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Saturday, September 29, 2007

Mahfuza.迟来的生日庆祝

今天我们补祝mahfuza生日,去晓慧妈妈工作的San Francisco' Pizza晚餐。吃的时候不觉得,可是给钱的时候才发现,我们吃着的是很highclass下的餐厅。才六个人去,叫几样东西,竟会吃了九十多令吉的食物,而且还是已经有职员优惠被折扣了。

不过还好,吃这些东西吃到好饱,到最后都吃不下志耀他们买来的生日蛋糕。对了说起蛋糕,真搞不懂都可以闹出一个笑话。下午我sms晓慧,提议买个蛋糕去mahfuza的生日晚餐,因为人少half kg就够了,大概rm20。于是晓慧就转告洁雯,要他叫志耀帮忙去买,sms内容是:
can ask pcy(chee yow) to buy a 20kg cake?

看出问题在哪儿吗?可是洁雯看不出哦,她直接打给志耀,很清楚地跟他说:“等下你们顺便去买20kg的蛋糕可以吗?”志耀听了也是:“哦”的没问题。过后他就打给kum hing,跟他讲买个二十kg的cake,kum hing立刻很快反应说:“二十kg?哪里找二十kg哦?”

弄清楚后的志耀还不确定是不是听到二十kg,也许是刚睡醒听错了?所以试下sms洁雯:你刚才讲买几kg的啊?洁雯还很理直气壮的回说:二十kg啊,你刚才发梦啊?“你才发梦是不是哦?哪里有20kg的cake?"哈哈,我们想象着如果志耀没有问kum hing,直接走进店里,开口就问“有没有20kg的cake?”店员会怎样回答呢?又或者终于买到20kg的cake,哈哈,wedding的三层蛋糕大概4kg,那么20kg...我们要试着想象,延伸到天花板的十五层蛋糕?又或者平铺在桌上,我们六个人每人可一分到一块3kg的蛋糕,市面上最多只要2kg的蛋糕罢了。哗,多幸福!

好了,总之就是很夸张的误会,可能那时大家都在睡眠状态。

吃完pizza后由于太饱不想太快吃cake,我们决定去ukm参观参观。一进到去我们就哗声不绝。哗,那个stadium很好看哦...哗,那个golfclub很像resort的入口...哗,宿舍很美啊,那个楼梯多好看,那些房间看起来很大...那个cafe,桌椅多好看,旁边还有个大电视和沙发,播着的竟是astro华语台,WaTV,多好...即使是路边的公园灯,也是那种很有度假村feel的小矮灯,我就是一直说很喜欢他们的路灯。图书馆还是全马最大的图书馆,但我们不可以进去参观。

绕着校园走了一圈后,我们回到pizza餐厅要解决掉那个蛋糕了。所以说整个晚上我都在吃,哎呀我也不想的啊,美食当前,很难说不要吃的嘛。就这样谈下吃下,嗯...很不错的晚上。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感受余震

昨天早上睡到八点的时候迷迷糊糊,隐约感觉到我的床在微微摇动。那时是在宿舍。虽说那张铁床平时看起来不是很稳固,但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我以为这是幻觉,也许是还没抽离梦中的情景,可是静下心来,还是可以感受到摇晃的来源是我躺着的床。

有点不知所措了,到底是什么力量导致它摇晃?是衣服吗?突然想到这个可能性。我的晾衣架是贴着床,也许是风扇太大吹动晾着的衣服,摇下摇下影响到铁床。即使理智上知道这是最不可能的可能性,我还是起身移开晾衣架。躺回床上时,摇晃的感觉竟还存在。

还好那时已经是早上,不然我的思维肯定会偏向“不是人"的力量。Roomate也在房间的另一边很安稳地睡着觉,这让我或多或少感到安心。管它是什么神秘力量,我很累要争取时间继续睡觉了(前晚很迟睡)。把身体侧向一边,摇晃感没那么强,我继续睡到九点起身。之后因为赶时间准备上课,我把这件事给忘了。

晚上有三华meeting,和朋友们聚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听到其中一个朋友谈起这件事,她的床也是像我一样震动着,然后贴向墙壁感觉到震动更加厉害,甚至震到头晕晕。她就知道原因呢:地震,苏门答腊8.5级地震,传到来这里发生余震。

原来如此!谜底终于揭开了。说着她说这么大个女了,第一次感觉地震。说的也是,我太先入为主认为马来西亚不可能有地震,被这些惯例搞得我连这么简单的理由都没想过,尽是想那些不逻辑的原因。哎呀,笨笨的。

Friday, September 7, 2007

头发

早上起来迷迷糊糊的,看到镜中的自己突然吓了一跳。哈哈,都忘了自己昨天剪了头发。

已经两年多了,一直犹豫不决该不该继续留着长头发。不想留的原因是觉得长头发的自己不好看,每次绑了半天后头发就变得很乱,我不会打理头发吧。可是又不舍得剪,那是自己留了很久的头发,很难得的啊。有段时期我的犹豫不决简直让我的家人感到厌烦,哈哈,我一直缠着他们问意见,他们说长头发好看我又不相信,叫我干脆剪短它我又不断问为什么,烦死了。

总之就是一直下不定主意。终于到了昨天,事先没预料的,我跟着要剪头发的jacy进入了理发店。跟理发师说我要剪短,就是这么多,要她自由为我设计发型。也没有想过要在中途制止她再剪短下去,剪下剪下,就看到这个头型出来了。

嗯,结论是,不错啦,剪了这个发型,喜欢我的人会继续喜欢我,看我不顺的人也不见得会改变心意,我感到舒服就好了。这头短发,让我真正的感到舒服自在,像回到以前,不必为打理头发而忙碌一场。而且还有一点是,洁雯说我剪短头发后好像有点变瘦了哦,哈哈,我当真的啦。

Wednesday, September 5, 2007

传承营

去了三天两夜的传承营,是我们第三宿舍的华人团体(简称三华)主办的。这是三华每年的例行活动,主要是为了我们这些新加入的三华成员而举办的。当我们住进第三宿舍,已经自动成为三华的一分子。

我还记得在迎新周后的那个星期,那些senior们已经开始跟我们介绍这个传承营,并游说我们报名参加。办这个营无非都是要我们对三华对宿舍更有归属感,还有想让我们junior senior的感情融洽起来。用意很好,可是传承营的日期有点不适合。我们来了大学两个月,难得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可以回家,很多人都不愿意牺牲回家的机会留下来。

我即使不用回家乡,也不太愿意去,因为很多junior都没去,尤其是接近传承营的日子,一直听到去的人数少之又少,junior不上20个,听得越多,越不想去了。可是最后还是报名参加了,因为听说筹委们一直还是坚持的筹备活动,不想让他们失望。

就这样在去与不去中犹豫挣扎的情绪,我上了在nilai inti college举办的传承营的巴士。三天两夜的游戏活动,很不错很好玩呢。也认识了不少人,多数都很少甚至没有见过的。而且这个营不像我以前参加的camping,没有那些我不喜欢的进森林体能训练那么辛苦。这个传承营玩游戏,唱歌跳舞,玩侦探游戏,戏剧表演,都是很轻松很好玩的。

这个生活营有个最窝心的地方就是安排一个节目叫作天使与凡人。在第一天刚到达的时候就叫我们抽签抽个名字,那个人就是我们的凡人,在这三天两夜里,我们可以写信给凡人关心下他问候下他,也可以写信给天使。有个筹委会一直充当邮差为我们传达讯息。当收到短信的时候会觉得很温馨,而且也会很好奇,不知道谁是我的天使。到第二天晚上,我们围个大圆圈,然后从一个人开始一个一个找自己的凡人,坐在圆圈里面。一个连一个,连成一个像蚊香图案的坐法。这个场面很好看,你的天使是我的凡人,大家都有连系。

我最喜欢的是唱游的时候,三天都有一段时间是让我们一起跟着音乐跳舞。舞步设计得很可爱又简单,选的歌曲也很新鲜好听。虽然每次跳完后都流了一身汗,可是我很享受跳舞的过程,很有活力。其中一首叫《爱x无限大》,很可爱的曲风,舞步也是,我非常喜欢。还有一首是我们这次传承营的主题曲,《夏日初体验》,听多几次又跳多几次后,渐渐喜欢了,很青春活力,一大班人在一起跳时,很壮观很好看。

 


传承营,顾名思义就是要我们传承下去,我想,明年我应该会自告奋勇去当个筹委吧,让传承营的精神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