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2009十二月份反省篇

今天是2009年的最后一天了。一年之末,总该回顾一下一年来所做的事,经历的事。收获了多少,放开了什么,而我该自诩什么,反省什么。嗯,今年是个长长的一年,我拥有了许多从未有过的心情,经历了很多方面的探索。

首先呢,要反省一下。

年头的时候已经被shuyih他们围在实验室的桌子考问我,coursemates们的名字姓名。因为认识之后都只是唤叫名字,所以我的脑袋还真没有记下他们的姓,哈哈。结果,那时的我,好像猜错很多姓。哈哈,我也忘记了是哪几个,。而隔了大半年,不知道shuyih哪来的心血来潮,在那次jusco逛街里,要再考考我coursemates们的姓名。我以为都这么熟悉了我怎么还会不知道呢?谁知道,哎,对不起晓香同学,我还以为你姓赖的。又有猜kong同学的,kong是什么姓呢,哎,我想了很久竟然还是猜不出来。可是答案揭晓之后我有一种感觉是,我明明就知道的啊,一定是问我问题的人让我思绪混乱了。:p

昨天才发生的,上economy的时候,匆匆忙忙的赶去上课。课室的桌子是一排五个人共用,长长的桌子。我因为迟到而有点惊鸿未定吧,刚坐定再拉拉椅子向前,竟敲到让桌子提了一下,桌子“砰”了一声,接着又“砰”一声,原来是隔了一个位子的伟强同学,他桌上的水壶掉在地上了,撒了一地的水。我们还是坐在教室前排第二呢,lecturer看着这一幕,幽默地说:“jangan bergaduh”。哈哈,我就像一首儿歌唱的“泼在我的皮鞋上....笑得咯咯咯~~你什么话也没有对我说~你只是眯着眼睛望着我~lulala~lulala~”,儿歌里面的“你”就是我啦,弄倒他的水后,lecturer说jangan bergaduh后,我就不能制止的笑,哈哈。在这里,要向伟强同学说下,sorry o,呵呵。

还有就是腕凌同学了。我一向不会跟着起哄玩笑朋友间的绯闻。(题外话,km你们除外:P)而且我也不会说出他们的名字。嗯,就像上次,哈哈,在图书馆外面,我是那么难于说出我想要讨论的人的名字,我还记得隔壁那个朋友为此是多么得意的偷笑,因为我不敢说出名字而打开不了这个话题,也让我打开不了下一个我原本想要的话题,哎呀,功力不够。说回这个万零事件,每次恶人帮把这件事搬出来讲,我就只是在旁边笑。哈哈,只是笑嘛。谁知到今天受到挑战了,还是两个人合着挑战我,一个煽风,一个点火。原本我只是反驳的说“那个女生...”“谁~~~”...“那个女生....”“谁~~~”...。看我说不出,就继续挑战我,结果我就说出了名字,他们竟然为我鼓掌>_< 还有在停车的时候,那个煽风者竟然走过来,一开口就说“wblablablablak”,让我又不甘示弱的回他“yblablablablal”。话说出口后觉得,哎呦,sorry yuanlin,我竟然被宫心机得逞。

昨晚我们coursemates一起去cheras pasar malam。Jacy 自己去,说是和朋友逛。我们到达后遇到她,正在坐着吃面。桌子四周都是人,左边是男生,右边是女生。jacy拉着我说“你一定觉得旁边的是我的朋友”,其实不是她的朋友。我看看身边的男生,“哦~”表示明白,男生那个不是你的朋友,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认定那个女生是她的朋友。coursemate们说要去臭豆腐的档口,我也觉得要跟着他们,反正jacy正在与她的朋友在一起。jacy却说“呜呜陪我”。我却觉得,没关系啦,我跟coursemates走啦,你有朋友嘛。可是之后走了几步,越想越不妥,jacy没有介绍她的朋友给我,而且我们谈话的时候,那位女生由始到终都没有望过来我们这里。终于我明白jacy的意思了,她那时隔壁根本没有认识的人啊。哎呦,我完全搞错了,打电话解释也有点太迟啦。对不起~呜呜,我完全误会了。

嗯,暂时就这么多吧。呵呵,我果真写出这篇道歉了。是不是该感谢提醒我这么做、多多意见的人呢?哈哈,there's nothing else i can say~~~~~

2010年即将来临了,与这么好玩的朋友们一起,我看见充满乐趣的新年。人们常说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我也会留下不喜欢的回忆,带着好笑好玩开心地回忆跨过这2009年。现在的心情充满喜悦的,回顾整年,像是坐了几转过山车,高高低低的心情,而现在,我们回到了原点,画了一个美丽的圆圈,我喜欢这样。

happy new year~~~^^

原来如此

整个上午腾来腾去,为了那个HPLC。

自从上星期一,楼上常用的HPLC坏了之后,我依循senior的指示寻求楼下HPLC的使用权。那里有两架HPLC,新的,负责这里的En Ibrahim毫无问题的让我试着用。今天带来一位technician,安装电脑,初步开启这两部机器。

其实等待这位technician也等了整个上午,还好wenbin在早上call我,传述En Ibrahim说technician会迟点来,让我可以多睡片刻。呵呵。但是等了两三个钟头,却被通知下星期一才正式让我们试着用。嗯,也好吧,一切等新年过后再重新来过。

上星期HPLC坏了之后,连累了也有用这架机器的Mr. K,听说他为此深受打击,也很生气,什么两个月的工作全白费了。等待的时候,那位Mr K也在。原先我有点害怕,可是看他今天的脸色,很好啊,还会对我微笑说hi,嗯,于是我大着胆子和他说话了。不明白为什么坏了一个机器而已,会使到两个月的实验重做那么严重吗?原来,他有100个sample要run HPLC,做了两个月,就只剩下最后20个。他一边说,一边苦笑,一边对我说,只需要多两天就能做完整个project了,如果能够多两天才坏。那几时是project的限期呢?他还是一副苦笑:“before january”。

啊~~~~~~~

怎么让我那么深深的内疚?对不起啊,T_T我也不想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偏偏我用的时候坏掉呢? 呜呜.........虽然我不知道自己错了什么,可是还是不住充满歉意地sorry。哎,他好可怜啊,一切要重新做过。他还好吧,告诉我说限期可以获准推迟些,哎,还好。

过后大家被通知星期一才能用,都回去了。刚好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Dr Yunus过来和technician谈这个HPLC。Dr Yunus算是这方面的专家吧,至少我认为是,因为他的实验室就有两架,上个学期我们还一批一批学生去他的实验室观看HPLC的操作示范。他招手让我过去,问楼上的HPLC坏了吗?我点点头。"Siapa yang rosakkan?" 哎,我心里扭成一团:“saya gua.......”。然后简略告诉整个来龙去脉。

Dr Yunus听了也没多加责备,只是叫我带他去看看。就这样,我和他在HPLC的房间对HPLC做了一番探索,两个小时左右。原先有点紧张害怕,可是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造成。其实Dr Yunus 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严肃,反而一直都很温和的交待我一些跟进事情,看着Dr开盖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才发现一条小吸管被压着,都折坏了;另一边,开关那里如果稍微开大了就会滴水;还有一些小玻璃碎片;针孔附近的吸管也有些溢水。然后也发现有些solvents明显没有被degas和filter。

哦,一切渐渐真相大白了。整部机器根本就有问题,而且有些操作方式也不正确。我可以这么说吗?我只是倒霉的,当我正在用着的时候这部机器终于负荷不住了。原来如此,虽然如此,我很高兴觉得自己是倒霉而不是真的是我的错。无论如何,我也很高兴没有人真正觉得是我造成的问题。这样想的话,也没那么深的寝食难安了。

bearbear

前天和昨天都在watson做工,顶替洁雯的part-time job。watson为了配合圣诞节,摆卖了很多圣诞精品。有个最吸引我的,就是有如六岁小孩那么高那么大的bearbear了,整百元。这些天看着圣诞将至,watson改动销售策略,减价至20巴仙,80块左右,还是贵啊。

然后昨天我继续无聊在watson走走站站,低着头的时候,watson的guard走近我。他是nepal人,会说国语和英语,平常很得空,就会说几句话聊聊,所以和他算是有点熟。他对我使了使眼色,叫我看看bearbear上架的标价,什么?现在是60巴仙折扣,那就是说才40块。我赶紧打给洁雯,她叫我帮哥哥买两个,而我在犹豫不决中终于决定买一个,才40块啊,真的真得很便宜呢。

搬上车子的过程很多人看着,和我一起扛着的promoter,新认识的朋友,她一直说很“鱼”啊,那么多人看着我们提那么大的bearbear,我也觉得很好笑。

回家后我开始考虑这个bearbear的去留。要送人吗?可是我想过一遍朋友们的名字,都觉得他们不会想要那么大的bearbear,还小meh,也碍位子吧。又没有小女孩可以送给她。自己要吧,可是抱着欣琳和戴展豪送我的白色bearbear睡觉,比较小只,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不只是软软的bearbear很好抱,我也在抱着的时候满满喜悦,这是一份礼物,像是被注入了朋友们的祝福守护我的睡眠。很blissful~^^

反观那个bearbear,我的家人不是很接受它,无端端买回家为什么?沉淀下来后我渐渐清楚了,这样的物品只有在成为礼物的时候才有它的价值,除非这是别人送的,否则放着在家,竟会越看越碍眼。最后我妥协了,答应作为daddy去party时送给朋友的孩子们,圣诞礼物。送出去之后我也没有不舍得,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

可能没有不舍得是有原因的,放着洁雯那两只bearbear,加上我这只,三只大大的bearbear放在sofa。我和guochong(邻居的孩子)跟它们拍照摆pose,留下那些好看的照片,我们都觉得足够了。呵呵。









fear

我害怕极了。

正在和jc谈天,已经是第三个sample,操作这个机器很容易,只需要做些前奏功夫,就可以按下start,等个40分钟就好了。突然转头看到那电脑荧幕,diagram亮着红灯。怎么回事?

现在只能等待,senior将会过来看看。而我不能继续做了,也不需等着senior过来,于是先回家去。心还是扑通扑通的跳着,会很严重吗?是我的问题吗?修理要很贵吗?如果senior问起,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该怎样告诉他呢?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已经是第三个sample啊,突然就看到那小瓶子倒跌着,然后针头也歪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想告诉所有遇见的人,我的这个问题,可是转念想想,说出来了又有什么用呢?把问题说出来了,也不过抹大了我的害怕和担心。

哎,担心呀....

p/s:写着的时候听taylor swift的 fearless,哎,这样一来可以减轻我的害怕吗?

十分红演唱会

晚上有一顿冬至晚餐,提早在今天星期六,为了迁就难得回家的姐姐。也有一些亲戚来这里搓搓麻将,顺便一起晚餐。冬至大过年嘛,我们也喝了汤圆红豆水。

过后赶去和玉欣、晓慧还有她的弟弟一起去看“十分红”演唱会,在bukit jalil 举行。今早晓慧才得知有免费的票,我们都犹豫要不要去呢,有点懒,可是又想要凑凑热闹,最后还是决定去。8点半开始,我们几乎那个时候才到达bukit jalil,我们都以为carpark一定满座了或者交通会瘫痪了,其实还好,甚至舞台附近也有次序的分成几个zone,持票进入,没有很混乱。

我们在zone B,算是有点远,而且前面很多人头,很难看到舞台。之后我们找到栏杆旁的位子,靠过去就可以看到舞台中间到右边的部分,抬头也看到大大的投射荧幕,算是不错了。第一个出场的是任贤齐,几首脍炙人口的歌曲把我们的气氛炒热,“心太软”、“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浪花一朵朵”,还有唤起我美好回忆的“伤心太平洋”。我还记得在中学时,我在从没听过这首歌的时候让洁雯晓慧哼着教我唱,有些音我还学得走调了,呵呵。

我来这里全为了方力申,呵呵。在演唱中间才轮到他上场,看到他真是太高兴了。他用马来华问候我们,apa khabar...saya...fong lek shen....哈哈,有点好笑。他才唱三首歌,有我喜欢的“好心好报”,也好啦。

另一个喜欢的歌手是林健辉,主持人说他可能知名度没那么高,可是唱歌感染力却是不容置疑的很强,我赞成。live里听了他三首歌,除了“我听见有人叫你宝贝”,另两首我都没听过,却让我当场喜欢了,“梦想起飞”还有翻唱“my way”。

我在看广告时竟漏了许茹芸,突然看见她出场,很惊喜,呵呵。其实也是最近我才认识这个歌手,但是听过的歌都很好听,在这里她唱三首歌,“泪海”、“好听”、“和你在一起”。然后刘力扬上场了,“我就是这样”让我印象深刻,歌词有点意思,“我的风格是限量~~~”。

其他歌手没什么知名度,可是不乏好听的歌曲,我在现场把喜欢的歌曲写在手机里,有四五首呢。找机会在酷我音乐盒听听。

压奏的是陈慧琳,我对她没什么感觉,可是无可否认她很有舞台魅力,几首快歌让我们在昂奋的气氛下结束这个演唱会。离开的时候舞台右边的山上燃烧烟花,很靠近我们。在人群里我们昂首观赏短暂却灿烂的烟花,很高兴,我才在前几天心想很久没有看过烟花了,却就在这时看到了,金沙般的连环小花圈、青色红色的大烟花、沙沙落下的流星雨,好美好美,这真是特别的经历。很好玩,永远估计不到下一分钟的自己正在做什么,就像今早的我,可曾猜到晚上的我会第一次参与演唱会吗?呵呵。值得纪念的晚上。

3k打球

早上和f6他们一起去3k打羽球,难得这是ws邀约的。他过后说他在booking那个court之后才想到还没有向我们确定能不能参与,还好问起我们的时候,我很快就答应。哈哈,听到他那么说,早知道我不那么快答应。

无论如何,这是我们很久之后终于有的运动啦,应该常常持续这个好活动。呵呵。对了,这是我第一次载了yoke ming呢,哈哈我说,这是我的荣幸,能够回馈你咯 :p 迟到了半个小时,我以为我们的车子已经是最迟的那个,谁知道我的车子刚park好才来了chee yow的车。哈哈,这还是我们的style。

打球之余也听他们聊天,男生的话题,来来去去只有两个而已哦。是不是要有个这样的画面:把脚撑开,一边假假吸烟,一边豪气的聊开这些话题。不是这样啦,哈哈。关于“钱和投资”的话题也吸引了我,虽说他们会说我们女生可以不太关注这些,可是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对这方面无知,吃亏的只是自己,不分男女。

过后我们去附近吃板面。我渐渐发现,板面好像成为我们serdang的特产美食。很多外人来这里都能说得出那几间出名的板面。在这里也听过了一个很省钱的真人真事,嗯,原本我觉得无所谓,可是如戴展豪说,该省才省吧,知道要花那笔钱,就找办法赚回来,去part time打工或什么,或者省掉那笔钱,用作来回车油费,我也觉得他说得对。

中午左右回家,很累了,刚好下着一场凉爽的雨,在家睡了一个舒服的午觉。

kl半日游

今天特地一早起来,原想跟dad mom搭巴士去penang找姐姐。这说来话长,姐姐同住的朋友和家人都去了国外旅行,只有姐姐一个人,爸妈担心她一个人驾车从penang回家,于是想出这样的办法陪伴她驾回来。我预料这将又是折腾整天的坐车之旅,带了一些零食,还有故事书,headset,charge满满的手机,都全副武装了,可是....

可是我们来到pudu才发现我们太轻率了,今天是假期耶,所有的票都很好卖,去penang或butterworth的票只剩下午一点多的,那对我们来说有点迟了,抵达penang岂不是晚上时间?如果姐姐正常时间放工,岂不是反而要她等待我们抵达才能够出发回来kl?

我们去大钟楼的巴士公司看看,那里有双层巴士,比较贵,却也是只有中午一点多的票。嗯,左思右想,我们还是觉得不要去咯。姐姐听我说起这些状况,也很酷的说不需要特地找她。嗯,所以我们就搭ktm回去。可怜的国聪也有跟着我们,原以为能够第一次到penang玩玩,但是却只是有了个所谓的kl半日游。哈哈。

回家后我追看《nodame cantabile》的动画版。没错,又是nodame。还是很喜欢,呵呵。其实动画版和真人版没什么分别,但是动画般的故事走势更顺畅,有比较多的故事细节。而且动画版的nodame更惹人喜爱,可爱的小公主,也比较喜欢动画版的chiaki,比较有人性,呵呵,怎么说呢,有比较多的内心剖白,对nodame的感情也比较真实。感觉上动画版才算是个完整的故事,填补了很多我在真人版的迷惑纳闷。对了,动画里的milch也比较好看和像个真正让人佩服的maestro,不像真人版的有点疯癫,我在动画的《nodame cantabile》才学会欣赏milch这个人物。

nodame~nodame~,很喜欢很喜欢,呵呵。

最长的一天

走进watson leisure mall,十点刚刚好。第一个小时好像很容易过,我摸索处理洁雯昨晚叮咛的工作事情。watson入口处正中间就是我负责的boot,一个站立的banner在柜台后面,我就站在那里。

对面的speedy唱片行有个大大的电视,放映着ice age 3。虽然曾经看过了,可是也能让我打发时间。留意到那里也站着3个少年男生,跟我一样,竟然站在那里盯着电视看了半个小时,他们肯定是没看过这部电影的。唱片行也吊着一架小电视,播着lady Gaga的MV,她的作风,之前没有看过那些MV,应该是新专辑吧。

不是我要一直看着电视,而是星期三的早上,其实是没什么顾客啊。要进来watson的也是神色匆匆、有特定目标的顾客,经过我的柜台连眼尾也不想要扫过来。这份工作讲究的是守株待兔,有心的人自然会过来。

11点了,才过了一个钟头。一个妈妈带着十多岁的女儿,还有两个跑来跑去的小儿子,进来就挑选了几顶圣诞帽,也讨论了很久挑选其他的圣诞礼盒。妈妈是那种会主宰家里一切事物的精明妈妈,一看就觉得是有钱人,想必是在为家里的party布置。

有一家人走进来了,小孩子才三四岁,蹦蹦跳跳,真可爱。那姐姐的服装很好看,她本身的肤色也很美。渐渐的,观察顾客的衣着行为成为我打发时间的好办法,特别会留意那些bag,哪些bag拿起来好看呢?哪些又不伦不类?

对面的唱片行已经第二次重播ice age3,过后我才知道,这个电视只会全天候播这部戏,要promote它的产品。我意兴阑珊的偶尔看看。才12点。我很想打电话给one fm,“我beh tahan a~~~”,我的脚板很痛。

好不容易到了午餐时间,洁雯打来问我工作如何,终于有她让我可以说说话,我们谈了三十分钟左右。洁雯说,没有理由的,那些salesman没有跟你说话,那个guard没有找你谈天?没有哦,我样子看起来很难接近吗?哈哈,可是我也很懒惰主动谈天,我觉得很想要睡午觉。

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很快就过了。回去工作岗位,观察顾客的服装和发型依然是我打发时间好办法。leisure mall好像特别多美女,哈哈,还是我们周遭本来就充满各种各样的俊男美女?赏心悦目。watson是买化妆品的好地方吧,无聊时我绕了watson很多圈,才发现市场上推出了那么多新奇的保养产品。不只如此,这里卖的小精品也很精致好看,那圣诞小熊让我很想要拥有。

陆陆续续有不同的家人及朋友们光顾,他们的相处方式,有些相敬如宾、有些像朋友玩乐、有些有父母威严、有些看起来不太疼爱小孩。我在想,以后我会是怎样的妈妈呢?呵呵,想太远了。看到很多可爱的小baby,白白胖胖的小男孩,或是娇贵小公主,让我想到bitna以前总是说:i wish to have a baby~哦,我好像有一点点明白她的感受。^^

不能忍受的时候就走去里面有个柜台的椅子坐着,可是始终是别的柜台,不敢久坐。偶尔watson里面会播放音乐,lady Gaga的poker face播了很多次,mmum mum mum mah~mah mah mum~我喜欢的eh~eh~也有,只有一两次,但也让我突然精神一振,eh~there's nothing else i can say~呵呵,还好有这些歌陪伴。

有个supervisor来这里突击检查,知道我是新来的,顺便再讲解产品,还好那时我没偷懒。过后又有个set up boot的人来这里拍照就走了。晚餐时间,那是我午餐后熬了4个小时才有的休息,脚板已经不是我的,为什么这个boot不能放着椅子?

终于10点晚上,我可以签名收工。还有走去停车场的路途顿时变得很遥远,我现在寸步难移,脚板想必起泡了,做这份工还真不容易啊,洁雯是怎样熬的啊?下次如果要做promoter还是选8个小时就好了,也最好有点事情做的那种,像是派samples或试吃产品,比较容易打发时间。

坐进车子了,终于明白上次玉意跟我提起的工作感受,那种终于能够坐进车子里,在软软的座包解脱脚板的压力,那是何其幸福的事啊。不能够一直站着,很是折磨的啊。哎,赚钱真不容易。我明天还要继续,想起来阵痛苦。洁雯你是怎样熬的啊?

Emilie

某天和bitna在msn谈天,她给了一些法语名字给我挑选,作为我的别名。很久以前我也和shuyih jacy 玩过类似取名,可是那些名字却没有让我想要。这一次,我却对其中一个名字很有感觉,决定挑选它-- Emilie。

一直都没有正式用,过后让朋友们知道了,从他们口中说出这个名字,我还是觉得很不错,Emilie Foong,呵呵。derjiun提醒我这个名字的含义是什么吗?我上网查询,意外发现呢:

英文名: Emilie
排名: 1 E名惊人
查看相关帮助适合星座: 处女座



中文拼写:




Emily的中文拼写
说明: (德语),勤勉的意思。(拉丁),恭维者的意思。大部份人将EMILY描绘为娇小可爱,安静保守的女子,聪明,柔弱,拘谨。


真好玩,好像很适合我哦,连适合星座都符合。呵呵。喜欢喜欢~

art exhibition

今天答应伟强去wangsamaju的画廊帮忙,去之前也只大概知道这是关于downsymptom儿童的画展,一来觉得这样的活动有意义,二来也想见识下所谓的画廊。于是一辆车,derjiun、腕凌、伟强和我就来到wangsamaju这里咯。关于要坐车还是坐lrt,其实我们也讨论了一番,为了方便,我们决定驾车去,结果再次熟悉了MRR2的highway,虽然途中问了不少人才来到目的地,不错啦。

是一家cafe楼上的画廊。外面的走廊有几个学生正在作画,batik滴蜡之类的画法。走进里面,映入眼里都是有水准的画作。这次的主题关于“xmas & new year”,小孩子们画圣诞树,雪人,圣诞老人,不该轻估这些作品,色彩缤纷,活泼的线条,连我也画不出这些优秀的画作呢。有个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才四岁的小男孩的作品,是一个圣诞树,指导的老师很有创意,教着他用脚掌沾青色颜料印出圣诞树叶的三角形,再用手掌沾褐色颜料印出树干,然后粘连闪闪发亮的红色彩纸作为装饰品,就这样,一幅好看的画作。

这个展览邀请到交通部长Dato Sri翁诗杰的开幕,也请来名主持人Owen Yap成为司仪。当然这也吸引了不少的媒体。而我们几个也是在偶然的情况下被负责这个event的event planner请来帮忙。这么看来这次的展览开幕蛮大排场的。我们几个分别帮忙一些琐碎的事情,腕凌在reception,derjiun作为waiter serve红酒、我则当usher传送礼物,至于伟强最好玩,要换装成为圣诞老人派糖果。他太瘦了原本不太像圣诞老公公,derjiun想想后就地取材,为他的衣服塞了一个枕头。嗯,这样看果然十分像了。hohoho~~

现场也有两位真正的画家的展览,他们的画都很好看。我好想买回去装饰家里。就好像下面这幅。很有美感。

仪式很快地进行,dato sri致词,然后颁奖,颁纪念品,才不过一个小时的事。过后他们享用buffet,我们也到处走走,看圣诞老人穿梭小孩与大人间派糖果。哈哈,以前小时候不是常希冀遇到圣诞老人派礼物吗?没想到我的朋友化身成为这么童话的圣诞老人了。很好玩。过后我们也享用了buffet,有spaghetti,炒饭,hotdog,薯条,orange juice,很不错呢。呵呵。对了之前也硬拉了伟强请吃午餐,dj请喝。在附近的cafe叫了几分english breakfast,都是面包之类的,也有两杯特别的饮料,奶茶和teh,有点特别是加了某种香料。算是这里特别的收获吧。

回程的时候突然觉得很有圣诞气氛了,圣诞节真是叫人喜爱的节日,jingle bell jingle bell~我的心情也跟着轻快的哼哈起来。


hohoho~可以跟圣诞老人合照呢~^^

greenbox唱k

今天星期五,却是假期。假期原本不需来upm,我却要去做lab。昨晚和yuanlin他们去吃板面,他们突然充满兴致今天去唱k。原本决定要做lab的我,要不要跟着去唱k呢?想了整晚,觉得还是lab比较重要,于是睡觉前决定不要再三心两意,鱼与熊掌只能其二择一。这晚作了一个奇怪的恶梦,也让我的心情比较愿意逗留在lab。

谁知道,第二天既是今天,jc 才一两通电话就让我转换心意, 我在lab转动了rotary evaporator,然后就去greenbox了。鱼与熊掌,原来可以两个都要。和jc来到greenbox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可是我没什么在乎,除了唱歌,和jc谈天也很难得啊,她刚从香港回来,很多故事可以分享。

来到greenbox,才知道只有四个人,腕凌、derjiun、shuyih和湘婷,再加上我和jc。这样的人数唱k也很舒服自在。他们已经点了很多歌,其中有几首竟然是台语老歌,什么意难忘的主题曲,家后,我都忘了歌名,天啊,不通过他们我都不会接触这些台语老歌。感觉很好笑咯,如果没有看着他们在唱,我会觉得自己在某个老歌酒廊或是在喜筵时上台即兴的uncle。我顺便联想下外面路过的人们一定也觉得这间房间的人很奇怪,哈哈。很好笑。

也有别的很少听的好歌被他们找来唱,我还是那样,比较享受听歌。当然,我也有唱,第一次尝试了taylor swift的you belongs with me 和 teardrops on my guitar,呵呵,这两首歌都很好唱呢,有一段唱到我上气不接下气,很喜欢听,也更喜欢唱出来。对咯,偶尔如果在车子听到这些歌,跟着放声唱出来,很是享受的呢。下次我还想要点唱。

这次我们又玩起了mv搭配唱歌,要学mv里的男女主角走来走去,头发飘飘下,哈哈。我还记得那首戴佩妮的“怎样”,“我这里天快要亮了,那里呢~~”,然后shuyih走去一角,“我这里天气凉凉的,那里呢~~”,,然后又走去另一角,“...而那你呢~~”,又走去另一角,哈哈,很无聊,可是很好玩。我笑个不停。“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我望了望湘婷,我的ex-roomate,演戏ing,可是她来到歌词的结尾给了我这样的答案“我不会原谅~怎么原谅~~”,哎呦。:p

好玩的唱k,可是过后就要赶回去lab了,rotary evaporator开了那么久,都烧成热水了,好险。但是也完全的evaporate了我的东西,以前也是需要这么三四个小时开着才总算evaporate我的sample。如果加了冰水流通应该会比较好,可惜假期的faculty,没有冰块供应。

这么一待就到五点多才回家。还好有朋友谈天打发时间,什么是我要的,什么又是我不要的呢?我们都在努力中。加油咯~

呵呵,今天很开心,鱼与熊掌兼得的快乐^^

Lab & 花田少年史

上两个星期都在做factorial design的实验。做了三次吧,都没有理想的成果。哎,失望的感觉真不好受。

这星期再重做。昨天星期一,用了整天时间centrifuge,stir,centrifuge,stir。带着感冒的不舒服,我整天都提不起劲。今天继续下一部分,rotary evaporator,,HPLC,rotary evaporator,,HPLC。重复实验没有问题,可是如果挫折了真很难让人提起热情。

还好有honlim借来的《花田少年史》,这是四册漫画。花田一路是个很平凡的少年,非常非常顽皮。自从一次车祸后,他就神奇的能够见到鬼魂,和他们沟通。这并不是他想要的,每次鬼魂来找他都是有求而来,但为达到目的却爱吓他,我每次看见他的泪流满面就忍不住笑了。而那些他被逼遇到的鬼魂提出的心愿有些很好笑,有些很有意思。最让我捧腹大笑的是关于天邪鬼逼一路帮他的故事。一次又一次,把一路带回去十三年前,要他阻止一个恶作剧。一路一直都不成功,直到他若有所悟想通什么是爱,这段有点意思,一个偶遇的妈妈说:
“[爱]就是不顾一切去争取。
被爱者总是被人所争夺,但奇怪的是....
他却没有被夺去任何东西....
可是,去爱的人则必定在争夺。”

哈哈,一路才几岁小孩一点也不明白,而且这也不是对付恶作剧最好办法,要知道请看漫画。哈哈。

我原以为四册还没有完结,但来到第四册却为整个故事作了一个总结。很好很好,最不喜欢讲到一半的故事。最后一个故事我最喜欢,一路遇到了伦子,让他真正成长了,也为这荒谬的超能力作了一个句点。让我对日本漫画充满兴趣了,还有什么好看的漫画吗?呵呵,这个假期真不错嘛,我有长长的时间埋在书堆里,尽情游畅。

p/s:今天第一次做lab到晚上9点多才回家,真是有史以来的记录啊。但是高兴的是,HPLC 的结果终于如预测般正常了,太好了~

beethoven virus



今天早上醒来,想起昨天的梦。嗯,有点日有所思的嫌疑,呵呵我不禁莞尔一笑。整天都在lab,心情有点只想要安安静静的,我带着耳机,一边做实验一边听歌。那些歌曲都是新加入的,是我目前喜欢的歌。

回家后,看《beethoven virus》的大结局。用了将近两个礼拜看完,来到这一集,竟让我湿了几张纸巾,呜呜。这真的是个很好看的电视剧。虽是用交响乐为主题,却和日剧nodame cantabile完全不相同的风格。nodame 的交响乐有种漫画的轻松快乐,但是beethoven virus却是尖锐的对旋律,配在悠悠流畅的主旋律。呵呵,这是在这部电视剧学到的,所谓的counter melody。当时罗美上作曲课,在课堂上一边想起姜mae,一边加入这么犀利的对旋律。

就是这样,这部戏的爱情,含蓄得更让人感动。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却能在背景音乐下看到那些张力,那些激动。最后一集,姜mae和罗美在湖边见面的那幕,正是让我无端端要找纸巾的时候。嗯,“该轮到你坚强了”,这些难于察觉的关心,却正是因为罕有而显得珍贵。这部戏没有留下完整的结局,特地留下想象空间,但是那一幕幕的剧情,却引领我们想象美好的结局。正如姜mae说的:“说不定哪天我又被动摇了...”

我欣赏罗美的独立和乐天,即将可能永远听不见了,却没有自怨自艾,并没有一心想要依赖谁。对啊,我若有所悟,也应该如此面对自己的缺陷。至于姜mae的毒舌正是这部戏的卖点吧,很犀利的评语,但是却说中弱点,让人不得不心生佩服。前几集我也受不了那顽固的姜mae,可是渐渐他变得比较好了,也懂得从他的话语中寻找隐藏的善意。很奇怪,这些不表露的善意反而比明显的甜言蜜语更动人,物以希为贵吧。现实中我觉得也有几个这样的人,例如姐姐,例如总爱刺激我的coursmate们?呵呵。

罗美和健宇就像姜mae的天使,慢慢引导他走出狭窄的内心,释放自己。但是姜mae坚持的东西也是对的,以实力为中心实践的严厉,就是这份对事不对人让一堆人心甘情愿的跟随这位指挥家,也是他的魅力所在。晓慧问我,如果我是罗美,会选择又帅又可爱又亲切的小健宇呢,还是又老又固执,说话语气让人倒胃口的姜mae? 呵呵,我们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和罗美一样。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魅力。呵呵。

另一个让我感动的是爷爷和夏伊顿的感情。这是缘分啊,不是真正的亲人,却拥有像亲人的感情。爷爷有老人痴呆,明明在他眼前却不知道是谁,这真叫人伤心啊。爷爷本身也不好受,但是本着对夏伊顿的疼爱之意,他决定好好活下来,等着哪天伊顿学成归来,告诉他这些好消息。当夏伊顿读着那封信的时候,我的眼泪也不听使唤的流下来了。

十分喜欢电视剧里的交响乐,有一个印象最深刻的是那首beethoven symphony no. 9,在戏里演奏过两次,交响团演奏到一半,加入合唱团,突然间就声势壮大,充满澎湃的音乐。这里的姜mae也充满魅力激动的指挥,就像真的会指挥的一样。我过后看花絮,才知道他们都是或多或少经过苦练才呈现那些乐器、那些指挥,不是在镜头前乱乱演的。好敬业。

赏心悦目的电视剧。很喜欢很喜欢.....

5cm 5ive star^^



今早洁雯突然通知她找人顶替工作,今天能够放假一天。于是我们几个就开始讨论要怎样聚聚了。我早上还需要去lab,折腾到中午两点才终于觉得可以暂时放下,去赴他们之约。

原本讨论去midvalley会合雯娟,但是2点有点迟了,我接了洁雯、美凤和晓慧就更加迟了,所以我们决定去附近吃顿午餐就好了,我带他们来到bandar tun hussain onn 的云吞面餐馆,这里爷爷嬷嬷常和我一起来,好吃的云吞面。

吃东西过后都4点了,也不知道还要去那里,突然决定去mahfuza家看看。她回来都大半月了,可是一直没有联络我们,直到昨天才收到facebook里的回复,原来之前都在kampung,电话号码也还没买,才没和我们联系。到她家门,竟然就那么幸运的,刚好她在家,而且还是刚回家一个小时而已。太好了~

在mahfuza家度过愉快的下午。她的家装修过了,很好看的客厅,很大的厨房,还有一架钢琴放在门口旁。mahfuza打开琴盖,为我们弹奏一首首好听的乐曲,有古典音乐,有歌曲,韩国歌,5566歌,孤单北半球,let it be。我最喜欢看她弹奏古典音乐,尤其是那种能让手指起舞的乐曲,赏心悦耳~呵呵。

我们聊起了一些从前的趣事。那时她去new zealand,我们几个送她一张cd,有几首歌颂友谊的华语歌,我们附加了马来语或英语的翻译。有一个洁雯翻译的让我们每次聊起都忍不住哄堂大笑,“不要问,不要说,dengdengdeng~~”,她翻译成“jangan tanya, jangan cakap....”。还有很多好笑的部分吧,真希望我们能一起重看那些歌词,肯定不能制止的笑翻了。哈哈。

美凤明天就要回去大学了,他们学校开学特别早,哎,都没一起玩够。她说每次回来都是这样:一回来就会sms通知我们,可是我们肯定是要过了好几天才终于出来聚首,然后就要接近回去的日子了才有一连串的活动要去这里那里,哈哈,我们的作风,也是刚好大家只能空闲那几天啦。无论如何,保重咯~应该很快可以下次见面,呵呵。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