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第七部

看过了最后一部的harry potter,3D版。之前有点期待3D效果,也许是我期望太高了,希望看见很多画面会有什么从荧幕延伸出来,例如那火龙、打斗的场合之类的。可是其实所谓的3D就是呈现有层次的画面,在我看来,跟高清有点相似。视觉上当然会有更高的享受,可是架在鼻子上的眼镜,却不时提醒那累赘沉重感。我的第一个观后感是:希望下次能够戴着隐形眼镜。哎,去年这最高最大的心愿清单,何时会有勇气实现呢?

无论如何,harry potter还是我很偏爱的电影,因为喜欢它的书。从第一部到现在第七部,我还是认为harry potter电影版是拍给书迷看的,电影只是着重在重要的打斗和较量,带过很多细节的情节,真正的故事其实远比电影描述的更精彩和细致呢。

而这部戏中,最让我动容的是关于snape让harry发现的真相。他不算一个好人,可是他对Lily,Harry的妈妈,的爱却是那么死心塌地的。而校长好像也不算什么好人,也许在面对邪恶时必须适时地也耍些手段,可是在真正关头,还是很有智慧的教懂Harry很多东西。以前看书的时候,我很喜欢每次结尾前,总是校长独自和Harry待在一起,跟他解说那些奇迹和幸运的战胜,教会Harry很多道理和思想,关于爱、勇气和友谊。“如果有什么事伏地魔弄不明白,那就是爱了。”

有时间的话希望能够重读一遍,原版的,有很多冒险,漂亮的伏笔,有趣的对白,别有含义的剧情转折。呵呵,很高兴这是陪伴了我将近十年的魔法世界,丰富了我框框里的世界。

玉意生日

庆祝玉意的生日,也赋予我们一个玩乐的晚上。

我们在kuchailama的pitstop,这种地方最适合有一大堆朋友的聚餐,等待食物或者吃完过后,可以随意玩很多小游戏。我们选玩了三种游 戏:Uno,心脏病和牛头牌游戏。有时候,从一些互动来看,我会渐渐欣幸自己不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虽然还是很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认为随便开些没什么善 意的玩笑其实是搞气氛的一种。这种时候我通常会浮现蔡康永的短句并且认同:

气质可以假装,通常可以假装一晚上都不穿帮;
而幽默感没办法假装,一分钟都假装不了。
所以我珍视幽默感,远超过气质。

说回游戏吧。牛头牌游戏很靠运气,很好笑的是我全赢了两次,却有一次几乎是个大输家,这晚的运气真是大起大落阿,但其实这有一点决窍,呵呵。心脏病很好玩,看他们玩比较好玩, 因为自己的反应呢....呵呵有待改善。shuyih wenbin和dj都是个中好手,果然男生们的反应训练很好。玉意很可爱,专注在注意公仔而取分,过后我学一下,果然比起注意5个水果来得简单,呵呵。而其实我们也没什么专心看牌吧,每次都是在讲话的时候突然就有牌该打下去。本来我一直没什么赢,他们想要归咎于我的座位太远的缘故,然后让我和shuyih调位,可 是哈哈,我承认,很多次都是在我来得及发现应该要反应,他们就已经打下去了。所以我很是佩服他们的清醒和细心,好厉害呢。

玩Uno时我觉得,应该要大家都把身边的人都当成敌人才好玩吧,他们之间太相亲相爱了,公然敢针对的只有我,可是我隔了很多人啊,要害我常常要考虑别人。而且重点是,为什么只是要针对我?拜托。这个游戏很好的呈现“害人总害己”的因果报应,我最记得有一次tzehua想要出+4来陷害我,可是我也能出一张+2带过,我身边的yuyee也有牌,shuyih也有,最后累计到tzehua本身,是他中招了,哈哈。

而有点后悔的是,我没有坚持换场或者事先安排什么的,说来我这策划者真不称职,希望玉意在这纯粹的聚餐里,还是感受到我们的生日祝福和心意哦。生日快乐~

Walnut chocolate tart



今天姐姐突然兴起要做蛋糕,材料都买了,当我看她翻开的食谱,才知道她要做什么。什么?walnut chocolate tart?我们以前从未尝试过tart类的烘焙。要分开搅拌塔皮和馅料,感觉很麻烦,原本对这兴趣缺缺,但是看姐姐把材料都搬出来了,好吧,就一起做咯。

做着做着其实很容易哦,而且从搅拌的原料来看,好像很美味哦。碎碎的核桃加入chocolate chip,加一粒鸡蛋,另加可可粉,和其他材料,这就是内馅了。塔皮呢有很干的外观。放在模型上,烘烤25分钟左右,很神气的变成很好看的tart了。

因为只有小型的模型,第一批的tart有点太小了,而且咬起来从里到外都很干。于是趁烘烤的时候赶快出去买比较大的模型,结果第二批的tart果然有点不同,在外皮烤好之余,内馅还有一点点刚溶化的chocolate,咬起来,干干的塔皮,里面是脆脆的核桃和巧克力浆,哦,真好吃。满意满意。

但是还有一点瑕疵的,不知道为什么内馅会有一点点苦味,也有些塔皮烤焦了。可能下次试试再调烘焙温度或者把每个模型的材料放均匀一样。下次大概可以做的更美更好吃,呵呵,也许那时可以和朋友们分享咯。

Bon Odori'11

好像几个星期来都早出晚归,有时出去玩,有时做lab迟回。这个星期六,总算好好的在家待了几个小时。原本家人计划去klang晚餐,却改去星期天,让这天的我更加空闲了。

下午上网闲逛,遇到shuyih在msn,突然邀约我去bon odori,而且还是15分钟后要出发了。吓?这么突然?我很难即兴答应啊,之前没想过要去的,而且我还没冲凉,换衣,看戏看到一半......结果,还好他用一个很好的“柔劝计”,劝下劝下就让我犹豫不决的心决定好了,哈哈,就去吧。然后用了短短15分钟,charge相机电池,charge电话,冲凉,吹干头发,换衣,整理一下...然后在我还没有整理好包包时,他们已经到了,啊~~~结果我匆忙把所有东西丢进包包,赶出门了。然后,镜头可以照一照我走后房间的地板,相机就在charger的角落--我忘了带。

我们有shuyih,dj和耀凯一起去,坐shuyih的车。前一刻还是有点害怕一个女生跟出来了,成何体统?可是哈哈,最近好像常常是这样哦,所以就不要紧咯,我真的很有“小朋友一号跟小朋友二号三号一起出来玩”的感觉。坐上车,我们就开始胡扯了,忘了说什么,一路上都很容易打发时间。大概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shah alam的bon odori。

车辆很多,也没有正式的parking场,结果我们park在富贵山庄的路边,他们还打趣说要去那什么明宫参观参观。 说回bon odori吧,上次我来过一次,大概是3年前吧,还记得是bitna第一次到来的前一个周末。那次有点匆匆来回,没吃什么,也没加入跳舞。这次跟他们三个来,正好可以重新体会一番。

入口的时候就收到见面礼扇子,我很喜欢这样的扇子,扇凉很凉快,很适合用在这么人山人海的地方。过后我们就开始在贩食区寻找目标啦,都是日本的食物吧,我们买了一些,便挑个草地的位置坐下来好好享用。说多不多,却其实用去了rm60多,有点贵,但是吃的很开心,这样才算来过bon odori 嘛。对了,喝orange sparkling juice的时候,由于我们都是第一次试喝这样的瓶子,喝一口后都会露出品尝的样子,可是他们伴随而来的说法是:“原来橙血的味道是这样的。”。

7点仪式开始了,我们也围观在草场中间的舞台。我忘了带相机,幸好还有shuyih的手机,拍出来的素质不错嘛,还好有这个。刚开始的舞蹈没什么人跟随,我们几个也有点不好意思跟着跳舞吧,只在旁边看看。过后再重复一轮,围着跳舞的人群也渐渐大了,我们也混进去队形里一起跳舞。bon odori盆舞节是所谓的日本鬼节,和华人的7月节相似,可是不同于华人的是,他们用欢迎的态度庆祝这样的节日,让先人们重返人间,共舞。

一共有4支舞,第一支舞和身边的人手牵手,很愉快的音乐,有种欢迎的气氛;第二支是矜持的小舞,大概是敬礼之类的意思;第三支的音乐有点闷,要倒退一下,再拍拍手;第四支舞很好玩,很活泼的音乐,也有一小段跑向前的舞步,再拍拍手。我们跟着玩了两轮,舞步都很容易,很好玩呢。这样才算来过bon odori,呵呵。

这次其实我也一直寻找好看的日本和服女生或男生,可以一起拍照。可是好像没什么中意的。过后我看见一个穿着和服的女子,背后的蝴蝶结打得很漂亮,我便叫dj shuyih一起看,说:“那个女生的背影很好看....”,然后等着她回头,“正面呢....”,然后她回头了,我却没接下去,他们就明白那个意思了。然后也玩起来了,对着我说:“你的正面呢.....很好看。”,侧面呢?“还不错~”,背面呢?,“很丑....”....这是什么评论啊?我应该高兴还是假装伤心呢?哈哈。

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有一个文艺表演,我和耀凯混进去观看,出来时就看不见dj和shuyih。这时我的想法是“麻烦了”,因为这里太多人了,电话讯息被骚扰完全打不出去,还好他们过后自动出现了。可是还好的是,其他时候我们都是紧密跟随彼此的,而且shuyih也很好的会照看“骤然看似落单”的我,但是每次被他发现我因为被摊子吸引而差点脱离他的视线后都会被讲一下:“你,给我乖乖跟着。”,哈哈。

我们跳了两次重复的四支舞后,再去买一些小吃饮料,就觉得足够了可以回家了。回去parking的路上,其实沿路是墓场,借着月圆和有点阴暗的街灯,这样的小路其实“很有气氛”,dj在这里一直假假装低沉的声音叫名字,是没有恐怖啦可是还是......很恐怖下。

回去的路上有一个笑话,话说因为我刚才出来时没事先让家人知道的,因为他们出去了。他们就模拟家人应该会讲“生个叉烧好过生你”,所以我变成叉烧了。然后某段话后,大概是关于吃辣或咸的,dj问我,我会吃醋吗?我说“会啊,吃猪脚醋。”,“什么?哪个猪脚让你吃醋了?”,我说:“每个猪脚都一样吧。”,“那他是猪脚你是什么?”,他问shuyih,shuyih说“是pig吧,又是叉烧又是猪脚的,都是猪啊。”

过后去糖水一下,batu11的糖水。在这里讨论了“无价”和“天价”的分别,让我很快想起上次提过一个:“事实”和“实事”的分别,“sleep with”和“sleep besides”的分别,很好hor,跟我玩起文字癖。

回家后不会太晚。冲凉后还能上网一阵子,shuyih问我不去是不是会后悔?呵呵,好吧,不去的话大概不觉得特别在意,可是去了过后却觉得很满足,又有一个特别的经历了。我大概是个想太多又容易担心这个那个的女生,所以很谢谢这主动的邀约,舒服的出游,轻松的谈天(面对的话题不是什么惊涛骇浪,不然化解要很累耶,也觉得无助),不冷落的一起玩。我曾想过用一些距离和隔膜之类的形容词去分别我和男生们的友谊,对比我和女生们的友谊,可是朋友是没有男女之别的,有的只是亲疏之别。很欣幸的,从很久以前到现在,与男生像这样让我觉得安全的友谊还是存在,让我可以肆无忌惮,呵呵。噢对了,除此之外,我还是一个很喜欢[主动]的被动的女生,请多多主动邀约我出去玩,谢谢谢谢。

badminton

最近的大家都很健康,我们以前优良传统--打羽球活动又渐渐活跃了。这几个月来,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一次羽球之约。很喜欢这个活动,比起跑步,羽球比较有乐趣,认真地打能流汗,感觉排毒不少,哈哈。

以前都只相约早上打羽球,现在却总在晚上,8点半,9点,10点,这次竟是11点,其实有点夸张呢,该睡觉的时候却还在运动?哈哈,既健康又不健康。过后还有一番yamcha,1点多了,回家已经半夜3点。我真佩服我们的精神奕奕,也对的,除了这样的时间能够相聚一下之外,好像都没什么别的正常时间能够这么齐人了,大家的作息时间表都不一样。

这次还有一件很值得记录的事,那就是晓慧第一次用manual的车子载我去打羽球。她说前几天第一次试着一个人驾车去upm,那时就觉得她开窍的时候到了,哈哈。有了这一次,我相信以后她能够常常驾车了,而且还是manual,真为她感到骄傲。看她这样的体验,让我想起了前年我第一个星期学习驾auto车,那时候的第一次都是很高兴的。以前刚拿驾驶执照时,坐上车子会感觉车子太重或太大,我没能有控制到它的感觉,到了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这辆车,坐上去之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会知道车子受我控制,我有足够的信心用它到所有要去的地方,这就是开窍的感觉了。

我觉得生活中,有很多事情都是等着开窍这一刻,像是以前学游泳、学钢琴、牙齿矫正,可能曾经卯足想法想要尝试,可是在最后关头却不够勇气。但是在某一天,就自然而然的愿意去尝试,然后做到了啦。我还有很多等待勇气和开窍的时刻,像是溜冰、戴隐形眼镜、或者不要害怕陌生人之类的。呵呵。

生活这些小事

最近的想法总是稍纵即逝,常常在回家的路上涌现最多的句子,优美的在脑子里承列表达,可是回家后,或者坐在电脑前,就是说不出那样的句子了。真奇怪。好想当时立即停下来写出来。

最近的晚上都爱听歌度过。随机排列收藏里的歌,静静地听了整个晚上。说起歌,最近有很多喜欢听的新歌,多数是轻快有趣的歌曲。对于一些有完没完陷入爱情盲点的歌曲,竟有点轻屑,为什么要爱得那么辛苦呢?反而应该要有点自傲啊,说出像这样的话:“像我这么好的人,你都不珍惜,去死一万遍好么?”(哈哈,抄微博的)。

当然,也有做些别的事情,例如上网看看文章,看书。看书或看戏总是会得出一些奇怪的结论,可能书本或电影要表达的是那样的主题,我却看中另一个重点。例如那个电影说的是邻居爷爷和小女孩的友谊故事,我却是看见小女孩总是很多问题的好奇心,为什么这个,为什么那个,我也要做个为什么女生,哈哈。

白天在学校,最近开始忙碌于做实验了,有时学习新的实验技巧,像是最近新学的amino acid analysis。准备功夫说难不难,可是第一次做用了我很长的时间,而且有时候看是简单的方法叙述,却原来是个该弄懂的地方,一番摸索之后,就很高兴啦,之前一直很怕做不成功的步骤学会啦。只不过时间安排还是一个要学习的课程,该做的事越来越多了,要快点认真点的做。

最近也有一种怡然自得。和熟悉的朋友们在一起,然后仗着这些熟悉制造了很多笑话。朋友有很多种,不能说哪一种最好最想要,可是身边有“在一起就总是很快乐”的朋友们,这是很好的事啊。这是其中一个要用心生活的原因,为了维持这样的状况,和站在同一条线的步伐。换句话说,如果我把生活弄得一团糟,这样的快乐怎么如影跟随呢?

家人这方面是我很少提的,因为对我而言就像阳光和空气一样重要和自然。他们是我的生活重心,很强大的后盾。有时候要自醒一下,远离电脑,多点腾出时间给家庭。因为好像自己能有一种能力,分享正面积极的能量,不要每天那么闷啦,做点好玩的事嘛,就好像烘个蛋糕,换个家具陈列,逛个街,吃一顿特别的餐,或者爬山也很好。

生活像是进入了一种平衡,可是好像还少了一样东西。呵呵,请给我一个心甘情愿的踏实吧,让我懂得給与和付出,证明我不冷血。呵呵。就好像学游泳,学会之前总是奇怪别人怎么学会的,然后自然而然的,我也学会了。在这之前,请教我坚强,勇敢,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吧。

说话之道

我觉得长大意味着要懂很多事情,简单的说,大概就好像必须懂得站在高空的钢线,懂得平衡之道。有越来越多的事,如果“我”做错了或是做少了,就引起了一定的涟漪。这样的感觉极奇妙又害怕,我既期待看见自己多少的影响力,也担心做出什么后悔的错事。

听到一些烦恼和埋怨,除了聆听,我常常懊恼自己不能给与更有建设性的劝告。在我来看这是一件很小的事啊,请别那么在意,就只能这样说吗?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笨拙的工手,只会大力的拉门,却可能那道门是必须用推的呢?比起直接的说却说不出重点,引导对方乐观的想、客观的想才比较能够解开心结吧。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好提醒自己,下次如果自己遇到这样的事,要懂得体谅和同理。

大概还有一样事是可以做的,那就是忘记。有时候看似不经意的小分享,到此为止就好。有可能是小滚球,越滚越大。我可能跟你说我讨厌了,可是过不久却又喜欢了,谁知道呢?女生总是善变的。说出来了,这瞬间的想法就存在了。如果传开了他知道了,那是不是该生气或伤心呢?可是大多数的时候,我是喜欢这个朋友的啊(以上纯为例子)。嗯,就是这样,就像我常常听到转述的赞美而偷偷开心,身边的朋友总是充满智慧的只是转告好的话题,真该学习学习。

最近发现一个现象吧:在背后说的话,如果不是什么好的评论,其实只不过是一种对于某件事和某个人意见不同的惊讶。“对方的做法跟我这么多年的做法竟然不一样?”,只不过是暂时适应不到。可是如果是好的评语,那可以相信那是真心的。就像朋友之间的互动,伤害总是无心的。你会故意伤害一个朋友吗?除非那是讨厌的人吧,但是面对讨厌的人,动不着伤害啊,冷淡以对就够了。相反的,如果有什么感动的体贴,那都是刻意的表达,表示友谊地位的认可,表示他愿意做某些事情让你觉得好受,对不对呢?

Ain的婚礼聚会

每个周末总有一些特别的期待,比如这个周末,就是被邀请已久的Ain婚礼。

早在上个星期dj和sy买了礼物,是一个大大的床单套装,原价是rm800++。除了让我知道这个原价,他们很好笑的一直不让我知道真正的折扣价是什么,每次问的回应是“你猜leh?”,然后又不告诉答案。结果还是要等到要收钱的今天才知道答案。

说回这个婚礼,在kuala pilah。因为怕709时间路况不好,我们提早出门,说好10点出发,我们这里有9个人,分两辆车,浩浩荡荡的南下。一路上状况还好,没什么塞车,可是我们到达已是12点多了。看见了漂亮的新娘,那一身蓝托白底的新娘服真美,很典雅的感觉,而Ain本来就是一幅贤妻良母的样子,原来她就是我们之间第一个结婚的coursemate了。呵呵下一个是谁呢?

过后见到了几乎所有的malay coursemates,大家都好久没联络了,可是在fb其实还会有偶尔的生日祝福什么的,所以还没有怎么忘记他们的名字,哈哈,这就是fb的伟大了,分开了就好象没分开多久一样,还是很熟悉。和他们拍合照时才想起,上次这么齐人的合照是在viva吧,convo时好象都没大合照。好不可思议哦,原来我们分开一年了。

和她们谈着谈着交换近况,也去用餐。因为是传统的马来家庭,所以他们没有刻意准备汤匙,所以我就入乡随俗的用手吃饭咯。每次用手吃饭都让我觉得沾沾自喜,想起还好在中学时向mahfuza或晓慧学过了正确的手抓饭的姿势--要用拇指推饭进口,才让现在的吃饭一点难度都没有。马来餐最近都吃习惯了,只是这里有一道点心,是香蕉叶包着的饭,好像酒酿饭一样,冷冷的,味道怪怪的,我一时不能接受,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做的。

过后Ain的丈夫“驾到”了,原来他们的习俗是新郎来新娘家,新娘接他进去,然后在屋子里接受祝福和洒水。我们一大班coursemates也趁机又一张大合照。另一个惊喜是遇到prof Arif,Dr Jo,和prof Yunus,是新郎和他们熟悉吧?

过后其实也没什么要做的事了,我们还待在那里,为了等待南上的雪妮和weikeong。我们谈天打发时间,我和男生们谈天,碰到奇怪的话题就逃去女生那里,哈哈其实很好玩。有一次sy假假偷打我的肩膀,我质疑他:“你碰我?”。sy都还没出招,一边的dj就立刻反应duk我的另一边肩膀,“又怎样?”,然后sy也有样学样的duk我的肩膀,“又怎样?又怎样”,aiya,然后我逃去女生那里了。秀菁被我发现她变白了,除了脸颊,手臂也变得像透明的白,好美哦,哈哈让我好羡慕,我还能恢复这样的白吗?然后jc和yuyee也发现了,哈哈。

wk和雪妮乘坐公共交通来,好久哦,大概两三个小时才到。等待他们用餐的时候我们玩拍照。男生男生,女生女生。拍我们的时候,wb不知道说什么话刺激我,让我不能保持“美丽”的笑容,而露出不屑的扁嘴,哈哈很好笑的表情,可是大概会成为沉静的秘密,除非有什么诱人的条件交换,哈哈。

更好笑的是,无聊的时候什么事都会做那样,sy即兴叫了叫我,然后顺势和dj牵手给我看,因为我常常说他们不能“在一起”(因为两个人会合作多多搞乱),然后他们偏偏要“在一起”给我看。可是这真是太突然了,完全“惊吓”了我,哈哈如果我正在喝水大概会喷水吧。为什么呢?因为这样的画面很奇怪,哈哈。

逗留一阵后,我们就载着雪妮和wk去bus stop附近小小聚会一番,说要去secret recipe,没想到bus stop附近就有间了。我们一共11人,叫了10块蛋糕,附送10杯水,围成一排长长的桌子,好壮观。我们吃了一口,就有人提议转碟子给下一个人,那大家就能试吃每个人的蛋糕口味。据说我的蛋糕是最受好评的--cheeze choc,哈哈我要光荣一下。真从没试过能够一次过试吃这么多口味,很好玩,下次就再来这里聚餐吧。

男生们有男生们的谈天,我们女生们也围在一起谈天,我赞成yuyee的建议,下次可以试试男生女生间隔的坐,为了更像是一个大gang的聚会而不是分别搭桌。但其实像这样也可以啦,我们也有很好笑的大家共同话题,忘了是什么,大概是关于用shuyih的hp拍我们video。

下午6点,wk要乘搭巴士回家了。他们男生游说失败,挽留不到他去kl住一夜,wk还是理智的离开。可能有时候,因为有这些坚决的分离,才会更珍惜每次的聚会吧。只是wk真不好,为什么每次都吊我们胃口,不轻易过来聚会呢?即使所谓的君子之交淡如水,也需要保持流通的水,流动的联系啊,还是希望我们能常常联系的。专门说给你听的,会收到吗?呵呵。

过后我们出发回家咯,先去kajang吃过晚餐,试吃驰名的卫记辣汤,不错啦。好像很快的一天就过去了,很充实啊,哈哈。司机们也很累吧,真谢谢一路平安的驾驶,也谢谢很多话题的同车朋友们,也谢谢抽空聚集在一起的朋友们,也谢谢创意多多的话题,也谢谢好玩的心情,幼稚的作弄,无聊的搞气氛。朋友是什么?我大概说不出个所以然,可是我知道,朋友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上天送的礼物,让我的嘴角总是上扬,呵呵。

五月的一些碎碎念

现在更新blog的频率真是越来越少了。因为要做的事多了,还有,书桌也变成在客厅,要写写心事也真难啊。 说回最近要做的事。 实验室说的最后一个步骤,好像有点拖啊拖啊的拖到最近4月尾才开始,然后还要研究看看别的小实验。有时候觉得做实验真的适合自己吗?好像总会兜了一个圈才真正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