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急

这个星期开始final exam,意味着一个学期就这样结束了。

总结这整个学期,感觉像一直被人推被人逼着走,很多事情是到事情结束后才了解清楚,来不及明白。时间就是这样糊里糊涂的悄悄溜走,发生什么事?

很想快点考完,想要重新开始。好吧,不说任性的话。我只想要,能够快点补救,然后结束这一切。时间,怎么总是不够用?

计划

今天是威胜的生日。关于他生日该怎样庆祝该去哪里,讨论了很久。说起讨论计划我就感觉哭笑不得,我建议的计划没有一次是被接受的。也许是我太会乱发梦,只想到好玩,尽是提议那些花费大又难去的地方,没有一点建设性。

我大概真的不是计划的适合人选,号召力怎么那么低啊?计划了那么多次,我还抓不到窍门,该怎样讨论才能省掉麻烦,避免传达讯息的问题;该考虑到什么,才不会遭到大家反对的声音。很多时候都希望对方可以毫无意见的爽快答应。最麻烦的是PLAN一个活动,这个讲早上不可以,那个讲晚上不可以,那个又讲地点不方便不喜欢,每个人都要迁就到。到最后甚至可能被取消,好像白忙了一场。

虽然常常因此而感觉有点小挫折,可是想深一层,可能我的建议也有用的,毕竟是我开了个头,让其他人开始想到要认真计划某天的出行。即使出来的计划和我原先建议的完全不同,只要达到我想要的目的,我也会很开心了。

风的故事

我喜欢玩的游戏是
遇见不一样的自己。

那天,我遇见了不一样的人,
但是又跟自己长得很像。
看着她,就仿佛自己消失了一样,
而她的周遭都充满了我的气息。
我看着我自己,和自己打招呼。
刚开始我也不相信。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然后,奇妙的事就发生了。
世界好像只剩下我们两个。
她对我挥挥手,我对她眨眨眼;
她说她比我美,我就对她做鬼脸。
她就跟我说:“你呀,你这个人很矛盾。
不只是有时长发,有时短发,
或是有时狡猾,有时天真的那种矛盾。
你会常常问自己,
到底有没有,到底会不会的这种问题。
就好像,
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
到底有没有喜欢那个男生,
或是那个白马王子,真命天子之类的人
今天会不会出现
诸如此类的问题。”
但是我知道,
当我遇见他时,他就在我心里,安静且无声的。
他在远处听见我,而我知道我是幸福的。
你知道,爱情像黑夜的星星,
遥远且明亮,时时守护。
而当爱情来时,
一个字,一个微笑,
已经足够,
因为我知道
那是爱情。

驾车

我觉得我是捉摸不定的。犹豫不决的想法,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变成一个确实的答案。像是剪头发吧,我一时想要剪短,一时想继续留长,拖拖拉拉了整年多,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上个月会无端端的跑去剪了一头短发。

今天呢,我也是毫无预警的,做了一件我很想做,却一直没胆量做的事。下午四点多,刚下了一场小雨,我看了看门外,很不错的天气,路过的车辆也没几辆。起初我只是做了我这么多月来做的事,我站起来,依在门边,幻想着自己坐着哥哥的车的情景。以前每次幻想到一半,我都没有勇气再想下去。因为我会渐渐联想起驾车时会遇到的种种困难(停在上坡然后开动,路面太窄和对面的车擦身而过...)。

可是今天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没给自己太多的时间幻想,而是直接抓起车锁匙,跟mummy讲一声,二话不说就出去开大门开动引擎倒退车子出去。过后就一直兜花园,兜啊兜,兜啊兜......

驾后感嘛,哈哈,感觉真不错,勇气可嘉。虽然不是很熟手,可是至少我已经踏出第一步,勇敢地进入车子。克服恐惧,跨出第一步,如美凤所说的,真的只能靠自己,等别人的推动力,该等到几时?可是以我这个例子来讲,我觉得等待的就是一个时机,当身边的人都在鼓励我推动我,当发生了足够多的事情让我累积强烈的念头该自己驾车了,当我不想再只是羡慕身边的人已经会驾车,我就会开始开窍,愿意尝试控制车子。这些事情的发生,不是一件两件,不是一朝一夕的,所以让我来到今天终于肯去试看驾车,真是有够慢了。即便如此,请继续鼓励我,我会继续努力的。

perlis之行

刚过的三天发生的经历,我觉得好像完成了一项创举。这么说是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机会渺茫,根本想不到可以坚持到现在。

想到这里我就想起美凤她们在回程巴士上检讨得来的结果:一切都是我的错。是这样的,两个星期前我们才知道,f6他们除了最小那两个,都会在这个假期去perlis找hon lim,顺便去langkawi玩玩。他们是很早就决定要去了,我们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买好车票也找到住的地方了。这没关系,hon lim跟我们讲的时候,还很热情的叫我们一起去,他可以再帮我们找看那里可以落脚,可是最重要是我们要买到去的车票。

有看报纸的都知道,佳节来临,很多巴士车票都卖完了。可是偏偏我没看报纸啊,听到hon lim这么说,我还认为买车票去他那里是多么简单的事,当天就拜托去了penang的姐姐回来的时候帮我们买票。问题呢,大概就出在这里。她原本说隔天就回来的,可是却拖延了好几天了才回来,然后又讲帮我online买konsortium的票,可是又没有加额,之后又跟我讲会试下在penang加额,可是原来只能在kl这里加额,然后又....

好啦好啦,我承认问题根本不是出在这里。事实是,她帮不帮到我买到票都没关系,甚至幸好她没买到,因为由始到终我都传达错误的讯息:hon lim要我们买的车站,叫做kangar,但不知道我那根筋不对,硬是看成是kangSar,就叫姐姐买kangsar的票。kangsar就在我们这里上一点,perak里面,佳节回乡回那里的人潮不多,这就是为什么姐姐之前一直跟我讲有票的原因了。

直到一个星期前,姐姐不能在penang加额帮我买票后,我求救展豪帮我们去一趟KL帮我们买票,才由他发现到这个问题,那时是在电话中:
“喂,帮你问过啦,没有票,”他说。
“不可能的啊,我姐姐说上网看到有哦,”我很奇怪。
“没有啊,可能上网的(资料)不可以信是吗?”他说。
“不是哦,昨晚我还上网checked过,有票哦,kuala kangsar嘛对不对?有很多位子哦,”我说。
“什么啊你?等等,你说是kangsar还是kangar?......大小姐啊,你有没有读geografi的,kangsar在perak啊blablabla.....”

那一刻我真是呆住了。想起之前的事,姐姐问过我是买kang(S)ar还是kuala kangsar,我用同样的问题sms张翰霖,他回复我说是kang(S)ar。(括号显示我两次都看错,都以为是kangSar)。之后叫哥哥顺便去帮我买,他打了两次电话问我是kangar还是kuala kangsar,我还很强调的跟他说kangsar,千万不要买到kangar(之后他去车站问售票员已搞清楚,只是没跟我讲)......晕。

还好最后展豪买到车票,而且从我的角度看,我之前犯错不一定是坏事(虽然犯错是很不应该的)。如果不是像之前诸多问题和拖延误会,我不会到那天才叫他帮忙,不会信心满满的叫hon lim先买回程票,不会导致美凤特地从terengganu换票去perlis,然后展豪不会买到刚刚推出的additional bus ticket,我们不会有这么好玩的假期计划。合掌,闭上眼睛,我感谢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借这里我要谢谢阿哥hon lim,非常十分一百分一万分一百万分谢谢你那么麻烦的帮我们,确认我们要不要来,买回程票,等接我们,拜托女同学借地方给我们住,安排我们从langkawi回kangar车站......烦死你了是不是,可是我还想说的是,下次我还想去多一次哦。不过,我发誓,下一次的旅程,我不会再这么乌龙,而且也不会准备得如此仓促,还有就是,买车票的时候会注意一下时间是否合适,绝不会再买那种凌晨五点多才到达的时间了。

新发现

最近一直只想放松心情玩乐,可是上网却又没什么事情可以做,无聊中去到乐正的blog,看到这个标题为“无聊小站”的blog,正合我现在的状况,无聊,便进去看看。

之后接着几天都会偶尔进去看看。说是无聊小站,可一点也不无聊,感觉上写这个博客的作者懂很多,很会找新东西介绍在他的网上。他的文章分类超多的,政治美食趣味网站爱情观人生观幽默笑话还有很多很多。正是因为写的东西很多方面,每次我进去都会抱着期待,这次是关于什么新鲜事情的文章呢?

我发现我懂的事情太少,常常苦恼该怎样提升自己的知识,而这个网站,就是其中一个管道,让我学会很多常识。比方说,之前我都不会在文字里放link的,可是看他的文章常常有几个字会link去别的地方,激发我也找看如何在自己的文章试试看。哈哈,其实很简单罢了。

星期回顾

这个星期一到星期五,都有很好笑的事情发生。

星期一晚上一如平常去putra court吃晚餐。同floor的朋友安安要我帮他打包black pepper fried rice,谁知到那个stuff写错单,给了我black pepper chicken rice,就是一包黑胡椒汁的鸡肉,加一盒白饭。我不是要这个啊,况且是帮人打包的,就叫他换回black pepper fried rice给我。好吧,他也很好地再order一次。过后stuff招手示意我打包好了,我没有检查就给钱拿走。

回去后给安安的时候还记得他是很开心地说:“我的饭终于来了...”。没想到过了不久我回房后他就敲我门跟我说:“怎么只有一盒白饭?” 什么?白饭?原来那个stuff竟然给了我一盒白饭?面对着她我真是不好意思极了,人家那么期待的等着那个晚餐,我竟然带给她一盒白饭。可是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她会给到我白饭,明明就叫我等的啊,证明他们有再做过给我,可是这个极有可能是那个black pepper chicken rice的白饭盒,然后拿掉那戴黑胡椒汁鸡肉。真可怜,一直说没关系没关系的安安最后是用罐头tuna配饭解决了这个晚餐。哎呀,以后可别怕了找我打包,我会醒目点检查清楚的。

这一天,是懵查查的好笑。

星期二是我们upm的学生代表选举会。中午十二点多我和jacy上完课后去kolej5投票。正想回的时候有个人走过来问我一些关于这些选举会的事情,怎样投票,里面情况怎样,像是对这里完全不熟悉,原来她是个记者。过后她更要求要我们录影访问几句。录影呢,真的有个大大地camera对着我们,然后那个记者拿着麦克风访问我们。基于好玩和觉得有趣,我们没拒绝。可是那个记者抛给我们的问题都让我觉得怪怪的不知道怎样答,例如“为什么你会来投票?是朋友叫你来还是什么?”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啊,校园选举会牵涉的是我们学生,投票是理所当然的事。“上次发生余安安(好像是这个名)laptop被抢事件会对你投票产生影响吗?”Err...说真的虽然事件发生在我们大学,可是对这件事完全不了解,只是到处听人传说。你知道我反应很慢的啦,况且这些问题我之前想都没想过,所以当时我都不知道自己答了什么。

过后询问记者得知录影会在晚上八点rtm2的华语新闻播放。过后我跟jacy回她姐姐家吃晚饭,顺便充满期待的等待报告新闻,觉得很好笑,平时要我看报纸都难,可是这天愿意牺牲读书时间在那里等新闻。我们还跟其他朋友说这件事,并叫他们也留意留意下新闻。结果新闻出街,报告了几条头条后来到我们的选举会,可是看下看下,播完了,却完全没有我们,甚至我们upm的报道也轻轻带过而已。Cheh~不过也早预料到她有可能剪掉我们的访问,因为当时完全不会回答,说的话都没有point。即使如此,其实我也很开心有这个经历,很好玩嘛。

这一天,是傻傻得好笑。

星期三是test2最后一张考试。说起考试真是让我压抑极了。从刚开学不久开始test1后没多久又来test2,无论如何今天考完后可以轻松一段日子才来final。是晚上的test,过后回宿舍无所事事,就走去jacy房间谈天,谈下谈下提议去别人房间看戏吧。结果第一次的,走去楼下coursemate的房间看《我猜》,过后又看《公主小妹》。大学生都很会download戏来看哦,而且是那种一个人download后迅速用thumbdrive传去别人电脑那里。说真地对这两部戏没特别喜欢,但用来笑下疏解压力和像现在轻松下心情也不错的。

这天,是打从心底终于轻松的好好地笑。

星期四,下午上完课后跟一大班coursemates去mcD为其中三个coursemates庆祝生日。这算是我第一次参与coursemates的活动,之前他们去themines看戏还有去巴生吃肉骨茶,我都因为懒惰嫌来回很花时间没有跟去。而这个聚会,不错啦,毕竟大家已经成为同学有几个月了,大家的相处还蛮融洽的。不知道是不是人类天生倾向有组织家庭的念头,我们这群需要相依为命的17个华人coursemate很快就拥有兄弟姐妹之间的排位和一个“哎呀”爸爸。我好像是女生中排第6的。

还有一件很让我开心的事,我遇见esther!就在我们要踏进mcD时刚好esther走出来,远远看不仔细而不敢相认到终于确定是对方后,我们先来个久违的拥抱。哈哈,真没想到会遇到她,看到她一身form6的制服,才感觉我们真的很久没见了,都没见过她这么穿。感觉到她没什么变,可是又觉得变了很多,也许是大了没有以前那么爱玩。希望我们年尾可以找个时间聚聚啦。

过后晚上约了mahfuza几个去maulana吃晚餐后又去southcity逛逛,才发现我很久没有跟晓慧他们吃晚餐和谈天了。我和晓慧就在south city一边走一边讲,他讲完到我讲,我们有太多的事想要分享了。这算不算是那种小别胜新婚的情况。

哈哈,很满足的一天。

星期五,早上太迟起身没去上课,其实我本意也不想去上,是physic。之前的topic还好,我以前有学过,可是来到这个electric 的topic,我越来越不懂lecturer教什么了,反正都听不懂,干脆以后自习好了。于是我跟晓慧洁雯去k17找倩仪。倩仪的校园和宿舍不在我们main campus,像是与世隔绝,在另外一个新起的地方过他们的大学生活。那里的人都是一路来用功拚书才能被录取成为那里的学生,所以都有个读书样子。我们参观时遇到的学生,感觉都很斯文说话小小声的。新起的宿舍,新起的学院楼,什么都美什么都高级点。我发现在那里走动很少会流汗,因为地方与地方之间很好的有宽宽的走廊连接,没什么机会被晒到。周围又空旷,风起时大呼呼的风吹向我们,多凉爽。说真的,走在那里会有点小自卑。是他们用努力的代价换取这么好的环境继续读书。好了,自卑一下就够了。羡慕完后,我也要激励自己读好本科。加油!

五月的一些碎碎念

现在更新blog的频率真是越来越少了。因为要做的事多了,还有,书桌也变成在客厅,要写写心事也真难啊。 说回最近要做的事。 实验室说的最后一个步骤,好像有点拖啊拖啊的拖到最近4月尾才开始,然后还要研究看看别的小实验。有时候觉得做实验真的适合自己吗?好像总会兜了一个圈才真正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