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Friday, October 30, 2015

陈绮贞《不在他方》读着感

最近在读陈绮贞的《不在他方》。买了几乎大半年了,一直等不到适当的心情翻开这本书。那天因为生病觉得无聊,就随便翻翻。

之前都提不起劲阅读这本书,因为以为她的文笔大概是很难懂又莫名其妙的忧郁。我有些抗拒这样的忧郁。可是,才读到一半,我就迫不及待想要记录下来,我是如何完全想错了,她是如何惊艳了我呢。

某种程度上,我很像她。她在文中提及的感觉和看法,都是我想说却不知道如何说明的,这种一次又一次被说中心声的喜悦,真是让我读得十分雀跃。

不过我也喜欢假的东西。有些故事明明就很假,但是因为它离生活很远,所以你连细节都懒得去质疑它的真实性,反而会很轻易地就被牵引。像是一些童话故事,或是很浅白的民间传奇,或是推理故事。...所以到头来,什么都成为我的负担,因为我什么都能相信一点。                                                          ~ 《Dear Y》
而她描写自身经历是很有趣的,充满画面感,她会假装漫不经心的描述一个景色或一个人的穿戴或举止,我脑海里的画面跟着句子,一点一点变立体,而且,都很有趣。有一篇《下雨天愉快》就让我忍不住读了好几遍。要一字一句慢慢的读,慢慢的惊艳那样的描述,太厉害了,我很喜欢。

这时候的感受很个人,想要雀跃的告诉还没看过这本书的人,可是我拿什么来说明白呢?跟看过这本书的人分享?也许会说,对啊,我也看过,可能外加一句我很喜欢。啊,我也只能到处说我很喜欢呢。

然后,心里被荡漾的共鸣还是久久不能平息啊。还好,还有半本书的内容让我继续投入,慢慢阅读。

Thursday, October 29, 2015

请教我相信


车子从上个星期一就送去修理车厂,为了换轮胎还有最重要的修理冷气。谁知道,碰着了修理车厂老板和老板娘旅行之前的忙碌订单,我的车子竟然搁置了两个礼拜。

星期一之后,星期二我就经历了人生第一次的上吐下泻,因为前一天吃到很奇怪味道的泰国焖饭,大概是不新鲜还是不卫生,我的胸口憋住了整晚,早上还是忍不住呕出来了。天啊,现在回想还是觉得那个味道太反胃了,不是臭或奇怪的咬劲(没有不熟),但是回想那个饭的味道,变成很恶心了,我从此都不会吃那里的饭。

但是这样的病其实一天就好了。在床上因为发冷而翻腾了整晚后,出了一身汗,就这样好了。而这样是发生在没车子用的那天,可以一整天在家休养,好像是好事。想想,如果照常出外的话,上吐下泻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直到今天,赶着用车而赶到车厂里,老板原以为可以把车子修好,可是还是临时出现问题而不能取车,老板娘载我回家。我算是白去一趟,可是因此吃到了很久没吃的擂茶。其实,也谈了一顿短暂畅快的午餐。我的思绪飞快地想,是两个星期来怎样的来龙去脉,竟叫我来到今天,坐在这里。是好事吗?也许也是好的。

回家后看看刚买回来的九层塔植物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竟然开花了,而且这是将近两个多月烟雾朦胧的季节之后的第一个晴天。

如果我今年最重要的几件大事都能够接踵而来顺顺利利,那么,我又会衷心的相信,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Sunday, October 25, 2015

鼠战

去年初,邻居在后院的院子里搭了一个棚,因此我们之间的围墙旁多了很多铁枝,重点是,老鼠也通过这些管道从窗子跳进我那连着后院的书房。


原本我不察觉,可是那时的某一晚,我坐在书桌前,突然看见一只胖胖的老鼠在墙落闪过,顿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第二天,我立刻毫不犹豫为书房大扫除,拉开了所有的书架书桌,打扫所有的暗角,也顺便用布封了已经有点松了的窗(那种一片片的中悬窗)。

谁知道,隔天就看见布松掉了,证明老鼠还是进出自如。

过后,想到用一块大布用钉子封住整个窗框。由于用的是很薄的半塑胶布,没几天,其中一角竟然被咬破,证明还是...哎!老鼠竟然还不死心。

最后,和姐姐买了强力胶卷,那种背面是青色的强力胶贴,把玻璃窗片逐片逐片粘紧,总算老鼠没办法进来了。

就这样,我维持了没有开窗的日子已经一年多了。晚上还好,可是白天还是很想要开窗。最彻底的方法就是换个能推出能锁紧的窗,可是考量资金问题,还是先维持现状。我于是转而搜索如何让老鼠远离我的窗子,才知道老鼠好像害怕薄荷味。

上个星期刚巧去Sg Buloh的nurseries,顺便买了一盆薄荷。



先把它悬在前院适应新花盆,打算隔几个星期后再放去后院的窗子。可是没想到,就在几天前的夜晚,我不经意从屋内看看那些外面的花盆堆,在街灯的投射下,竟看到有一只肥肥胖胖的小动物,是老鼠无疑,它左看看右看看,慢慢趋近薄荷,然后疑是吃它的叶子。

什么?老鼠不是最怕薄荷味吗?我不需要放在后院就已经知道,我这盆薄荷对这区的老鼠没有作用。

于是我上网再搜索资料,才看到有篇文章说不要傻,老鼠可能会不习惯薄荷的气味,可是并不会阻止它想要躲进去温暖的地方的天性。换句话说,如果老鼠觉得我的书房比在后院漂泊来得舒服,它们当然千方百计想要钻躲进来的。

所以唯一彻底的办法还是只有换掉整幅窗架,在这之前,就只能继续在封着窗子的书桌前做事了。

Sunday, October 18, 2015

十月这么快就过了一半

上个星期有很多开心的事。

先是在星期一就知道我的paper顺利被录取了。难产了几乎两年,经过今年来大半年好好的专心,终于什么都做好了,一切都只是静待完成。比起之前两年来的心态,对比现在的自在踏实,这就是我想要拥有的现状了。经过这一次,我再也不要陷入那种要完成不完成、不清楚目标的状况,简直是地狱。

新的实验开始了,在Dr Tam的带领下,做事严谨多了,学会细致的记录步骤,着重于每个问题的点和做出改变,而不是...哎,以前真的很常盲目的做了又重做,可是却没有注重怎么改善方法,结果浪费了很多时间。上两个星期有一个与supervisors的会议,他们的态度和研讨都很好,能提供的环境也如无意外,会很不错的,我只需要自己做好,我很感激这些现在的教授和环境。

星期五晚上赶去马六甲参加Ting Pei的姐妹接新娘。在那里再次感受到Ting Pei种种细腻的安排,为了婚礼的一切,她当之无愧是最称职的新娘,为自己的婚礼花的心思真是让我佩服至极,哈哈。玩新郎兄弟都没志在玩,反而一直找机会拍照。玩着玩着不久,我又要坐巴士回KL了,和上次去Penang一样,来去匆匆,真是奇怪的两次参加婚礼的经验,真累啊。

回家后是赶着去嬷嬷的大寿。这是一个整个流程都很舒服很充实的寿宴,先是亲戚们大圈子小圈子的联络感情,上菜后然后是播放姐姐做了几乎两个星期的回顾照片短片,因为这个短片,我也重温了嬷嬷年轻时的照片,原来她年轻时那么时尚呢,我也看妈妈的,原来她年轻时那么瘦那么美呢,要说我现在都比不上呢,呵呵,不是应该有其母必有其女的吗?

星期天早上,是慈济亲子班的最后一堂课了。当初以为和Ting Pei的婚礼撞期有点想推掉不做,可是知道这是最后一堂课,而且也没有撞期后,就决定即使很赶行程也要去承担记录的工作,毕竟很想要有始有终的做完。不知不觉,我正式帮忙亲子班的记录已经一年了,跟着小孩和父母们学习勇气智慧无私去惑正念,我也修了一年的个人涵养。我觉得很有意思。

晚上和腕凌秀菁德峻书毅一起吃晚餐。说来真好玩,他们从昨天开始就不断地给我更新他们游玩马六甲美食的照片,虽然明摆的要刺激我,可是我更多的满足了八卦的心态,觉得真好玩,反正他们才不过是短短的几餐,我才无所谓。而我等着他们回来KL后原本想要为十月生日的两位有个像样的庆祝,但碍于时间关系,就只是简单晚餐而已。如果不计较的话,这样的聚餐倒是吃得很满意,有我最爱的外食咕噜肉。车程里放肆的聊天,也是久违的、好玩的时刻。无论多久了,还是能轻易地从这里,得到快乐的声音。

就享受每个当下好了,也许以后会更深刻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什么的安排是对自己最好的。我的眼界如果短得只看得见眼前的景物,那就为眼前的目标奋斗好了。不要复杂,想怎么样、怎么才自在欢喜,就怎么做吧。心态是自由的,可以轻舞飞扬,这样的状况是最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