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 with love

我总是默默在欣赏身边的女生。

8月来了一个新的RA,PY,是即将要继续在SunU那里读phD。自从她的加入,这几个月来我的工作环境变得很随意自在了,因为她是一位很开朗乐天的女生,每天和她的话题都是光鲜亮丽的,却不会过度谈天。

我们的实验不同,包括之前的senior YW,我们各自会独自进行自己的实验,可能好几个小时,都没有交集。可是只要谈天,都是很喜欢听的话题,聊她的狗狗、她的妹妹们、她的生活趣事。该怎么说呢,她注意的事情和分享的趣事也潜移默化我的思维——也许我也一样,可是有时我很惊讶...她的生活简单、有些事情不太计较、换个角度看各种事情,所以几乎每次谈天,都是很亮调的。

和她一起,我们三个人常常做开心的事。去购物广场新开张的店凑热闹、一起买放在房间的零食饼干(现在有很多呢)、吃过附近觉得想试的午餐餐馆、一起研究很多琐碎的事情(例如parking什么位子最好、最喜欢用什么东西、为什么实验室的机器这个那个...),哈哈。她和YW的求学经历也是我的借镜,有什么这方面的问题可以问她们。我们维持一种亲近和距离,已足够舒服。

总是在很夸张的欣赏这个那个,可是谁叫我身边总是围绕这些可爱的人。我站在一个舒适的距离,欣幸遇到这样的同伴,点缀生活,也成为为自己加油的小小动力,真好。

*******************************************************
这两天腾出一点时间和姐姐逛街,买了一些近期需要的东西,也秉着小妇人的天性为这些超值的物品高兴了好久,好喜欢。

购物中开始追求品味了,好像在重演很多次拒绝为“便宜或好看不中用”而买的冲动,对内在想头的拒绝,也有对外在的拒绝,为的是自己仅仅的花费预算。这大概也是一种天性,随时间渐渐明了自己最想追求的是如何的品味,不过是简单和顺眼。

还是别把话说得太满,毕竟各人的审美眼光太主观,有时也让人傻眼。这也是好玩的地方不是吗?最值得喜欢的东西总是隐藏在不直接的标准里,不是为了得到认同,而是为了自己的真心喜欢。

也得让自己的外在看起来值得拥有才行,啊,十二月截止的目标,要加油啊。

我就是忍不住笑了之我家的版本

话说那天国聪过来我的家,拿了一袋土产。

“这些是我们回麻坡买来给你们的。”他说。

我很不客气地拿了过来,看看里面,有香饼、豆沙饼和一些饼干,“没有那个扭绳的?”

姐姐也凑过来,“没有鸡仔饼?”,他一一回答我们,“没有去那间市区的店所以没有买到。”

爸爸坐在客厅的沙发,问“有没有贡糖?”

国聪说,“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

不等他解释,我就大所失望的表示,“什么?没有贡糖?”

爸爸也说,“哎呦,做么没买贡糖?”

“不是,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很容易碎掉。”,他还是耐心的回答。

然后我们打开香饼吃,一边随意谈话。

过后他就要回家了,我就说,“OK咯,哎哟下次记得买贡糖”,再加一句,“还有扭绳。”

姐姐加一句,“还有鸡仔饼。”

“Okay,Okay,Okay....”,他还在很“好易话为”(粤语)的年纪,唯唯喏喏,哈哈。

他自己拿锁匙开门,我们还在客厅坐着没动,作各自的事,想到他只要把锁匙丢回进来就好了。这时妈妈从忙碌的厨房走出来,帮他开门,锁门,一边说:“哦要走了?谢谢啊(那个土产手信)。”

他走后我立刻自觉爆笑,他过来送手信这么久,我们没有一个说谢谢,只有妈妈说而已,真坏!哈哈,然后大家也都笑了。

之间


看候文咏的《我就是忍不住笑了》。里面提到奉献和牺牲的差别。

这里说的是两个不同的情况。A起头说一个故事。内容是:即使是立场不同的人,只要你抱着正面的心态,持续、长期、又耐心的付出,最后,对方一定可以感受到你的努力,因而改变你们之间的关系。

B说了另外一个故事。故事的结论正好相反,他为了和另一个人和解,使了各种方法,但越是这样,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变得更糟而已。

B觉得,基本立场不同的人,无论你如何付出,想要改变对方,其实是不可能的。A认为,不是对方无法改变,而是B的做法有问题。只要做法正确,人是可以沟通、可以被改变的。他们的分别,就是奉献和牺牲了。

[你做的事情是对方需要的,这是奉献。但当你做了很多事,是对方不需要的,这就是牺牲。尽管你做了许多事,但都是牺牲,而牺牲的感动力是很有限的。]

************************************************

最近听到一些朋友沮丧的消息,忍不住为他们担心,却不知该怎么做才好。有些事情好像不是旁人能够插手的。要放开还是继续执著努力,只能取决于个人很主观的决定。看了候文咏的这段故事,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互动能事半功倍,增进感情;而一些互动却像对牛弹琴,不冷不热。

很多事情不必太计较,正如很多事情不需要太烦恼。在舒服的心态下,过自己的生活,开心于一些不言而喻的互动,一直能够这样就很好了。因为你知道,你和他愿意作出的不是牺牲,而是奉献。

在这个没什么特别事情却美好的周末,画一张自己很喜欢的巧克力,是妈妈放在我桌旁的[奉献]。呵呵。

紫绮的生日

庆祝紫绮的生日,我们来到IOI Boulevard的Taiwan Steamboat House。因为事先买了很多张的groupon半价优惠,我们都无法无天的尽情点餐。我们有五位女生和Chee Yow,男生的代表,哈哈。一盘盘的猪肉片、羊肉片、鱼肉、虎头虾,各类的菜和鲍鱼菇陆续都上桌。很满足的火锅。

席间他们兴致起来,要续摊——唱k。哈哈,我是那个犹豫最多的人,最后还是拂不了众人的兴致,去唱了一个半夜场。姐妹们唱k和我平时的唱k不是很一样,跟她们一起唱很多属于女生的歌,呵呵,例如sparks fly、you belong with me、when i look at you、something about december、月牙湾,轻快、爽快的和唱,很好的气氛。当然,也有Cheeyow 的歌,五月天的就对了,呵呵。

有一幕真是我不想的,哈哈。当Chee yow,雯娟和美凤正在唱五月天的《伤心的人别听慢歌》时,我认真的看MV。原来这首歌描述几种人生状况,其中一个是一位女生自顾自地接受了整容手术,睡在手术床上,而医生正拿着一支很长的细铁正准备对准她的大腿。啊,将要插进大腿外侧吗?这是所谓的抽脂吗?好恐怖,我不自觉地依向美凤,她原本了挪了挪身子,以为我要拿她怀里的枕头,可是我更加躲近她,双手要抓住她的衣角,说“好geli噢~”。我这个举动彻底打扰了她唱歌的兴致,她始料未及我说出的话,止不住地笑场,哈哈,我也忍不住笑出来,我根本就是志在打扰她那样。哈哈,过后轮到我唱歌时,或是她又要唱歌时,我们都忍不住提防对方。

Loudspeaker只能唱到半夜2点半,出来的夜风好冷,可是好舒服。周末了,可以幸福的睡迟。生日快乐,紫绮,要继续乐观开朗,天天开心哦。

伤心事 2

第二次,我的鞋子竟然被偷了!

那是上个星期日的事吧。星期六洗好的鞋碰上雨天,结果星期日也要在屋外曝晒,刚巧我去做工了,家人也出外午餐。他们回来的时候看见外面的铁门开着,不以为意,直到星期一我找鞋子去工作才一起发现,啊,鞋子不见了。然后今天放假,我再次里里外外的找寻确认——鞋子,真的不见了。

天啊,为什么又来偷我的鞋子?上一次是2008年的事了,那次是我的Nike鞋,也是我穿了一年多后的破旧鞋。这双是Addidas鞋子,白色底色,三条线是紫色的。凭我那么不在意粗鲁的穿着,穿了整年,这双鞋子其实已经很肮脏也很旧的感觉,有些洗不掉又有小破洞。这么又烂又肮脏的鞋子,为什么要偷掉?

能卖钱吗?还是真的要拿给刚好是和我同样鞋号的家里的女儿妻子穿?而且这次没拿去另外晾晒的鞋带,是不是还要自己找鞋带才可以穿?天啊,是谁这么无聊又可怜?

我不能接受,真的不能接受。

上次的事件:http://sunbliss11.blogspot.com/2008/08/blog-post_20.html

书毅的生日

星期五的晚上,我们来到Sunway附近的香海日式素食坊。这里出名芒果寿司,我觉得味道很熟悉,想起了泰国的芒果糯米饭的味道(当然那个好吃印象深刻多了),芒果强烈的香味跟饭很搭配,所以这个芒果寿司,一试无妨。

我们一共有6个人,书毅德峻文斌玉意Sarega和我。说出所有出席的人的原因是:有两个人临时不能出席,因为各自要加班。他们各自在聚会前一小时和前一分钟临时告诉我,我忍不住为此感觉生气,一次又一次,这两位大爷不但怠慢我一次又一次的邀请,敷衍回答,随意承诺,现在还随意取消。我多么不应该生气,因为他们的理由是多么正当合理,所以我回复他们:[好吧,工作加油。]。嗤!我在装什么风度?

到达聚会的餐馆后就投入了另一种心情了,聚会的气氛总是好笑的。我们对他们的放飞机说了几个假设性的以牙还牙,哈哈,也不理不气了。这次我们叫几碟菜肴一起吃,很好吃,只不过分量小了些,比较之下价钱就有点中上了。

吃过之后就是吃蛋糕的时刻了。我事先特地去Sunway逛了好几层,看有什么蛋糕可以买,最后凭我能够接受的程度和执着的坚持要“圆型”的蛋糕(因为slice cake 太不像生日蛋糕了),而选了Pacific Coffee的Tiramisu。用很美的纸袋和纸盒包着,书毅和德峻看似期待的从纸袋拿出纸盒,打开纸盒。书毅一边问,“是什么蛋糕?”,我随口说“是我想吃的蛋糕。”,虽然很翻白眼,这个答案其实也更添他的期待吧哈哈哈。

可是看见蛋糕的那刻,两个人毫不掩饰的流露失望的表情,拿出那个杯子装着的tiramisu。他们都不敢相信这个就是我想要吃的蛋糕——在这家餐馆朴素的灯光下的确十分失色,就像一个很便宜的cream杯子蛋糕。他们非常轰动的表现对它的嫌弃,连蜡烛也不需要插,生日歌也不需要唱,就匆匆地要吃掉它算了。我要他们评分,10分是满分。觉得好笑的是德峻非常诚实的立刻比给我一个手掌“5分”,书毅同一时间说“3分”,Sarega说1分,什么?我才想到为了我坚持的“至少要接近圆型的蛋糕”(而这个是正方形)而舍弃了其他因素,是不是其实连个随便一个slice cake也比较好?可是这个其实很不错啊,味道很不错,可可粉很真材实料,只不过比较融化了。而且,这件事其实证明了,Sunway没有好看的小蛋糕,几乎清一色是slice cake而已。为了我的私心,我非常赞成开始举办蛋糕品尝聚会,每个人带自认好吃的蛋糕出席,看谁的会输,哈哈。

餐馆很早就准备关门,我们结帐后站在门外,还意犹未尽的继续聊天,聊姐妹玩新郎兄弟的习俗和照顾小Baby。过后干脆去隔壁的McD随意坐着再聊,我们谈到明年的旅行要去哪里呢?从国内讲到国外、旅行讲到整容、朋友的恋爱、讲到意料不到的快速进展,讲到某个朋友的妈妈恐怖的凑合女儿和暴力的男朋友、讲到那个妈妈还给男生自己女儿的房间钥匙、最后故事完结后还讲到几宗水上游戏的意外,然后回到我们明年的旅行,还是没有一个定案——要去哪里呢?呵呵,可是有了大家都想去旅行的心,要号召实现很简单了。

不知不觉谈到几乎半夜十二点了,很满足的聚会和话题,哈哈。生日快乐,寿星,给你三个愿望(白话文:梁文音版的歌词,就那三句愿望,而已)。呵呵。

这一天

我有一个最没默契的朋友。

我的语言和他的语言用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和他的想法总是不一样。例如汤匙和叉子,他说汤匙是女生,叉子是男生,因为叉子的构造很攻击性;我却觉得叉子是女生,因为叉子是辅助的作用, 像女性一样包容所有。我叫他把东西带来学校交给我,他以为我会去他的住处拿;他叫我带我的东西收戏,我以为他说他带来给我拿回家。

和他比赛好像没办法赢,比歌比记忆力比辩嘴的理由比道行,一点也不公平。他的挑剔无孔不入,总让我当场跳脚,事后感激,然后事情过了的睡前还是恨牙牙的回忆。我提议一百个要实行的活动,他投九十九张反对票。

基于我的逻辑思考实在一向不太济事,他常常给我来个简单却事后觉得很侮辱我的认真思考的情况。当我是三岁小孩的事件有:一百件衣服、三次的bangkok trip、ikea 书桌、香蕉口味的饼干。

总是忍不住唠叨,为什么对我这么的没礼貌?他的回答真是让我想要翻桌子。他说在认识每个新朋友的时候,他都会在箱子里抽一张纸,看是如何对待。刚好认识我的时候,抽到的纸条就是要这样对待,啊,他还向上作势拜拜,“谢天谢地,让我抽到这张纸条。”。因为是万中无一,很难抽到的。什么?

就像是窗外,另外一片风景。我在这里窥探了原本从未见过的景色,颠覆我的逻辑,推翻所有的迷思。我可以有样学样,也可以毫无恐惧的直言。而我的存在,也许也是他的颠倒世界,受不了得很。

不知道该怎么结尾,生日了,书毅,生日快乐!


周末之出街

腕凌说要逃亡压力来到这里,呵呵,也给我们一个玩乐的周末。

来到的时候是星期六中午,我们和秀菁书毅一起在SK的酿豆腐午餐,对我而言也是阔别数月才吃到的美食,呵呵。过后,我们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去Mid Valley享用下午茶甜点,结果去了Alexis。这是上次我和Ting Pei她们来过的餐馆,那里的Tiramisu被说得很好吃,我这次再吃过,嗯,还是很不错。另外一片蛋糕是chocolate cake,简单的巧克力口味已经很得我们的心了。

我们在那里展现长谈的下午茶,谈近况说故事,几乎坐了整个下午。哈哈,我觉得秀菁一直笑一直笑而已,也是一种好笑。过后,我们“贵妇”似的逛街看包包。然后晚上,就是我们的重头戏--Greenbox唱k。

7点唱到11点,周六晚没有像平时加长时间,真不公平的感觉。我们好像很久没有这样一gang唱k了,大家唱的歌也很平均的什么歌路都有,呵呵,有流行曲k歌必唱的歌曲有老歌也有新歌。每次唱k我都会认识新的歌,这次认识的是萧萧,这个样子很像孙燕姿的女生,为什么不红的?可是她的歌我一听就很喜欢了,《握不住的他》、“握不住的沙,放下也罢~”,《爱要坦荡荡》“Dadadala~dala~dala~”。

而德峻一贯点了很多奇怪的歌,《The fox》、自由发挥的《Gym》、还有什么很奇怪的哼哈也可以当chorus的歌,我真好奇到底他们平日是通过怎样的管道留意发现这些奇奇怪怪的歌呢?也有很多很好唱的歌,都点给我们一起唱;腕凌点了几首联起来是给毕业的歌吧,《祝福》、《朋友》,哈哈而《katsu》在几次后也让我觉得这是腕凌之歌,很好听;秀菁会唱很多流行曲,看来同事们之间也常常唱k哦;书毅偶尔当起和音,配起腕凌或秀菁是刚刚好的和谐,不错不错;这次也才认真看了王诗安《你好吗》的MV,经书毅解说下也很怀疑男主角是怎样死的,那样的取景,在荒阔的草原之中是被UFO不小心打到流血而死的是吗?哈哈。

而我痛快地唱单有杨丞琳的《天使之翼》、唱到快断气地长歌词《忽然之间》,还有这次最喜欢的呐喊之歌——孙燕姿的《逃亡》,哈哈。其实也没有点很多歌,上几个月喜欢播放的歌曲,现在好像都换新了也不知道有什么想唱,所以这次比较跟大家的歌单唱歌,也很享受,呵呵。

第二天早上,介绍腕凌沙登的鱼头米粉,也去男生家小坐。嗯,在这里的大发现是“K歌达人”这个Android App,太适合很享受唱k的人在家里唱歌,尤其是戴着耳机唱,可以唱一整天都很享受。我也因此很清楚的发现自己的歌声....我其实跟一个音痴有没有分别?我为什么要去唱k?可是还好,如果是我十分滚瓜烂熟的歌,就可以勉强接受录音里我的歌声。啊,可是太好笑了。

所以这个周末是腕凌过来之不断唱歌记,呵呵,很喜欢大家一起玩的时候,下个月再见哦。

六月的天空

六月不知不觉来到月尾了。这么也是来到了一年之一半了。 写着的时候听着徐佳莹的新专辑《心里学》。这专辑的意思是,经历了什么,也已经来到一个阶段,能够在心里消化,心里学会了什么。这跟我现在有点像,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价值观,好像写出来不太好,放在心里成为自己的比较好。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