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smart tunnel的演习

因为临时不够人手,我被叫去帮忙充数。也没什么犹豫,没等晓慧可不可以就答应了。过后我跟晓慧说,哈哈,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大胆了,这又是一个没有晓慧陪伴的pbsm出勤。会这么想因为我觉得我从小到大,都习惯做每件事身边有个连体婴般的朋友,在大学是jc,在pbsm是晓慧。可是现在我觉得自己慢慢学会不依赖不粘着她们。晓慧说,是因为我跟pbsm的队友开始熟悉吧,是很好的事。嗯,也许吧,也许也因为这次的活动有华宇载,交通一向都是我最大的问题==!!!

这是关于SMART TUNNEL的灾难演习,如果在SMART轨道里发生车祸,严重如撞破毒气桶,smart team及所有有关部门该如何一同合作rescue工作。我们第五分队有九个人参与,在这里面的角色是扮演伤者。

星期六下午去到pbsm总部被分配角色,然后我们到smart的office看开幕仪式,这有点闷。可是华宇却从中听了很多关于smart team的拯救程序和smart tunnel的安全设施,过后他说了些给我听,我才知道自己根本没把握机会学习,当他们在演讲时,我在发呆和看microbiology的笔记。惭愧。

星期日的行程很惨,我们必须要在6点早上抵达总部。这么说我必须要4点半起身,然后华宇五点三左右来载我。去到那里我们却没有事情做,等等等,到了九点左右就出发去smart tunnel案发地点。过后我们每个人都抱怨为什么让我们这么早到,可是可以找谁投诉?真是的,明明行程表说早上十点才开始。

到达smart tunnel我们就开始化妆了。以前在pbsm学过化妆技巧,也看过化妆过后的逼真。可是这次实在是下重本,我们每个人都化到头部受了很严重的伤似的,手臂和脚也有些。然后那个红色sirap拼命往我们的头啊衣服啊倒在我们身上。我们拍了很多照,有机会会post上来给大家看看。哈哈,我们好像要去参加haloween。

到了十点多开始正式演习,我们各自躺在已经摆在tunnel,破烂的车子里面。我是扮演一个撞车后昏迷的人,坐在dummy(假人)旁边的,可是我那辆车已经反了一半,所以严格来讲我是坐在dummy身上,然后双脚抬起来。

当救伤队一进来是我们就开始演戏。欧阳秀云和jasmine扮演受轻伤post-trauma的人,整个tunnel可以听见他们拼命叫喊,尤其是欧阳,她一直拉着我哭喊着又不愿离开,其实这样子我心里满害怕的,她演得太逼真了。

演习剧情是这样的:当发生车祸后,救伤队bomba吧跑进来救人,可是没多久一声爆炸,赌气跑出来了(真的有烟和爆炸声),然后他们要紧急撤退,可是也死了几个pbsm的人。然后再派身穿防毒衣的队伍,好像也是bomba组成的smart team,他们要救人时再飘出浓烟,他们再撤退。过后我等了很久都没有人再来了,有一小时了吧。过后才知道他们受到指示,先阻止浓烟外泄才救人。

过后我装晕装到睡着了才有人来救。可是我之后里面还有几个人。没多久再次听到爆炸声,华宇那时还在里面,说这次的烟是黄色的,而且很浓。哦好逼真。然后smart team先抽出毒气才把华宇他们救出来。整个行动大概用了三个小时。

被化了装后待这么久才演完,让我觉得很狼狈很不舒服。过后我用清水洗脸却是洗不脱那些颜色素,洗掉了那些“淤血”后,我整个脸就像关公那样铜肤色,又或者,请想象下非洲人的肤色。那时我真的很担心,怕那不是难洗掉的颜色素而是短短半天被晒成那样。如果是后者我真的不知所措,突然间变那么黑了,怎么见人?

带着这样的脸我们还有演习之后的检讨会。每个人都可以发表他们的感想。这很不错,因为他们有认真提到了时间太久的问题,协调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这让我相信他们会真的作出改善。过后主持人(忘了是什么身份的人,可是感觉职位很大)问我们观众席的有什么话要说吗?我们伤者其实要说些什么,因为有些问题是我们从伤者角度看到了。可是大家看来看去都没有人敢讲。坐我隔壁的teo要我去讲,帮我举了手,我只好站出去发表意见。

我讲了一些,过后jasmine也出来讲关于她作为trauma victim的问题。讲完后松了一口气,之前一直害怕不敢讲,其实站出来后就觉得容易。欣幸自己能够勇敢站出来,因为我们的问题如果不提的话真的没有人会留意的。哈哈,我又想自夸一下自己的勇敢。因为这次的活动,让我增加不少自信。呵呵。

为这个活动用掉了几乎两天的时间。其实星期三我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试,所以有点责怪自己为什么把自己搞得那么忙。但是如队长说的,不要将生活只注重在考试,应该要把自己打开,试别的事情。所以也好吧,这次的活动让我学到很多,也好过在家读没有效率的书。

笨蛋

有些东西,渐渐变成了习惯。可是却也越来越担心,继续这么下去,是我愿意看见的结果吗?习惯久了,再前一步,那是我要的东西吗?

我不知道,我的心好像很多心,有时我会犹豫不决,有时我不懂自己的心,有时我会庸人自扰,有时我太谨慎小心,所以,可以给我多些提示吗?

在找到答案之前,我好像却步了。

coursemates出游

考完第一轮的考试。我们几个coursemates一起去jusco玩玩。我原本只想要去看电影,可是他们都要去唱k,少数服从多数,我只好也去唱k了。可是包括这次,最近我已有4次唱k的活动。我其实有点腻了。

哈哈,其实也不懂为什么我会跟去这次的活动。因为平时我从未跟过这班coursemate们出来。我的意思是,平时我都是常跟jc,玉意她们出街,这次跟诗婷晓香kelvin他们,呵呵,是第一次呢。

可能其中一个原因是有交通吧,振豪特地回家驾车过来。当我们考完早上的hubungan etnik,我们就浩浩荡荡的坐着他的serena出发啦。请想象一下serena如何塞进10个人。哈哈。当车子要上去jusco二楼的parking时,后座的人嚷着说感觉像坐云霄飞车,因为超重了要踏多些油冲上去嘛。

有车真是方便得多,我们去到那里才中午12点,我们就唱12点到3点的午餐package。在greenbox靠门边有个机器可以bluetooth照片然后print出大头贴,好像是免费的,可是我不敢去试,万一洗不掉不是很多人看到吗?

唱k的气氛也不错,不拘谨很自在。搞气氛的关键就是一直点二人对唱的歌玩现场的两个coursemate。哈哈,其实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常常被玩,如果因为这样而彼此尴尬做不了朋友那就不好啦。过后jc和cc也来了jusco,太好了,大家一起走走。

唱k之后才只是下午三点。我们继续下一个活动那就是看电影了,是我嚷着要看的《武侠梁祝》。戏在3.45pm才开始。我们还有一点点时间到处逛逛。这天是jusco member's day,人山人海。我还碰到了戴展豪和他的妈妈呢,真巧。

还是我嚷着想看的呢,但对它实在太失望了。什么电影嘛,好像粤语残片的剧情,完全没有新意。我还以为加了武侠因素的梁祝会有什么新鲜感。那男女主角相知相爱的剧情好像小孩子玩剪贴一样,一幕一幕接到很不顺畅,而且又拖戏,很闷。至少我认为是这样。还好还有虞澄庆不咸不甜的广东配音搞下气氛。

看戏之后已经五点多六点了,晚上我还有书法班,也就没跟他们晚餐了。哈哈他们很好玩吧,唱k,看戏,晚餐。回程时车上载了11个人,因为多了jc和cc。哈哈,我们好像在玩着“serena能载最多人”的纪录。可怜的车子。

今天不错啦,很尽兴的一天。

心理测验

做了一个心理测验。是从无聊小站提供的连接做到这一题。

标题:谁是你幸福的关键人物

测试结果:
描述:e型 橙色幸福人
   从外表看来,你像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但是其实你比谁都还要倔强,幸好你的本性善良,并不会因为好强而伤害别人。你具有异於常人的艺术潜能,如果能从事 相关的行业,必定会有不错的成就。你常有思虑过多的毛病,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都能被你复杂化,若无法作适当的调整,不仅自己会深陷痛苦的泥沼,就连身旁的 亲朋好友也遭殃。   
Happy Point:父母.情人

嗯,好像很对。

万0的生日


yeah


show u the birthday girl~
yeah girl gang~haha cute~

腕凌的生日庆祝在jusco greenbox。上完课之后已经下午五点,我们这班coursemates分三批人去,坐湘婷的车,坐teksi,和坐巴士。我是那班一起坐巴士的。等rapid kl 416来已经几乎6点了。然后再去the mines换巴士。在那里,雨开始细细的下了。当我们终于到了jusco的巴士站,立刻的,狂风暴雨。我们7个可怜的coursemates,千辛万苦搭到巴士来到目的地,可是却可望不可及,因为我们只有三把雨伞,哪够七个人啊?再说这种天气一个人一把伞也肯定被淋湿。

在那短短二十几分钟我却感觉有点久,我们那三把伞拼命遮挡着斜斜下过来的大颗雨滴,根本是螳臂挡车么,不消几分钟每个人的裤子啊鞋子啊都湿透了,头发也是。哈哈,说下说下觉得还真可怜。但还好有shuyih他们,我们倒很会苦中作乐,说些有的没的很好笑。

过了很久雨势还是一样大。没办法我们只好求助湘婷驾车出来载我们进去。终于终于大家都进去啦。其他人都已经在k房享受着唱歌,我们几个好像饥民立刻去buffet区夹食物吃。好啦吃了一下子,我们开始一起唱歌了。

跟coursemate们一起唱k感觉很不一样,大家都很投入的唱歌,每唱完一首歌都会欢呼下鼓掌下(哈哈好像是)。然后我终于吃饱拿起mike唱歌,那是梁静茹的歌,唱下唱下发现每个人都望着我笑,尤其是sarega,其他唱着歌的人也放下mike不唱只听我唱。哎呦,不要这样啦,我的声音没那么特别吧?之后他们也点了一首《中国话》硬要我唱还录下来,哎呀,为什么?

最后一首歌我们点了《happybirthday》大家一起唱歌给腕凌。虽然是早了两天,但她应该感受到生日被祝福的喜悦吧。生日快乐哦~我们明年后年也要一起庆祝~

如果能在一起

这是梁静茹的新歌,《如果能在一起》。我太喜欢了。喜欢她的音乐,她的歌词。呵呵,听着的时候,总会淡淡的浮现甜蜜,像一颗心沉入海底,投入灼热的光影...啦啦啦啦...哈哈,我可以跟谁分享呢?


夕阳快消失了
像一颗心沈入海底
投入灼热的光影
对话都结束了
胸口的悸动还没停
今天我更喜欢你
好想独占这距离
你的小心 我的呼吸
谁会先鼓起勇气
如果我们能在一起
我只想此刻的你的孩子气
和笑眯眯 陪我未来的风雨
如果我们能在一起
我只想此刻的我的好心情
心电感应 让所有的心愿不怕来不及
如果我们能在一起
你的天使会比以前爱美丽
会更美丽 就像函馆的夜景
如果我们能在一起
唱一首歌更会比以前有感情
心有灵犀 就连太平洋也静静在聆听

如果能在一起 - 梁静茹


~~~~~~~~~~~~~~~~~~~~~~~~~~~~~~~~~~~~~~~~~~~~~~~~~~~~~~~~~~~~~~
这个十月有三个coursemates生日,雪妮,shu yih和腕凌。 前面两个已庆祝过了。雪妮的呢在southcity旺角,那次我们十几个coursemates拉大队似的去那里。除了我们只有另外零星两三座的顾客,所以我们在那里好像大完。乖乖吃完东西后开始这边拍那边拍走来走去。这天我们玩得很好玩,拍了很多很好笑的照片。哈哈,我越来越喜欢拍照了。他们也越来越被我影响?哈哈。现在跟他们相处很好玩了,哈哈,我喜欢这样,慢慢的,大家越来越像一家人了。

隔两天就是shu yih 的生日,也是我的姐姐生日。shu yih平时是我们的开心果,他的点子永远都用不完,有他在根本不用担心闷,该担心的应该是一直笑场破坏自己的斯文气质吧。我觉得我们coursemate之间常常充满欢笑很大部分要归功于他吧。于是这次我们这班朋友一起为他制作一个video,录制我们要对他说的祝福语送给他。当天生日我们coursemates在mcD庆祝,这算是我们的老地方吧。

啦啦啦啦~~~很多开心的活动,让我此刻的心情像棉花糖的云朵般,呵呵,好快乐。

安慰,我懂吗?

很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安慰别人的能力。每当我察觉你的不开心,我接下来做的事,有让你慢慢变开心吗?

在关心与八卦中我试着小心平衡,于是就不敢问发生什么事了。人生有很多经历,都是我未曾经历我的,所以我很难想象你的痛苦,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我觉得我的力量很小,我唯一能做得就只有陪你讲话。

有个朋友,我们昨晚在msn谈天到很夜。事实上我能做的只有这个。如果不是有很多功课和健康状况不是很好,我想我会陪他出去走走,有点抱歉。我觉得我什么都不会,一点安慰人的技巧也没有。我不会说什么雨过天晴后一切没事之类的安慰语,只懂得东扯西扯得陪你说些有的没的。这样做的话,有帮助你吗?无论如何,我希望我们的聊天能让心情慢慢恢复。

加油哦~~

bitna ccccccccc

最近总有活动或出去玩,电话的讯息没什么理会。从星期三开始,我发现bitna好像不爱回复我的讯息。她平时不会这样的,通常是我迟回复,但她一定很快回我。我在星期三早上sms了她,下午了她也没回觉得奇怪也再sms她。直到接近傍晚突然收到她的讯息,她问我:what wrong lian chee, y u never reply me?她很担心我,想通过我哥哥问我怎么了没回复,可是过后想错了以为我应该去了旅行。但我没去旅行啊,一直都在家。就是电话的问题。

怎么回事?原来我传送给她的所有讯息她都没收到,而且我也收不到她的讯息。我的电话出现问题了!可是我能够接受别人的讯息,怎么回事?

第二天既是星期五,我在ambulance duty时借用晓慧的手机和bitna联络。她的第一封回信让我既好笑却也伤心: yesterday i had a dream, dream that i made many calls to lian chee but she didn't want to pick up, n she don want to see me anymore....傻傻的,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我怎么会那样对她呢?bitna,我好想你快点回来。

对了忘了交代下,我们upm有一个星期假期。假期前三天我要去传承营,可能bitna想到这点,刚好我们其中一个floormate邀请她去她的家乡一起庆祝hari raya。那里是johor,bitna也答应了。就这样,这整个星期她都待在马来人的家。说是可以体验马来生活,可是她适应吗?前面几天天天都要puasa,家里也没有上网。

今天我试着再sms她,没多久她能sms我了!我真高兴。可是之后却再没回应,我想我们的通讯又失灵了。这封短讯说她刚看过医生,拿了些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看医生?可是我们联络不上了。什么烂电话?我好想狠狠地把它扔在地上。看回我们一起拍的照,一个星期没见而已但我突然好想念她。miss u miss u miss u.....怎么办,为什么总是无法联络?

之后想到寻求洁雯帮忙,请她转送我的短讯去bitna的电话,告诉她如果有什么事要找我就找洁雯吧。可是这样转送我们彼此都不太敢说太多,我想她也不好意思一直通过洁雯电话说些无关痛痒的闲聊,但如果我们直接联络一定会这样的。bitna~~~~






突然想听一首歌,《way back into love》,这是bitna平时爱哼的歌,听着听着,情绪又开始波动了。怎么办,从来没有一位朋友让我这么牵肠挂肚的记挂着。这星期只是短暂的分离,到了正式离别的时候,我们会怎么了?



这个假期

这几天从传承营回来后都没好好休息过。星期二晚上应邀去和我们gang一起看戏,《画皮》。虽然剧情有点普通,但整体不错,因为我看的时候很舒服,可以投入剧情。看戏之后我们“直落”去yamcha,哈哈,yamcha,我们开始有这个习惯。先是去11条石吃kuih和汤水档,过后又去ktm对面的mamak档在加入几个人一起yamcha。很不错么,我已经很久没这样跟大家坐在一起谈天了,我们应该能够一直保持做朋友的新鲜感吧,都不会见面见腻的。

星期三是hari raya。我和妈妈还有几个阿姨aunty一起去timesquare走走。这么多人好像只陪我逛街,因为都是我要去看那些衣服啊之类的。我的目标是要找韩国式的连身裙,像bitna拥有的那几件一样,可惜很多都只抄到韩国风格的一点点,再看一眼会觉得少了什么或不伦不类,也许也可能是我不会选吧。跟妈妈她们逛街会有点闷,可是也是难得的机会,所以这天的感觉很不错,虽然是累了些。

星期四原本约了洁雯他们吃点心buffet,可是我想想还是比较喜欢跟家人出去吃早餐,我已经有很多星期没好好跟daddymummy吃早餐了,想这天享受下family day。早餐之后我约了一个朋友逛jusco。其实我们是临时在前晚msn相约的。他说他中午想找点活动,我原意是想陪他,但来到jusco后,好像变得不像我在陪他,而是他在陪我。因为原本我约kumhing他们唱k3点,过后临时改到5点。于是我中午空出很多时间,他就陪我边逛边等咯。结果我们两个把jusco走了一圈又一圈,我想他已经很熟悉jusco的地图了。之前跟那个朋友说熟不熟,难得我们不会冷场,反而很自在,不错么,呵呵。

我们两个在走到4点多时竟遇到jacy和chichung。哈哈,真巧。我们四个都是认识的朋友,于是我们一起走走谈谈。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和jacy出来玩了。也想起bitna,如果她现在在我身边,也许我们四个不会偶遇在jusco,而是五个人相约一起去某个海滩享受着沙滩海风。

到了五点kumhing他们还没来,我那朋友要先走了,他之后也有活动。虽然他不会来这里看,可是还是想说很谢谢他陪了我这么多个小时,希望他的心情不会再如我偷偷观察般那么忧郁咯。开心点哦~~

老实说因为逛了那么久,我在唱k时已经很累了,完全没有心情唱歌。kumhing他们迟了点来到,我一个人在房里,唱得好没瘾,我比较喜欢听别人唱歌。而且可能是连日劳累美好好休息,这时我终于累倒声音沙哑了,都不能唱歌啦。但还能yiyiwuwu的和声。结果他们说我有进步,懂得加音效。哈哈不错啦他们能够尝试绕过我的歌声方面赞下我,不踩我很好啦。

星期四也就是今天,我和晓慧展豪一起去总部ambulance duty。我们已经有两年没去总部duty了。这次去到那里,什么都忘记,所以偶尔回来可以温习一番。也没什么事可以说,我声音沙哑,展豪状态也不好,上吐下泻。这种状况其实也很可怜,还好我们只duty一个shift。这次的duty只有几个case是medical case,没什么特别。

很快又一个星期了。很想放长一点啊。

六月的天空

六月不知不觉来到月尾了。这么也是来到了一年之一半了。 写着的时候听着徐佳莹的新专辑《心里学》。这专辑的意思是,经历了什么,也已经来到一个阶段,能够在心里消化,心里学会了什么。这跟我现在有点像,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价值观,好像写出来不太好,放在心里成为自己的比较好。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