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 Petaling Street 2016

雯娟恰巧有两张票,她说,“要邀请谁陪我一起去听呢?”,想来想去觉得我最适合了,呵呵,我真高兴,我真的对这类的讲座充满兴致。

一整天的活动,一共有18位演讲人,分成八个部分,演讲主题的排序分得很好,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我觉得完全没有冷场。今年的主题是“敢动”,也是“感动”。所以很多演讲都很感动人心,呵呵。

这次邀请的人正在做的事情,都或多或少震撼着我。当我们在想着人生应该要安分的做工赚钱养家照顾家庭时,他们从自己开始,走出来,坚持做他们觉得应该,却没有什么人会愿意做的事。

第一个部分是关于美学(Aesthetic)。第一个演讲的是蒙如蕊 Monica Mong,她是某时尚杂志的主编。她的穿衣风格是依循两名时尚设计师的理念,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和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川久保玲是80年代出名的设计师,成立了服装品牌,“Comme des Garçons”,意思是“像男孩一样”。她在早期的服装秀发表一系列服装,刻意让模特儿不该臃肿的身体部位变得臃肿,例如后背、臀部,想表达女性不一定需要在这些部位变得苗条才是美。山本耀司则是一个简单风的设计师,他最喜欢黑色的服装,因为黑色最能看出设计的美。Monica通过这两位她喜爱的服装设计师,想要带出一个讯息,“你穿对了吗?”其实等于“你穿出自己了吗?”


第二位是许斗达 Dr Koh Doh Tat。他是美学和博物馆工作者和推动者。他的演说内容很像我认识的一位台湾作家蒋勳。Dr Koh想表达出马来西亚版本生活中的美,在炎热的午后,下午班的中学生还没上课,可以走去附近的湖,在树下躺下,微风吹过,听到叶子沙沙声,湖水引起涟漪,这是一种美。五脚基旁的小贩慵慵懒懒的,做生意的步伐也变得缓慢,可是这也是一种生活的美学,因为马来西亚的天气太热,人们找到一种舒服慵懒的生活状态。别人可能会说,这是“太懒”。可是如果我们用心观察,美,让我们在生活中找到可以善待与包容的地方。我觉得这最后一句说的太美了。



第二个部分是细心,同理(Empathy)。

张爵西 Jess Teong,就是《我来自纽约》的导演。她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回来大马后发现这里为什么和国外没什么分别呢?原来她说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联系。她看见餐桌上的小朋友总是看着眼前的ipad,大人也时时看着手机,她觉得“很生气”,于是写下了《我来自纽约》的这个故事。她把很多生活细节的东西写在剧本里,也想表达情感互动是最值得珍惜的事情。Jess 说话很好听,温柔的,她说她小时候看电影,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她常常会注意到电影主线以外的事情,例如打架的两位主角镜头周遭的事物,例如为什么客栈这么大却只有两个茶壶。听到这里我不禁偷笑,我也很像她,所以我觉得她是处女座的。


陈彦妮,她是电视主持人出身,十年前因缘际遇遇到一位麻风病患的老伯陈清河,请她帮忙找失散大半辈子的儿女,她于是试着用了很多办法——在报章刊登寻人启事、请媒体去采访这些老人、出书写出他们的故事、在马来报英文报免费连载书中内容、向政府机构申请查找资料。这些长期住在隔离地区的麻风病患者,如果没有这些报道和媒体暴光,我们只怕一直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吧。而能够一直默默做着这件帮助别人不见得对自己有好处的好事,像这样的陈彦妮真值得敬佩。


第三个部分是共创(co-creation)。

廖以淳是Photobook的CEO。看见他的头衔就想起家里姐姐堆叠做好的photobook,一大堆。他以前打拼都只是注重数字,要业绩一直进步就好,可是加入photobook后,开始注重人情的小细节。我才知道photobook不只是在马来西亚经营,事实上大马只占了25%的业务,其他的多数是美国和澳洲的订单。其实他们的列印成品不错,重点是价钱不会太贵,而且常常有优惠,所以我还蛮喜欢这家公司的。


陈志胜教授是UM的大学教授,专攻于电脑科学。这次他和我们分享关于A. 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迷思。我们大概一直以为A.I.技术是很远离生活的技术,像电影那样的机器人那么复杂。可是,我们生活中已经有很多很多A.I.的产品了,例如导航系统 Waze、通讯apps whatsapp、Siri。

今年年头有一件重大的新闻,AI打败了世界第一的围棋高手。这咋听好像没什么,很多年前AI也已经打败了人类的象棋高手呀。可是不同的是,象棋才只有80多种变化,围棋却有200多种变化,而每种变化中也能生出两百多种的变化,是相对来说更加复杂的棋类。AI能打败人类的围棋高手,是因为这个AI有新的突破——学习的能力。这样一来,有学习能力的AI可能就会像人一样,渴望自由。不受控制的AI很可能在要导航的时候,耍脾气不愿指示回家、或者要调节室内温度的时候,突然自己关机不听呼唤,或者其他失控的情形。可是Dr Chan强调,再怎么进步的AI都不会毁灭人类,因为真正会毁灭人类的只有人性而已。当我们在担心这个危机时,不如回头想想,我们有没有越来越依赖科技,会不会养成我们越来越懒,越来越离不开科技,所以只要A.I.耍一个小性子,就足以毁灭我们的生活?


第四个部分是拥抱在地(localisation)。

张吉安是乡音考古采集人。他走遍大马老社区,收集籍贯乡音、歌谣、文献、老人的口述历史等。他在现场呈现几个我们熟悉的歌谣,“la da la le da le dam bom”,“月光光”,各地的人们有一些歌词的差别。我真佩服他愿意付出这样的毅力,身体力行的记录专属我们大马的历史。


杨佳贤,阿贤人情味。原来他原本是engineer,读大学时得到企业的奖学金,条件是需要在那间公司做6年。可是他在做了一年后,被传媒公司录取成为主持人。当时他想要接受却又不敢接受,因为毁约是要赔钱的。最后他还是在妈妈的支持下转换跑道,结果做了十多年的主持人。他曾访问一位很出名炒炒粿条十分好吃的小贩,那位小贩的生意极好,口碑佳很多人排队,可是他也出了名脸很臭,原来他原本的志愿是成为设计师,却因为家族生意而做了十几年的小贩,“所以你说我高兴得起吗?”。阿贤引述这段话并不是要我们评断与比较他自己和这位小贩。阿贤是在这些访问过很多人的经历中,学到一个很重要的道理——“接受差异”,不要随便评断一个人做的决定是对或错,或者一个食物好不好吃,可能在我们的角度里,这个食物很难吃,不合口味,可是可能是别人最喜爱的味道。每个人做了不同的决定,拥有不同的人生风景,不置对错,开放的看待,就好。


第五部份是认知(realization)

洪武聪是一名建筑设计师,他的演说最幽默,全程十分有趣。很多人都问他的工作到底是做什么的,他用三个建筑设计的例子说明。第一个是要帮一家婚纱店设计门面,这个顾客的要求是,要比同排其他婚纱店来得大、来得高、来得豪,重点是要突出...可是budget不够哦。于是他反其道而行,其他的店都在比高比大,他决定把这家店的屋顶大大片的斜下,遮住整个二楼,然后,为了表现突出又不违规,他决定在门前种一排廋廋长长的树,树高二层楼,一楼高的树腰涂上白漆,晚上打灯时充满美感,白天也可以当天然遮帘。另外两个例子是关于在榴莲树下建房子和在山上建木屋,都用他简单的图画和幽默的讲述告诉我们。他其实想说建筑设计师其实就是解决问题的人,在一团乱糟糟的线团(个案和他们要解决的budget或建筑问题)找出一丝丝的线,然后再做出一个最好的方案,这就是他正在做的事了。好好玩。



马梁旗是一位专业谈判专家,不是面对自杀的人,而是帮忙企业之间的谈判。近年来活跃于义务协助非营利组织进行对外的协调,因此赢得“良心顾问”的美誉。他的谈判甚少“误判”,行内人称它为“马神”。他要分享的是这么多年的谈判,他是怎么做到减少“误判”的呢?其实他曾经在谈判过程中被对方唬弄过,因此损失了很多合约。所以,他发现有两点是要谨记的。第一个是“非常态”,谈判时如果对方做出什么不符合常情的事,那就要留意了,会不会那是他故意吓唬你让你知难而退吧。第二个是“资讯不对称”,例如对方的经理跟你说明天大老板没出席,可是第二天大老板却有出席,那么就要想想为什么对方要说谎(要你措手不及吧?)。因为那次的反省后,马梁旗很少再判断错误了,他给我们的建议是,多试试留意身边的人事物,看出什么是“非常态”的,什么时候“资讯不对称”,来练习我们的判断力。


第六个部分,翻转教育(Flip education)。

王怀乐真的很巧妙的是精通多国语言,一开始就以客家、福建、粤语、越南、韩语、日语、普通话等念出《登鹤高楼》这首诗。然后,他列出一个Table,说明世界上很多语言都是囊括在五个发音方法里头,只是分别在舌头放在上颚或牙齿那里。他一边说,一边示范,我却听得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好像都不一样啊。哈哈,所以之后他会有一个课程,有兴趣的可以去了解。


张宝幼是“创意数学”教育的创办人。她给我们即场玩了几个数学游戏,我们大人可能都被教育成只是懂得一个答案,可是她转来转去,引导我们发现更多的答案。如果小孩能够从小被教育启发创意思考,一定很受用。


第七个部分,共生(Co-living)。

Dr Eric Leong(梁国铭)相信在座的观众不会陌生,他就是那个国营电视台主持一个室内装潢改造的电视节目,幽默搞笑。现在他是The One Academy槟城校区校长。演讲时,他也搞笑的描述得到这个电视节目的过程。可是有一个亮点是,他原本不太会说马来语,刚开始录影时碰到很多不会的马来词语,常常要暂停录影。然后他没有捷径的,就每天都勤力练习阅读两份马来报,再找住家附近的打扫大伯分享新闻,就这样练成了流利的马来口语。嗯,这有些启发我,呵呵。

接下来是敢动三人组,他们每人会分到6分钟演讲。

第一位是刘忠万(Chris Lau),他从19岁开始背包旅行,甚至走访那些战乱国家例如阿富汗,慢慢的,他开始写一些战乱背后被忽略的故事,近年来,很多媒体都会访问他,并放大赞赏他的勇气。这次他站在台上,却没有分享那段让人惊叹的战地采访经验,而是在冠上光环之后,诚实的告诉我们他的迷失与未来方向。今年他才24岁,可是经过这几年的出走,可以看出来,他的视野让他变得不像同龄的人。


郑凤云(Aurora Tin),我是先在脸书认识这号人物。她很疯狂的在今年一月开始施行零垃圾生活实验,举凡有包装的用品她都不买,出门打包会带盒子(这个是我目前能够做到的而已)。因为这个生活实验,才发现很多东西其实不用包装也有地方在卖,例如鸡蛋、蛋挞(不附加蛋挞底的纸)、KFC打包她也试过,很疯狂可是看起来好像人人也可以做到了。


杨成伟(Jayz Yong)有一个正在进行的计划,“Endless Smile停不下来的微笑”,走进小镇,免费为人捕捉发自真心的笑容,让快乐延续与传递。看是小小的活动,可是散播着的是充满正能量的微笑力量。社会也许不需要这样的人,可是有他会更美好,不是吗?


第八个部分是韧性(Resilience)。

洪菀璐(Luisa Hung)是台湾人,嫁来马来西亚。刚开始她还没有融入这里的环境,很闷,于是她有一个消遣,就是到附近参加城市速写的活动,写生。慢慢的,在写生的环境中她和身边的人有了对话,加上她天生的好奇,她开始把更多的生活观察画出来,放在脸书上。过后,她把一年下来大马本土的各族文化节庆都画出来,而且还很详细的了解他们的祭拜过程和意义等等,出了一本书,《妈妈的田野笔记》。真是太厉害了。


演讲的压轴是这位极地跑者,吴少刚(Ng Seow Kong)。他就一路描述参加过的最冷(南北极)、最热(美国的死亡谷)、最长(西马从北到南)、最疯狂(Amazon 越林)、还有喜马拉雅山的马拉松。我才知道世界上最长的马拉松不是42km。这真是最有韧性的代表,也是敢动的最佳代表。


行程编排上,主办当局安排得很细心,早上精神奕奕,先来个美学的课题,午餐之后,来一段鼟乐团的中西合璧的演奏,下午,也有另一个乐团,Colour of Voices的acapella表演。每隔四位演讲者就会休息大约20分钟,礼堂外有很多摊子,也有一些活动让我们体验,演讲者也会穿梭这些摊子跟我们接触或合照,所以不会有冷场的时候。

很有意思的活动,明年我会考虑真正掏钱购票吧,呵呵。

台湾之旅

又一个充电满满的旅行。

今年真有趣,去过了三个国家,韩国印尼台湾,都是之前去过的。其实我很渴望能够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国家,尤其是欧洲。可是考量太多了,比起自己的想望,我更愿意保留假期和预算,和亲近的人一起出游。

比起我年年都出国,父母最近一次出国其实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以前总觉得自己要飞得多远多好玩就好,可是现在觉得带父母去旅行才是最酷的事,呵呵。我的周末愿意分给他们,我嫌人慢嫌人不顺我意的耐心愿意分给他们,虽然我的任性我的考虑不周还是不能自控的偶尔表露出来;我的旅资我的未来规划,一点一点的,会把重心考量都保留给家人。以前真是少不更事呀!哈哈。

这次的台湾之旅,整体上很好玩。由于考虑到他们的体力,我们早安排了旅游社安排住宿和交通,几天来的行程都是司机接送,除了最后一天的台北自由行。

星期四晚上大概11点才抵达台北,睡了一宿后。第二天,星期五,我们出发到苗栗的胜兴车站。所谓的景点就是一列火车轨道。午餐在一个猪脚餐的餐馆,很好吃,跟我们肉骨茶稍稍不一样的是他们的汤底,不像我们的会有药材味。然后就去日月潭了,到达已经是下午了。还好这几天的天气不错,看着乌云黑压压的往日月潭迈进,可是还是没有下雨,而且,我们在回程时还幸运的看到了大大的彩虹,横跨湖的这端,到另一端,完整的彩虹。实在太美了,我觉得能和他们一起看到彩虹实在是太美好了。



过后就去清境农场附近住宿。我觉得这个旅程最美丽的地方就是这里了。高原上,我们凌晨4点半出发去合欢山看日出。前一晚还很担心的看了天气预报,是有雾又非常寒冷的天气,没想到大概6点抵达合欢山时,映入眼前的是黑漆漆的夜空中露出一线清晰的红红日空,慢慢的,慢慢的熏染天色。这情景太美了。爸爸尤其喜欢,不断的拿手机拍照。可是合欢山还是很寒冷的,大概6-7度的低温,我们只带了普通的冷衣。于是妈妈和阿姨大部分时间都躲在车子里。我在瞭望台拍了又拍,手掌都冻得麻痹了,可是实在不舍得停止拍照。


回程中路过蜿蜒的山路,围绕我们的都是山,高山,铺满温驯的草地,像地毯,温柔的可以抚摸每一座山。我们停在一个山弯处,又下车欣赏景色。这里没有别的车子,天色已经亮了,也比较不冷。我鼓起勇气把一路好不容易带着的毕业袍穿在身上,和家人们拍了一些合照。这样子完成了心愿,真是...太感动了!呵呵。



回到清境旅馆才早上7点左右,那里的天气和景色也是很不错,可以稍稍看到不远处的山下。宁静又平静,我们都很喜欢这里。午间的行程是去青青草原看绵阳秀、马术秀之类的。我们都觉得只是看风景就好了,那些特意给游客看的什么秀,都只是一般而已。不过午餐很好吃,那里有一个特色美食是甕仔雞,真美味。


过后又是几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回到台中,晚上逛逢甲夜市。这是久仰其名的夜市了,哈哈。可以逛的东西真多啊,衣服的店一间间,特色的饰品、食物、手机用品,好多条街。可是家人们都不愿久逛,没逛完所有的街道,九点就要回旅馆了。我想要一个人逛也不给,为什么?啊,我好想要继续逛啊。

逢甲最喜欢的食物-明伦蛋饼
星期日,我们往台北的方向走,到达九分,吃地道的食物,我最喜欢的是花生冰淇淋包着薄冰,前后一共买了3个,都各吃一半!


然后平溪十分,放天灯的地方。很多游客都会买天灯,写祝福语,拍照,放天灯。想到那部电影《那些年》,那个场景,男女主角拿着燃起的天灯站在火车铁轨上,女主角的那句对白,“你想知道答案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是有多浪漫。可是我还是不想跟风的放天灯,自以为是的做这样祈福的事,家人们也对这件事兴趣缺缺。

之后就回台北了。一路上都乌云密布,可是就是下不出雨。我们到了台北101,在饶河夜市晚餐,就回去西门町附近的旅馆。晚上重游了我大概六年前来过的西门町,很多地方都不认得了,但是那里还是热闹依旧啊。如常,家人们对于逛街兴趣缺缺,我只好什么都没买就回旅馆了。T_T



星期一,是自由行。我们用一日悠游卡无限逛了很多站,touch and go,到此一游。首先是步行到龙山寺,我凭着印象找到巷弄里的胡椒饼摊子,还在,还很好吃,呵呵。过后我们一一去过了中正纪念馆、国父纪念馆、故宫博物院,都是他们喜欢的行程之一一。我们还幸运地赶上了整点换岗操兵的时间,妈妈还真以为站着不动的那个士兵是机器人,哈哈。我还穿插了去佳德饼家购物的行程,是妈妈和阿姨眼睛唯一发亮的地方,爸爸则是在门外无奈地等着。

过后就提着大包小包的去淡水。没想到我们竟赶上了日落,在捷运站就看见了,那个鲜红色的蛋黄,徐徐的落入河中。太美了。淡水夕阳后的老街也很好走,天气凉凉的,天空有一丝丝的淡红色、橙色,然后只有浅蓝色,黑色。



这里有一间卖鸡蛋糕的店铺拍了很长的人龙。贪好玩的我趁妈妈和阿姨选购铁蛋时立刻去排队。然后才发现这家店铺的对面也有一个几乎一样的鸡蛋糕店铺,也是有些人龙。搞笑的是,这家特别注明“本店绝无搬迁此事”,那家却在招牌上写着“我们已经搬家了哦”,闹双包,是故意的市场策略吗?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现烤蛋糕实在太好吃了。我们吃的是缘味那家,原味蛋糕。我们都好想多买几个带回家,可惜不能耐久。

“本店绝无搬迁此事”
“我们已经搬家了哦”
很好吃哦
晚餐赶回去台电大楼,和特意过来相聚的洁雯见面。她要过来也要一个小时半的路程,所以能见上真开心。她介绍我们这家鸡汤的餐馆,很好吃,尤其很适合稍冷的夜晚。这里附近就是师大了,以前我最喜欢的夜市就是这里。因为这里的衣服都比较好看,比较有品位那种,这次到访不比以前那么热闹了,可是还有一间一间的boutique,挂卖的衣服根本就像我在韩国看过的那些风格,我好想多花时间多逛逛啊,可是!还是只能走马看花后,回旅馆。

最后一天,星期二,早上去西门町逛逛,中午我们就出发去机场了。没想到机场里的food court价钱合理又大份又好吃,我们都吃了很满足的午餐套餐。整体来说,这是一个十分顺利,天气不错,没有突发事件,行程没误差,安排的刚刚好的小旅行。这里的食物整体上都比较便宜,旅游区的食物和礼品的价格也没有太夸张,合理,有些还真便宜。最让我开心的是这里的通讯网络,我买了5天unlimited data(台币300),可以与家人分享data,还能顺畅得让我可以在无聊的车程或睡前看了很多youtube节目。太好了,完美的旅行,完成。

这几天的出游,又让我有机会探索和长辈出游要留意的事项。

1. 一定要准时吃东西,不然就会出现暴躁的时刻。天啊,行程上很难免误差用餐时刻好吗?

2.厕所问题在台湾是不用担心的问题,在台北,所有的捷运站都有厕所,别处的景点也有很多厕所应付众多游客。

3.不用太执着于逛街购物,享受风景比较重要。

4.最好行程都是安排看风景,台北太城市。

5.可是也要有买手信的行程,因为要送东西给左邻右舍,亲朋戚友。

暂时是这些。下次还想和他们一起出游,泰国、中国、澳洲,大概是他们可以接受的国家。台湾也可以再来,就去台南好了。照这样子,我的欧洲之旅几时可以成真呢?哎。

五月的一些碎碎念

现在更新blog的频率真是越来越少了。因为要做的事多了,还有,书桌也变成在客厅,要写写心事也真难啊。 说回最近要做的事。 实验室说的最后一个步骤,好像有点拖啊拖啊的拖到最近4月尾才开始,然后还要研究看看别的小实验。有时候觉得做实验真的适合自己吗?好像总会兜了一个圈才真正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