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tennis

之前一直嚷着要跟威胜学打tennis,但总不了了之。这次难得pcy他们也叫我们一起去ukm打tennis,真好。

我觉得我们几乎每次聚会都有个很可爱的现象,那就是男女比率很平衡。这次我们有3个男生,3个女生一起去打tennis,刚好塞得进一辆车(可能是阿哥故意不去让我们塞得进一辆车?)。去的过程我们用了大概,嗯,两个小时才到达ukm。我们约好7.30am出门,结果一家一家的逗留来到9.30am才到那个tennis场。并不是谁的错,但好笑的是给那天的洁雯说中咯,7.30am出门肯定会隔两个钟头才到达。

结果那个时间的太阳超大的。但我们都有做点防晒措施那就是戴帽子了。难得第一次学习打tennis,我们也没太计较晒不晒照样在烈日下玩。我刚开始见威胜和pcy对打,觉得tennis不过如此。除了听到球声“俅俅”飞过空中特别强而有力,并不觉得他们特别用力打,心想应该像badminton那么容易打吧。

谁知道真正下场学习的时候才发现,tennis没想象中那么简单与轻松。女生打tennis就吃亏在力气小,球拍那么重,很难挥拍开球过网,而且来势汹汹的网球也不容易挡得到。结果我们学得好一阵子才能勉强把球打过网,但还未能二人对打。对了还有呢,从这次的学习看到他们男生的好噢,呵呵,尤其在教导晓慧时让我满是称赞的念头,换是我们女生,什么时候对他们那么体贴备至?呵呵,真谢谢他们。

回家后觉得还好,可是第二天洗脸时突然发现明显变黑了,而且脸颊有点晒红了。哎,难得在假期足不出门恢复的白皙瞬间没有了,不要这样啦...

晚餐聚会

晚上我们一家人去大道东酒家晚餐。这是从我打工后就一直想要进行的计划,但几个星期来,不是因为我要去camp而不得空,就是因为姐姐没回来,结果拖至今天。我之前还懵懵懂懂不知道有这个家庭聚餐,还答应了kumhing出来f1聚会。结果半天下来坐立不安犹豫不决:我两边都想参与。

还好我们的晚餐进行得早,大概傍晚六点我们就出发去大道东了。享受了一顿美味丰富的菜肴后(强调:我们已有很久没去大道东了),时间还很早,当我去会合kumhing他们的f1时,他们才刚坐下来还没开始叫东西吃。

继上次neway gathering后,我感觉很久没见到洁雯他们了,几乎有一个礼拜了吧。不知道为什么,在家又不是没有消遣,但就是很想见见他们谈天说地。哈哈,感受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对了,这次很齐人呢。我来过f1几次了,每次都是跟他们来,这感觉就好像在这个地方,时间并没有留下痕迹,我们依然是我们。

整晚下来没吃东西的我就一直在讲话,哈哈,跟他们谈天对我来说永远是不够的。有一点想提的是,我越来越觉得啊跟tch果然是“同乡”,我们总有很多微不足道的小事有一样的想法,最大安慰是他的广东话跟我差不多,小毛“炉”和绝代双“蕉”,哈哈。

手信

ding dong ding dong...圣诞老人派礼物...

姐姐这个星期回来就好像个圣诞老人,她刚去了曼谷几天,带回来人人有份的手信。哥哥和小叔叔各有一件t-shirt;妈妈玛玛阿姨呢分别有手提袋;她也买很多件可爱漂亮的小可爱给我,呵呵,在这里买可是要至少六七十令吉,但在那里才不过二三十令吉一件。

其实最重要的是那一大袋大包小包的零食巧克力。泰国出名花生吧,因为姐姐买了很多不同的花生,我最爱吃的是包着蜜糖的花生,甜甜的很好吃。也有两盒我们很爱吃的蜡笔小新熊仔饼,有看过《蜡笔小新》的人懂吗?就是那六角形的青色盒子熊仔饼,这里越卖越贵,我们已有很多年没吃了,但在泰国买会很便宜。还有一些这里没有卖的巧克力。

我的姐姐呢,是享受派的人,工作是为了享受生活,有时候也会影响到我对生活的品味。我最喜欢跟姐姐去逛街,虽然现在几乎没法跟她好好逛过街,但是跟她逛街的乐趣,是任何人也匹较不了。

星期二事件

今天例行去看牙医了。每次看牙医我都面对一个问题,不懂什么时间去比较好。晚上去很多人,星期六很多人,平时下午去也要等几个人才轮到自己。所以这次选在早上去,还好可以准时轮到我。

看完牙医之后,小叔叔带我去找爷爷吃午餐,丰富的午餐。过后又和爷爷去新开的oldtown下午茶,哈哈好像变成我们的习惯每看见一间新的oldtown就想去试试,因为每间冲泡的白咖啡的味道总有偏差。说来就好笑了,人家说绑牙的人会吃不到食物而变瘦,可是我完全是个反例子咯,刚去牙医那边弄紧拉绷牙齿的铁线,我可以立刻接着大吃大喝。哎,是坏事啦。

期间其实我也顺便去找久没见面的叔叔(不是小叔叔)。叔叔是个很忙碌的生意人。距离上次新年聚餐后,直到现在才再看见他。在办公室的房间见他,他正在休息, 说是有点头痛。其实真为他心疼啊,老是听说他头痛的。我想起前几天去看小表弟也有同样想法,那才一岁多的小孩,常常呕吐,我一直在想该喂他吃些什么才能吸收营养。很恨自己没什么营养保健的知识可以帮到他们,如果我读营养系,会不会有这个能力呢?哎,又在想念那个梦想了。

帮不到叔叔,可是他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强心剂。先是闲聊,在放假啊?读什么啊?有什么就业机会?会不会继续攻读(master)?对了,就是说到这里,叔叔突然说:“那不是去新加坡继续读咯。”,我说我有这么想过,毕竟master阶段想去别的国家闯闯经历一下,又笑说,看哥哥咯(会不会资助我升学),想想觉得不能靠他,又说希望争取到奖学金咯。叔叔这时说:“不用担心,畀心思读,最多那时叔叔供你读(master)。”

哈哈就是这一句了。虽然可能是说笑,可能到那时他已忘记这个承诺,但这一刻我却是很感动的。在我为学业往前冲的时候,至少有他作为后盾给与帮助。这就好像铺在身边的垫褥,随时垫着我。这句话也给了我用心读好大学的力量啊。快开学了,这样的鼓励来得真好。幸福ing...

Zettai Kareshi 。絶対彼氏


我在家一得空就会上网找戏看。最近喜欢上日剧,随意在crunchyroll挑了这部《絶対彼氏》(absolute boyfriend)。

没选错电视剧。女主角很可爱,她的可爱在害羞的时候更是表现出来了。两位男主角也不错嘛,被赋予的角色性格很让人喜欢。剧情说女主角riko在爱情频频失意,被选中试验某公司最新产品robot lover,被取名night。过后那个robot越来越出奇意表,竟能自行产生人类的情绪和思想,并对riko表现坚定不移的爱。可是riko一直只当他是个电器产品,并且渐渐喜欢和她一起奋斗的老板soshi。最后,最后怎样了?哎,我就是看到这里很着急想看结局啊。据说会很感动。也对的,虽是robot,可是也是有感情的啊,那么无私的为riko付出,难道就因为是robot就被逼退出吗?

这个故事应该主要是告诉我们,不要乱乱制造所谓的robot lover,人是受不起这种似真非假的感情。如果真有如此的技术,不如制造robot servant, robot love finder之类的,这样的robot既任劳任怨,又不会吃醋,比较好。哈哈。

值得一提,这部戏的主题曲很好听呢。旋律轻松愉快,经翻译后的歌词也意思很好。

neway+电影之约

第一次来到leisure mall的neway。在这里唱歌果然比greenbox好,我喜欢那大大的荧幕,还有超大声又不怕吵到隔壁的音响。但唯一的坏处就是比较贵,也不能任吃任喝。

这次算是我们假期以来比较齐人的一次,好像也不是哦,少了雯娟淑莲展豪清胜。算起来上次雯娟生日比较多人。哎,也没什么需要强调的,反正这一次我们还是能有那种“浩浩荡荡”出游记的感觉,哈哈其实这种感觉很好,人多的话特别容易把当天的兴奋值拉高。

说回在neway吧。我们的音乐开得超大声的,而且麦克风也很大声,即使我们在旁很大声的跟着呐喊合唱,那音响发出的音乐歌声还是可以大大地盖过我们这些没有麦克风的声音。当然我说的是那些音乐性很强很rock的歌曲。这种情况其实大大的合我意,因为经过那么多次清唱被笑后(T_T),我现在很享受没有麦克风在嘴边的和唱,可以喊大大声发泄情绪,又不怕走音,。

Yoke ming的生日提早在今天帮他庆祝。有一幕很好笑,kumhing 私底下出去叫工作人员可以捧蛋糕进来了。过后一位工作人员进来房间想确认多一次,刚好yoke ming走过去告诉麦克风没电的问题,结果身为寿星仔的yoke ming就被问:“请问蛋糕要现在捧进来吗?”哎呀,什么惊喜都没有啦。

这次为他庆祝的蛋糕是从secret recipe买的chocolate fluke(没错的话),我个人觉得一般,味道有点单调,因为听到是secret recipe会期待吃到它出名的cheesecake或比较多层次的chocolate indulgence之类的。(哈哈本人还没嫌,我在嫌什么嫌?XP)

然后蛋糕的表面题字也让我觉得有点好笑。房间有点暗所以我看不清那些字,中间有个大大的“I LOVE U”,右下角我看成是“-neway-”。那时我心里想,哇,neway也太好服务吧,还会在生日蛋糕题字表示祝贺,不错么。把这想法告诉洁雯后才搞清楚,那“-neway-”其实是“-wong-”,我赞错neway了。但这样题字还是让我觉得很奇怪,好像是“-wong-”自己跟自己说那“I LOVE U”。不过整体上那些字写得好美,尤其是衬托了一个很kawaii的糖果女孩。



唱K之后我们直接转场去jusco看电影。那时遇到正在工作的雯娟。哎雯娟,我想你也来嘛...对了想说说那部电影--get smart。那个男主角很面熟,不懂是在哪部戏看过,或是像某个看过的男艺人?女主角是当年那个《princess dairy》的公主,这部戏的角色比较辣比较成熟了。讲的对白有些很浅白,所以有时候我不用看字幕就先笑出来了,哈哈,看戏之前我都不知道这部戏是这么好笑的。不错嘛,符合我们今天的心情。

看戏之后我们就散了。其实我们女生还很想聚摊去yamcha,但在某些原因下还是没去成。今天之后美凤和yoke ming将回大学了,也很少能见到紫绮,依依不舍啦~

溜冰

突然收到tch的sms,原来今天刚好他的课被取消了,想叫我们去sunway溜冰。正合我意呢,我一直很想出去玩却叫不动大家。

经过一番的折腾后,我们总算来到sunway pyramid。星期二的下午,溜冰场上并不会太多人,真好,太多人的话刚清场洗过的冰地会很快又积水。当我穿了溜冰鞋踏入溜冰场的那一刻,突然就有些后悔了,这溜冰对我来说,是个还没克服的恐惧。才划了一小段路就觉得脚软,哎,一点都不好玩。

可是看大佬他们溜得又快又享受,就很想快点学会像他们一样尽情溜冰。我又像上次那样,当我乌龟般拖着溜冰鞋蠕动,朋友们一次又一次的经过我的身旁,一个接一个的传授秘籍。“你的脚要抬起来”,“你的脚要左右划动”,“好像走路那样”,哎,这些我都听了一百遍了却还是抓不住窍门,还是不敢放胆试试所谓的“把脚抬起来”。

但这次比上次进步啦,至少有几次我敢把脚抬高5毫米才放下,到后来也很顺心的溜了一小段,只是身体还是战战兢兢的,还没到完全放开的阶段。下次吧,我跟自己说,下次一定可以学会的。我很想试试快速溜冰的那种快感啊。只是希望下次可以早点来,让我溜个三五七个小时,哈哈。

对了,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溜冰鞋的问题,这次和上次一样,我的脚环处被鞋子顶到同样的地方,很痛。但还好这次有穿厚袜子,保护我不像上次那样脱皮流血水,只是按下去会有瘀痛感。想想,溜冰真是个危险又容易受伤的运动,也许这是有些朋友对它不热衷的原因吧。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很爱掉眼泪。不是哭泣,也不是流泪,而是一种无声的掉泪。日常生活里,我常抓不出生活细节上的感动--知道那是一种感动,却说不出来。于是宣释出来的方式就是在文章里,电视,歌词等找回那种感觉,慢慢被引导隐藏的情绪。

一颗接一颗的,先是凝聚在眼睛边缘,渐渐承受不住重量,嘶一声掉落在脸颊,温热的,划过。其实掉泪的感觉很好,总觉得这是在洗涤疲倦的心灵。我喜欢故意不眨眼的撑着眼睛边缘的泪珠,让它停留久一点。

记得有个朋友说认识我这么久,看过我的所有表情,开心的,生气的,但从没看过我哭泣,也千万不可让他看见。我想说的是,我绝不会在人前这么做的。为什么这么肯定呢?因为只有我知道,我的情绪反应很迟钝的,哈哈。

nando's聚会

终于今天约了图书馆三大学长出来了,哈哈。算来我们有很久没见面了,可是见到他们时却没有感觉生疏,可能是因为平时在blog还能交换彼此的生活近况,就好像我们从来没有失去联系一样。

我们先约在popular,在找餐馆时遇到难题,原本想去的两间餐馆都不知何故没有开,结果我们来到nando's。这让我有点心理不平衡哪,为什么要山长水远来到茨厂街?罢了,反正没试过这间nando's,可能也是要在这间精致的餐馆才让我想点了特别的餐单,一饱眼福。

我觉得啦,我们四个好友还是不要一起出来见老朋友。我们很无可避免的见到彼此都想要讲很多,结果讲啊讲啊很容易就忽略了别的朋友。就好像很久以前跟冰瓦约在midvalley那次,还有跟倩仪那次也有点前蹈覆辙。这次呢,还好啦在nando's我们七个很自然的就打开话题,没有所谓的冷场,就如我刚才说的,就好像我们从来没有失去联系一样。但是在子康车上那段时间我会觉得有点好笑,我们四个女生真的有很多话要跟彼此分享,所以一路上噼叭噼叭的,坐在后座的我们超吵的,真有点不好意思,可是他们应该不会介意吧。哈哈。

对我而言今天的聚会过得很不错,很尽兴。希望我们还会有下次的聚会,最好是那种共同进行什么活动的聚会,例如做蛋糕,制造多些共同的回忆。

育华的华乐演奏


晚上去育华中学观看华乐团的演奏,因为我们的“大佬”也有份演奏。我是第一次观赏这种演奏会。以前小学的时候,因为本身是乐队,每次有什么表演我都是里面表演的其中一份子,现在才发现,我从来没有用过观众的角度看乐器演奏。所以这次啊,算是一偿我的愿望。

去到那里还好赶得及演奏会的第一曲子,《黄河击浪》。其实我不会听音乐感受意境,只知道音乐时而冷静时而澎湃,应该就是海浪的意思。前面的几个曲子,我觉得我在观赏时犯了一个错,那就是只用心看,却不是用心听。我就只是留意指挥的手部动作,眼花缭乱,而忘了留心听出不同乐器发出的声音。到了最后几个曲子,突然来了几个男生坐在我前面几乎完全档着我的视线,不知道怎么办我干脆闭着眼睛听,却清楚听出悦耳的敲铃声。才留意到台上右边后排立着的,很多小“铜锣”。就这样,因为演奏的乐器太多,有些很容易被忽略掉。就好像演奏完毕后指挥老师介绍各种乐器组,我才看到古筝也躲在里面。

有些外国的曲子用华乐表现出来显得怪怪的,总觉得好像不够张力不够澎湃,像是《canon》和《风之采》(风中奇缘的歌曲)。有些曲子演奏得有点乱,好像一个乐器在追着另一个乐器的节奏。毕竟演奏的多数还是学生,所以整体的表现呢,还是很棒的。尤其是音响,即使我们坐在后排音乐还是非常清楚。

演奏会之后我们六个同车的齐去吃夜宵,十一条石(batu sebelas) 的大树大炒。又是一番滔滔不绝的聊天。呵呵,很喜欢这样,我们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第二学期的成绩

才放假不久就有朋友告诉大部分的成绩结果,所以虽知成绩在6月13号公布,却没有焦急等待的心。就这样毫无负担的来到这一天,上网查看只为了再次确定朋友的消息准不准。嗯,比起第一个学期,这次大大的有进步,得到这样的成绩,会有“努力终于有回报”的感动。还好啦,不会太开心,因为距离我1st class honour的目标还远,我算过了,如果我能保持这次的水准,至少要在下两个学期须再努力。唉,好后悔自己在第一个学期梦游般的度过,没好好读书,那时大概不知道,才一时松懈就要花三四个学期补救。无论如何,希望能渐渐迈进这个目标,毕竟读的科目会越来越深,要保持水准不是说说就可以办到的。加油吧!

结界师




刚看完52集的kekkaishi结界师。上个月在晓慧家知道这个动画,因为假期无聊才在家追看。但是看下看下,觉得这部动画不错,反正啊,我很久没看动画连续剧了,看这类有特异功能的武术者对付妖怪的日本动画,天马行空的除妖功能,还有那些夸张搞笑的脸部表情,很有新鲜感。如果真要嫌些什么,那就觉得说他的画风不是很稳定,有时候人物的侧脸画得不像,有时脸长有时却很扁。

原本不知道该从什么管道观看这部戏,但误打误撞竟让我发现一个blog提供kekkaishi下载,而且是直接下载,比bitcomet的快很多。就这样我省了在线观看等待的时间。

末日の地带

苏打绿

在某个论坛发现一首好歌,也才认识到这首歌的乐团。我在之后和朋友们分享,不知道的和我一样只听过乐团的名字,但听过他们的歌,都非常欣赏他们的音乐。我最喜欢他们的两首歌,《小情歌》和《无以伦比的美丽》。歌手是个男生,但声线温柔的像女生。音乐也很美,简单但细腻,很容易就打动人心。还有他们其他的歌我也喜欢,像《小宇宙》,《迟到千年》。我纳闷为什么之前从未听过他们的歌。

很好听,很好听呢。



灾难实习营

刚去了三天四夜的灾难营。刚开始没想过要去,但是五月初回去第五分队,被队友们劝说几句让我很快的改变主意要一起跟去这么难得的灾难营。

呆先生一直说难以置信我会参加这个camp,因为我一向对外表明我不喜欢camping,即使有些camp有一大队朋友参与,我也无动于衷。但这个camp不同,五月初在第五分队我得到的启发是,如果这次我再不参与这个灾难营,以后可能没机会。灾难营里面有一个考试,是红新月会的初级文凭之一,如果不去考好像不算个合格红新月会会员,所以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再者呢,灾难营不是每年都有,这届和上届相差了整三年,我错过了这次,下次不知道是几时了。然后,很难得的这一次报名有很多是我认识的队友,如果我这次不参与,下次可能在不认识的任何人的情况下才得以参加。况且有那么多认识的人一起去camp才好玩么。

几天来的活动我最喜欢的是mass cooking。不上过课我都不知道,pbsm 在灾难发生时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准备食物给灾民。我负责的部分是洗锅。原以为只需随便冲水就算洗干净了,但这次我们用的锅子可能太久没用了,几乎整个锅子表面生锈,我们需要去河边拿细沙来磨,作用相等于那些磨沙纸。锅子很大而且锈迹要很大力才会脱掉,我们换了三四次的沙子才能把锅子从褐色磨得银亮亮的。

煮菜的过程也很有趣,我们队友虽是第一次住这么大分量的菜,但还能煮得有型有态,还色香味俱全呢。这餐可以说是我们在营里面最丰富美味的一餐。听说我们在中秋节也要再做一次mass cooking,我希望那时我也能去。

在这个营里也认识不少新朋友。总觉得他们每个都是我的学习对象,有些人让我认识到积极的生活态度,有些人启发我做事的认真。从他们那里我反省自己,会觉得惭愧,我虽说比他们早加入,但我这个senior什么事情都不会都忘记了,反之他们很用心的学习和练习。当然也有些人让我们都觉得...嗯,怎么说呢,不能说是缺点,但性格上有点...过火了,但是这种过火在某种情况下是很可爱的。像是那句“我煮的菜好香噢”之后男生们很假却又很热情的鼓掌;还有另一位可以当professor跟我们分析什么jabatan什么pasukan什么程序什么任务。

总结这个灾难营很不错,行程不会太紧凑但也不会太松。很好的回忆。

雯娟的生日

晚上应邀去雯娟家的小party。工作的时候一直记着这件事,因为当这天终于来临,意味着我的工作结束,可以恢复悠闲的假期生活了。

白天几乎睡了一整天,补充连日来的睡眠不足,所以庆祝会设在晚上正是刚刚好。也没搞什么游戏或安排什么活动,我们一班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偶尔看看电视,已经足够。

四川不哭

四川的灾难,牵动全球人的心,而大众书局也好心做善事,将书展其中得益捐出去,姑不论他真正动机有没有这么单纯,能够身体力行做善事,始终是值得嘉许的。

在书展最后一天赶出一批《四川不哭》的义卖精装本,可以说很精美的排版,才卖rm28。大众书局将把这批书的所有收益捐给四川地震基金。也有摆一些在我的counter前,随手拿起一本来看,整本书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封面,写着“我不哭,我只是在掉眼泪”。说得很对啊,看见报纸每天更新四川地震的最新消息,有激励人心的也有让人惋惜的,看着的时候,会不知觉地掉泪。不是在哭啊,只是泪水悄悄流出来,说出那种感受。

可是那天我没响应买书赈灾也没直接捐款,因为带不够钱,而且...我本身也很惨了啊,接近收工时美玲再次跟我确定我是亏了rm60。之前我不是写说亏了rm50,其实是rm60。唉,要说前因后果一匹布那么长,原本我想用整篇blog发泄,但是隔天冷静下来觉得,错了就是错了,又何苦执著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那笔钱,就当作捐给大众书局四川赈灾基金吧。

在慈济旁边听电视机播放证严法师的演讲很多天了,她的话十之八九都会背起来,这时浮现在我脑海的是他说的一段话:“受灾难的人,苦;有亲人埋在地底下的人,苦;声声的苦嚎,好像宇宙在飘摇,多么令人惊心动魄啊...”

当cashier的心情

最后一天在书展当cashier。之前一直埋怨说当cashier吃力不讨好,可是这几天工作,渐渐发现当cashier的好处。例如可以每天在顾客换钱时接触不同的书,如果我当exhibition的人,可能就发现不到这些不起眼的便宜好书了。也可以接触很多朋友,空闲的时候三五个围在一起自然有很多好笑又有趣的话题,很好玩。我一直有错觉,觉得不是在工作,而是像在学会帮忙搞个活动,因为就连阶级大过我们的supervisor们也会和我们玩成一片,十分融洽。还有我觉得cashier虽说要背负可能算错钱的危险,但是整天的工作只是按按键擎数下钱钞,比起packer或exhibition的职位工作来的轻松多了。被选中做cashier,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今年的生日

距离上次的文章又过了两个多月。 七月时,对于自己的学业还处于七上八下的心境,很多进度做不了准,心里很不踏实。一次朋友聚餐还被苦苦相逼要不要年尾相约去旅行,旅行什么啊?!论文几时要交我都不知道,我心里慌得很,更多的恐惧在于怕要重复上次硕士期无限展期的恶梦。 但是七月尾重新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