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Thursday, May 29, 2008

工作的感受

第一天做工。主要是帮忙set-up,也就是把书籍分类放到不同的架子。这天就在搬搬抬抬中度过。其实做cashier很可怜咯,从training那天起就被提醒不能让别人碰自己counter的收银机,但是呢exhibition promoter担担抬抬的工作要做。不够packer时,把书包进袋子的工作也要做。

第二天晚上有开幕仪式,我才知道书展前一天会有段时间开放给受邀请的VIP先买书。为了那个开幕仪式,我们cashier充当exhibition的人排两排等候开幕大人物出现和经过。那个大人物啊,都不要提她的名字了,说是五点开幕,她能够拖到八点再过一点点才来。我们一众临时promoter和其他人可是站直直等了他三个钟头,前一天搬书搬了整天都比不上这天才站三个小时那么累那么脚痛。

第三天也就是星期六,书展正式开始。 我们在昨天碰过收银机再实习一番,大致上都懂得如何操作,但我还是有点担心,怕自己会算错数。第一天开始书展就超多人的,我的counter有三架收银机,我的收银机排在中间,所以人潮多时,我算还好,没第一架收音机的cashier那么忙,有时候也可以把顾客pass给第三架收银机的cashier。第一天操作收银机,即使人潮多的收钱收不停,我得到很好的成绩,我的账tally呢。tally就是收到的钱符合report的数目,没亏钱。

第四天是星期日,人潮还是很多,但没有星期六那么忙碌。我想说说设在我们counter旁的慈济摊子。他们安装了一架电视对着我们counter。这几天如果稍微空闲了,我就会挨着counter的桌子看播放的节目。这样看了几天,觉得慈济不只是我之前认知中只有环保那么简单。它也活跃于国际赈灾和关心很多课题。证严上人,之前我在报纸看过这个名字很多次,却不知道她就是慈济的领导。电视不断重播上人的演讲,一遍又一遍,关于环保课题的,即使我们正在忙着收钱,声音清晰的几乎每句都听得见。听久了,有些句子都会背,“要环保”,“现在我们人类破坏大自然”,“导致四大不调”。其实他的演讲很有意思,她会说一些社会的课题,例如温室效应,然后提出实际的环保方法,例如资源回收,不用冷气机。还有一些节目说明慈济人如何实际的帮助别人,台湾的节目,拍得很有素质,娓娓道出每一件他们做过的好事而不煽情。

电视也播放一个节目叫“地球的孩子”,有个大姐姐当老师,和几个伶牙俐齿的小主播,应该是和慈济有合作关系。这个节目的主题曲很好听,ho ho eh eh eh...小主播们很可爱,节目内容有些是访问慈济人的环保活动或帮助过的人,也有些事说明牙膏的由来啦,泡面的好处啦,摄影啦,定时检查牙齿啦。有时候没什么顾客时,可以看看这些打发时间,很不错。

还有这几天很好的就是认识不少朋友。原来很多同年纪,来自不同local U的大学生做这份工。我在那里认识很多UPM,USM,UM,UKM的朋友,读的科系也很专业,有dietetic,pharmacy,statistic,biohealth,food study,math等。哈哈,真没想到。当然还有些是小过我们的。我那组有10多人那么多,全都是差不多一样年纪,很容易打成一片,所以和他们谈天或说笑,也很容易打发时间。所以这份工作如我期待,喜欢这样的工作环境。

但是唯一的坏处就是工作时间太长了。从早上9.45am到晚上10.15pm,占据了我整天的时间,回到家常常都累得刚冲了凉就倒头睡觉,隔天刚醒来又要赶火车上班。还有一样就是做cashier没椅子要站一整天,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给我们坐咯,问supervisor他们说坐着给顾客说我们不专业,拜托,我专不专业关我坐着站着什么事?最多不是有顾客结账时站着serve他们,没人的时候坐着。真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照我想得那样。

这几天我的成绩很好,不是tally就是才亏40仙(rm2以下不需要赔),但是有一天的情况让我很不明白咯,那天我亏了rm50。50令吉呢,不是小数目。再说不是大不大数目的问题,而是我一向认为自己不可能找错钱给顾客或算错钱,这天的错误大大打击我的自信。那天而且是很空闲的星期一,supervisor美玲说我很奇怪,星期六星期日那么忙碌都么没有问题偏偏这天那么得空却会算错数。但真的是我算错数吗,我很不甘心,没有理由的,不可能这样,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找不出原因也是事实。现在只有等美玲再调查原因,或是等她大赦说书展收多了钱可以填补我的亏欠。希望咯,非常非常希望会有好消息咯。50令吉,几乎是我一天的薪水了。呜呜,好可怜...

Wednesday, May 21, 2008

工作。书展

去了popular公司的cashier training。明天开始,我和洁雯美凤晓慧她们将在klcc的海外书展打假期工,做收银员。

我到现在还觉得当初太冲动。在没有任何门路找上这份工的前提上,发现有海外书展的官方网站,从那里得知联络电话和popular的询问电话是同一个号码。于是我们找上它其中一间门市,询问海外书展有没有招聘临时工,谁知道那里的supervisor说人数已够。锲而不舍的决心好像用错地方了。听到这点后我竟还不死心,要洁雯打去那个号码尝试问问,结果答案还是一样,人数已足够了,但那海外书展的负责人还是愿意留下我们的身份证号码和电话。本来不抱任何希望,但几天后竟有回音,询问我们还要不要这份工作。

有个问题我们一直在隐隐察觉着。没错薪水不错,但是工作地点在klcc,那么山长水远又高消费的地方。交通和吃方面都是问题,说不定有四分之一的薪水就耗在这里。所以这几天我们都在讨论怎样解决这个问题。交通方面,我们想出很多方案,有ktm搭配lrt,ktm和rapidkl,rapidkl和rapidkl,看个别的路程时间和费用,哪个比较适合划算。回程也是个问题,不知道会不会无故OT到很夜,这样子的话会影响我们错过最后一班ktm或巴士。无论如何,交通问题一定会劳烦到亲人,唉。 吃方面,为了省吃省用,想要三餐外包,但要烦恼怎样准备这几餐了。

其实除去这几个问题,我对这份工作期待很高。第一次当收银员,已经是很不错的新体验,最大挑战就是不要算错钱,相信我会在这几天磨练少许工作经验。工作地点在书展,遍地是书,接触的都是爱书人,我喜欢这样的工作环境。工作期才十天,我说过不想为了工作牺牲了我整个假期生活,这期限正合我意。看吧,明天开始迎接新的挑战。

Monday, May 19, 2008

心理测验




You Are a Dreaming Soul



Your vivid emotions and imagination takes you away from this world

So much so that you tend to live in your head most of the time

You have great dreams and ambitions that could be the envy of all...

But for you, following through with your dreams is a bit difficult



You are charming, endearing, and people tend to love you.

Forgiving and tolerant, you see the world through rose colored glasses.

Underneath it all, you have a ton of passion that you hide from others.

Always hopeful, you tend to expect positive outcomes in your life.



Souls you are most compatible with: Newborn Soul, Prophet Soul, and Traveler Soul



我觉得我对自己的认识还在很初步的了解。常常思考自己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很多人也和我一样吧,不然不会有这种心理测验。这篇心理测验,我读了一遍又一遍,为什么呢?哈哈,因为有些地方很中听嘛。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自己并不能好好说明,看来我还是慢慢探索自己。

《金石良缘》


前面的剧情一般,其实整部戏的剧情也不过是普通的家庭伦理故事,就像一般老掉牙的电视剧,想借剧中人物的结尾收场,强调做人该脚踏实地,不要好高骛远。但tvb的好,好在虽不说教,却在你以为看着人家的故事,也能从中反省自己的人生态度。

我看这部戏的初衷只为了打发时间,一边看一边一心两用做自己的东西。但是来到最后两集,故事高潮竟能让我全程投入。故事来到为了满足虚荣感而靠近富商疏离亲人的阿心(陈法拉)又堕胎又撞车又无意害死大嫂的女儿,最后换来惨烈的人生教训。结果这一晚,坐在电视前的我,眼睛像关不紧的水龙头,湿了十二张tisu。呜呜,好在没别人在场。

Sunday, May 18, 2008

pbsm与灾难管理

今早回pbsm第五分队上课,灾难管理课程。这是我三年前错过的课程,虽然如此,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才接触这个课程不是坏事。比起三年前懵懵懂懂的自己,现在的我更加关注天灾的认知。

教课的是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相似的男生,教课的方式正是我喜爱的--滔滔不绝又有条理的说出内容重点。几个钟头下来,对pbsm和灾难管理的认识加深了。原来我们的pbsm有系统有程序,有很多部门管不同方面的救灾需品,像食物,水源,非食物性(衣服等),卫生品,辅导等。在众多国家中,我们马来西亚的pbsm算是很活跃,会员的数量也很庞大。

灾难管理是一门学问。要给与当地灾民人道协助,不只是讲讲那么简单。建造一个简单的难民营原来要顾虑很多事情,要多大?要用多久?有多少个人?厕所应该要怎样?要用什么发电?要建学校吗?宗教信仰如何?估计一个月要用多少肥皂?需要准备墓地吗?要准备的衣服,符合当地文化吗?需要礼堂吗?食物要怎样的食谱,当地人能接受吗?通讯,交通也要顾虑,因为他们不是在坐牢。

天灾常常造成的很强大的毁灭性破坏。上次印尼海啸,pbsm用了3年多完成重建(recovery)计划,其他组织还在跟进别的重建工作。这次四川地震,据说将用7年时间进行重建计划。一夕的破坏要用那么长的时间恢复原状,人类真弱小,但那么积极的救灾重建计划也说明了人类的顽强力量,不容轻藐。

Saturday, May 10, 2008

好久不见-倩仪

约了倩仪去midvalley。半天的聚会像美食之行。刚去到那里大家都很饿了,找了一家台湾小馆用餐。我试了那里的锅贴和割包,嗯,味道中规中矩。看了紫绮的跳舞比赛,第一次在现场看她跳舞,果然已经很有架势,不懂得舞蹈的东西,但是看她们跳舞很赏心悦目。过后我们走到the garden那里,去到鼎丰泰餐馆,大家都想吃那里的招牌小吃小笼包,所以就成了我们的下午茶。没想到倩仪请客,这顿下午茶其实对我们学生来说,贵了些。感觉上跟爷爷或姐姐来这种地方比较适合,不用自己付钱么。

走啊走来到Spread,面包小吃餐馆。门口处摆卖他们的特制kaya和小块面包供试吃,我们就很无意识的一边试吃一边听那个员工的介绍。主要是因为我听了很有兴趣不想走,便试试这个试试那个。有三种kaya口味:yam,vanilla和pandan,伴随三种面包:黑炭,芝麻和白面包。过后看到那个黑炭面包一条要价9令吉,我想我们都吃了它的一半价格。还好我们还有良心,临走前向她买了三罐yam kaya。

因为倩仪请了我们,我们投桃报李的也买了big apple回赠。我很大力推荐我的最爱(忘了什么名字,是menu的最后一个)。现在问我还是会选它,因为它有最多的dark chocolate。但是我后来觉得可能他们不会喜欢,不像我这么迷恋chocolate。

想说倩仪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这次她剪了一头及肩短发,让我总觉得她像某人,最后想到了觉得应该是像日本漫画的美少女,洁雯说像《一公升的眼泪》的女主角,我也赞成,她拥有一种超脱清丽的气质。

Friday, May 9, 2008

洁雯21岁生日

今天来到titiwangsa的bazaar出勤。我昨天才知道,这是由pbsm主办的bazaar。但都不知道它的主题是什么,那么多的档口都是卖吃的喝的,最多只摆着一辆救伤车供参观,还有两个pbsm休息营。我们第五分队就守在休息营那里。

可能是宣传不足,或者这天是工作天星期五,公园这里人潮少得可怜。我们几个比起昨天更无所事事。待了一下子到吃饭时间了,然后坐一下逛一下,白天的shift就结束了。真轻松啊。还好除了我和晓慧,还有三个队友一起来出勤。尤其是国宝,小我们一年,跟他在一起大概没有几个人会被闷到,因为他很健谈。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谈天了,我们跟他谈下谈下时间过得特别快。

晚上有洁雯生日的庆祝聚会。我觉得我才刚回家冲凉了就得赶出门会合洁雯他们。先在taman U的jusco里面吃pizza,然后我们又去pitstop玩通宵。我觉得整个晚上我都不在状态,也许是太累了,我的双眼其实从早上开始就莫名的充红丝,大概要好好休息一番。他们在谈天或玩闹我都不大提起劲来。只有在最后玩骨头牌是我才算有点恢复意识,比较投入游戏里。这次的骨头牌玩输的那位要被惩罚,通常会被问一些很好笑的问题例如“f6+1里的一个秘密”(专攻某人),“f6+1里排名最差的那位”(呼之欲出,呵呵),“xx的择偶条件”等等。

又是一个玩到半夜两点的才回家的聚会。我们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希望下次聚会能在我保持好状态的时候,这晚我实在太累了。

Thursday, May 8, 2008

pbsm总部帮忙

缅甸风暴的见报当天收到pbsm队友的电话,问我们要不要去总部帮忙打包救济品。反正在家无所事事,我和晓慧答应去帮忙,也顺便拉了洁雯和美凤一起去。

一早去到总部那边却没我想象中那么忙碌,甚至相反的,那里冷清得让我很怀疑我们来错日子了吗,一辆货车也没有。无论如何,办公室里面每个人都显得很忙碌,那时大概还是忙着联络有关人员的程序。我直到下午才知道,我们这天被叫来这里只为了standby,因为如果真有货品到来,总部不够人手应付。

可想而知我们在那里是多么的得空。还好在那里认识了新朋友。除了我们也有三个来自wilayah和第三分队的队友来帮忙,和我们年龄相仿。从joey那里我们甚至得到了传说中promoter的agent公司的门路。这种工作以前常听朋友说起了,多数在supermarket派试用品的promoter工作,不必每天上班,一天的工钱很可观,通常能有70令吉以上。这对我这个不想用掉整个假期去工作的人来说真是太适合了。

下午由于没有事情做,我们跟随joey的妈妈去titiwangsa的bazaar帮忙那里的膳食。joey的妈妈么,让我见识到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外表看起来就只是个普通的auntie,可是她对于pbsm的运作蛮清楚了,也会跟进社会时事,也懂我们的科系是什么。一番谈话之后,让我大大刮目相看呢。

去到titiwangsa的bazaar后,在帮忙煮食的时候被拉去舞台那里的开幕典礼充当人数。原以为摆脱不用剥洋葱是件好事,但是在开幕典礼那里却要做更不情愿做的事--在太阳底下站着听高官们致词。救命,下午四点这种紫外线最强的时刻被逼曝晒着真是折磨。之后我的脸颊立刻变得红怦怦的,好惨。

总结这天好像白来一趟,到两个地方都没能做些有意义的事。唯一值得回忆的是能与洁雯晓慧美凤聚在一起,我们好久没这样四人聚在一起一整天,很难得呢。

Sunday, May 4, 2008

归队- PBSM

今天和晓慧一起回去VAD5红新月会。好久没回去了,好像从去年大学开始前一个月就不曾回去。在这期间,偶尔会收到队里的最新活动或消息,看到短讯说哪里哪里需要人手出勤,但总为了忙碌学业不能答应帮忙觉得很过意不去。我觉得从中学参加红新月会开始,就有种使命感,希望通过红新月会服务。就像那些参加scout的朋友,会有“一日是scout,终身是scout”的念头。

也不要把今天回去的出发点想得太伟大啦,更实际的目的,是为了想见见好久不见的队友们。这次回去,才看见几个旧队友,有些还忘记名字了,哎真不好意思。即便如此,回去那里还是很有熟悉感。有些人我真的没什么印象,但他们都会主动跟我们攀谈。有个脸孔很熟悉的uncle队友走过来跟我说几句后,突然说:“嘿,你好象多了两块肉哦(广东话)。”其实他也不记得我们的名字,但是他说对我有印象。哎呦,我又肥了吗?呜呜......

最近招收了一批新生,当他们在课室上课时,我们旧生在另一边复习下个星期要教他们的灾难实习。我觉得比起我们那个时期,现在的教导比较严厉了,看志祥怎样严厉批评我们的灾难实习就懂了,让我有点怕怕,毕竟太久没归队,很多理论都忘记的七七八八。但是正因为这样,让我想趁这两个月好好回去重新温习红新月会的知识。反正现在很空闲,这样的活动很有意义。

Saturday, May 3, 2008

推背图

从tvb的《天机算》认识到《推背图》。相传推背图是唐朝贞观年间,两位当时著名的天象家李淳风和袁天罡对唐朝及以后朝代重要事件的预测。全书共六十图像,以六十甲子和卦象分别命名。每幅图像之下均有谶语,并附有“颂曰”诗四句,预言后世兴旺治乱之事。

书名《推背图》,是根据第六十图像中的颂曰“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而名。

我上网查询才知道,tvb版本的推背图,图文和故事都跟原著不同。现在多数网站根据清朝金圣叹的注解来解释谶图。据说推背图前32象说的是在金圣叹之前的年代发生的事,45象之后呢,就是现在将要发生的预言。所以推背图在我们现代还是蛮受瞩目的。

这对我来说真是很有趣的事。推背图画的图写的谶语跟那些之前已发生的大事,竟十分吻合。但是转念想想,这其实有点像那些星座每期预言,正因为预言写得模棱两可,所以当某事发生了,很容易照图自圆其说。无论如何,欣幸这推背图最后的预言是好事,说的意思大概是世界大同,无分彼此的年代。 如果推背图是真的,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当我们现在将来的大小战争终于结束了,迎接我们的至少可能不是世界末日,而是苦尽甘来的好日子。

顺便说一说,《天机算》满好看的。



Thursday, May 1, 2008

pitstop 8人聚会

四月的最后一天,我们有一个很疯狂好玩的聚会。

是为了补祝大佬和evelyn的生日 ,其实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名堂,最主要的是要大家可以聚一聚啦。我们选在紫绮介绍的pitstop餐馆,类似上次的momo cafe。可能不是假期没什么客人,至少不会像上次在momo cafe 或 gasoline 那么吵杂多人。这样的环境,很像在家里二楼,很舒服。

我们总共有8个人,挑了一个小矮桌大家盘腿而坐。刚开始要先培养气氛,先吃东西填饱肚子,跟邻近的朋友们闲话家常...然后重头戏来了,紫绮教我们玩一种card game,不知道叫什么,玩法类似那种互相换牌,要让自己手上的的牌拥有相同的号码,但是换牌是随意的,不像旧法要轮流那么讲究次序,而是每个人要像在巴刹买菜般呐喊大叫寻找要换相同牌数的人,“两张牌...”(要换两张牌),“三张三张”,“empat,empat”,“two,two~~”。游戏一开始大家就混乱到不行,很紧张刺激,当中也闹了不少笑话。我原本已带着沙哑的噪子赴会,但在玩着的时候就不管那么多,拼命叫喊换牌又压抑不住地笑了很多次,这个游戏后我的噪子变得更加严重了啦。

紫绮说得对,玩这种游戏真会快乐不知时间过。我之前还以为我们只会玩到大概晚上11点就走,没想到我们竟会逗留到半夜2点才离开。我们好久没像这天这么疯狂了。很开心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