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2014年的最后一天

988晚间节目有一句标语:一天的结束,是另一天的开始。

今天的结束,就是新的一年。在我看来,今天之后,这还是今天,明天能体会的今天。

一天长吗?有什么事情是觉得每天都需要做,来维系人与人之间难能可贵的关系呢?需要每天密切的关注,嘘寒问暖吗?忙碌的时候,其实若有陪伴,以察觉得到的任何形式,就能温暖。忙碌的时候,我也只能弱弱的暂定那是够了。


就像鸭子划水的一年,学会了好多东西。重要的是,是否也发现那些无形的奥妙的点滴和牵连呢?所有新的尝试,跟着走,都带来好的关联。

嗯,要学会更坚定的取舍,为所有希望能实现的美好,继续奋斗吧。

还是很乐观的快乐着,所以新年快乐。呵呵。



Sunday, December 28, 2014

书法老师的婚礼

刚刚出席了书法老师的婚礼,很特别的婚礼,有书法展览,也有武术表演和临场挥毫。原来老师来自马六甲的武术世家,可是本身却修了很好的书法,过后也涉足篆刻、古琴。他的生活大概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种意境吧。

以前在大学机缘巧合跟老师学习书法的时候,老师常常强调书法如何潜移默化的陶冶心智。例如在练习书法笔画的时候,我们也练习各种应对的态度。有一次他看我刚学着写“竖”画,每到结尾都收不好。于是老师稍稍分析,说我比较不会计划。我愣了愣,有点联系不到“竖”画和不会计划的关系。可是现在看来,无论如何,这是我很大的弱点哪。

写书法就像禅练一样,专注写着的时候是心灵最放空最专注内在的时候。说起来,重新写书法的心态蠢蠢欲动了,因为那种专注的感觉很无价,这就是爱好的意义吧。



Friday, December 26, 2014

听歌

我喜欢独处时,心灵是恬静的样子。能静静的欣赏音乐,想什么都好。


有诗意的东西,就能触动心坛。例如最近的新歌。

今夜我的灵魂里 有那一整座海洋
那一整个海  正在微醺摇摆
因为遇见了你

今天晚上整个晚上  那整个微醺的海洋
当整个微醺的海遇见了月光  我就遇见了你

难得的是我
更难得 更不可遇是你
可是相信我   最难的  最难的是相遇



应该是那无可救药的浪漫情怀,最近听什么歌都很有感觉,很美。因为我觉得既握不住,也抓不紧,它能来既来,反之亦然。

青峰的曲呢,最喜欢的音乐是最后一句,完美的结尾。当然他的其他歌曲还是十分我的品味,写给别人的歌好像就没几首特别有深刻印象了。

可以在睡前不断听、不断听,年尾了,今年的歌曲宝座我该给徐佳莹的还是它呢?

Sunday, December 21, 2014

2014年总结篇

将近年尾,总是回顾一年的时刻。我还是觉得时间带给我很多不可思议的际遇,特别的,我没想过的,不知不觉的,出场方式。

各方面还是很丰收的一年。看了一些书,都恰到好处的给与某些心灵养分;从新认识的朋友们看到很不一样的窗口,看过了不一样的想法;学到的东西总是像过山车一样,让我既兴奋又紧张,被教导的不只是做事的方式,也有正确的思考观;实现了购物清单的其中一项;自发参与的团体活动,不仅仅是在付出而已,其实也带回了实在的信仰,我能认同的,好的信仰。

我是向往那样的生活,不是别人劝我经历的,而是我心里觉得踏实的。只是,我被期待的是什么呢?摆脱了既定的模式,只想跟着自己的步伐,这样会被讨厌吗?我只能够虚幻的要求信任,看我正努力改善现状呢,虽是笨拙的,却是能掌握的方式。

而很多次都有这样的自以为,就像有个地方,闭上眼睛向后倾倒,还是可以信任的躺在那儿。这样的感觉,我既不敢相信,又觉得好像都是直觉。消失了又再回来的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就继续诚实自己的内心吧,谁也不需要知道。每当一天后,抬头看斑驳的星空,像是也连贯着那一次,在栏杆上坐着的天南地北,像是可以重复很多次,畅快的,纯纯的,美好的。

也可以是平淡的,冲突的,不知所措的,正好证明那是现实。来到这里,不只是维持假象而已,我也希望能够聪明的勾画彩绘,赋予真实。这需要技巧吗?什么都不会,好像就是会比较吃亏。我只知道要随心所欲,有多在乎,就多在乎。

这样就够了吗?我什么都不知道。在今年结束之前,能够走到这里,已经是个不可思议。就像解开了很多结,很多锁,在人与人之间,在学习上,在待人处事,在变得更独立的思考里。

在今年结束之前,还是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挑战、疑问和抉择。这样的思绪放不了一个句号,我还是想要拭目以待,即将来临的将是什么呢?它们又有怎样的出场方式呢?

Saturday, December 13, 2014

田馥甄如果IF大马演唱会2014

难得加上请假,有了连续四天的假期,没有安排之下有了很美好的假期,这几天真好玩。

星期五下午,突然阿姨给来了《田馥甄如果IF巡回演唱会》的票,就是隔天的演唱会啊,太惊喜了,我从来没想过可以出席这场演唱会。

因为太突然了,直到演唱会之前都没真正温习她的歌曲,她的歌曲除了那几首流行主打之外,其他的有些偏于冷艳清高,很多歌曲我之前都是有听没有懂。于是在演唱会的整个过程,就像第一次认识那些歌曲,带给我很多满满的惊喜。

我把不熟悉的歌当新歌来听的是:
来不及
终身大事
无事生非
我想我不会爱你
你快乐未必我快乐
我对不起我
离岛
乌托邦
To Hebe

哈哈,很多呢,很多能够细嚼的词。

演唱会分成几个部分,也是她这三张专辑里能够被分类的几个部分。我才知道做一张专辑想到的不仅仅是凑齐好歌,其实也在为演唱会准备各种能够撑起场面的歌。

开场的是《渺小》,田馥甄就隐藏在一座缓缓升起的冰山,缓缓唱出冰山的冷,和荒芜。过后冰山被火融化,变成火红的颜色,原来是要唱《LOVE》。过后就是这样,偶尔慢歌偶尔澎湃的歌。听到熟悉的歌,大家都会很大声地合唱,因为馥甄一开始就恩准了歌迷们,无论想用哪一种方式投入这场演唱会,挥动荧光棒吹口哨或是大声合唱都可以。

我原本以为以她的个性,可能会全场没什么说话,只是唱歌,原来她也很多话哦,准确地是很多道理,呵呵。

我有很多喜欢的部分。刚开始时,在《口袋里的温度》才算是听出了她悦耳的声音,温柔的副歌;《矛盾》和《魔鬼中的天使》时都没仔细听她在唱歌,反而一直留意她身边三位和她果然很像似的舞者,她们戴上了所谓的3D面具,除了气质之外什么都很像似(噢,原来气质是很难假装的啊),我真佩服日新月异的技术;《超级玛丽》之前的银幕铺成很美,一气呵成的趣味音效,使得这首歌更加俏皮可爱;《离岛》开始是另一个主题,所谓乌托邦的仙境感觉,Hebe打扮成带着鹿角(还是牧羊角?)的“小精灵”,十分适合她,呵呵。

我们在她唱《乌托邦》的时候,事先约定关了荧光棒,亮起了手机的荧光灯。顿时观众席上下左右都是点点星光,配合她的“你的时间是我的时间  我的时间是你的时间~”,真美啊。她也很感动吧,虽然她只是内敛的用磨嘶“鹿角”来感激,我们已经觉得很可爱了,呵呵。

演唱会的伴奏团很厉害,我最喜欢听小提琴和大提琴在比较安静时听得出来的演奏,整首歌的意境也就更提升了。另一厢,电吉他和鼓手很称职的呈现那些热歌的热情,带动现场气氛。现场的灯光和银幕也让我很有新鲜感,由一排灯柱隔住馥甄,隔着灯光听她的演出,就像她的银幕形象一样,带出一种只能远观却又让人忍不住想靠近的距离感。

《Baby song》由于我事先不晓得,在短期内听了两次,结果一直都很惊讶这些美丽的巧合,呵呵;《Dog days are over》的银幕效果很棒,反正她唱什么我都觉得好听,就连之后的《十万嬉皮》也是,虽然两首歌我都不是很懂得欣赏;《To Hebe》时,要我们重复那段有意思的副歌,

“我们要更坚强的存在  
我们要阻止世界变坏  
不只是科学  不只是偶像崇拜  
爱 真相是爱”

重复了至少三遍,真相是要教育我们吧?一起发愿的感觉,哈哈。我倒无所谓,毕竟这种想要把好的思想给大家装进口袋带回家,是很好的事。这是她时时想要提醒自己的歌,也是我们。

所以她唱了几乎30首歌,大概3小时的演唱,很厉害呢,我们也听得很过瘾。看她唱歌时的表情也是一种享受,无论什么角度都那么美呢,可以看得出她正在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这点,大概是每个S.H.E.迷最乐见的她吧。

P/s: 隔壁的隔壁的安娣好几次都听到睡着了,我不禁觉得好笑。为什么安娣没有喜欢呢?是因为没有共鸣吧。什么歌曲,还是不小心,巧妙地,说中你的想法呢?

网络借的) 

如果IF演唱会歌单:

渺小
LOVE
来不及
终身大事
口袋的温度
还是要幸福
矛盾
魔鬼中的天使
你就不要想起我
无事生非
寂寞寂寞就好
超级玛丽
我想我不会爱你
请你给我好一点的情敌
Dog days are over (原唱: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不醉不会
你快乐未必我快乐
我对不起我
你太猖狂
离岛
要说什么
乌托邦
花花世界
Baby Song (原唱: 陈奕迅)
无常
My love
爱着爱着就永远
十万嬉皮 (原唱: 万能青年旅店)
To Hebe

Sunday, December 7, 2014

神的游戏

像诗一样的歌看不大懂,所以还是会保持乐观,投入其中。因为看不透,所以还是给不了定义。

如果这是长长的路,玩着不停的散落和拾获,不要有别人,有就醒了。


有这样的周末,听久违的歌,看最近的故事。呵呵恰巧是张悬要来马开演唱会啊。

Wednesday, December 3, 2014

手掌

有段时期,Bitna很喜欢牵我的手,在逛街的时候、坐着听讲座的时候、走着回去宿舍的时候。我那时的感觉是,她的手好实在哦,握着的时候,有一种“安全感”。

可是我给的手感却是相反的,软绵绵的,像是毫无主见的形状。

最近两年,因为实验关系,我一天之内几乎要洗上十次以上的手,也因为必须认真处理样本和废料,手指经常在默数做了什么,还有什么还需要做的。这些算理由吗,呵呵,反正渐渐的,当手掌摊开来,或握紧时,感觉到实在的触觉了。

最近做事方面有一些状况,夺命追魂般压力,好几次从房间出来后要深呼吸平复心情。可是总会在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还是能够得到安抚和希望,还可以继续前进。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考验吧。

就这样走着,会到哪里呢?值得欣幸的是,已经不会被片面的意见动摇了,握紧的手,不再是软绵绵,毫无主见的手。哪又有什么好担忧呢。

Sunday, November 23, 2014

看了几本书

最近几个月来,看了几本书。

第一本是三浦紫苑的《哪啊哪啊神去村》。关于一个对未来没有特别规划的少年毕业后,被妈妈送去一个叫神去村的地方做伐木的工作。在那里,他学会了如何尊敬的看待每一颗树,并且慢慢了解到神去村的村民对于森林神灵的敬畏。不错,故事很流畅。

因为大众书局有折扣,这个月初,又买了一本三毛的新书,《请代我问候》。这本书收录了她和家人还有其他朋友们的信。断断续续的,从她大学直到后来她回台湾的时期。从这些信件可以看出三毛有些忧郁,尤其是后期的信件。而且,她常用很重的形容词,例如在遇到什么人或什么事后,会说“这样的话我死而无憾了,现在死也可以了”之类的。

这些信件跟她的文章很不一样,她的文章很风趣好玩,可是从这里发现她对生活的一些悲观思想和任性。嗯,反正这是我读完后的第一个感觉,所以读了之后也变得有点忧郁。

于是赶忙看另一本新书,是上个月城邦网购的,这个星期才到达,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这本书说有一家杂货店,只要把烦恼写在信上,晚上投进牛奶箱,第二天清晨就会收到回信。这不是简单的烦恼解决的书,而是一本很特别的小说,有点神奇,也完美的把各种人物贯彻连接,每个章落的叙述方式都不一样,果然是高手作家写的书。我看得津津有味。

这些书,都是在睡前慢慢的短短的看。尤其这几个星期姐姐不常在家,就变得一个人睡了,所以就看看书,放空一下。

我对激励的书已经没什么兴趣,因为前一阵子看太多,觉得看够了。然后最近看的这些都是很生活类的故事,读起来很轻松,所以以后想看一些关于侦探类型的书,可是又害怕太黑暗,毕竟是自己睡啊。哎,但是很想看一些精彩的故事。

这就是目前的小烦恼。大烦恼就不提了。

Monday, November 17, 2014

槟2大桥马拉松2014之游记

当初只是凭着一时冲动而报名,不为了跑马拉松,而是想要一个短暂的出游。于是,和雪妮约好,把这次旅行当作休闲的行程,为了见见朋友们,也能百忙之中放松一下。

第一次住在湘婷的家,受到她很好的招待。这几天,和她谈书(她原来也看三毛的书呢,而且还有一些侦探类型的书)、看电视连续剧《Two Broke Girls》(让我发现美剧很幽默,而且她们的发音很清楚呢,可以练听力)、享受她悉心准备的“下午茶”(原本要下午喝的花茶,为行程所逼而变成晚上才喝)。她的家真舒服,也能让人自在,真谢谢她的款待。

腕崚也尽十分地主之谊,带我们去东去西,星期六和星期一的行程几乎都是吃,呵呵。她很厉害的懂得那些餐馆的历史、几乎槟城很多地方的美食都大概知道,其实槟城的美食真是多得不胜枚举。这几天尝试了新的甜品(chocolate boom,巧克力是很高级的感觉,呵呵)、鸭肉馃汁、chocolate ice cube(才知道这是什么)、鱼头炉、林冠英常去的传统早餐摊子,有最道地的少面包、咖啡和杯装生熟蛋。一路上的谈天中,总是让我忍不住偷偷欣赏她的干练与脑子的清晰,哈哈,因为我完全是很迷糊、常常看不清楚状况的人,要学习和留意的地方太多了。

这次10km的马拉松有很多不好的评语,我就不置多评了。看看自己的状况,比一个月前的BSN马拉松好很多了。这次虽然用了2个小时才跑完(去年才1个小时半),可是跑完过后的几天,好像都没什么肌肉酸痛,而且,沿路我都能走走一下再加油开跑,跑的时候居多,完全是出乎我意料的状态好。

最后,觉得自己不知觉胖了很多,无关这几天的美食,而是这几个月来有点放肆了。哦,要警惕警惕啊。

我们能偶尔见面,让细水长流,真值得欣喜。过后,在回程的车子里听过一些喜欢的歌,在不是很舒服的状态下还是很自在的晚餐,在走走看看的时刻,也都在告诉我质比起量的好处,不禁会心一笑。

我只会想着要更努力,为了想要留住的一切。几天的出游,都充电完毕了。

Sunday, November 9, 2014

不要合理化

几年前有部英文电影叫《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里面刚开头时,是一大堆世界各地的女性跟失恋了的女性说的话,“他可能在忙。”、“他可能没想到。”、“他可能忘记了。”、“他可能没想清楚。”、“他可能害怕。”。


其实,姑不论她们表达不出还是刻意隐瞒真正的事实——其实他不喜欢你,但是我突然觉得可以引用在这几天的感想是:身为女生,至少某一类的女生,我们都很喜欢把一件事[合理化]。

当一个人侃侃而谈从前发生过的事,还戏剧般的为了失恋而做疯狂的事,会觉得是真的啊;当有人说和他无法再走下去的理由是“未来的方向不一样”时,会跟着抽象的想象大概真的是个很重要的理由;当所有表面上的互动都看不见,会为此找蛛丝马迹,证明好像还好好的啊;当有个很笨拙的理由要求帮忙,会觉得奇怪,却还是觉得是真的吧。

其实,那些[相信]有没有太不合情理了?

选择相信那些话,其实就像是一场赌注。如果是事不关己,那么相信与不相信都没关系,可是如果牵涉到本身利益,那么就要考虑不想冒的风险,才决定要不要相信并[合理化]吧。

所谓的自私和冷漠,也许才是明智的、减少伤害的做法。大概,我们只能能力很小的关注并守护身边最重要的家人,因为我们的心很小,只能留给值得的人。其他的,保持一个适当的“怀疑态度”和友善,就够吧。

自己的生活,请好好的自己负全责。能够做的,只能是这些了。

Sunday, November 2, 2014

《林依晨的纽约贝果日记》,节录

我很喜欢有性格的女生——可能如果是有性格的男生,会让我觉得太骄傲而讨厌,但是女生如果活得很有想法,也保留纯真正向的心态,就让我忍不住着迷不已。

以下是我忍不住节录的片断。她写日记的叙述方式,就是我常用的——喃喃自语,对生活有十万个为什么,然后自己给一个结论出来,再想起那些正面的态度和想法,一再提醒自己。

************************************************
摘自:http://data.book.hexun.com.tw/chapter-3817-2-2.shtml

1. 真不曉得我以後會是如何對後輩們講述我的種種曾經與生命故事?嗯……我想,絕對不能有太多的懊悔!

2. 不過,這不正是我此行的目的嗎?挑戰困難、擁抱挫折,面對它、解決它。面對生命中種種的不順遂,我們往往太容易放棄“自己”,放棄堅持下去。但有時候,“放棄”,是生命中最容易的選擇。放棄友情、放棄親情、放棄愛情,放棄察覺、放棄突破、放棄新視野,甚至放棄一份可能的幸福……。難道我真的願意讓它們從我懷中溜走嗎?絕不!否定的聲響立即自我心中彈起。我已經厭倦了做那麽多容易的選擇!擦乾眼淚,深呼吸一大口氣。我要繼續挺進下一回合!“真正在支持我們的,是我們對‘自己’的承諾。

3. 我想全世界無論是哪個國家的人,即使歷史文化、風土民情各不相同,總有些地方是永遠共通的:真誠的笑容、滿足情感需求的渴望、遇到美妙的音樂、舞蹈、美食、愛情時那種陶陶然的戚覺,以及追逐夢想時的街勁與傻勁……等等。同時我也深深地相信,無論在何時何地,我們都擁有重拾生而為人之戚動與幸福的能力,而這份能力,是我們自己給自己的,別人,真的給不起!

4. 我發現我還有好多好多不足的地方,還有很大很大的可能性!心中的碼表瞬間歸零,隨時可以準備重新再出發,隨時可以再接受新的想法與資訊,也隨時可以迎接艱鉅的升級版挑戰!

來這裏之前,總認為自己承受的已經夠多了,種種的壓力、委屈、不滿與迷惘沈甸甸地壓在我的心頭,有一度我曾經以為它們已經滿了、到達極限了,再也不會有更多了,自憐自艾到連自己部討厭自己。如今我才明了,我有多少承受負面刺激的能力,相同地我就也禽有同等或更大的容量來擁有正面的力量!原來,我們絕對能此自己想像的走得更遠、更卓越!

5. “凡事都有兩面,少了麻煩也少了前進的動力:省了事卻也省了成長的空間。”

6. 令我大感驚訝的是,他們夫妻倆結婚之時,Tracy已經四十歲了,Dorothy則是三十九歲,兩個人竟然都是第一次步入婚姻!真不可思議……。Dorothy還甜蜜蜜地望著Tracy說,她很高興她選擇了等待(此時Tracy也馬上附和:“Me too!”),且讓她等到了,而不是迫於年紀的壓力便隨便將就找個戚覺不是太差的人嫁了,幾年後才發現這個她最愛的人,又或者一根本沒等到……。

這讓我想起好友雅婷曾告訴我的一句話:“只要緣份夠深,不怕緣來得晚。”但是相信自己終會等到自己的真愛,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

7. 其實,當初踏進店裏,直直朝櫃臺走去找店長商量時的我並沒有想太多,只想著自己來紐約就是要嘗試一些以往不敢嘗試,甚至覺得簡直是“丟臉”的事——好不容易可以暫時拋開公眾人物這層惱人的顧慮,怎麽能不好好把握,多冒點險哩?現在的我,正調整自己對於很多事情的態度——就算沒有成功的“先例”,或可能成功的“證據”,我也要努力去嘗試、盡全力讓它們有可能發生,進而真的發生!(我就是第一個做成某件事的人!)

8. 曾在某張明信片上看過這麽一段話:“旅行,究竟是讓我們的視野變寬了,還是讓世界變小了?——當然是世界變小了,因為~了解。”很多時候的恐懼、不安與衝突都是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的,多聽、多看,多走走、多嘗試,其實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可以心定自如的。


9. 不過,這段日子真的讓我聽見、看到許多不同種族、不同膚色的人們在這片土地上盡情揮灑自己生命的故事,無論是我的姨媽、眼前這位同樣嬌小幹練的臺灣女子、紀念禮品店店員、街上的攤販、常見的中南美洲面孔的計程車司機、大樓守衛或常見的美裔非籍劇院保鑣,金發碧眼的白種人、美洲本土的原住民……等等,大家都是這麽努力地奮鬥著、為自己的未來打拼,仿佛生怕只是蹉跎了一會兒,機會便不再似的,這景象不斷強烈激勵著我:我只能更好!否則就輸給他們啦!(壓力好像又不知不覺悄悄上身了……^ ^”)

10. 一個人坐在客運巴士上,默默地看著曼哈頓的天際線逐漸模糊、隱沒於眼底,我不禁輕嘆了口氣。年輕時有年輕時看世界的眼光,只是不曉得下次再回到這個地方時,紐約這顆大蘋果在我眼裏會成了什麽模樣?我在她的眼裏又有了什麽樣的變化呢?我的心,此刻盡是對於現在、未來的渾沌與迷茫……。不過,其實也不急著厘清什麽,就讓她再迷惘一下吧!尼釆不是說過嗎?“你的心必須充滿混亂,才生得出一顆舞動的心。”我想,我還挺需要此刻的安靜、寂寞與混亂的,再一下下……再一下下就好……。

11. “過完萬聖節就是十一月的到來”,一早起來的我這麽想著,同時也慶幸自己的九月、十月都過得相當充實而有意義。我還真無法接受二○○六年三月的自己和二○○六年十月的自己竟然是大同小異、沒有任何長進的狀態……。但有時太多的事情的確不調整就不會有改變,要自己開始著手去做和過去不同的事情,才有可能讓一切也跟著政變,不是嗎?老實說,雖然不可能所有事情的成敗都操之在自己一人,但若知道如此,還願意快樂地選擇去當那個關鍵的、首先開始動起來的齒輪,我想往後人生的成功也幾乎是必然的吧!

12. 曾經看過這麽一段話:“停下來想一想。每個人都有潛在的能量,只是很容易被習慣所掩蓋,被時間所消磨,被情性所迷離。”不想被強人所難地去做一個完美的模範,也並不覺得一個人非得接受全然樂觀、正面、積極的訊息才是件好事,畢竟哭泣和微笑其實都是不容錯過的人生體驗。可是,我真的想要讓自己的生命有那麽一點不同,讓它更有意思些,或許是僅關乎我,也可以是之於你們,同時也之於我自己。我想,應該有挺多方式和道路可供選擇的,是吧?!

13. 姨媽也有每天踩腳踏車、舉小啞鈴塑身的習慣,因此我們總是邊運動邊聊天,一點兒也不嫌無趣。只是,當我講到藝人生活的種種無奈與不合理時,她總會嘆一口比我還大聲的氣。例如要比一般人更瘦;例如那與媒體之間不可思議的關系;例如那些瞬息萬變、難以捉摸的消費者口味,還有,她認為最基本、最神聖不可侵犯的自由與隱私權……。對於這些,我早已有體認與覺悟,然而看似妥協,其實內心一直都存在著不停止的反抗、爭辯與不甘,只是經由她的口說出來,我才再度驚覺自己看待這些狀態的置身事外、置若罔聞與理所當然。

  老天爺可對我真好!每當我又“不知不覺地”走入那一大片洪流裏時,總會派個人或讓某些事情發生來點醒我。ThankGod……。

14. 到紐約的另一個發現是,本來我並不是那種會主動和陌生人攀談的女生,到了異地卻反而做了很多次這樣的事。可能是因為沒什麽人認識我,心中自然少了那份自以為是、公眾人物的包袱,所以自然可以毫無顧忌地和陌生人侃侃而談了。也因此我看了許許多多迷人的眾生相,也體會到世界何其遼闊,真的沒有必要為了小小的挫折就斤斤計較、抑郁喪誌。身邊來來往往的人們各自有各自的人生故事和屬於他們自己的秘密,我的又算什麽呢?不管眼前的他們此刻或愁苦或喜悅,或憤怒或迷惘,他們部是那麽努力地活著,就像是被玻璃板覆蓋住的豆芽苗般,壓力再怎麽大也要努力向上撐!撐!撐!直到努力突破困境為止!光是這點就叫我欽佩不已。

  我還有什麽好失去的呢?

15. 這不是一本可以讓人按圖索驥的旅遊書,而是我在紐約遊學期間美好而真實的心情體驗。這趟旅程對我而言是相當具有意義且影響深遠的,無論是在戲劇表演方面還是看待周遭萬事萬物的角度。

現在我終於知道,該如何去看待這個世界,謹此與你們分享。

************************************************


这是她在二十四岁发生的事情,我二十四岁时正在做什么呢?而现在的我也正在做什么呢?

Friday, October 31, 2014

新叶

最近把焦点放在林依晨,看过了所有她六年前留学纽约的部落格篇幅(其实才几页)。就是纯粹分享日常的领悟,也带有她充满韧性的学习想法,充满知性的智慧,使我不禁更想向她看齐。再寻找资料,才发现原来她几年前也把她一些生活上的想法写成几本书,比起部落格有更详细的日记分享,有《林家女孩依晨的青春部落格》《林依晨-美好的旅行》,以及《林依晨的纽约贝果日记》。呵呵,依我的偏爱度,肯定有天把它们买回家,或者有哪里能让我在线阅读

刚刚在线读到她的一篇在《林依晨的纽约贝果日记》的文章,写着:

小學時期的筆友(其實只是隔壁班同學啦!)寄了封e-mail給我,告訴我她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了!母女均安,小baby都快兩個月大了!突然意識到我們兩人此刻都在美國,我立即興奮地打電話給她。電話一通,很快就感受到話筒另一端的她,是怎樣程度的愉悅與滿足。我們倆從小學畢業後,各自就讀不同的國、高中和大學,卻還是一直維持著穩定,但並不十分頻繁的聯絡。一年多前,才聽說她毅然決然地決定陪男友赴美攻讀碩、博士,沒想到這次再收到她的消息時,進度卻已是大大地超前,不但婚也結了,小孩也生了,一家人甚至還打算就這麽定居在美國了……。這或許就是屬於她的幸福吧!雖然實在是羨慕不已,但若此刻的我擁有這相同的一切,我也會和她一樣地滿足而開心嗎?我能感受到相同的喜悅嗎?應該不會,不僅是因為我還未準備好,也是因為我現階段所向往的快樂,和她的終究不同。當然,也不會和任何一個人相同,所以……就做自己吧!活出自己所愛的、想要的那個自己!

我不禁会心一笑。

对于时间和经验之类的事,我也有自己的一套“无所谓”和“想要”。在一般人的眼里和我认知的自己,大概很不一样吧,可能在各种方面总会让人失望。但是,生活是自己的,在看着自己度量的目标同时,实在无法分神理会太多。

这样的前提下,请继续相信美好的信仰吧,相信有智慧的随心,能握住好的缘分和成就。

时间可以完成很多事,时间到了,哪里就会生根、长新叶。

           

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笔耕

整个十月,感觉过得很快。

月初,已经是第二次应邀为慈济亲子班担任笔耕。所谓笔耕,就是把当天的活动写成一个简报,记录下来。说来,我已经担任了四、五次这样的职务。那天被一个人问,“你怎么好像突然冒出来的?”,因为看得出我不是由朋友带进来的,而是突然间参与一些活动,每次的活动其实都自己一个人在旁观摩。

过后,第三个星期六,应邀去为一个在静思书轩的华乐分享会担任笔耕。这晚,来自艺乡乐华乐学院的一班年轻人独奏或合奏,有些加入了俏皮流行的因素,顿时让我对华乐刮目相看,也因为能趁机沉淀心情,轻松一晚而感到很开心。

我其实也不明白为什么不知不觉加入了这么多活动。当初是因为不知道怎么拒绝而答应参与活动,过后就接二连三更多活动了。当然,使我觉得好玩的是这个笔耕的职务,可以旁观,然后把感想和所见所闻写下来,就像是我一贯会在blog里做的事。

还在拭目以待,到底我会涉水多深呢?呵呵。

Saturday, October 18, 2014

凉风习习的一天


今早天气凉爽,有浅蓝的天空,我洗了常穿的鞋子和袋子。在屋外草地上的绳子晾着白色的袋子、白色的鞋带,有个空衣架和衣夹在旁边,颜色对比变得很强烈。风吹的时候,亮色的衣夹和细长的鞋带看似雀跃的跳舞,很美。我拍不出那种感觉,画出来,有表达到吗?

很多时候,也说不出那种感觉,诸如...在喜欢的东西被轻易记住的时候,在隐藏的心思被留意的时候,在想要的想法被满足的时候,在不知不觉时间过得很快的时候,能偷偷察觉出来的感觉。觉得如果能够描绘出来的话,就会像这幅图画一样,看似微不足道,却只有我知道的特别。

最近留意的歌是容祖儿的《让我们走下去》,觉得真好听。拿出来分享的话,也许会被觉得很花痴,呵呵。那就大概写在这里,报道一下好了。

Friday, October 10, 2014

书毅的生日

玉意介绍很好的聚餐地点,Sri Petaling的Krathong Thai Restaurant。这家充满亚答风味的泰式餐馆,食物都很好吃,尤其像我不太敢吃辣的人都忍不住喝了又喝它的Tomyam汤,还有Fried sotong with hot basil,Fried kangkung with belacan都让我很开胃的配饭。

@Krathong Thai Restaurant, Sri Petaling
(Tomyam seafood - RM 24.00, Fried sotong with hot basil - RM 14.00, Fried kangkung belacan - RM 8.00)

过后理所当然的有个甜品时刻,就在附近的Kitakami,田园风格的小格子店铺,很温馨的布置,也是很好的谈天地点。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Tiramisu 很好吃呢,还有chocolate brownie,很有质感的巧克力,很喜欢。
Tiramisu, @KitaKami, Sri Petaling (RM 9.90) 

Chocolate brownie, @Kitakami, Sri Petaling (RM9.90)
聊天中,我问文斌一些问题,都让他们觉得我好像在访问他。大家都觉得很好笑,可是wb的解答很好,我很有兴趣听,也很有兴趣问。我们讨论母鸡需要公鸡来生蛋吗?我说,感觉上母鸡每天都生蛋啊,可是大家都不确定。书毅说没有公鸡的话鸡蛋怎么变小鸡呢?我说,那么公鸡必须要和母鸡“住”。他们都觉得这是什么词,住?!

过后我们讨论《Noah》这部电影,文斌向我们简述那个剧情——那个被上帝挑中的人,制造了noah方舟,并且带上各种动物和他的三个儿子,还有一个不能生育的养女。原意想要让人类在新世界里绝种,可是原本不能生育的养女竟然怀孕了,还生下双胞胎女儿,结果就有了我们新世界里延续的人类。听到这里我还转不过来,书毅说,“因为那个双胞胎女儿可以和那三个儿子......住!”哈哈,[住],挺方便的解释嘛。

过后我们有谈到佛经,我说,最近我才知道大悲咒其实是一种会召唤周遭孤魂的歌,他们被吸引过来,听着的时候可以为他们造功德,超度他们。然后我们谈到佛教有那么多经文,我问文斌,“为什么我们(日常生活中)要念经呢?是不是因为要超度别人?”。书毅翻白眼的语气说:“什么超度?”,同一时间玉意说,“超度可以找别人念的geh...”。秀菁看着我笑。

文斌则认真地回答:“因为这是一种修为的方法blablabla...”,我也原本一副认真的样子洗耳恭听,可是听他的第一句就知道自己的揣测“是不是要超度别人”是多么十万八千公里的不一样,也想起了书毅和玉意的第一反应,顿时忍不住暴笑出来,大家也哄堂大笑。

最后我们谈到大概10点多才离开,有大半的时间也不知不觉是在访谈节目,谢谢文斌上来节目,也谢谢三位嘉宾,哈哈。

回家时我问书毅,对于这次的生日聚会满意吗?他说不满意,哈哈,因为这么多次里,轮到我负责召集的这次,这是最少人的。这不能怪我呢,除非有谁买机票请DJ回来凑数啦,以前也只能多他一个而使得每次都是6个人。哈哈。


还有,不要问我关于下一个生日的人的策划事情。

Friday, October 3, 2014

It's ok, that's love!

我一直都关注着Echo许慧珊的fb,以前是南洋商报的专栏作家,写生活小事、关于她的阿洛、朋友们和对事情的看法。一直都觉得她很风趣,描述的事情都会有笑点。因为她的英文名和三毛同名,让我不知不觉地,觉得她们有某种气质上的共同点,尤其是她们都出过书,都是描述生活小事,平凡却也带着特别,我特别喜欢阅读这些故事。

最近她把早期的书出版成电子书,纸本已经绝版了。那些是她在单身时写过的书,有的文章笔锋尖厉、风趣的讽刺,也不需太认真看看。

她单身时和朋友们的故事就很多姿多彩。喜欢就呼朋唤友去看电影、上山看星星(我也想呢呵呵),忙碌的话就好几个星期不见面、每天一个人吃饭。我读着的时候,对于这样的生活,越来越喜欢了,因为时间是自己的,生活也是自己的,多写意。

说了那么多,其实只是想要说说,最近的感觉良好。

偶尔在实验室里,会听到“小朋友,你ok吗?”,第一句问候就让我发笑;每天的午餐可以考虑疯狂的花费或省钱;在小房间做着实验时,可以有播歌的时段,最近热播的还是《等一个人》;知道了周遭是可以玩得的朋友,不会是让我害怕的朋友(害怕的顾虑有几种,没有任何值得我害怕的可能性,才安心呵呵);喜欢听那些国外生活过的故事,觉得好羡慕好新奇,但不会激动,因为我的经历也很独一无二。

我在这些时候交的新朋友,都给我一种和以前的朋友的友谊不同的感觉。他们来到我心房的庭院,让我看见更多不同的风景,体验不同的快乐。可是有些时候,我还是想要回到心里的某个深处,找回熟悉的其他人,才算安心。



最近也看了一部韩剧,难得喜欢的好戏呢——《没关系,是爱情啊》。我比较喜欢英文题目,《It's ok, that's love》。故事用不同的轴线表达了“It's ok, that's love”的意义,Love不只是关于爱情、也是友情和亲情。生活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卡和心理障碍,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别人能够帮忙。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有爱,就能好了。

就像女主角刚开始时,和男主角讨论爱情观。她抱着怀疑说:“爱情真的能拯救他们吗?你也一样吗?觉得爱情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幸福、快乐、还有带来心动和勇气吗?”。

男主角点头,说:“当然也会带来苦痛、埋怨、痛苦、伤心、绝望还有不幸,但是也会给你战胜这些的力量吧。这程度的话,才算是爱情啊。”

我反正不管华语把这爱情诠释得太狭义了,反正心里暖暖的。配合故事里的剧情,配合日常生活里遇到的人的特色,就觉得可以活着真好,心里能有爱也真好。反正会有聚有散,反正命运和缘分总是顺心,反正在心情低落的时候,还是很轻易的被逗笑,能记住那些美好。

应该一边听歌,一边看此文呢。想起谁了,就能微笑。

Sunday, September 28, 2014

这个周末

星期六晚上是Evelyn的女儿Katerina满岁,她在Bandar Kinrara附近的Zest Point《You and Me Kitchen》包下整间店庆祝。餐馆外摆了很多可爱的气球,还有秋千桌位,很温馨。餐点是自助式,摆设取分,味道还好,呵呵。

我们一班朋友又趁机聚会一番了。我不想的,可是为什么...总会有一些笑话。

我载了晓慧和雯娟,临下车之前开始了细雨,于是我看看自己的小包包,思考着该怎么带雨伞下车。突然看见隔壁的雯娟带着大大的包包,有很多空间的样子,冲口而出开心的说:“Eh,你的bag这么大个,借来放雨伞har?”,她应了声可以,停顿一秒后突然说,“其实你可以不用提[你的bag这么大个]的。”,哈哈,我们都暴笑了。

晓慧说这让她想起了以前的笑话。还在undergrad大学时,有一次,我和YueShin还有晓慧在图书馆附近见面,刚巧我和YS带着同样的tupperwear水壶。聊天中YS顺手拿起其中一个水壶要喝水,我看着很清楚,她拿的是我的啊。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其实如果她要喝我的也是可以的...可是如果她原本没有想要喝我的水怎么办?...可是告诉她后会不会以为我太介意怎么办?....(想太多的人就是这样的!)迂回百遍的思绪后我还是临时憋出一句说,“你确定你要喝吗?”。当时她们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笑点是,我可以直说啊那是我的水壶,谁会问“你确定你要喝吗?”。哈哈。

Katerina蛋糕仪式后,我们轮流和她拍照。空闲时,难得见面的Wei Sern谈起我们是十多年的朋友了,大家各自数算彼此认识的真正年数,因为我们同班的时期不一样。我想了想,我和他在form 4才认识,那么算是11年的朋友了?哇,没想到form 4才认识的朋友,就已经有11年交情了,我不禁倾倒在Mei Fong那里,有感而发说“好可怜噢”。他们不明白我的心情曲折,误解到的意思是,[我认识他这么久真可怜啊]。Wei Sern一脸无辜的样子追问我,“可怜什么?可怜什么?”,哈哈,我真的深深觉得我的思绪在一秒之内可以转得有多复杂啊,而没有别人能够明白。


**********************************************************************
星期日晚上,和雯娟还有晓慧看了《等一个人咖啡》。笑点都很典型的,都是九把刀的“特色”。

最后没有像那个极力宣传的同事那样看到最后哭,哈哈,我觉得有感动啊,但是不至于哭,因为后面的天马行空又让我笑到半死。

九把刀的故事有一个特色,很废很废的剧情里带着深刻的感情刻画,关于亲情、友情甚至爱情,他都呈现过这些深刻的感情牵绊,以及爱。

这个电影里有一句话——“爱情,需要的巧合,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是进入感动部分的开始。女主角思萤向暗恋很久的男生告白,可是那个男生说,你喜欢我什么?思萤说,喜欢你看起来无忧无虑的样子,想到什么就可以说出来,可以很自在,对了,你还帮我挡巴士。男生说,巴士司机都看不到我,怎么挡巴士啊?说的那个人,怎么不觉得像我...反而越来越觉得像另一个人了。

剧情回带思萤和阿拓之前的相遇、一起的经历,很多无聊的琐碎事,却很开心、很自在,回想的时候还觉得很特别。不知不觉地,这些真实的回忆比虚幻的崇拜幻想还要沉重实在。看Trailer就猜到思萤最后会跟谁在一起啦。可是现实中,两个人之间拥有的巧合,会像电影那么完美刚巧吗?

我不知道,也许每个人都该像阿拓那样,拥有那样的超能力,在真正喜欢的人后面,可以拿出热腾腾的香肠,要想知道对方喜欢自己吗?那就看能不能拿到热腾腾、加姜的豆花吗?多容易简单的证据。

呵呵,看过后是将近半夜了,正好做梦。

Tuesday, September 16, 2014

听歌的一天


看过了《SHE Together Forever》的video,这是我去年也有去的演唱会,收录在DVD里的是台北场。我的记忆越来越好笑,有一些歌,我竟然对于她们有没有曾经在现场唱过没什么印象。

突然很喜欢的是《Belief》这首歌,“这世界有太多 会消失的美丽,但你是你,so I believe”,过后这首歌播了整个晚上。还有A cappella版本的《围巾》,“每当我一天一天更懂你...”,听到这里,我的头要侧一侧,呵呵,Hebe的声音真让人陶醉。

越来越觉得能够低调是一件很好的事,有些想法自己体会,自己分析,自己随心所欲,也不会轻易被影响了。当我还觉得很美好,那还是很美好。我能觉得快乐,蝴蝶翩翩起舞,就够了。

听完了她们的歌,我心里暖暖的想,请继续努力,让我欣赏,也会期许自己不要松懈,能让你欣赏。

Friday, September 12, 2014

这个星期的美好

这个星期发生的事都让我觉得太美好了。

星期一是中秋节,今年由于没有特别准备灯笼和蜡烛,没邀朋友们过来。很纯粹的家人团聚。我们玩着去年留下的日本纸灯笼,挂了一整排的灯笼,气氛都出来了。这晚的月亮也又大又圆,增添喜庆。我拉着Ron转圈跳舞,他兴致都来了,咔咔的笑,在旁被抱着的Hin也看着我们笑得咯咯声。呵呵,逗小孩子开心,听他们的笑声是最快乐的事。

简单的拜祭后我们开始吃水果和一些应节食物。嬷嬷和Ah Yan还有我讲以前她小的时候,会有一种玩菱角的方法,就是一根竹插过一支菱角,再穿过另一支菱角的一边,不突头。然后也会顺便缠绕一根线。过后一手固定下面的菱角扯线,上面的菱角就会转。嗯,我有点想象不到,于是上网看了大概的解释。哦哦。

********************************************************

星期二受邀去志平家晚餐,也有DJ、书毅和另外两位IBS的朋友们。虽然说成是普通一顿饭邀约,也是想为DJ farewell和表示一些感激吧,呵呵。其实DJ在lab里真是举足轻重啊,哈哈,几乎每个人都受他帮助不少,很努力适应英语环境的志平也是其中一个。

志平和她的先生培元准备了羊肉火锅,伴酱是很特别的从中国带过来的芝麻酱。火锅料理也有木耳、海带、虾等。有个不知道什么形状的白色食物,志平放进去火锅里后,我们才问“那是什么?”,志平说,“是牛肚,很好吃的!”,她很喜欢吃。突然她想到,“啊,你们有些人不吃牛肉的,是吧?”,例如DJ和我。我也在考虑着这个问题,冲口而出的竟是说,“可是牛肚不是肉吧!”,顿时大家都爆笑出来。哈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么好笑的理由,那时只想着要给一些说法不要主人难做啊。过后我们说,我们可以选择不吃。

聚餐的话题离不开志平一直称赞DJ,哈哈(嘟嚷:真是的!)。“你知道吗,德峻的华语很好”、“德峻的英文很好”、“德峻的理解能力真好”。重点是,都比我们在场的其他人好,除了书毅,志平说很少听他说话所以不知道。我的华语志平听得懂,她说我常说简单的词,DJ出口的是正确的深奥的词,还会说成语;而且DJ发音很纯正,我的华语有广东音;DJ的英文能力不用多说;而如果当志平他们说话中带着中国词,例如“彩电”(彩色电视机),志平比较我和DJ的当场反应,就指出DJ能立刻听懂,我却还要再三的解释。最后志平说,看来槟城人的华语比较好。天啊,我立刻忍不住了,我在损害着雪隆人的名声吗?我着急说,“No,no,no,不关地方的问题。”。书毅也插一剑,看了看我,对志平说,“是个人的问题,她比较迟钝。”。大家都笑了。其实志平是出乎真心的表扬DJ,她的评论也很朴实诚实,并不是刻意比较。虽然我平日也很佩服DJ,可是当场一直各种的被比下去,我有种很kiasu又没办法反驳的好笑复杂的心情。哈哈。

聚会途中,志平的女儿Yoyo回来了。她邀我们玩UNO Stacko。不是正常的玩法,而是一条一条长方条叠高,看谁叠得比较高用料又少。我和SC、SK,还有培元陪她玩,试了很多种叠法。最高的纪录是我和培元,很用心的、慢慢的叠,各试过叠到十条长方条那么高。过后DJ漫不经心的加入,第一次叠的很快倒了,第二次,九、十、十一、十二,他完全是以一种旋风的速度叠到十三条才倒,轻易赢过试了那么久的我和培元。啊,再一次的被比下去。好吧,真厉害!

回家之前有很好心的video transfer,在停车场打开laptop,由于我的thumb drive需要删掉一些文件,耽搁了一些时间,让大家都有点惨的受蚊子叮咬。而我完全沉浸在自我感觉良好地不觉得内疚,只是充满[觉得这些偶尔的分享真好]的想法。哈哈。

*************************************************************

星期四是我的生日。Labmate们为我中午特地去Sunway午餐庆祝,选在MOF。其实现在,几乎每天我们都有6个人一起午餐,这么多人,大家的话题都很热闹很各种各样。Yiying和Yonghui留澳回来,也都喜欢日本文化,多数总是在讨论这两个国家的东西而已。Yinquan和Kwangshan都是从UM过来的,本来就认识,他们很爱斗嘴,我每天听他们的谈话都觉得很好笑。YQ曾经去过美国交流,KS去过纽西兰打工旅游。Shiauying和Meishin都曾经在英国留学,我很爱听她们分享那边的点滴,很向往那里的教学环境,呵呵。

我在他们之中,反而是最没有阅历的了,所以很喜欢听他们说那些外国生活的故事,那些不同的文化冲击,遇到的有趣的事。

因为他们,工作的时间总会很容易过。有实验瓶颈时也有人可以一起讨论。真好!

***************************************************************

星期四晚上,是coursemate们的聚会。从上个月开始就开始预先询问大家这天作为我的生日庆祝日期,为的也是想要尽早预订DJ今年里和我们的最后一次聚会。尽管如此,餐馆的地点一直无法决定,在前一天和当天下午才大概讨论,因为希望能够找到既有肉食也有严格素食的餐单又不重复之前吃过的餐馆(十分难!)。可是最后一刻还是改变了整个聚会地点,最后决定是Delicious,Sunway Pyramid。

这里有wifi,于是终于在手机看到了我们gang里其中一个人的沙滩“写真照”。之前我都没找到这个最近上传的“写真照”,看到过后,真是太好笑了!完全是无障碍突破尺度的拍摄,哈哈。而聚会也是保持六个人的人数,有四名维持百分百出席率的中坚份子,第五和第六个出席者常常变化,从七月的伟强秀菁变成八月的秀菁诗婷到这个月是诗婷文斌。

Delicious有一个叫Chocolate pudding的蛋糕,外形很像我喜欢的心太软蛋糕。蛋糕上桌时,书毅像表演魔术那样突然从桌子底下拿出一根他带来的蜡烛和打火机,这就变成生日蛋糕了,哈哈。蛋糕是翻热了的,吹蜡烛后,插入蛋糕的蜡烛根部竟然溶化了,一些蜡水在蛋糕里,需要挖出来丢掉。看着我处理这个的时候诗婷问书毅,“那个蜡烛是不是过期的?”。呃,一时间大家的反应是从来没有想过蜡烛会不会过期哦(也没想到蛋糕竟会热到能融化蜡烛)。诗婷继续说“可能蜡烛也会过期的吧......”。“大概是那particle久了有变化(大意是这样),”DJ随意说。我也接说“可能oxidized了......”,其他人也不知说什么解释,很乱,玉意忍不住说“来了来了,scientific term都出来了。”。哈哈,我觉得很好笑,像所谓的[神回复]。

************************************************************
星期五晚上,是和F6的朋友们聚会庆祝。

我们这班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们,已经磨合了很稳固的默契,聚会的时间总是可以推迟的。哈哈。其实大家能够迁就到这个日期聚会已经很难得了,有些人有加时工作,有些人从很远的公司过来,这里的交通状况也不是十分好。

说是7点半集合,我、美凤还有紫绮已经预料到大家会迟到,所以8点才到。可是8点多到达的只有一个人——高清胜。我们都很饿了,先进去说好的餐馆,SetiaWalk的Tokyo Kitchen,点餐先吃了。其他人过后到达,我们已经吃完了,哈哈。

这次最想听到的是紫绮的被求婚故事,哈哈,故事很可爱,真为她感到高兴!

过后大家移阵去Tipsy Brew O'Coffee吃蛋糕,我吃到了很喜欢的chocolate marble cheesecake,让我充满了想要在家尝试做的念头,看看吧。在这里大家才比较大势拍照,都拿出他们的相机手机拍照。我每次都很心急想要收集照片,在问Chee Yow可不可以当场bluetooth他手机里的照片给我的时候,冲口而出说“你们每次(upload照片)都慢到要死。”。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Hon Lim也立刻拿这个来间接揶揄我,对正在打算打开bluetooth的CheeYow说,“快点打开啦,慢到要死......”,隔壁的Kumhing不小心做了什么碰到他,他立刻说“要死啊?要死啊?”,我赶忙挥手说我没有那个意思,但是已经是覆水难收了。啊,真对不起,哈哈。

他们问我的生日愿望,其实昨天玉意也问我27岁的愿望,昨天午餐时我也被追问27岁的感想。嗯,我三次都用物体上的愿望带过了,说我想要一架相机。其实,我真正的愿望又何止如此简单呢,呵呵,但是也该路人皆知吧。我还有好多好多想要完成的心愿清单。祝我一切都顺顺利利,一步一步地达成心愿。

谢谢大家费心的生日安排和抽空庆祝,少了你们,也许我也不会那么开朗乐观,总是开心的笑。呵呵。

Sunday, September 7, 2014

关于自己

看见有些人开始一个游戏——说出关于自己的20件事。嗯,我也跃跃欲试。

1. 周末喜欢待在家。
2. 喜欢巧克力,可可度大概57%以上好了。
3. 喜欢的歌手是韦礼安、苏打绿、徐佳莹。别问我别的了,会列不完的。
4. 说不出特别喜欢的颜色,因为觉得不同的颜色在不同的物体有不同的美。
5. 不要问我明天的事情。
6. 很喜欢玩各种事物的排行榜。
7. 喜欢心太软蛋糕。
8. 突然会心血来潮做蛋糕或准备早餐。
9. 目前为止最拿手的正餐厨艺是aglio olio spaghetti。
10. 可以吃得清淡,但在家常常乱吃零食。
11. 最喜欢家里的酿鱼肉,茄子鱼肉。
12. 不太敢吃冰冷的食物。
13. 喜欢被称赞,呵呵。
14. 最近有了想见识的旅行新目标。
15. 喜欢看《交换日记》系列。
16. 不喜欢听到抱怨、埋怨、悲观的话。
17. 开始意识“钱”的重要性。
18. 想太多。
19. 几乎每天都做梦。
20.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哈哈。

用了两天断断续续的才写下来。

写着的时候会有种感触,很欣幸拥有主动了解我、愿意聆听我的朋友,反而也许,我却不是那么的了解对方。有过很长的日子里频密的聊天、在一起,到现在渐渐少了,却还会觉得回忆很熟悉、温暖。

九月了,又是自以为是属于自己的月份。快到生日了,我愿自己能成为诚实的人,说出来的是心里所想的,不会再自欺欺人了。


星期六准备的早餐,鸡蛋牛角包。


Sunday, August 31, 2014

一点点加入

八月过得很长,至少我认为是,呵呵,因为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

几个月前因缘际会,我正式加入了慈济。说来真好笑,以前看着朋友们那么投入那些活动却没想过要一起参与,可是现在他们逐渐淡出了我才有那个心思想要了解和尝试。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三分钟热度可以到达哪里。凭我以前对于加入红新月会、书法班的心态转折,不出多少个月,我大概会因为想要避开更大的承担而慢慢退出的。

我的加入完全跟身边的人格格不入,家人们不吃素,比较倾向信奉道教。我对于表面上的因果报应轮的经文也十分抗拒,所以完全是抱着想要了解的心态体会那些课。朋友们的追求也不一样,他们比较愿意放心思在副业或英文学习上,对于慈济的活动没有兴趣,所以我只能够一次又一次的一个人参与。

八月头应邀去一个新苗助学金的家访。我和另外三位师兄姐去了几个家庭访问。一路上,和他们的谈话很有意思,知道了很多其他人也有奉献慈济,尤其是一些公司老板。而且,有位师姐还是UPM的lecturer,在这里可以认识很多不同的人呢。

过后,误打误撞的被邀入真善美的团队,我其实对于笔耕有点兴趣,就好玩着看吧。八月中,第一次参与吉祥月的笔耕组,访问了好几个民众,有看似普通却充满想法的auntie(我根本就是常常先入为主的看小别人)、看起来很美没想到很愿意实现慈济精神的电视主持人(没想到呢)、原来以前是艺术学院院长的有钱uncle。从他们不同的背景问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想法,都让我觉得很好玩。

还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投入进去,我有一个很大的顾虑,关于那个头饰和装扮。慈济奉行的衣饰规格、言行举止有些严谨呢。但是目前为止,很受用于那些静思语和上人看待社会现象的想法,对我的日常生活有很好的潜移默化。

所以,就拭目以待吧。

冰山下的心情

这两个星期五都回去IBS。我的“想太多忐忑不安症”在星期四晚完全充分的发作出来,因为觉得很久没有接触lab里的人了,觉得心里有点别扭。每次都事后发现,我根本就是庸人自扰,为了烦恼太多而被杀死的细胞们都死得很冤枉,哈哈。

这次最久违的是Umar了。这一年来有时会在网络里找他帮忙顺便闲聊,得知他二月起就是一个postdoc,但是很久没有见面了。上个星期五,第一个在IBS见到的熟人就是他了,很开心的在楼梯间立刻闲聊了十多分钟。他最近要结婚了,真替他高兴!因为他就是一位很温儒又充满学问的绅士,很希望他能够幸福快乐,他的言谈也难掩幸福开心的笑容。谈着谈着也发现他瘦了呢,原来开始了去gym的习惯,呵呵。知道他越来越好了,真替他高兴。

过后去到聚会的会议室见到了大家,大家都很自然的哈拉打招呼。很会“甜言蜜语”的En Abidin说我好像变年轻呢,好像十八岁那样。哈哈。他平时就是很喜欢和我们女生“口花花”一番,却在可以接受的界限。作为lab staff,他最好的性格就是很容易请他帮忙拿这个那个,虽然是[必须说出口他才会做]那种。

然后Kak Yat,她和我回去房间拿碗碟,我趁机拉着她撒娇一番,一边走一边靠着她的手听她问我最近怎样呢,好像瘦了哦,呵呵。她负责操作和管理实验室里所有的machine,包括HPLC、什么homogenizer之类的。很亲切,在实验室里有他们的帮忙,很得心应手。KW在走廊看见我,很开心的给了很多以后的路的意见。原本我有点害怕他呢,呵呵,可是其实还好。

见到Prof最让我开心了,她比以前更亲切的样子,听她谈了很多。最近她的健康不是很好,下个月需要动一个眼睛手术,在那之前,她需要好好调理身子,保持平稳的血压和血糖,所以我也明白那些迟迟未处理的进度。虽然很久没有见她了,可是依然油然而生一种敬意,更多的是一种爱戴。我当初的离开并不是她不好,而是我自己的问题,无法在这样的温室里追上大家的脚步,磨练学问。我希望就站在原地,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站好自己的位置。我觉得大家都在飞翔,而我还只能仰着头跑着追赶。

所以我任性的跑出去了,那时的冲动和不顾一切是现在看来都不会再有的,呵呵。在外面虽然有时挫折,却慢慢的掌握该懂的事了,也许,我也开始飞翔了。

好啦,很戏剧性的描述,所以现在我回来了,看见依然亲切可敬的老师,心里有一种欣慰和安心。她依然大方的祝福我的未来,我很感动。

那天她实现诺言给了我梦寐以求的”进度”,虽然只是很多个步骤的一个开始,虽然赶不及了最近的截止日期,我还是心怀感激。时机来得正好,这几天是假期,够我善用了。

我常常想,最坏的结果是“放弃”,只要不放弃,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对吧。

加油咯。

Sunday, August 24, 2014

任性之歌

听歌的时候会为它们归类——这些是励志的、这些是哀怨的、这些是要吵架的、这些是想偏了不可取的....还有一些是很过瘾的,却也只限唱唱而已,的任性之歌。

第一首就是蔡旻佑的《好不好》。

好不好  好不好
不准你说不好

去那里好不好?有点远,可是...好不好?不要放飞机,好不好?答应会去好不好?我就是要你说好。呵呵。

去年李欣怡有一首歌,不断在电台播放,很符合我那时的心情,叫做《不想听》。

就是不想听  眼睛也紧闭....
就是不承认  脆弱的像一片玻璃

到底有什么值得那么脆弱,现在的我都忘记了。呵呵。

最近又发现另一首任性之歌,是徐佳莹的《明天的事情》。

我不管了  什么都不要听
不要跟我说明天的事情

不要再提醒明天的不确定...不确定

闭上眼睛任性,是很危险的事。所以,虽然不想被提起明天的事情,还是...提一下吧,告诉我那些成功失败,挫折与障碍。像歌里坚定的歌声情绪,最后这些不确定还是会随着自己的初衷和意愿,到达那个地方。

在这方面一直保持过度乐观,我还是会觉得是一件好事。呵呵。


Thursday, August 21, 2014

想太多

有一天在实验中计算要用的分量。我越算越进入牛角尖。

大概说一说,我要把三个东西不同的concentration放在100ul里面。其中一样是virus,我必须要放34ul。于是我把100 - 34 = 66 ul 分成两半,用来准备另外两个东西,B和C。他们的stock concentration 都一样,都是1000 uM,我要把 B变成 100 uM in 100 ul,把C变成 5 uM in 100 ul。所以,我这样算:

For B:
M1V1 = M2V2
(M1) (33 ul) = (100 uM)(100 ul)
 M1 = 303 uM (就是说在33 ul 里的 B的concentration 必须要是 303 uM)

那么,从stock solution (1000 uM) 必须拿出的分量是:

M1V1 = M2V2
(1000 uM) (V1) = (303 uM) (33 ul)
          V1 = 10 ul (10 ul of stock diluted with 23 ul of media)

然后C也是如法计算。是不是很复杂?

我在算的时候,YQ走过来问我有什么问题吗?我已经算到草稿纸都没有空白了。耐心的听了我的计算后,他忍住笑,沉住气地对我说他明白我的算法,可是其实我可以很简单的算啊。

现在知道A要放34 ul,B的final concentration 是100 uM,C的final concentration 是5 uM。所以我应该直接的这样算:

For B :
M1V1 = M2V2
(1000 uM) (V1) = (100 uM)(100 ul)
V1 = 10 ul

For C:
M1V1 = M2V2
(1000 uM) V1 = (5 uM) (100 ul)
V1 = 0.5 ul

过后把它们top up 到100 ul即可。

总之就是我想到太复杂了。其实从他的第一句开始我就醒过来了,然后就是进入狂笑的状态。

Sunday, August 17, 2014

蒸鸡蛋糕的做法


Daddy很喜欢吃鸡蛋糕。有个邻居Auntie很会做鸡蛋糕,香喷喷的,daddy每隔几个星期就会向她订购一大盘(RM23,不便宜呢),当作几天的早餐。

我自认烘焙中人,怎么可以容许他不断向邻居买蛋糕而自己不会做呢?于是这个周末兴致起来,上网找好食谱,在星期六早上一起身就开始做蛋糕了。等到Daddy mummy逛巴刹回来后,刚刚好做好。

其实很简单而已。
2粒鸡蛋
60 g 砂糖 (这有点甜。还可以再减少,大概40g已经可以了)
60 g 低筋面粉

1. 鸡蛋加入砂糖高速打发。一定要高速,打到有稠浓的感觉就可以了。
2. 加入筛过的低筋面粉,用十字法搅拌。不要转圈,会把打发好的鸡蛋消气。
3. 拿去大火蒸十分钟。

整个准备时间大约45分钟,就好啦。

十分容易的食谱,在星期日再作4倍的分量作为隔天的早餐,也是大成功,呵呵。下次要再改善蛋糕的口感,这批面粉制成品有点粗糙(虽然已经筛过),再滑一些就完美了。

Saturday, August 16, 2014

DJ的生日庆祝

今天为了DJ的生日出来,去Hard Rock Cafe KL,我们都是第一次光顾这家赫赫有名的连锁餐馆,因为这里接近诗婷的conference地点。她其实为了见我们偷溜了出来。说来真好,每次搞聚会时如果遇到朋友们这么愿意无论如何都拿出时间见面,就觉得这是很值得感动的默契,时间地点其实可以调,每个人都不要牺牲太多就好(辛酸的搞活动心得)。


Hard Rock Cafe的食物很大份,而且味道都很不错。大家叫了几样菜一起分享,两个大burger、一个大大大的sandwich和一碟starter,已经很足够。价钱平分后,也比以前的生日餐便宜一点点。


DJ和书毅竟然在今早买了蛋糕,为什么要买而且还是山长水远的去大城堡其实我还不是很明白,哈哈,而且是DJ也一起去买的,大概是因为DJ喜欢这家蛋糕店?结果其实很不错哦,很好吃的vanilla内陷,外面像拉面的cream很像莲蓉,可能是加了cinnamon的莲蓉?拿出蛋糕的时候,DJ接受了Hard Rock Cafe一个很好玩的殊待,要生日的人站在椅子上,waitress带领现场的顾客一起大声地唱生日歌为他祝贺。哈哈。



之后,我们载玉意去Midvalley去会合她的妹妹。玉意问了几次我们过后要去哪里,我其实没想什么,可是书毅说让我决定哦。又是我决定吗?哈哈哈。结果我当然又要看电影啦。所以我们就驾进去Midvalley了。故意反应成被我逼才去MV,书毅说我真任性。我还来不及答,他就顺着玉意的话说那是他们纵容的啊。哈哈大意是这样。谢谢,哈哈哈。

结果因为想看的电影没有戏票所以就不看了,过后只是逛逛街买东西。回程在车上,我们在玩假设,如果backpack旅行,要谁当作旅伴呢?比较两个朋友,哪个比较愿意一起去旅行。我一直卡在WK和TH的选择里,因为觉得都没差啊,都完全想象不到怎么会单独跟他们个别去旅行。可是书毅举例如果去海滩,他就立刻联想到其中一位可能会非常失控,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我想到上次Bali的“事”,就立刻毫不犹豫的觉得“将就”还是选另一个比较好了。过后,轮到DJ选择他们两个(WK和TH),他的选择很简单,就选那个不需要他为那个人拍照,反而还可能会拍他的那个就好啦,所以WK和TH谁比较有可能被要求拍照?答案呼之欲出了。哈哈,果然没出席的坏处是会被讲,哈哈哈。请原谅我们的随口谈。最后DJ不禁说:“问题是,这些在现实都不可能发生啊。”,哈哈,我觉得最好笑就是这个意思了,讨论了这么久,有些我还很挣扎根本不知道怎么选啊,然后终于勉强选了,可是重点是这些都不可能发生。

回到住所后,被书毅十分翻白眼的说我“白目”,哈哈哈。我之前一直提出来问他来让他每次很麻烦的兜话题,但是我不知道啊,哈哈,真不好意思。

Saturday, August 9, 2014

八月的碎碎念

工作处理的事项让我越来越有成就感,变得很喜欢工作,呵呵,有点傻了,可是在努力达标的过程中,我找到一种...嗯...掌握的成就感吧。这里也充满爱说话的人。老板爱讲故事,同事爱谈天。实验室很吵。

上个月尾是Prof P的演讲,一个小时的时间,演讲内容是关于她的实验,算是一种简述她的生涯方向的演讲。是一个很精彩的演讲。之前一段准备的日子,我从旁帮忙整理一些资料,从中学到了很多相关知识,觉得真欣喜。她在这段准备时期的用心阅读和快捷整理,也让我不禁啧啧称奇。反观我以前不过写个小小文章,读那区区几十张papers后就会喊累,相比她的认真和专注,真是自愧弗如。

其实八月的开始就悄悄带着一些变化。实验室里共事了一年的好朋友PY,七月尾是最后一天的工作,过后,她将去日本继续PhD。我在今年年头看着她处理一切的奖学金步骤和面试,不知不觉,就这么敲定了她的下一步了。即替她感到高兴(是奖学金呢的留学也和男友一起去的),也有淡淡的不舍得。她是个很爱分享她的事情的朋友,呵呵。每天有她一起,我追着很多故事发展,关于她的狗、她的家人,故事都很精彩好笑。那天最后一天,和她还有其他朋友们第一次去Baskin Robin“下午茶”,就是一个简单的farewell。

几天后,这个星期三,知道了另一位好朋友即将离职,去FB工作。KM是个很好相处的朋友,我很喜欢她的笑声,坦荡荡的。她的笑点也简单,例如某个supplier突然剪了一个很前卫的头发,他才刚进来实验室,就能听到K清脆的笑声,是取笑,却不会不舒服。我有时候坐着把脚放在椅子横梁上,或够不着手去拿橱子里的瓶瓶罐罐时,这些不明确的笑点上,都突然传来她的嘲笑声。我也喜欢和她谈天,看她最近留意什么,例如她用youtube看英国纪录片节目,看那些发现花朵设计折射紫外线,从而引导昆虫过来采蜜(什么?花朵利用紫外线引导蜜蜂和蝴蝶?),或是听她说越南旅行认识到以前抗战的地基,或是韩国西班牙的食物食谱分享。很有趣。下个星期五是她最后一天的工作了。知道她将有更好的工作福利,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可是少了她们两个,也许过后的工作会少了很多欢乐,想来就有点不舍得了。

而竟然,也是在这个月才知道,每天工作地方旁边的公寓游泳池,我们可以随意去游泳的。天啊,我每天都来会经过那个游泳池呢,直到现在才敢去。于是最近重拾了游泳的乐趣。我一边想,该调整一下生活的支点了。

每个星期会定时追看《爸爸去哪儿2》,觉得心灵被那些故事包围着,心会比较温暖。也会想着自己会想变成怎样的人呢?想被怎样的人事物包围着呢?可以把怎样的气氛影响别人呢?还是对那些为我生活里带来正面影响的人们心存感激,不同分量的感激。

看我混杂了多少琐碎想法,大概因为最近被书籍啊什么的影响太多了,有点不知道算不算词不达意还是言过其义呢,呵呵。

我还是会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Tuesday, July 29, 2014

看电影

我第一次在戏院看这类型的洋葱剧——《The fault in our stars》。

这次进入戏院,是因为之前在有奖游戏赢得了两张戏票。我东挑西选要看的戏,最后选定这部。其实也事先大略猜到,这是一部专门赚人眼泪的戏啊。无论如何,看过后很喜欢。

剧情说的是一对患癌的青少年,一见钟情,然后面对死亡的故事。很喜欢男主角的勇敢,也明白女主角无法放开胸怀的顾虑。电影三番四次想要挑起观众的泪点,我忘了在哪个情节失去防线,呵呵。

剧情中,女主角Hazel很看透的说每个人都会死,都会被遗忘,既然如此,她奉劝男主角Augustin忽略这点算了(I encourage you to ignore it)。我为此心里揪了一下。[忽视],就是我们能做的最消极的应对方法,大家都倾向这样做。每个人都会死,他们的死比较容易预见,一般的人比较难于预测而已。和MF讨论里有个有趣的观点是:那些煽情的内心想说的真心话,对亲人对朋友,我们就是无法在完整的日子里好好表达出来,要实现类似的[表白],大概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明知自己活不久,二是世界末日了。

为什么现实中的我们,少了明显的死亡威胁,就会活得比较随便,收着揣着心里的想法都不愿意说出来?

我最讨厌的互动之一,是那些喜欢就撩你一下,不喜欢就没礼貌、不回复的人。就像开车的人不懂得打方向灯一样,那些突然消失或时好时坏的人,让我很无奈很无奈。在生活的步伐不会先告诉你,几时有心情,几时不想谈,谁知道。

而我到最后还是无法忽视自省,觉得自己也有错。是的,我也是故意的,不照顾对方的心情感受,因为感到不被尊重所以也想忽视。我又何尝不是仗着自己安逸无忧的生活而压抑许多心里的想法,关于那些我其实很珍惜很不想要这样对待其实不想要假装不在乎的想法?

这叫人更累呢。可是该怎么做呢?怎么做都不对,都被误会的。

Monday, July 28, 2014

身在庐山

今天和MF还有她的一个朋友去KLCC书展。

全程下来,我不禁纳闷我的个性。

我有一个容易妥协的心态,是这样吗?以前和书毅在茶餐室午餐,有过一个协议是:如果来了三位waiter问我们要喝什么,那就会妥协的叫一杯茶吧。那心态是:“都被问了三次了,给点面子啦。”。

这天在回程车子里,我们讨论要吃什么晚餐。MF说,Serdang的辣汤不错,可以试试。可是我不太爱吃辣哦。那么,MF再想想。过后她说,Serdang的晚餐通常是叫菜吃的,在Kantan附近那样。我沉默,不是很想吃。突然她想到一个地方,“啊,咖喱鱼头也蛮不错的!”。

“嗯,”,我说,“也可以的。”。她的朋友不禁笑我太容易了,刚刚不是说不爱吃辣吗?

可是我的心态是,都拒绝过一两次建议了,又给不了更好的意见,所以就觉得“都可以”啊,反正什么食物都能接受的。

最后,我们决定去Sri Petaling的Sushi Mentai晚餐。这是一间便宜的寿司店,全场的Sushi只有两种价钱,RM1.80 和 RM2.80,也有一些A la carte的餐单。以如此廉价经营来说,食物的美味度当然比不上那些名牌的sushi连锁店,不太计较的话,其实素质还不错。

我们三人都叫绿茶,我和MF要热的,她的朋友要冷的。来了三个杯子、一壶滚热的绿茶和一小桶的冰块。MF负责倒绿茶,我接过,想喝。MF问,“要加冰吗?”,我说不要,MF却一副等着想要为我的杯子加添冰块的姿态,定在那里看着我。我小沾了一口茶,有点热得难于下口,好吧,于是还是递过我的杯子给她,加冰块。

她的朋友看在眼里,觉得好笑,“你是不是很怕别人生气呢?”(所以不会拒绝别人的话)。呵呵,真问倒我了。是这样吗?我只是随手让有兴致的她做了她想做的服务,哈哈。

这些事情上,我总是觉得顾全大局,处处圆满别人就好了。可是前几天其实才和忍者T通电话,加深我对这样的个性上的迷惑。

忍者T主要是隔了整年后,打了一通关心近况的电话过来。说着说着他嚷着,“哎呀,以前的Ah___吾系甘gah。”。“甘系掂呢?(广东话)”,我问。

他说,以前的我呢比较“嚣张”,虽然如此,却嚣张得很令人敬佩那种(大意是这样)。在学术或待人方面,随心所欲,坚持自己对的方向,不给人面子的发怒都试过(这个完全是个案)。可是现在却对自己没什么信心那样。嗯,是这样吗?他是一个很会分析和洞察的朋友,所以虽然只是短短通话,这样的观察还是让我认真看待和反省一下。

我真的是“身在庐山不知处”啊,以前现在,常常欣幸于自己的一些转变,却也害怕今不如昔呢。有识于微时的朋友们,真好。有新认识的朋友们,也真好。

Saturday, July 26, 2014

现在

一直能以不同的事情继续联络,是我能想起很快乐的事。多希望那些牵绊可以继续下去,比如一起付的六十五块,那么每几个月又有个联系哈啦的理由。我一直保持高度自觉,很怕陷入一种一厢情愿的境况,例如,“我们都没想要参你,哎呦真纠缠。”之类的。

如果能一直生活在彼得潘梦幻岛上,那该有多好。可以肆无忌惮的缠着对方,像小狗一样。可以想象大剌剌的拥抱,像树熊。可以在那里闭上眼睛,跟着去这里那里,嘴角也不自觉上扬。

再过几个月,可能又不一样了。可是想未来太遥远,我现在就能想起,就能微笑。能心如止水,傻傻的想法,也是不错。一直以来,是太不相信自己或别人,先下不好的评语吗?还是太自我中心,看不到客观的境况?还是太迟钝,什么都不察觉?

把它写出来,好像以为看不见的,就等于不存在。

真纠缠吗?我不理,我不理。

Wednesday, July 23, 2014

只要一分钟

已经将近一个月了,每晚临睡前都会带上耳机,用徐佳莹的《只要一分钟》作为晚安曲。

白天变得十分忙碌,有些时候,我是个被吹得满满的气球,眼前的人事物已经纷纷扰扰。到了晚上,就特别想要听一听这首歌。

很奇怪的听歌感受。好像带着悲伤,却不那么感觉到,反而有一种宁静,像是只要能够想起什么,就能欣幸。当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不知道不会得到回应了,在听歌的时候,也会默默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

我不想失去自己,也不想失去你。


只要一分鐘
電影 只要一分鐘 主題曲

作詞:徐佳瑩
作曲:徐佳瑩

刷牙的時候定格了 穿鞋的時候遲疑了
散步的時候停下腳步了 
我變得不再一樣了

幸福的時候流淚了 難受的時候微笑了
因為你來過 因為你走了 
我想起愛 只要一分鐘

時間一直在佔據 帶走你留下的氣味
當然我也在努力 
想你的時候忘記 想見不得見的恐懼

我們一直在失去 除了記憶中的那些
當然我也在努力 
學會溫柔地舉起 哭泣後再愛的決定

生活一直在繼續 加深你留下的痕跡
所以我閉上眼睛 想你的時候忘記 
再也不能見的距離

我們一直在失去 除了記憶中的那些
所以我閉上眼睛 學會溫柔地想你 
你是我愛過的證據

Sunday, July 20, 2014

饥饿30‘2014

刚参加饥饿30,这次成为Stadium Bukit Jalil倒数活动的志工。星期六只是去briefing半天,过后回家或可以选择留宿体育馆。星期日一早起来,就要在工作岗位。感想是,原来当个普通DIY camp营员比较有趣。志工有任务在身,能够谈天认识的就只有工作岗位周边的几个拍档。

但也不错,总算大概见识了世宣会如何进行倒数活动,有热血的志工永远存在。原来世宣会是基督徒发起的组织,关心世界儿童的课题。这次邀请到的爱心大使吴健豪是一位基督徒,从他影片里为一位妇人祷告的画面来看,他应该是很虔诚、对生命有真实领悟的人,顿时对他的好感稍增,虽然还不会欣赏他的音乐,哈哈。

事实上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感受了整天表演的精彩。一开始的扇子舞我就很喜欢了,过后的足球舞蹈秀也让我惊喜,还有很多歌手串串献唱,有些不知道什么歌,有些很喜欢听他们的现场,例如林健辉、伍家辉。有很多歌手唱许多抒情的歌,让我沉浸其中,我倒感觉十分放松自在,日常琐事全堆到一旁。

最喜欢的是李馨巧演唱的“Let it go”,充满张力,很有才情的小女孩。当她分享在云南拜访她的助养儿童的影片里,也看见她超越年纪的成熟思想,得体大方,也许别人会觉得小女孩没有童真,可是你要一个小孩保持怎样的心态呢?到了十多岁了还觉得浪费食物是没什么大不了?每天过“觉得有得玩乐就好了”的生活?我反而觉得,如果一个小孩能有这些可以提早打开视野的经验,脱离幼稚,是很好的事。

好像有点尴尬的年龄身份,身边所有刚认识的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都以为我是中学生或是大学一年级生。我也干脆不解释,反正也不会深交,就让我混进去那么遥远的学生身份吧,哈哈哈。

今年的筹款有2.2 million,好大的数目。希望世宣会正确使用善款,真正造福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古晋自由行-长篇大论篇

去年年尾因为便宜促销,也抱着本地人应该要多了解本地各处的文化,呵呵,就订了RM69来回的古晋机票。

搭乘书毅的“顺风车”很早到达KLIA2机场。没有利用时间好好逛逛所谓的新机场,反而很早check in 进入候机室,坐着将睡的姿态,看着窗外停泊的飞机,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很悠闲的带着耳机听歌。嗯,播放的还是那整张最近迷上的徐佳莹专辑——《寻人启事》,呵呵。

早上8点半上飞机,睡了好觉,10点半左右抵达古晋机场。在机场外面拿到租借的车子Kancil,性能极好,这几天南下北上都没问题,而且也很便宜,四天三夜的费用才RM170。
https://www.facebook.com/kuchingtriptour

从早上到下飞机后都没什么吃东西。所以拿到车子后,我们立刻冲去市区找吃,呵呵。古晋的市区不是很大,而且多数有很明确的GPS指示,所以其实很方便像我们这样自由行的游客。我们来到很地道的宋庆海小贩中心,据说这里是当地人逛附近巴刹后常来的地方。我们点了Kolo面、Tomato Kueh Teow、Sarawak Laksa和一些饮料。之后几天虽然吃到比较好吃的同类食物,可是这里给我一种很朴素的味道,平凡却足够好吃了。

Kolo面是当地的经典名面,我很喜欢爽爽的面条,配搭无色的酱料,简简单单就很合我意了,过后几天,我们一有机会就找kolo面来吃,呵呵。我不是很习惯Tomato味道的粿条,但是MF说,这个粿条很好的经过了炸的处理才再煮粿条,所以是难得的好吃呢。Sarawak laksa也和西马的Penang laksa完全不相似,我对于laksa没什么兴趣,尝过就好了。

原本想要吃这里出名的光饼,可惜他到中午12点还没开门。还好我们在最后一天在新泉春茶室吃过那里的光饼,我很喜欢,光饼里夹着肉碎,很美味,过后再提吧。

过后我们先去Singgahsana Lodge登记和放行李。这是一间备受好评的backpacker lodge,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里面的环境很舒服,登记处有一些沙发和摆设品,房间简单却干净,厕所也很干净卫生,沐浴间有提供沐浴露,洗脸盆边也有吹风筒。这对我们十分方便,行李可以轻些。唯一的不好是房间只有一个插座,我们三个人有手机、ipad、相机,需要每晚半夜起身轮流充电,很麻烦。

算了,我们简略的换过短裤就重新出发。第一站要去的是市区里的Earnest Zachrevic壁画,在印度街的商店尾端,是两副Orang Utan的壁画,很可爱。我最喜欢收集这些到此一游的照片,好像寻宝游戏在城市各处寻找这些可爱的壁画。印度街也有一个有趣的景点——在Jalan India和Jalan Gambier之间竟然有一个隐藏的回教堂,是店屋装饰的,大概90年代初,建给信奉回教的印度人。原来印度街紧靠唐人街——Jalan Carpenter亚答街,我们于是也走过去,尝试那里出名的阳春台小贩中心的猪肉satay,嗯,不错啦。

过后我们出发去市郊外的Semenggoh Orang Utan Rehabitation Centre,离市区30分钟车程。可惜到达那里才被一个工作人员告知最近的Orang Utan都没有出现在Feeding time(9am & 3pm),因为最近是水果季节,它们很容易在森林里找到食物。还好,那个工作人员很好的介绍我们去另一个Matang Wildlife centre,我们挑了另一天去。

有些失望,我们于是继续下一个行程——在同样路线继续多走1个小时车程的Annah Rais Longhouse。一路上都是山区小径,越走越靠近青翠的高山,越心旷神怡。越过了大约7座小桥,我们来到了一个山脚下,就是Annah Rais Longhouse的位置所在了。

这里是Bidayuh族居住地地方。给了RM 8 门票后,可以随意参观。他们的长屋特色是bamboo制成的桥啦、地板啦。可能也是地理关系(在山脚下),这里的一切都很干净。所谓的长屋并不是一排直直的走廊,而是一栋木屋过后高起来另一栋屋子,连接它们的有楼梯和bamboo的地板,由此可见他们虽然在同一个社区,各自拥有独立的家庭和房子。

我们停在一个摆卖纪念品的桌子前,一位年轻的Bidayuh男子过来为我们介绍。这里吸引我们的是那个便宜的米酒(RM 10-12一瓶),他让我们小尝一杯,很不错,我们都很喜欢这有点略甜不会太呛的酒。他也强调作为原住民产品,这小米酒是被允许免税带上飞机的。另外,他也给我们尝过他们的凉茶,淡淡的甜,是由Bakah Baras一种山药煲煮成水,当水喝,他们相信可以治愈糖尿病。我喝过的感觉是,即使不是用于治病,也是一个很“健康口感”的凉水。我很喜欢,所以也买了一小包回家。

这个Bidayuh青年很热情地讲解很多事情给我们听,也介绍他的叔叔给我们,说他是一个音乐家,近期内会飞去外国表演他们的传统乐器。他还告诉我们Earnest Zackerevic在这里画了几幅画,对!他不说我真的忘了,我要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有Earnest的壁画。Bidayuh青年为我们指引壁画的地点,在比较深入的地方,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个longhouse不是一般的长,而是还有跨过河的另一端长屋,那里才有那些壁画。

因为依循壁画,我们遇见了很热心推广他们的文化的Edward,是一位中年uncle。他热心的邀约我们待久一点,留下来吃他们当地的晚餐和观赏一场免费的音乐表演,因为刚巧他们有一群已经在那里homestay的年轻人,Edward觉得我们可以加入他们,“多一双筷”的意思。于是我们衡量了之后,决定接受一顿晚餐RM20的价钱留下来,晚餐时间是7点,我们那时才下午5点多,无所事事,Edward说我们可以趁等待的空档洗澡。我原本有些害怕他的盛情过度,害怕这是有点不怀好意,可是其实是我小人心,他是真的很诚恳邀约我们加入晚上的活动。

Edward跟我们说,政府有时候在推广原住民文化时做得不是很好,他们只是利益为上,间接欺压受教育不深的原住民。Edward在推广旅游和维护自身利益上和他们闹得不是很愉快,于是他很想要靠自身的力量推广自己的民族文化。他主动在网络出名的旅游网站例如lonely planet,travel blablabla(哈哈忘了)推广这里的homestay,也希望通过我们这些参观过这里的游客宣传好的一面,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地方。他现在有一个很好的网页,可以了解多些homestay的活动什么的。我听了他的介绍后很心动,如果有机会在这里待个几天,跟随他们去森林、小溪,多么贴近大自然的体验啊。
http://www.longhouseadventure.com/

晚餐之前,我们和那群homestay的年轻人围在一起,听Edward说故事,呵呵。他在说这里的“精灵”和他的亲身体验,哦,真的吗?可是很多马来传说都会说,香蕉树下很容易藏着“精灵”,有好的也有坏的。

晚餐是很丰富的bamboo餐,有bamboo chicken soup(很丰富的材料,有很多我听了记不住的香菜调味)、煎鱼(很好很好吃)、炒竹笋(很嫩很好吃)、黄瓜丝炒蛋(很滑很好吃)、炒paku(很嫩很香)!过后还有一大盘的Sarawak黄梨,十分juicy!哈哈,我都很喜欢。Edward当场也让我们尝试他的好酒,这个米酒比起我们之前尝过的还要呛,Edward教我们“英雄”的喝法,“Ge luk~ge luk~ ge luk”三次后就一口干完,就不会醉。他说这是以前他们的英雄打战前的喝法,很勇敢的干杯。

我喝干一杯后,他又再添。那群homestay的年轻人也一样,大家都一起干杯一起喝,呵呵,感觉气氛比较好了。原来他们是IMU即将毕业的医学系学生,一群人有Myammar人、印度人、马来人和华人,不同种族,真美好的毕业旅行。

然后,之前见过的uncle和另一个人过来表演乐器,有一位Bidayuh女子表演舞蹈。乐器是一个竹制的pratuakng和另一个是鼓,渐渐澎湃的旋律,原意是模仿小鸟的吱吱声。第一轮是那个Bidayuh女子的个人舞蹈,就只有一个简单的动作,就是作势飞翔的姿态,走过一个圈。第二轮,我们几个被挑中换了Bidayuh衣服的男生女生也加入舞蹈。第三轮,那些没有换衣服的朋友们也一起跳舞。这个飞翔的动作说来简单,却其实渐渐手臂很累,我们都必须作一些夸张的动作来分散注意力,也很搞笑的跳完。

表演完毕后,音乐家uncle开始和我们谈他的音乐之路,以及他一路来如何开始推广这些民族乐器的文化。他开始和本地大学合作创办课程、飞往外国表演、尝试改善他的乐器。这些在我听来都十分有趣,他就像一个灵魂里的“Researcher”,为他热爱的音乐不断尝试和创新,虽然有时挫折,却很有researcher精神,不在意名利挫折,失败后可以再尝试。

结果从8点多听到10点多才回去。那时他还没有结束他的“讲课”,只不过MF和MY都觉得很夜了,我们必须驾驶1个小时半的夜车,其实有点危险,所以还是礼貌的说明早走了。一路上其实没有路灯,Edward建议我们干脆过一夜,或者找个人一起也加一辆车来陪我们驾驶,很好哦,但我们都婉拒了,小心驾驶,应该可以安全了。

于是这是一个多么充实的第一天游记呢。呵呵很喜欢。回到旅馆已经几乎12点了,梳洗过后,满意地睡着了。

********************************************
第二天,早餐在市区的Jalan Abell泉春茶室吃过很道地的kolo mee和Sarawak laksa,还有完全没加糖的热soy drink,可以依个人喜好加糖。我反而喜欢这样无甜味的soy drink呢。

昨晚临时决定去Serikin Sunday Market,这是在古晋西南部分,离市区大约2个小时的车程。其实就是一个靠近印尼边界的周末市集,一条长长的摊子,有很多布料、翻版包包、衣服、还有一些比较特色的小古董、回教挂画。有一个是摆卖一整块羊皮,原来是用来制作鼓的。

过后我们顺便去附近的Fairy Cave和Tasik Biru。宁静的湖,不错,但没什么逗留。我们之后接着去Sarawak Cultural Village,这个地方原来很好走,我们待了大半天,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原住民的屋型,然后里面会有不同的活动让我们了解他们的文化。而且,一定要去看他们的文化舞蹈表演,真是太精彩了,重点是,他们的表演很热诚,很开心的样子,我们也看的很开心。

过后我们去附近的海滩走走,夕阳西下的海滩,很浪漫的感觉。而且,这样的景色很舒服,很宁静,有很多想法,但是更多的是,关于要更好好对待自己的想法。

看完夕阳后我们去晚餐,查到一个在附近的海鲜店,没想到很好吃呢,价钱又实惠。Teo Seafood,Brutal,张海鲜厅。

********************************************
第三天去参观Bako国家森林公园,需要买船票进出。

然后去了之前被推荐的Matang Wildlife centre,是个很好的rehabitation centre。然后晚上走走Kuching市中心的河旁道,享受这里宁静的人文气质。

********************************************
第四天,吃过早午餐,走走一下就要坐飞机回去了。







Monday, July 14, 2014

古晋游玩之跟着地图趴趴走



每次旅行之前,第一件我会做的事就是去佳礼论坛看别人的规划讨论和游记。可是每个人说的行程不一样,这时候,研究地图来决定自己的行程就很重要了。随手拿一个地图,看那些热门景点分布的地方在哪里,然后根据驾驶距离来决定如何把它们放在一起或分开。自己最想要、一定要到此一游的景点区先列出来,过后才考虑当天行程的空歇加入别的周边景点。就这样,初步的规划成型了。

古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看了好几天的游记后,我把那些景点大概分成了6个部分,1号是市中心,每天都会回去那里的旅馆。2-6号的部分都是离市中心大约1至2小时路程的距离。

首先是1号区,古晋作为Sarawak的首都,林立了很多博物馆和市政局。可是对我而言,比较感兴趣的是食物。

2号的部分是古晋著名的Sarawak Cultural Village,十分值得参观。里面仿建了7个民族的房子。每件房子里,也会展现他们的糕点煮法,或者有一些短暂的舞蹈,让我们印象深刻。我最喜欢Ulu族的音乐,他们的木质乐器叫Sape,弹出很像古筝的音乐,伴随Ulu女子的温柔舞蹈,很赏心悦目。

Sarawak Cultural Village里一定要看他们的文化表演,每天有两场:11am 或 4pm。一个小时的表演,有不同的民族音乐和舞蹈。

3号是Bako National Park,这里

Friday, July 11, 2014

千呼万唤始出来之生日聚餐

好像很久没有聚会咯。没办法,大家都很忙碌。有个人(TH!)还真的把“I am busy with my life”当作借口一点也没要参与出席,算咯,谁不是正在busy with our own life呢?没有人会愿意一头热盛情款款,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

这次的聚会一次过帮五月生日的秀菁、六月生日的伟强、还有七月生日的玉意庆生。久违的聚餐,来到了Jalan Klang Lama 的Thai BBQ,顾名思义是泰国菜加烧烤,主打TomYam海鲜锅、烧烤猪颈肉,味道都很不错。


聚会时随便谈天,伟强还是那么“单纯”,不是贬意,哈哈。他说,我们以前有吃过chocolate steamboat。什么?我们都猜不到几时啊。原来他说的是很久以前在Joyoga吃过chocolate fondue,哈哈,让我笑得仪态尽失。他也被同事训练得很会小酌哦,我带去给他们尝试的古晋米酒,有一半是他喝完了。

而我这次特地去RT pastry购买的New York cheese cake好像终于获得众人的满意,哈哈。[挑剔会员一]说“这次好像选到很对哦”,我向来对于这样“大方”的赞美都会很有保留的,嗯......吃着吃着大家觉得有点腻。我也觉得这个蛋糕跟我购买的原材料cream cheese的口感浓郁度没什么分别,换句话说,我觉得自己像在吃着一个原材料,而不是一块蛋糕,所以很腻。吃到最后,[挑剔会员二]不禁说:“好像还是被埋怨噢....”,哎。可是大家还是吃完了,其实很不错嘛,如果不是太饱的话是很好的甜品,呵呵。


聚会简单的散场。周末大家都很忙,我也会很忙。好吧,就继续忙碌和奋斗。秀菁、伟强和玉意,生日快乐~




Saturday, July 5, 2014

周末的聚餐,都在Sweet Hut

周末和f6 gang出来yamcha,很开心的是轻易号召了几乎全在这里的朋友们,而且,选在我最喜欢的C180的Sweet Hut。第一次去这间分行,甜品很不错。

坐下来,刚去Bangkok的紫绮、刚去ChiangMai的晓慧还有刚去古晋的我就开始分派手信了。每次收到手信都很高兴,可是自己去旅行却明白买手信是很有负担的事,我会觉得在旅游区买一大堆手绳或磁铁给朋友们有什么意义呢?但是实用的物品就很不错,例如可以拿来装什么的包包之类的。买吃的东西就最保险啦。给自己或手信最喜欢就是买巧克力,哈哈。

过后,大家叽哩叭啦的分享近况,才知道那些故事,得到一些资讯。如果说惨,大家都有自己的挑战;如果说忙,每个人都很忙。其实偶尔的聚会真是重要,哈哈,不然该何从关心这些朋友们呢。

我们已经到了可以细水长流的友谊了。很欣幸能够保持这样友好的关系,男生女生,有事相求时,可以大胆的请求援助,有不明的事可以征询意见,想见的时候可以随时号召聚会,真好!

***************************************************
隔天中午,由于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我不理昨天去过sweethut,这天也再度光临,带妈妈来这里午餐,因为它的charcoal chicken burger很好吃,我们上次在别的分行吃过。

也再度点黑芝麻糊。所以来sweet hut的几道必点是:心太软蛋糕、charcoal chicken burger和黑芝麻糊。哈哈。

喜欢的就来来去去那几样甜品,不是不尝试新的东西,而是太远了,或者有机会,当然会去尝试啦。但也别苛责我的专一了,我倒感觉良好,吃了再吃还很喜欢,是一种无价呢。

Wednesday, July 2, 2014

古晋之游 - 语无伦次篇

刚去了4天3夜的古晋之旅。和两个朋友。呵呵。

我越来越喜欢旅行之前的计划行程和做功课。从零到完成一个详细的行程资料,总是很有成就感。这次的古晋,我担大梁的负责了大部分的行程规划,然后旅途时一步一步地走过,有说不出的满足感。旅程之后,我有种晋级的开窍了,觉得从此以后,我可以是个敢敢背包去旅行的backpacker,可以走遍那些美丽国度,用能力可及的预算,用我喜欢的探索方式。

坐在海边,聆听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看日落,看金光粼粼的波浪; 在Bako National Park,走过那些不同风景的森林小道,看见海天一色,我心里很宁静;在Annah Rais Longhouse和原住民谈天交流,听许多关于他们的故事和关心的事物,森林里所有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是珍贵的珍惜着,我觉得很感动,作为城市人,也许我们从来没有体会过和大地的联系,可是在这里,可以感受到大地的庇佑和神圣的奥妙;在Sarawak Cultural Village,很好看的文化表演,我才深刻体会到在这片土地、自己的国家里,有多么值得分享的文化风俗。很喜欢听那些土族乐器的纯朴音乐,模仿动物发声的旋律,简单却美妙。

一路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感想。我可以舍弃很多不重要的东西,我也在乎很多我在乎的东西。所谓旅行的意义,在这些时刻,都让我深刻意会,什么使我安心、温暖,会心一笑。

喜欢通过交流,听见不一样的世界观。喜欢站在哪处风景,感受自己的渺小。喜欢旅行过后,还是愿意继续融入目前的生活,耐心为未来掌托现状。

喜欢每一次顿悟后,还是欢天喜地的仰望着太阳,止不住地跟随奔跑。谁知道呢,总有一天能够拥有太阳。呵呵。

登登登,放空完毕,充电回来了!

Saturday, June 28, 2014

古晋特色之 Earnest Zacharevic 的街头壁画

最近,Earnest Zacharevic在古晋留下了5个壁画。难得我去那里,就去找找看到底这些壁画分布在哪里?


              


第一和第二幅是在市中心(地图一号处),位于Jalan India和Jalan Gambier其中一排商店的尾端,很容易找,不会的话,可以问问店里的人,他们都知道。

这幅叫《人猿推车乐》

隔壁就是这个可爱的小人猿,叫《水管上的吊臂猴》
 另外3幅,在Annah Rais Longhouse,离市中心大约1个小时半的车程(地图2号处)。这个地方是个很值得参观的Bidayuh原住民长屋。部分原住民还住在这里。他们的长屋特色是竹制的地板,干干净净,依山旁水,很舒服的地方,可以考虑在这里住几晚民宿,融入当地的习俗。

这几幅画都在Annah Rais Longhouse比较深入的屋子,要过一座行人桥,所以最好还是问问当地人。

《Kucing and I》

《The sampan girl》

《Mama in blue》

很喜欢他的画风,简单几笔就画出人物动物的神韵。也很欣喜这些壁画能为游玩古晋增添主题,间接推广当地文化。

Friday, June 20, 2014

徐佳莹《寻人启事》



太喜欢了。徐佳莹的新专辑《寻人启事》,是第一个我没有首先留意歌词就被歌声和音乐吸引住的专辑。

那些音乐,嗯,不知道我的感受对不对,觉得有很多细节。就是喜欢那些音乐里,某处,多加了几个音符、一段风声、长笛,配合那个歌声,我完全沉浸在里面了,出于自然的随着音乐微微摇摆。比起第一次下午随意听过,过后在夜晚聆听,更容易微醺。

其实这张专辑的有些歌曲曲风没有创新或突破什么的,反而这些歌就是徐lala的一贯风格,例如《寻人启事》、《明天的事情》、《潜规则》都有很熟悉的旋律。但是这些似曾相识却说不上来的新歌不会让人觉得她画地自框,反而,嗯,都很惊艳,像是在同一个圈子里进入了更高更好的创作层次。

这张专辑跟不同的人合作曲子或歌词,也赋予她的歌曲之前未有的丰富色彩。第一首主打歌黄建为的曲(Hmm还不知道这个人)Hush的词(给我一种很“星际”感觉很艺术的创作人),加上Lala的哼哼调调,就给了一个简单明净的《寻人启事》。前奏就充满画面感了,像是微风拂过湖面、拂过轻蓬的长发、拂过不经意想起一个人的心窗。

而世界的粗糙        讓我去到你身邊難一些
而緣分的細膩       又清楚地浮現你的臉

MV展示的故事也很美,在感觉彼此关系无聊时、争吵后、失联很久了,还能够想念一个人,想起他就有感觉、就能微笑,还能笃定的回到那里,是一件很幸福的缘分。

《明天的事情》是我这张专辑里第一首很有感觉的歌,呵呵。很疗愈系,像被懂了那些既想拥有又不确定。好吧,就任性的无病呻吟,庸人自扰吧。

我們說定忘記昨晚的爭執
我們說定改掉討厭的個性
我們說定不在意彼此的情史
可是怎麼知道這樣就會更合適

这段歌词其实很适合偶像剧,呵呵,就这样我也可以编一个故事了。MV是说一个森林的精灵爱上了人类的故事(我看图作的),可是怎么办呢,人类怎么能够爱上精灵呢?于是就是这么相爱又不确定未来。两个人互相迁就对方的习性,吃新鲜的果子,睡人类的床。不确定,虽然还有很多不确定,可是歌声里却透着坚定,正如MV最后,彼此的手掌划一刀,握在一起,命运也将从此在一起了。

《树洞的选择》很迷幻,电子迷幻,其实我不是很能接受这类曲风,可是这个又有“像风的轻盈”的好感。有点古怪的口白,把它的意境提升到,我认为的,很美的插画故事。

我聽過花如何愛上了刺
卻沒聽過你愛的方式
聽過星星如何若有所思
卻沒聽過你小小心思

蓝小邪作的,是我模糊印象里很“灵气”的作词人。

《不安小姐》很好玩的快歌,作为穿插在这个专辑的中间的歌,它缓了其他慢歌有点过累的消沉气氛。这首歌有一点快绕的歌词很好玩,呵呵。

《潜规则》出乎意料的成为我第二首一听就喜欢的歌,也许是它原本就是一首抓住流行技巧的K歌。那些chorus可以听了几次后深入脑海,跟着哼唱。

每一次想豁出去了
每一次發現你最適合
你卻說不擁有 就不怕失去了

我還是會裝不曉得
我還是不怕不值得
然後呢 下一次呢
我還是要傻傻捨不得

如果你也豁出去了
我可以不是你的選擇
最後一起變成最執著最好的

一段又一段的歌词,说着渐进的心情转折。第一次是不晓得,第二次也许直觉是错的,第三次,然后呢?心境顿悟了最好就是一起变成最好的,下一次就再看然后呢。

《我没时间讨厌你》也是她张扬美好噪音的K歌,有力却柔柔的,吵架的歌,是吵架的歌,呵呵。《高空弹跳》很有外国歌的旋律,大概是某种我说不出的曲风,不看歌词,就听也好了。《糖果的粉碎者》,音乐给我很强的吸引。我还是不要说Lala的曲风没变了,这首还有之前几首的电子迷幻明明就跟以前很不同。

不知所措的我們 牽著手去哪裡
現在又是在哪裡
依然寂寞的我們 哪裡來的感情再浪費

这首《耳边风》,是舒服的歌。Chorus是可以闭上眼睛跟着微微摇摆的旋律,像是可以拿着酒杯,释怀又在意。

《别怕》是很好的睡前摇篮曲,听过了整个专辑,是时候收一收气氛,温柔的睡去。《只要一分钟》更是摇篮曲的延续,包容了一切思绪的起伏。

所以我閉上眼睛
學會溫柔地想你

歌词好像描写别的境况,可是我的感受还是如上,闭上眼睛,想起一个人,就能温柔的微笑。

就让我沉浸在这些泛滥的虚幻情节,找到你,或找不到,是你,或不是,都可以在这里。

Wednesday, June 18, 2014

Hin

家里叔叔的二儿子Hin已经8个月大了。他和哥哥Ron不一样,虽然别人都觉得他们的样子很像,我却觉得没有像啊。

这张照片是上个月晚餐后,在侧客厅拍的。那时他都7个月大了。可是,这么久以来,他就是这么一副“看到陌生人”的眼神看我。今天晚餐时,他一贯在他的学步车里围绕我们的餐桌,奇怪的是,当我开始说话时,他就一幅如下图的表情抬头看着我,我不理会继续讲话,再望向他,他还是那样定定地看我,我继续讲话,再看,他还在看我!

如果是崇拜或欢喜的样子看着我就好了。可是,这明明是[十分疑惑]、[案情不简单]、[发生什么事?]、[她是谁来的?]之类的内心戏由内传外的表情对不对?

听我唱歌的时候是这个眼神,我坐在电脑前也是这个表情。

他到底知不知道我这个姐姐是朝夕可见的同一个人啊?我很怀疑是不是当我换了衣服,他就觉得我不是同一个人了(有没有那么多变?)。




Monday, June 16, 2014

吵架的艺术

依然兴趣十足的看《交换日记》。玫怡和妙如不是模范生,她们的思考角度也不尽是与我相同,可是常常会从她们的交换想法中,也让我诚实地探讨自己的想法。一些以前会自动否决的负面想法和自然反应,现在渐渐觉得,嗯,我该接受这样的自己才对。

其中一个她们常常探讨的话题是关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同性或异性,确实有它们的相处之道。与其一心要求和谐,而避开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她们反而觉得能够吵架是一件很健康的事。

中学时,我有自己的女生圈子,感情特别好。有一次没记错的话,是晓慧略带遗憾的说,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吵架呢?她觉得,朋友之间如果能够吵架也有它的好处。我觉得哈哈,为什么要吵架呢?很多事情我都能包容过去啊,相信她们也能的。

也许是经她一说,之后很多事情我都比较愿意坚持己见和她讨论,诸如书本上的真正意思之类的。以前会跟大队好了,但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拿出来讨论后,就觉得很有趣,考虑的方向也比较全面。可惜好几次被旁人认为我们越讲越大声是不是吵架了,其实我和她却十分乐在其中啊。

上大学后却回去当“鹌鹑”的思维,因为有更多的人坚持己见,而没主见的我随风飘扬很久,才在现在大概抓到自己想要坚持的理念。面对好友,因为没有吵架的习惯下,有时候的场面失控确实为难了当时的自己。

过后,面对一个人我不自觉的常常发泄自己的不满,常常得到一句“要怎样?”、“你在期待什么?”,我也在事后觉得自己根本不在吵架,而是单方面的唠叨而十分不好意思。我在要求什么呢?我有这么要求其他人吗?是其他人不需要被要求,自动达到我的要求?还是我出于习惯的不自觉越过界了呢?

我还是会觉得人与人之间若能够包容就不要吵架好了,更高境界的当然是通过和颜悦色大方地聊起这些不同的理念。书中的玫怡和妙如不约而同地以此为她们《交换5》和《交换6》的重大决定的基准,换了另一道风景。在我看来,这有点可惜,可是也许,这就是人生,也说明了沟通的重要性。

不喜欢这样被对待、不喜欢那种做法、希望可以得到回复、希望不要忘记基本的尊重,能够抱着沟通的目的带出这些话题,让彼此了解这些做法背后的心态,这样才能聊下去。可惜很多人也许觉得有必要摊开来聊吗?“合则来,不合则散”,感觉不合意了默默远离就是了,反正说了过后“我还是这个样子的啊”。其实,如果就这句“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啊”的意思能够清楚地表达出来,也是一个想要的答案。每个人都有自己跟自己相处的模式,却不能指望别人会自动了解,你也需要自己解释清楚。

对我来说,沟通依然是,有时候像一道如履薄冰的湖面。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有在乎呢?即使如此,还是有它的窍门,和可爱之处。

Sunday, June 15, 2014

最近发生的事

这几个星期,家里的人都有一些小状况。月头,婶婶和Ron一起感染骨痛热症而进院。Ron在医院看见我们探病,第一次露出可怜的扁嘴,然后就哭个不停了。哎,好可怜可是也很好笑(原谅我的“冷血”啊)。

我的爸爸妈妈和Hin就睡了两个晚上。还好他还没有到有意识认床的年纪,才8个月大。为了让他能够一觉睡到天亮,我和姐姐会事先和他玩一会儿,拖延他要睡觉的时间。所谓的玩,就是唱歌了。想来我自从充满自知之明而不常唱k后,这次让我重拾唱歌的信心了,哈哈。因为每次当他开始不耐烦要动来动去时,只要我开始哼歌,他就会静下来,看着我。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哼歌,“Lalala...lalala”,哈哈。

然后上个星期四,爷爷为了为古董钟上链,不小心跌伤了,右手臂有一个流血的伤口。那天我回家后,他已经看过医生,可是之后的换药涂药都由我做。我虽然名誉满满的是曾经活跃数年的PBSM会员、生物系准研究生、各大慈善机构的客串志工.......可是!我却没有一点实际的伤口处理经验,一点也没有。我根本就是一个“浑水摸鱼”的假救护员!

第一次洗伤口时真是战战兢兢啊。爷爷的皮肤很薄,经不起胶布的撕粘,刚拆时伤口还流血。我都手足无措了。过后,压住伤口然后快快洗伤口,粘纱布,我才呼了一口气。还好,过后几天慢慢熟悉了,我又开始了“名誉救护员”的信心,处理伤口的步骤越来越简洁,还可以偶尔叮咛,给安心的话。

今天是父亲节,和姐姐一起合作煮了一顿意大利面,cream sauce spaghetti。这几天我十分不敢走开电脑和书桌,所以一切的切洗都由她做,我负责最后的下锅。发现自己很有厨子的能力,哈哈,一顿美味的creamy mushroom spaghetti就煮出来了。还有炖蛋作为甜品,爸爸很满意,我们也很满意,呵呵。


觉得自己越来越把自己围成孤岛了,却也觉得自己在身边的人来说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可是,这也符合长大的逻辑。长长的路不一个人走,怎么遇见专属自己独特的一切呢?我来到了Rapunzel忽而为得到自由而兴奋得绕圈子,忽而犹豫自己是否做错决定,忽而为踏出一步而欢呼喝彩,忽而忧郁的缩在一旁的阶段。你知道,那些是从前的我只会羡慕的决定和举动。接近阳光吧,朝着那里奔跑,就对了。

Saturday, June 7, 2014

Shiha的婚礼

今天出席Fashiha的婚礼,和德峻书毅秀菁代表其他朋友们出席。下一个婚礼的是十月的Munir 和Yasmin,那时候,DJ的接棒人是谁呢?我有点觉得我想来今天的婚礼是某种冥冥中的决定,是某种预习。虽然还不确定那时会不会去(有点远而且也不知道谁愿意一起去),可是会觉得这样和友族朋友保持联系是一种很好的习惯,值得一直维持下去。

有点长的一天,从早上11点半开始出发,直到晚上大概11点才回家。首先,花了几乎两个小时才到达,因为我们在Jalan Meru迷路了,看见了很可爱的路名,“Jalan Limau”、“Jalan Durian”、“Jalan Kopi”,怎么都是这样简单取材呢?呵呵。过后才到达外观很朴素的Dewan Meru,里面的摆设却很不错,至少那个结婚的舞台很美,花朵的摆放也很美。我觉得,友族在筹备婚礼的简单是件很好的事情,不为了排场而太过铺张,也不需要非常周到顾虑每一个亲戚朋友。在这天,新郎和新娘就是一天的国王王后,大家会过来祝贺和“景仰”,而不需要结婚的两个人很累的要在台上致词或敬酒谢谢各位的出席等等。

我们在婚礼之后,在dewan外面决定一下过后去那里。其实很好笑,我原本以为直接回家而已,可是他们既然已经问“要去哪里?”,并把决定权交给我,我当然“打蛇随棍上”,提出想要的活动——看电影。原本我想看Maleficent,可是经书毅说它的online review没有很好,反而另一套电影Edge of tomorrow好评很多,所以就衡量电影时间点后决定Edge of tomorrow。对我而言没有所谓啊,反正也不是看电影的爱好,纯粹想要看电影而已,所以这两部事先让我有好印象的电影我都OK。电影出来之后,觉得很好看啊。呵呵,满脑子都是“既然每次失败都是重生,就大胆尝试开始吧!”的激励了。

电影出来后都7点半了。大家都觉得不要在商场里晚餐,而是去寻找外面的镇Klang之宝——bak kut teh。可是晚上有开的bak kut teh太少,还好有秀菁的电话网络提供一些资料,还有DJ的一些记忆和尝试,还有书毅很尖锐的眼光看到那排店铺,在第三次的兜圈子后终于误打误撞发现我印象中“就是有在晚上吃过的bak kut teh”(可以从这些这些句子想象一下他们各人对于成全我这个几乎只有想像的建议的重要性,哈哈。)。吃bak kut teh都已经是晚上9点了(所以兜了多久的圈子?!)。之后的来访者都被老板示意不收客人了,觉得我们真幸运,呵呵。而我很满意这顿晚餐,吃得很爽快。

整天下来,做决定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我们是怎样的人:都是一群迁就来迁就去的朋友。哈哈,这样是好的,能顾虑别人的立场而做出比较适合每个人的决定,但是也让有些场合拖泥带水。我尤其发现自己是这样的人,考虑太多,结果决定也不见得比较好,因为[面面俱到]本来就难于办到。这也是我日常生活里比较会开始留意周遭朋友们在这些情况的“大刀阔斧”,才警惕自己真的顾虑太多或太少了。

还有,又再发现blog和照片对于我是多么的重要啊。对于我没有照片和没有记录下来的事,我竟——然——忘——记——了。DJ和书毅今天分别说了两件事,都让我觉得自己怎么记忆差了。书毅说我们之前和DJ去MV听talk后在那里看Dawn of the Planet of Aps(好像是),我竟然一点也不记得这件事,我只记得那时DJ在半途要赶回去学校 interview,留下我和书毅慢条斯理的吃完韩国餐后,DJ又赶回来用车子载我们回去和顺便晚餐。可是,被提起我才想起和他看过这部戏,可是,对于看戏这回事以及戏中详情一点印象也没有。

DJ说的是,之前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去i-city时,还顺便吃bak kut teh。我记得我们有去i-city,一大班朋友,那时候他才刚过来 ,可是有吃bak kut teh吗?我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直到刚才大概记得那个parking和店铺,可是店里面的情况和点过什么菜却完全不记得!

突然的一整天活动,很放松悠闲的一天,可以很好玩,也可以享受那些“天使飞过的时刻”,也谢谢他们因个性使然,而说了、还有没说的话题。无论如何,可以继续奋斗了。呵呵。

Saturday, May 24, 2014

收礼物

上个星期真好笑,每天都收礼物。

星期一收到email,我赢了两张National Achiever Congress的票。这是去年听DJ提过的Congress,有很多成功人士的演讲。今年的主讲是Nick Vujicic,我碰运气的参加Popular比赛,得到了票。过后得知DJ也从别处赢了,哈哈,我觉得很好玩,他的赢奖运好像总是那么无法相比。

星期二早上,姐姐whatsapp问我:“你玩什么游戏,竟得到一把雨伞?”。回家后我也觉得很夸张,那么大把雨伞竟要邮寄过来,包装得像Harry Potter的飞行扫把(如果真的是飞行扫把就好了,哈哈)。是Great Eastern送的。虽然是一把普通的雨伞,可是好像很不错,哈哈。

星期三,Super寄来了两包instant soymilk,是它们的新产品。我很喜欢豆浆饮料,这个Super的instant soymilk很不错,甜度刚刚好。

星期四吧,又收到牙膏,Genesis ProGum Care。这个牙膏标榜采用草药成分,很少泡沫,据说是很健康的牙膏。

上个星期也赢了两张TGV的戏票。其实现在有很多delivery to doorstep的试用品,举凡是我看上的产品,都会不多思索的填写表格。其实很不好意思,收集收集就像所谓贪小便宜的“C9”,可是实在是太好玩了。哈哈。

Sunday, May 18, 2014

Fix you



可以沉浸在歌曲里,是其中一个与自己相处的方式。

看完一本《交换日记》。

煮一碗意大利面。

收到赠品礼物。

栽种一盆向日葵。

记得加油和为Touch n Go 加额。

吃过一杯vanilla冰淇淋。

逗乐小孩子。

不再想知道“世界从那里来”、“我是谁”的答案,反而沉浸于世界带来的各种经历和感官享受。如果这一切不过是虚假的,那就继续蒙在其中,让我闭上眼睛想象、假装,让我融入其中吧。

Tuesday, May 13, 2014

专业

上个星期老板要搬迁办公室,从靠近我们的office搬到另一栋建筑物,我和PY当然成为她的帮手帮忙这些搬运的工作。

于是见她拿出了书架上的书啦、纸张啦、赠品啦,放进箱子里。用了两个上午的整理、两三趟的搬运才完毕。星期五,我们的办公室也经历换房,我们抬换了书桌也抬了还没有别人相中的小橱。然后由于这个是我们的办公室,我们也自主地决定把这个橱搬去那里,那个橱搬去这里。总共三天的连续搬运,所以上个星期走的是“搬运”吧。(哈哈,冷笑话)

其实重点是,收拾的时候Prof P给我们一睹她的博士毕业论文,是1970年的出品,天啊,那时我在哪里?也有一本她的实验labbook,满满是那些算术。她随便说起当年她写Thesis和阅读literature review的习惯——她会把那个abstract或者Title加authors复印,粘在半张A4size大小的马尼拉卡,背面就笔录那份journal里的重点,放进一个箱子里。当她想要回顾,就翻看这个箱子,重点就一目了然。

还好她没鼓励我们这样做,她平时已经常常要我们“ideas in fingertips”,就是看过的journal说了什么要一问就出现在手指头,就能说出是哪个点。这让我刚开始加入时就很困扰,毕竟我的脑袋还系着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实验知识,即使不如此,谁会生吞活咽的记得那么多张journal的重点啊?现在则开始觉得这是必须的啊,而且也觉得她“这把年龄”的超强记忆力不是乱来的,是有系统的经过多年训练吧。

其实越来越觉得天下的professor都不是随便盖的。他们真的经过了很多努力才拥有这么专业的社会地位。每天要即时跟进最新的实验趋势,还要抽空写书和出席会议,为了巩固“实验界”的地位,还需要不时想出新的实验点子。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用大量的阅读把那些知识点连成线,才能变成一个自己的成品。这些,都说来容易啊。

好像有一种声音说,你也努力就行了。

我真的还十万八千里的不够尽力。不知道自己能够到达哪里。可是,这也是时间的可爱之处吧。时间就是未知,很多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既然未知,那就不顾一切的继续行走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Monday, May 12, 2014

后知后觉

想说说很好笑的事。

是这样子的。第一件事是关于实验室里的spectrophotometer,如下图。

模型右边是一个荧幕,左边有一颗按钮,按了可以打开里面放quvette,就是下图长型的“瓶子”。

我刚用的时候发现,当quvette放进去那个洞口后,会完全下到和洞口面平高的位置。

怎么那么麻烦,这是什么设计?想用夹子夹上来。可是夹子会划伤quvette,所以有时候我会在放的时候留一些位置,然后用指甲夹出来。

用了几次之后,才突然发现,左边的那个“棍”是有作用的!之前我研究几次都不觉得它有用,因为我尝试压下去。可是如果把它拔上来,那个quvette也会跟着一起上来。原来“棍子”真正的作用是[向上],把quvette推上来。
我把这个发现轻描淡述地告诉labmate,原来她是知道的!我默默带过话题算了。

**************************************************************************

家里的printer也是,才新买了两个月,我用过几次。这架printer由于有个scanner在上面,所以印刷的进出口全设在同一面,如下图。

[进]是放纸张的地方,印刷过后纸张会在[出]的地方出来。[虚线]部分是隐藏的“伸展”,打开了,可以托着那些纸张。

[进]和[出]的位置都有可供“伸展”的地方,如图。可是奇怪的是,即使打开了“伸展”的地方,刚从printer出来的纸张还是很容易掉出来,我每次都要守候在printer旁,看着纸张出来,用手托着它们。这不是太麻烦吗?这是什么设计?谁知道昨天打开printer后,突然发现原来[进]的位置还有一个可以伸展的地方,如虚线所示。

虚线的隐藏地方被打开后,纸张出来后就会刚刚好的被托住,不需要人类另外站在那里托住纸张。

我把这个新发现告诉姐姐,激动的告诉得到的回应是冷静的“我知道”。

 所以,后知后觉就是这种感觉。

Sunday, May 11, 2014

浴佛



参加慈济的浴佛庆典,第一次在刚建好的甲洞静思堂举办。要说为什么要参加,其实,我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很想看看静思堂。为什么想看?因为是刚建好嘛。

于是拉了德峻和书毅一起去,严格来说,是我自做主张交了他们的名字上去。反正他们就无端端成为了巴士的车长,全程都很忙,要照看上车下车的事。这好像有点不是我的本意,拉他们一起去,不是为了可以陪伴一下吗?结果他们忙到满头大汗,哈哈,我在阴凉的地方倒是很闲空地看周围的情况,静思堂很大呢,民众很多。我结果变成和站在我隔壁的安娣在等待仪式开始的时候因为想上厕所所以请她帮忙看顾我的位置而打开话题谈了一下,小小的成为朋友。我是不是走去那里都可以找人攀谈呢?

仪式进行得很庄严,至少在大部分的志工们就像我一样没有特别经过现场彩排的前提下,这样的秩序很不错啊。我突然油然而生对证严上人十分敬佩。我想,有善心的人到处都有,可是能够把慈善作的像一个企业集团那样,慈济是数一数二了。

回去之前,不如说在今天之前总算为自己的进展踏进一步了,虽然知道其实要修改的地方还有很多。最近看过一句话——“人总是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放弃”,不知道为什么很有共鸣,现在不正是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吗?我也有千丝万缕的恐惧,害怕一个人面对。所以就死死认住这句话,千万不能逃避,和放弃啊。



浴佛仪式是一种洗涤心灵的方式,听那些祥和的音乐、饶有意思的歌,我要更坚定自己的心,莫忘初衷啊。

Friday, May 9, 2014

很开心


够我好多个月慢慢消磨了,呵呵 (《交12》正在阅读)^^

这个星期有很多开心的事。

收到从城邦阅读花园订购的书籍了。全买了《交换日记》,大概六本,凑齐了之前买的,一共16本,呵呵。因为用BB1M的书卷,所以这大半系列都是免费的。这几年来的免费书卷让我的阅读习惯一点一滴的再度建立起来。我想,以后即使没有书卷了,也会给自己一个承诺,每年都进贡一些书籍。

上几个礼拜代劳帮忙了poster的设计,从零到满意,挑剔的老板大概改了3、4次,都是关于内容,明明不是我的project,却让我在求证的过程也非常熟悉了。而排版和颜色则是我自行编排。结果老板从conference回来,说很多人称赞poster的颜色很好,哈哈,有点沾沾自喜。至于内容方面,我也竟然能够在短短两个星期内加了一些料,是第一次做的实验,做了几次后就得到大概满意的结果呈现,也是很开心的成就。

不只是这样,还写了一个grant。虽说是小grant,可是也是修改了很多次。在这里完全很适合——1)懒惰检查自己的写作的人去学习警惕,2) 不是很懂如何写作的人去学习英文,3)不知道该注重什么字眼的人去学习展现句子的强调。因为Prof P是个十分有耐心一句一句的修改,要你坐在一起修改的老板,在那些大概3、4次的坐在那里,我想大概受教育了那些耐心重读又重读的心态,确保每一句都是正确的。然后,在上个星期五,被通知grant被通过了,很开心,毕竟是我第一个写的grant。

还有,上次提到的Google Adsense的申请终于也通过了。申请了几乎两个月却毫无讯息,甚至我到forum去提问Google的技术人员,经由他们的回答还学会了如何检查source code之类的,总之在来回30多封帖子之后,突然发现Adsense的申请被批准了,很开心。其实有点酒翁之意不在赚广告费,而是,“在你的门栏上我凭什么不被批准呢?”。

数着数着好像很多琐碎的事情在这个星期被圆满了,很开心。还有很多待办事项,加油咯。

Sunday, May 4, 2014

时间

最近很想尝试新的东西,蠢蠢欲动。

陆陆续续在blog发现了几个改动HTML的尝试。第一个是加了一个Category tab在Leaderboard的下方,这样的话,每个分类的文章就有一个属于自己的tab,我看了很赏心悦目,呵呵。

然后也加了一些广告来源,想要试试到底会不会有收入,想要帮我玩玩的朋友们请click进去看看,至少有个20sen也好,呵呵。据说那些能赚钱的blog都不简单,每天至少要有几百个浏览率。我的私房sunbliss这些年来,才累计每天才两位数的浏览率,真是小巫见大巫。

这里,还是想要成为一个“秘密基地”,专属我的自言自语。所以这里的广告只是试验性质。过后可能会移走或置之不理,然后广告的中心会放在另一个blog。凭我那么三分钟热度又不喜欢把它变成一个强制责任的心态,那个blog还是让我玩票性质的经营好了。

网络上常常会有很有趣的[365天计划]。可以是每天自拍一张特别风格的自拍照、在餐盘上用食物摆设可爱的图案、用日常用品摆成一个拟人的样子、review不同的scientific papers然后作一小段总结的video,这些那些,我都有定期的跟随,觉得他们的持之以恒太好了。

这跟那些励志的[一万小时的努力]是一样的,把简单的事重复做就有成就。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只需要时间和毅力,这样听起来会不会比较振奋人心,有一种发自内心想开始什么的念头?

嗯,我也要有[365天]或[52周]的计划。不再想那些用一两晚通宵的努力就能完成的事。在出来象牙塔学校之后,有没有发现,很少事情能够靠一两晚就能够做好。明白这样的道理,就能判断该把时间继续浪费在无谓的分析和无聊上,还是每天一点一滴的,让自己的生活有美好的变化呢?

Tuesday, April 29, 2014

失败

有一个对旋律的朋友,会有很矛盾的心情。他在做真实的自己,给诚实的评价,使我能时时警惕,听起来多么荣幸。可是对亲近的人却有种不如外人表现的严苛,那样的标准下,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可爱、喧哗、粗心。

每次单独都会火花四射,会觉得灿烂还是会不小心被烫到?是因为我们已经不是那种需要盲目互相讨好的友谊吗?是很舒服的,可是也少了对于一个朋友的安全感,那些不耐烦的眼神和语气是假装的还是真实?

可是为什么,在一起时也感觉欢乐呢?做什么都好,时间过得很快。这些是刻意的迁就,还是自然的契合?有了答案,我才知道这些快乐是共有的还是该过了就过了算了?

复杂的是,没有几个会让我这样,会为这些所有的沟通过程既感觉良好又感觉挫折。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纯粹正常呢?

Sunday, April 20, 2014

爆炸

很想说说上个星期的实验,Western blot。

做实验跟做菜根本就是同出一宗的。坊间会有很多食谱,如果积极的寻找,也会找到身边认识的人曾经做过这道菜,然后大概大概听了那些步骤,准备好食材,直到正式做菜时,就要拿捏好火候和手艺,才造就一道完美的菜。通常第一次不太会成功,必须反复做过几次,掌握小窍门,自然就会熟能生巧。

从很久以前就觉得做实验有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因为没有别人跟你做一模一样的实验,肯定有什么sample或purpose上的不同,我们只能够从那些相似的大步骤和问题做出参考。还好,到目前为止我觉得,即使在日常生活上很大剌剌,常常忽略小细节,可是在这类的molecular works里,我的运气还很不错。做过了一次、两次,就能顺着那些长长的步骤慢慢得到结果。这几天,我最大的快感是在troubleshoot中发现那些重要的细节,尤其是计算分量的步骤,发现正确后都好想高调的称赞自己的聪明,哈哈哈(信心是要自己给自己的)。

新的一年,这四个月过的很快,四个月里要做的东西也比去年多了很多,因为很多事情都变成要一手一脚的打理,但也从中掌握了基本的管理认知,才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一睡醒就会变多,绵绵不绝的供应。我尤其喜欢实验那些听过很多次却不知道该怎么应用的知识,比较有条理,求证的实验是肯定有效的,所以做的时候就会很坚定。我多希望我的脑袋能够早点开窍,那么那时在“皇宫”般的实验室该是多么得心应手,而不像现在在“平民”的实验室(有很多钱和没什么钱的分别)必须时时看着预算做事。

白天工作,晚上写作,偶尔还需要朋友和娱乐疏解紧绷的心。现在最大的愿望是睡觉和放假。我也好想随心的安排去这里那里,说心里的话,听触动心灵的分享。只是,在还没有完成所有的事前,我又有什么资格做那些事呢。

在我无法言语,什么也解释不了的现在,请给我时间,听我涂鸦这里的牢骚。

韦礼安 有所畏

我听了他的专辑几乎整个月了。比起其他的专辑主题,终于有一个像这样,没有故弄虚玄探讨人生哲学或者爱情。比起他之前几张,这次的风格也很不一样,整张专辑描写了不同的恐惧。恐惧很奇怪,越逃避越紧追自己,反而面对它、承认它后,就[无所畏]了。我很赞同。

第一首主打《狼》就让我很难第一时间喜欢了,可是我会更喜欢那些让我经过一些时间后才喜欢的东西。正如这首歌,越听越觉得特别。那时,已经是热播后大概一个月多后的事吧,在回家路上的FM听着这首歌,正好下定了一些决心,听到这首歌,有种“就是这种感觉”的共鸣。我害怕,一转身、一闪神、一失去了分寸,信念还能悻存吗?对于[未知]和[想得到],既焦急又害怕。

《沉船》的曲风多么像一种不知所措的心情。曾经狂妄,以为有梦想就能到达彼岸。到底到不到达,心里却一点信心也没有。

《金银岛》连接故事,海盗船的曲风。这就像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处处是名利的机会,也是坠落人性的陷阱。这里说的是[贪念]的恐惧,请不要在追逐名利时远离了纯粹的初衷。

《在你身边》总算是一首很“韦式”的抒情歌。他的抒情歌总会唱出在乎和想珍惜,例如《还是会》、《有人在等我》。真好,你有没有觉得,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最美妙的因素,不是那些流于表面的天天联系或公式化的问候,而是那份惺惺相惜的心。只要知道对方心里有自己,离别也不会太难受了。

《江郎》、《格雷的画像》都引用了中外的经典故事分别描述不同的恐惧。江郎恐才尽,天赋的才华因为不是经由努力得来的,就有一种不能掌控的恐惧。我没看过《格雷的画像》,从故事简介和歌词来看,大概是说为了外在美,你有没有宁愿出卖灵魂,把自己越弄越不成人样呢?

《面具》说的是为了面面俱到的虚伪,而忘记了真实的自己。有些时候会这样,为了维持大局的和谐,会迁就的说“没关系、也可以、很好啊”之类的。在面对心仪对象的时候,也可能会有这种只愿意呈现完美的自己的面具哦。一起逛街时,可能连个挖耳棒也不敢提出来说要买。呼,可不可以在他面前,勇敢地表达自己的小小无聊的欲望或真心的恐惧呢?

《迷路》对我来说有点乱。《生存之道》的音乐很好听,温柔的歌声带出一种沉稳,即使面对未知很迷茫,却有一种“就一步一步来吧”的安抚,慢慢的,总会走出属于自己的生存之道。

《相信谁》大概说的是发现自己一直相信的原来不是真理,不知道该在哪里找寻心灵寄托的恐惧。《曙光》的音乐也很好听,很特别,是一首激励的歌,一路上的音乐是森林还是原始部落的风景呢,真的会觉得自己跟着歌曲穿越荆棘,为摊开的恐惧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其实只是聆听音乐而不留意歌词是很舒服的,因为它们不像一般的歌曲,我不会被掉入十分煽情的歌曲音乐里,或者沉浸在什么奇怪的悲观情节里。反而这整张专辑有一种激励性,有好几次一边在电脑前做工,一边带着耳机把它们当成背景音乐,可以维持斗志。

就像我很喜欢的,借由欣赏的他的眼处,也看见了期许自己能够办到的目标。恐惧并不可怕,不论是在个人成长里、在爱中,如果愿意面对了就一定能够克服过来的。曾经我很胆怯,只愿意用旁敲和暗示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在乎和想法。只是这样是不对的,在不完整的猜测和却步里不了了之,成了一个心里的缺口。每当我想起都会觉得,很不明不白,莫名其妙,对自己的判断和认知也丧失信心了。

希望听歌的人会因为这一切的所畏,而坚决勇敢的做出让自己无所畏的行动。这就是,这张专辑想要表达的意思了。



詞曲:韋禮安

月光下 一個人 踏上這趟陌生的旅程
引路人 已犧牲 成了夜裡嗜血的靈魂

搖曳的不是風聲 是先行者的悔恨
曾經純粹的獵人 變成被獵捕的人
獵捕誰比較殘忍

*我害怕 一到月圓時分 一轉身 一閃神 一下失去了方寸
別害怕 別害怕 還有一盞燈 還有人倖存 還沒有沈淪
我害怕 光芒不再沸騰 那飢餓的眼神 將我生剝活吞
恨不得 恨不得 啃得一點不剩 將我徹底摧毀成人

雪地上 一個吻 難道野獸還眷戀純真
夜色像 一堵墳 星宿是不瞑目的淚痕

尋求喘息的體溫 不在意湖水冰冷
湖面倒映的標本 是誰熟悉的人
墮落到六親不認

*Repeat

Sunday, April 13, 2014

澎湃

星期六上慈济成长班。听佛陀的故事和浴佛的意义。我还是领悟不到,为什么佛陀要牺牲自己来度众生呢?为什么要受那么多的难呢?大概是因为我的修为还没有到佛陀的境界啦。嗯,说得也是,这也许是为什么我会那么自发的出席这些没人陪伴的课。我有很多为什么,告诉了故事后还是觉得为什么。

星期日,我的心情很澎湃。多少次了,像从前几次。心想着不争气极了,却也十分感激得到的耐心帮助和引导。我出于倔强和不自觉而延迟了的这天,其实早就该这么做了。以前总是很害怕很害怕,现在慢慢不怕了,因为看见事件的另一面,我早就该懂得,不需要害怕。有些事情我急于解释,却其实不需要多说,感觉很温暖。


人为什么要努力呢?

我看回从前的文章,还是为那看过的故事衍生的想法感觉悸动。当我想过了,不乖,才看得清楚努力的方向。是的,一直都在那里,越靠近越感觉辽阔,我喜欢这样。

很多想法,杂七乱八的。就当作是一番自言自语吧。呵呵。

Tuesday, April 8, 2014

晓慧的生日

这天是晓慧的生日。小小的,和她还有Yue Shin在Sunway庆祝。

去Caffe Bene吃很喜欢的Honey toast、waffer,在Friday's 吃很饱的Fajitas。

近来和晓慧变成心灵对话的对象。不常联络,可是在想要倾诉的时候,总能找到她,而她的回话总有收获,会让彼此说完了都很有激昂的气氛,充满斗志,呵呵。我们要慢慢从妄自菲薄,到肯定自己的能力。和她共视的世界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旷阔。

依然是美丽得让我眼睛无法离开的朋友,哈哈。生日快乐。




Wednesday, April 2, 2014

我的烦恼

前几个月,Prof P赢了一个比赛,因为有帮忙一些presentation slide,她请我们去Sunway吃午餐,噢,这是第一次被老板请吃呢,哎还是很美味的中式餐馆。


食物美味是其次,而是在这次的聚餐里,对Prof P又有点深入了解了。她和我的supervisor Prof M一样,是很典型的事业女强人,做事讲究快而准。

她 知道如何制造话题,倒不如说,她有很多可以说的话题,正好碰到我这种喜欢听的人。一顿饭下来,听了不少她的分享。有一个很好笑的是,她在面对别人的态 度总是很豁然的。有一个主管跟她倾诉,觉得别部门的人好像看不起她(looking down on her),她说:“People looking down on you (作势把头望下), then you looking up (作势把头抬高) to them la....”。意思是自己也抬起头,高傲的面对那些看不起你的人。

她 真的很爱对我们讲道理,不是罗嗦的,而是常常说几句“金句”。例如我这几个星期好像一直生病,终于有一次她见我的时候说,"Why young people, always sick one? Try to eat multi-vitamin",又或者在我很慢没有及时完成她吩咐的任务时就说“you are such hardworking and .... and .... sweet, so please be smart too”,中箭!可是又好像有点让我窃喜。

之后我就十分耿耿于怀她的判断。结果,今天被称赞呢。值得提啊,因为这个 prof p很少称赞人呢。她出差几天,今天回来,我把吩咐的writing让她过目,她一边检查,突然停下来,抬头说我"so clever"。呵呵谢谢谢谢。

有种收复池城的感觉,嗯,不错不错满意了。过后要更专注别的重要事了,加油。呵呵。


Tuesday, April 1, 2014

四月一日

今早起来,昨晚的梦沥沥在目,觉得自己怎么做这样的梦呢。

做着最平常的梦境,却是久违的有印象的梦。我在车子里的后座,跟着他们,我们去吃好吃的餐馆,有点旧的店铺,大家随意讨论了点了那些出名的菜式。谈天,有一搭没一搭,然后站起来,继续坐在车子里。

我总是藏不住心里想的东西,嘴里不说,梦境也要说。我也不熟悉自己的想法,什么意思呢,这些是什么意思呢。他曾经说我像那种比较擅长走得越远就越容易忘记和舍得的女生,是这样吗?我倒也希望这是真的。

就这样淅沥哗啦的哭,根本就是一个爱哭鬼。听歌会哭,看戏会哭,安静的想东西时会哭,可是工作压力、学业压力、麻烦的处理琐碎事时却扛得住,十分没问题,所以这是什么哭点呢。

为这些偷偷发生的突发状况之后在同事面前被称赞说:“怎么从来没见过你emo呢?”,而沾沾自喜(她们几乎都有过为了月事或什么的原因而情绪失控)。呵呵,我心里偷呼一口气,是因为我本来就像男生吗?

我也觉得很好笑。

啊,一年了。

Sunday, March 30, 2014

心太软蛋糕-心得篇



今天第三次的制作。第二次是准备给晓慧和Yue Shin,因为蛋发得不够,有一些模型没有巧克力溶酱,不是很成功。所以这次再试,呵呵,完全大成功哦。

特地选在星期日早上准备,因为如果晚上做的话,Daddy总是要提早睡觉没能吃到。想到今年他的生日没有蛋糕(二月,因为那时是新年嘛,太多年饼之类的就不要买蛋糕),可是当天晚上我问他,“生日要不要蛋糕?”(都没有准备到而明知故问,因为想要他说不要嘛哈哈),他竟然略带可怜的说“你们都没有买。”。所以想了想,这次的心太软就当作他的生日蛋糕啦。好像生日都过了很久勒,哈哈,没关系啦。

这次大成功又让全家人都吃到,真让我十分满足。综合几次的经验发现:
1. 鸡蛋加糖一定要打得凝固,给它维持高速打发大概10分钟左右。太短时间的打发会让蛋液撑不起来。

2. 巧克力要舍得买好的牌子。目前用的是Hershey semi sweet的巧克力,嗯,不错,可是下次希望再试试更好的巧克力例如belgium chocolate才能媲美外面餐馆的心太软。至于蛋糕原料店的无名巧克力好像不太好,除非那是店家强调特别调制的巧克力。

3. 放进冰箱的时间要够长,大概20分钟。

4. 烘焙时,注重在短时间内烘好外层的蛋糕而保留里面的溶浆,所以尽量调高温度吧,200度10分钟给比较高的模型(大约5 cm的蛋糕高度),220度5分钟给比较矮的模型(大约3cm的蛋糕高度)。

Friday, March 28, 2014

离题


看《交换日记》会发现和玫怡常有共鸣。

我也是的,常会发出一种能量,想要完成他人的价值。比如说,A和B一起从外面回来,B一来就坐在沙发上,说:“好热噢。”,这时A就会觉得说,好吧那我倒杯水给你。又比如,A和B一起工作,B会常常抱怨自己的工作很多问题要解决,A就会觉得自己需要帮上什么的,殷情的帮她想办法,可是自己的工作也有要解决的事啊。

我常常觉得自己就是A的角色,因为认为体谅是美德,却不知不觉地过度体谅。所以,我很怕遇到要主导我的人,比较喜欢趋近为我着想的人。

我很喜欢那样的性格,无所谓、都可以、你决定,呵呵,让我很舒服。当然,不能这样过多。

*******************************************************

最近的感觉很好。我很喜欢时间为我解答的话,很喜欢趋近让我舒服的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有冷和热、太阳和月亮。喜欢趋近太阳的微笑,刚刚好,很温暖。

我想做出一些事情,我想为自己承诺了。因为历程,我知道这一路上还是能够柃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如影随形,不会落单了。

我可以朝着那里奔跑,无须亦步亦趋,深怕失去。这个道理,终于知道了,很重要,很重要。

Sunday, March 23, 2014

救鲨鱼的活动

这天和一些朋友们参与Mid Valley的SharkSaver Campaign的志愿活动。我以为那里应该有个展览区展现人类如何残害鲨鱼的照片,以及吃鱼翅的坏处等等,可是却只有一些拍照的地方、鲨鱼的人偶、“I'm finished with Fins”的刺青处。也许他们不想做得太沉重,主要是想要吸引人们前来围观,然后作为志愿者的我们可以趋前游说人们承诺(Pledge)不吃鱼翅。

一开始我就被叫去负责另一边在GSC那里的宣传。原本他们也没指名要我,可是四周的志工们都不想要单独上去(上面已经有另一位志工了)。好像,如果我不答应的话,负责人W大概很为难吧。

我原先有点失望,有一大半朋友在这里,可是却必须跑去另一个地方。我考虑了整分钟,才觉得好吧这是志工活动不是来玩,还好在GSC认识的志工搭档很和善,GSC四周也有太多的人潮,我们一直忙着寻找目标劝说Pledge for “I'm finished with Fins”。时间也过得很快,过后也有Mei Fong加入。

这段时间,其实发现“劝说”是没什么机会发挥出来的。如果那个人原本就支持不吃鱼翅,他会很乐意签名承诺,可是如果他无法接受自己有生之年不能再吃到美味的鱼翅,那么他也不会停下来听你述说残害鲨鱼如何跟我们的生态息息相关。但是有时遇到一些人很自动的说他们知道吃鱼翅是对鲨鱼残忍时,觉得很鼓舞。

无论如何,这样的活动也许也或多或少唤起了一些人的醒觉,也许我们能做的可以更多。

到了几乎晚上9点多,我们都累了,呵呵坐下来谈谈天。认识新朋友一般都是玩猜年龄的游戏,呵呵。我们的新朋友原来小我们两岁哦,而我却被误认才中六毕业之类的,哈哈,想偷偷窃喜。

过后回去会合其他朋友们,一边放松的聊天一边慢慢走去停车场。我心里的感觉很好,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完成的志愿活动很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