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莲的bbq party

今晚Evelyn家有个烧烤会,邀请我们一班朋友和其他亲朋戚友。通知我们的方式很可爱,是通过邮寄邀请卡一个个寄来我们的家,收到的时候我实在很惊喜,太可爱了。

其实这两个星期我的心情可以说是很不平衡,有好几次我以为可以出来玩的时候,到最后却都被逼取消。像之前一早就决定要去的彩君生日会,因为突然传来的朋友噩耗让我们不好意思红白相撞;星期日去红新月会,没我想象中活动之后大家能够小聚一下谈谈天的情景,大家都不知赶什么迫不及待想回家;Kum hing的生日呢,我一直期待着有个活动,唱K溜冰也好,但是时机不对吧,刚巧碰到大家想低调庆祝的时候;还有就是在李亿达家的烧烤会,原本答应了,无奈为了公司临时决定的OT而没法出席。

这些情况一次又一次,像玩弄着我的糖果,送到我嘴边却又拿走,让我一次又一次为此空欢喜一场。终于在这次,Evelyn的烧烤会让我的期待没有落空。

整个party我过得很愉快,事实上我在一到达就开始感觉到置身party的兴奋感,不知道谁说这是因为我看到太多美食的原故,我想了想觉得也是吧,从在车上感觉到意米做的cheese cake香味,到踏入Evelyn家门前摆了满桌的串烧鸡翅,到最后来到厨房看见紫绮雯娟他们切着寿司的情形,每一处都是我喜爱的东西。哈哈,不是啦,我的原意是,从我在车上见到雯娟意米,到达后见到F6们然后看着洁雯美凤晓慧她们并肩走过来我这里,之后在厨房见到紫绮她们,每一个都是我喜爱的朋友们,见到他们我太高兴了。

烧烤着的时候也是感染幸福感的时候,我又一次从阿哥那里得到一只烧熟了的鸡翅膀,他还帮我烧我原本烧着的两只鸡翅膀。虽然洁雯她们与他势不两立,我还是觉得阿哥真好!哈哈。美凤也很好的,为我们烧了很多很多串烧,我只接触火炉一阵子已感觉酷热难忍了,可想而知她烧那么久抵挡的热气。喝红豆水的时候也很好玩,我们四个人却只有三个汤匙,于是我们互喂对方,结果洁雯的评语是,我是最不会喂人的那位,喂到她差点接不住。过后Kum hing还有雯娟他们也很热心的给了我们一些串烧,这就是天堂。(天堂与地狱的分别:拿着长汤匙互喂对方得到的饱腹感对比自私的饥饿。)

还有一个不断惹我发笑的话,就是那个意米师兄一直提起的那三句话:看不见未来,很悲哀,永远都不知道。这是一则我们在公司发生的笑话。天知道意米和晓慧当场听到我说这几句话时笑得有多厉害,很可惜我们在重述时无法代出那种爆笑感,洁雯她们听来有很多问号。如果有时间,我也许会试着整理整个故事,真的很值得记录起来。

好啦,下一次轮到洁雯生日,不知道那时的时机是,我们都想大搞还是低调带过呢,我深深觉得这真的很依靠天时地利人和。

沉重的消息

毫无预警的,收到一位同学逝世的消息。是我在中六的同学,以前只知道他因意外伤到盘骨相关的部分,而导致他无法好好行走,却不知道会对他的生命带来威胁。赶去那位同学家的时候,因为是个印度人,我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和他的爸爸见面,除了握手,我实在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突然想起那天看的韩剧《你来自哪颗星》,剧中福实对胜希说的话,大致上是说,逝去的人(胜希的女友)大概是个好人吧,所以去了一个属于她的地方。所以,请忍一忍吧,再等多五十年,你们就能在天国相遇。

这样子想的话,或多或少能让心情好过一点。

第五分队招新生

星期日,我们红新月会第五分队有招生活动。犹记得我去的那年,也就是前年有很多新生,感觉很热闹,使我在学习和活动中获得很多乐趣。可是自去年来,很多资深委员因为工作忙碌或其他原因而不常去,像我们这些会员也渐渐少去,新生们也很少,于是感觉冷冷清清的,像恶性循环,人少了气氛冷了,我们就越懒惰坚持出席。

只是我在今年年头的一次聚会中,刚巧听了队长和国财的新年展望,听出他们对第五分队的热爱和坚持。的确,整个吉隆坡区的红新月会分队,如果没听错的话,只有我们这队是用华语媒介语来交流的。这其实是很难得的。所以对于这次的招收新生,我很愿意出点力帮忙,希望能够让我们第五分队恢复以前的热闹与活跃。

要帮的忙只是为各位新生做一次case study的示范,既是假装有人受伤,然后一队救伤员来到演习如何为伤者包扎和搬上抬床。以前加入第五分队后一个月会有至少一次像这种的case study,很好玩的,如果认真点,像今天这样,那些伤者会先被化装,用那些面粉团和血色的液体化成很真的伤口。然后演伤者的就能趁机展现演技,尽量装得很痛苦,演救伤员的也很有挑战性,因为事先是没透露伤者是那里受伤,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判断该为伤者怎样包扎。

今天很开心看到很多朋友肯来参加,以前偶尔会劝他们加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常常不了了之。其实在我们毕业后大家减少相聚后,我有个私心,希望借红新月会为基地,让我们还能常常互动。如果我们继续活跃的话,我相信第五分队很有能力为我们提供很多很有趣的活动,即能丰富自己的见识和知识,又能帮助他人,而且我们也可以常常见面,多好啊。

烦恼

中午约了晓慧去一趟ucsi open day。想去那里多点了解关于药剂和food science的课程。

那里的负责人很愿意讲解他们的课程设备和费用,甚至带我们到处参观。而且不懂是不是因为听出我们不太会讲英语,接触我们的人都主动跟我们用华语交谈。一番了解后,我发现如果我要在那里读food science,钱不是问题,交通也不会成问题,只是问题是,我真要在那里读吗?

原本想问关于药剂,可是借loan之后我自己还要找多rm24000多交杂费,还没加书本文具之类的自备用具。这是很大的问题,难道真的为了实现这个梦想,而让自己可能在未来十年内陷入金钱的困境?况且,我这个梦想的来源,很有可能来自世俗的审观。既然自身的水准没能力竞争政府大学,我该放弃这个念头是不是?

关于升学我最大的问题是,不了解自己到底喜欢哪类的工作。像数学我自认对它有兴趣,也相信自己有能力应付statistic这个course,只是我会喜欢吗?会不会到有一天我突然对那些统计图感到厌烦,那时我该怎么办?然后food science呢,因为牵涉营养学,所以我会有兴趣研究的。可是家人的反应是,这是又闷又不吃香的工作。当然家人始终不了解适合我的是什么,但是问题是,我也搞不懂什么是适合自己的。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要读food science,那么读政府的好还是私人的呢?ucsi提供每年一次的工业实习,而且课程浓缩成三年(大概是因为政府大学有很多长假)。还有环境因素,感觉上私人大学比较能够置身于英语环境,逼使自己学好英文沟通。这对于日后工作很有帮助。

我实在想不到该向谁倾诉解开烦恼,肯定不用问家人,他们什么都不懂。朋友们呢,大家都一样处于这个十字路口,最多能分享而已。找caunsellor,他们一定跟我说:选你所爱,爱你所选。是我还没参透个中意思还是他们说得太简单?问题是,什么是自己所爱的,好像有很多?要在那里读那个科系?政府还是私人?

其实说穿了这些都要自己衡量决定。哥哥姐姐说我庸人自扰,升学问题哪需这么烦。可是我想我和他们最大的分别是,他们打从中四就有个很简单的目标,因为他们读的已经是关于那个行业(会计和IT),不需要想其他。我这个的出路很广,因为失去了最想要的,所以要从众多选择中再挑选自己要的,很难下决定。

唉,三心两意,心大心小,心大心小...

充实的一天

今早和晓慧又创下了一个疯狂纪录。本来因为没有交通而差点要取消的游泳计划,却在我们的坚持下想办法实现。于是我们决定徒步+搭巴士去3k体育馆。首先呢,我由我叔叔载我到晓慧家,然后由晓慧妈妈载我们去到ktm体育对面的巴士站。为什么他们不直接载我们去3k呢?他们都是要去工作了,不顺路。然后搭417号巴士去到沙登街场,在那里转换17号巴士去3k。从我九点半开始出发,我们到达3k再换了衣服开始游泳时,已经是10点50分了。

经过一番的辛劳终于能够游泳,这次我们自然好好珍惜享受。有过了几次的游泳经验,我们这次有少些进步了,即是可以用蛙式坚持来回游泳池。只是3k的游泳池始终不比bukit jalil的好,没有什么浮力,不知道跟水的深浅有没有关系。还有就是,室外的水质很容易受污染,感觉到这次的水有点酸酸的,再想下去就有点恶心了。其实如果不是bukit jalil要在11点才开门,我们不会想来这里的。

游泳后回家的状况更加...至少我觉得更加疯狂,我们从体育馆开始走,走到mobile油站,走到south city,再穿过花园去ktm那里的天桥,最后去到the mines。其实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开始感觉辛苦,因为穿着拖鞋,夹着脚趾头和脚中趾的带不停地摩擦脚趾,形成一个水泡一直隐隐作痛。到达the mines 时刚好daddy放工来接,那时已经是中午1点左右了。如果我是希望借这次游泳瘦身减肥,相信完全可以消耗很多脂肪。无论如何,在这里我很高兴的大声宣布,这次的“坚持游泳运动”实现成功。

下午休息了一阵子,晚上要去晓慧家举行的生日烧烤会,相约了f6sms还有我们几个。大概是我先开始兴起要办的,只是想有个活动让大家聚聚。刚开始时大家还没有热起来,我们女生在楼上为晓慧选衣服打扮,他们男生则在楼下准备salad和起炭火。之后开始烧烤大家慢慢聚在一起。晓慧爸爸很细心的播放一些炒热气氛的英文歌,很有置身在party的感觉,怎么说呢,如果没有背景音乐,大伙儿一起讲话时会觉得太吵,没人讲话时冷冷清清气氛不好。

原本想为自己预留三只鸡翅,三块pizza加其他hotdog之类很多食物,谁知当我吃下一只鸡翅再加一些hotdog我已经很饱了,所以之后我只是喝饮料算了。这次的鸡翅是我家负责腌制,刚好给我找回上次peng soon留下的腌制配方,据说是他那当厨师的爸爸写给我们的,用那个配方腌制的鸡很好吃呢,很入味。下次再有烧烤会,我会考虑再用。

其实整晚我全程没接近过烤炉,很高兴也很惊奇我“阿哥”很愿意烧了个鸡翅给我,还有棉花糖。之后美凤烧hotdog,也分来了一份。 吃饱之后拿着饮料一直找人谈天,只是洁雯美凤晓慧她们已经有很多话题可以谈了。后来有一段时间的谈天也很享受,那时我们谈下谈下讲到二校的校歌,原本是我们四个和保汝的讨论,之后越加越多人,每个经过的人都被我们问一次背到校歌的歌词吗,谁知道原来没有人真正记得,大家都纳闷唱了六年的校歌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们继续自在的互动聊天直到晚上11点多,聚会就散了。相信主角晓慧对这次的聚会很满意吧,因为无论是蛋糕还是礼物都有surprise的因素。哈哈。我也很满意,整晚玩得尽兴又愉快,希望我们下一次聚会也能如此。

工作

昨天又开始工作了。在这之前,等了很久子民的来电叫我们回去工作。那时还没过新年,他答应过年后让我们继续回去工作。可是新年过去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几乎又一月,他到前天才终于找我们回去。

不过还好的,这段没工作的日子正好可以让我好好上网收集升学情报。浏览了很多论坛及事业介绍的网站,很有相逢恨晚的感觉啊,如果我早点知道那些网站那些资料,会不会对成绩学业更上心些?

说会工作吧,这次回去,给我感觉像真正的工作。怎么说呢,上次的工作觉得像帮忙叔父之类的长辈做些琐碎的事情,他给点任务,我们躲在一旁静静完成。这次呢,因为我们的部门多了一个同事,嗯,像个姐姐,指导我们做事,也可以很轻松的和她谈天。本来就是么,工作没有认识一些新朋友,好像没有不算曾经有过工作的经验。

这两天

这个周末过得很不错。昨天去putrajaya帮忙红新月会为土崩灾民准备食物救济,即是去那里帮忙煮饭。据说有近千个灾民,现在被安排在另一边的新楼暂住。始终煤气厨具不齐全,所以这两个星期都是红新月会负责三餐救济。

我去那里一来是想见识一下怎样煮千人餐,二来呢,在家无所事事想顺便出外玩玩。见识方面么,唯一的收获是让我体会到为鸡块去皮的劳苦。是这样的,那天要煮的鸡必须先去皮去脂肪,还有如果有红红的内脏也要挖出来。我就是做那些工作。做到后来鸡腥味越来越浓,我那浸在水里的手也又皱又不舒服,都不好玩的。而且,为了做完那个任务,都没有机会看看他们是怎样煮饭怎样煮鸡的。

不过说到玩,去那里也很好玩,因为刚好淑莲雯娟晓慧都去,我们在工作之后去那里的小公园玩玩,玩那里的跷跷板,荡千秋,还有滑梯。哈哈,很久没玩了。很难得的是我们四个都不会避忌年纪不适合了而不敢玩,反而很尽情的玩笑得很大声。玩那个跷跷板最开心,因为很久很久没有玩过那种起伏程度大到可以震到整个身体离开位子,好像骑快马,很刺激。算是我们辛苦帮忙之后的快乐代价。

今天呢,很疯狂也很前所未有的,我们四叶草千里迢迢到seremban千里会友,去见见近期内不会回来的mahfuza,因为她就要考试了。感觉我们像是去了一个一日游,芙蓉一日游。哈哈。去到她的宿舍参观,不错哦环境清幽风景优美。也到她的房间看到一些让我觉得很好笑的东西,有个张贴写着大大个的“叻曲”,看清楚点才知道原本要写的是“加油”。有个问题我忘了问,为什么她的房间没有我们五个人的合照?

之后我们还有kauthar一起去seremban2看电影,mr.bean's holiday,有达到期待中的效果,很好笑,mr.bean像受上帝兼顾的幸运凡人,做任何荒谬的事都不会被责难受伤。其实除了mahfuza,我们四个也很少有机会见面谈天,所以今天总算有好好利用相处的机会,不时换换身边并行的朋友,换换说话对象,不断聊天说话。

回家后很累,可是觉得很开心满足。

六月的天空

六月不知不觉来到月尾了。这么也是来到了一年之一半了。 写着的时候听着徐佳莹的新专辑《心里学》。这专辑的意思是,经历了什么,也已经来到一个阶段,能够在心里消化,心里学会了什么。这跟我现在有点像,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价值观,好像写出来不太好,放在心里成为自己的比较好。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