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

有一个对旋律的朋友,会有很矛盾的心情。他在做真实的自己,给诚实的评价,使我能时时警惕,听起来多么荣幸。可是对亲近的人却有种不如外人表现的严苛,那样的标准下,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可爱、喧哗、粗心。

每次单独都会火花四射,会觉得灿烂还是会不小心被烫到?是因为我们已经不是那种需要盲目互相讨好的友谊吗?是很舒服的,可是也少了对于一个朋友的安全感,那些不耐烦的眼神和语气是假装的还是真实?

可是为什么,在一起时也感觉欢乐呢?做什么都好,时间过得很快。这些是刻意的迁就,还是自然的契合?有了答案,我才知道这些快乐是共有的还是该过了就过了算了?

复杂的是,没有几个会让我这样,会为这些所有的沟通过程既感觉良好又感觉挫折。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纯粹正常呢?

爆炸

很想说说上个星期的实验,Western blot。

做实验跟做菜根本就是同出一宗的。坊间会有很多食谱,如果积极的寻找,也会找到身边认识的人曾经做过这道菜,然后大概大概听了那些步骤,准备好食材,直到正式做菜时,就要拿捏好火候和手艺,才造就一道完美的菜。通常第一次不太会成功,必须反复做过几次,掌握小窍门,自然就会熟能生巧。

从很久以前就觉得做实验有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因为没有别人跟你做一模一样的实验,肯定有什么sample或purpose上的不同,我们只能够从那些相似的大步骤和问题做出参考。还好,到目前为止我觉得,即使在日常生活上很大剌剌,常常忽略小细节,可是在这类的molecular works里,我的运气还很不错。做过了一次、两次,就能顺着那些长长的步骤慢慢得到结果。这几天,我最大的快感是在troubleshoot中发现那些重要的细节,尤其是计算分量的步骤,发现正确后都好想高调的称赞自己的聪明,哈哈哈(信心是要自己给自己的)。

新的一年,这四个月过的很快,四个月里要做的东西也比去年多了很多,因为很多事情都变成要一手一脚的打理,但也从中掌握了基本的管理认知,才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一睡醒就会变多,绵绵不绝的供应。我尤其喜欢实验那些听过很多次却不知道该怎么应用的知识,比较有条理,求证的实验是肯定有效的,所以做的时候就会很坚定。我多希望我的脑袋能够早点开窍,那么那时在“皇宫”般的实验室该是多么得心应手,而不像现在在“平民”的实验室(有很多钱和没什么钱的分别)必须时时看着预算做事。

白天工作,晚上写作,偶尔还需要朋友和娱乐疏解紧绷的心。现在最大的愿望是睡觉和放假。我也好想随心的安排去这里那里,说心里的话,听触动心灵的分享。只是,在还没有完成所有的事前,我又有什么资格做那些事呢。

在我无法言语,什么也解释不了的现在,请给我时间,听我涂鸦这里的牢骚。

韦礼安 有所畏

我听了他的专辑几乎整个月了。比起其他的专辑主题,终于有一个像这样,没有故弄虚玄探讨人生哲学或者爱情。比起他之前几张,这次的风格也很不一样,整张专辑描写了不同的恐惧。恐惧很奇怪,越逃避越紧追自己,反而面对它、承认它后,就[无所畏]了。我很赞同。

第一首主打《狼》就让我很难第一时间喜欢了,可是我会更喜欢那些让我经过一些时间后才喜欢的东西。正如这首歌,越听越觉得特别。那时,已经是热播后大概一个月多后的事吧,在回家路上的FM听着这首歌,正好下定了一些决心,听到这首歌,有种“就是这种感觉”的共鸣。我害怕,一转身、一闪神、一失去了分寸,信念还能悻存吗?对于[未知]和[想得到],既焦急又害怕。

《沉船》的曲风多么像一种不知所措的心情。曾经狂妄,以为有梦想就能到达彼岸。到底到不到达,心里却一点信心也没有。

《金银岛》连接故事,海盗船的曲风。这就像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处处是名利的机会,也是坠落人性的陷阱。这里说的是[贪念]的恐惧,请不要在追逐名利时远离了纯粹的初衷。

《在你身边》总算是一首很“韦式”的抒情歌。他的抒情歌总会唱出在乎和想珍惜,例如《还是会》、《有人在等我》。真好,你有没有觉得,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最美妙的因素,不是那些流于表面的天天联系或公式化的问候,而是那份惺惺相惜的心。只要知道对方心里有自己,离别也不会太难受了。

《江郎》、《格雷的画像》都引用了中外的经典故事分别描述不同的恐惧。江郎恐才尽,天赋的才华因为不是经由努力得来的,就有一种不能掌控的恐惧。我没看过《格雷的画像》,从故事简介和歌词来看,大概是说为了外在美,你有没有宁愿出卖灵魂,把自己越弄越不成人样呢?

《面具》说的是为了面面俱到的虚伪,而忘记了真实的自己。有些时候会这样,为了维持大局的和谐,会迁就的说“没关系、也可以、很好啊”之类的。在面对心仪对象的时候,也可能会有这种只愿意呈现完美的自己的面具哦。一起逛街时,可能连个挖耳棒也不敢提出来说要买。呼,可不可以在他面前,勇敢地表达自己的小小无聊的欲望或真心的恐惧呢?

《迷路》对我来说有点乱。《生存之道》的音乐很好听,温柔的歌声带出一种沉稳,即使面对未知很迷茫,却有一种“就一步一步来吧”的安抚,慢慢的,总会走出属于自己的生存之道。

《相信谁》大概说的是发现自己一直相信的原来不是真理,不知道该在哪里找寻心灵寄托的恐惧。《曙光》的音乐也很好听,很特别,是一首激励的歌,一路上的音乐是森林还是原始部落的风景呢,真的会觉得自己跟着歌曲穿越荆棘,为摊开的恐惧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其实只是聆听音乐而不留意歌词是很舒服的,因为它们不像一般的歌曲,我不会被掉入十分煽情的歌曲音乐里,或者沉浸在什么奇怪的悲观情节里。反而这整张专辑有一种激励性,有好几次一边在电脑前做工,一边带着耳机把它们当成背景音乐,可以维持斗志。

就像我很喜欢的,借由欣赏的他的眼处,也看见了期许自己能够办到的目标。恐惧并不可怕,不论是在个人成长里、在爱中,如果愿意面对了就一定能够克服过来的。曾经我很胆怯,只愿意用旁敲和暗示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在乎和想法。只是这样是不对的,在不完整的猜测和却步里不了了之,成了一个心里的缺口。每当我想起都会觉得,很不明不白,莫名其妙,对自己的判断和认知也丧失信心了。

希望听歌的人会因为这一切的所畏,而坚决勇敢的做出让自己无所畏的行动。这就是,这张专辑想要表达的意思了。



詞曲:韋禮安

月光下 一個人 踏上這趟陌生的旅程
引路人 已犧牲 成了夜裡嗜血的靈魂

搖曳的不是風聲 是先行者的悔恨
曾經純粹的獵人 變成被獵捕的人
獵捕誰比較殘忍

*我害怕 一到月圓時分 一轉身 一閃神 一下失去了方寸
別害怕 別害怕 還有一盞燈 還有人倖存 還沒有沈淪
我害怕 光芒不再沸騰 那飢餓的眼神 將我生剝活吞
恨不得 恨不得 啃得一點不剩 將我徹底摧毀成人

雪地上 一個吻 難道野獸還眷戀純真
夜色像 一堵墳 星宿是不瞑目的淚痕

尋求喘息的體溫 不在意湖水冰冷
湖面倒映的標本 是誰熟悉的人
墮落到六親不認

*Repeat

澎湃

星期六上慈济成长班。听佛陀的故事和浴佛的意义。我还是领悟不到,为什么佛陀要牺牲自己来度众生呢?为什么要受那么多的难呢?大概是因为我的修为还没有到佛陀的境界啦。嗯,说得也是,这也许是为什么我会那么自发的出席这些没人陪伴的课。我有很多为什么,告诉了故事后还是觉得为什么。

星期日,我的心情很澎湃。多少次了,像从前几次。心想着不争气极了,却也十分感激得到的耐心帮助和引导。我出于倔强和不自觉而延迟了的这天,其实早就该这么做了。以前总是很害怕很害怕,现在慢慢不怕了,因为看见事件的另一面,我早就该懂得,不需要害怕。有些事情我急于解释,却其实不需要多说,感觉很温暖。

人为什么要努力呢?

我看回从前的文章,还是为那看过的故事衍生的想法感觉悸动。当我想过了,不乖,才看得清楚努力的方向。是的,一直都在那里,越靠近越感觉辽阔,我喜欢这样。

很多想法,杂七乱八的。就当作是一番自言自语吧。呵呵。

晓慧的生日

这天是晓慧的生日。小小的,和她还有Yue Shin在Sunway庆祝。

去Caffe Bene吃很喜欢的Honey toast、waffer,在Friday's 吃很饱的Fajitas。

近来和晓慧变成心灵对话的对象。不常联络,可是在想要倾诉的时候,总能找到她,而她的回话总有收获,会让彼此说完了都很有激昂的气氛,充满斗志,呵呵。我们要慢慢从妄自菲薄,到肯定自己的能力。和她共视的世界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旷阔。

依然是美丽得让我眼睛无法离开的朋友,哈哈。生日快乐。




我的烦恼

前几个月,Prof P赢了一个比赛,因为有帮忙一些presentation slide,她请我们去Sunway吃午餐,噢,这是第一次被老板请吃呢,哎还是很美味的中式餐馆。

食物美味是其次,而是在这次的聚餐里,对Prof P又有点深入了解了。她和我的supervisor Prof M一样,是很典型的事业女强人,做事讲究快而准。

她 知道如何制造话题,倒不如说,她有很多可以说的话题,正好碰到我这种喜欢听的人。一顿饭下来,听了不少她的分享。有一个很好笑的是,她在面对别人的态 度总是很豁然的。有一个主管跟她倾诉,觉得别部门的人好像看不起她(looking down on her),她说:“People looking down on you (作势把头望下), then you looking up (作势把头抬高) to them la....”。意思是自己也抬起头,高傲的面对那些看不起你的人。

她 真的很爱对我们讲道理,不是罗嗦的,而是常常说几句“金句”。例如我这几个星期好像一直生病,终于有一次她见我的时候说,"Why young people, always sick one? Try to eat multi-vitamin",又或者在我很慢没有及时完成她吩咐的任务时就说“you are such hardworking and .... and .... sweet, so please be smart too”,中箭!可是又好像有点让我窃喜。

之后我就十分耿耿于怀她的判断。结果,今天被称赞呢。值得提啊,因为这个 prof p很少称赞人呢。她出差几天,今天回来,我把吩咐的writing让她过目,她一边检查,突然停下来,抬头说我"so clever"。呵呵谢谢谢谢。

有种收复池城的感觉,嗯,不错不错满意了。过后要更专注别的重要事了,加油。呵呵。


四月一日

今早起来,昨晚的梦沥沥在目,觉得自己怎么做这样的梦呢。

做着最平常的梦境,却是久违的有印象的梦。我在车子里的后座,跟着他们,我们去吃好吃的餐馆,有点旧的店铺,大家随意讨论了点了那些出名的菜式。谈天,有一搭没一搭,然后站起来,继续坐在车子里。

我总是藏不住心里想的东西,嘴里不说,梦境也要说。我也不熟悉自己的想法,什么意思呢,这些是什么意思呢。他曾经说我像那种比较擅长走得越远就越容易忘记和舍得的女生,是这样吗?我倒也希望这是真的。

就这样淅沥哗啦的哭,根本就是一个爱哭鬼。听歌会哭,看戏会哭,安静的想东西时会哭,可是工作压力、学业压力、麻烦的处理琐碎事时却扛得住,十分没问题,所以这是什么哭点呢。

为这些偷偷发生的突发状况之后在同事面前被称赞说:“怎么从来没见过你emo呢?”,而沾沾自喜(她们几乎都有过为了月事或什么的原因而情绪失控)。呵呵,我心里偷呼一口气,是因为我本来就像男生吗?

我也觉得很好笑。

啊,一年了。

六月的天空

六月不知不觉来到月尾了。这么也是来到了一年之一半了。 写着的时候听着徐佳莹的新专辑《心里学》。这专辑的意思是,经历了什么,也已经来到一个阶段,能够在心里消化,心里学会了什么。这跟我现在有点像,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价值观,好像写出来不太好,放在心里成为自己的比较好。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