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Sunday, March 30, 2014

心太软蛋糕-心得篇



今天第三次的制作。第二次是准备给晓慧和Yue Shin,因为蛋发得不够,有一些模型没有巧克力溶酱,不是很成功。所以这次再试,呵呵,完全大成功哦。

特地选在星期日早上准备,因为如果晚上做的话,Daddy总是要提早睡觉没能吃到。想到今年他的生日没有蛋糕(二月,因为那时是新年嘛,太多年饼之类的就不要买蛋糕),可是当天晚上我问他,“生日要不要蛋糕?”(都没有准备到而明知故问,因为想要他说不要嘛哈哈),他竟然略带可怜的说“你们都没有买。”。所以想了想,这次的心太软就当作他的生日蛋糕啦。好像生日都过了很久勒,哈哈,没关系啦。

这次大成功又让全家人都吃到,真让我十分满足。综合几次的经验发现:
1. 鸡蛋加糖一定要打得凝固,给它维持高速打发大概10分钟左右。太短时间的打发会让蛋液撑不起来。

2. 巧克力要舍得买好的牌子。目前用的是Hershey semi sweet的巧克力,嗯,不错,可是下次希望再试试更好的巧克力例如belgium chocolate才能媲美外面餐馆的心太软。至于蛋糕原料店的无名巧克力好像不太好,除非那是店家强调特别调制的巧克力。

3. 放进冰箱的时间要够长,大概20分钟。

4. 烘焙时,注重在短时间内烘好外层的蛋糕而保留里面的溶浆,所以尽量调高温度吧,200度10分钟给比较高的模型(大约5 cm的蛋糕高度),220度5分钟给比较矮的模型(大约3cm的蛋糕高度)。

Friday, March 28, 2014

离题


看《交换日记》会发现和玫怡常有共鸣。

我也是的,常会发出一种能量,想要完成他人的价值。比如说,A和B一起从外面回来,B一来就坐在沙发上,说:“好热噢。”,这时A就会觉得说,好吧那我倒杯水给你。又比如,A和B一起工作,B会常常抱怨自己的工作很多问题要解决,A就会觉得自己需要帮上什么的,殷情的帮她想办法,可是自己的工作也有要解决的事啊。

我常常觉得自己就是A的角色,因为认为体谅是美德,却不知不觉地过度体谅。所以,我很怕遇到要主导我的人,比较喜欢趋近为我着想的人。

我很喜欢那样的性格,无所谓、都可以、你决定,呵呵,让我很舒服。当然,不能这样过多。

*******************************************************

最近的感觉很好。我很喜欢时间为我解答的话,很喜欢趋近让我舒服的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有冷和热、太阳和月亮。喜欢趋近太阳的微笑,刚刚好,很温暖。

我想做出一些事情,我想为自己承诺了。因为历程,我知道这一路上还是能够柃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如影随形,不会落单了。

我可以朝着那里奔跑,无须亦步亦趋,深怕失去。这个道理,终于知道了,很重要,很重要。

Sunday, March 23, 2014

救鲨鱼的活动

这天和一些朋友们参与Mid Valley的SharkSaver Campaign的志愿活动。我以为那里应该有个展览区展现人类如何残害鲨鱼的照片,以及吃鱼翅的坏处等等,可是却只有一些拍照的地方、鲨鱼的人偶、“I'm finished with Fins”的刺青处。也许他们不想做得太沉重,主要是想要吸引人们前来围观,然后作为志愿者的我们可以趋前游说人们承诺(Pledge)不吃鱼翅。

一开始我就被叫去负责另一边在GSC那里的宣传。原本他们也没指名要我,可是四周的志工们都不想要单独上去(上面已经有另一位志工了)。好像,如果我不答应的话,负责人W大概很为难吧。

我原先有点失望,有一大半朋友在这里,可是却必须跑去另一个地方。我考虑了整分钟,才觉得好吧这是志工活动不是来玩,还好在GSC认识的志工搭档很和善,GSC四周也有太多的人潮,我们一直忙着寻找目标劝说Pledge for “I'm finished with Fins”。时间也过得很快,过后也有Mei Fong加入。

这段时间,其实发现“劝说”是没什么机会发挥出来的。如果那个人原本就支持不吃鱼翅,他会很乐意签名承诺,可是如果他无法接受自己有生之年不能再吃到美味的鱼翅,那么他也不会停下来听你述说残害鲨鱼如何跟我们的生态息息相关。但是有时遇到一些人很自动的说他们知道吃鱼翅是对鲨鱼残忍时,觉得很鼓舞。

无论如何,这样的活动也许也或多或少唤起了一些人的醒觉,也许我们能做的可以更多。

到了几乎晚上9点多,我们都累了,呵呵坐下来谈谈天。认识新朋友一般都是玩猜年龄的游戏,呵呵。我们的新朋友原来小我们两岁哦,而我却被误认才中六毕业之类的,哈哈,想偷偷窃喜。

过后回去会合其他朋友们,一边放松的聊天一边慢慢走去停车场。我心里的感觉很好,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完成的志愿活动很有意义。

Sunday, March 16, 2014

带领

三月中旬了,最近的星期一到星期五都让我感觉很刺激,过得很快。事缘我那原本是Dean的老板卸下了这个忙碌又讨厌(她认为的,她很不喜欢面对一大堆管理层的会议和批准admin的事物)职位,变成可以一心一意专注实验的distinguished professor。

于是对其他人都没什么特别不同,对我却是莫大的影响啊。现在的她,每隔两天要找到我问最近的实验进度、撰写的paper draft做好了没有、接下来的实验有没有问好quotation计算要买多少、会不会做poster。每次吩咐了一大堆事情后,她都会很“妈妈的表情”看着我,问:“跟随着我,有没有觉得学到很多?”。我无论当时被多少刚吩咐的工作而压不过气,还是会笑着对她说:“很好啊。”

没什么值得抱怨的,忙碌是很好啊。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原本想在master期间学到的知识和认知,也被纠正了很多不好的应对方式。她说话的方式是属于直来直往那种,不喜欢的就说出来,所以,我也很容易接收到她想要我做到的东西,被指出不足的地方,比如,不知道的事就说不知道;该知道的事就先在能力范围之内找到相关的资料才找她;有什么问题就拿出来商量;为了避免太丢脸会在撰稿之后检查所有的英文文法和句子顺畅的问题,才知道其实网络有很多实用的检查软件。我对这种沟通方式其实虽然有时会中枪,但也很受落。

我的labmate却很受不了这样清闲又纠缠的老板,我正在想着如何不让她的抱怨变成习惯。哎,我其实很谢谢老板让我从很紧张的进去房间的心情引导到自信的和她讨论。所以每次从她房间出去之后,我的心情就会跃成兴奋,因为觉得很刺激,也觉得现在做的对下一个目标的准备也很好。

但是这里的天空不够大,我知道的,她也知道的。所以,呵呵,先准备好吧。

Saturday, March 15, 2014

Yue Shin和Hon Lim的生日

Yue Shin的生日在星期五。当天晚上,我邀她和晓慧来我家,为她做了心太软作为生日蛋糕,可惜不是很成功。

时间有点赶,当天我工作迟回,回去检查材料发现少了牛油又跑去买。然后准备好一切后,呵呵,还来得及等待她们的到来。

晓慧也带来了滋润的腐竹薏米水。我们好久没有这么聚会了,不知不觉大家竟然可以谈到半夜三点多,哈哈。很夸张哦。可是很喜欢那些话题,关于看过的书、最近新开阔的视野。像这样久久才一次的聊天,总是让我发现彼此的好成长。

**************************************
隔天的行程很赶,早上去SharkSaver的Training,午餐。然后下午去Doreomon Expo,嗯,在那里走过一圈的感觉是,觉得没能一一触摸那些模型还有那些不太美丽的背景而有一点点不满意。无论如何,至少那些展现的小叮当道具很好玩,我都不知道有那么多的道具,是不是自己没有看过很多小叮当的故事呢?可是小时候最常看的是小叮当了,那时都会租带回家,电视集或电影版,都是粤语版本,到现在还是觉得必须要粤语的才亲切。

之后就去iCook Italian Gastronomia庆祝Hon Lim的生日。听过了Mei Fong的形容,我对它的食物期待满多,还好也很不错。一边吃一边听雯娟评论这些意大利菜觉得很有趣,最感兴趣的是她吃着的Gnocchi formaggi,是由马铃薯泥加面粉搓成颗粒,淋上creamy cheese的酱汁。这种口感很特别,像糯米有点黏黏的,也有点甜甜的。我很喜欢,但作为主菜又略显不够。

我也很喜欢那里的hot chocolate,可是第二次光顾时发现,所谓很好喝的hot chocolate竟是用包装的chocolate milk加Hersey的chocolate syrup还有他的cocoa powder来冲调的,嗯,反正两次喝过的口感不一样,第一次的比较好喝,有一种淡淡的咸味。第二次呢,却总觉得少了一些。

此外,我们也为Hon Lim买了Free Mori的生日蛋糕,很可爱的蛋糕,是芋头口味的。完全是我喜欢的蛋糕呢,不会太甜,松松的,很可爱也很精致。我正在物色下一个借口来买整个蛋糕,嗯,下一个生日对象哈哈。

关于吃的就是有多多意见。呵呵。每次生日聚会都是物色新餐馆的好机会。至于他们的生日愿望,祝他们明年之前可以愿望成真,好继续期许新的愿望。

呵呵,生日快乐。

我不翅了

星期六过的很快。天气很好,蓝蓝的天空,白云飘飘。

早上和德峻媺焨出席了很有意思的training,关于World Vision主办的“I'm finished with FINS”的宣传运动。为什么不要吃鱼翅呢?

1. 鲨鱼是海洋里的top predator,在维持海洋生态平衡有很大的影响力。

例子一:在2007年,美国的North Carolina's bay发现,由于大量捕捉鲨鱼,使得少了天敌的魔鬼鱼(Cownose ray)大量繁殖,然后,这些魔鬼鱼也大量吃scallop,大大打击了当地的scallop fishery。

例子二:在Caribbean,由于少了鲨鱼,grouper石斑得以大量繁殖。他们也大量吃parrotfish,而这些parrotfish的主要食物是algae。于是,少了parrotfish,algae大量蔓延,导致珊瑚无法正常生长,依赖珊瑚生态环境的鱼类也会大量减少。

2. 鲨鱼含有很高含量的水银mercury。Mercury对于怀孕或正在哺乳的妈妈尤其有害,宝宝出世后,可能有脑部神经问题。

单是这两个理由,就不该再把鱼翅列为酒席菜肴之一了。

过后和他们吃了很健康的素食午餐,也谈了很多,能有所获益,很开心。


Friday, March 14, 2014

智慧牙


几个月前嘴里悄悄长出智慧牙,不痛,只是慢慢的长出来。我很欣幸。不过最近吃东西后,尤其是肉类,这颗长歪了的智慧牙常常很不合作的夹着食物。就是因为长歪了所以食物被咬上去后,就不会下来了。让我每次都很麻烦的找办法弄出来。从最懒惰的只是用舌头到用牙签,其实都不能挑出来。最后,我决定买了一盒牙线试试(才知道不便宜啊,最便宜的Watson牌都要RM6.40,过后听说oral B的品质比较好)。

然后,我现在很喜欢floss牙齿了。虽然刚开始很笨拙的常常需要费一番工夫才能把牙线绕去那么远的智慧牙,可是过后很享受牙线能够干净利落的抖落那些牙缝里的障碍物。

这个星期对于吃肉出乎意料的十分不热衷,选择午餐都会偏向素食。不知道是被证严上人说一说后(才那5分钟的影片)感化了呢,还是因为这智慧牙,还是因为只不过是最近有吃胖了的迹象,才反省不要吃太多啊。哎呀呀。

Saturday, March 8, 2014

芬芳

这几个月来,一年了,多了一个身份。而因为这样,其实对我好处很多,尤其是钱财方面的好处。我因此豁免了这两次的学费,其他如以后买车啦或别的也好像很不错。有时候也很好玩的发现一些娱乐或活动,也有属于我的好康。我不断的发现,也不断的觉得好笑,自己会不会有点名不副实呢。呵呵。

就这样,每次被关照了,钱财方面或个人认知方面,都让我体会到,是上天咬了你一小口的缺陷,才让你更容易感受那些看不见的善,也更想看齐这样的付出。

去年年尾参加慈济的岁末祝福,幻影灯投射着一年来每个月世界各地的灾难和慈济的救援,觉得很感动,无论那些过于宣传的录影和报道是出于什么分享的心态,那些善举都是值得尊敬和仿效。

回家后,很尽情地哭。快一年了,我都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呢?在那些无关痛痒的患得患失里,快把自己逼成无法付出的人,无论是付出时间还是关爱。

贫难布施,富难学道,有些道理温故知新,说得再多也只想告诉你,其实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正在身体力行的做着你想帮助的事。

很高兴这踏出的第一步,虽然还不意味着什么。

Saturday, March 1, 2014

苏打绿 Walk Together 大马演唱会 2014

这是我第二次看演唱会,我想,看演唱会并不是第一次、第二次就会越来越熟,或越来越闷,或越来越驾轻就熟。每次的演唱会体验都是全新的,特别的,绝无仅有的。

这次的音响很不错,青峰的歌声很轻易的穿透喇叭,清晰的让我听到他每一次的哼哼和转音。乐器的声音也很相得益彰的互相衬托,现场乐器听起来就是感觉比较不一样啊。

一开始他们先以几首快歌炒热现场气氛。第一首我就不知道这首歌了,“Believe in music”,哈哈,因为快歌我通常都不会太留意。“Oh Oh Oh Oh”也是被我忽略过的歌,在现场听太特别了,很好玩的歌词,可是又很快,我都不知道他在唱什么,但是很享受那个快感。我喜欢的“频率”是第三首歌,想当初,我就是被chorus第一句的hook钩到,重复播放了好久。

他们的歌出名多歌词,歌词的意义饶有兴味,我觉得我的眼睛很忙,既要看字幕,又想看站在台上的他们的各种姿态。青峰刚开始时带点迷幻摇滚风的站着,众吉他手很酷,鼓手小威很忙碌又很享受的打鼓,键盘手阿龚有时候很忙,要弹琴盘,有时也要拉小提琴、吹小喇叭。

一轮快歌后,团长阿福跟我们问好,还用马来语说:“Apa khabar? Saya cinta padamu.”呵呵,虽然觉得为什么外国华人歌手总是很喜欢以马来语跟我们打招呼,可是这招还是很管用的开场白。他问我们他有说错吗?并问我们下次他们的演唱会会来吗?我们都很热情地回答“会~~”,然后青峰插嘴对阿福说:“其实他们只是被我们现场气氛炒热,一时热情才答应,观众都是骗人的。”

然后轮到青峰跟我们打招呼,他才开口,就说“笑屁啊”,哈哈,过后他完全展现了很多“zhek”人功力。很多情况是,一般人不太会计较或在意的说错话或回答,他却偏偏要说出来调侃一番,然后我们都笑死了。

过后他唱了几首很脍炙人口的台语歌,“追追追”、点唱的“山顶黑狗兄”,因为他优美的唱腔所以我也不介意听这些不懂语言的台语歌。还有那个“御花园”很有意思,适合借讽某些现象。

中间部分宣扬亲情,一些短片、旁白,洋葱味十足,和台北演唱会很相似,看过video的我对这部分就没什么惊喜了。

“你被写在我的歌声里”,青峰和馨仪合唱,可是一直搞怪的乱放电,让馨仪一直忍笑合唱。唱到最后一句的“爱呀”之前,馨仪终于为了跟不到青峰的搞怪而中断了,然后他们就一人一句的开始讲到家凯的破音,然后青峰要我们拱家凯开口唱,“你们最喜欢听谁唱?(歌迷:家凯)你们最想听到谁唱?(歌迷:家凯)”,然后他突然话锋一转,说“Eh,等等,你们最想听家凯唱歌?那之后都让他唱咯...奇怪咧,别人挖洞你们就跳?搞不清楚状况。”,天啊,就是明陷我们,哈哈。过后他再问我们,“最想听到谁唱?”,大众歌迷还是答“家凯”,旁边的阿福看不过眼,帮腔说“你们可以答[苏打绿]啊。”,看来我们观众对于这类的“陷害题”急智太差了,哈哈。

家凯被拱唱了大半段的“蓝眼睛”,美凤问我,有没有觉得这样的唱腔很熟悉,哈哈,Chee Yow很像!哈哈。然后家凯真的在最后破音,哈哈,他其实一直都很紧张的搓手掌,难为他大概每场都会被调侃一番。其实如果不破音,他的歌声满不错的,呵呵。过后,他也被拱唱“掉了”,最后一句的“掉了”被逼着唱了好几篇,要他不要用假音啦,然后用假音的话必须跟着手势把key拉高,“坏人”却一遍一遍的示范完美的哼唱,所以家凯能如何回击反抗呢?呵呵,但真是让全场不断笑场。

“当我们一起走过”时,我们观众举起了事先准备的字报——“谢谢苏打绿”。刚开始舞台灯光漆黑,青峰只是看到我们举起某样东西,看到是纸,随口说我们不环保。可是之后他要求开灯看,然后就很快的看到他的情绪起伏了,呵呵,有某些段落他背着我们,或唱不上去,紧接着唱“小情歌”时,他再也压抑不到,表现了他的受感动。过后他拉着馨仪说他没试过在唱小情歌时哭成这样,说我们耍奸招。呵呵,我其实也觉得表面来说,这首歌会哭真是太奇怪了,但是当他为我们表达的“谢谢”感动如此时,我们也何尝不是被他们一路来的音乐得到许多感动。

点歌部分很好玩,青峰为了走进VIP的观众席时保持安全,要他们先立誓“如果我站起来,会衰一年。”。然后第一和第二个被相中点歌的歌迷很好笑,要他们点歌可是第一句话是“我可以跟你拍照吗?”,哈哈,什么跟什么,让他怎么继续点歌环节呢?所以青峰就一贯的揶揄说“是我唱歌不够好吗?”所以只想被拍照,他也没顺应这个要求。然后他也事先声明那些观众拍他的话如果有丑的双下巴的不准上传,不然是造孽,会下地狱的。然后又说你们有看过这样疯狂诅咒歌迷的歌手吗? 我是。哈哈,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毒舌”源至他的口中,并不会让我觉得讨厌或生气啊,反而就只是觉得好笑而已,大概也是那个理由——他很善良,呵呵。

最后一首歌是“你在烦恼什么”,青峰先用一番话铺成结尾,说明了这首歌放在最后的意义,希望借此表达感谢所有参与的工作人员,也谢谢各地巡回遇到的歌迷朋友,让每一个片刻都促成永恒。

对我而言,喜欢一个歌手,喜欢到会来他们的演唱会,是因为他们的歌曲里总是有共鸣的一起成长。歌境里偶尔表现失落,可是更多的是表达正面的迎接每个生命里的挑战。各种情绪都发泄在歌曲里,单单是哼哼的那段,就足于让我陷入一种放空的境界,我只能用肤浅的文字造诣表达那就像是“掉进歌里”的感觉,有这样的感觉吗?不是每种歌都有这样的效果,而是,偏偏是这几首,这几段,这几句,这个音,就让灵魂进入一个境界了。然后,随着一起重温那些歌曲,在现场被穿透的歌里有一种魔力,让我也有一种焕然一新,愿意继续相信美好生活的美好感觉,带回家的不只是好笑或感动,而是带回一些自己的初衷,这样的魔力,很难解释。

呵呵,苏打绿就是这样的团体。

而我明白了为什么有些人愿意不停的看演唱会,也明白为什么愿意花那么贵的钱买来两个小时多而已的感官享受,这一次的演唱会,很值得(题外话:反正是免费的,哈哈哈)。

曲目:

狂热摇滚+磅礴古典
Believe In Music 
Oh Oh Oh Oh 
频率 

金曲重演
带我走 

追追追 
御花园 
控制狂 

家的温暖:
你喔! 
早点回家 
小时候 
Yellow + 我最亲爱的 
喜欢寂寞 
我好想你

你被写在我的歌里 
天天晴朗 
当我们一起走过 
小情歌 
飞鱼 
日光

Encore + 点唱:
燕窝 
掉了  
我只在乎你 
山顶黑狗兄
相信 
无眠 
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 
女爵 
左边 
你在烦恼什么


 详细的花絮报道:
http://www.xuan.com.my/music/article/articleid/461826/sodagreen-concert/ms/1
http://www.laksou.com/News.do?doNews=viewEnterNewsDetail&id=14558


完全略过描写
如何赢取免费演唱会票
如何处置
还有和媺焨演唱会之前的美好晚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