也安抚我说会guide着我,不用panic。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去呈现。整体上感觉她带领全班人一起解释这个slide,我连重复也免了。可是也亦步亦惊,听着她用反问的方式引导,脑筋要转很多圈。很久之后,觉得slide里该被解释都被解释了,我也松了一口气。可是lecturer突然说:“what i want to ask is.....”。什么?还有?我又恢复紧张的表情,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男生那边有一阵大笑。哈哈,他们也是那种“又来?”的笑。

哎,偏偏是我不在状况的时候被点名。

回家之后,看报纸的星座预测,我的星座写着“今天你的运势极佳~”。哎,这是怎样运势极佳的一天呀?

继续

才刚爬山回来,吃过早餐。我就来到了jusco cheras selatan 的greenbox。原本觉得可能来不及而不事先答应,也觉得爬山了不是应该休息吗,但是呵呵,叫我就会去咯。睡觉和玩,哈哈,又一次让玩胜利了。

我迟了大半小时来到greenbox。那里已经有yuanlin,derjiun,shuyih和tzehua。我一来到就点了我目前最喜欢的歌,“给未来的自己”,可是第一首歌我唱不出呐喊和痛快啦,不够过瘾,哈哈,下次之前我也要多加练习。

这次的唱k还是很好玩,主题有点偏向梁咏琪,“有时候”、“原来爱情是这么伤”、“短发”、“胆小鬼”,如果有“该怎么爱你”就更好了。近期内我爱听她的歌,很有感觉,很好听。有些歌词很悲伤,但是我不像以前那么抗拒听这些歌,反而觉得被引领去这样的心境也不错,跟着歌词想象故事,那是一种遗憾还是解脱还是收获呢?好像也能假装感受所谓的悲伤,里面有一种美丽,和若有所悟。呵呵,说那么多,多数的时候,我听歌还是很讲究共鸣啦。

tzehua还是一贯那么深情的唱歌,有几首歌是他必点的情歌;derjiun的歌声还是不带任何感情历练般那么无忧无虑,点的歌也是很轻松,这次他让我 认识了“噢买尬”这首歌;我也越来越发现yuanlin唱歌很好听,有她的歌总能镇得住旋律;shuyih呢,呵呵,总是低沉的声线,可是即使是女生的 歌,也能唱出很舒服的属于他声线的版本。

唱k的时候,shuyih又和我比手势,哈哈,还是觉得这part很好玩。“心痛~”时放手掌在心口,“猜不透”这首歌里,也这么玩了一番。不止,很多歌经过这么一玩后,悲伤的歌也变得好玩。有时候又假假的针对歌词使眼色暗示这个人和那个人,但又不能明讲啊,让我也忍不住觉得好笑。

这次我觉得我唱了很多歌,可能麦克风多人数少。所以我因此感受到所谓呐喊了,很多k歌都很好唱,很过瘾。我很喜欢他们带着我唱的感觉,有shuyih或yuanlin镇住歌曲音调,我就能放开唱出来。唱完之后有点觉得意犹未尽,我们于是转去capsule唱歌。我好像是第一次在这里唱歌。我们各自点了好唱的歌曲,旋律很强,很有气氛。

这么一来,都快下午四点了。我们逛了一阵,兴起说要看alice in the wonderland,结果我们就回去戏院,充满兴致的要买票。可是售票员说还没上映哦。什么回事?银幕不是显示这部戏的上映时间吗?结果再看几眼,才发现是错当了某部all blablabla电影是这部电影,因为戏名第一个字母同样是a吧。很“鱼”的乌龙,哈哈。

过后他们来我的家玩wii。shuyih 可以帮忙我demo玩法,其他人也很快上手啊,尤其是derjiun,呵呵。玩很多的游戏,忘了留意他们最喜欢哪个。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rabbids,可是story mode的有些关一直过也过不到,很想有人帮我过关。而shuyih也为我过了super mario galaxy,我遇到瓶颈的那关,其实很容易吧,是我没有再三尝试,呵呵。

就这样呆到7点多,我介绍他们去sg long吃大排挡,很多摊子可以选择。在这里,我有点“偷鸡不成反被涿”的感觉,可是俚语说的是贬义,我的情况是正面的。不知道来到哪个话题,我想说一个他们欺负wk的一幕,上次我听到的时候,觉得那些一言一语很好笑,好像在欺负wk,可是这次我重提,却听到另一种感觉,那就是他们的对话表示他们不想欺负他,反而有别的例子说wk的不是。哎,我发现我重述的能力太不堪一击了。

shuyih他们之后回去3华聚会,听说播放了junior们的video,也有我们去年“庆祝”的video。这“庆祝”是我一个很好的回忆作品,当时就那么心血来潮响应他们的制作,受到sms通知的那时,拍摄的那时,看影片的那时,都是那么好玩有趣。而且那部video里,我当时的头发呀,外表呀,心境呀,都和现在很大分别了吧。经shuyih说起,我才想起我大学三年都不一样,嗯,不只是外形的不一样,很多其他方面也不一样吧。我喜欢看见那些好的转变,变得爱听歌是好吧,变得会斗嘴是好吧,变得会驾车,嗯,还有什么吗?其他的转变也会好吗?我最喜欢就是,和这班coursemates们变得越来越好,可以随时在他们家坐坐睡午觉的自在,唱k出游,吃饭谈天,这些熟悉亲密,让我好欣心。呵呵,夜深了思绪也变得感性起来吗?写着的时候音乐随机播出“最幸福的事”,想得起那时,那天和你傻笑着认识,多高兴每一幕都微笑着静止,哦,都是我最幸福的事。

爬山

早上难得的,6点多起身,跟随daddy去行山。他和几个同事约好去taman cuibec 爬山。

到达的时候才7点左右,天色还是很暗,才发现所谓行山就是名副其实的山路,泥巴路。我装备简单,只带了一小瓶的水壶。还好是如此轻装,刚开始没有warming up就走上坡,我拾提膝盖一步一步上山,没几步路就脚酸得不得了,然后呼吸也开始不顺畅,上气不接下气。才短短一小段上山,已经很想放弃。啊,我有很久没有运动吗?

我们的成员有两位和daddy差不多年龄的uncles,还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姐姐,我竟是他们之中最差劲的那个。时不时喊停要求休息就是我而已。然后我发现daddy中气很足够,我都上气不接下气了,他还可以不时和同事讲话,或者出言提醒我留意小心之类的。佩服佩服,这就是每天都有运动跟偶尔才运动一下的分别。

好不容易上山,却不是一幕好风景,只是很多树,还有一个帐篷,一个休息站的样子,表示这是终点站。有点失望。可是这个终点站是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经过无数次想要放弃又再坚持下,脚很酸,肺容量超支,才终于到达。所以站在这里,很有成就感,很开心,很有“终于来到了”的欣慰。

上山辛苦下山难。下山的挑战就是如何稳住每一步,慢慢走下去。几年前,曾经走着楼梯而扭到脚踝,结果那段时间我很害怕下楼梯,会有脚软没有力气的心理障碍。现在平常的楼梯我还好,可是像下山这样没有保障的泥巴路,随时踏错一步会滑倒,这让我有点害怕。

这时天空开始下雨,山高得让我们身在云中,听见很大声的雨声,但是只有微雨。无论如何,泥巴路也就更潮湿了,每踏下一步也就更难稳定了。还好,一个小时后终于安全的下山,没有滑到过的问题。

daddy他们意犹未尽,我实在佩服他们比我还耐走的身体。听说他们要每个星期都来一次,嗯,我会考虑才决定要不要跟随。上山呼吸不顺的感觉很不舒服,下山的心理障碍也很恐惧。呵呵,要克服啊,要征服啊。

教学的经验

星期六是最后一堂的奥数班了,也是我最后一次当奥数老师了。算起来,这大概已经教了两年半吧。给在读书的大学生,这其实是份很不错的外快选择。不枯燥、也不太占用时间,就只是花个周六早上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偶尔会有假期或学校活动,也不一定一个月里四个周六都用在教书,可以趁机休息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