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上大学啦

离进大学的日子越来越近,意味着我悠闲自在的半年长假即将结束。对于这半年的总结,我想,最大的收获是有了第一次的工作经验了。虽然工作看起来千篇一律,但是有子民祖师爷,苑余师姐,意米师兄,还有晓慧这个好朋友,我觉得我每天像为了和朋友在一起聊天而出现在那间公司。听师兄很有趣的讲故事,不小心创造出来的名言笑话,吃子民特地买给我们的零食,回想起来,好怀念哦,这是以后很难再有的经历了。

大家即将各奔前程,所以我们就决定今天一起去sg. wang的green box来个进大学前的最后聚会。我们5cm也趁这次机会送他们f6+1一人一把世上独一无二的木刀,哈哈,真的花了我们不少心思去想去装饰,一定要喜欢哦。比起之前,这次我没什么享受唱歌的感觉,因为很多歌都不会唱,所以一直都在听别人在唱,还有找人谈天。

结束之前不知为什么,我和晓慧成了收钱的中间人,先向众人按student price和非student price收不同的价钱,然后买单。哎,说到数字最近我很久没用脑变得迟钝了,我跟晓慧一次又一次的算到不够数,为什么不够又找不到原因,然后逐个逐个慢慢想,终于想到一个人还没有给钱后,又发现之前算的总数有问题。为了这个思考了很久,直到最后他们看不过眼我烦了那么久,纷纷嚷着说相差那么小数(那时还欠rm1.35下落不明)不要理啦,你又不是给不起。可是不是贴不贴得起的问题啊,问题是没有理由让这笔钱失踪得不明不白,放弃寻找答案就是放弃相信自己的数学计算能力。还好,坚持到最后终于找到问题的所在,数目总算搞清楚了。

回家时我们兵分两路,五个balakong区的人跟紫绮的车回,其他人搭车。还记得在分开的时候,我们被提醒这是近期内最后一次见美凤。原本我觉得没什么很快会见面了,可是离别在即的情绪渐渐被挑起,什么叫很快?我们将各自分散在各州各地各大学各科系各kolej,每个人放假得空的时间不一样,我们可以几时再有类似的聚会?突然有点接受不了.....

当时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想法,跟serdang区的朋友分开后,我们五个回家之前去我家附近的mamak档医肚子。这也算是和师兄暂别前的相聚吧。很愉快的相聚,我们一边yamcha一边听他讲上个星期去怡保槟城公干的经历,哈哈,可以用“听得津津有味”来形容我当时的感觉,很有趣好笑。原本我还有离别啦,依依不舍啦的伤愁情绪,但是那时却又转成乐观的想法,我开始相信以后我们肯定很快相见,想象下我们拉大队去terengganu找美凤去pulau redang玩上几天,另一个学期北上找在penang的师兄要他带路介绍那里的美食,也许能够去到perlis,沙巴,new zealand....哈哈,可能有人想试下敲醒我发梦的头,可是难道不可以成真吗?未来的事谁知道?抱着这种希望看待离别,也就不会太伤心难过了。朋友,加油哦!

IPTA

刚从PD回来,原想好好记录那难忘悠闲的三天两夜之行,可是突然收到洁雯的短讯,IPTA成绩出来了。

这下我的心情完全被扰乱了。山雨欲来都会先风满楼啦,这个消息却来得毫无预告,太惊讶了。奇怪的是,受到消息后,我没有急于知道的心情,反而若无其事,继续坐在电脑旁的沙发看书。那时我的姐姐正用着电脑,和他的朋友在messenger聊天。我不想知道,根本不想检查自己的成绩。我想我是在逃避,我担心我会失望。

我不知道自己想逃避到几时,如果不是姐姐叫我,我想我会看完整本书才愿意面对事实。那是我刚坐下来不久的时候,姐姐突然从电脑转移视线望向我,问我IPTA成绩不是出来了吗?原来是正在跟她聊天的朋友告诉她。顿时我其他的家人听到了,纷纷催我上网查询。怎么这个世界的消息可以传得如此快?真正必须让你知道的事实,无论怎么逃避还是会传入你的耳边。

其实在这种被迫的情况下查询也不错,他们的心急催促为我壮胆,顺便驱逐我的担心。我很快就进入IPTA主页,顺利填写身份证号码和考试代码,来到我最不敢面对的页面......这时我的心情也很奇怪,看到了派给我的大学和科系,我一点也不惊讶,好像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biokimia,UPM。

这是我的第六个选择,我心里一直希望会被派到前五个选择,那些都是我不假思索肯定欣然接受的科系。第六以下,是我很大可能得到的科系,但是喜不喜欢...我还有所保留。所以知道结果后,有一点失望。

这种心情维持不了很久,我放下自己的心头大石后,开始八卦其他人的消息。陆陆续续报过来的结果,有人开心有人愁。无论如何,怎么都好过一直茫然的处于等待的状态。希望到最后大家都能如愿以偿,找到自己最满意的出路。而我本身呢,很多名言可以对自己说:既得之则安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行行出状元.....

Ice-skating

今天我们一大班朋友去sunway玩ice skating。说起溜冰,我根本一窍不通。很久以前the mines还有溜冰场的时候,曾经跟mahfuza晓慧一起去过,可惜学了两个多小时什么都学不到,反而那双溜冰鞋弄到我的脚痛了好几天。

我觉得学习的勇气和能力是会随着长大变强。就像游泳,我在小时候很依赖泡泡圈,连头都不敢浸下水,可是隔了很多年后的现在,我终于可以丢掉依赖物,学习正式的游泳方式。所以今天,在还没有进入溜冰场之前,我一直相信自己可以一样的放开自己,掌握到溜冰的技巧。

结果呢,嗯...其实也不是很糟,至少比起上一次全程握住Mahfuza的手不敢放,这次我能够靠自己在溜冰场绕圈。只不过说到放开自己,我始终做不到这点。洁雯在我耳边说了很多遍,我只是在拖着鞋子走,不行的,必须把脚抬起来跨大脚步划向前。可是我始终办不到,我不敢叫脚板离开地面哪怕是几毫米而已。

不只是洁雯,所有其他会溜冰的朋友们也告诉我他们的心得秘诀,都是大同小异。我觉得就像那些内功秘笈,什么八字真言四字秘诀已经写出来了,个中玄机却必须靠自己参透领悟。我想我悟性太低了吧,溜了三个多小时都还是在拖地。不过呢,到了最后半个小时当我跌了第一次后,比较敢放开脚步了,好像也抓到平衡身体的着重点。

很可惜当我有那么一点点开窍后,溜冰场要清场来给比赛用途,我们被逼离开。脱鞋后小腿后侧好痛,原来被那双溜冰鞋磨损。唉,终于明白表明要穿长袜溜冰的用意在哪里。之后换回自己的鞋子一时适应不来,突然少了那些沉重感和被压迫感,才发现自己的鞋子是那么的好穿。

看来在我的字典里有多了一个新鲜有趣的活动。我有预感,下次我再溜时,可以完全掌握溜冰的窍门了,而且那个下一次的日期,不会离这次太远。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