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12的新年

不知不觉一个星期的新年就过去了,呵呵,过得很快也刚刚好的充足。踏入第25个新年了,还好还是会有过年的气氛,而且每一天都过得符合心中喜欢的快乐。

今年的新年,最特别的是什么呢?嗯,莫过于和自己玩一个游戏--“数数有什么是不能吃的”。因为手臂的烫伤,为了避免留疤和恶化,有很多东西是不能吃的。这几天我才终于发现鸡蛋、鸡肉、海鲜、黑油、酱油等,出现在新年的大餐如团圆饭、新年的糕饼小吃里的几率是多么高啊。我其实也有点乱戒口,举凡稍微有点像发物或黑黑的食物,都不愿意进食。我还记得叔叔清吃的豪华宴里,大鱼大肉,我却只是吃另外点餐的小碗鱼粥。嗤嗤,是不是有点可怜呢?

初三也不小心感冒了。过后进而变成伤风和咳嗽,这样一来,冷饮如汽水ice cream甜品我也不能碰了。这个新年,大概是要教会我如何“见食物不是食欲”吧,反正我真的也没胃口吃什么。这样也好,虽然我很喜欢吃东西,可是因为这样的状况而使到这次新年反常的没什么进食,而得到一些对身形的称赞,倒是很好的补偿啊,也让我窃窃自喜,哈哈。

这个新年另一个特别之处是,我们家人变成了电影迷,整个星期几乎每天,看了四部贺岁电影。更重要的是(对我重要而已),四次看戏有三次是我给钱的,我要歌颂慷慨大方的自己,哈哈。《i love hk 2》(这个很废呢,我最受不了那段借《那些年》的桥段,看到想喊出来啦,却也无可否认很爆笑)、《Ah Beng 心想事成》(不错,有笑有意思)、《八星抱喜》(出乎意料的正常剧情,我原以为会很无厘头的,整体上不错,也有好笑的)和《大魔术师》(看魔术表演,也不错的)。想当年daddy mummy很常去电影院,他们一定也喜欢看电影啊,下次如果有适合合家观赏的电影,我想我知道怎么做了,呵呵。

新年的特定节目:除夕的团圆饭,一如往昔。也许家中多了一个小乐乐,大家显得特别忙碌,和热闹。过后也在门外玩一些小烟花。年初一去拜年,感染每个人的新年喜气。年初二亲戚来访,是我们家最热闹的一天。这天我们家有自制的捞生,孩子们在客厅玩牌吆叫(总是有刺激的牌子交战),媳妇婆婆就在厨房切丝准备材料,全是天然食材;薄脆是事先自家炸的;鱼生是在早上买的新鲜蛟鱼,切片后用郎酒和一些调味料搅过,就是新鲜的鱼生片了。我小时候不懂得欣赏,现在吃起来懂得享受了,每一口都是细工慢活的成果啊。可惜今年不能吃,有花生碎嘛。

团圆饭
捞生


新年也有几次的朋友聚会,这些节目穿插在家人活动之中,总是刚好在很适合的时候。聚会因为有了外地回来的朋友而显得更有意义。很喜欢听雯娟说她的台湾点滴,也很有趣的发现她不时流露的台湾腔,呵呵很特别。也难得的yoke ming 和wei sern回来,我们也在weisern家搞一个steamboat聚会。不巧的是honlim家不见了亲如家人的狗狗Happy,现在还在努力寻找中,除了为他散播消息,也不知该做什么的我们,我想,最好的帮助就是为Happy祈祷,希望它快点幸运的回到他的主人家。

年初五是盈娣的结婚注册日,可喜可贺。我们几个“姐妹”借此能够聚聚了。下午去盈娣的家,Soon Soon好财运啊,不一会儿我就贡献了一张蓝青色的钱币,好夸张,他一直让我们掉眼镜的开出21点,过后我干脆自动退出了。过后我们去东禅寺走走拍照,每一年这个时候的东禅寺总是很热闹。而今年的龙造型呢,嗯,借用盈娣的话,今年的龙造型呢,就是龙咯。没什么特别。

新年也少不了在家追戏。无聊的时候挑了一部韩剧《成均馆绯闻》,韩版古代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看戏总是要碰对心境就变得好看,这部戏就是这样了,放在我的External hardisk将近一年了才被我青睐。观后感是主角们都很好看,哈哈。而且也发现,含蓄的发展也很美啊,并且更值得珍惜。


总的来说,这个新年假期真不错,一整个星期的放松心情,称心如意的度过。虽然有小病小伤,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希望这一年里,能够好事连连,不好的事也能轻易应付,继续让新快乐和好回忆重叠,呵呵。



烫伤的痊愈过程

这几天里,我先后用了几种药。医生给的cream, silver sulfadiazine cream 1%,在第一天之后就没用了,因为听家人说的,换成中国的药膏--宝树堂的复方樟脑乳膏。这是据说对烫伤很有效用。我涂了几天,直到水泡破了(慢慢的),便换了另一种药Eleve Vitamin E Oil,注重让皮肤重生和消除疤痕。说来真巧合,这Eleve是我上次逛BioMalaysia的赠品,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这Eleve好像效果很大,才一天的使用,伤口的外层皮肤开始干了,过后几天慢慢变成硬痂,再过几天就逐渐掉落,看到里面新生的粉红皮肤。可惜Eleve赠品的分量不多,用了几天就没了,而且这个产品还没推出市场。我于是换成BioOil,市场很出名的消疤痕油,现在还在用着。如果要说这次的受伤我要破什么财,这BioOil就是我要自费的药了。之前的那些都是现成有的,看医生也是免费的。

 



不知道放以下这些照片会不会引人恶心呢?可是却是我很特别的经历。从第一天烫伤到这天,有12天了吧,终于变成最后一张的样子了,想来真值得感恩。伤口会痛,过后变成痒痒的。表皮变成硬痂后,睡觉时的我常常不知觉的要去抓痒,绕着伤口抓,结果不知觉的那些外围的硬痂也脱落了。里面的多数是换衣服时被扯落的。重点是,硬痂干得很彻底,而且只有一层,让里面的新生皮肤干干净净的,让我很是庆幸。我要趁此谢谢,所有关心我,给很多建议的家人、朋友们、亲戚们。原来咋看很恐怖的创伤,在十天之后,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27/1忘了拍照

飞来横祸


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意外,会是如此严重的。我可以想象到过年期间得到最多的问候是什么,不会是“有没有男朋友”、“几时毕业”这类的简单问题。

只不过是被一杯热咖啡弄倒在手臂上,实在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伤势。当时在student room,一位labmate在热水器倒满coffee,一转身就撞到了我,弄倒她那烫烫的coffee。当时我觉得中招的手臂好热,急忙听wb说的冲去冲自来水。过后大家看伤势好像很严重,都脱皮了,建议我去pku急症。我去了pku,dr的建议也是继续冲水,然后涂了厚厚的一层cream,再用纱布盖起来。

我以为没事了,和lab的人吃团圆饭,过后也相约km ys去逛街,因为郁闷的心实在想要出去走走啊。那时还试很多衣服,并且也买到心头好。都是因为隔着一层纱布而以为一切还好啊。

回家之后真是吓到了。第一时间想到可不可以冲凉呢?上网查询其实可以的,也知道我这是二度烫伤。所以冲凉了再好好看这个伤口,不是一般的严重及难看啊。可是难得的是自己十分冷静,和坦然,除了在言语上还是忍不住想要示弱,哈哈。默默的涂好伤口,便去睡觉了。

睡觉时若隐若现的疼痛啊,刺刺的,就像要把人唤醒的针,一扎一扎的让人不能熟睡,我动来动去,不能让被盖过手臂,不能任意翻身,结果拘谨的更难入睡了。

醒来后就是接听刚发现的家人的各种评语了。计有几项:
1. 你有没有告那个人?要去告他咯~(好冲动,可是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我可以说那位labmate大概到现在也不知道我是这么严重)
2. 惨咯,要留疤了。(还好没说等下没人要啦~)
3. 还好烫到的不是脸。(他们都会想到这点哦,可能手臂和脸很接近,我反而没想到这点,如果是脸的话,可能就不会有现在的坦然了,好险哦。)

其实我简化了那些评语,当然也有关心和建议。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很激动或者悲观那疤痕的问题,只是内心深处实在不愿意见到其他人,听那些评语。这天在家,我实在不愿意出门见人,明天也能避开人群吗?我可以安安静静的,等伤势完全变好吗?可以任性的,说不出去就不出去吗?理智吗?应该吗?


想爱就爱 yes or no

这是刚看过的泰国电影。说的是女同性恋的爱情。泰国的爱情电影一贯都是纯纯清新的,这部戏也不例外。故事发生在读书时期,甜美外表却有点泼辣的Pie不巧分到和一位爱作男生装扮的Kim同宿舍房间。Pie原本很讨厌Kim这样的女生,一定是同性恋。可是Kim却说自己只是爱这种装扮啊。Pie看Kim不顺眼,在房间划了三八线,可是过后渐渐的熟悉破冰,然后亲密的像好朋友。可是她们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取向。

直到Kim有了女生的爱慕者,小珍。而Kim也看过了自称Pie男朋友的文哥。他们才开始正视这些不舒服感觉的原因。

这种感觉很微妙,喜欢和某个朋友在一起,喜欢和他出去喜欢玩喜欢谈天,可是要怎么分辨是爱还是只是朋友的喜欢呢?Pie的自我探索给了一个参考,妈妈告诉她,当我们爱上一个人,就像有一百只蝴蝶在肚子翩翩起舞,然后就会飞着飞着,飞到心房上,就像心花怒放的感觉。她和Kim在一起,莫名其妙就会有很多蝴蝶飞出来了,呵呵,所以这是爱吗?

在她们确认彼此感情之后,Pie也莫名其妙的害怕了,她怕妈妈生气,怕朋友取笑,怕别人异样的眼光。这也是的,这么甜美的女生,我在电视前面很希望她是喜欢男生的,哈哈。可是爱情不是做给别人看的电视剧,不需要跟别人交待啊。到最后Pie想过了,她跟妈妈说:“我爱妈妈也爱文哥,但是我没有蝴蝶,妈妈,您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我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想知道爱情会不会让我遍体鳞伤,我不想这辈子都带着这个疑问,我想寻找我自己的答案。”。


嗯很美的话,想知道什么就去知道吧,say yes了才知道结果是怎样。就像Pie最后去找Kim,对他说“如果我还在害怕,我就会失去你,我不想失去你。”。这就是,一百只蝴蝶的作用,让对的人变得不可有可无了。嗯,翩翩起舞的蝴蝶,这是什么呢?嗯,好像很不安分的、害怕的、又很喜欢的感觉。

Chee Yow生日

今天是chee yow 的生日。说起他,大家都感到惭愧吧,因为已经不懂有几年有意无意的忽略他的生日,可是他却是每个朋友的生日必到的排行第一gentleman,呵呵。

这次的生日地点是他的愿望之一吧,选在The Garden的鼎泰丰。我们有4个男生4个女生,一贯和谐的平衡人数。托寿星的福(虽然服务生事先不知道),我们被安排在一个“厢房”用餐呢。4年前我记得和倩仪来过,那时对于这里的消费实在有点觉得高攀不起。可是这次再看菜单,嗯嗯,其实还可以啦,哈哈。可惜觉得主食的选择太少了,而且值得叫的就是它的招牌小笼包,其他主食则还好。

男生们要送礼物给chee yow,先是骗他,honlim从手腕脱下蓝色的磁铁手饰(平衡身体静电的作用吧),说这是他的礼物。kumhing和tch则一人一句说这是什么一百零九块的高级货,找很久,故意选蓝色之类的吹擂。收到这样的礼物都不懂该怎么反应,chee yow只是情绪平淡的表达ok啊可以接受啊那样。他们还故意问他有没有喜欢,哈哈。

我们买了蛋糕先放在厨房,用餐后晓慧特地出去房间请服务生把蛋糕带进来,谁知道过后那个服务生进来,声音很清楚大声地问我们,“请问蛋糕要送给谁?(拿去给谁)”。我们都傻眼了,为什么问这么大声?然后小声地回答她“红衣服的那位”,可惜她又听不清楚,再问,我们再回答。结果几十秒后,原本吵杂分别说话的我们又不约而同地静下来,大家都听到这番对话了。尤其是cheeyow。哎,她走出去之后我们都觉得说,这家餐馆的服务生是不是不曾帮客人搞这些蛋糕惊喜?

过后蛋糕送过来,也没有为我们点上蜡烛和准备打火机,那刚才特地进来问“蛋糕要送给谁”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呢?真奇怪,我们也没理会了,自行准备蛋糕的庆祝仪式,唱生日歌,要与cheeyow拍照等。很喜欢这次的蛋糕,Lavender的choco walnut blablabla,很好吃。过后雯娟也得以在线祝贺cheeyow,真好,下星期也会一起带着他的礼物飞回来,呵呵期待大家的大聚会咯。

吃蛋糕的时候,honlim才送上真正的礼物--一盒用note废纸包成的礼物,哈哈。封面还贴着一张纸条,用报纸的字分别黏的,“包xx舌吻”,还有“rebate 30%”的贴纸,特地拿没有在现场的一位朋友来开玩笑,哈哈。据解释这个吻原本是免费的,所以30% rebate后意味着那位朋友还要倒过来给钱cy。我们都觉得他们很坏可是大家都笑得很开心,哈哈。我们问这个有有效期限吗?honlim说没有。隔壁的tch说,嗯那万一你和她结婚的时候cy拿这张纸来要兑现怎么办?让我们更哄堂大笑了,哈哈。

用餐完毕过后大家原本要看鬼戏,如果真的话将会是我第一次在电影院看真正的鬼戏(之前“吓到笑”之类的不算吧),可是没票了。结果大家站站等等就散场了。我有幸在这个空档的时间和一位“大师”浅谈几句,还被赠了一句人生格言,哈哈,多谢多谢。

这是一年之始第一位朋友的生日,过后大家都会陆陆续续加入25Club咯。对这样的数字真不熟悉。小时候对这样的岁数没有什么想法,可是会模糊的觉得这时应该已经达到了某个人生阶段,或者拥有某些可以掌控的东西,然后可以回馈家人之类的。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没有长大到可以自称为大人的成熟,人生中还有很多很多方面的事,等着去知道和学习。延迟长大不是一件好事,在时间面前,越早看清现实的真面目越好,clarity is power,嗯,说得没错。2012的开始,请撇除天真和无知,做一个年智相若的人吧。共勉之,呵呵。

学沟通的语言

以爱为名,你在不知不觉中,说过多少伤害对方的话呢?

以为对方理亏,以为自己理直气壮,以为你给的建议都是对的,可是你有给机会聆听他的真实想法吗?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那样做呢;为什么坚持,为什么不听你说的呢?

越怕对方听不进去,越说得大声,结果越被抗拒了。以爱为名,所以你以为,可以绕过基本的沟通礼貌吗?声量像是无形的武器,切断了沟通的桥梁,此时此刻,他一点也不想和你说话了。

然后在静下心来的某一刻,你后悔吗自责吗,可是后悔总比改变来得容易。在那里自怨自艾一点也不费力啊。

最后你们坐在一起,用你们的耐心和心平气和,打开天窗说亮话,然后就能发现,所有的争执和意见不一,只不过是个可笑的误解。这时候是否该问问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多了解才涌现情绪呢?为什么要不耐烦,为什么对越亲的人越不愿表达心里的在乎,而且越舍得肆无忌惮的伤害呢?

2012年之开始

2012年的开始就像打仗一样。5号statistic考试,也需要交8份statistic reports。这8份是从每个星期累积到现在的,不到最后一刻,就是不会动手解决它。结果为了这两个限期,我第一次“成何体统”的在男生家待到很夜,一起分工合作赶功课和画考试重点。从test 1 test 2 的open book test 方式,到这个lab reports和final  exam,我觉得这科目充分让我们表现团结精神,哈哈。谢谢大家。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