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Sunday, December 30, 2007

sunway 之行

上完taekwando之后,很临时决定要跟mahfuza他们去sunway溜冰。我原意只为了陪陪mahfuza,她一个女生跟几个f6去溜冰,该牵谁的手呢?

可是实在是决定得有点迟了,当终于载了我和洁雯后,抵达sunway已将近三点,他们又要吃东西,能够溜冰的时间不多了,好像不太值得。于是我们就走走逛逛算了,反正这次约mahfuza出来,只为了跟她在临出国前聚聚,溜不溜冰无所谓。

晚餐我们在chicken buffet解决,是一家关于鸡肉的自助餐餐馆。派给我们的宣传单上画有炸鸡,pizza,speghetti,很美的蔬菜沙拉等,RM18.80一个人。好咯,我们就去试试咯。谁知道...嗯,是有很多东西吃,可是又感觉没什么东西。鸡只有炸鸡和BBQ鸡,Salad也只有那些普通的蔬菜,pizza speghetti影子都没有,就有很多potato的料理,但potato吃多几个就很饱的啊。水也是没什么选择,汽水或热kopi teh,我觉得最吸引我的只有那个类似mcD kon sundae机器,可以挤出vanilla ice cream。哎,也许十八块八有这些已经很不错了。可是炸鸡我能吃多几个哦,对我来说不值得咯。

逛街有点闷,晚餐不是很满意,没想到临回家前让我有个很好的回忆。我们只有六个人去,pcy lkh tch mm km 和我,刚好够坐一辆车(虽然有点挤)。算是mm开始吧,她小小声地哼着歌,周杰伦的《珊瑚海》。我叫其他人唱出歌词,过后讲下唱下我们在车上玩起劲歌金曲。一首歌唱了chorus那段后换另一首,电视剧主题曲老歌都搬出来了。大多数时候我是那个换歌的人。当他们好不容易想起一首歌的歌词正在唱着,我是那个觉得听够了该想别的歌来唱的那个人,所以我一直在脑海里转动想别的歌再无端端插出一句新的一首歌的歌词。我原意是希望能有新的歌让我们唱让气氛活泼点,不然如果他们正在唱着一首抒情的歌有点悲伤的,我的情绪会渐渐受影响变得有点伤心的(想到mm快离开我们去国外了),所以我会想别的快歌取代他们唱着的歌。

在车上高歌真好玩,尤其是我们一直绞尽脑汁想还有什么歌,明明听过上千首歌,可是要一首接一首的想出来还会想不出来的。哈哈,可是这样玩气氛很好。下次如果要坐车去比较远的地方,闷的话可以玩玩这个,唱歌的时候,我们的心情会自动变得很好。

对了今天还有一个很好玩的事就是拍照了。我难得带了相机,跟mahfuza他们玩取景远近的技巧,嗯,就是远远有个人在溜冰,我的手在镜头前假装按着那个人的头,拍出来的就像是真的按他的头。哈哈,这样也玩得一番。

课外活动

大学在今年我们这一批新生开始,实行必须要有2分课外活动的学分才能毕业。这项来得仓促的决定,让我们这批新生为了抢课外活动名额搞得烂额焦头,没办法,僧多粥少。

但除了这个问题,整体上这个施行是好的,至少可以强逼我们这些懒惰参加社团的人变得活跃一点。十二月尾新加了十多个课外活动项目,虽然热门的运动如羽球保龄球很快名额满了,可是其他的课外活动,有些可以再加一两人的,就看你有没有毅力,一直上网察看几时有人drop掉,空出名额。因为有些人又三心两意又贪心,可能一个人霸着三四个课外活动的名额。

其实我也有点三心两意。我最初是想进马术,可是没位了。过后朋友告诉我softball还有名额,我勉强报名接受,因为希望可以早点拿完两个课外活动学分。没多久,另一个朋友,算是学长,刚好帮人hold着一个tennis的名额,那人过后不要了,我便也把它转移过来我自己的account。Tennis算是当初我第二个最想要的,可是没有人陪哦,有点怕怕。

终于终于,在星期六第一次课外活动的前一天,我上网看到taekwando还有很多名额,想到也许可以拉几个朋友一起去,便问其他朋友要不要一起试看这个。很幸运的,有个朋友正考虑试下这个。我们就约在一起去指定的礼堂上taekwando的第一堂课。

是在星期六早上。那些教练是外聘的,感觉很专业,而且都和蔼慈祥。跆拳道,也是我想过要进的课外活动,一直很想学学这些可以强身健体又能防卫自己的武术。第一堂课是测试我们的体能和基本阶级。感觉上已经很好玩了。而且那个总教练强调,跆拳道不只是教我们武术,也会注重我们的个人修养。练习跆拳道有一段日子后,我们会潜移默化学习到“尊敬”二字,见到人会很有礼貌的鞠躬。感觉上就是所谓的内外功兼修,上乘武功呢。哈哈。

所以上完这个课后,我打定主意要进跆拳道啦。可是才一个学期的时间学不到什么颜色的腰带(我们只是最基本的白带),看啦,如果我真有兴趣,也许下个学期继续报名pertengahan taekwando,继续学下去,谁知道?哈哈。

Friday, December 28, 2007

聚餐

昨晚为美凤和雯娟饯行聚餐,在chop a steak。长长的桌子坐满十四五人,大家切着西餐喝着果汁, 就像外国人的聚餐。可是老实说,我不是很喜欢长型的桌子,吃东西的时候,只能跟身边几个朋友聊天,隔几个位的,连看到他们的样子都难。所以我常觉得,聚餐还是少点人比较好,三五七人,每个人都能加入同一个话题,这样才算达到见面的意义嘛。

但是人多也有人多的好,这样的话,我就能一次过见完我想见的朋友们。这些朋友,虽然聚在一起很少会深入关心到彼此的近况,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见见他们,想看看他们最近是不是还好。

吃完东西后我们自由走动去找另一边的朋友聊天。到最后我们就只是一直拍照拍照,所以说电话有相机功能真是伟大的发明,方便又好用。然后我发现我不是很适合拍照,有一个要我们几个女生做出六个表情的六连拍,我六张都不在状况内,哎呀,我不会做表情啦。

原本我叫daddy九点半载我回,但实在不舍得走,我们的互动才刚开始。结果央求到tch载,十一点多才回,都算迟了,第二天有八点的课啊。我这天的感想啊是,虽然我们无论几时聚在一起都欢乐不断,可是当分离是在所难免时,我们也不用太伤心,因为他们的离开是为了自己前途,为了下次再见时能够继续用愉快充实的心情带给彼此欢笑。懂我想表达什么吗?

Monday, December 24, 2007

发问

看书有一段有点意思:
一位朋友曾向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Isidor I. Rabi询问他的成才之道。Rabi回答说,小时候每天放学后母亲都会问他当天的学习情况。她对儿子一天所学内容并不感兴趣,但她总是会问:“今天你是否提了一个好问题?”Rabi说:“提出好问题让我成了科学家。”

这里说出了懂得问问题的重要性。不单单只为了成为一名科学家。事实上,我越来越发现懂得提出问题对学习很有帮助。有点可悲的是,我发现,这种看似简单的能力,我好像无法办到。就好像有一次的presentation课,lecturer要我们在每组presentation后踊跃发问。尽管我努力寻找问题,却没能想到什么好问题。我能不能将这一切归咎于十几年的填鸭式教育?

看了小S的《牙套日记》和蔡康永的《有一天啊,宝宝...》后,我对他们主持的《康熙来了》有了兴趣。在这个主持节目吸引到我的地方是他们两个的问功。好会问问题哦。时常抛出很关键又大胆的问题,一针见血。

这种能力应该可以锻炼的吧?厌倦了只是被动的接受一切资讯,如果我常转动头脑分析探讨,将有助于更了解一件事的全貌。尤其是某些教授的特别理论,如果我照单全收,误人子弟了不见得只是他的错。

Saturday, December 22, 2007

冬至吃汤圆

冬至当天刚醒来,就收到阿哥的冬至祝福短讯。我正猜想着几时是冬至,这个短讯早到几天了,就被妈妈叫去厨房搓汤圆。吓?今天就是冬至了?

每年冬至我们家都只搓两种颜色的汤圆,红和白。大人们不想加点创意来点别的颜色,我也没想过要进行什么革新。我觉得,只是红色和白色就足够了,一个鲜艳,一个纯洁 ,相得益彰。之后在报章看到,原来这两种颜色的汤圆各有意思,象征金丸(红汤圆)和银丸(白汤圆)。不错不错,好意头。

我跟阿哥说,我才刚知道今天是冬至呢,结果给了他一番感叹。老一辈子的人都知道,冬至大过年,只是没什么商机,才不比过年热闹。他说得对,我以前曾经想过,现在得以流传的华人节日,都好像只靠好吃的节日特食才得以延续下去。像端午节有粽子,中秋节吃月饼,新年更不用说了。那些没有美食代表的,像重阳啊,清明节已渐渐少人庆祝。想想,还真悲哀啊。

其实什么节日都只是一个让家人团聚的借口。搓汤圆的时候,我一直提不起劲儿,觉得搓那么多汤圆,那么忙碌的准备晚饭干嘛,家里就只有那几个人而已。却在之后才知道(哈哈我什么都后知后觉),远在槟城的姐姐将回家。这就有团圆的意思了。果然她回来后,家里热闹得多了,大鱼大肉的团圆饭也更有节庆的意义。

Thursday, December 20, 2007

shopping novice

登登登~登登登~又到了能够尽情购物的季节。开斋节,屠妖节,圣诞节,然后华人农历新年,都是让庆祝的人很理直气壮去添置新衣新物品的节日。

我觉得我惨的啦。这个假期,我好像渐渐养成爱shopping爱买东西的坏习惯。今年算是第一年不是由家人带着我逛街选衣服,也算是第一年不是由父母给钱买衣。我自由用我的ptptn借款,用我的打工钱。

不知道是不是花自己的钱会特别留意钱财流失的速度,我感觉到自己今年花钱特别快,特别多。还有一点是,我发现今年能让我看上眼的衣服裙子特别的多。不只是为了迎接新年,有更多的物品我都是以“在大学可以用”为由而毫不犹豫的占为己有。背包,手表,collar shirt,t-shirt...我好像要把整年没机会逛街买东西的kuota留待这个假期好好用完,见到喜欢的东西拼命买拼命买。

有一次跟洁雯她们出来,逛了整天,除了我大包小包收获连连之外,他们连一样东西都没买,让我不禁有点害怕了,是我买得太过分吗?

还好我还有几分清醒,不会太过疯狂购物。目前买回家的物品,无论是裙子手表背包,都不超过二三十令吉。这算是我的底线,超过价钱的那些,我都封之谓dream goods,等我有能力赚钱,才有资格拥有。比如说,casio牌的某个手表款式,粉红间白,love 型,真是太cool了!

下星期开始新学期了。开学之后,我大概有好一阵子不会逛街吧。所以呢,趁现在疯狂些,尽量享受shopping,应该不至于太败家吧?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07

和senior见面

今天和我的direct senior出来见见面。

是她先约我,可是我已推趟了三次。我不想的,那几次碰巧我不得空,而且,最大的问题是,我不会乘搭公共交通去她约我的地点:sungai wang。终于到了上个星期,我和美凤她们摸索了利用ktm+monorail的路线去sg wang。就这样,我有了信心独自去那里,便主动约她出来了。

我另一个推趟的理由是,害怕。说真的,虽说是我的direct senior,之前又给我notes又给我reports,可是我只有过一次真正的跟她面对面交谈。对她有点陌生。我担心,约出来见面后,会因生疏而冷场。还有,也许是她长得高,让我认为她很严肃。

但事实是,她很关心我。常会sms问候下我的学业,帮助我的问题,或邀约我出来pasar malam或哪里哪里,但我总以懒惰为借口。想到这里觉得自己真该打,不好好察觉她对我的关心,还乱乱猜测判断。

所以啊,我很欣幸自己总算踏出第一步去好好了解我这个好senior。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四个字:舒服自在。跟她很容易就打开话题,什么都可以聊,原本拘谨的心情完全一扫而空。和她走走坐坐,消磨了大概六个小时,轻松愉快得就像彼此已经认识很久了。

她真的很了解我。有一点被她刚见面不久后就被看穿了我有很多事情都是想做又怕。逛Sasa店时说想试下搽指甲油却连sample都不敢碰;说有车牌却不敢驾;想做类似promoter接触人群的工却担心不胜任;想出来见面却怕一个人搭车...哈哈,说得也是,我常常顾虑太多了。

无论如何,我今天好高兴好有成就感哦,敢单独搭ktm monorail,敢单枪匹马和原本陌生的她见面。我像是冲破了一道障碍,感觉自己长大了不少,呵呵,我以后大概不会再害怕认识新朋友。希望我其他被点破的缺点总有一天有勇气改善。给我多一点时间。

Tuesday, December 18, 2007

5CM~5IVE STAR

难得只有我们五个人聚聚。我以前从没想过,我们这几个会愿意有个节目叫唱K。就好像之前的我惊讶见到我们几个约在一起单纯只是看戏,逛街。呵呵...是先入为主吧,我们以前只会约在某个人的家做蛋糕,或是去游泳之类的。

唱k的气氛不错。老实说我还是比较喜欢听,多过唱,因为我几乎没有一首歌是很熟悉的,常唱到走调或脱拍。到最后我干脆乱乱唱,反正又不是唱歌比赛。这次听回了几首已经忘记了的好歌,Bee Gees的《First of May》就是其中一首,歌词旋律都很有感觉。

之后我们临时兴起要去吃johnny steamboat,一边吃一边girls talk。虽然三不五时能和他们个别见面,可是我还是觉得见不够。突然很羡慕那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因为啊,清楚自己身在福中,又知道这是很难得的,一直想着时间怎么过得那么快,一直提醒着自己相聚的时间稍纵即逝。这种高兴中参杂着不舍得的感觉,有点苦啊。

有件事很好笑。我想告诉她们我的一个新发现。可惜好像用错开场白了,导致他们对此过度期待和兴奋。最后,在我完全不想要的气氛下告诉了他们。过后我觉得,也许是我很少跟她们聊这些事,才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Sunday, December 16, 2007

直销。好处?坏处?

今天随大舅舅的朋友出席某直销品牌的周年庆会。我曾经去过类似的传销典礼,大概能猜到整天的节目行程。肯定是有很特别的嘉宾进场方式,然后有几位做传销做到已经发达成功的人激励演讲。

结果呢,结果我的预料没错,可是却比我想象中更大派,更隆重。最重要的那两位主角出场方式就是所谓的,常在电视看到的那种,直升机到场。然后呢,这次新晋的百万富翁比上次我看到的还要多,一批又一批,穿着华丽又气派,站在台上像香港小姐般挥手微笑。介绍画面说的成功就是驾benz,住洋楼,出国旅行。

其实我不会抗拒传销产品。虽然不能肯定他们的产品是百分百可以信靠,至少他们推销的共同理念:自然,有机,这个概念是我很赞同的。可是不是很认同他们把它能致富的好处放大再放大。像这些直升机豪华汽车登大广告极尽奢侈的成功典范,只让我觉得像这种被中间人抽佣再抽佣的传销方式,让多少消费者几乎没办法承担这些产品的费用。原本这么健康这么有益的产品,却因为这样不能让更多人受益。

就这样,我总觉得直销有欺骗人的成分。不知道,也许是我太无知,知道得太少,乱分析。总之这就是我今天的感想。

坐了大半天,除了很无聊的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别人风光上台外,还有一点点收获的。那就是观看到林宇中的现场歌唱。我最喜欢听他和sheila majid合唱的《melody》。从这首歌想起一位朋友,是他介绍我认识这首这么好听的歌。现场听歌,永远都是比较有感染力,比较有气氛。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07

有一天啊,宝宝...

直接在网上看完蔡康永写的《有一天啊,宝宝...》。会想去看他的书是因为看了他的《康熙来了》。看了几集,总觉得这个人有某种气质,嗯,像那种温儒慵雅的读书人。一个读书人怎么会跟五光十色的演艺圈扯上关系呢?就这样对他好奇起来了。

这本书里面有很多想法,是我以前曾经也想过的,却通常任由它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便当没想过的想法。所以看书的时候,我常常会惊讶的想:“啊,对对对!”,他不讲我也忘了。

有一篇关于旋转的文章让我印象深刻。

小朋友自己原地旋转,或者被大人抱起来旋转,也会很开心...”
就是这么简单,我们就能尝到的快乐,长大以后,却不太会去做了。这让我想起了跳跃。小朋友听到高兴的事,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跳了起来。或者,能够被允许在床上跳跃,也足以开心得一直咯咯的笑。大人们呢?好像连跑也不会了。

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梁静茹 - C‘est La Vie





Ne laisse pas le temps,te décevoir...
....ll ne peut être conquis...
Dans la tristesse, dans la douleur...
Aujourd'hui, demain...
Au fil du temps... Le temps... C'est La Vie...
也许我会再遇见你 像恋人般重逢美丽
看你满脸胡渣的笑意 爽朗一如往昔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走一个城市的陌生 走到了
曙光无知无觉的黎明
一路微笑的满天繁星 消失在日出里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oh 塞纳河的水 是心的眼泪
流过了你笑的 每个样子
我会在你的记忆 看到我自己
看到了结局 爱在错过后更珍惜

都将走向新的旅程 Au rev oir
说好不为彼此停留
看车窗外的你沉默不语 我不再哭泣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oh 塞纳河的水 是心的眼泪
流过了漂泊的 人生风景
愿我们各自都有 美好的一声
美好的憧憬 爱在遗憾里更清晰

oh 塞纳河的水 是心的眼泪
流过了也全不会
我会在你的记忆 看到我自己
看到了结局 爱在错过后更珍惜

oh 塞纳河的水 是心的眼泪
流过了漂泊的 人生风景
愿我们各自都有 美好的一生
美好的憧憬 爱在遗憾里更清晰

也许我会再遇见你 像恋人般重逢美丽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C'est La Vie

(法语OS翻译:
别因为时间而感到沮丧
它是永远无法被征服的
不管是在悲伤里 在痛苦中
今天 明天 年复一年
时间它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它就是人生)

* *                     
第一次听这首歌就深深被它吸引了。一首歌之所以会被喜欢,无非都是因为它能够引起共鸣,能够说出听者的感受。就好像人会在悲伤时会听悲伤的歌,孤单时会听寂寞的歌。或者是,在无聊时听了某首歌,突然就想起了那段难忘的往事。

听着歌时,突然就那样傻傻的微笑了。我可不可以说,我已再遇到了你,重逢美丽。我期待着,有那么的一天,走着走着,突然就再见回你,彼此都在微笑。

Monday, December 10, 2007

抗忧郁

早上起来时,见到灰蒙蒙的天空,唉,又下雨了。

上个星期几乎每天都下雨,下一整天的雨。刚好又发生舅舅的那件事,刚好又看到《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障碍重重的部分,Hermione受折磨,dobby死了,很多wizards或muggles陆续也死了。那个星期里,我简直忧郁极了,我甚至很绝望地想,我以后永远不能像以前那么快乐了。

还好,这几天来哥哥总是把我拉回现实中,避开那些胡思乱想。他当然不会做出像电视机看到的为了逗某人开心而变魔术,讲笑话之类的事。他就只会一直kacau我。

路过我身边时,明知道我一定会先说那四个字,可是他却抢先说出来:“岂有此理啊!”这种挑衅的态度立刻燃烧我的忧郁,我立刻可以摆出“敢惹本小姐”的姿态和他斗嘴。

再不然就是坐在我旁边无端端对我说:“我怎么会有你这个酱蠢的妹妹?”气死人了,他说这句话的出发点是在于我每天在家都只是看戏吃饭睡觉(假期嘛),不事生产。有时还会煞有其事得对着我叹气摇头,好像对着一个已经无药可救的人。当然,他这么说都只是为了惹我,玩笑成分百分百。所以我每次都会故意跟他说:“记得出去外面跟别人说我是你的妹妹哦...”(我预测他会说:“你出去外面不要跟别人讲你是我妹妹啊。”)

就连给我忠告也在kacau我的语气中让我收到。那天他传授了失传多年的武功秘籍给我,说白一点就是叫我怎样读书。“好心你啦,读书读精一点”,“只是靠notes考试,死得啦”,诸如此类的话一直穿插在他的话。虽然很不忿他一直“踏”我,可是无可否认照着他的方法读书肯定能让我成功读好,在此公布出来让大家仿效。读书不但只读lecturer要用的那一本,而是列在course briefing的书目都的一一碰过。更加要的是,那些书本后面列出来的references,也必须想办法找出来读。不要以为那些research paper很难明,事实上因为它通常只注重在一个title,详细解释下更容易明白。考试时根本不需要死背硬记那些notes,书读得多自然会对答如流。

本来么,这种这么不近人情的读书方法怎么可能实现得了?可是我哥哥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当他对我说他以前一个科目都会读三四本厚厚的书时,不由得心生佩服。“你看下你,读书都要人教,死不死...”,这是他传授秘籍的最后一句话。他对我够嚣张吗?可是他嚣张得起,这是用他的勤奋换来的。

回想自己在这个sem过得浑浑噩噩,我真惭愧。得高人指点,下个sem我不能再拿到像这个sem这么烂的成绩了。突然想起weiyun说的话:“First class honour是很重要的...”

Sunday, December 9, 2007

心,像被穿了一个洞

星期三凌晨一点多赶去医院看望他,却见他十分辛苦地喘着气,双手握拳紧紧抓住被单,翻着白眼,几乎不能呼吸。

这一刻,我能说什么,能做什么?

他身体有病是已经知道的事。五年前已经治好的鼻咽癌,谁会想到会再度复发?然后,治疗的效果也大不如前。以前还说有健壮的身体撑着,可是这次,顶着骨廋如材的身子和病魔抗斗。或者说,他自己也丧失了战斗的意志,病情拖了很久才肯告诉我们,才给我们推逼着接受治疗。

依然是大口大口的艰难吸气...我呆呆地看着他,几乎不能相信这是真的。这是他吗?是那个愿意随时载送我的他吗?去pbsm急救课程游泳池,去klcc,去kl,去lrt。这是那个听到我说想找《王子变青蛙》时,二话不说带我走了好几处地方去找那个供应商,还比我热心的他吗?这是那个每次我去他们家,第一时间注意到我,逗我讲话,踊跃地告诉我许多新事物的他吗?知道我最爱吃零食,常拿新买的饼干巧克力给我吃;每个我会待在他们家的下午,都会兜我出去,带我吃好吃的下午茶,大城堡香港庙街的菠萝包,糖黏豆的花生糊,堂记的蛋挞,街边的cendol杂雪,茶餐室的kuih muih,每个地方都留下他请过我的回忆...会因为有我存在,才难得跟着大群亲戚上去云顶走走;会毫不给面子地回答别人的冲撞,却从来不会对我大声...

怎么回事?我现在才发现,他对我的疼爱,远远超过对其他侄子或外甥。好心痛好心痛,病魔怎么会找上他?那晚过后,他就一直陷入昏睡与昏迷的状况。我陪着阿姨留在医院守着他,三个晚上了,依然是昏迷不醒,血压时高时低。我很累了,可是他却好像更累,即使昏迷着,呼吸还是很不顺畅,像哮喘,每一口气都要动到肩膀的力,很吃力。

不知几时开始有个念头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我知道昏迷的人还会有些知觉的,总之我就是很想,我很想,走近他的耳边对他说:“不如放松吧...”。我的脑海甚至浮现三个字:安乐死。这个念头很可怕,我不知道这该不该,我不敢拿出来跟其他人讨论,到最后,我也不敢对他说出来。无论如何,在我还在挣扎中,就传出他的死讯。那时是第四天中午,我正在家里补充睡眠。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冷血的,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竟然有种relieve的感觉。总之就像我挣扎的想法,该痛苦的活着,还是放手?

之后三天我们就忙着为他办理身后事。这几天的程序也引起了我很多疑问,到底我们是信奉道教还是佛教?到底我们拼命的烧冥纸他会收到吗?到底那些诵经真能为他积功德,解苦难吗?尽管如此,我还是顺从地接受长辈及殡仪馆的解释和想法。这只怕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舅父仔,这是我最后一天能够当面呼叫你。而你那些亲切的招手和唤我的名字,和那些美好回忆,我会一直记住的。It's all GOD plan to let someone walk into your life and leave you , no regret if appreciate...这是jc对我说的,虽然说法有点基督教,可是这种想法正是我该学习的,不能只是一直哭泣难过,当缘分不得不来到终点时,我应当庆幸和感激,曾经从他那里,得到被疼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