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Monday, December 11, 2017

电影,喜欢你

偷闲看了一部电影,《喜欢你The is Not What I Expected》,是金城武和周冬雨主演的。

留意这部电影是因为这首歌,陈绮贞唱的主题曲。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立刻就喜欢了,这么久了,陈绮贞的歌声还是那么脱俗,像猫一样的甜又难懂。

观看之后,觉得这是一个很好水准的小品呢。印象最深刻的是胜男(周冬雨)问路晋(金城武),“你一共能挣多少钱?”,“三百五十亿美金”,路晋说。胜男说,有这么多钱,给我就会花啊。可是路晋却摇摇头,三百五十亿美金,这表示手下有多少人跟着他讨生活,他怎么能挥霍无度,随心所欲呢?

一个人如果用正常管道挣钱,钱多了,自然责任也多了。责任多了,才不会出现社会问题,反而会肩负照顾社会的责任。越富有的人,其实越不会乱花钱买东西、买享受,可能也并不随便到处旅行。有钱的人,也是懂得守钱,也学会低调。

这样的心理,我突然很在意了。

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Thursday, December 7, 2017

学问

刚刚在十一月尾,去了一个Cancer Research Conference,原本觉得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主办当局是我的co-supervisor,在她的邀请下觉得还是带着poster出席了。其实这次的研讨会和我很有关,主题叫Holistic Treatment for Cancer。这个主题的大概意思是,给癌症全面的治疗,不只是用西药治疗针对癌细胞,也许也可以给予传统草药,给身体修复的能量,以及照顾病患的心理。

这次的研讨会很有一番开阔视野,其中有两点让我很impressive。第一个是关于为什么之前癌症的治疗方法很难根治,是因为癌细胞很会扩散,如果治疗过程留下少量癌细胞,那么他们就是更加有抗药性的东西,因为他们的“根”没有被消除,这个“根”就是cancer stem cells。所以现在的研究比较注重针对cancer stem cells,要用的其中一个方法是immunotherapy。

第二个是关于Drug repurposing。众所周知专科的药都卖得很贵,因为药厂投资了大量资金研发一个新药,根据其中一个presenter的资料,现在大概每5000个研究才只有1个成功成为新药,所以在他们取得专利权的20年(其实取得专利的前7、8年还需要花费在数据收集以得到FDA的认可,才能正式在市场上销售),会尽量卖得贵一些,以补偿那些耗费。这时候,还好有些病人能依靠政府或NGO的津贴。

说回drug repurposing。因为新药的研究成本太贵了,于是最近兴起旧药新用,例如通常拿来抗头痛的panadol被研究是否可以用来抗癌。还有一个就是利用big data analysis的优势,把所有西药对人体的gene expression data放在一起,对比个别癌症病人的expressed genes的pattern,然后找出对应的西药,联合原本的治疗方式,在其中一个presenter的资料得知,有些癌症可以延长癌症后期的存活期,从大概半年到两年。

Big data analysis有一个缺点是,如果实验者把两个无关联的事放在一起,硬是说他们有关系也是可以的。例如很明显的例子是,在夏天,冰淇淋的销量很大,而且sunburn的机率也很大,于是可不可以说因为吃越多的冰淇淋会导致Sunburn的发生?这里说的是correlation。需要去放在一起的应该是有逻辑性的causation,例如把水加热就导致水沸腾,所以可以说的是,当温度越高,水温越高。

所以说回这个drug repurpose的bioinformatic set up,希望他们会考虑到只是运用相关诱发癌症的Genes。因为现在坊间会说,有些gene和一个人的肥胖有直接关系,可以这么说吗?可能有些人一生下来就胖了,可是更多的人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生活习惯累计导致现有的身形。在这些情况,是不是比较不能单单只是correlate with genes?

这次的研讨会也有很多关于草药在癌症治疗上的辅助研究。也才发现澳洲有一间可以读中药研究的大学(过后网络搜索发现其实有7间),这次presenter的大学(West Sydney University)是受到北京中药医院的认证的(其他的我没查),觉得中药能进入西方的教学系统,有一些意外但也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

*****************************************

其实今年八月也去了柔佛参加一个研讨会,那个比较关于农民和科学家如何紧密合作,耕种更多更好更有抗压性的植物。由于参加的比较是政府机构,研讨的主题比较放在如何增加农作收成,所以发表的都是比较草根。

两天一夜的研讨会,至少我看见农民和相关的机构对于目前的农耕趋势有热诚,也对环境保护有负责的态度。觉得是我另一番开阔视野的机会,至少如果我要把所学的东西继续做下去,这些地方就是一个链接,把好的实验变成民生。

***************************************
11月也捎来一个好消息,关于年头和B合作的educational paper,终于在这个月成功发表了。当初这是其中一个让我们紧密联系的一个共同project,才让我们慢慢走在一起,在一起,说来一切都很奥妙。

这个十一月尾,我们认识了已经一年。他从以前很闲空,常常找我,到近期更多专注在工作上。但是会有这些那些的时刻,在很多次的相处和聊天,都让我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像心中偷偷不安的小人又被安抚了,像又稳稳当当的躺在那个地方。

于是会很想记录下来,关于这些那些的瞬间,关于很多惊喜和惊叹。像是那清晨细心泡的茶,兑现答应过的东西,安排与清洁,还有那交换的礼物。

是温柔,是天使的宠儿。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bmb.21089/abstract

Thursday, November 16, 2017

关于

月前看完一本英文书,Jodi Picoult的《Leaving Time》。这本书主要是要从小说中带出大象在我们人类的发展与干扰下的种种困境。越来越多研究与观察发现,大象的记忆很好,而且,它们还有很强烈的情感,尤其是对于死去的亲人,它们可以连续很多年都回到当初亲人死去的地方缅怀静待。而且,小象对母亲的依赖是很深的。母亲或者女性的大象会特别走在最后照顾比较笨拙、不懂得时时跟着象群的小象们。如果她在成年之前失去母亲,可能她学不会如何合群,如何吸引异性,很大可能会孤独地死去。

可是偏偏人类对于象牙的迷恋导致射杀行动从未减少。尤其在非洲贫困的国家,非法猎杀更是无法阻止大规模地进行,猎人只知道要射杀最重的象牙换取最大的金钱利益,通常的对象都是象群的头目。虽然他们并不真的杀死所有群里的大象,可是群龙无首的象群也会受影响,尤其是小象们,他们会变成无人带领的孤儿。除此之外,许多大象也被非法售卖去马戏团、动物园,退休后的他们由于记忆强,即使幸运安老在安全的庇护所,也会终生消除不掉对于训练时被虐待的恐惧。

明明只是一个小说,可是看完后最大的震撼是关于这些大象的真实描述。



书里也说了关于psychic(灵媒)对于灵魂与人死后的观点。让我有另一个震撼的是,相对于中华文化强调人死后会轮回的理论,psychic比较相信人死如灯灭。所谓在另个世界的相爱的人,并不会像想象中等待我们死去,然后团圆。作者说得太真的,使我不得不相信。Psychic是她书里其中一个重要的角色,她说这是访问了一个真实的人模拟的人物角色,当你和她真的对话后,你会相信她所描述的,关于灵魂的观点。

这样的观点之下,每个人与人之间的相知相识,是不是更加值得珍惜呢?

所有在一起时的欢乐与在乎,都是特意把时间留给你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弥足珍贵。就像知道了心里有如何强烈的情感,会用很多种表达方式,是日常的大咧咧也好,能在轻酌浅醉后也好,能表露,能被收到收好的,就好。

Thursday, October 12, 2017

十月二三事

刚刚忙完了第二个阶段的实验最重要的一环。

之前卡在花一直种不出来的窘境,就是植物一直生长,但是不开花,最后遇到9月的适当天气(?)才总算解决了货源。然后,如过山车的心情般准备样本,有些失败、有些成功,好不容易收集了足够的样本。然后,决定哪个外判Sequencing的服务也纠结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了大牌BGI。在没有任何本地中介的情况下,要自己去买干冰,准备箱子(一层够厚的干冰箱,外面是纸皮箱),然后亲自运去FedEx运送。碰了一些难题,例如除了要为箱子贴上有干冰的标志后,还要弄明白如何填写表格,要再三确认这个箱子不会卡在关税局。然后没想到原本隔天会送到的箱子,竟然不小心从广州运去韩国,然后才运到香港,前后3天2夜,害我一直很担心干冰耐不了那么久。最后送到了BGI还面对没人收货的状况,打了好几次的电话才总算确定他们收到了货,也拆好放进冰箱。

过后还有一些实验和后续工作,也会是我从没做过、需要做完了才能放下焦虑的心情。但是现阶段至少可以坐下来,好好再看看整个状况。好像,也可以好好想想,毕业后可以做些什么工作。

对于从未经历的事情,总会有过度想象的恐惧。是不是够资格了,有没有装备好,够不够知识?身边很多朋友们给了很好的实例,关于他们各式各样的职业和选择,看他们的最好和最坏,总会偷偷设身处地地想着,我会得到那样的工作吗?我会做那样的工作吗?我会胜任那样的工作吗?最后,我会如何选择呢?

对于理想职业的定义是可以运用一直以来累积的专业,也必须赚得到钱。目前最大的实践只不过是教补习,但是希望真正的第一份工不要教书,希望可以是搞一些东西,看看社会的需求和运转,让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桥梁,供应需求。

在忙碌的时候总是不禁想着,这段期间学会最大的一点道理是,什么都要自己一脚踢。从小事如找一个箱子,到处理大笔的经费,什么都需要搞明白,才下得了决定。有好一阵子想着为什么不要成为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呢?安分的打一份工,每天最大的烦恼是看什么电视剧,但是想到隔几年甚至不消多久以后就会被淘汰,就觉得这样的安逸很没有安全感。

不可以太信任别人的能力,不能因为那是他日常的工作所以放心的交给他,期待他会完成,其实,很大可能出错的偏偏就会是关于你的这个个案。不要太相信一个人的意见,问多几个人就知道答案总是有好几个,也要到头来告诫自己不要随便信口开河,就像那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搞到最后我还是觉得,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去了解、去找资料才能作准呢?

是的。科学最大的精神是质疑。科学的哲理是,当前一个科学家发现了一个原理,之后其他的科学家要做的是如何从各方面试图推翻这个理论,那些不被推翻、能够经历很多年的原理算是目前为止最靠近真理的知识,但是我们也不能保证以后这个理论会不会被推翻。

好像扯远了,最近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建立一些好习惯,让自己学多一些、多看一些书或有意思的资讯呢?或者还是专心多写一些,多做一些可以为履历表加分的小事?好像两者可以兼施,好像后者比较重要。

好像也是时候睡觉。久违的博文,久违地自言自语。也许也该重拾在这里沉淀思绪的习惯,定期写些什么记录一下近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