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3天2夜的聚会

八月中的时候,兴致勃勃地拉拢大家搞一个聚会旅行,先说去kenyir,过后是penang,因为时间和金钱问题,最后定下来的竟是kl这里。

星期五,shuyih早上乘飞机抵达kl,如果机票便宜得可以让我们飞来飞去不用顾虑那该多好啊,就可以好像shuyih这样,得空飞过来,得空飞去哪里,哈哈。我们约在midvalley见面,有秀菁、诗婷、玉意、tingpei、yingtit、baomei和我,加一个shuyih。哈哈。

跟shuyih大概有三个月没见面吧,可是频密的msn和facebook的搞笑和联络,我们见面时一点也不生疏,见面后就开始噼哩叭啦讲个不停。这整天都在midvalley度过,而且都坐在不同的餐馆,先是中午他们吃了泰国餐,然后会合我之后(迟到了:p),我们又去papparich让我们还没午餐的人填饱肚子。

在这里shuyih又发挥他的恶人帮功力,一直陷害我。我觉得腕凌和derjiun这次不来,最在意的人该是我了,因为话题都转移在我这里。哈哈,好啦,就算他们也来,大家还是会扯进这些无聊的话题咯。好像是事隔几个月后想要检查我的反驳能力,一顿饭下来就很多陷阱,让我防不胜防。

那时一直th前th后,shuyih列举了很多之前在msn或facebook讨论的时候,我那些被抓到的“把柄”。在现场也制造不少,最印象深刻的事:秀菁开玩笑的作势要往我的盘子洒胡椒粉,结果真的不小心弄倒了,洒向我的方向。我突然说了一句:“th明天就来哦。”大家都傻眼,我也觉得我有误导大家的意思。他们的分析是:th明天就来了,他会保护我哦;我的解释是:.......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的意思是.....哎......

过后yingtit shiting秀菁先回去,在某个等待的地方又有一个陷害人的问题,我们讨论明天要去哪里,说好是去melaka找wenbin,我也提议去sunway。shuyih不耐烦我改来改去,问:
“要sunway还是要wenbin?”,
我很想去melaka,毫不犹豫地回答:“要wenbin~”。
“yer~~~有人要摔桌子了。”
哎呀,不是那个意思啦,都是那个问题害的。

过后陪伴tingpei去台湾小吃,她和bao mei回去后,我们会合振豪和晓香晚餐,忘了不该在斋戒月的这个时候去晚餐,到处人山人海。最后我们走了几乎2个小时,才决定在“拾八风味”,普普通通咯。和他们难得见面,这时比较会谈些近况,一顿饭下来,感觉也不错。

不知不觉都九点多了,晓香振豪要去走走,剩下我们三个,先在midvalley拍拍照,讨论一下明天的行程,就回家咯。感觉好累了,哈哈。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我们在sunway会合,我载了亿辉家俊。shuyih不知道家俊也来,我们就先策划一下家俊要怎么出场来给shuyih一个惊喜,谁知道,那么镇定的反应,哈哈。我们都说shuyih就是这样子的。我们去A&W,因为我听说purrfect fish burger很好吃,结果真的很好吃呢。哈哈。

在这聚会也是用th做话题,A&W的四壁放了色彩鲜艳的食物图画,我看着面向我的墙壁,那里有5个大大的rootbeer图画,我说:“1,2,3,4,5,刚刚好我们也是1,2,3,4,5......”
“是怎样?在想象5个rootbeer转开后面是th的样子吗?”过后好像在描写mv那样,说到A&W每个壁画突然都活了,转一转后,出现th的样子,在弹吉他,在唱歌,在甩头发。oh no~~如果是真的话,那是我的噩梦。但这样的奇想让我们都笑个不停。“我服了你~~~”,这是我说过最多的话。

我们看1点的电影,phua chu kang。sunway看戏很贵呢,rm13。而这部戏,麻麻地啦。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短篇一集说完的phua chu kang故事。看完之后,我们兵分两路回去old flat,过后载jc去取车,载了chichung,我们两辆车去melaka了。终于可以去了,yeah~~~

一路上都是玉意驾车,我的车子坐了5个人,后排是shuyih亿辉家俊,另一辆车有两个人,我们都很会做人,哈哈。我很累了,在车上没什么插话,反而后排的男生们不知到哪段路后开始多话,说说下就笑,说说下就笑,有些听得明白,有些都不懂他们在笑什么,但我也没什么反应。哈哈,给我一个休息的机会。

终于抵达melaka会合wenbin,已经晚上8点半。大家都饿了,wenbin带我们去出名的云吞面,因为原本想去的satay碌碌太多人了。在云吞面时derjiun打来噢,呵呵,让我们轮流问话,可是我佩服他的“耍太极”功力,“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哈哈。很想正经点告诉wenbin我们coursemates各人的近况,可是那些谈话完全被一句两句的扭曲话题打扰,结果大家都很好笑。

shuyih重复了那句“我要wenbin~”,加盐加醋,让我也yer~~~~过后上车的时候,还设计我不让我坐回玉意驾的车,我已经打开车门了,却还可以被推走然后shuyih亿辉家俊上车关门,要我坐去wenbin的车那里,哎呀,还好我不是那种会尴尬的人。有没有搞错?啊,气死人了~

我们去jonker street走走,也会合tingpei。我们女生走在前面,男生们在后面跟着。一路上好像有很多眼睛看着我看东西,望一下饮食档就有声音说“吃饱了啦~”,望一下小饰物就有声音说“不要看~”。然后我们来到一家店,卖tshirt,很便宜,我随意选了一件想着要不要买,经过男生那里很多声音了,尤其是wenbin,“又买?在台湾不是买了很多吗?”、“th做工很辛苦的~”,你一句他一句,结果我决定不买。哎。好哦,下次我想要shopping却不想花钱的时候带他们去就对了,而如果想要疯狂购物就找tingpei,哈哈。

过后我们说好去yamcha,我们女生先去买蛋糕,secret recipe。我们的yamcha地点是码头的gogo cafe。讨论这个地方的时候很好笑,tingpei问wenbin懂怎样去吗?wenbin说:“懂,到那里后就直走够够,尽头那里。”。让jacy忍不住要纠正,以为是什么句子语病:“什么直走够够?”,“对啦,那间店就叫gogo啊。”。

我们坐在户外,抵达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风,我们女生还到处走走想看那里比较有风。过后拿出蛋糕为wenbin庆生,迟来的生日庆祝。这时候却突然风云变色,开始刮风,一大朵沉碇碇的云正在飘过来。连点蜡烛都没什么办法护着,我们只好快快唱生日歌,要wenbin快快吹蜡烛。这时也有一些小雨滴,我们也只好快快吃蛋糕,快快收拾,赶快离开。呼,好赶,三年来第一次私底下为wenbin庆祝生日竟是这么匆忙,但无论如何也很高兴呢,终于完成了这属于其中一个这次旅程的目标。

回去的时候几乎快要下大雨了,可是沿路码头我们还是争取时间拍照,难得嘛。我们上车之后,真正开始倾盆大雨,还好到wenbin家停了。那时已经半夜2点。我们蹑手蹑脚完成冲凉。第二天wenbin还有工作,所以他最早睡。男生们的房间有玩扑克牌,顺便小小声讲pillow talk哦,我和他们玩了一局,感觉到我们女生那里都冲凉了睡觉了,我也回去睡觉,都半夜3点了。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天。wenbin早上去工作了。我们睡迟一些,才出发由tingpei带我们去吃鸡饭粒和cendol。过后也带我们去pahlawan吃她认为很美味的千层蛋糕,Nadeje。果然很不错。在pahlawan我们也有在padini走走,这padini很大,也有vincci在里面,我们都分散走。我走着走着遇到shuyih亿辉家俊三人行,各拿着一本Seed的catalog。我侧背一个包包,他们要求我帮他们收着这几本书,“我不要。”,“拜托了~”,“我不要。”。结果他们就转身,“好,我们走。”。哎呀,玩起排挤游戏了。当我们迎面碰到时,他们一个转弯,转开,又碰到时,“咦~”,像是见鬼的表情快快又转开。啊,小学生meh,“我不要跟你好”。然后我们去吃蛋糕,家俊还在我和他的桌子之间作势划一条线,把桌子拉开一点点,过后我们吃蛋糕,走路,又恢复友好了。哎,现在当我是小孩还是我要当你们是小孩?我真是服了你们~。

过后我们就开始回kl的路程了,shuyih驾车。到一半的路程时,坐在后座的我凑前去谈天提神,前座也有家俊。要谈什么话题才能提神?唉,很简单就只有那个话题了,很多怂恿和无中生有的故事,所以一路上好像过到很快。快到kl时,我们联络tzehua,说好在ioi mall聚聚。一路上我教shuyih怎样走,shuyih问:“下一个出口?(要转弯了?)”,我点点头,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冒出一句:“下一站幸福。”。这个怎么解释?我也忘了为什么会扯到这里,结果他们又轰动了。哎。

在ioi mall,会合tzehua后我们在oldtown坐坐,其实大家都还很饱,而且也有点累,而tzehua其实也不能久留,他的家人要准备回penang。于是我们开玩笑一阵子,他就离开了。剩下的我们也坐了一下就回去oldflat,shuyih要准备去机场了。

这几天感觉笑很多,又去了很多地方,哈哈结果回家后很累,可是都是值得的。短暂分开,再相聚,这样的感觉很好,希望能一直保持这样咯。几天的相处,突然有个句子闪过脑海,“假作真时真亦假”,嗯,足以解释很多状况,呵呵。

emm

最近看着一部韩剧,《灿烂的遗产》。一贯拖泥带水的韩式故事,我看一集不看一集,原本不看就好啦,可是很喜欢女主角的样子,哈哈。还有那个故事很好看的,说一个善良的女孩,在一夜之间家庭垮了,没钱了,自闭的弟弟也失踪了,却还能在倒霉的遭遇后用心帮助一位无依无靠的老婆婆,收留了她。那老婆婆其实是暂时失忆的餐馆社长。那时候老婆婆好转之后,特地做很多无理取闹的事让女孩为难,然后问很多次:“为什么你不轰走我?”。

女孩只是哭泣那些委屈,却不会拿老婆婆发脾气,她说:“因为我知道被抛弃的感觉,所以要做出抛弃别人的事,是绝对做不到的。”。她也想到她那失踪了的自闭弟弟,就好像老婆婆,不懂事的乱闹,外面的人可会继续收留他呢?如果她还愿意接纳老婆婆,至少还能期望别人对弟弟相同对待。

看到这里有很深刻的冲击。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于心不忍啊。

我没有这么善良啊。遇到让我不知所措的人,会选择渐渐远离,也不管你隔空说自己有多可怜。可是几天相处下来,我又愧疚了。哎,当你是那么容易在我面前流泪,袒露受伤的心情,我为我之前的狠心不搭理而惭愧。

我当然也有寂寞的时候,可能感受没有那么深刻;也有想依赖的时候,可能还没有从某个人依赖快乐的养分;心中的房子不曾毫无保留的打开让一个人进来,大咧咧的坐了很久,所以不知道他离开后的空洞,有多黑多幽。

很多是我不知道的事,只能体谅那些无心,但是更多的,关于提醒却是无能为力。怎么办呢?谁能教教我,教教你呢?

道歉~

最近和洁雯美凤出来聚会,总是发生一些很好笑的事。

上个月,她们去penang出席yoke ming的convo之前,那时她们还有promoter的工作呢,却在下班之后特地来我家找我喝茶,我在家换好衣服等待,姐姐却突然塞给我一叠文凭,紧急要我去复印,她明天急用。结果洁雯她们来到,我一上车,就说:“先去附近的复印店。”。然后她们在车里等了我几乎半个小时,因为复印的文凭多,那间店也很慢。

一星期过后,她们从penang回来了,想到很久没见,也约她们在我家附近yam cha。sms邀约的时候洁雯还特地问我,“这次要不要去复印啊?”。我假假回答,“要,还要去banking,7-11....”。其实心里在想,哪里可能还有什么突发事件拖延我赴约啦?

那天是星期六,我一贯和daddy mummy去shopping,原以为十点才约见面,谁知道洁雯九点就打给我了,啊,那时shopping还没结帐呢。结果要她们先去mamak档等我,大概半小时后我才来到。啊,没想到我还是有个姗姗来迟的原因。

昨天原本约了美凤洁雯去alamanda找晓慧午餐。可是临近中午了,却让我发现帮哥哥做的公事做少了一样,文件还未被批。下星期就是截至日期了。结果急急忙忙,我只好sms洁雯说我不能赴约了。她们过后还会call我,可是我还没弄好,哎,只怕这次也让我的信用扫地了,爽约那么多次。啊,我也不想的~~

哈哈。

不知道

早上和父母还有国聪和他的妈妈去爬上,apek hill。这次也有晓慧,走这几个站对她而言很轻而易举,呵呵我要谢谢她的坚持要来,让我也坚持了两个星期的爬山。

走着的时候总是和国聪讲话,才二年级,可是常常问出一些让我汗颜的问题。这次他问我,“鸡吃东西过后会吃什么?”。吃什么哦?吃东西过后还会吃东西?他回答了,“吃小石子,帮助消化。”咦,好象听说过。

过后又问我一个问题,“蜘蛛怎样对付刚落网的昆虫?马上吃还是等一下?”。嗯,不知道哦。他的回答是:“先用嘴前的两个钩麻痹昆虫,才慢慢吃。”

嗯,我很佩服他的求知心,对什么事情都很好奇才会留意到这些吧。让我也警惕自己一下,不要用漠不关心的心态看待周遭的事物了。不需要窥探全世界,单是围绕在我身边这么靠近的,已经多的是,我不知道的事。呵呵。

周末

这个周末两天都早早起身,跟随daddymummy去爬山。星期六是apek 山,星期日则在sg long那里。他们每个星期养成习惯一定会去。那为什么我也去?只不过是因为星期五那晚跟daddy提起,
(广东话)
“你地听日又去爬山哦?”
“是咯,你都去har~我叫醒你。”
“吾使吾使,吾使叫醒我。”
“ngoi lah,我叫醒你。”

结果早上六点多,daddy真的过来叫我起床。然后我想起好久没去了,就跟着去。国聪和他的妈妈也是每星期坚持跟去,哎,我很佩服他们的坚持。这番运动之后,流汗很多,身体因此而感觉很舒服。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需要这么早起,我也很喜欢爬山的。哈哈。

星期日爬山之后,回家冲凉就赶着出门了。约了gimchong在sunway聚会。他来kl training,都一星期了。我们kl的coursemates们都到齐,秀菁jc玉意shiting振豪还有我。

齐人后,我们去the Manhattan Fish Market午餐,大家share share一份套餐。这次的谈话多数在工作上,哪里的待遇较丰厚、怎样的工能有怎样的薪水。听起来很羡慕,可是这些就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付出的代价和得到的东西,全看自己愿意取舍的是什么。

过后看刚上映不久的《恋爱通告》。振豪不是很想看吧,都被我们拉着去看了,哈哈。我也抱着怀疑的心态看这部新导演的戏。每次这些外表唯美的华语戏,通常没什么内涵。但这次这部《恋爱通告》,感觉还不错,因为那些配乐很好听,也宣传了华乐的美丽。

印象最深刻最喜欢的一幕,是阿德在钢琴为晓青的诗赋上音乐。

蝴蝶眨几次眼睛 才学会飞行
夜空洒满了星星 但几颗会落地
一辈子有多少次叹息
遇见你 我无法呼吸
这都是 你不知道的事
这都是 你不知道的事

只是琴声而已,再配上温柔的歌声,就带我进入了音乐的漩涡里,原本平平无奇的诗(我认为啦),像是拥有了生命,诗意更强烈了。蓝蓝的细致的,像是掠过一场流星雨的感动。

电影要表达遇到知音的难得,那些奇妙的幻画,感觉突然身处另一个情景,里头有“知音”的世界。我也很认同这样的感觉。尤其从音乐里,我们也常常体会这种“知音”的感觉,没有明确的解释,却听出了意思,真的很奇妙。

那身边有这样的知音吗?呵呵,我想起那时掠过身边时阵阵香气,别人察觉不到;一封没有内容的短讯,就知道那是脆弱的意思;在我不愿意说话的时候,有一首接一首CD的歌曲。我很感激这些幸运,像伯牙遇见子期。

电影散场之后,我要赶回家了,好像没什么交待为什么我要那么赶着回家。回家附近拿蛋糕,再会合家人,时间刚刚好。晚上是爷爷的生日寿筵,又是与亲戚相聚的时刻咯。我很喜欢那些外甥们,有一个比小小彬还可爱,有一个皱眉就很可爱了,有一个很粘人,像无尾熊奈何不了,有一个大一些。就这样吃一点菜和他们玩一会儿,也和表姐们谈天,度过很开心的晚宴。

就这样,从早到晚的活动,好累了,哈哈。

listen to my heart~

这个月一直都在帮哥哥做事,都是跑腿之类的。让我很想逃,想到读书那里近期里没什么进展,就申请了几份工作,机缘巧合,也许我就会选择工作之路。

星期一和星期二,见了两份工。可是老实说,我并没有怀着全部的决心想要得到那份工,因为星期五从sarega那里听到了我一直期待的希望。这两次interviews后,反而更加确定我的心,我所向往的成就。这就是我,想像的时候还远远不及这两天从现实中衡量得到的决心。于是也就更积极的联络prof,email没回音就打电话预约,一通没确定再打另一通询问。

星期四和哥哥去ampang他的公司,难得和他两个人而已。于是就像以前,每次这样的时刻他都说一些道理给我听,当然都是隐藏在那些“酸”我的言语里。可是我无可否认,他说的都满对的,呵呵。自从毕业之后,我把自己放在短期的目标里,甚至迷失在里面,从未为更远的未来认真地作出规划,也就没有为了朝向目标而做的自我增值。我的短期目标就是等待12月的master,所以放逐在这几个月的自己,去玩吧、做暂时工吧、看戏吧、出街吧。哥哥对我的劝告是:即使无所事事的现在,也不要放弃求知的欲望啊,进修英文或者做一份不要只是奉献时间的工也好,也要从中认真学习什么。

我帮哥哥做事,因为觉得做的事情卑微,也没多用心去做好。可是这个月来为了申请文件而学习了新摸索的路,知道一些政府部门的位置,知道一些能在银行处理的东西,最重要的,知道该多问什么讯息而不需多来几趟。这些事情,只要我留意留心,就是学习到的小事;否则就是浪费时间的麻烦事,整个工作完成了,就只有空洞的离开。“是不是塞钱进你的口袋了呢?”,哥哥问。哈哈,可我不会当面承认。

星期五的时候很早就起身处理交待的事情,中午就办好了。就在这时收到了prof M的电话,首先是她的秘书,“prof want to talk to you...” 。然后prof亲自告诉我一个好消息,然后我立刻驾车去见她,然后我得到了我这几个月来朝夕想要的门锁匙,可以开启那道想要的门。

九月份,我将开始我的RA工作,在prof其中一个post doc之下,以RA的名义开始master的project。 脑海浮起了一句歌词“聪明的你 是否也有了新的领悟~”。这星期的几番顿悟,来得真合适,呵呵,加油咯~^^

weekend with frenz

星期六和星期日,雪妮帮我的朋友做两天part-time,在alamanda,所以也继续住在我家里。这两天虽然白天她要工作,我有家庭活动,晚上在家时,还是舍不得睡觉的一直讲话,呵呵。听她说了很多关于在中国教聋哑学生的故事,看她那么热情的说着那些学生,和他们的互动对白,就知道她的那两个月没有白过,反而还很有意义,真为她感到高兴。

星期六晚上我载了jacy一起去游车河,去接雪妮从alamanda回家,也顺便我们谈天聚聚。突然我收到一通电话,咦~是gimchong打来的哦,稀客呢。哈哈。原来他们正在庆祝derjiun的生日,也有腕凌和tzehua。打来表面上说是tzehua提议要刺激我,要我羡慕他们的聚会,可是还是会很高兴的,呵呵,因为可以听听他们的笑声,顺便也可以电话祝贺derjiun。hey hey Mr DJ,又长一岁咯,不要一直在“zhuang sha”啦。呵呵。

很想念我们这班coursemate们,有时候也不经意在别的好朋友面前表露了这些想念与想见,不小心的就引起了一些“醋意”。起先不会敏感这些,可是察觉后也觉得很抱歉,都是我的好朋友们,最好的最重要的,就像月亮和太阳,靠近些的带给我灿烂阳光似及手可取的快乐,在远方的也一直散发微微的亮光,温暖我每次郁蓝的心情,都是无可取代。

难得的聚会~

难得腕凌来kl, 雪妮从中国回来也特地来kl,秀菁、jc、sarega、shiting、玉意还有振豪都在这里,都几乎一半的coursemates了,我们有个久违的聚会。呵呵。

先是在中午去和kolej的朋友们聚会,因为腕凌和秀菁,有很多是1st melati的floormates。而且腕凌说只是个别通知几个朋友,没想到来到new flat 饭档这里竟看见了三张桌子的人数,哈哈很强的号召力。每个人都忙着讲话,哈哈,结果最吵的是我们的桌子啦,还好我们在最角落。看见他们都那么兴奋,我好喜欢这样的相聚气氛哦。

sarega看见我就谈起prof M。我和prof联系了几乎两个月,可是就是那么不巧碰到她为女儿铺张婚礼的忙碌时期,一直没有再回应。sarega说她这个星期才会去正常工作,见到sarega都会说“aiyo, your friend a, she should come earlier~~”。说到我也很捶胸,哎,明明当时几乎谈妥要收我为学生的啊。然后sarega说prof好像还要收学生,叫我试试,嗯,让本来已经心息的我,决定再试一试。

mei fong说我的中国腔少了很多,哈哈,还是让我困惑。我还记得coursemates们说过刚进大学的时候,我的中国腔是最浓的,还以为我是从中国来的。哎哟,我一向来的华语都是这么特别的吗?我很难想象自己的声音和中国人一样呢。为什么洁雯他们没有这样说过我的?

过后我们分两辆车,一起出发去巴生的bukit tinggi jusco会合shiting。我的车子有腕凌和秀菁,一路上交换了不少近况,哈哈,这就是聚会的意义了,可以互相update嘛,然后从而关心很少接触的朋友们。现在大家都在过渡期,有的开始读书,有得已经工作,有的好像我这样,哈哈,知道大家都有个目标正在努力着,就觉得很开心,也顺便激励自己,不要让自己留在太安逸的现状。

到了jusco,见到shiting有点来不及反应,因为换了发型,呵呵。我们两辆车的人在加上shiting碰面就迫不及待继续讲话,进去厕所了还在洗手间讲讲讲,结果sarega提起我们才愿意走出来。哈哈。最后我们选择在old town下午茶,真是让我太高兴了,我的oldtown~~~

在oldtown也是话题多多地一直讲一直讲。我想起上次cameron和tingpei她们女生聚会那种争着讲话的气氛,原来不只是跟她们在一起时才会发生,这次我们完全可以与之相比,哈哈,好久没有这样的时刻,很开心呢。shiting说起她tyroid问题的发现经过,我觉得应该是很担心或很不开心的,可是却觉得很好笑,可是还好及早发现,希望她要持之以恒的慢慢养好。

我们打给晓香,轮流和她说话。那时她刚刚放工,她的语调很轻快,应该做工很不错,我有个疯狂的念头要一起去genting找她,哈哈。也打给kelvin,为了向他炫耀,哈哈,可是他故意给我们冷淡的反应,“这次你赢咯~”,有没有搞错。我们也轮流和他讲话,却发现他一直认错人,哈哈。

不知不觉到了晚餐时间,要去会合刚放工的jc和zhen hao咯。在telokong吃海鲜,可是gps带到我们去一间不是上次我们去的,叫的菜都是“麻麻地”而已,下次强烈不建议去这间。无论如何,也不扫我们兴致,9位coursemates坐在一起,好壮观哦。

吃饭中途,我和jc开玩笑的怂恿振豪明天去penang,因为有usm convo和dj生日和可以顺便去享受penang美食,没想到振豪似是认真的考虑,让我也想有希望的对这临时的旅行有了期待,开始忐忑希望真的能成行了,谁知道,到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即兴,哎呀,在考虑什么嘛?如果能去多好~。哈哈。

很舍不得结束这顿晚餐。我想像着下次完整的coursemate聚会,很期待很期待。

机会

刚读了一本书,《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为了追求想要的,沿路经历了许多奇幻的际遇。有一个描述有点意思:“在这个星球上,存在一个伟大的真理:不论你是谁,不论你做什么,当你渴望得到某种东西时,最终一定能够得到,因为这愿望来自宇宙的灵魂。那就是你在世间的使命。”

说法有点宗教元素,可是有点道理。我回想一直以来得到的和得不到的东西,我要的牙齿矫正、学钢琴、yoga、那graph似的故事、得不到的好成绩,区别就在于想不想得到。生活好像总是充满机会,要不要接受?要不要姑且一试?有一点很重要的是:一旦做出决定,就像坠入了一股巨大的洪流之中,而这洪流会把人带到一个你做决定时 从来没有想到的地方。

而最近的洪流,一边将我无风无浪平平无奇的带去想要的学习之路,一边要我先经历从未想过的历程。我好像心里有个答案,偏向了其中一边。因为思虑很多,环境因素也身不由己,因为理想的结果没有如理想般实现,因为这一扇门暂时没有向我打开,因为不想原地踏步了。

故事的最后,那股洪流还是将牧羊少年带到他想要的地方,完成他的使命,也像给我启示。好吧,无论我做什么决定,终究会抵达我想要的未来蓝图。欠一个勇敢,就能看见未来形状。加油咯~~


P/S: 最近好喜欢这首歌,配合这篇心情刚刚好。所以我听歌的爱好,还是离不开共鸣的原因。呵呵。

棉花糖的《欠一个勇敢》

长大后变啥模样 小时候很多想象
一直以为有个宝箱 打开是力量
我们在温室成长 没遇过太多风浪
突然离开那个家乡 有点不习惯

不想和别人一样 就要更努力去闯
满头的大汗 我在追赶 很喘 我会赶上

看 我们并肩看远方 光线透成了希望
欠一个勇敢 就能看见未来形状
看 雨下过后的晴天 光线做成了桥梁
欠一个勇敢 就能通往圆满的方向

长大后终于发现 原来想要的力量
一直都在自己手上 所以别紧张
如果偶尔的悲伤 那也不必太害怕
一首属于勇敢的歌 我们一起唱

不想和别人一样 就要更努力去闯
满头的大汗 我在追赶 很喘 我会赶上

看 我们并肩看远方 光线透成了希望
欠一个勇敢 就能看见未来形状
看 雨下过后的晴天 光线做成了桥梁
欠一个勇敢 就能通往圆满的方向


檞寄生

在二手书店找到这本书,蔡智恒的作品。

昨晚一个晚上,竟不能自拔的一下子看完了。以前总是听洁雯说很喜欢这本《檞寄生》,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好厉害的叙述手法,娓娓道来主角大学、研究所、身边的朋友出现的次序,以及那些点点滴滴。有好多伏笔铺陈的地方,前面说一点一点的,后来竟连成一条线。

作者很会运用比喻,总是有很创意的比喻,而且对于人的性格,人与人之间互动的微妙关系,他总能很简单的描写出来,却就那么容易的引起共鸣了。写作的人最让人佩服的地方,莫过于此。

有些文字好像说的不只是关于主角:
在火车上,
“从我的角度看,我是静止的;但在上帝的眼里,我跟火车的速度一样。
这是物理学上相对速度的观念。
会不会当我自以为平缓的过日子时,
上帝却认为我是快速的虚掷光阴呢?”

啊,这正是目前的我啊。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