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古晋特色之 Earnest Zacharevic 的街头壁画

最近,Earnest Zacharevic在古晋留下了5个壁画。难得我去那里,就去找找看到底这些壁画分布在哪里?


              


第一和第二幅是在市中心(地图一号处),位于Jalan India和Jalan Gambier其中一排商店的尾端,很容易找,不会的话,可以问问店里的人,他们都知道。

这幅叫《人猿推车乐》

隔壁就是这个可爱的小人猿,叫《水管上的吊臂猴》
 另外3幅,在Annah Rais Longhouse,离市中心大约1个小时半的车程(地图2号处)。这个地方是个很值得参观的Bidayuh原住民长屋。部分原住民还住在这里。他们的长屋特色是竹制的地板,干干净净,依山旁水,很舒服的地方,可以考虑在这里住几晚民宿,融入当地的习俗。

这几幅画都在Annah Rais Longhouse比较深入的屋子,要过一座行人桥,所以最好还是问问当地人。

《Kucing and I》

《The sampan girl》

《Mama in blue》

很喜欢他的画风,简单几笔就画出人物动物的神韵。也很欣喜这些壁画能为游玩古晋增添主题,间接推广当地文化。

徐佳莹《寻人启事》



太喜欢了。徐佳莹的新专辑《寻人启事》,是第一个我没有首先留意歌词就被歌声和音乐吸引住的专辑。

那些音乐,嗯,不知道我的感受对不对,觉得有很多细节。就是喜欢那些音乐里,某处,多加了几个音符、一段风声、长笛,配合那个歌声,我完全沉浸在里面了,出于自然的随着音乐微微摇摆。比起第一次下午随意听过,过后在夜晚聆听,更容易微醺。

其实这张专辑的有些歌曲曲风没有创新或突破什么的,反而这些歌就是徐lala的一贯风格,例如《寻人启事》、《明天的事情》、《潜规则》都有很熟悉的旋律。但是这些似曾相识却说不上来的新歌不会让人觉得她画地自框,反而,嗯,都很惊艳,像是在同一个圈子里进入了更高更好的创作层次。

这张专辑跟不同的人合作曲子或歌词,也赋予她的歌曲之前未有的丰富色彩。第一首主打歌黄建为的曲(Hmm还不知道这个人)Hush的词(给我一种很“星际”感觉很艺术的创作人),加上Lala的哼哼调调,就给了一个简单明净的《寻人启事》。前奏就充满画面感了,像是微风拂过湖面、拂过轻蓬的长发、拂过不经意想起一个人的心窗。

而世界的粗糙        讓我去到你身邊難一些
而緣分的細膩       又清楚地浮現你的臉

MV展示的故事也很美,在感觉彼此关系无聊时、争吵后、失联很久了,还能够想念一个人,想起他就有感觉、就能微笑,还能笃定的回到那里,是一件很幸福的缘分。

《明天的事情》是我这张专辑里第一首很有感觉的歌,呵呵。很疗愈系,像被懂了那些既想拥有又不确定。好吧,就任性的无病呻吟,庸人自扰吧。

我們說定忘記昨晚的爭執
我們說定改掉討厭的個性
我們說定不在意彼此的情史
可是怎麼知道這樣就會更合適

这段歌词其实很适合偶像剧,呵呵,就这样我也可以编一个故事了。MV是说一个森林的精灵爱上了人类的故事(我看图作的),可是怎么办呢,人类怎么能够爱上精灵呢?于是就是这么相爱又不确定未来。两个人互相迁就对方的习性,吃新鲜的果子,睡人类的床。不确定,虽然还有很多不确定,可是歌声里却透着坚定,正如MV最后,彼此的手掌划一刀,握在一起,命运也将从此在一起了。

《树洞的选择》很迷幻,电子迷幻,其实我不是很能接受这类曲风,可是这个又有“像风的轻盈”的好感。有点古怪的口白,把它的意境提升到,我认为的,很美的插画故事。

我聽過花如何愛上了刺
卻沒聽過你愛的方式
聽過星星如何若有所思
卻沒聽過你小小心思

蓝小邪作的,是我模糊印象里很“灵气”的作词人。

《不安小姐》很好玩的快歌,作为穿插在这个专辑的中间的歌,它缓了其他慢歌有点过累的消沉气氛。这首歌有一点快绕的歌词很好玩,呵呵。

《潜规则》出乎意料的成为我第二首一听就喜欢的歌,也许是它原本就是一首抓住流行技巧的K歌。那些chorus可以听了几次后深入脑海,跟着哼唱。

每一次想豁出去了
每一次發現你最適合
你卻說不擁有 就不怕失去了

我還是會裝不曉得
我還是不怕不值得
然後呢 下一次呢
我還是要傻傻捨不得

如果你也豁出去了
我可以不是你的選擇
最後一起變成最執著最好的

一段又一段的歌词,说着渐进的心情转折。第一次是不晓得,第二次也许直觉是错的,第三次,然后呢?心境顿悟了最好就是一起变成最好的,下一次就再看然后呢。

《我没时间讨厌你》也是她张扬美好噪音的K歌,有力却柔柔的,吵架的歌,是吵架的歌,呵呵。《高空弹跳》很有外国歌的旋律,大概是某种我说不出的曲风,不看歌词,就听也好了。《糖果的粉碎者》,音乐给我很强的吸引。我还是不要说Lala的曲风没变了,这首还有之前几首的电子迷幻明明就跟以前很不同。

不知所措的我們 牽著手去哪裡
現在又是在哪裡
依然寂寞的我們 哪裡來的感情再浪費

这首《耳边风》,是舒服的歌。Chorus是可以闭上眼睛跟着微微摇摆的旋律,像是可以拿着酒杯,释怀又在意。

《别怕》是很好的睡前摇篮曲,听过了整个专辑,是时候收一收气氛,温柔的睡去。《只要一分钟》更是摇篮曲的延续,包容了一切思绪的起伏。

所以我閉上眼睛
學會溫柔地想你

歌词好像描写别的境况,可是我的感受还是如上,闭上眼睛,想起一个人,就能温柔的微笑。

就让我沉浸在这些泛滥的虚幻情节,找到你,或找不到,是你,或不是,都可以在这里。

Hin

家里叔叔的二儿子Hin已经8个月大了。他和哥哥Ron不一样,虽然别人都觉得他们的样子很像,我却觉得没有像啊。

这张照片是上个月晚餐后,在侧客厅拍的。那时他都7个月大了。可是,这么久以来,他就是这么一副“看到陌生人”的眼神看我。今天晚餐时,他一贯在他的学步车里围绕我们的餐桌,奇怪的是,当我开始说话时,他就一幅如下图的表情抬头看着我,我不理会继续讲话,再望向他,他还是那样定定地看我,我继续讲话,再看,他还在看我!

如果是崇拜或欢喜的样子看着我就好了。可是,这明明是[十分疑惑]、[案情不简单]、[发生什么事?]、[她是谁来的?]之类的内心戏由内传外的表情对不对?

听我唱歌的时候是这个眼神,我坐在电脑前也是这个表情。

他到底知不知道我这个姐姐是朝夕可见的同一个人啊?我很怀疑是不是当我换了衣服,他就觉得我不是同一个人了(有没有那么多变?)。



吵架的艺术

依然兴趣十足的看《交换日记》。玫怡和妙如不是模范生,她们的思考角度也不尽是与我相同,可是常常会从她们的交换想法中,也让我诚实地探讨自己的想法。一些以前会自动否决的负面想法和自然反应,现在渐渐觉得,嗯,我该接受这样的自己才对。

其中一个她们常常探讨的话题是关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同性或异性,确实有它们的相处之道。与其一心要求和谐,而避开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她们反而觉得能够吵架是一件很健康的事。

中学时,我有自己的女生圈子,感情特别好。有一次没记错的话,是晓慧略带遗憾的说,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吵架呢?她觉得,朋友之间如果能够吵架也有它的好处。我觉得哈哈,为什么要吵架呢?很多事情我都能包容过去啊,相信她们也能的。

也许是经她一说,之后很多事情我都比较愿意坚持己见和她讨论,诸如书本上的真正意思之类的。以前会跟大队好了,但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拿出来讨论后,就觉得很有趣,考虑的方向也比较全面。可惜好几次被旁人认为我们越讲越大声是不是吵架了,其实我和她却十分乐在其中啊。

上大学后却回去当“鹌鹑”的思维,因为有更多的人坚持己见,而没主见的我随风飘扬很久,才在现在大概抓到自己想要坚持的理念。面对好友,因为没有吵架的习惯下,有时候的场面失控确实为难了当时的自己。

过后,面对一个人我不自觉的常常发泄自己的不满,常常得到一句“要怎样?”、“你在期待什么?”,我也在事后觉得自己根本不在吵架,而是单方面的唠叨而十分不好意思。我在要求什么呢?我有这么要求其他人吗?是其他人不需要被要求,自动达到我的要求?还是我出于习惯的不自觉越过界了呢?

我还是会觉得人与人之间若能够包容就不要吵架好了,更高境界的当然是通过和颜悦色大方地聊起这些不同的理念。书中的玫怡和妙如不约而同地以此为她们《交换5》和《交换6》的重大决定的基准,换了另一道风景。在我看来,这有点可惜,可是也许,这就是人生,也说明了沟通的重要性。

不喜欢这样被对待、不喜欢那种做法、希望可以得到回复、希望不要忘记基本的尊重,能够抱着沟通的目的带出这些话题,让彼此了解这些做法背后的心态,这样才能聊下去。可惜很多人也许觉得有必要摊开来聊吗?“合则来,不合则散”,感觉不合意了默默远离就是了,反正说了过后“我还是这个样子的啊”。其实,如果就这句“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啊”的意思能够清楚地表达出来,也是一个想要的答案。每个人都有自己跟自己相处的模式,却不能指望别人会自动了解,你也需要自己解释清楚。

对我来说,沟通依然是,有时候像一道如履薄冰的湖面。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有在乎呢?即使如此,还是有它的窍门,和可爱之处。

最近发生的事

这几个星期,家里的人都有一些小状况。月头,婶婶和Ron一起感染骨痛热症而进院。Ron在医院看见我们探病,第一次露出可怜的扁嘴,然后就哭个不停了。哎,好可怜可是也很好笑(原谅我的“冷血”啊)。

我的爸爸妈妈和Hin就睡了两个晚上。还好他还没有到有意识认床的年纪,才8个月大。为了让他能够一觉睡到天亮,我和姐姐会事先和他玩一会儿,拖延他要睡觉的时间。所谓的玩,就是唱歌了。想来我自从充满自知之明而不常唱k后,这次让我重拾唱歌的信心了,哈哈。因为每次当他开始不耐烦要动来动去时,只要我开始哼歌,他就会静下来,看着我。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哼歌,“Lalala...lalala”,哈哈。

然后上个星期四,爷爷为了为古董钟上链,不小心跌伤了,右手臂有一个流血的伤口。那天我回家后,他已经看过医生,可是之后的换药涂药都由我做。我虽然名誉满满的是曾经活跃数年的PBSM会员、生物系准研究生、各大慈善机构的客串志工.......可是!我却没有一点实际的伤口处理经验,一点也没有。我根本就是一个“浑水摸鱼”的假救护员!

第一次洗伤口时真是战战兢兢啊。爷爷的皮肤很薄,经不起胶布的撕粘,刚拆时伤口还流血。我都手足无措了。过后,压住伤口然后快快洗伤口,粘纱布,我才呼了一口气。还好,过后几天慢慢熟悉了,我又开始了“名誉救护员”的信心,处理伤口的步骤越来越简洁,还可以偶尔叮咛,给安心的话。

今天是父亲节,和姐姐一起合作煮了一顿意大利面,cream sauce spaghetti。这几天我十分不敢走开电脑和书桌,所以一切的切洗都由她做,我负责最后的下锅。发现自己很有厨子的能力,哈哈,一顿美味的creamy mushroom spaghetti就煮出来了。还有炖蛋作为甜品,爸爸很满意,我们也很满意,呵呵。

觉得自己越来越把自己围成孤岛了,却也觉得自己在身边的人来说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可是,这也符合长大的逻辑。长长的路不一个人走,怎么遇见专属自己独特的一切呢?我来到了Rapunzel忽而为得到自由而兴奋得绕圈子,忽而犹豫自己是否做错决定,忽而为踏出一步而欢呼喝彩,忽而忧郁的缩在一旁的阶段。你知道,那些是从前的我只会羡慕的决定和举动。接近阳光吧,朝着那里奔跑,就对了。

Shiha的婚礼

今天出席Fashiha的婚礼,和德峻书毅秀菁代表其他朋友们出席。下一个婚礼的是十月的Munir 和Yasmin,那时候,DJ的接棒人是谁呢?我有点觉得我想来今天的婚礼是某种冥冥中的决定,是某种预习。虽然还不确定那时会不会去(有点远而且也不知道谁愿意一起去),可是会觉得这样和友族朋友保持联系是一种很好的习惯,值得一直维持下去。

有点长的一天,从早上11点半开始出发,直到晚上大概11点才回家。首先,花了几乎两个小时才到达,因为我们在Jalan Meru迷路了,看见了很可爱的路名,“Jalan Limau”、“Jalan Durian”、“Jalan Kopi”,怎么都是这样简单取材呢?呵呵。过后才到达外观很朴素的Dewan Meru,里面的摆设却很不错,至少那个结婚的舞台很美,花朵的摆放也很美。我觉得,友族在筹备婚礼的简单是件很好的事情,不为了排场而太过铺张,也不需要非常周到顾虑每一个亲戚朋友。在这天,新郎和新娘就是一天的国王王后,大家会过来祝贺和“景仰”,而不需要结婚的两个人很累的要在台上致词或敬酒谢谢各位的出席等等。

我们在婚礼之后,在dewan外面决定一下过后去那里。其实很好笑,我原本以为直接回家而已,可是他们既然已经问“要去哪里?”,并把决定权交给我,我当然“打蛇随棍上”,提出想要的活动——看电影。原本我想看Maleficent,可是经书毅说它的online review没有很好,反而另一套电影Edge of tomorrow好评很多,所以就衡量电影时间点后决定Edge of tomorrow。对我而言没有所谓啊,反正也不是看电影的爱好,纯粹想要看电影而已,所以这两部事先让我有好印象的电影我都OK。电影出来之后,觉得很好看啊。呵呵,满脑子都是“既然每次失败都是重生,就大胆尝试开始吧!”的激励了。

电影出来后都7点半了。大家都觉得不要在商场里晚餐,而是去寻找外面的镇Klang之宝——bak kut teh。可是晚上有开的bak kut teh太少,还好有秀菁的电话网络提供一些资料,还有DJ的一些记忆和尝试,还有书毅很尖锐的眼光看到那排店铺,在第三次的兜圈子后终于误打误撞发现我印象中“就是有在晚上吃过的bak kut teh”(可以从这些这些句子想象一下他们各人对于成全我这个几乎只有想像的建议的重要性,哈哈。)。吃bak kut teh都已经是晚上9点了(所以兜了多久的圈子?!)。之后的来访者都被老板示意不收客人了,觉得我们真幸运,呵呵。而我很满意这顿晚餐,吃得很爽快。

整天下来,做决定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我们是怎样的人:都是一群迁就来迁就去的朋友。哈哈,这样是好的,能顾虑别人的立场而做出比较适合每个人的决定,但是也让有些场合拖泥带水。我尤其发现自己是这样的人,考虑太多,结果决定也不见得比较好,因为[面面俱到]本来就难于办到。这也是我日常生活里比较会开始留意周遭朋友们在这些情况的“大刀阔斧”,才警惕自己真的顾虑太多或太少了。

还有,又再发现blog和照片对于我是多么的重要啊。对于我没有照片和没有记录下来的事,我竟——然——忘——记——了。DJ和书毅今天分别说了两件事,都让我觉得自己怎么记忆差了。书毅说我们之前和DJ去MV听talk后在那里看Dawn of the Planet of Aps(好像是),我竟然一点也不记得这件事,我只记得那时DJ在半途要赶回去学校 interview,留下我和书毅慢条斯理的吃完韩国餐后,DJ又赶回来用车子载我们回去和顺便晚餐。可是,被提起我才想起和他看过这部戏,可是,对于看戏这回事以及戏中详情一点印象也没有。

DJ说的是,之前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去i-city时,还顺便吃bak kut teh。我记得我们有去i-city,一大班朋友,那时候他才刚过来 ,可是有吃bak kut teh吗?我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直到刚才大概记得那个parking和店铺,可是店里面的情况和点过什么菜却完全不记得!

突然的一整天活动,很放松悠闲的一天,可以很好玩,也可以享受那些“天使飞过的时刻”,也谢谢他们因个性使然,而说了、还有没说的话题。无论如何,可以继续奋斗了。呵呵。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