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BLOGGER TEMPLATES AND MYSPACE LAYOUTS »

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2014年的最后一天

988晚间节目有一句标语:一天的结束,是另一天的开始。

今天的结束,就是新的一年。在我看来,今天之后,这还是今天,明天能体会的今天。

一天长吗?有什么事情是觉得每天都需要做,来维系人与人之间难能可贵的关系呢?需要每天密切的关注,嘘寒问暖吗?忙碌的时候,其实若有陪伴,以察觉得到的任何形式,就能温暖。忙碌的时候,我也只能弱弱的暂定那是够了。


就像鸭子划水的一年,学会了好多东西。重要的是,是否也发现那些无形的奥妙的点滴和牵连呢?所有新的尝试,跟着走,都带来好的关联。

嗯,要学会更坚定的取舍,为所有希望能实现的美好,继续奋斗吧。

还是很乐观的快乐着,所以新年快乐。呵呵。



Sunday, December 28, 2014

书法老师的婚礼

刚刚出席了书法老师的婚礼,很特别的婚礼,有书法展览,也有武术表演和临场挥毫。原来老师来自马六甲的武术世家,可是本身却修了很好的书法,过后也涉足篆刻、古琴。他的生活大概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种意境吧。

以前在大学机缘巧合跟老师学习书法的时候,老师常常强调书法如何潜移默化的陶冶心智。例如在练习书法笔画的时候,我们也练习各种应对的态度。有一次他看我刚学着写“竖”画,每到结尾都收不好。于是老师稍稍分析,说我比较不会计划。我愣了愣,有点联系不到“竖”画和不会计划的关系。可是现在看来,无论如何,这是我很大的弱点哪。

写书法就像禅练一样,专注写着的时候是心灵最放空最专注内在的时候。说起来,重新写书法的心态蠢蠢欲动了,因为那种专注的感觉很无价,这就是爱好的意义吧。



Friday, December 26, 2014

听歌

我喜欢独处时,心灵是恬静的样子。能静静的欣赏音乐,想什么都好。


有诗意的东西,就能触动心坛。例如最近的新歌。

今夜我的灵魂里 有那一整座海洋
那一整个海  正在微醺摇摆
因为遇见了你

今天晚上整个晚上  那整个微醺的海洋
当整个微醺的海遇见了月光  我就遇见了你

难得的是我
更难得 更不可遇是你
可是相信我   最难的  最难的是相遇



应该是那无可救药的浪漫情怀,最近听什么歌都很有感觉,很美。因为我觉得既握不住,也抓不紧,它能来既来,反之亦然。

青峰的曲呢,最喜欢的音乐是最后一句,完美的结尾。当然他的其他歌曲还是十分我的品味,写给别人的歌好像就没几首特别有深刻印象了。

可以在睡前不断听、不断听,年尾了,今年的歌曲宝座我该给徐佳莹的还是它呢?

Sunday, December 21, 2014

2014年总结篇

将近年尾,总是回顾一年的时刻。我还是觉得时间带给我很多不可思议的际遇,特别的,我没想过的,不知不觉的,出场方式。

各方面还是很丰收的一年。看了一些书,都恰到好处的给与某些心灵养分;从新认识的朋友们看到很不一样的窗口,看过了不一样的想法;学到的东西总是像过山车一样,让我既兴奋又紧张,被教导的不只是做事的方式,也有正确的思考观;实现了购物清单的其中一项;自发参与的团体活动,不仅仅是在付出而已,其实也带回了实在的信仰,我能认同的,好的信仰。

我是向往那样的生活,不是别人劝我经历的,而是我心里觉得踏实的。只是,我被期待的是什么呢?摆脱了既定的模式,只想跟着自己的步伐,这样会被讨厌吗?我只能够虚幻的要求信任,看我正努力改善现状呢,虽是笨拙的,却是能掌握的方式。

而很多次都有这样的自以为,就像有个地方,闭上眼睛向后倾倒,还是可以信任的躺在那儿。这样的感觉,我既不敢相信,又觉得好像都是直觉。消失了又再回来的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就继续诚实自己的内心吧,谁也不需要知道。每当一天后,抬头看斑驳的星空,像是也连贯着那一次,在栏杆上坐着的天南地北,像是可以重复很多次,畅快的,纯纯的,美好的。

也可以是平淡的,冲突的,不知所措的,正好证明那是现实。来到这里,不只是维持假象而已,我也希望能够聪明的勾画彩绘,赋予真实。这需要技巧吗?什么都不会,好像就是会比较吃亏。我只知道要随心所欲,有多在乎,就多在乎。

这样就够了吗?我什么都不知道。在今年结束之前,能够走到这里,已经是个不可思议。就像解开了很多结,很多锁,在人与人之间,在学习上,在待人处事,在变得更独立的思考里。

在今年结束之前,还是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挑战、疑问和抉择。这样的思绪放不了一个句号,我还是想要拭目以待,即将来临的将是什么呢?它们又有怎样的出场方式呢?

Saturday, December 13, 2014

田馥甄如果IF大马演唱会2014

难得加上请假,有了连续四天的假期,没有安排之下有了很美好的假期,这几天真好玩。

星期五下午,突然阿姨给来了《田馥甄如果IF巡回演唱会》的票,就是隔天的演唱会啊,太惊喜了,我从来没想过可以出席这场演唱会。

因为太突然了,直到演唱会之前都没真正温习她的歌曲,她的歌曲除了那几首流行主打之外,其他的有些偏于冷艳清高,很多歌曲我之前都是有听没有懂。于是在演唱会的整个过程,就像第一次认识那些歌曲,带给我很多满满的惊喜。

我把不熟悉的歌当新歌来听的是:
来不及
终身大事
无事生非
我想我不会爱你
你快乐未必我快乐
我对不起我
离岛
乌托邦
To Hebe

哈哈,很多呢,很多能够细嚼的词。

演唱会分成几个部分,也是她这三张专辑里能够被分类的几个部分。我才知道做一张专辑想到的不仅仅是凑齐好歌,其实也在为演唱会准备各种能够撑起场面的歌。

开场的是《渺小》,田馥甄就隐藏在一座缓缓升起的冰山,缓缓唱出冰山的冷,和荒芜。过后冰山被火融化,变成火红的颜色,原来是要唱《LOVE》。过后就是这样,偶尔慢歌偶尔澎湃的歌。听到熟悉的歌,大家都会很大声地合唱,因为馥甄一开始就恩准了歌迷们,无论想用哪一种方式投入这场演唱会,挥动荧光棒吹口哨或是大声合唱都可以。

我原本以为以她的个性,可能会全场没什么说话,只是唱歌,原来她也很多话哦,准确地是很多道理,呵呵。

我有很多喜欢的部分。刚开始时,在《口袋里的温度》才算是听出了她悦耳的声音,温柔的副歌;《矛盾》和《魔鬼中的天使》时都没仔细听她在唱歌,反而一直留意她身边三位和她果然很像似的舞者,她们戴上了所谓的3D面具,除了气质之外什么都很像似(噢,原来气质是很难假装的啊),我真佩服日新月异的技术;《超级玛丽》之前的银幕铺成很美,一气呵成的趣味音效,使得这首歌更加俏皮可爱;《离岛》开始是另一个主题,所谓乌托邦的仙境感觉,Hebe打扮成带着鹿角(还是牧羊角?)的“小精灵”,十分适合她,呵呵。

我们在她唱《乌托邦》的时候,事先约定关了荧光棒,亮起了手机的荧光灯。顿时观众席上下左右都是点点星光,配合她的“你的时间是我的时间  我的时间是你的时间~”,真美啊。她也很感动吧,虽然她只是内敛的用磨嘶“鹿角”来感激,我们已经觉得很可爱了,呵呵。

演唱会的伴奏团很厉害,我最喜欢听小提琴和大提琴在比较安静时听得出来的演奏,整首歌的意境也就更提升了。另一厢,电吉他和鼓手很称职的呈现那些热歌的热情,带动现场气氛。现场的灯光和银幕也让我很有新鲜感,由一排灯柱隔住馥甄,隔着灯光听她的演出,就像她的银幕形象一样,带出一种只能远观却又让人忍不住想靠近的距离感。

《Baby song》由于我事先不晓得,在短期内听了两次,结果一直都很惊讶这些美丽的巧合,呵呵;《Dog days are over》的银幕效果很棒,反正她唱什么我都觉得好听,就连之后的《十万嬉皮》也是,虽然两首歌我都不是很懂得欣赏;《To Hebe》时,要我们重复那段有意思的副歌,

“我们要更坚强的存在  
我们要阻止世界变坏  
不只是科学  不只是偶像崇拜  
爱 真相是爱”

重复了至少三遍,真相是要教育我们吧?一起发愿的感觉,哈哈。我倒无所谓,毕竟这种想要把好的思想给大家装进口袋带回家,是很好的事。这是她时时想要提醒自己的歌,也是我们。

所以她唱了几乎30首歌,大概3小时的演唱,很厉害呢,我们也听得很过瘾。看她唱歌时的表情也是一种享受,无论什么角度都那么美呢,可以看得出她正在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这点,大概是每个S.H.E.迷最乐见的她吧。

P/s: 隔壁的隔壁的安娣好几次都听到睡着了,我不禁觉得好笑。为什么安娣没有喜欢呢?是因为没有共鸣吧。什么歌曲,还是不小心,巧妙地,说中你的想法呢?

网络借的) 

如果IF演唱会歌单:

渺小
LOVE
来不及
终身大事
口袋的温度
还是要幸福
矛盾
魔鬼中的天使
你就不要想起我
无事生非
寂寞寂寞就好
超级玛丽
我想我不会爱你
请你给我好一点的情敌
Dog days are over (原唱: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不醉不会
你快乐未必我快乐
我对不起我
你太猖狂
离岛
要说什么
乌托邦
花花世界
Baby Song (原唱: 陈奕迅)
无常
My love
爱着爱着就永远
十万嬉皮 (原唱: 万能青年旅店)
To Hebe

Sunday, December 7, 2014

神的游戏

像诗一样的歌看不大懂,所以还是会保持乐观,投入其中。因为看不透,所以还是给不了定义。

如果这是长长的路,玩着不停的散落和拾获,不要有别人,有就醒了。


有这样的周末,听久违的歌,看最近的故事。呵呵恰巧是张悬要来马开演唱会啊。

Wednesday, December 3, 2014

手掌

有段时期,Bitna很喜欢牵我的手,在逛街的时候、坐着听讲座的时候、走着回去宿舍的时候。我那时的感觉是,她的手好实在哦,握着的时候,有一种“安全感”。

可是我给的手感却是相反的,软绵绵的,像是毫无主见的形状。

最近两年,因为实验关系,我一天之内几乎要洗上十次以上的手,也因为必须认真处理样本和废料,手指经常在默数做了什么,还有什么还需要做的。这些算理由吗,呵呵,反正渐渐的,当手掌摊开来,或握紧时,感觉到实在的触觉了。

最近做事方面有一些状况,夺命追魂般压力,好几次从房间出来后要深呼吸平复心情。可是总会在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还是能够得到安抚和希望,还可以继续前进。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考验吧。

就这样走着,会到哪里呢?值得欣幸的是,已经不会被片面的意见动摇了,握紧的手,不再是软绵绵,毫无主见的手。哪又有什么好担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