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Wednesday, December 21, 2016

宠儿

最近每个周末都有活动,刚刚的周末跟一群姐妹一起拍姐妹婚纱照,纯粹好玩。对婚纱还没有什么概念呢,但还是第一次这么隆重的化妆,戴假睫毛,还有为了穿礼服也特地买的装备,一切都很新奇好玩。化妆后的我其实还算看得出来自己,感觉不错。呵呵。

在盈娣家度过两夜,几乎每年都会在她那里待一待,大家一起讲话。这样不知不觉的友谊,其实也让我心里满满的,很珍惜。她的儿子也长大了,接近三岁的小男孩,可以牙牙学语的和我们说话,这样真奇妙,另一个朋友也快生了。当她们在聊妈妈经时,我会觉得身处在另一个世界,哈哈。其实,当她们在谈起日常生活,我也觉得是在另一个世界,我的世界太单纯了,会不会呢?

************************************
今天刚去和co supervisor的会议,这是第一次单独向她呈现我的实验近况。昨天之前还记错日子,以为是昨天的会议,所以知道之后多了时间准备细节。她是我这个实验重要的推动者,基本上整个实验结构都是由她决定的,我的main supervisor是负责辅助我们完成。

之前还有些紧张,因为我带着一些请求和期望去见她的。见到她之后说了很多,我们都很开心(她的表情应该也是吧),她突然说,“Good good, you look different now.”,呵呵,因为我自己也有些吓到,我竟会带着那么热情的声调跟她表达了很多我想要做、或正在探索的事情。我想,最近的探索真的让我突破了某种瓶颈,我越来越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了,想着如果真的都学会,之后可以应用在很多相似又不同的领域,呵呵。我很希望自己真的可以都学会。

我的请求是关于借用给我一架电脑吧,呵呵,没想到她答应试一试。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够更加顺利更加快的做电脑分析。

我到底会走到哪里呢?我心里没底呢,可是我很喜欢这样的剧情发展,慢慢的,不知不觉的,有些事情变成熟悉,熟悉变成了习惯,然后我能学的能做的事情,会慢慢变成重要的、足以担当的自我价值。

这一切都好奥妙,我其实不需要跟其他人一样,跟他们在一样的世界里。我在这里,慢慢构成的世界里,不知不觉的探索相似和异同,一切都很奥妙。

林宥嘉 - 《宠儿》
我还是很喜欢的一首歌,是今年最喜欢的歌了。

Monday, December 12, 2016

怡保好好玩之旅

周末去了怡保,因为紫绮会在这里宴请亲戚,顺便想让我们一起享受喜宴。简单来说,也是给我们一起玩乐的一个好借口。

我和美凤在星期六早上才开车出发,6点从我家出发,没想到9点多在怡保之后某处的高速公路遇到了罗里翻车,塞了整整两个小时,直到将近12点才到达酒楼,直接在那里更衣。到达酒楼,没想我们是最早到的,其他人还在家里帮其他人化妆之类的。于是我和美凤也负责在counter接待宾客。可是这次的座位编排又让我们觉得好刺激,因为是没有编排好的,而是谁先来,那个人就拿一个牌子,写他们的群组,自己找位子去。紫绮妈妈有很多社团的姐妹,各有不同的名字,例如“开心妇女组”、“靓C9组”,之类的,很好玩。那些宾客也习惯了这种方式,虽然开头有些混乱,可是大家都还是保持好心情的顺利就座。

喜宴设在午餐时段,我觉得怡保人这样的习俗真好,午餐吃到饱饱,还可以慢慢消化。不得不提的是,那间酒楼的食物真的超级好吃又分量十足,和丰的东京海鲜酒楼。这里紫绮他们还特地租借一个小型的摄影配套,旁边有一些造型道具可以搭配拍照,可以直接冲洗成4R的照片,很好玩,我觉得这样的生意真创新,不贵的器材,两个小时费用是一千多马币,一定有很多喜宴生意。

喜宴大概在3点多结束,我们姐妹就继续去下一站,下午茶。紫绮带我们去一间新开的咖啡馆,瑞士小木屋装潢,还有圣诞树,好美。我们基本上是在那里待了整个下午和晚上,玩了很多摄影,直到晚上9点多才回homestay。在homestay也是很好玩的,就只有我们,一起聊天,一起睡。第二天就一整天的到处去玩。我觉得很无奈的是,为什么我总是无心贡献那么多好笑的时刻呢?

1. 早上在车子里,美凤用她的手机播放歌曲,其中一首是很旧的歌了,莫文蔚的《他不爱我》。我一边听歌一边认歌词,最后一句,我问美凤,为什么是【还是“应酬了”我的心】?恍然大悟下才知那是【“赢走”了我的心】,可是【应酬】也很对哦,他不爱你嘛,不就【应酬】一下你的心咯。

过后告诉其他人后,他们发现这金句太好用了。Chee Woon讲笑话时,只有我觉得好笑笑得很开心,紫绮跟他说只有我才应酬他的心;拍照时我一直不满意,要重拍,他们无奈说“只好应酬你的心”,诸如之类,我真觉得要拿个版权。

2. 我用selfie stick和大家合照时,“1、2、3”,“1、2、3”,“1、2、3”,快速换了上中下景不同的角度,彻底惊呆了紫绮的老公CW。哎,说不出来那时的搞笑感觉,哈哈。

3. 晚上开车回去KL,我们听美凤电话里的歌,然后也听其他人的歌。然后我跟他们介绍,我电话里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林宥嘉的《宠儿》,一边解释这首歌有多么优美,那个字,那个唱腔,是不是有很幸福的感觉?可是她们都没有感觉,哎,真泄气。

4. 也是晚上开车时段,我们谈起电话铃声,各自打开一段音乐分享。然后我说,“那么你们睡醒的铃声是什么?”,她们就开始笑了,因为需要消化几秒,才明白我“睡醒的铃声”是什么意思。当我给他们听我睡醒的铃声时,那也是另一个意料不到的笑点,因为我的是苏打绿的《牧神搭上春色的火车》,其实我很喜欢呢,早上被这样的气氛叫醒。

这次的怡保之行跟其他来过的感受不一样,紫绮还介绍她从小到大生活的小镇给我们认识,我们还因此见识了她的家人的亲切和好客,这样的旅行更有意义了。认识一个小镇,是因为从小到大(中学开始)认识了这个朋友,很美的缘分。也在这次的旅行才认识了她的老公,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姐妹没有嫁错啦,呵呵。

频率

用电脑科技可以省很多时间精力呢。

之前上课时才得知Microsoft word有一个很方便的功能,帮助编排题目目录(Table of content)、图像和图像的目录 (List of Tables and Figures)。只需要稍作记录,依照它的输入方式,就能享受之后无限自动又方便的页面更新或题目文字的更新(changes in page numbers or entire content)。天啊,如果我可以在之前的论文用到这个功能,真是省时不少。在citation和reference方面,很早就开始用Endnote了,很方便的从网络原文下载文章的xml file,就能轻易地在Mword里加入这些references。

最近也学会用一个软件,Blast2go,帮助分析我现在的大数据。还有Linux,终于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用这个了。然后现在要学的是电脑语言,我觉得一切都太有趣了!电脑的神奇之处是,没有什么是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有什么需要解决的地方,只需要上网搜一搜,就有相关的软件相助。可是还有很多很迷糊的,像是我搞了很久才搞懂什么是RAM、什么是dual or quad processors。现在还需要搞懂不同的OS该怎么共存或如何才能方便使用,很想再组装个新电脑。

生活也变得很有趣了。很多兴趣,在不同的时间空间,能找到共鸣,真是一件奥妙的事。可以开始了解一些看过的形容词、描述,如果始终也是类似,那就是很好的事。我要懂的事情开始变多了。还是本来就多的了,但是可以一边懂得一边实现,这样的摸索,我很乐意。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6

同道中人

上个周末终于完成了这整年的奥林匹克数学的课,一共三十课,想想一年才去那三十次。路程有些远,可是以钱比例,还是可以接受的。这也是第一次从头到尾认识了哪些数学题目,高年级的题目有些很深,老实说很多都是看答案后,再自己编造解释,自圆其说,哈哈,好像混过去很没有料的老师,但我相信自己的理解是正确的,也能信服自己和大家啊。一年下来,教书的尊严慢慢摸索出来了,学生们还会表示喜欢我,真有成就感。看来教书这一行并不是能力未及的,至少自信也慢慢磨出来了。


这个星期参与研讨会,算是第一次正式把自己的实验对外呈现。之前凭着一股冲动报名了Oral presentation,让我在接近研讨会的前几天一直很紧张,因为这是第一次,担心的不只是口才有没有好,还有过后的问答环节。现场那么多人,万一问到我不会的该怎么应对呢?最怕的是,万一听不懂问题怎么办呢?

研讨会一共有三天,我的oral presentation在第二天。第一天就趁机看看其他人的呈现,有些报名的已经是Dr头衔,大部分的人也很有自信的、英语流利的呈现。还有,他们的slides也让我学到很多,简洁,画出重点,颜色搭配都很好。这几天里,我发现大部分公立大学的呈现者比较倾向于传统的呈现格式,intro、objective、methodology、results、summary,字数也很多,一句一句跟着读出来。但是私立大学的学生比较有活泼的格式,也许平日已经是个banana,讲解很是生动,短短十分钟,能明白的都明白了。这样的比较也许太武断,但我正是作为公立大学调教下的学生,深深觉得他们的public speaking skill和presentation slides的设计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我的呈现在第二天早上,当天轮到我之前,基本上是什么也听不进去,一直想着有什么还需要理清楚。呈现的时候突然就踏实了,问答环节也轻松应对。呼,我总是在事情发生之前一大堆自作多情的堆叠恐惧,经历之后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这oral presentation....一点也不可怕。”。哈哈,希望下次不会又循环恐惧。

之后就是午餐时间,一身轻松的我开始看到周遭的人,看人们开门,一起走出房间,互相看到对方,点头微笑,或开始倾谈。哦对了,这几天最棒的地方就是这些放饭时间,早茶下午茶,这些时间都是我们能够互相认识的机会,所谓的networking session。

我参加oral presentation最大的好处是让别人看见了我,走向我,然后让我发现我们做的是很类似的东西。重要的是,他已经做完了那个部分,我完全可以向他讨教,也愿意被我讨教。太高兴了,一直以来都是孤军作战的感觉,终于找到同道中人的感觉真是太妙了。我简单地说出我做的东西和身边的别人不一样,他也一样,然后给我一个,嗯,很轻描淡述的回应,和别人不一样,那才能自由的掌控自己要做的事啊。嗯,我觉得真是说中重点了。

几乎每一顿餐都是和不同的人在交流,有一点觉得让我觉得很欣慰的的是,大部分的我们都是一样的,了解本地科学研究的限制和条件,可是都有一股热诚,正在做些什么,让情况趋向变好的方向。这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完成的事情,需要大家有共识的去打破现有的Game rules,去创造更健康的游戏规则。

世界那么大,但是当我们正在做着什么、拥有怎样的信仰,就会或迟或早遇到和自己相近的人。察觉到这样的定律,使我安心、踏实,只要忠于自己,表现真实的自己,世界会呈现我想要的面貌。

Thursday, November 3, 2016

十一月了

今年过了大半年了,总是在年尾时,很有兴致把一年到头写过的文字和拍过的照片,略略看过一遍。

看一些电视剧。电视真人秀,其实都在看各种情况的应对和态度,例如该把什么放在生命第一位,怎样才是重视家人,怎样表达情绪。尤其是后者,要好好的学会。我觉得自己已经过了那个阶段,需要阅读很多小故事大道理的那个阶段,那些听过就无痕的故事,都比不上真正实践那样实在,觉得对的就做,不需要什么大道理支撑。

今年刻意减少聚餐,不想做带头策划的人,怕的是玩心大起,忽略应该要默默努力要做的事。还是会有聚会的时候,有旧朋友,还有新朋友,和小几岁的女生们谈的话题,有一些差别,却让我觉得好有趣。只是,和不同的朋友谈天后,常常心里会有某个悬着的空空的地方,好像自然知道什么的聊天是耗电的,知道和谁才可以放松心情充电。

只要听歌,我就暂时安静下来。像草原,走累了,把鞋子脱掉,上去踏一踏,就会回到原本的自己。


每次靠近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能会心一笑。只是,这大概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罢了。我什么都不去想了,只想现在要贸力完成的事项,好好的做。目前每天要照顾花儿、这两个星期要带新人做实验、下星期要对外呈现、完成一张论文稿。

十一月了,好好加油吧!

Monday, October 31, 2016

TEDx Petaling Street 2016

雯娟恰巧有两张票,她说,“要邀请谁陪我一起去听呢?”,想来想去觉得我最适合了,呵呵,我真高兴,我真的对这类的讲座充满兴致。

一整天的活动,一共有18位演讲人,分成八个部分,演讲主题的排序分得很好,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我觉得完全没有冷场。今年的主题是“敢动”,也是“感动”。所以很多演讲都很感动人心,呵呵。

这次邀请的人正在做的事情,都或多或少震撼着我。当我们在想着人生应该要安分的做工赚钱养家照顾家庭时,他们从自己开始,走出来,坚持做他们觉得应该,却没有什么人会愿意做的事。

第一个部分是关于美学(Aesthetic)。第一个演讲的是蒙如蕊 Monica Mong,她是某时尚杂志的主编。她的穿衣风格是依循两名时尚设计师的理念,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和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川久保玲是80年代出名的设计师,成立了服装品牌,“Comme des Garçons”,意思是“像男孩一样”。她在早期的服装秀发表一系列服装,刻意让模特儿不该臃肿的身体部位变得臃肿,例如后背、臀部,想表达女性不一定需要在这些部位变得苗条才是美。山本耀司则是一个简单风的设计师,他最喜欢黑色的服装,因为黑色最能看出设计的美。Monica通过这两位她喜爱的服装设计师,想要带出一个讯息,“你穿对了吗?”其实等于“你穿出自己了吗?”


第二位是许斗达 Dr Koh Doh Tat。他是美学和博物馆工作者和推动者。他的演说内容很像我认识的一位台湾作家蒋勳。Dr Koh想表达出马来西亚版本生活中的美,在炎热的午后,下午班的中学生还没上课,可以走去附近的湖,在树下躺下,微风吹过,听到叶子沙沙声,湖水引起涟漪,这是一种美。五脚基旁的小贩慵慵懒懒的,做生意的步伐也变得缓慢,可是这也是一种生活的美学,因为马来西亚的天气太热,人们找到一种舒服慵懒的生活状态。别人可能会说,这是“太懒”。可是如果我们用心观察,美,让我们在生活中找到可以善待与包容的地方。我觉得这最后一句说的太美了。



第二个部分是细心,同理(Empathy)。

张爵西 Jess Teong,就是《我来自纽约》的导演。她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回来大马后发现这里为什么和国外没什么分别呢?原来她说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联系。她看见餐桌上的小朋友总是看着眼前的ipad,大人也时时看着手机,她觉得“很生气”,于是写下了《我来自纽约》的这个故事。她把很多生活细节的东西写在剧本里,也想表达情感互动是最值得珍惜的事情。Jess 说话很好听,温柔的,她说她小时候看电影,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她常常会注意到电影主线以外的事情,例如打架的两位主角镜头周遭的事物,例如为什么客栈这么大却只有两个茶壶。听到这里我不禁偷笑,我也很像她,所以我觉得她是处女座的。


陈彦妮,她是电视主持人出身,十年前因缘际遇遇到一位麻风病患的老伯陈清河,请她帮忙找失散大半辈子的儿女,她于是试着用了很多办法——在报章刊登寻人启事、请媒体去采访这些老人、出书写出他们的故事、在马来报英文报免费连载书中内容、向政府机构申请查找资料。这些长期住在隔离地区的麻风病患者,如果没有这些报道和媒体暴光,我们只怕一直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吧。而能够一直默默做着这件帮助别人不见得对自己有好处的好事,像这样的陈彦妮真值得敬佩。


第三个部分是共创(co-creation)。

廖以淳是Photobook的CEO。看见他的头衔就想起家里姐姐堆叠做好的photobook,一大堆。他以前打拼都只是注重数字,要业绩一直进步就好,可是加入photobook后,开始注重人情的小细节。我才知道photobook不只是在马来西亚经营,事实上大马只占了25%的业务,其他的多数是美国和澳洲的订单。其实他们的列印成品不错,重点是价钱不会太贵,而且常常有优惠,所以我还蛮喜欢这家公司的。


陈志胜教授是UM的大学教授,专攻于电脑科学。这次他和我们分享关于A. 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迷思。我们大概一直以为A.I.技术是很远离生活的技术,像电影那样的机器人那么复杂。可是,我们生活中已经有很多很多A.I.的产品了,例如导航系统 Waze、通讯apps whatsapp、Siri。

今年年头有一件重大的新闻,AI打败了世界第一的围棋高手。这咋听好像没什么,很多年前AI也已经打败了人类的象棋高手呀。可是不同的是,象棋才只有80多种变化,围棋却有200多种变化,而每种变化中也能生出两百多种的变化,是相对来说更加复杂的棋类。AI能打败人类的围棋高手,是因为这个AI有新的突破——学习的能力。这样一来,有学习能力的AI可能就会像人一样,渴望自由。不受控制的AI很可能在要导航的时候,耍脾气不愿指示回家、或者要调节室内温度的时候,突然自己关机不听呼唤,或者其他失控的情形。可是Dr Chan强调,再怎么进步的AI都不会毁灭人类,因为真正会毁灭人类的只有人性而已。当我们在担心这个危机时,不如回头想想,我们有没有越来越依赖科技,会不会养成我们越来越懒,越来越离不开科技,所以只要A.I.耍一个小性子,就足以毁灭我们的生活?


第四个部分是拥抱在地(localisation)。

张吉安是乡音考古采集人。他走遍大马老社区,收集籍贯乡音、歌谣、文献、老人的口述历史等。他在现场呈现几个我们熟悉的歌谣,“la da la le da le dam bom”,“月光光”,各地的人们有一些歌词的差别。我真佩服他愿意付出这样的毅力,身体力行的记录专属我们大马的历史。


杨佳贤,阿贤人情味。原来他原本是engineer,读大学时得到企业的奖学金,条件是需要在那间公司做6年。可是他在做了一年后,被传媒公司录取成为主持人。当时他想要接受却又不敢接受,因为毁约是要赔钱的。最后他还是在妈妈的支持下转换跑道,结果做了十多年的主持人。他曾访问一位很出名炒炒粿条十分好吃的小贩,那位小贩的生意极好,口碑佳很多人排队,可是他也出了名脸很臭,原来他原本的志愿是成为设计师,却因为家族生意而做了十几年的小贩,“所以你说我高兴得起吗?”。阿贤引述这段话并不是要我们评断与比较他自己和这位小贩。阿贤是在这些访问过很多人的经历中,学到一个很重要的道理——“接受差异”,不要随便评断一个人做的决定是对或错,或者一个食物好不好吃,可能在我们的角度里,这个食物很难吃,不合口味,可是可能是别人最喜爱的味道。每个人做了不同的决定,拥有不同的人生风景,不置对错,开放的看待,就好。


第五部份是认知(realization)

洪武聪是一名建筑设计师,他的演说最幽默,全程十分有趣。很多人都问他的工作到底是做什么的,他用三个建筑设计的例子说明。第一个是要帮一家婚纱店设计门面,这个顾客的要求是,要比同排其他婚纱店来得大、来得高、来得豪,重点是要突出...可是budget不够哦。于是他反其道而行,其他的店都在比高比大,他决定把这家店的屋顶大大片的斜下,遮住整个二楼,然后,为了表现突出又不违规,他决定在门前种一排廋廋长长的树,树高二层楼,一楼高的树腰涂上白漆,晚上打灯时充满美感,白天也可以当天然遮帘。另外两个例子是关于在榴莲树下建房子和在山上建木屋,都用他简单的图画和幽默的讲述告诉我们。他其实想说建筑设计师其实就是解决问题的人,在一团乱糟糟的线团(个案和他们要解决的budget或建筑问题)找出一丝丝的线,然后再做出一个最好的方案,这就是他正在做的事了。好好玩。



马梁旗是一位专业谈判专家,不是面对自杀的人,而是帮忙企业之间的谈判。近年来活跃于义务协助非营利组织进行对外的协调,因此赢得“良心顾问”的美誉。他的谈判甚少“误判”,行内人称它为“马神”。他要分享的是这么多年的谈判,他是怎么做到减少“误判”的呢?其实他曾经在谈判过程中被对方唬弄过,因此损失了很多合约。所以,他发现有两点是要谨记的。第一个是“非常态”,谈判时如果对方做出什么不符合常情的事,那就要留意了,会不会那是他故意吓唬你让你知难而退吧。第二个是“资讯不对称”,例如对方的经理跟你说明天大老板没出席,可是第二天大老板却有出席,那么就要想想为什么对方要说谎(要你措手不及吧?)。因为那次的反省后,马梁旗很少再判断错误了,他给我们的建议是,多试试留意身边的人事物,看出什么是“非常态”的,什么时候“资讯不对称”,来练习我们的判断力。


第六个部分,翻转教育(Flip education)。

王怀乐真的很巧妙的是精通多国语言,一开始就以客家、福建、粤语、越南、韩语、日语、普通话等念出《登鹤高楼》这首诗。然后,他列出一个Table,说明世界上很多语言都是囊括在五个发音方法里头,只是分别在舌头放在上颚或牙齿那里。他一边说,一边示范,我却听得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好像都不一样啊。哈哈,所以之后他会有一个课程,有兴趣的可以去了解。


张宝幼是“创意数学”教育的创办人。她给我们即场玩了几个数学游戏,我们大人可能都被教育成只是懂得一个答案,可是她转来转去,引导我们发现更多的答案。如果小孩能够从小被教育启发创意思考,一定很受用。


第七个部分,共生(Co-living)。

Dr Eric Leong(梁国铭)相信在座的观众不会陌生,他就是那个国营电视台主持一个室内装潢改造的电视节目,幽默搞笑。现在他是The One Academy槟城校区校长。演讲时,他也搞笑的描述得到这个电视节目的过程。可是有一个亮点是,他原本不太会说马来语,刚开始录影时碰到很多不会的马来词语,常常要暂停录影。然后他没有捷径的,就每天都勤力练习阅读两份马来报,再找住家附近的打扫大伯分享新闻,就这样练成了流利的马来口语。嗯,这有些启发我,呵呵。

接下来是敢动三人组,他们每人会分到6分钟演讲。

第一位是刘忠万(Chris Lau),他从19岁开始背包旅行,甚至走访那些战乱国家例如阿富汗,慢慢的,他开始写一些战乱背后被忽略的故事,近年来,很多媒体都会访问他,并放大赞赏他的勇气。这次他站在台上,却没有分享那段让人惊叹的战地采访经验,而是在冠上光环之后,诚实的告诉我们他的迷失与未来方向。今年他才24岁,可是经过这几年的出走,可以看出来,他的视野让他变得不像同龄的人。


郑凤云(Aurora Tin),我是先在脸书认识这号人物。她很疯狂的在今年一月开始施行零垃圾生活实验,举凡有包装的用品她都不买,出门打包会带盒子(这个是我目前能够做到的而已)。因为这个生活实验,才发现很多东西其实不用包装也有地方在卖,例如鸡蛋、蛋挞(不附加蛋挞底的纸)、KFC打包她也试过,很疯狂可是看起来好像人人也可以做到了。


杨成伟(Jayz Yong)有一个正在进行的计划,“Endless Smile停不下来的微笑”,走进小镇,免费为人捕捉发自真心的笑容,让快乐延续与传递。看是小小的活动,可是散播着的是充满正能量的微笑力量。社会也许不需要这样的人,可是有他会更美好,不是吗?


第八个部分是韧性(Resilience)。

洪菀璐(Luisa Hung)是台湾人,嫁来马来西亚。刚开始她还没有融入这里的环境,很闷,于是她有一个消遣,就是到附近参加城市速写的活动,写生。慢慢的,在写生的环境中她和身边的人有了对话,加上她天生的好奇,她开始把更多的生活观察画出来,放在脸书上。过后,她把一年下来大马本土的各族文化节庆都画出来,而且还很详细的了解他们的祭拜过程和意义等等,出了一本书,《妈妈的田野笔记》。真是太厉害了。


演讲的压轴是这位极地跑者,吴少刚(Ng Seow Kong)。他就一路描述参加过的最冷(南北极)、最热(美国的死亡谷)、最长(西马从北到南)、最疯狂(Amazon 越林)、还有喜马拉雅山的马拉松。我才知道世界上最长的马拉松不是42km。这真是最有韧性的代表,也是敢动的最佳代表。


行程编排上,主办当局安排得很细心,早上精神奕奕,先来个美学的课题,午餐之后,来一段鼟乐团的中西合璧的演奏,下午,也有另一个乐团,Colour of Voices的acapella表演。每隔四位演讲者就会休息大约20分钟,礼堂外有很多摊子,也有一些活动让我们体验,演讲者也会穿梭这些摊子跟我们接触或合照,所以不会有冷场的时候。

很有意思的活动,明年我会考虑真正掏钱购票吧,呵呵。

Tuesday, October 25, 2016

台湾之旅

又一个充电满满的旅行。


今年真有趣,去过了三个国家,韩国印尼台湾,都是之前去过的。其实我很渴望能够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国家,尤其是欧洲。可是考量太多了,比起自己的想望,我更愿意保留假期和预算,和亲近的人一起出游。

比起我年年都出国,父母最近一次出国其实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以前总觉得自己要飞得多远多好玩就好,可是现在觉得带父母去旅行才是最酷的事,呵呵。我的周末愿意分给他们,我嫌人慢嫌人不顺我意的耐心愿意分给他们,虽然我的任性我的考虑不周还是不能自控的偶尔表露出来;我的旅资我的未来规划,一点一点的,会把重心考量都保留给家人。以前真是少不更事呀!哈哈。

这次的台湾之旅,整体上很好玩。由于考虑到他们的体力,我们早安排了旅游社安排住宿和交通,几天来的行程都是司机接送,除了最后一天的台北自由行。

星期四晚上大概11点才抵达台北,睡了一宿后。第二天,星期五,我们出发到苗栗的胜兴车站。所谓的景点就是一列火车轨道。午餐在一个猪脚餐的餐馆,很好吃,跟我们肉骨茶稍稍不一样的是他们的汤底,不像我们的会有药材味。然后就去日月潭了,到达已经是下午了。还好这几天的天气不错,看着乌云黑压压的往日月潭迈进,可是还是没有下雨,而且,我们在回程时还幸运的看到了大大的彩虹,横跨湖的这端,到另一端,完整的彩虹。实在太美了,我觉得能和他们一起看到彩虹实在是太美好了。



过后就去清境农场附近住宿。我觉得这个旅程最美丽的地方就是这里了。高原上,我们凌晨4点半出发去合欢山看日出。前一晚还很担心的看了天气预报,是有雾又非常寒冷的天气,没想到大概6点抵达合欢山时,映入眼前的是黑漆漆的夜空中露出一线清晰的红红日空,慢慢的,慢慢的熏染天色。这情景太美了。爸爸尤其喜欢,不断的拿手机拍照。可是合欢山还是很寒冷的,大概6-7度的低温,我们只带了普通的冷衣。于是妈妈和阿姨大部分时间都躲在车子里。我在瞭望台拍了又拍,手掌都冻得麻痹了,可是实在不舍得停止拍照。


回程中路过蜿蜒的山路,围绕我们的都是山,高山,铺满温驯的草地,像地毯,温柔的可以抚摸每一座山。我们停在一个山弯处,又下车欣赏景色。这里没有别的车子,天色已经亮了,也比较不冷。我鼓起勇气把一路好不容易带着的毕业袍穿在身上,和家人们拍了一些合照。这样子完成了心愿,真是...太感动了!呵呵。



回到清境旅馆才早上7点左右,那里的天气和景色也是很不错,可以稍稍看到不远处的山下。宁静又平静,我们都很喜欢这里。午间的行程是去青青草原看绵阳秀、马术秀之类的。我们都觉得只是看风景就好了,那些特意给游客看的什么秀,都只是一般而已。不过午餐很好吃,那里有一个特色美食是甕仔雞,真美味。


过后又是几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回到台中,晚上逛逢甲夜市。这是久仰其名的夜市了,哈哈。可以逛的东西真多啊,衣服的店一间间,特色的饰品、食物、手机用品,好多条街。可是家人们都不愿久逛,没逛完所有的街道,九点就要回旅馆了。我想要一个人逛也不给,为什么?啊,我好想要继续逛啊。

逢甲最喜欢的食物-明伦蛋饼
星期日,我们往台北的方向走,到达九分,吃地道的食物,我最喜欢的是花生冰淇淋包着薄冰,前后一共买了3个,都各吃一半!


然后平溪十分,放天灯的地方。很多游客都会买天灯,写祝福语,拍照,放天灯。想到那部电影《那些年》,那个场景,男女主角拿着燃起的天灯站在火车铁轨上,女主角的那句对白,“你想知道答案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是有多浪漫。可是我还是不想跟风的放天灯,自以为是的做这样祈福的事,家人们也对这件事兴趣缺缺。

之后就回台北了。一路上都乌云密布,可是就是下不出雨。我们到了台北101,在饶河夜市晚餐,就回去西门町附近的旅馆。晚上重游了我大概六年前来过的西门町,很多地方都不认得了,但是那里还是热闹依旧啊。如常,家人们对于逛街兴趣缺缺,我只好什么都没买就回旅馆了。T_T



星期一,是自由行。我们用一日悠游卡无限逛了很多站,touch and go,到此一游。首先是步行到龙山寺,我凭着印象找到巷弄里的胡椒饼摊子,还在,还很好吃,呵呵。过后我们一一去过了中正纪念馆、国父纪念馆、故宫博物院,都是他们喜欢的行程之一一。我们还幸运地赶上了整点换岗操兵的时间,妈妈还真以为站着不动的那个士兵是机器人,哈哈。我还穿插了去佳德饼家购物的行程,是妈妈和阿姨眼睛唯一发亮的地方,爸爸则是在门外无奈地等着。

过后就提着大包小包的去淡水。没想到我们竟赶上了日落,在捷运站就看见了,那个鲜红色的蛋黄,徐徐的落入河中。太美了。淡水夕阳后的老街也很好走,天气凉凉的,天空有一丝丝的淡红色、橙色,然后只有浅蓝色,黑色。



这里有一间卖鸡蛋糕的店铺拍了很长的人龙。贪好玩的我趁妈妈和阿姨选购铁蛋时立刻去排队。然后才发现这家店铺的对面也有一个几乎一样的鸡蛋糕店铺,也是有些人龙。搞笑的是,这家特别注明“本店绝无搬迁此事”,那家却在招牌上写着“我们已经搬家了哦”,闹双包,是故意的市场策略吗?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现烤蛋糕实在太好吃了。我们吃的是缘味那家,原味蛋糕。我们都好想多买几个带回家,可惜不能耐久。

“本店绝无搬迁此事”
“我们已经搬家了哦”
很好吃哦
晚餐赶回去台电大楼,和特意过来相聚的洁雯见面。她要过来也要一个小时半的路程,所以能见上真开心。她介绍我们这家鸡汤的餐馆,很好吃,尤其很适合稍冷的夜晚。这里附近就是师大了,以前我最喜欢的夜市就是这里。因为这里的衣服都比较好看,比较有品位那种,这次到访不比以前那么热闹了,可是还有一间一间的boutique,挂卖的衣服根本就像我在韩国看过的那些风格,我好想多花时间多逛逛啊,可是!还是只能走马看花后,回旅馆。

最后一天,星期二,早上去西门町逛逛,中午我们就出发去机场了。没想到机场里的food court价钱合理又大份又好吃,我们都吃了很满足的午餐套餐。整体来说,这是一个十分顺利,天气不错,没有突发事件,行程没误差,安排的刚刚好的小旅行。这里的食物整体上都比较便宜,旅游区的食物和礼品的价格也没有太夸张,合理,有些还真便宜。最让我开心的是这里的通讯网络,我买了5天unlimited data(台币300),可以与家人分享data,还能顺畅得让我可以在无聊的车程或睡前看了很多youtube节目。太好了,完美的旅行,完成。

这几天的出游,又让我有机会探索和长辈出游要留意的事项。

1. 一定要准时吃东西,不然就会出现暴躁的时刻。天啊,行程上很难免误差用餐时刻好吗?

2.厕所问题在台湾是不用担心的问题,在台北,所有的捷运站都有厕所,别处的景点也有很多厕所应付众多游客。

3.不用太执着于逛街购物,享受风景比较重要。

4.最好行程都是安排看风景,台北太城市。

5.可是也要有买手信的行程,因为要送东西给左邻右舍,亲朋戚友。

暂时是这些。下次还想和他们一起出游,泰国、中国、澳洲,大概是他们可以接受的国家。台湾也可以再来,就去台南好了。照这样子,我的欧洲之旅几时可以成真呢?哎。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6

九月杂记

上个星期一是一位好朋友的婚礼,简简单单,却无减幸福感。而且,我也越来越认同这样的婚宴方式。流水宴席式的大搞特稿,请一大堆人来,是为了什么呢?一对新人的结婚,是两个家庭的大事,可是关你什么事?

可是一小堆重要的老友还是要请的,呵呵,因为总得要有一种方式表达祝福的心意,我们的方式是几乎全部到齐出席。只是出席还是表达不了心意,所以还有贺卡和贺礼。想起这个朋友会想起一首名句精华: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我觉得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座右铭就受用了,何况他还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优点,呵呵。

*    *      *
晚上和一班朋友庆祝九月的生日。最近都是这样的六人组,朋友的经营之道不用想太多,像这样愿意继续联系着,总有一天,会觉得难能可贵,“幸好还能一直这样呢”的确幸,真的,相信我。

*******************************************
星期天参加一个马拉松。和May Shin其实常常见面、吃饭、聊天,是一个我很喜欢和她聊天的朋友。她知道的常识总像是比我多,我在想,有谁是懂得比我少的吗?每个遇到的人,都比我懂得多,或者有所启发。我在Sunway U的那段日子,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他们了。他们各自带着不同的视野,冲击我的井底观。

我们一边跑步(好吧一边走路)一边聊,谈起那段日子,我觉得我最大的改变是学会某种程度的独立思考,直到敢于反驳老板的不合理。而且也看清楚了,所谓未来所谓出路,踏出那一步就是了,所以要做什么就尽力做到什么吧。

跑完了竟然没有雀巢谷类早餐等在终点,真是的,我十分介意,十分不满。

*      *      *
下午和我音乐的伯乐一起出席韦礼安的签唱会,呵呵。为了得到好位置,我们早在下午5点就到达了。了解了现场排队的状况后,先去McD晚餐,回去后队伍还好没有太夸张。

真的很开心能够出席,四年后又再次听到韦礼安现场的歌唱。他的新专辑里最喜欢的是一首很典型一定会流行的歌,《如果再见》。当然他的歌喉唱什么都很好听,别的歌曲也很好听。但是,我很喜欢听这样能够牵动情绪的抒情歌。

他在现场钢琴伴奏下开始了两首歌,《还是会》和《别说没爱过》,是我觉得现场听来最好听的两首歌,因为钢琴的立体感大大增加了好听度。过后他也带上吉他有自弹自唱。《有没有》这首歌,越听越有味道。现在的我知道,有两种管道可以欣赏到好音乐,一种是戴上耳机,平常不显眼的歌曲在耳机里特别形象鲜明,特别吸引,另一种是现场伴奏唱歌,直接的传达音乐,音质就是怎么好怎么好。

还有一种第三种,就是在车子里听歌,车子里的密室空间很能凝聚歌的回响,顿时变得立体。书毅播放MP3的歌单,来回两程,我可以不说话,就享受沉浸在好听的歌曲里面。他选的歌通常都很好听,我知道为什么。大概因为他听歌的动机很纯粹,只有真正好听的音乐才被选上品味,而我却总是想要把文学、歌词和感觉参杂进去,不只是用耳朵,也用眼睛听歌。被喜欢的歌曲门栏比较低,我什么时候有什么心情,就容易沉浸在那样氛围的歌曲里。

我想我会不知不觉的变得更纯粹欣赏音乐,当然前提必须是,灌给我绵绵不觉的好歌的伯乐还会继续供应和推荐,直接和不直接的给,我都受用。哈哈。

林宥嘉 - 宠儿

现在的我还是很喜欢能够带来幸福感的歌,一听到就觉得幸福的歌。而且还是很喜欢文字很美的歌词和文案。而且还是很喜欢配上美丽电影的MV。

好听“有勾”的部分是“....是 天使的宠儿”和“我凭什么配  能够呼吸这一切”。

想到能够呼吸这一切,能听着入睡,就觉得幸福。

Monday, September 26, 2016

这个月的书

这几年开始装模模作样给自己买生日礼物,上网购买,寄过来的时候刚刚好是九月。


今年买的是一本书,叫做《暂时无法安放的》,邓九云的作品。她是我在很偶然的情况下,在脸书阅读了她的几篇片段,思路很特别。她把每个虚构的散文都用第一人称,都是“我”。读者如我,很容易进入短篇小说虚构的情节里。我觉得很有趣,因为都是“我”,似乎在文章与文章之间可以玩猜测游戏,说的是同一个我,还是不同的人呢?

有一篇《影子37.8度》(摘录),她说起“记忆误差”这个词。

和他每次见面,会回想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多久前。起先是一个星期,后来变成一个月、两个月。只是目前我无法想象超过半年才见他一次。
那时候我们两个星期见一次,见面时都在比对彼此对过去的记忆。明明是同一段时光,为什么记忆会有那么大的落差,尤其是一些很细碎的事情。
通常在吃过晚餐后我们各自回家,我挥挥手,他点点头。离开好几步我会回头看他,我知道他不会发现,因为回望从来不是他的作风。我把他的影子当成他的脸看,影子还是他的样子。
过后我们变成一个月见一次面,渐渐的,我们开始不再针对过去为对方洗脑,我连他的现在都不太跟得上,避重就轻地谈论未来。我试着用一个一般的单身女生的视角去评断他:工作不确定(但具有前瞻性)、不够稳重(却很细腻)、不瘦(可是很精实)、似乎不太看书(爱看电影也可以)...这样似乎行不通,所以我试图以他单身男性的视角看待我这样的女生:奔三的年纪(但外表看起来很小)、有点聒噪(这是活泼)、身材有些壮(我有在健身)、嘴馋(再说一次我有在健身!)、笑起来蛮好看的、经济独立会抢着付钱、收过良好教育蛮有气质的....我觉得自己这些内心对话实在荒谬的好笑,透过自己的视角是不可能看见他中性的样子。

昨天发觉了一首歌,音乐很流畅,就像小说的旋律,起承转合,尤其是后端一气呵成爽快的张力。回家找来听时,可以一边看小说,一边听。


一些也不错。

Monday, September 12, 2016

最后一个这个数字头的生日

今年的生日不知不觉来临了。最近课业很忙,不小心老早答应的活动承担也填补了我周六周日的时间,无论如何,再怎么不留意,在度过凌晨时,新的岁数仿佛魔法般在心里留下痕迹,象征又长一岁了的印记。

三天的假期十分充实。星期五晚上和紫绮美凤喝茶。好像好久没有见到她们,我最喜欢跟美凤讲故事,因为她的反应总让我很有“满足感”,她总是很容易受不了我的故事脉路。这次讲的是韩剧《W-两个世界》和中国剧《亲爱的公主病》,后者很搞笑的颠覆偶像剧的思路,十分好笑,故事又不沉重,真适合作为日常的压力调适品;前者,你以为是偶像剧,谁知竟然是恐怖片!哈哈,可是这样的题材我喜欢。

紫绮说“一个妈妈有跟我帮孩子买保单,刚好她的家公去世,我就第一次帮他申请人寿保险金....”,我一头雾水,买孩子的保险可以包括家里其他人的人寿保险?美凤却“get”到,她的意思是,因为买孩子的保险而认识了这一家人,所以当那人的家公有事时,她可以帮忙申请保费的事宜。然后我们谈到别的电视剧,再谈正在上映的电影,然后再到电视剧,突然美凤说,“那几时看?(大意是这样)”,我以为她说电视剧,她却说是“几时一起去看电影啦”,紫绮却“get”到。哎,画公仔可以画出肠吗?句子中少几个字差别很大啦,说话要说明白点啊。

星期日晚上一大半朋友去唱K,因为洁雯回来放假一周。是她提议的,我原本兴趣缺缺,可是这成了这几天里最疯狂最好玩的活动,我们竟然从晚上8点唱到半夜3点,我从来没有试过这么迟。这次的唱K气氛很好,刚开始唱过了几首炒气氛的歌,大家的兴致都出来了,Honlim和Yokeming有时搞笑的唱腔真的十分娱乐大众。过后的歌曲,各人要唱的歌都互相穿插排队,或者两三个总可以刚巧想要唱,休息得刚好,而且大家都很会点那些可以呐喊的歌,太爽了。美凤、洁雯和我一起唱歌总是很好笑的,因为我们为了互相平衡,如果一个人唱得很高音,另一个就故意很低音,然后一个中等那样,结果唱完后很累。紫绮雯娟很会点歌,点了很多好听的广东歌和英文歌,我都很喜欢听,有些英文歌明明平时很难唱,混在她们之中我也还会一起唱,很过瘾。半夜12点后基本上都是乱点歌,会唱的想唱的能点就点,结果我们重温了很多梁静茹、SHE、陈绮贞的歌,太喜欢了。

于是星期一一直很累的样子。说好的午餐聚会推迟了,变成下午4点的茶点聚餐。是个很享受的甜点聚餐,我和洁雯还是会在很多事情上,第一句冲口而出的是一样的话,“那个是什么?”、“是不是xxx”,每次都觉得十分好笑。我们六个朋友坐成两排,我和洁雯坐在两隔壁,面对落地玻璃,在我们对面的晓慧很正经的对我说,“突然觉得你很白。”,我正想着为什么她会这么说呢,结果洁雯先说,“你为什么说完又看我一下?”。哈哈哈,让我想起N年前的“没有那么夸张”,我们都不是故意的,哈哈。

其实之前一直给自己心理准备,要过得平平淡淡也无所谓,可是因为一班朋友,通过不同的方式,还是能给我满满的开心。在正日凌晨收到的第一封祝福短讯(总之有诚意的什么时间都可以,哈哈),以生日名义特地带我出去吃好吃的,混在一起玩的,送礼物的,在我心里说真的,留下很深的感动。

可以细水长流的友谊,在一起就很开心的友谊,可以私聊可以单独交流的友谊,不被敷衍的真诚的友谊,对我而言是何其重要。能够察觉能够表达出来的,都很重要。

今年的生日,我要留一个愿望给自己,在心里。

Thursday, September 1, 2016

科学的哲理

上个星期开学了,这个学期有三个必修课。

这其中有一科叫科学的哲理(Philosophy of science),听起来就让我很期待,我原本就对哲理的学问很有兴趣。上星期上了第一堂课,果然很有趣。科学的哲理没有分对错,两百多年以来,很多人想要提出全面性的论点来诠释科学,可是各人说的都有弱点。布置给我们的功课,就是要写出一篇1500-2000字的论文,什么是科学?怎么分辨科学与伪科学(pseudosciene)呢?

不知道一般人是否觉得哲理是很无谓的事,就像问“天为什么是蓝色的?”,蓝色就蓝色,它就是这样,答完。可是从科学的角度,任何事情应该可以被解释的,或者说,任何可以被多方观察的事情,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不愿深入思考科学的话,就很容易陷入伪科学的陷阱。事实上,我们周遭充满许多伪科学的例子,例如什么干细胞美容产品、十天见效的美白效果,那些是凭什么论证的呢?我们为什么不该轻易相信?

于是这星期的第二堂课探讨的是论证的成立。科学家都有一个一致的使命,那就是找到一个理论(theory)能够解释万物。成立一个理论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这个课题上,科学家分成两派。一派是realism,他们认为无法被观察的事情其实是存在的(non-observable phenomena actually exist),例如Quark、黑洞(black holes)、electron等。在这样的观点上,科学理应是最接近正确的事实(science should be regarded as approximately true)。

Anti realism的拥护者则不认同这样的观点。一个科学理论不应该是事实。他们认为所有的科学观点只不过是目前为止累计(empirically)的观察结果。也就是说,如果有一天找到不同的观察结果,存在的科学理论就会瓦解。当一个Realism的拥护者说,“我看不见quark,但是它真的存在(经过庞大的观察结果所得的理论)。”,Anti-realism的学者会说,“Quark也许可以解释众多的科学观察,但是也可能是别的现象导致那些观察结果,而不是缘由quark的存在。”。简单来说,如果一个玻璃杯离地三尺跌在地板上,我们不能断定它一定会破碎,虽然以前种种论证都说这么高处跌下的玻璃杯一定会破碎,那可能是“玻璃杯”和“跌碎”这两个现象凑巧总是发生在一起。可不可以有另一个解释,玻璃杯会跌碎不是因为那样的高度,而是当玻璃杯到达某个速度,它会自动破碎?(当然会有科学实验证明这点不对,但是玻璃杯只是例子。)

至今还有很多科学解释不到的事情。几百年来的科学研究就像是盲人摸象,各学派的学者试着从他们摸到的大象部分来解释整体的现象,至于是不是正确的,时间才能证明吧。科学的哲理思考可能很无谓,但是能有这些认知很重要。至少在我们接受科学知识的同时,可以停下来想一想,这些都肯定正确的吗?

其实整个学期只有短短四堂课,也好,过多了消化不了。

Saturday, August 27, 2016

永远都在

SHE推出新歌了,叫《永远都在》,又是我不擅长的电音之类的曲风。不擅长的意思是难于接受,可是听过几遍后,好像还可以,至少,永远都在,是个多么美丽的词语。

最近某天无聊起来,上网查看一下紫薇算盘之类的算命。不看还好,看了真后悔。别说未来的事,它排出我童年以来的运气和经历已经让我觉得好悲惨,都度过了所以都不准。所以,可能古人的排算结果是真的,什么位置有什么星,但是网站只会个别解释,也许这就是不准确的原因,概括不到全面的星盘。再者,如果真的算出有什么没什么的,他们都算不出身在此刻的我们是否活得幸福。我觉得,这比较重要。

而如果一种熟悉和亲近,能一直都在,有所察觉时我会觉得很温暖,比在雨天时喝热可可,还感觉温暖。

Sunday, August 21, 2016

忙碌的地胆

刚刚接待广州来的亲戚,他们是我的姑公(称呼为姑丈)、姑婆(爷爷的妹妹),还有他们的女儿(不知道为什么叫我称呼她表姐,应该叫表姨。虽然她的年龄和我相仿,也不该叫得太老)、女儿的丈夫(叫我称呼他为表哥哦,不是应该是表姐夫吗?其实正解应该是表姨丈)和孩子(这个才是我的表弟吧,然后他叫我姐姐,真是乱七八糟)。总之就是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

他们来这里纯粹是因为今年三月我的爷爷嬷嬷去拜访他们,所以礼尚往来的也来做客。女儿女婿为了圆老人家的心愿,就尽量争取了四天假期一同前来,也没安排什么行程,都交给我们。于是我和姐姐大概敲定了一些行程,在我可以的范围里,拿了一天半的工作时间充当司机和导游,其余的时间基本上姐姐都是全程陪伴。

其实我们和他们都是第一次见面。还好大家的脾气相近,几天的相处完全没问题。表姐表哥(就是表姨表姨丈)很健谈,我们一路上几乎都在交流彼此的生活习惯,会不会去淘宝买东西、天气如何、读书如何、工作午休年假如何之类的。我们也交换了通讯,他们的社交媒体代号太可爱了,其中一个叫小小心,另一个叫阿尼陀佛,哈哈。整体上觉得他们的生活水平很不错,养老制度又好。

那个表弟才刚七岁,学钢琴学修养,所以除了看起来有一些忧郁(之后发现是假象罢了),其实是一个很活泼的小男孩。但是妈妈的管教太好了,只要妈妈说一声,他就停止玩闹。我真想学呢!(如何管教小孩子好像变成我目前的人生目标之一了啊)。在马六甲才短短相处,小男孩就给我和姐姐一个花名,叫“糯米糍”,因为我们的名字有“慈”嘛。一路上糯米糍2号2号那样的唤我(才发现为什么都不叫那个1号人物的(姐姐啊)?),我气牙牙的,可是一直找不到反击的词语(哎,总是学不会)。直到在一个景点,我和姐姐跟站在中间的他合照,他的爸爸拍完后跟他说,你的深蓝衣服站在我和姐姐的白衣中间,像不像黑芝麻啊?所以他之后都被唤成黑芝麻了。

哈哈哈哈哈哈。

过后因为跟小表弟分享pokemon Go的游戏,他对我的态度实在是大跃进。抱着拖着的走,还好修养还是很不错的。最后在机场,还给了一个很毫无保留的大拥抱。小孩子真可爱,这么容易就卸下心房,毫无保留地表达喜爱。如果我们还能再见,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们呢?

送走他们后觉得这几天好累,可是也有一些些空空的感觉。上次Bitna送走我们后,也说了同样的话。我上上次送走Bitna时,也有多一些的同样感受。嗯,这些是建立了友好关系的征兆,至少是好事,说明即使在世界各地的我们,只要想到那个地方,就能微笑的想起他们。

题外话,这几天也是奥运。突然我也很关注羽球比赛了。看到三更半夜的,实在精彩。

另外,地胆是广州人的俗语,意思是熟悉当地的人,地头蛇之类的。

Saturday, August 13, 2016

田馥甄,日常



反正迟早会做的事,我不急着做。例如欣赏这个专辑,田馥甄的《日常》。

突然点燃想听的瞬间是在前几天驾车途中,在车子里听到《馀波荡漾》。和上次她唱了好几个星期的《小幸运》一样,我在每天来回的车途中听了《馀》不止好几遍,可是就在前几天,突然觉得好好听,好有气质的歌声。

回家翻找一下,就是她的歌。

跟着顺序听过专辑的十首歌,几乎每一首都很喜欢。心思都放在歌里了,好一个日常!

就不说完全部歌曲了,只挑几首在今晚特别能拨动心弦的。

1. 《Love yourself 独善其身》 - 特别好听的地方在,“先善待~这身体,灵魂再相遇;先善待~这颗心,再懂别的心”。善待,待,带些慵懒的”待”,声调好听极了。乐器恰到好处,音乐迂回又轻快,好喜欢。当然,整首歌词的意境也多么有共鸣。

2. 《Your body speaks 身体都知道》 - 好舒服的歌,就静静待着听。喜不喜欢,心跳都知道,身体都知道。

3. 《What, where 什么,哪里》 - 很有一种,嗯,是民谣的曲风吗?洒洒脱脱的歌。

4. 《Soul mate 灵魂伴侣》 - 很特别的歌词哦,有故事内容就能容易想象。这样就是一个凄美的故事了。传说中每个人的身躯都只是盛载着一半的灵魂,于是都汲汲营营的寻找另一半的灵魂。灵魂遇到伴侣,不是应该很容易相认吗?可是这里是不被相认的灵魂,想来就觉得很伤心,很难过。

5. 《When you are gone 馀波荡漾》 - 原来正规成语没有“馀波荡漾”的。这是一首流行歌曲风,轻易就能喜欢(虽然我还是经过好几个星期的电台播放才惊叹到)。有一段的意境描述的特别动容:天上死去的星星,依旧在夜空闪亮,穿越千万年的光,陪伴在我的身旁。跟时间有关的守候,永恒,似乎都特别优美。

6.  《Everyday is a miracle 人间烟火》 - 正好说明这张专辑的调调,柠檬黄的乐观自在。我也是这样的,每天,一口什么一杯什么,温暖我;一盘什么一碗什么,抚慰我;一本什么一场什么,感动我,一首什么一部什么,震撼我。所谓的人间烟火,一点一点去发现与惊喜,能自得其乐,沉浸其中。

《日常》、《无用》《念念不爱》、和《慢舞》恰巧是我不擅长的快歌和电音,虽然如此,还是觉得它们的存在很搭配主题,一晚下来一直循环,不下五次。大概有一天,我会觉得这样的歌好特别哦,不随俗,不流于俗套之类的。

前几年Ella和Selina相继嫁人去了,让我突然觉得啊Hebe怎么了?(超八卦的粉丝心态)呵呵。现在身处大概像她们当年的年龄,反而看清楚了——才那么年轻,急什么急啊。而且,人生的道路不一定是只有一种模式。在这样的年龄,有自己的日常,活得好好看的,取悦自己,反而比较重要。身体发肤,自然有灵犀。

歌词是概念,音乐是态度,都是我的共鸣。

Tuesday, August 2, 2016

八月的开始

我忙了几乎一个星期了,有几天还半夜三点多才睡,终于在今天完成了对co-supervisor们的进展报告。

而当我越投入,越忙碌,越能感受这个研究课题的好玩有趣之处。我很欣幸自己还能保持这样的心态,不会厌烦,却还能喜欢,还能汲汲营营地找答案,该有多不寻常啊。

报告会议结束之后,我和他们一起去下午茶,他们顺便叙旧,我顺便“窃听”。他们这样的友谊让我觉得既新鲜又憧憬,可能因为身份或地位的缘故,话题总让我觉得,嗯,从他们的角度看事情,和我的视野不一样。我也希望在他们这样的年龄时,能够在纷纷扰扰的烦恼中,烦的是攀在这样的高度所烦恼的问题,交换的讯息是带着某种纯粹的气息,一种学者的胸襟。

有一段讨论到学生跳楼自杀的新闻,接二连三在发生在我们周遭。他们问我身为学生的心态,为什么要自杀?虽然我不太懂得如何才能绝望的走到这一步,可能是学业很压力啊之类的,我想说的是,如果一个人无法对自己的生活怀抱希望,他极有可能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今天他们是来给我希望的。和他们见了一面后,我的正能量又满满充电了。真好。

Sunday, July 24, 2016

暂时无处安放的

最近几乎每个星期六都有奥数的课,老实说这从早上8点到下午2点半的马拉松教学真有些累,可是每次总是在最后一课得到最好的心境和状态。那是五六年级的课,和他们一起上课,就像一起是学生,一起进行脑筋急转弯,一起解答有趣的奥数题。我总是回到以前中学学习Add Math的心态,只要能够解答到一题,就欣喜若狂。

这四个星期都在讨论比赛考题,今天要解答的最后一题是,“一共有多少个三位数的两个数码之和等于另一个数码?”,我们一起在白板上讨论,延时了20分钟,终于我算出了答案(暗地里偷捏把汗,班上的六年级生很厉害,还好比他早算到,不然谁该是老师啊。)。啊,就是这样纯粹的开心。

我几乎想要这样的工作了。挑聪明的学生,一同挑战迂回难缠的数学题,收入可以维持想要的生活,就够了。

可是我一定要做到我想要做到的那种能力,做过那些事,才用轻松的语调说啊可是我比较喜欢这样的生活啊。我心里既矛盾又迂回,孤芳自赏,这样才孤芳自赏。因此听到这样的评价,不以为然,却毫无反驳的证据。

可是为什么不可以有那种“愿意并肩,性格或做事方式不一定相似”的人呢?奇怪的女生,就比较不能得到认同是吧,可是我不寻求认同,不需要讨喜。暂时无处安放的,就在数字那里,锻炼理智、逻辑和淡然。




Sunday, July 10, 2016

下半年了

像是放了一个星期的假期的那种心情。

上星期日提早庆祝黄奕铭的生日,呵呵,中学时期就认识的这班男生朋友,就是比较习惯连名带姓的呼叫,不然会叫国语名,怎么也叫不出两个字的华语名字。原来我们已经有三年没有一起庆祝他的生日了,他日本留学也转眼要毕业了。啊,真好。

我们七个人一起唱k,过后剩下五个人吃蛋糕聊下午茶。两个节目都很过瘾。唱k的时候一直有笑料:我和ym隔着美凤交谈,故意在美凤唱歌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的大声谈,硬是把她夹着连脚都不能盘起来;雯娟唱Frozen的《For the first time》舞台剧版本,还有白话片段,实在太有趣可爱了;HonLim为雯娟的英文歌和声真是笑惨我们了,太厉害了,歌本来就没有和声的部分,他搭配到多完美;我介绍大家几首歌都唱不出来,苏运莹的《冥明》,和雯娟勉强唱一段,“蚂蚁蚂蚁搬回家、燕子归途,把气味丢村庄”,追着歌词唱到我自己笑;苏运莹的《野子》,和ym搭着唱,唱完后我都不知道哪里该是激动的chorus;李宗盛的《山丘》,开了伴唱让他们听,我就只会那句“越过山丘”而已。

过后我们借ym生日需要有蛋糕庆祝的名义,去Secret recipe吃蛋糕。我们好像隔了至少几个月没有见面了,所以谈得很过瘾。我很欣幸,这班朋友,是会互相守护、可以信任的朋友。

********************************************************
最近在金钱上体验了些许安全感与满足感。赚钱是很愉快的事。星期二晚上的一个见面,从他人口中听到自己值得的“身价”,给我带来了一丝丝自信。我可以仰望更高,自视更高一些。这跟我一向的视野不一样,一切都变得很有趣。

现阶段的我对许多事情有越来越多的疑问和思考。我参与过团体活动,接触过直销、保险,都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可以那么一心一意的信任团体或组织,可以心无旁骛地热血其中。我会认同其中所长,也无法认同其中缺点,更无法保持热情热诚。

我看古代故事,觉得有趣的是,在乱糟糟的战国时期,人们也是那样活过来的。那时候的才人秉持不同信念,有些坚持尽忠,有些志在四方。诸子百家,各家有各家说的好,几百年来却谁也说不赢谁,这是因为各家有各家所长,也有被攻击的短处。任何一种学说,都在极力排斥他人,但总有聪明的学人,在不断吸取他家之长,丰富自己。而君王,择一家为主,数家为辅,内佐王政,外扩疆域。

这放在现代也是一样通用。购物、理财、经营家庭事业,不也是一样道理吗?各种坚持自己的养生产品最有效,自家的理财配套是最好的,自家的团体最有意义,这些那些的宣示,每当我听出这些意思,就觉得清醒了。你要别人只是认同你这一家,或者我们因为某个短处全面否定那一家,都是不对的。

好吧,这些是看了中国电视剧《芈月传》的感想。这部戏太拖了,不得不跳着看完(不小心开始之后,好奇心之下一定要看完),最后还是在看到30多集后毅然决定看过百度百科的剧情算了,总共有81集。天啊,我无法慢慢看完。

Sunday, June 26, 2016

怡保一日半之吃为主之游

这个周末为了在YiDa回中国之前尽地主之谊,我们几个有个短而充实的小旅行。

星期六下午出发,一辆车五个人,刚刚好足够,基本上只要有Sarega在就能话题不断了。我最近看戏看太多,充满心得,哈哈,有些话题理论十足的和她讨论,什么婚姻、爱情、女人的角色和牺牲。说得煞有其事,其实会不会、是不是、愿不愿意,说的不代表以后真的会做。我只知道现阶段,只要是喜欢的,就怎么也想在一起的啊。即使不会天天开心,只要对方也能发自内心的一起维系,就能甘之若饴、心甘情愿,为什么要想成那么痛苦呢?我这个一定是叫做“针不扎到肉,不知痛”。

晚餐时分抵达怡保,就开启了疯狂的进食之旅。晚餐吃过小炒后,吃popiah、雪花Somerset啤酒、炒猪肠,逛黑黑的riverfront;第二天一早开始,猪肠粉、叉烧包、芋角、白咖啡、炖蛋、濑粉;然后参观几个山洞神庙,南天洞三宝洞,喂乌龟;新源隆的白咖啡、鸡蛋面包、印度炒面、娘惹糕点,对面店的蛋塔、叉烧包;逛二奶街;天津茶室的鸡丝河粉、鱿鱼雍菜、炖蛋、鸡蛋糕、Ambra水;奇峰豆水豆腐花;逛清心岭;兰姐非洲鱼晚餐。

真是吃到差点要吐的行程,我竟然连我最爱吃的炖蛋都难塞最后两口,对于之后入口的任何食物,基本上都丧失了品尝感官。所以我很佩服还能“大开杀戒”,还能吃得下超出一人份的他们。

是个突然成行的旅行,理由来得多实在,促成此行的Sarega也正好时机,大家都有空。我觉得一切都很奥妙,不是吗?像是吹风也吹不走的,关于我们之间的交错或平行,熟悉和自在。在时间面前,无论多久了,还是能让我很喜欢,也很珍惜,也很喜欢。

Sunday, June 19, 2016

《亲爱的翻译官》

最近看完这部《亲爱的翻译官》,全冲着它的人气高而开始看的。

很有趣的前奏,可惜到了21集后就可以停了,过后那是主角在一起后的事,都是那些老掉牙的未来婆婆反对、生病、误会、我为你好所以不告诉你然后你觉得寒心,然后分分合合的剧情。

无论如何,我还是跳着跳着的看完全剧了。真佩服自己。其实全冲着剧里优美的中文发音而忍不住一直在听,他们的对话遣字很特别有趣,好像中国话就是会这样特别精简,句句到位,听起来很津津有味。

当然剧中主角的魅力还是可以撑得起一下,黄轩和杨幂,我觉得他们真好看,呵呵。

第十五集有我最喜欢的一幕之一,因为有优雅的背景音乐,和优美的中文翻译。



我觉得最后一句好美好美。勉强找了软件把它截出来,放在这里。

所谓理想,是在获得成功、与荣誉之后,依然想为之奋斗的目标。

Tuesday, May 31, 2016

五月的最后一天

一顿聚餐,也有了很有意思的思想震荡。


现在的你会比起中学时的自己来得用功吗?还记得那时为了好成绩,是如何用功温习的呢?当别人认为考不好是这样的啦,没有天分啦的时候,你在放学后是不是继续加油,继续读书直到搞懂一切呢?

那时候有满满的学习斗志,有没有想过,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无所察觉的想偏,被当头棒喝了。

我突然明白,人生不论哪个阶段,都不要想着“安逸”。朝九晚五的工作、看电视剧、逛街购物、旅行、出去玩,稍纵之下就把心态也弄丢了。

有点像《Alice in Wonderland》的笨蛋,还好来得及听了不逆耳的忠言,我真谢谢这样畅所欲言的信任。只是我也知道,能不能、可以不可以做到.....自信是自己给的,对生活格局的要求也是自己给的。很多想法,又统统浮现了,真好。

你知道吗,桃花在三月开花的时候,槐树还没有动静,但是谁不爱它五月里的芬芳馥郁?

最后一句

Sunday, May 29, 2016

上坡

今早和朋友们打羽球。其实我一早就心里设定要爬山,换计划时觉得有些失望,可是真正打着羽球时,也喜欢这样的运动,也喜欢和他们这样的活动。呵呵。

午餐时大家又把话题放在毕业后的工作机会。最近我们的话题都是这样。回家途中我跟SH说,每次讨论到这个话题,我心里都会莫名紧张,因为暂时自己还不需要积极的像他们那样找方向,可是他们现在的困扰,感觉在几年后当我将面对时,会因时势变更,变成更艰深的困扰。

SH想了一想,说,可是你不也觉得(他们的)现状的选择也多吗?

如果喜欢教书就找教书的工作,喜欢实验就去做实验,喜欢公司文化就去尝试企业的工作。总有满意的工作。

说的也是。

我想起在韩国时,有一次在一个上坡的路,我和SH一边走,一边谈天。我那时的实验有些挫折,不经意叹说为什么要那么辛苦的把自己又丢进去学习的旋涡里,像一个深坑,又陷入一片漆黑了。为什么不要像其他人,在这个年纪就去做自己擅长的工作,哪怕是侍应或行政人员,朝九晚五,还有时间存钱去旅行。看他们生活就这样轻松,为什么自己不要如此?一边说,一边有些喘气的继续走上坡。

SH却说,为什么要和他们相比呢?

不是应该和比较厉害的人相比吗?她认识一些比我们走了更多路的人,在各种状况表现智慧和不屈不饶,就觉得想和他们向齐。能欣赏的人,为什么要隔着遥远的了解他们,而不是融入这样的圈子呢?

是啊,上坡的路,就不显得难走了。

摄于家里的太阳花圃

Monday, May 23, 2016

最近

生活有零零碎碎的事儿忙,使我既写不出什么,听歌也只听到旋律,不是歌词。

我想,这样就很好。

Dr Tam常常请我吃东西,午餐果汁或巧克力。这实在是我最大的软肋,只要有美食,我觉得我身处的环境就有多好多好,哈哈。实验结果陆续得到了,要等待的还在等待,需要提升的反而是自身的理解能力和破解能力。在实验室,我还是很被动的认识朋友,慢热又被动,可是某一刻突然connect到,聊了一个天,我又多了一个可以互相鼓励的同伴。

补习的经验让我肯定自己的学问。呵呵,虽然对象是小学生和初中生而已,可是也是一种经验啊。教学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控制班上的学生,要如何让他们只是注意你、敬畏你。只是小学生总是有脱轨的时候,有一次有个小女孩就那样无预告的哭着走出课室,什么原因?问也不回答,结果就是尽量安抚要她回到座位;某一次,另一位男孩眼红红的收拾书包提早离开,过后同学说他走去二楼了,不懂是不是要自杀.....什么东西?这么小闹哪招啊?结果叫同学们把他劝回课室。

就这样,有哭笑不得的时候。可是每当看到教导的知识被吸收了,就觉得很满足。有一次代课时,小女孩说她想要我教,或班上同学全神贯注看我解释时,这也是一种成就感。也有很多时候,我累了不想讲课,就和他们谈天,调皮的小男生问我会不会有生气的时候?什么东西?是不是很希望老师表现生气的样子?可是他很快的说,觉得我是那种很善良不会生气的老师。哎,真是被打败了,谁不希望表现一下生气就能控制到课室的秩序呢?

有一次,和一位孩子的妈妈,某大学的教授谈起了教学理念。说得我很兴奋。我理想中的工作,有点类似教书,却是倾向那种点燃兴趣或好奇心或求知欲的教学方式。像以前合作到一半的Leave a nest之类的团体或企业,是我其中一种兴趣的方向,想把重要的科学知识更普遍的传达给不同层次的人,就像金融知识也应该是一种常识。

我对工作的满足感来自于两个地方,一个是那种让身边的人学到东西的工作,另一种就是让自己学到东西的工作。而第二种,就是现在为什么要继续深造的原因。每当我从一个讨论或练习或共同实验学到某种知识,就能使我欣喜若狂。当我探索更多,会发现更多原来可以连接的点点滴滴,这样的发现是独一无二的,莫大满足。

在我还没有完成自我成就时,大概不会考虑完成他人的工作吧。所以,现阶段还是会追求自我探索的机会。觉得当人生走了一些路后,才开始教书,那时才会比较有资格。六年后我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呢?我期望那时的自己,既使为了钱生计,也要符合心中的理想。而且,未来那么远,谁知道明天发生什么事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我的梦境还是常常奇怪的唤起某些记忆,出现某些人。这真是奇怪的梦境,我常常醒来就这样告诉自己的。可是,这样的交叠现实,也未尝不是好事。至少当我我有改变了,心里想保留的自己,也没变。

与歌词无关,第一个想到的是这首歌。
他的歌还是很好听啊,呵呵。

P/S:这些天我并不是没写blog的,而是在赶着韩国的游记。昨天,我总算完成了,还加了不少图片呢,真要自我奖励一下,通常过了这么久,我会不了了之的,可是还好还是写完了。呵呵,真高兴。

Monday, May 2, 2016

劳动节的聚会

这个长周末,腕凌和雪妮兴致来访。噢,于是有了没想到的劳动节聚会。

重头戏是唱k。这次是我第一次在neway唱了6个半小时,可是并不是最长的记录,之前也是有试过。无论如何,这是我大概隔了将近一年后的唱k吧。偷偷觉得好笑的是,我们点的歌,我大多数都知道过,除了一些老歌和台语歌(反正也没兴趣)。我大概想一想,以前比较多的感想是,“啊,这首歌真好听”,惊讶中发现一首首好听的歌,然后觉得带着满满收获回去。但是这一次没什么歌曲有什么特别发现。所以,比较注意的是各人的唱腔,啊,还有发现了哪些歌曲是歌手实力展现才能hold得住,就像《任我行》,我看陈奕迅还唱得那么轻松。

唱k的话我知道我不是那个能够撑得住场面的人,呵呵,所以唱最多的自然是书毅腕凌和德峻。我听了一连串的《邓丽君金曲》、任贤齐演唱会版的一些歌曲,书毅德峻基本上专找那些能够沸腾的歌曲,或炒热气氛的搞笑,最后一首还是王心凌的《糖罐子》,因为太少女风了,德峻唱的,经书毅一提就整个很搞笑的感觉,“chocolate蓝莓柠檬的味道~”。

过后晚餐时吃了十分大碗的猪肉丸面,其实之前在neway点的午餐炸鸡排已经让我觉得很大份,第二天的云吞面也出乎意料的很慢才能吃完。我自己也吓到,为什么食欲变得这么小呢?其他人都是很轻松的吃完了。可是过后惊喜发现988的情侣DJ,噢,我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哈哈。


不知不觉,要见面要一起玩变成一件很难的事。所以,我很佩服和感激,愿意主动踏出一步,成就每次聚会的朋友们。惊喜总是好过期望发生。我们期待下一次的惊喜聚会吧!

Wednesday, April 27, 2016

车子修好了之有些“巧合”之一定是好的

今天我把车子拿回来了。算是两个星期的修理和处理保险事宜。

其实我的车子完全是由撞我的车主赔的,用他的车险。赔我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等他的保险公司直接赔给修车厂,另一种是用我的保险先赔,然后才从他的保险赔回我的保险公司。第二种是对修车厂比较方便的,他们用的就是这一种。

因为事发当天我就完全授权给拖车公司让车子拖去他们认识的修车厂,就在沙登新村工业区那里。爸爸原本的想法是,我的车子应该要由相熟的车厂修理,可是当时他联络不到那个人。我着急,跟着撞我的车主爸爸一起授权给现场的拖车人员了。

爸爸于是担心这随随便便授权的修车厂不会好好的修理我的车。通常无良的车厂会拼命赚保险的钱,可是零件却只给二手货,我们其实也无从知道。车子修好之前,我们也讨论过他们会如何修好我的车子。会不会为被撞过的地方重新镀漆,家人们也一致认为他们最多只会把凹的部分打回原形,这样其实掉漆更严重。这让我既自责又担心,又是钱钱钱是吗?也觉得生气,好个无妄之灾。

就这样,带着种种的心理建设,我今早去取车子了。前两次有接过负责人的电话,其实感觉是个满不错的人,愿意耐心解释保险和车子的种种状况。在现场,他也解释了我其实还可以得到一笔补偿金,补偿我多少天没法用车,是由肇祸车主的保险赔的。他也大概解释了赔偿过程。如果车子有问题,可以在14天内再送回去车厂,换过的零件,也有三年的保养期。

过后,他把车子驾过来。外表其实是闪闪发亮啊。其实,比我之前还要好看。然后试驾后,感觉大致上都还好。是不是良心修车暂时还不知道,但是终于拥有自己的车子了,这让我真高兴!

我把车子驾到大学,熄灭引擎,取出车锁匙。赫然发现,钥匙多了一个钥匙圈,是Lombok的贝壳!是谁在修车过程中挂上的吗?我的车子肯定原本没有这个。天啊,难免我自然的联想(请参阅《邻家女孩般的龙目岛之第二天》,最后三段),这是不是有些太.....诡异了呢?

是同一种类的贝壳无疑,花色是一样的 

无论如何,我姑且当它是好的,它做的种种事,只不过让我可以去韩国之前好好收拾行李,也让我的车子免费翻新。是的,我想得没错,就是这样!

晚安。

Sunday, April 24, 2016

都四月尾了

我竟然有将近一个多月没有在这里写新的东西了。

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很多时候,我常常假装,有个人,是你,聆听我怎么也抵挡不到的突然想法。

最大的一件事,是出发去韩国前一天,在回家路上发生了车祸。人没事,可是车子却需要被拖走了。那时是在向着跑马场的红灯前,我前面的罗里停了,我也在一段安全的距离停了,没想到突然被后面的车子一撞,我的车子也撞向前面的罗里。这涉及三辆车子的车祸,我们都没事,罗里也没事,第三辆车子是Proton Putra(我第一次知道Proton有这款车,大概每次都认错以为是Proton Wira),它只是掉了几个车牌字母,前盖弯了。我的车子最惨,由于撞了罗里,前面深凹进去,流水不止,后面被撞,防撞杠也凹进去了。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车祸,我一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总之就是一整晚的去了警察局报案和处理拖车事宜。欣幸的是,我们三辆车都是华人,感觉都愿意负责任。而撞我的车主竟然是一位才20岁的96年学院生,一脸懵懂,他的爸爸说他前晚熬夜赶功课,所以不专心驾车。什么理由呢?可是你能骂得出来吗,骂可以改变事实吗?无论如何,这也造成我提早放假,出发去韩国的当天,我待在家整理行李,准备给Bitna的卡片,算是不幸中的幸运?我只能这么想的。

因为原本之前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关于钱,关于PTPTN,关于学费,关于旅费,一波又一波的危机,幸好还有姐姐的帮助,还有琐碎的part time零用钱。四月头也正式开学了,我人生中新的一页,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变得要认真再认真,需要懂的东西很多,需要读的学的都很多,这也意味着,挫折和挑战也一波又一波的,让我看清自己的实力,其实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这些挫折和孤单,让我很想很想可以有个人,是你,可以每天每天和我谈谈,让我风花雪月也好,倾诉烦恼也好。可是越是这样,却越压抑着。因为,因为我明白,总不能聊以寄托罢了。

韩国之旅回来之后,后续的事还有很多,可是心情放松了不少。充电回来了,我也像是能够变得强大了。回想当天,车祸前几个小时,我的左眼眉突然跳得很厉害,像是验证了“左凶右吉”的眼眉跳的征兆,回想这样的征兆实在令我害怕,可是,终究会过去的,受过的温暖,和在乎,会使我继续坚强。

只不过是深夜未睡,借着情绪,一股脑儿写出来的想法。看看就好。

Wednesday, April 20, 2016

大田之第七天,爬山和疯狂购物

家附近的爬山
这天早上和晓慧吃了即食面后,出发去家里附近爬山。

我们避开了早上时段,因为有些大风,到了大概10点多才出门,那时Unni还在房间睡觉。可是她事先已经说明对爬山没有兴趣,所以我们也不打扰,留下纸条出去了。

是一座很轻松的山,沿途都有三三两两Ajumma和ajuhsi,所以感觉也很安全。

入口处的风景

我们走的是红色的路线

沿路

韩国人的习俗,把石头堆叠起来,是祈福作用还是美观而已呢?

我们沿途拍了不少照,来到半山,原来还会看到大田一偶,好好看。
半山,有一些摊子

继续走

看到风景了!

山上还有一个直升机的停泊草坪

再走一段来到顶端,有一个小平台,可以鸟瞰大田的另一段风景,是群山围绕着湖泊,好美的风景!
山上的电讯塔(?)

枫叶树

到顶了,有一个小平台

湖泊环山,该说些什么呢?好美。

顶点的资料,很容易到达,大概一个小时吧。
  
过后我们回到直升机的停泊草坪吃早餐,因为那里比较凉快。照片里是刚刚上山时派的蔬果汁,正好作为我们的饮料。

下山,那里有一座小佛寺

农耕风景

我们都在想,这是一个月多前,想都没想过的亲历风景。这样的意外太奥妙了。

而且,我也觉得,在异国爬山,更能体验当地的风景,下次有机会,应该每个地方都有这般经历。

爬山之后,我们在山下的一个罗里小摊子买了一个道地小食,那里有几个婶婶伯伯,好奇我们的身份,明知我们不会韩语,还是说了一大堆,大概是“来这里旅行,要好好玩哦,你们很好看哦”,哈哈。



*********************************
银杏洞地下街逛街 + 住家晚餐
过后我们回家简单梳洗,就出发去银杏洞地下街逛街。本着是最后一天的逛街,我们都"sai lang"了(豁出去了)。

地下街有很多便宜的服装,大多数都是W10000(RM35)。这么便宜,当然拼命的买。我们也到家里附近的超市买了很多零食和饼干。



总之回到家就是晚上大概8点多了。Hyeongbu为我们准备了亲手做的晚餐,有鱼、猪肉、蛋饼,还有其他小菜。好厉害。这是我吃的最开胃的一餐之一了。我们也喝一瓶白酒。不知不觉,我们在这里的短暂旅行就要结束了。矫情的话不会说,可是真感激Bitna的邀约,和Hyeongbu的爱屋及乌,让我感受到大大的殷勤招待。

美味的晚餐,为什么现在的男生都那么会煮呢?呵呵。

隔天早上我们乘搭火车直接到国际机场。Unni特地在火车站会合我们,送礼物给我们,陪我们到火车上。我很感动。
谢谢,一切的一切 ^__^



这趟旅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恰好让我们充电休息,每一天都过得很满意,很悠闲,很享受。我要谢谢Bitna和她的家人,熟悉的或刚认识的,都尽情的亲近我们,我好喜欢他们,好感激这样的缘分。

望着辽阔的天空,我期许,我们有机会继续互相来往,保持联系。有时候,这样的愿望,夹带一些悲观,也带一些希望。而我却是多一些希望的。

四月的韩国之旅,是今年最美丽的惊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