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

最近才知道PKU的星期三有开到晚上。昨天晚上,和爸爸去做TB test。刚开始只有我一个人在PKU那里。

在实验室抽一瓶血后就可以等待一个小时后领取成绩,知道有没有TB。护士不知道为什么抽少了我的血液,当我坐在外面等着成绩时,突然见我,要重新再抽血。我惊讶又无奈,求证过后还是必须重新扎那第二次的针。抽血过后,护士抱歉的安慰我几句,有痛吗?很快好的,对不起哦。我感激她贴心的话,可是走出来后,眼泪却不争气地晃啊晃啊。

有痛啊,怎么不痛呢?第一次抽的时候就痛了,还无端端因为那样的失误被扎了第二次,承受第二次的痛。

我彻彻底底地讨厌第二次的失误,像是所谓最后一根稻草,瓦解所有的若无其事。

都是我该独自承受的。

Sometimes when we touch

五月只写过一篇,过后的事,我再也想不到该怎么下笔了。

昨天和美凤honlimcheeyow还有紫绮去loudspeaker,我觉得好过瘾,唱过了许多歌曲。那些歌词,从喉咙间呐喊出来,就像把压抑的咳嗽逼出来。前天和tingpei她们小小聚会,重提了宿舍时候大家分享的趣事,让我放开笑了一阵又一阵。星期四,和刚从kk回来的cheeyow还有美凤还有紫绮晚上yamcha,听他们kk的故事,也分享我自己的,真觉得沙巴是个非常好玩的地方,我怀念那里宽阔的天空,稀薄的空气,还有蓝蓝的海。星期二,和玉意晚餐和心太软,短期内,至少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哪个甜品能够取代心太软在我心中的位置呀,呵呵。

忙碌的做工,忙碌的做实验,忙碌的见朋友,忙碌的感受每天发生的事情。也忙碌的挥之不去,一些。

我依然写不出来,一些什么?像这样在我有生以来的认知里不知道怎么辨识的挥之不去,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接受了一切的话语,我理解了所有的评价。然后呢,这一些是什么呢?

我重复读了一遍又一遍《小王子》,关于狐狸和小王子的那一段,飞行员和小王子告别的那一段,好像总带着寓言的故事,想要带出怎样的讯息呢?正如我重复听了一遍又一遍的歌曲,该如何诠释呢?

又星期一了。

[沙巴] 登峰神山 + 游 Sapi 岛,我们的旅行

这真是身体和意志的恶魔天使的斗争之旅。也不知道当初的我们,哪来的团体默契,都答应这个攀爬沙巴神山的挑战?从去年五月开始订机票,然后,订购攀山的配套,酒店,然后,我们也坚持一点一点地练习爬山。然后,不知不觉这一天来临了,呵呵。

早上很早就要起身,去机场,到达沙巴亚庇是大约两个小时多的航程。Jacy 的朋友带我们去市区午餐。真是很好的午餐。离聚集的时间还有一些时间,我们便会合陆续来到的Sarega、秀菁和智华在Anjung Perdana Tanjung Aru,让他们午餐,也顺便吹吹海风。这样的海风夹带咸咸的湿粘感,天空也高挂太阳,这几个小时的有点不是很舒服。可是Jacy说,我们过后几天,大概会很想念这时的天气。过后证实,她说得很对,我在之后两天,都在冷抖抖的情况下勉强入睡,啊,可是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好想念那时的冷呀,今天好热。

下午大概4点,在机场接送了最后几个朋友后,我们14个团友,就浩浩荡荡的坐着两辆车子出发去Kinabalu Park HQ,神山的山脚下。而所谓的山脚下,原来也算是半山的地方了,抵达的地方有点凉嗖嗖的,因为下着雨呢。我们进去下榻的房间,是很美的木屋,温暖的褐色,里面有个客厅,有仿造石头的墙壁和仿造的壁炉,好像来到了冷天气的外国。房间的双层床很整齐,公用的厕所也很干净,很满意,呵呵。

我们必须走出旅馆,大概5分钟的路程去吃晚餐。这时的天色已黑,在幽静的马路,有我们一群朋友随意谈天的走着,让我慢慢酝酿了我们正在旅行的心情,呵呵。晚餐是自助餐,在一间也很温暖色系的木质餐厅里,隔壁的空间坐了几座外国小孩,是我们KL国际小学的学生,来这里体验森林探险,有他们的存在,更添这里的异国情调,呵呵。菜肴虽不至于太丰富,可是也很好了。对这顿晚餐的深刻印象是,志忠和书毅各别吃了4、5条hotdog,我心里很惊讶。

晚餐过后一些人陪伴腕凌为我们办妥证件之类的事,也有一个Round table postmortem,哈哈。并不是认真地追讨责任,只是我也觉得好笑的是,各人抵达亚庇的时间表其实真的有点乱,我真纳闷为什么和我当初抄下的时间不一样。而惊险的是有些启程的时间,当事人在前一天甚至这天早上才终于弄懂,还好没什么影响预定的行程。可是为什么那么好笑,竟然print 了boarding pass都没看清楚时间?他们说因为太信任我之前总结的时间表,哈哈,所以我该高兴还是自责呢?

回去旅馆后就要梳洗和整理行李,隔天早上我们只需要背一个背包上山。其实现在回想起来,要带的东西不需要很多,只需要那些最基本的就好了。

- Windbreaker,运动裤,运动衣、运动鞋(都穿在身上了)
- 冷衣 (可以在10多度的温度御寒即可)
- 卫生衣 (半山很冷,这个强烈推荐)
- 保暖的厚袜子 (在半山睡觉时最重要的保暖部分)
- Energy Bar (巧克力)
- 500 ml 水 (够了)
- 药物 (counterpain最重要,接下来是panadol,Whisky...)
- 雨衣 (买比较好材质的,不容易扯破)
- Head torch light
- 口罩 (薄薄的医用口罩即可)
- 鸭舌帽 (可以遮雨又防晒,呵呵)
- 手套 (有没有防水的材质都会进水,所以普通的其实可以了)

所以其实,其他东西都不太重要,不需要带,也不需要花钱请porter拿东西上去。

睡前应玉意的建议,我们打开麻将纸,画下了想要在神山顶峰表达的话,一个是“We love Malaysia”的宣言,一个是“Mission completed”的联合签名海报,这两张纸,即将成为我们一定要攻顶的motivator之一,呵呵,那时很期待真的站在顶峰打开这些海报的一刻。

第二天早上,简单的梳洗和收拾东西,我们就要赶去寄放行李,然后吃早餐。早餐让我最开心的是有koko krunch和牛奶,我的最爱。然后租借爬山棍子,然后有车子载我们到Timpohan  gate,我们爬山旅程的开始。在入口的地方,我们围成一个圈子,手叠在一起喊加油,耶,挑战开始咯。

首先这是一段6km的路程,沿路有几个亭子,是我每个短暂的目标。刚开始时,大家走在一起,这时的路像Bukit Gasing整齐的梯子,有时是木板的梯子,有时是泥土和石头叠成的梯级。第一个亭子很快的就到达了,大家都一起到达,过后,有的人慢下来,有的人快步赶上,我们渐渐分成3或4队朋友,最前面的是Annie和她的姐夫,然后是玉意和她的男朋友,然后是我、Sarega、Aiyin、书毅和智华,然后是腕凌、秀菁、DJ、Jacy和志忠。

梯级的路程大概有3km吧,对我来说,来到4km的Layang-layang亭子还不算是困难的事情,我们只是走走停停,不用太勉强自己,就可以慢慢抵达。而且我们有个很好笑的目标,书毅一直说,不能看到后面的腕凌赶上,如果被她的眼睛看到我们的话,就会石化之类的。每次休息一下子后,我们都要小心翼翼的看看后头,有没有被追上的迹象,然后又要赶进继续。哈哈哈,这其实是很好的motivation,赶路变成很好玩的事情。

在Layang-layang吃过午餐后(自己携带的Sandwich和香蕉),下一段路程有点泥路了,也比较多上坡的路。走着走着,我们却来到不一样风景的树林,有点像针树的景物,很美。第五站后,开始要靠意志力了,这时,我这里的人也分成几批,我和书毅不知不觉地走在前面,天空也不知不觉地下起雨来。嘀嗒嘀嗒的雨滴打在雨衣上,前后都没人,路上开始变成小流水瀑布,裤子和鞋子都湿了,我也有点累了,很快喘气,我有一种前路茫茫的感觉,怎么还没有到达半山呢?可是还好一直有在耳边响起的正面鼓励和加油,为了想象中热腾腾的Nescafe继续冲啊,我们在稍息十几秒后又要赶快迈进几步。而在Waras Hut共享的Snickers,真让我觉得是我们这么多次共享的零食里最含辛茹苦,必须好好珍惜的美味啊,哈哈。然后,在“不能看到下一个队友,玉意他们”的怕输心态下,我们快快的振作,继续抵达Laban Rata。

到达Laban rata的餐厅已经是十分欣幸的心态了,“耶,终于到了”的心情。可是谁知道,导游告诉我们,今晚居住的房子还在大概几百里的上坡上,就在我们的视野里遥遥的距离,天哪,为什么把餐厅和房子分别建在这么远的距离?

对了,不知道从哪里开始,Jacy和志忠早就超越我们,成为第三第四个先到的人。我和书毅这时的目标是要成为第五个到达的人,就我们两个的比赛。所以,冲啊。可是最后还是他先到了,哎。

下午3点,我们终于到达这里,我们半山的房子。这里已经接近没有树木的顶峰,只有石头的景色,真的太特别了。我们欣赏了风景,进去屋内,才发现我另一个天哪,淋湿的身体好冷,可是导游没有把porter的行李搬上来,我没有可以换的衣服,只好冷抖抖的坐在椅子上,也耽搁了冲凉的时间。这里没有热水,他们煲了一些热水,将就着冲凉了。对了,在这里一定不可以洗头,没有吹风筒的话,会容易得头痛。

过后玉意、她的男朋友和Ai Yin成为陆续到达的人。4点半有晚餐,我们又要拖着又冷又累的身体走回去几百里的下坡,才发现,有些朋友抵达后,干脆在餐厅等吃饭而不是先上去房子,早知道我也这样好了。雨还是一直下着,吃过晚餐之后,我们小坐一会儿,可是还是等不到完全停雨。没想到porter的行李是要自己扛上去房子,结果又要一番搬运和上山的辛苦了。

我们有三间房子,一间给2个人,一间给4个人,一间给8个人。8个人的房间有点挤,可是这样真的很有“大家一起背包旅行”的好玩的感觉。晚上7点大家就睡了,我睡在下铺,冷啊冷啊冷啊,整个晚上都动来动去,隐隐约约也感觉到Sarega也动来动去,哈哈,好像不只是我难于入眠。

大约半夜1点起身,准备好装备后,我们走去餐厅吃点夜宵,又再走回房子那里出发去最后一段的攀山。在这里半天了,其实可以感觉到呼吸已经有点困难,需要吸深深长长,呼也深深长长。然后慢慢跟着人群上山,还好跟着有点拥挤的人潮让队伍慢慢的前进,呼吸总能适当得到调整和休息。

这次Annie Jacy一家人再次很早就走在前头了,后面的是DJ、秀菁、我、书毅、玉意和她的男朋友,然后是智华、腕凌、Aiyin和Sarega。我们必须走大约2.7公里,刚开始的700米是森林的梯级,过后2km才是精彩的开始--只有石头的山,我们必须要攀绳。对我而言好刺激,手脚并用的攀过一段石头后,总是需要稍息缓一缓急促的呼吸。最后1km,前面是斜斜的石头,看见远方的Low's peak,一路上有几点灯光缓缓动着,是那些戴着头灯的攀山人士。在这里,大家的速度和步行变得很渺小,呼吸还是需要控制在缓慢却深长,慢慢的走,累了就休息。

其实很有趣,我和我这段路程的几个人,都用不同的休息频率,可能走四五步就停一停,然后当前面的人停的时候,正是我要走向前的时候。然后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一些,可是还没有靠近,那个人又走动了,我又需要休息了,然后距离又拉远了,就这样维持又远又近。我维持前进的斗志是要和前面的人保持这样不算太远的距离,而DJ的斗志和目标是要赶到每个可以坐下来的石头休息,哈哈。

终于走到8km的牌子后,大约5点半,欢呼我们终于到达了。可是原来这还不是终点,我们还必须多走0.5km去到Low's Peak的山脚下,然后再多走0.5km,来到Low Peak的顶端。在这里,才是能够拿文凭的顶峰。我们几个在差不多到达Low's Peak山脚下停了一停,吃一吃energy bar,拍照。这时的天空开始亮了,远处有画过深蓝天空的一横晨曦,山脚下还有点点黄色的窗户和街灯,云朵很大,白白厚厚的,周围是雄伟的石头,好特别的景色。我之前从没想过真的来到这一天了,来到了神山的顶端,坐在这里,端赏这样的大自然。这一幕,有这么多好友们在身旁一起经历感受,也是我们专属的骄傲,呵呵。

过后导游赶我们继续上山攻顶,避免耽误行程。终于到达顶峰的那刻却很赶,大家休息一阵子就要赶着拍照,那时拿出我们预先画好的海报,“Mission Completed”,耶,好高兴好有成就感哦。然后很快的被催着下山了,这时已经是早上6.30am,我们最后一批的朋友们还没有上来,导游说,7点之后就不能够上来了。正当我们暗暗为他们加油,希望他们赶快冒出小小的身型时,他们果然赶上了,耶,也就是说,我们一团人,14个人,全都登上了神山的顶峰,好壮观的骄傲哦!

 下山的时候才真的是茫茫前路呀。这时的雾已经很大了,我们只看见眼前的路,周围的风景全是白茫茫的。也夹带着微微的小雨,把我们的眼镜、眼睫毛都染湿了。这让我觉得,爬神山另一个重要的是,戴隐形眼镜。

有些路段可以拿着绳子滑下去,有些路段就要慢慢的走。我们这批有DJ书毅秀菁和我,难得说说笑笑的走着,也可以小唱一段歌曲了,最应景的背景音乐是,“冷风过境,回忆冻结成冰...”,啊,我终于明白热带雨林夹带冷风过境的感受如何了。

好不容易才终于走到Laban Rata,我们赶紧收拾行李,要到餐厅吃早餐,要不然,如果迟到check out的时间是一个小时罚100令吉,也没有早餐吃了。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催促我们,其实很不错,我们果然会快手快脚的整理就绪。到达餐厅时,几乎到了餐厅收菜肴的时间,没什么东西吃了。还好Annie他们早就为我们拿了一些食物。为了更好的下山,我涂了很多counterpain的药膏,可是那种又辣又冷的感觉,哎,非笔墨能形容。

从Laban Rata到Timpohon Gate的这一段下山的路,原来才是全程里最难走的路段。拖着已经没什么力的膝盖,下山的冲击让我的脚趾也好痛,大概是鞋子包得太紧了。沿路我和秀菁一起走,有她一起真幸福,饿的时候有很多种类的食物可以吃,葡萄干、Beryl Dark Chocolate、Snicker、energy bar,哈哈。秀菁也走得轻松,因为鞋子和膝盖各方面都很好吧,只是她的脚踝有点痛。比较起来,我的脚趾越来越痛得受不了,第三只脚趾特别的痛,过后一直迁就位置,结果磨擦大拇指的旁边,脱鞋之后,两边的大拇指都起了大大的水泡,而第三只脚趾的指甲早就黑青了,由此可以想象我沿路忍受的痛楚有多大呀。可是怎样都必须走下去,我吃了一颗panadol后,决心和秀菁快快的走,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感觉会比较好过一边呻吟一边慢下来。渐渐赶上了也是两人同行的DJ和书毅。

那时他们两个人是一步一惨叫,“啊~”,哈哈。因为他们的kampung addidas太硬了,脚板好痛。所以我们的痛楚相似,碰到要下梯级的石头路就特别的痛苦。

最后的3km我们四个又一起走了。眼看天色越来越阴,都过了指定的3点钟,所以一路上也不敢多停留,尽量快点走。结果我们直到5点半才到达Timpohon Gate的出口。看那个门口的Welcome back,真觉得这个门口不容易回来呀,用了我们两天的时间,可是很开心,终于完成了目标攻顶后,光荣地回来了。

过后我们四人坐在巴士等待后面的6个人,才一起回去Kinabalu Park HQ。在那里光荣地和导游们排全体合照,亮出我们各自的文凭。耶,大家都好厉害!我佩服Jacy Annie 他们的姐夫和志忠,他们之前嚷着说从来没有练过体能,可是却是我们之中最快攻顶和最快下来的一家人;我也佩服Sarega,她带着生病的身体,虽然难撑的还是成功被激励上到顶峰;我也佩服Ai Yin,鞋子不适合吧,可是还是滑倒几次后,凭自己的力量走到山下;我也佩服我们大家,虽然分了几批,可是每个小圈子都是坚强的不轻易放弃的,大家都互相鼓励扶持,终于大家都成功了。

*****************************************************************
乘坐一辆超快的Van把我们载到市区的酒店,才用了一个小时半的时间,比预料的时间快了办了小时。腕凌和Sarega受不了山路和飙车,不舒服的吐了一点。其实真惊险,看司机一直割车和飘移,有很多千钧一发的画面,可是这里的朋友说这是正常的,他们那些司机多年经验,拿捏了在山路的什么路段该飙速,什么路段要刚刚好塞回原本的车道。

到Likas Square Hotel后,觉得我们回到了人间天堂,呵呵。大大的Apartment,房间有高床软铺,家里到处都有冷气,厕所有舒服的花洒。在这里的Senior建珉约我们出来晚餐,一尽他的地主之谊,可惜有些朋友太累了,只有我们5个人会合他。

我们来到这里出名的大茄来海鲜餐馆,可能我们叫的海鲜很特别,所以这一顿没有很便宜。无论如何,尝过了螺、螳螂虾、软螃蟹,都是我平时难得吃到的海鲜,这一顿其实也很值得回味,呵呵。

一路上,我们要建珉为我们介绍有什么好吃的地方给明天的我们。我觉得他很用力的绞尽脑筋一一回答我们的问题,也很绞尽脑筋想出那个地图路线,然后又要想好好那些土产和地道美食的一些重点。哈哈,看他被逼反应要加快的应付Jacy的问题,就觉得很好笑。难得他也还是热心的一一帮助我们。

************************************************************
第二天,也是我们在亚庇的最后一天。说好8点起身,可是大家在7点多左右就陆续的起床了。我觉得一起旅行就是要这样都挤在一间大屋子,大家随意走来走去聊天或自由家居活动。从我和腕凌Aiyin先起床后聊天的声音大到另一间房间的书毅要盖枕头传话我们太吵了,就觉得好笑好玩的时刻就在这时了。

过后我们梳洗一番,9点多check out和迈向早餐的地点- Jalan Gasing。我们吃过了富源的自助早餐和怡丰的laksa,然后再去买Chiwawa的墨西哥卷,带上Sapi岛享用。

在Sapi 岛,我们浮潜或玩沙或拍照,享受半天的时间。这个旅程很好笑的上山下海了。我原本没想过要浮潜,可是被怂恿拉去后,就发现早就该这么玩了,好好看的珊瑚,好多的鱼,戴上隐形眼镜的我,在安全的浮潜眼镜下,肆无忌惮的看过了这些浅海的生物,好过瘾。

其他没有浮潜的朋友们在沙滩走走,画沙,浸脚,顺便也是难得的相聚时刻,可以长长的说笑玩闹吧,呵呵。

过后有一批的朋友要先到机场了,我们分成两批人。他们晚餐了就去机场,剩下的我们就去寻找5年前让我们回味无穷的Coconut pudding和Lokan,结果还好到达了,就在Salut。对椰子布丁的回味感不大,可是那个Lokan,让我觉得怎么这次吃的那么过瘾呢?呵呵。很好吃呢。

建珉工作之后,会合我们带我们去吃海鲜晚餐,Salut Seafood Restaurant。这次的海鲜比较便宜又大盘。生病的智华在这里上演了一出现场加料的戏码,他在快忍受不住的时候跟志中说他要呕了,志忠叫他去厕所,可是他来不及了,指了指桌上空的大汤碗,然后志忠反应很快的递给他,说时迟那时快,他当场就呕出来了。来不及反应的我们都吓倒了,哈哈,尤其是在他隔壁的建珉。还好啦,他大概是中暑或太累吧,吐出来后比较舒服吧。

建珉很热心的把我们送到机场,看我们安全无恙的入闸。刚巧我们在这里遇到了第一天爬山看见的UPM Gang,其中的三位,原来他们的女生没办法攻顶,真可惜。希望他们下次再试咯,也再此为我们14人全都成功攻顶感到不可思议的骄傲,呵呵。

就这样,四天三夜的神山之旅就那么充实的度过了,我们挑战了身体的极限,感受极端的冷,极端的爬山的累和痛,然后来到平地,感受舒服的海,温暖的天气,上山下海,真的好好玩。呵呵。而这次旅行跟之前不同的地方,大概是我们这几天都有很多时间在一起,可是却没什么机会放肆的谈天说笑,反而有默默的互相陪伴和加油。四天三夜的旅行,很与众不同的体验。

回家后看见一句很喜欢的fb短句。
“朋友不在於認識時間的長短,而是他來到你身邊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過。”
我要谢谢他们的友谊,有时冷淡有时热络,却不曾让我害怕失去。想起你们,总是会微笑。


p/s 小花絮:抵达KL后,已经是半夜2点了,过后和书毅腕凌Aiyin疯狂的来到24小时的McD吃nuggets和冰淇淋,哈哈,真好兴致,我们也兴奋的谈天。我记得一个很“可恶”的陷害。我问:“鲸鱼会吃什么?”,“小鱼吧。”,书毅答,然后他接着问我,“鲨鱼会不会吃鳄鱼?”,半睡半醒的我很无心机的比较它们的体型,鲨鱼比较大啊,所以当然是“会啊。”。他得逞的冷笑,“呵,鳄鱼在海里面的meh?”。哈哈,我要高歌“笨蛋”这首歌。

结果回家后是凌晨5点睡觉的事,天哪。

今年的生日

距离上次的文章又过了两个多月。 七月时,对于自己的学业还处于七上八下的心境,很多进度做不了准,心里很不踏实。一次朋友聚餐还被苦苦相逼要不要年尾相约去旅行,旅行什么啊?!论文几时要交我都不知道,我心里慌得很,更多的恐惧在于怕要重复上次硕士期无限展期的恶梦。 但是七月尾重新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