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这个周末

星期六晚上是Evelyn的女儿Katerina满岁,她在Bandar Kinrara附近的Zest Point《You and Me Kitchen》包下整间店庆祝。餐馆外摆了很多可爱的气球,还有秋千桌位,很温馨。餐点是自助式,摆设取分,味道还好,呵呵。

我们一班朋友又趁机聚会一番了。我不想的,可是为什么...总会有一些笑话。

我载了晓慧和雯娟,临下车之前开始了细雨,于是我看看自己的小包包,思考着该怎么带雨伞下车。突然看见隔壁的雯娟带着大大的包包,有很多空间的样子,冲口而出开心的说:“Eh,你的bag这么大个,借来放雨伞har?”,她应了声可以,停顿一秒后突然说,“其实你可以不用提[你的bag这么大个]的。”,哈哈,我们都暴笑了。

晓慧说这让她想起了以前的笑话。还在undergrad大学时,有一次,我和YueShin还有晓慧在图书馆附近见面,刚巧我和YS带着同样的tupperwear水壶。聊天中YS顺手拿起其中一个水壶要喝水,我看着很清楚,她拿的是我的啊。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其实如果她要喝我的也是可以的...可是如果她原本没有想要喝我的水怎么办?...可是告诉她后会不会以为我太介意怎么办?....(想太多的人就是这样的!)迂回百遍的思绪后我还是临时憋出一句说,“你确定你要喝吗?”。当时她们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笑点是,我可以直说啊那是我的水壶,谁会问“你确定你要喝吗?”。哈哈。

Katerina蛋糕仪式后,我们轮流和她拍照。空闲时,难得见面的Wei Sern谈起我们是十多年的朋友了,大家各自数算彼此认识的真正年数,因为我们同班的时期不一样。我想了想,我和他在form 4才认识,那么算是11年的朋友了?哇,没想到form 4才认识的朋友,就已经有11年交情了,我不禁倾倒在Mei Fong那里,有感而发说“好可怜噢”。他们不明白我的心情曲折,误解到的意思是,[我认识他这么久真可怜啊]。Wei Sern一脸无辜的样子追问我,“可怜什么?可怜什么?”,哈哈,我真的深深觉得我的思绪在一秒之内可以转得有多复杂啊,而没有别人能够明白。


**********************************************************************
星期日晚上,和雯娟还有晓慧看了《等一个人咖啡》。笑点都很典型的,都是九把刀的“特色”。

最后没有像那个极力宣传的同事那样看到最后哭,哈哈,我觉得有感动啊,但是不至于哭,因为后面的天马行空又让我笑到半死。

九把刀的故事有一个特色,很废很废的剧情里带着深刻的感情刻画,关于亲情、友情甚至爱情,他都呈现过这些深刻的感情牵绊,以及爱。

这个电影里有一句话——“爱情,需要的巧合,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是进入感动部分的开始。女主角思萤向暗恋很久的男生告白,可是那个男生说,你喜欢我什么?思萤说,喜欢你看起来无忧无虑的样子,想到什么就可以说出来,可以很自在,对了,你还帮我挡巴士。男生说,巴士司机都看不到我,怎么挡巴士啊?说的那个人,怎么不觉得像我...反而越来越觉得像另一个人了。

剧情回带思萤和阿拓之前的相遇、一起的经历,很多无聊的琐碎事,却很开心、很自在,回想的时候还觉得很特别。不知不觉地,这些真实的回忆比虚幻的崇拜幻想还要沉重实在。看Trailer就猜到思萤最后会跟谁在一起啦。可是现实中,两个人之间拥有的巧合,会像电影那么完美刚巧吗?

我不知道,也许每个人都该像阿拓那样,拥有那样的超能力,在真正喜欢的人后面,可以拿出热腾腾的香肠,要想知道对方喜欢自己吗?那就看能不能拿到热腾腾、加姜的豆花吗?多容易简单的证据。

呵呵,看过后是将近半夜了,正好做梦。

听歌的一天


看过了《SHE Together Forever》的video,这是我去年也有去的演唱会,收录在DVD里的是台北场。我的记忆越来越好笑,有一些歌,我竟然对于她们有没有曾经在现场唱过没什么印象。

突然很喜欢的是《Belief》这首歌,“这世界有太多 会消失的美丽,但你是你,so I believe”,过后这首歌播了整个晚上。还有A cappella版本的《围巾》,“每当我一天一天更懂你...”,听到这里,我的头要侧一侧,呵呵,Hebe的声音真让人陶醉。

越来越觉得能够低调是一件很好的事,有些想法自己体会,自己分析,自己随心所欲,也不会轻易被影响了。当我还觉得很美好,那还是很美好。我能觉得快乐,蝴蝶翩翩起舞,就够了。

听完了她们的歌,我心里暖暖的想,请继续努力,让我欣赏,也会期许自己不要松懈,能让你欣赏。

这个星期的美好

这个星期发生的事都让我觉得太美好了。

星期一是中秋节,今年由于没有特别准备灯笼和蜡烛,没邀朋友们过来。很纯粹的家人团聚。我们玩着去年留下的日本纸灯笼,挂了一整排的灯笼,气氛都出来了。这晚的月亮也又大又圆,增添喜庆。我拉着Ron转圈跳舞,他兴致都来了,咔咔的笑,在旁被抱着的Hin也看着我们笑得咯咯声。呵呵,逗小孩子开心,听他们的笑声是最快乐的事。

简单的拜祭后我们开始吃水果和一些应节食物。嬷嬷和Ah Yan还有我讲以前她小的时候,会有一种玩菱角的方法,就是一根竹插过一支菱角,再穿过另一支菱角的一边,不突头。然后也会顺便缠绕一根线。过后一手固定下面的菱角扯线,上面的菱角就会转。嗯,我有点想象不到,于是上网看了大概的解释。哦哦。

********************************************************

星期二受邀去志平家晚餐,也有DJ、书毅和另外两位IBS的朋友们。虽然说成是普通一顿饭邀约,也是想为DJ farewell和表示一些感激吧,呵呵。其实DJ在lab里真是举足轻重啊,哈哈,几乎每个人都受他帮助不少,很努力适应英语环境的志平也是其中一个。

志平和她的先生培元准备了羊肉火锅,伴酱是很特别的从中国带过来的芝麻酱。火锅料理也有木耳、海带、虾等。有个不知道什么形状的白色食物,志平放进去火锅里后,我们才问“那是什么?”,志平说,“是牛肚,很好吃的!”,她很喜欢吃。突然她想到,“啊,你们有些人不吃牛肉的,是吧?”,例如DJ和我。我也在考虑着这个问题,冲口而出的竟是说,“可是牛肚不是肉吧!”,顿时大家都爆笑出来。哈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么好笑的理由,那时只想着要给一些说法不要主人难做啊。过后我们说,我们可以选择不吃。

聚餐的话题离不开志平一直称赞DJ,哈哈(嘟嚷:真是的!)。“你知道吗,德峻的华语很好”、“德峻的英文很好”、“德峻的理解能力真好”。重点是,都比我们在场的其他人好,除了书毅,志平说很少听他说话所以不知道。我的华语志平听得懂,她说我常说简单的词,DJ出口的是正确的深奥的词,还会说成语;而且DJ发音很纯正,我的华语有广东音;DJ的英文能力不用多说;而如果当志平他们说话中带着中国词,例如“彩电”(彩色电视机),志平比较我和DJ的当场反应,就指出DJ能立刻听懂,我却还要再三的解释。最后志平说,看来槟城人的华语比较好。天啊,我立刻忍不住了,我在损害着雪隆人的名声吗?我着急说,“No,no,no,不关地方的问题。”。书毅也插一剑,看了看我,对志平说,“是个人的问题,她比较迟钝。”。大家都笑了。其实志平是出乎真心的表扬DJ,她的评论也很朴实诚实,并不是刻意比较。虽然我平日也很佩服DJ,可是当场一直各种的被比下去,我有种很kiasu又没办法反驳的好笑复杂的心情。哈哈。

聚会途中,志平的女儿Yoyo回来了。她邀我们玩UNO Stacko。不是正常的玩法,而是一条一条长方条叠高,看谁叠得比较高用料又少。我和SC、SK,还有培元陪她玩,试了很多种叠法。最高的纪录是我和培元,很用心的、慢慢的叠,各试过叠到十条长方条那么高。过后DJ漫不经心的加入,第一次叠的很快倒了,第二次,九、十、十一、十二,他完全是以一种旋风的速度叠到十三条才倒,轻易赢过试了那么久的我和培元。啊,再一次的被比下去。好吧,真厉害!

回家之前有很好心的video transfer,在停车场打开laptop,由于我的thumb drive需要删掉一些文件,耽搁了一些时间,让大家都有点惨的受蚊子叮咬。而我完全沉浸在自我感觉良好地不觉得内疚,只是充满[觉得这些偶尔的分享真好]的想法。哈哈。

*************************************************************

星期四是我的生日。Labmate们为我中午特地去Sunway午餐庆祝,选在MOF。其实现在,几乎每天我们都有6个人一起午餐,这么多人,大家的话题都很热闹很各种各样。Yiying和Yonghui留澳回来,也都喜欢日本文化,多数总是在讨论这两个国家的东西而已。Yinquan和Kwangshan都是从UM过来的,本来就认识,他们很爱斗嘴,我每天听他们的谈话都觉得很好笑。YQ曾经去过美国交流,KS去过纽西兰打工旅游。Shiauying和Meishin都曾经在英国留学,我很爱听她们分享那边的点滴,很向往那里的教学环境,呵呵。

我在他们之中,反而是最没有阅历的了,所以很喜欢听他们说那些外国生活的故事,那些不同的文化冲击,遇到的有趣的事。

因为他们,工作的时间总会很容易过。有实验瓶颈时也有人可以一起讨论。真好!

***************************************************************

星期四晚上,是coursemate们的聚会。从上个月开始就开始预先询问大家这天作为我的生日庆祝日期,为的也是想要尽早预订DJ今年里和我们的最后一次聚会。尽管如此,餐馆的地点一直无法决定,在前一天和当天下午才大概讨论,因为希望能够找到既有肉食也有严格素食的餐单又不重复之前吃过的餐馆(十分难!)。可是最后一刻还是改变了整个聚会地点,最后决定是Delicious,Sunway Pyramid。

这里有wifi,于是终于在手机看到了我们gang里其中一个人的沙滩“写真照”。之前我都没找到这个最近上传的“写真照”,看到过后,真是太好笑了!完全是无障碍突破尺度的拍摄,哈哈。而聚会也是保持六个人的人数,有四名维持百分百出席率的中坚份子,第五和第六个出席者常常变化,从七月的伟强秀菁变成八月的秀菁诗婷到这个月是诗婷文斌。

Delicious有一个叫Chocolate pudding的蛋糕,外形很像我喜欢的心太软蛋糕。蛋糕上桌时,书毅像表演魔术那样突然从桌子底下拿出一根他带来的蜡烛和打火机,这就变成生日蛋糕了,哈哈。蛋糕是翻热了的,吹蜡烛后,插入蛋糕的蜡烛根部竟然溶化了,一些蜡水在蛋糕里,需要挖出来丢掉。看着我处理这个的时候诗婷问书毅,“那个蜡烛是不是过期的?”。呃,一时间大家的反应是从来没有想过蜡烛会不会过期哦(也没想到蛋糕竟会热到能融化蜡烛)。诗婷继续说“可能蜡烛也会过期的吧......”。“大概是那particle久了有变化(大意是这样),”DJ随意说。我也接说“可能oxidized了......”,其他人也不知说什么解释,很乱,玉意忍不住说“来了来了,scientific term都出来了。”。哈哈,我觉得很好笑,像所谓的[神回复]。

************************************************************
星期五晚上,是和F6的朋友们聚会庆祝。

我们这班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们,已经磨合了很稳固的默契,聚会的时间总是可以推迟的。哈哈。其实大家能够迁就到这个日期聚会已经很难得了,有些人有加时工作,有些人从很远的公司过来,这里的交通状况也不是十分好。

说是7点半集合,我、美凤还有紫绮已经预料到大家会迟到,所以8点才到。可是8点多到达的只有一个人——高清胜。我们都很饿了,先进去说好的餐馆,SetiaWalk的Tokyo Kitchen,点餐先吃了。其他人过后到达,我们已经吃完了,哈哈。

这次最想听到的是紫绮的被求婚故事,哈哈,故事很可爱,真为她感到高兴!

过后大家移阵去Tipsy Brew O'Coffee吃蛋糕,我吃到了很喜欢的chocolate marble cheesecake,让我充满了想要在家尝试做的念头,看看吧。在这里大家才比较大势拍照,都拿出他们的相机手机拍照。我每次都很心急想要收集照片,在问Chee Yow可不可以当场bluetooth他手机里的照片给我的时候,冲口而出说“你们每次(upload照片)都慢到要死。”。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Hon Lim也立刻拿这个来间接揶揄我,对正在打算打开bluetooth的CheeYow说,“快点打开啦,慢到要死......”,隔壁的Kumhing不小心做了什么碰到他,他立刻说“要死啊?要死啊?”,我赶忙挥手说我没有那个意思,但是已经是覆水难收了。啊,真对不起,哈哈。

他们问我的生日愿望,其实昨天玉意也问我27岁的愿望,昨天午餐时我也被追问27岁的感想。嗯,我三次都用物体上的愿望带过了,说我想要一架相机。其实,我真正的愿望又何止如此简单呢,呵呵,但是也该路人皆知吧。我还有好多好多想要完成的心愿清单。祝我一切都顺顺利利,一步一步地达成心愿。

谢谢大家费心的生日安排和抽空庆祝,少了你们,也许我也不会那么开朗乐观,总是开心的笑。呵呵。

关于自己

看见有些人开始一个游戏——说出关于自己的20件事。嗯,我也跃跃欲试。

1. 周末喜欢待在家。
2. 喜欢巧克力,可可度大概57%以上好了。
3. 喜欢的歌手是韦礼安、苏打绿、徐佳莹。别问我别的了,会列不完的。
4. 说不出特别喜欢的颜色,因为觉得不同的颜色在不同的物体有不同的美。
5. 不要问我明天的事情。
6. 很喜欢玩各种事物的排行榜。
7. 喜欢心太软蛋糕。
8. 突然会心血来潮做蛋糕或准备早餐。
9. 目前为止最拿手的正餐厨艺是aglio olio spaghetti。
10. 可以吃得清淡,但在家常常乱吃零食。
11. 最喜欢家里的酿鱼肉,茄子鱼肉。
12. 不太敢吃冰冷的食物。
13. 喜欢被称赞,呵呵。
14. 最近有了想见识的旅行新目标。
15. 喜欢看《交换日记》系列。
16. 不喜欢听到抱怨、埋怨、悲观的话。
17. 开始意识“钱”的重要性。
18. 想太多。
19. 几乎每天都做梦。
20.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哈哈。

用了两天断断续续的才写下来。

写着的时候会有种感触,很欣幸拥有主动了解我、愿意聆听我的朋友,反而也许,我却不是那么的了解对方。有过很长的日子里频密的聊天、在一起,到现在渐渐少了,却还会觉得回忆很熟悉、温暖。

九月了,又是自以为是属于自己的月份。快到生日了,我愿自己能成为诚实的人,说出来的是心里所想的,不会再自欺欺人了。


星期六准备的早餐,鸡蛋牛角包。


教学的经验

星期六是最后一堂的奥数班了,也是我最后一次当奥数老师了。算起来,这大概已经教了两年半吧。给在读书的大学生,这其实是份很不错的外快选择。不枯燥、也不太占用时间,就只是花个周六早上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偶尔会有假期或学校活动,也不一定一个月里四个周六都用在教书,可以趁机休息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