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无处安放的

最近几乎每个星期六都有奥数的课,老实说这从早上8点到下午2点半的马拉松教学真有些累,可是每次总是在最后一课得到最好的心境和状态。那是五六年级的课,和他们一起上课,就像一起是学生,一起进行脑筋急转弯,一起解答有趣的奥数题。我总是回到以前中学学习Add Math的心态,只要能够解答到一题,就欣喜若狂。

这四个星期都在讨论比赛考题,今天要解答的最后一题是,“一共有多少个三位数的两个数码之和等于另一个数码?”,我们一起在白板上讨论,延时了20分钟,终于我算出了答案(暗地里偷捏把汗,班上的六年级生很厉害,还好比他早算到,不然谁该是老师啊。)。啊,就是这样纯粹的开心。

我几乎想要这样的工作了。挑聪明的学生,一同挑战迂回难缠的数学题,收入可以维持想要的生活,就够了。

可是我一定要做到我想要做到的那种能力,做过那些事,才用轻松的语调说啊可是我比较喜欢这样的生活啊。我心里既矛盾又迂回,孤芳自赏,这样才孤芳自赏。因此听到这样的评价,不以为然,却毫无反驳的证据。

可是为什么不可以有那种“愿意并肩,性格或做事方式不一定相似”的人呢?奇怪的女生,就比较不能得到认同是吧,可是我不寻求认同,不需要讨喜。暂时无处安放的,就在数字那里,锻炼理智、逻辑和淡然。




下半年了

像是放了一个星期的假期的那种心情。

上星期日提早庆祝黄奕铭的生日,呵呵,中学时期就认识的这班男生朋友,就是比较习惯连名带姓的呼叫,不然会叫国语名,怎么也叫不出两个字的华语名字。原来我们已经有三年没有一起庆祝他的生日了,他日本留学也转眼要毕业了。啊,真好。

我们七个人一起唱k,过后剩下五个人吃蛋糕聊下午茶。两个节目都很过瘾。唱k的时候一直有笑料:我和ym隔着美凤交谈,故意在美凤唱歌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的大声谈,硬是把她夹着连脚都不能盘起来;雯娟唱Frozen的《For the first time》舞台剧版本,还有白话片段,实在太有趣可爱了;HonLim为雯娟的英文歌和声真是笑惨我们了,太厉害了,歌本来就没有和声的部分,他搭配到多完美;我介绍大家几首歌都唱不出来,苏运莹的《冥明》,和雯娟勉强唱一段,“蚂蚁蚂蚁搬回家、燕子归途,把气味丢村庄”,追着歌词唱到我自己笑;苏运莹的《野子》,和ym搭着唱,唱完后我都不知道哪里该是激动的chorus;李宗盛的《山丘》,开了伴唱让他们听,我就只会那句“越过山丘”而已。

过后我们借ym生日需要有蛋糕庆祝的名义,去Secret recipe吃蛋糕。我们好像隔了至少几个月没有见面了,所以谈得很过瘾。我很欣幸,这班朋友,是会互相守护、可以信任的朋友。

********************************************************
最近在金钱上体验了些许安全感与满足感。赚钱是很愉快的事。星期二晚上的一个见面,从他人口中听到自己值得的“身价”,给我带来了一丝丝自信。我可以仰望更高,自视更高一些。这跟我一向的视野不一样,一切都变得很有趣。

现阶段的我对许多事情有越来越多的疑问和思考。我参与过团体活动,接触过直销、保险,都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可以那么一心一意的信任团体或组织,可以心无旁骛地热血其中。我会认同其中所长,也无法认同其中缺点,更无法保持热情热诚。

我看古代故事,觉得有趣的是,在乱糟糟的战国时期,人们也是那样活过来的。那时候的才人秉持不同信念,有些坚持尽忠,有些志在四方。诸子百家,各家有各家说的好,几百年来却谁也说不赢谁,这是因为各家有各家所长,也有被攻击的短处。任何一种学说,都在极力排斥他人,但总有聪明的学人,在不断吸取他家之长,丰富自己。而君王,择一家为主,数家为辅,内佐王政,外扩疆域。

这放在现代也是一样通用。购物、理财、经营家庭事业,不也是一样道理吗?各种坚持自己的养生产品最有效,自家的理财配套是最好的,自家的团体最有意义,这些那些的宣示,每当我听出这些意思,就觉得清醒了。你要别人只是认同你这一家,或者我们因为某个短处全面否定那一家,都是不对的。

好吧,这些是看了中国电视剧《芈月传》的感想。这部戏太拖了,不得不跳着看完(不小心开始之后,好奇心之下一定要看完),最后还是在看到30多集后毅然决定看过百度百科的剧情算了,总共有81集。天啊,我无法慢慢看完。

六月的天空

六月不知不觉来到月尾了。这么也是来到了一年之一半了。 写着的时候听着徐佳莹的新专辑《心里学》。这专辑的意思是,经历了什么,也已经来到一个阶段,能够在心里消化,心里学会了什么。这跟我现在有点像,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价值观,好像写出来不太好,放在心里成为自己的比较好。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