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十月二三事

刚刚忙完了第二个阶段的实验最重要的一环。

之前卡在花一直种不出来的窘境,就是植物一直生长,但是不开花,最后遇到9月的适当天气(?)才总算解决了货源。然后,如过山车的心情般准备样本,有些失败、有些成功,好不容易收集了足够的样本。然后,决定哪个外判Sequencing的服务也纠结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了大牌BGI。在没有任何本地中介的情况下,要自己去买干冰,准备箱子(一层够厚的干冰箱,外面是纸皮箱),然后亲自运去FedEx运送。碰了一些难题,例如除了要为箱子贴上有干冰的标志后,还要弄明白如何填写表格,要再三确认这个箱子不会卡在关税局。然后没想到原本隔天会送到的箱子,竟然不小心从广州运去韩国,然后才运到香港,前后3天2夜,害我一直很担心干冰耐不了那么久。最后送到了BGI还面对没人收货的状况,打了好几次的电话才总算确定他们收到了货,也拆好放进冰箱。

过后还有一些实验和后续工作,也会是我从没做过、需要做完了才能放下焦虑的心情。但是现阶段至少可以坐下来,好好再看看整个状况。好像,也可以好好想想,毕业后可以做些什么工作。

对于从未经历的事情,总会有过度想象的恐惧。是不是够资格了,有没有装备好,够不够知识?身边很多朋友们给了很好的实例,关于他们各式各样的职业和选择,看他们的最好和最坏,总会偷偷设身处地地想着,我会得到那样的工作吗?我会做那样的工作吗?我会胜任那样的工作吗?最后,我会如何选择呢?

对于理想职业的定义是可以运用一直以来累积的专业,也必须赚得到钱。目前最大的实践只不过是教补习,但是希望真正的第一份工不要教书,希望可以是搞一些东西,看看社会的需求和运转,让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桥梁,供应需求。

在忙碌的时候总是不禁想着,这段期间学会最大的一点道理是,什么都要自己一脚踢。从小事如找一个箱子,到处理大笔的经费,什么都需要搞明白,才下得了决定。有好一阵子想着为什么不要成为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呢?安分的打一份工,每天最大的烦恼是看什么电视剧,但是想到隔几年甚至不消多久以后就会被淘汰,就觉得这样的安逸很没有安全感。

不可以太信任别人的能力,不能因为那是他日常的工作所以放心的交给他,期待他会完成,其实,很大可能出错的偏偏就会是关于你的这个个案。不要太相信一个人的意见,问多几个人就知道答案总是有好几个,也要到头来告诫自己不要随便信口开河,就像那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搞到最后我还是觉得,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去了解、去找资料才能作准呢?

是的。科学最大的精神是质疑。科学的哲理是,当前一个科学家发现了一个原理,之后其他的科学家要做的是如何从各方面试图推翻这个理论,那些不被推翻、能够经历很多年的原理算是目前为止最靠近真理的知识,但是我们也不能保证以后这个理论会不会被推翻。

好像扯远了,最近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建立一些好习惯,让自己学多一些、多看一些书或有意思的资讯呢?或者还是专心多写一些,多做一些可以为履历表加分的小事?好像两者可以兼施,好像后者比较重要。

好像也是时候睡觉。久违的博文,久违地自言自语。也许也该重拾在这里沉淀思绪的习惯,定期写些什么记录一下近况。

今年的生日

距离上次的文章又过了两个多月。 七月时,对于自己的学业还处于七上八下的心境,很多进度做不了准,心里很不踏实。一次朋友聚餐还被苦苦相逼要不要年尾相约去旅行,旅行什么啊?!论文几时要交我都不知道,我心里慌得很,更多的恐惧在于怕要重复上次硕士期无限展期的恶梦。 但是七月尾重新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