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上课。早上有lab,遇到每个coursemates好像都很开心。有两个coursemates还很好的准备了贺年卡送给我们。我好像很久没有这样收到贺年卡了,以前中学时就像这样,特地会买一堆贺年卡派给天天见面的同学朋友们。想起来真怀念,没想到现在可以重温。说来真惭愧,我怎么没想过也在新年前向他们表达心意呢。

下午skip了五点的课(跟大队,其他人都不要上,最后听说被cancel了)本想待在宿舍睡觉,可是过后想到反正回家后睡眠时间多的是,便利用这段时间借roomate的电脑看戏(roomate还在上课),日剧《父女7日变》。7集结局我一口气看了5集,哈哈还真快。很轻松搞笑的日剧,看得我一直大笑。一个人在房间不时传出大笑的声音,外面经过的人不知会不会以为我神经病了,可是还是忍不住想笑,日剧就是这样,温馨得来带点夸张,很可爱,让人捧腹大笑之余接收到何谓家人的意义。

晚上回家没什么事做,就在youtube追看《恶作剧2吻》。哈哈湘琴大概是每个女生羡慕的对象,憨憨笨笨的,却傻人有傻福,能遇到像直树这种天才。可是看久了你就会发现她的优点不是常人能拥有,所以,光是羡慕她没有用,要像她那样,拥有大风也吹不走的坚强决心和打不死的精神。哈哈,老实说我很佩服她呢。

还有很多戏想看。这个假期,大部分会被这项喜好填满吧。

《财神到》

词:许冠杰 黎彼得曲:许冠杰
--------
财神到财神到好心得好报
财神话财神话揾钱依正路
财神到财神到好走快两步
得到佢睇起你你有前途

合虎庆新岁喜气盈盈
齐贺你多福荫壮健强劲
又祝你今年庆获荣升
朝晚多多欢笑锦绣前程
愿夫妇恩爱体贴入微
成日有吉星照百事无忌
共亲友相见说话投机
充满新春喜气欢鹊跃娓
啦……啦……
财神到财神到好走快两步
得到佢睇起你你有前途
----
贺所有鸳侣花结并头
还望各位工友百业成就
大家冇争斗快乐无忧
听只歌轻松下抛却恨仇

大众庆新岁望财神到



要过新年咯。我记得去年的新年,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去不同地方的店面装饰新年吊饰,几乎听了整个月的新年歌。去年就是这些新年歌让我觉得很有新年气氛(今年轮到过年糕饼),也是在这一年我才大概知道新年歌来来去去都会播放哪几首。

我觉得喜欢一首新年歌是很主观的事。评论一首新年歌有没有唱出新年气氛全凭那首歌能带给你多少关于新年的回忆,所以那些从小听到大的新年歌曲到现在还是百听不厌。新年时期如果没有听过几首这些新年歌曲,似乎就不像在庆祝新年。

而在这么多首新年歌曲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这首许冠杰作词作曲并自唱的《财神到》。喜欢他的歌词,通俗易明,又有意思。说的每句就是我们普遍平民的新年愿望和心声,很有共鸣。朋友在friendster传了这个flash给我,唱的正是这首《财神到》,卡通人物很可爱,热闹活泼,听过后真会被感染几分新年气氛。新年咯,如果你一直没有期待新年的喜悦感,不妨看看:

要过年咯

由于姐姐还没有回去槟城,星期一上完课后我就回家。其实这个学期开始后,我常常上课后回家,然后第二天再回去上课,好像还没试过连续三晚待在宿舍。这样看来,我下个学期如果要天天往返大学家里,应该不会很麻烦,来回才二十分钟。

说回这天,晚上我们去pasar malam,为的就是买些过年饼。对啊,就快过年了。这几个星期要开始为新年做准备,要买年货装饰家里什么的,开始忙碌咯。人家说长得越大越没有过年气氛,可是对我来说还好,那些过年饼已经足以挑起我对过新年的期待,好久没有吃那些黄梨饼,kuih dapet,鸡蛋卷之类的。

可是过年之前有个考试,唉,要先苦后甜,先要好好考完这个test1,希望不会太难咯。

family day

星期六姐姐从槟城回来,然后星期二才回去。真好,我还以为要到月尾她才回来。

星期日这天,姐姐,妈咪和我去逛1-Utama。姐姐要买过年衣服。我才发现,1-U有许多漂亮又价格适中的衣服很适合妈咪,可能是最近她变苗条了,穿什么都很好看。说到这里就有点惭愧了,现在她们之中最肥是我了。嗯,为了穿美美的衣服,我会加把劲瘦下去。

中午时爷爷和玛玛也来会合我们一起逛逛。我们的午餐很值得一提,广东金厨,听名字就觉得很厉害。我们叫了烧腊两味(叉烧和烧肉),银丝面,鱼片粥,和扬州炒饭。粥面饭都有。看名字会觉得只是很普通的菜,可是广东金厨不是盖的哦,那烧肉,肉归肉,皮归皮,一层一层的层次分明,那皮脆得要下去每一口都是声音;叉烧我不会说,可是就是很好吃;那鱼片粥么,我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粥,粥的稠度很适中,不会太绵亦不会太稀,而且味道很甜;扬州炒饭也很好吃,一粒粒米包着蛋,说的就是这种炒饭吧。

过后我们也有吃蛋挞。吃完之后,我立刻把以前最爱吃的棠记蛋挞抛至很后很后的排名。比起来,这蛋挞的皮做到了层层分明的酥皮,每一层都是薄薄的,咬下去,碎掉后的酥皮散在嘴巴里,一片一片都是又轻又薄,当然蛋馅的味道也拿高分。

好享受的午餐,可是价钱不会太高,如果我们去kimgary或别的餐馆都会吃掉这么多钱,但这家餐馆给了我们很好的菜肴素质。

过后我们随便逛逛然后会合daddy吃晚餐。假日能和家人走走吃东西,已经是最好的消遣。

篮球比赛

昨天的课早放,才下午四点多,我们几个coursemates约好去upm的stadium看我们KTDI(Kolej Tun Dr Ismail)和KMR(Kolej Mohamad R??)的篮球比赛。我们其中一个coursemate也有份参与。

我早上起来觉得有点不舒服,但是看见大家都兴致勃勃,而且我也没现场看过篮球比赛,就决定不理身体状况,和大伙儿一起走路去stadium。说来好笑,我们用了足足45分钟步行到那个所谓的stadium(就是我以前中学举行运动会的stadium),我们都纳闷为什么打个篮球都要去到那么远。而且我们只有十二个人,如果抵达那儿才发现只有我们做拉拉队,会不会也太奇怪了。还好过后发现还有不少人来当观众。

无论如何,我们十几个人走走谈谈,时间很容易就过了。我觉得一路上我都在讲话,可是即将抵达stadium时,我发现我越来越讲不出话,我的喉咙嘶哑了。过后我觉得,也许是走路太劳累,把我的病都爆发出来。

结果第一次看篮球赛,我要以无声来支持球员。真气人,明明当他们进球时我想大声为他们欢呼,或打气,却无法喊出来。其实这只是一场友谊赛,双方都不是专业球员,可是有些赛况满刺激的,对方有几个球员投三分球很准,以为他们站在三分线投爽而已,却突然看到进篮了,让我们几乎忘记该支持本队而差点想为他们拍手欢呼。

可是看完球赛后,我才发现我对篮球的认识实在是太少了。有时候都不明白为什么无端端被罚球,好像也不止中场休息,还有很多场小息...那是想找个人来问,可是,唉,为什么出不到声音?

还好球赛后我尝试发声,声音是变得沙哑,可是还能够讲话。过后我们随那些有车的senior和球员们回去。大家约好在kolej12吃晚餐。又像那种外国人的盛宴,food court的角落处,四张方桌排成长长的桌子,我们这群熟跟不是很熟的人坐在一起共进晚餐。吃过食物后,感觉我的喉咙又好了一成,让我有机会跟坐得近的朋友们聊天说笑。我问他们我的声音这样有没有什么不妥,他们都说没什么,一个边摇头边说我还是小孩子声音,另一个说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声调的北京腔。唉,有没有搞错。

过后我们这十几个没有车的juniors走路回kolej。经过putra food court,知道洁雯晓慧在那里吃晚餐,我便和jc,cc去见见他们。原来ws和jy也在那里,就这样,虽然我的喉咙需要好好休养,我还是不能按压自己不要讲话。跟他们在一起实在是有太多的话要说了。

真正回到宿舍已是晚上九点半,冲凉洗脸后才发现自己很累也开始有点发冷。于是sms jc说我想睡了,她回复我说原本想去我房间chit chat久久的。哈哈,如果那晚我不是有点不舒服,可能整个晚上就会在聚餐聊天中度过。哈哈,这是什么大学生活,像话吗?

倒霉的一天

以前小学要我们写作文,“一个倒霉的一天”,我总是写不出来,再不然就是乱作一通,把不是自己的遭遇写得有多可怜就多可怜。可是经过昨天后,我想我终于知道倒霉两字怎样写。

是这样的,昨天是星期三,我们的课才上到早上11点就没有了,今天是假期,我就和j去sg wang走走,过年了嘛,要买新年衣了。我们在大约中午12点开始等巴士,ok咯巴士很快就把我们送到ktm站。到乐ktm站,也很顺利地搭上了U41号巴士。这是朋友(不说出名字因为不是想Blame她)推荐的,她说这辆巴士下kl很方便。

上了巴士之后,对于之后要经过的路线完全陌生。我以为它绕过ktm站会直接下kl了,却没想到它还要经过balakong,pekan 11 batu,sungai long,然后巴士在sungai long停了,要我们转搭另一辆U41。那另一辆U41,等了十几分钟才出发,然后再走回刚才的路线,sungai long,pekan 11 batu,balakong,一站一站的停车。好不容易终于接近kl了,它原来还要绕chan show ling的街道,结果在那里塞了几乎半个小时。

当我们到达sg wang时,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的事。然后在sg wang找atm机也费了一些时间,我知道cimb,rhb bank 的atm地点,可是j要找的是maybank,问了information counter的人,也在他指示的方向兜兜转转了好几圈才找到。

好了好了过后总算可以专心看衣服,j的收获不错,而接近回家前我也拣了几件心水货。有了上午的经验,我们决定乘搭monorail-ktm。原本该开开心心赶回家,谁知道!!!

唉,第一次啊,我第一次在ktm里面碰上半路抛锚。那时将要走去salak selatan的车站,因为是放工时段,ktm里人挤人每个人好像沙丁鱼,突然就停在路中间,先是关掉一些灯,然后连engine也关了。等了好久(因为很挤让我觉得几分钟也很久),感觉到它慢慢向后退,退回去之前seputeh的车站,把我们放了出来。

那时还下着雨。等了很久才来了一辆在对面岸载我们,当我们赶到去对面时ktm里已挤满人。好,再等。可是第二辆已有很多乘客,我们挤不上去。第三辆竟是走回正常路线要去rawang那个方向(我们的方向是seremban),第四辆ktm用那个坏ktm同样的铁轨,即使空无一人我们也无法上车,然后它缓缓的拖着坏ktm离开。

等到这里,我们已经很不耐了,脚酸得要命,天已经全黑了,雨还没下完。结果逼与无奈,我央求daddy解救我们。可是他下来seputeh很不方便,路途很塞,我们等了很久很久了,他才驶到过来。还好他没说什么,可是连累他也还没吃晚餐,很内疚。

到最后回家,又是三个小时后的事。在车上我开始感觉不妥,手脚冰冷,喉咙有点疼,额头很热,唉,我感冒了。回家后还要勉强冲凉吃饭等头发干,才能上床睡觉。唉,觉得好惨哦。

不喜欢生病

半夜模模糊糊被妈咪吵醒,原来她上吐下泻,又肚子痛,整晚都没睡好。Daddy过后带她去看医生,已是早上六点了,我要赶着回upm上课,也没能跟进知道妈咪吃药过后的情况。上课的时候,一直有点小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家里的人好像轮流生病。上两个星期的某一天下午,爷爷回家后脸色不太好,然后走去厨房时突然就呕了一地;然后接下来的那个星期轮到婆婆,不至于呕出来,可就觉得胸口闷闷的想吐不能吐,更辛苦。当然,还好他们看过医生后调理一两天就好了。

我越来越害怕看见家人生病,年纪越大身体好象恢复得越缓慢了,看他们生病时无精打采的样子,会为他们感到心疼,担忧。健康真的很重要。

1st sem成绩

回去大学遇见朋友都会随口问问上个学期的成绩。问得越多我越是惭愧,人家说第一个学期是最容易拿到1st class成绩,看他们每个讲出自己的成绩就知道这句话说得没错。

说真的,刚得知我的成绩时我最大的反应是:怎么可能。当中有几个subjects在第一和第二次考试成绩不错,说到底就是栽在final exam。如果你问我second test有没有尽力去温习,我可能只犹豫三秒(包括迟钝的反应)就点头说是。但如果你问我final exam有没有也这么用功,我可能答不出来。在某个科目算很用功,像organic chemistry,我自认这种用功扳回我在其first test分数少得可怜的局面。在某个科目算用了很多天读书,可是也许是读错地方,读得不广,考试出来后已预料不可太高期望,像sel dan perkembangan biologi。剩下那两科,fizik 和 biomolekul ,让我拿到莫名其妙的grade。失望。都是自己过于看好自己在这两科的能力,final 时没什么用心读咯。

好咯,不能再做什么改变第一学期的成绩。第二学期,加油吧。

六月的天空

六月不知不觉来到月尾了。这么也是来到了一年之一半了。 写着的时候听着徐佳莹的新专辑《心里学》。这专辑的意思是,经历了什么,也已经来到一个阶段,能够在心里消化,心里学会了什么。这跟我现在有点像,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价值观,好像写出来不太好,放在心里成为自己的比较好。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