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12年总结篇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竟是让我觉得措手不及。一大堆脑里想要做的事,排着队的等着我的行动。我想,很多事情还是需要下一年继续,好好的完结或开始。

去年有很多记录。比如说,是个去最多地方旅行的一年,香港、柬埔寨、曼谷、马六甲、云顶、槟城、金马伦、波德申、山打根。呼,好像有点夸张哦。每次旅行都有一番新体会,看见了更多,就发现自己不需要拘泥在小小的视野里。

也是个听很多歌手的歌的纪录。听过了很多精致的创作,还有常常细微的分析和讨论。呵呵,我很喜欢这些分享的时刻,并且渐渐发现,耳朵要接受的品味已经有点和别人不同了,就好像,坊间评论很好听的某周新歌,我竟一点感觉也没有。嗯,这大概不是一种被影响,而是一种境界吧,一种和歌曲共同世界的共鸣。音乐的世界很大,能够连接每个不同的世界,就是对这个爱好乐此不疲的理由了。每年都有偏爱的一首歌,今年的宝座是张悬的《如何》。要如何,要如何呢?总是我脑子里大大小小的问号,要如何得到解答呢?

你要如何原諒彼時此時的愚蠢
如何原諒奮力過但無聲
在苦心之後 看潮汐的永恆

你要如何原諒時光遺失的過程
要如何才能容忍它發生
要如何才能想而不問

你要如何離別仍須遊蕩的旅人
要如何讓緣分就是緣分
如何凝視緣分看我們 的每種眼神

学业上面的激荡是最大的,绕了一大圈,终于搞明白方向,后知后觉用在这里真的很让人捶足。或学而知之,或困而知之,总是好的。真感激无数次为我整理方向的DJ,身为同龄的我实在惭愧又惊叹,还有其他人相关的帮忙和讨论,总让我学到东西,或者,很兴奋的,有时候就是需要某种脑筋急转弯,为瓶颈找到那个钩钩,别人直接帮不到,却还是间接引导了,每次的这种时刻,就觉得,挑战就一个接一个继续来吧,能乐在其中,呵呵,只是也好想让自己更适应每种环境,抓住每次学习的机会。

这一年里,有些形式一直在改变,互动的形式,自定义的形式。搬离了这里那里,还是在别的地方继续。有什么不好呢,因为它就是以这样的形式要得到接受,所以就接受吧,再也不要试图碰撞了。只是总是觉得不公平呢,为什么并不是我想要的形式,为什么她这么轻易而我这么难呢?大概无关天赋,比较关于对错。哎,真不喜欢,所以,走自己的路吧要更努力才行。我依然欣幸拥有喜怒哀乐,告诉你我伤心了失望了哭了,那些语气多么自然,然后告诉你我停止了开心了笑了,心灵的成长又爬上一级了。

回顾这年,好像是个长长的一年,好像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发现。如果人生还是一个长长的路,我还是愿意蹦蹦跳跳的,用充满好奇的目光凝视每件发生的事。新的一年,我不再期盼以自己剧本走着的人生,因为人生总是充满未知与挑战,我期盼自己足够强壮,迎接化解每次的难题,然后,越来越接近理想。

梁文音《三个愿望》,也是我的愿望。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依然离不开这些愿望。2013年,新年快乐。

三個願望 詞:姚若龍 曲:陳小霞
你答應送我三個願望
第一個希望你能健康開朗
第二個希望我能更懂體諒
第三個希望我們永遠有話講

其實我不用三個願望
每一天都有感動值得收藏
每一夜天使陪我祈禱仰望
每滴淚都被你的魔法變陽光

倒数

最近对煮东西充满兴致,碰巧新年倒数,我只想到要舒舒服服的活动-在家里和朋友们煮些小食物,悠闲的聚会。

放学过后(严格来说没什么做东西的上学天),和美凤去pasar malam和超市购买所有食材,其实很简单又容易买。我回家后冲凉再赶去晓慧家,已经是8点多了,可是我竟是第一个到。嗯,我们一共要煮两样食物和一种饮料,8点多才开始煮,这个,呃。

很快过后美凤和紫绮也来了,准备材料真的很容易,为蔬菜切丁,拔虾子的壳,为鸡肉去骨,然后煮意大利面,过冷水,煮意大利面的酱汁,烘macaroni,最后准备苹果果汁。很喜欢晓慧家的厨房,呵呵,可以绕着圈子走来走去,也可以很悠闲的一边切菜一边欣赏歌曲,播放的英文歌好有节庆气氛,好舒服。

晓慧家对面也有邻居的新居party,她的爸爸为我们拿了一些食物过来,也让我们的桌上更丰盛了,哈哈。对了,还有美凤带来自家酿的苹果酒(很好喝很喜欢),还有紫绮带来的Coffee liquor,外表像豆浆加gula melaka,喝起来甜甜的,很特别。晓慧的弟弟Ah Chung也兴致为我们炸nuggets和potato wedgets。我刻意要找出美丽的碟子和杯子,放好桌上。然后所有的食物陆续上桌,铺满整个桌子,噢,好丰富的聚餐哦。

那时已经10点多了,才开始吃。我们围成一桌,一边吃一边聊天,然后没想到,原本说没能过来的男生们也陆陆续续过来了,有Wei Sern和他的女朋友、Kumhing还有Honlim。真好,好热闹了。一直在很好笑的聊天气氛里,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喜宴上被拱上台献唱,却因为地方小镇没什么曲目,结果那个当事人竟然选了一首《黄昏》,呃,这首歌,可是人家结婚哦,适合吗?“所以唱那首歌之前我原本要讲几句话献给新郎新娘,但还是不要了。”,赶快唱完下台算了。哈哈为什么总是那么好笑的呢?

Wei Sern为我们带来了一些小礼物,是圣诞节的礼物呢。哈哈,是个很贵的巧克力,Michel  Cluizel,重点是,这个巧克力按照成分和出产地用不同的赏用时间,有些只能在早上11点到12点之间吃,有些只能是下午12点到2点,以此类推。这样都可以?

给我们女生的是很可爱也颜色美丽的指甲油,大概Ashley也有份献意见吧,呵呵我猜,真谢谢。我们拱某人借用他的手指让我们看看颜色如何,哈哈,粉红色桃红色闪闪红色,在一个不是女生的指甲上,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哈哈,谢谢任由我们摆布,可是在2013的开始,这样做也许可以招桃花哦。

从绮绮拿来的editted照片~ :p


我们一直就是待在厨房饭桌,倒数在拍全体照和听到外面客厅的电视直播的倒数中度过。哈哈。好像很久没有和他们跨年了,看着十多年依然熟悉的朋友们,真欣幸拥有。新年快乐,2013年了,大家都巧幸活下来了,是不是很值得更用力生活呢?祝大家幸福快乐,继续更幸福快乐。呵呵。

圣诞庆祝

圣诞节,因为腕凌的到来,让我们有了一连串名正言顺的活动,哈哈,真高兴。

圣诞节当天唱k,秀菁很迟才进来,之前都是我们四个人在唱。他们这次点的歌少了很多k歌吧,不是那种每次来都要唱的闷歌。腕凌还是一贯好歌声,我回想到的是唱了两遍曲婉婷的《我的歌声里》和黄美珍的《只怕想家》;我很惊讶德峻会唱很多歌;书毅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唱SHE《宇宙小姐》的时候,歌曲必须以一种可爱的顿音唱过那一段段歌词,可是却是一个男声;至于我,最过瘾的是在书毅的“衬托”下,唱过了很多新认识的歌,我到现在还是很喜欢徐佳莹的《出口》,主歌被铺好好的,然后我能在chorus那里一气呵成的唱法,唱过后好像全身充满力量了,呵呵。

最后一首歌是《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哈哈,真经典的歌,真过瘾的三个小时,偶尔有个这样的活动真不错,一直都是意犹未尽,我们下次再续吧,呵呵。过后我们去Starbucks drive thru再小聚一下,都是因为掉入了折扣20%的陷阱里,哈哈。可是聚会的时候,手机的存在有时候就像一个可恶的小三,嗯,好像不太好噢。

隔天我们和玉意也有一个晚餐聚会,在Kuchai Lama的Foodtalk,这个在做好当天工作后的聚会,变得非常轻松写意。在车上,书毅和德峻一直在讨论卖春卷和卖银饰的话题,卖春卷的女子和卖银饰的男子在pasarmalam上如何结缘,然后研发一系列春夏秋冬卷和里面的配料,嗯,这个故事有点,嗯。

在Foodtalk里可以玩游戏,德峻接连拿了三四种游戏过来。第一个和第二个都不知道玩什么的。然后有一个是玩叠ice cream,哈哈是小孩子的游戏,可是很有趣,以为很快就会倒下来的ice cream叠叠乐,却坚持到最后一个,哇,我觉得我们都好厉害!哈哈。

最好玩莫过于最后一个--心脏病。这是以前就有玩过的游戏。看见有5个同样的水果就要打下去,看见颜色和之前卡片一样的卡通也要打下去。我以为德峻不是很累的吗?没想到玩这个游戏多精神警惕,连玩三局都是大赢家。玉意也很厉害,几乎和德峻平分秋色,而且是四局都是坚持到最后的赢家。难道这是狮子座的天赋?哈哈。

有好几次笑到我不行的情况:每次看见和之前卡片的水果颜色相同的卡通,玉意总是最早发现的人,并忍不住喊出来:“红色!”,然后最快打下去的人却不是她;有一次我看见刚放的卡片和之前的卡片好像可以凑齐5个水果,为了谨慎揭开前一张检查,来不及核对,玉意就第一时间打下去了;有一次玉意手很快的打下了一堆牌,我们都毫无怀疑那是正确的,她收集在她的范围之内并揭开看前一张卡片,却发现没有5个水果啊,结果被逼惩罚和归还卡片,是不是早知不要检查了?哈哈。

之前听说玉意要早点回家准备工作的事,在我们玩完过后,我随口问问她,想说如果要回家了,大概我们可以回家吧,却没想到引起众人的怀疑,“你在打什么主意?”,然后他们坚持认为我要续摊了。哈哈,好吧,不冤枉白不冤枉嘛(有点奇怪的句子),我们就去了下一摊--Snowflake。我们现在一张桌子坐着,研究了一番菜单后他们决定把决定权交给去排队order的我和玉意。然后排队的时候,我们看着几个选择犹豫一番,玉意说:“不如回去问问他们哦”,正要转身我拉住她,“不用啦,他们一定说随便的。”,然后我们就自己决定了。哈哈,被书毅全程看见。

结果点了两个不是很满意的口味,芝麻的和绿茶的,像月饼的馅料味道又解不了渴,我们只好再去第三摊--Pasar malam,街头到街尾,最后买了罗汉果,可是哎,还是甜得无法解渴哦。

两天晚上腕凌住在我家里,结果让“少近女色”的我忍不住和她说了好多话,哈哈,不知道腕凌会不会觉得两晚这样的谈天太烦了太浪费睡眠时间了吗?哈哈,希望下次不要怕了而不要来我家住算了。哈哈。

每次的聚会又分离,你有没有也抓到快乐的诀窍呢?就在放大了聚在一起的时刻,放小分离的时刻,放大在乎热切的眼光,放小无暇的忽略,放大了你的迁就和我的依从,放大了我们的笑声。我依然相信,在时间面前总有不变的东西,是连系着彼此的东西,时时守护,值得我们一直珍惜着,你希望它叫什么名字呢?呵呵。

节庆面前,团聚的时候总是雀跃的,圣诞快乐!芥末日重生快乐。

出口

从2008年开始玩Facebook,几年来,它一直变动在我们生活里扮演的角色。

最早期会玩送礼物,被轰炸和轰炸朋友们的walls,然后迷上流行心理测验,玩过了几乎各种问题的心理测验,所以现在看到很多心理测验都没什么新鲜感了,看穿了来来去去就是那几种说法。然后还是回归朋友间的分享照片和status。然后还可以分享video,youtube的短片,再来很多文章、别的网站的张贴。后来后来,现在几乎变成了新媒体的平台,有更广更自由的新闻报道、艺人保持曝光率的地方,也有网络购物,或商家宣传促销期。越来越多的分享,使这里始终保持热闹,我觉得,这是Facebook很厉害的地方呢。

最近Facebook在我看来,是一个窥看别人生活态度的地方,很喜欢看facebook名人的分享,不定时地上传小小生活片段,读起来既窝心又好笑,很贴近生活的分享。

于卉乔 和 镜头的角落 共同点是,它的经营者是一位爸爸,喜欢为稚气的女儿拍下生活随照,在爸爸角度里总猜不透又充满惊喜成长印记的女儿。我真喜欢这些温馨的互动,在孩子面前的男人,是什么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呀。呵呵。

Sunny 背包流浪記 和 賴玉婷 也是另一个分享幸福的部落客和facebook人气名人。他们就是我之前描述的,喜欢旅行的年轻夫妇,近期的东南亚之旅还带着一个未足岁的儿子。他们在旅途中鲜艳的镜头和体会总是让我会心一笑。我尤其喜欢賴玉婷, 她的文字温柔包容,却不是柔弱的,她有自己一套的想法,也有各种平淡生活里细腻的感受,因为有了他和他,不只是幸运的被上天眷顾,而是来自共同的努力经营。读她的文字,有种甘之如饴的知足与感恩。你知道,这就是幸福之道了。

黑兔兔的散步生活屋 和 布拉格書店 是在现实中小品经营的小店,分别是餐馆和书店。他们不定时分享店里的讯息,和一些生活体会,很不错。

季欣霈 apay 是一位业余歌手吧,徐拉拉的好朋友,呵呵。她的文字总透着幽默,发现身边有趣的事情。总是从她这里看到了那些理所当然以幽默看待的生活小事。真的,幽默总是比气质更重要,更值得受到青睐,呵呵。

宫崎骏的梦想之城Owen Yap ( 叶剑锋 ),和 閱讀, 这些都是分享好文章,好短文的地方。对我来说,这些是我练习EQ的精神食粮,宣扬宽容、勇气、坚定目标、乐观,以及各种各样的正面思维。有时候,这些句子更像欣赏一种文字造诣,如何用美的文字充满分量的让人感动的呈现出来。

这些各式各样的生活态度,他们的共同点是,在差异和平淡中找到美好的欣赏角度,这些文字与照片是美丽的。我是如此着迷这样的美丽,大概还潜移默化了该注重的决择思维,从来不仅仅是肤浅的虚无的讨好和契合,更多的该是,一种流动的出口,让所有的情感有了依归。呵呵,总是值得期待的。

异性

我最近留意一些网络人气名人,有一对是台湾年轻的夫妇,刚拥有一个一岁多的孩子,他们最厉害的是三个人毫无顾忌的背包旅行了几乎整个东南亚,33天左右。我喜欢看那个孩子妈妈的fb更新,她总会在照片写些细腻的文字,感恩每个细微的幸福。刚好看到一张照片,是生了孩子过后的她问他,我是不是不比从前了?他说,我早已经忘记你以前的样子了。我向书毅介绍这张照片,和他们的对白,兴奋的比手划脚:“是不是很浪漫呢?”。看过后他却是一副没有感觉的表情,莫名奇妙的看我。天哪,他不是自动在显示我是花痴吗?

有一次我把一个新鲜出炉的路边社消息,在一个午饭的时间告诉两位男生。这是关于教授和我们一个朋友在外国几天的相处趣事,那些互动和不客气和无理真是让我觉得好笑又惊奇。我滔滔不绝的把所有细节故事说出来,“那时候他们在机场噢,blablabla,气死她咯,blablabla~~”,说的时候我还能感受我的惊奇。可是分享过大半故事后,只觉得前面的两个人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完全不会有我当时第一时间听到的反应。哎,我忍不住问他们,是完全说不到你们有兴趣的事吗?DJ淡淡的回答:“这就是男生和女生的分别了。”。他们要听啊,可是不会有我想象相同的反应。噔,我想象自己内心戏上演被挫折打倒而跌坐在地上,哎。

有几次给我看手机的照片,看那些他们吃过的地方。如果是我也很想去可是没去到的地方,难免被我激动一番。他问,“如果我们当时立刻upload tag你,你会立刻这么激动吗?”,我看着他,当然会啊。他很奇怪,“怎么会这样呢,如果那个人是我,只会觉得:拜托,tag我做什么?”,然后马上想要remove tag。嗯,我认真地想了一想,对哦,为什么别人去吃关我事呢?

书毅跟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你永远都打不倒我们吗?”。因为我总是激动而他们却是冷漠的,平静又冷漠。是是是,这是最讨厌的地方了,我恨牙牙的讨厌,无可奈何地讨厌。你说世界上已经有大象,为什么还发明老鼠呢?天生一物降一物啊。

与妈妈逛街

以要买一包有限期折扣的厕所纸为由,和妈妈度过了一个悠闲的逛街买衣服叹午餐。

爱是什么呢?收着藏着的没有表露出来,可是不代表不存在啊,就在那每次的愉快聊天中,就在那自然走在一起的时候,就在每次不觉得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心情中。我任性、迷糊、时冷时热、有时候有奇怪的想法,可我就知道总有个你爱我如爱自己一样,就是这么不挑剔的爱。真的,不需要定义,如果这样的感觉也是你,我也会微笑。

我杂乱八七的决定和要做的改变,一年下来的各种各样,都是明知你会支持和默许,我就是需要这只是一个点头的信念,以贴近我最深邃的心扉,也不用仰赖他人了。我就是要沉浸在这俯身可拾的仗着,却不会随手挥霍。明明白白的,理所当然的,总有的,只属于我的。

逛街以McD超值午餐结束,两包战利品放在椅子旁边。噢,好喜欢那个Oreo Mc Chocolate Shake哦。呵呵。

害怕

欸, 你有没有发现,有事的时候想要说出来,已经变成一个习惯。为什么不能憋住心里的话呢?为什么不要当个冰山,只露小小一角?为什么辗转不安,直到在乎的人懂得你的内心?为什么害怕,为什么需要一个加持的支撑呢?

今天说了一个秘密。我说,如果不说,大概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吧。嗯,那为什么要说呢?我不知道,纯粹的,不想要你永远都不知道吧。

又是一番长长的铺成,因为自己是在完全没想到要分享的时候突然说漏了口,“看你这么得空,要不要说一个秘密给你听?”。可是过后立刻后悔了,我害怕告诉过后,无法再理所当然的平行了。会看不起我吗?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一样的人吗?会嫌弃我吗?

可是开了头,怎么样都需要说啊,他一直叫我说,叫我说。我酝酿勇气,吸满氧气后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啊,这是紧张的征兆呀。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不知道,我害怕,好害怕,汹涌的情绪想到的是好像走近我的世界,总是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了解和认知。如果保持距离,到此为止,会不会比较美丽呢?

并不是从未捕获安全感,所以最后还是慢慢说了,伴随一阵虚脱。我还是想起了“笨蛋”这首歌,最后一句。为这种小事挣扎,难道我真的是个笨蛋吗?呵呵。

电影下午茶婚礼

星期六,刚巧有个Sarega姐姐的婚礼,让我们吃喝玩乐gang又聚在一起出外一整天了。

先是中午去Setia Walk看电影,Life of Pi。好像很久没有踏进电影院了,嗯,大概有好几个月了吧。我在上一次的电影院里,看过了这部电影的预告,唯美的大海,Pi和老虎,把我深深吸引住了,一定要看这部戏。

看过之后,仿佛经历了一番好满足的视觉享受和故事园游。那汹涌的翻船,说时迟那时快的澎湃;在海上的夜晚,有鳞光闪闪的大鲸鱼,和满天点点的星辰;无人的荒岛,入夜后是荧光闪闪的树叶,变成酸质的湖水;各种面貌的Richard Parker,和各种聪明的求生技巧,看得很过瘾。电影最后十分钟,没想到才是故事的亮点,Pi问:“两个故事,你会选择相信哪一个呢?”,说着嘴角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呃,有点发麻。

我原本以为故事会说Pi和老虎最终成为了患难与共的好朋友,证明动物是有灵性的。可是这个结局也更接近现实,动物始终拥有它们的本性,在患难的时候表现尊重Pi的生命大概已经是它最大的灵性。Pi把这个故事连接他和亲人在翻船前来不及的告别,说:“All of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 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好心痛的感觉,在他还没有领会生命的种种意义之前,这一切说发生就发生了。这里的铺成好沉重,眼泪不知不觉簌簌落下,噢,还好没被旁人看见。

出去戏院后很快就投入另一种心情,和DJ Shuyih随意的拍照和想着下一步要做什么。自从DJ有了这个新的相机,真是非常好的拍照推动力,因为他的相机随意怎么拍都很好看,重点是轻盈又方便。我要借此谢谢他的相机,丰富了我几乎全年来的facebook albums,哈哈。

过后会合Tzehua,先去医医肚子,我要吃甜品,所以我们去Okaido下午茶一番,吃两片蛋糕加奶茶。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玩Uno,这次少少人,比较快节奏的玩,也比较刺激。能够一直拍照也是只有在这样的聚会场合才会出现的兴致,呵呵。

大概7点左右就出发去Sarega姐姐的婚礼地点,Batu cave附近。在婚礼现场体验了印度人的婚礼仪式,嗯,可是可以把乐器音量调小吗?整个晚上体验了所谓的被音乐轰炸,哈哈。Sarega难得穿了Sari,传统服装怎样都是很好看的,有机会我也想试一试,可是又害怕过不了要露肚脐的心理障碍,哈哈。

婚礼仪式完成的时候,要由在场的亲友把手中的黄米撒向新人,以示祝福。在等待的时候我们各自摊着手掌拍手中的黄米。Shuyih看了看我的黄米,说,好丑哦。然后转过头来看DJ的,说,好好看哦。明明是一样的黄米啊,让我不禁无名火丈,对着DJ说,“你看(他)是不是偏心?是不是偏心?完全扭曲事实。”。看我莫名的激动可是DJ却很淡定的回答:“四十而已吗?五十有吗?”。啊,我愣了三秒钟才回过神来。哈哈哈,这个冷笑话王。

晚宴在仪式之后才正式进行,是自助式餐。那时已经大概9点半了,哈哈这个可算是最迟开宴的婚礼晚宴了,可是其实是都是为了婚礼的良辰特别这么设定的,所以我也无所谓。可是三个大男生饿坏了,都添了两大盘满满的菜肴,哈哈。

回家路上,我坐在后座,窗外有接近半夜的夜空,电台刚好播放《城里的月光》,DJ和Shuyih放开的把chorus唱了一遍又一遍。嗯,真有感觉。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能不能有多些快乐片段,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

过后我们轮流猜歌唱歌,点一个歌手然后唱她的歌曲片段,我们唱过了孙燕姿的、Twins的、林俊杰的,真过瘾的游戏。像这样的时刻并不常有,也就更显珍贵了。好像总是长不大的我们,聚在一起的心情是多么的纯粹。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组合呢?让我们总能在一起,嬉闹和学习。让我想起了那些即兴的午餐,房间里橙星人的故事,bon odori的舞蹈,那晚冷冷的云顶,有你我他,在街道上走着,在房间。我不得不惊叹缘份的美妙,直到现在我们还能平行,充满乐趣,这真的很美妙。

可不可以这么说呢?谢谢你们陪我慢慢长大,呵呵,那些好玩的有趣的片段,在后来后来被晾起来装框,都是值得炫耀的荒唐。回家了,今天是一个句号,还是只是一个顿点呢?我奋力眺望未来,期待答案。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