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礼物

上个星期真好笑,每天都收礼物。

星期一收到email,我赢了两张National Achiever Congress的票。这是去年听DJ提过的Congress,有很多成功人士的演讲。今年的主讲是Nick Vujicic,我碰运气的参加Popular比赛,得到了票。过后得知DJ也从别处赢了,哈哈,我觉得很好玩,他的赢奖运好像总是那么无法相比。

星期二早上,姐姐whatsapp问我:“你玩什么游戏,竟得到一把雨伞?”。回家后我也觉得很夸张,那么大把雨伞竟要邮寄过来,包装得像Harry Potter的飞行扫把(如果真的是飞行扫把就好了,哈哈)。是Great Eastern送的。虽然是一把普通的雨伞,可是好像很不错,哈哈。

星期三,Super寄来了两包instant soymilk,是它们的新产品。我很喜欢豆浆饮料,这个Super的instant soymilk很不错,甜度刚刚好。

星期四吧,又收到牙膏,Genesis ProGum Care。这个牙膏标榜采用草药成分,很少泡沫,据说是很健康的牙膏。

上个星期也赢了两张TGV的戏票。其实现在有很多delivery to doorstep的试用品,举凡是我看上的产品,都会不多思索的填写表格。其实很不好意思,收集收集就像所谓贪小便宜的“C9”,可是实在是太好玩了。哈哈。

Fix you



可以沉浸在歌曲里,是其中一个与自己相处的方式。

看完一本《交换日记》。

煮一碗意大利面。

收到赠品礼物。

栽种一盆向日葵。

记得加油和为Touch n Go 加额。

吃过一杯vanilla冰淇淋。

逗乐小孩子。

不再想知道“世界从那里来”、“我是谁”的答案,反而沉浸于世界带来的各种经历和感官享受。如果这一切不过是虚假的,那就继续蒙在其中,让我闭上眼睛想象、假装,让我融入其中吧。

专业

上个星期老板要搬迁办公室,从靠近我们的office搬到另一栋建筑物,我和PY当然成为她的帮手帮忙这些搬运的工作。

于是见她拿出了书架上的书啦、纸张啦、赠品啦,放进箱子里。用了两个上午的整理、两三趟的搬运才完毕。星期五,我们的办公室也经历换房,我们抬换了书桌也抬了还没有别人相中的小橱。然后由于这个是我们的办公室,我们也自主地决定把这个橱搬去那里,那个橱搬去这里。总共三天的连续搬运,所以上个星期走的是“搬运”吧。(哈哈,冷笑话)

其实重点是,收拾的时候Prof P给我们一睹她的博士毕业论文,是1970年的出品,天啊,那时我在哪里?也有一本她的实验labbook,满满是那些算术。她随便说起当年她写Thesis和阅读literature review的习惯——她会把那个abstract或者Title加authors复印,粘在半张A4size大小的马尼拉卡,背面就笔录那份journal里的重点,放进一个箱子里。当她想要回顾,就翻看这个箱子,重点就一目了然。

还好她没鼓励我们这样做,她平时已经常常要我们“ideas in fingertips”,就是看过的journal说了什么要一问就出现在手指头,就能说出是哪个点。这让我刚开始加入时就很困扰,毕竟我的脑袋还系着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实验知识,即使不如此,谁会生吞活咽的记得那么多张journal的重点啊?现在则开始觉得这是必须的啊,而且也觉得她“这把年龄”的超强记忆力不是乱来的,是有系统的经过多年训练吧。

其实越来越觉得天下的professor都不是随便盖的。他们真的经过了很多努力才拥有这么专业的社会地位。每天要即时跟进最新的实验趋势,还要抽空写书和出席会议,为了巩固“实验界”的地位,还需要不时想出新的实验点子。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用大量的阅读把那些知识点连成线,才能变成一个自己的成品。这些,都说来容易啊。

好像有一种声音说,你也努力就行了。

我真的还十万八千里的不够尽力。不知道自己能够到达哪里。可是,这也是时间的可爱之处吧。时间就是未知,很多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既然未知,那就不顾一切的继续行走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后知后觉

想说说很好笑的事。

是这样子的。第一件事是关于实验室里的spectrophotometer,如下图。

模型右边是一个荧幕,左边有一颗按钮,按了可以打开里面放quvette,就是下图长型的“瓶子”。

我刚用的时候发现,当quvette放进去那个洞口后,会完全下到和洞口面平高的位置。

怎么那么麻烦,这是什么设计?想用夹子夹上来。可是夹子会划伤quvette,所以有时候我会在放的时候留一些位置,然后用指甲夹出来。

用了几次之后,才突然发现,左边的那个“棍”是有作用的!之前我研究几次都不觉得它有用,因为我尝试压下去。可是如果把它拔上来,那个quvette也会跟着一起上来。原来“棍子”真正的作用是[向上],把quvette推上来。
我把这个发现轻描淡述地告诉labmate,原来她是知道的!我默默带过话题算了。

**************************************************************************

家里的printer也是,才新买了两个月,我用过几次。这架printer由于有个scanner在上面,所以印刷的进出口全设在同一面,如下图。

[进]是放纸张的地方,印刷过后纸张会在[出]的地方出来。[虚线]部分是隐藏的“伸展”,打开了,可以托着那些纸张。

[进]和[出]的位置都有可供“伸展”的地方,如图。可是奇怪的是,即使打开了“伸展”的地方,刚从printer出来的纸张还是很容易掉出来,我每次都要守候在printer旁,看着纸张出来,用手托着它们。这不是太麻烦吗?这是什么设计?谁知道昨天打开printer后,突然发现原来[进]的位置还有一个可以伸展的地方,如虚线所示。

虚线的隐藏地方被打开后,纸张出来后就会刚刚好的被托住,不需要人类另外站在那里托住纸张。

我把这个新发现告诉姐姐,激动的告诉得到的回应是冷静的“我知道”。

 所以,后知后觉就是这种感觉。

浴佛



参加慈济的浴佛庆典,第一次在刚建好的甲洞静思堂举办。要说为什么要参加,其实,我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很想看看静思堂。为什么想看?因为是刚建好嘛。

于是拉了德峻和书毅一起去,严格来说,是我自做主张交了他们的名字上去。反正他们就无端端成为了巴士的车长,全程都很忙,要照看上车下车的事。这好像有点不是我的本意,拉他们一起去,不是为了可以陪伴一下吗?结果他们忙到满头大汗,哈哈,我在阴凉的地方倒是很闲空地看周围的情况,静思堂很大呢,民众很多。我结果变成和站在我隔壁的安娣在等待仪式开始的时候因为想上厕所所以请她帮忙看顾我的位置而打开话题谈了一下,小小的成为朋友。我是不是走去那里都可以找人攀谈呢?

仪式进行得很庄严,至少在大部分的志工们就像我一样没有特别经过现场彩排的前提下,这样的秩序很不错啊。我突然油然而生对证严上人十分敬佩。我想,有善心的人到处都有,可是能够把慈善作的像一个企业集团那样,慈济是数一数二了。

回去之前,不如说在今天之前总算为自己的进展踏进一步了,虽然知道其实要修改的地方还有很多。最近看过一句话——“人总是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放弃”,不知道为什么很有共鸣,现在不正是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吗?我也有千丝万缕的恐惧,害怕一个人面对。所以就死死认住这句话,千万不能逃避,和放弃啊。



浴佛仪式是一种洗涤心灵的方式,听那些祥和的音乐、饶有意思的歌,我要更坚定自己的心,莫忘初衷啊。

很开心


够我好多个月慢慢消磨了,呵呵 (《交12》正在阅读)^^

这个星期有很多开心的事。

收到从城邦阅读花园订购的书籍了。全买了《交换日记》,大概六本,凑齐了之前买的,一共16本,呵呵。因为用BB1M的书卷,所以这大半系列都是免费的。这几年来的免费书卷让我的阅读习惯一点一滴的再度建立起来。我想,以后即使没有书卷了,也会给自己一个承诺,每年都进贡一些书籍。

上几个礼拜代劳帮忙了poster的设计,从零到满意,挑剔的老板大概改了3、4次,都是关于内容,明明不是我的project,却让我在求证的过程也非常熟悉了。而排版和颜色则是我自行编排。结果老板从conference回来,说很多人称赞poster的颜色很好,哈哈,有点沾沾自喜。至于内容方面,我也竟然能够在短短两个星期内加了一些料,是第一次做的实验,做了几次后就得到大概满意的结果呈现,也是很开心的成就。

不只是这样,还写了一个grant。虽说是小grant,可是也是修改了很多次。在这里完全很适合——1)懒惰检查自己的写作的人去学习警惕,2) 不是很懂如何写作的人去学习英文,3)不知道该注重什么字眼的人去学习展现句子的强调。因为Prof P是个十分有耐心一句一句的修改,要你坐在一起修改的老板,在那些大概3、4次的坐在那里,我想大概受教育了那些耐心重读又重读的心态,确保每一句都是正确的。然后,在上个星期五,被通知grant被通过了,很开心,毕竟是我第一个写的grant。

还有,上次提到的Google Adsense的申请终于也通过了。申请了几乎两个月却毫无讯息,甚至我到forum去提问Google的技术人员,经由他们的回答还学会了如何检查source code之类的,总之在来回30多封帖子之后,突然发现Adsense的申请被批准了,很开心。其实有点酒翁之意不在赚广告费,而是,“在你的门栏上我凭什么不被批准呢?”。

数着数着好像很多琐碎的事情在这个星期被圆满了,很开心。还有很多待办事项,加油咯。

时间

最近很想尝试新的东西,蠢蠢欲动。

陆陆续续在blog发现了几个改动HTML的尝试。第一个是加了一个Category tab在Leaderboard的下方,这样的话,每个分类的文章就有一个属于自己的tab,我看了很赏心悦目,呵呵。

然后也加了一些广告来源,想要试试到底会不会有收入,想要帮我玩玩的朋友们请click进去看看,至少有个20sen也好,呵呵。据说那些能赚钱的blog都不简单,每天至少要有几百个浏览率。我的私房sunbliss这些年来,才累计每天才两位数的浏览率,真是小巫见大巫。

这里,还是想要成为一个“秘密基地”,专属我的自言自语。所以这里的广告只是试验性质。过后可能会移走或置之不理,然后广告的中心会放在另一个blog。凭我那么三分钟热度又不喜欢把它变成一个强制责任的心态,那个blog还是让我玩票性质的经营好了。

网络上常常会有很有趣的[365天计划]。可以是每天自拍一张特别风格的自拍照、在餐盘上用食物摆设可爱的图案、用日常用品摆成一个拟人的样子、review不同的scientific papers然后作一小段总结的video,这些那些,我都有定期的跟随,觉得他们的持之以恒太好了。

这跟那些励志的[一万小时的努力]是一样的,把简单的事重复做就有成就。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只需要时间和毅力,这样听起来会不会比较振奋人心,有一种发自内心想开始什么的念头?

嗯,我也要有[365天]或[52周]的计划。不再想那些用一两晚通宵的努力就能完成的事。在出来象牙塔学校之后,有没有发现,很少事情能够靠一两晚就能够做好。明白这样的道理,就能判断该把时间继续浪费在无谓的分析和无聊上,还是每天一点一滴的,让自己的生活有美好的变化呢?

六月的天空

六月不知不觉来到月尾了。这么也是来到了一年之一半了。 写着的时候听着徐佳莹的新专辑《心里学》。这专辑的意思是,经历了什么,也已经来到一个阶段,能够在心里消化,心里学会了什么。这跟我现在有点像,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价值观,好像写出来不太好,放在心里成为自己的比较好。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