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关于

月前看完一本英文书,Jodi Picoult的《Leaving Time》。这本书主要是要从小说中带出大象在我们人类的发展与干扰下的种种困境。越来越多研究与观察发现,大象的记忆很好,而且,它们还有很强烈的情感,尤其是对于死去的亲人,它们可以连续很多年都回到当初亲人死去的地方缅怀静待。而且,小象对母亲的依赖是很深的。母亲或者女性的大象会特别走在最后照顾比较笨拙、不懂得时时跟着象群的小象们。如果她在成年之前失去母亲,可能她学不会如何合群,如何吸引异性,很大可能会孤独地死去。

可是偏偏人类对于象牙的迷恋导致射杀行动从未减少。尤其在非洲贫困的国家,非法猎杀更是无法阻止大规模地进行,猎人只知道要射杀最重的象牙换取最大的金钱利益,通常的对象都是象群的头目。虽然他们并不真的杀死所有群里的大象,可是群龙无首的象群也会受影响,尤其是小象们,他们会变成无人带领的孤儿。除此之外,许多大象也被非法售卖去马戏团、动物园,退休后的他们由于记忆强,即使幸运安老在安全的庇护所,也会终生消除不掉对于训练时被虐待的恐惧。

明明只是一个小说,可是看完后最大的震撼是关于这些大象的真实描述。



书里也说了关于psychic(灵媒)对于灵魂与人死后的观点。让我有另一个震撼的是,相对于中华文化强调人死后会轮回的理论,psychic比较相信人死如灯灭。所谓在另个世界的相爱的人,并不会像想象中等待我们死去,然后团圆。作者说得太真的,使我不得不相信。Psychic是她书里其中一个重要的角色,她说这是访问了一个真实的人模拟的人物角色,当你和她真的对话后,你会相信她所描述的,关于灵魂的观点。

这样的观点之下,每个人与人之间的相知相识,是不是更加值得珍惜呢?

所有在一起时的欢乐与在乎,都是特意把时间留给你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弥足珍贵。就像知道了心里有如何强烈的情感,会用很多种表达方式,是日常的大咧咧也好,能在轻酌浅醉后也好,能表露,能被收到收好的,就好。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