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明天的事情

最近回到了那种整理不出确定的思绪的状态。心里想的、发生的,像有什么却说不上来。

我只好一头栽进故事堆里,看书和看戏。最近正在看着一部日剧,《今天不上班》,觉得很有趣。剧情很普通,主要是透过女主角的内心想法带出故事,她的剖白实在太好笑了,处处为别人着想又想太多,就像现实中会一不小心就成为的那种人。可是当然,那样过于夸张的性格会有专属于她的幸运和好处,是我不至于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女生会有一些不具名的社会压力。为什么年纪到了必须要有一个稳定对象?为什么必须依循一般人的方式发展自己的生活方式呢?为什么男生在相同的状况会有“哦,随便你,你喜欢就好。”的正面评价,而女生会被没完没了的口水沫纷纷扰扰?这些观念发生在现实世界之前,你会以为只是电视剧般虚幻遥远。

其实只要有钱,就能塞住各方的嘴巴了吧。所以钱是多么的重要啊(走火入魔了的结论)。当然女生在这方面也还是不公平的,赚钱不能赚得太强势,否则周遭善意提醒的言论会找到碴子的。可是男生如果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简单的财政基础,就能够到处挂传单推销出去。那么唯恐不及,这个社会是不是很难找到哪个正常人会有正常的事业、正常的礼貌、正常的家庭背景、以及相仿的岁数?

有没有钱、对父母好不好,与一段关系何关呢?相比之下,更令我在意的是,我是不是那个能让你一路走来变得更好的人,是因为诚实认真的相互吸引、扶持,不是互相旁观,不是跟什么近水楼台是谁谁谁的谁有什么关系。

那是明天的事情,我只好又一头栽进故事堆里,看书和看戏。

和父母晨跑

和父母去晨跑,很欣喜的发现他们热爱这个运动,爸爸有一套健身的原则,跑步会选择上坡路,拉筋的功夫也比起一般人好很多了。他说这个跑步圈和那个跑步圈的分别,这个有400m之长,那个有两倍,妈妈在旁说,这只是他的大概算,不用当真。哈哈。

他会念唠我所有不健康的生活习惯,例如迟睡、身材不达标(天啊!)、爱吃零食。我当然也会不时警惕,却更想听到实在的认可,例如那些学过瑜伽、少吃肉、恢复晨跑的习惯等。其实,我必须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他的认可。当他今天在晨跑时和我侃侃而谈,分享他的养生心得时,能让我会心一笑,那是我喜欢看见的他,也是他期望看见的我啊。

妈妈和我是同一类的人,所以她会赞成我做任何事情。晨跑之后逛巴刹,她常常抱怨说爸爸不喜欢逛,害她没办法逛看有什么好买(所谓的"window shopping")。所以今天有我在,我们就和爸爸一起去一档一档的逛,因为我也想要一档一档的看有什么好买啊。我和妈妈进去蔬菜菜市集之前,叫爸爸在外面等着,说“我们去买个豆腐而已。”,结果我们买了豆腐、灯笼椒、杂货、蔬菜;过后,我们进去一家药材店,叫爸爸在外面等着,说“我们只是去买个红枣而已。”,结果我们待了很久,买了红枣之外的南北杏、生熟薏米、蜜枣、冰糖之类的。哈哈。

我必须更懂得分享和陪伴,还有聆听。

做了第二次才算有点成功的“豆腐面包。有点成功的定义是:
1. 比第一次大大成功,
2. 吃起来很开胃(可能是饿坏了),
3. 但是美感还差一些。哈哈。

这几天的小趣事

1.

家里叔叔的儿子,Hin,已经一岁五个月了,还不太会说话,但是喜欢咿咿呀呀的叫,见到人就会很粗鲁大大声的啊啊叫,示意打招呼。

我觉得太粗鲁啦,于是要教他见到人时温柔一点。平时看见他就会和他招手,小小声的说“Hi~~~~”。他每次都酷酷地看了看我,走开。

最近发现所谓的身教发挥作用了。我在客厅看报纸,头埋在摊开了的报纸里,突然觉得怪怪的,稍作留意,才发现我的9点钟方向有个猫叫般的声音,原来就是他,刚好站在我的沙发末端,小小只的,正在向我招手,很小声的“Hi~~~”。

真是吓到我了,可是止不住的好笑。因为他已经这样“Hi~~~”了有好十几秒,我才发现到,因为我以为是什么毛骨悚然的猫叫啊。我连忙微笑的和他说“Hi~”,他满意的走开了。

2.

上个星期六早上和晓慧跑步,这是我们最近的小习惯,希望能够持之以恒。平时都是跑步之后立刻回家,可是这天想起了洁雯已经回来,想要邀她出来早餐,顺便聊一聊彼此的近况。我们立刻打电话给她,劈头第一句是,“洁雯等下我们10分钟后来载你啊,快点准备一下。”。她“Errr...har....oh”就答应了。哈哈。

结果我们在街场的茶餐室早餐,叫了三杯饮料、两碟香港猪肠粉、和一碟鸳鸯大炒。饮料先上桌,晓慧把手上仅有的钱给全部的茶钱。过后到一碟鸳鸯大炒,我也用身上仅有的钱付钱,过后到两碟香港猪肠粉,价钱也是我们之前的两倍,洁雯顺理成章似的付钱,等到那个老板走了,她就瞪着我们,“你们都不懂是不是故意的!”,最贵的是她付。好像因为没有钱吃早餐才叫她出来的那样,说的也是,哈哈。

过后我们也没平分,因为她说不要紧,然后我们把余钱捐给刚好在募款的小学。然后这个星期她避开了我们的跑步邀约,虽然我们已经重申是不会再去吃早餐了。

过去现在未来

我有好多话想说,好多,好多。

一月尾开始没有工作了。这是我挣扎了好几个星期的决定,甚至动用到网络的塔罗牌,给空洞的鼓励。我问塔罗牌:“辞职是对的吗?”,“会对不起别人吗?”,“会不负责任吗?”,“会搞到别人很麻烦吗?”,“会让别人失去支持吗?”,问来问去,我都在担心什么呢?

我最担忧的是,不辞职,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渐行渐远呢?这几个月来的熟悉,每当我正在聆听,在这天那天,在某个时刻,突然叫我认清现状:为什么我就不能从自己的利益着想,有什么决定能比为了自己更重要?

结果一切都是自作自受的想。太。多。当我鼓起勇气作出决定后,才发现一切都进行得那么顺利,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或者说,根本没有什么大问题。

然后二月,我来到了新的境界。所有的天时地利人和,在这时开始发挥作用了。Supervisor突然第一次如此鼓励我们参加研讨会,来得多么合时。从呈交摘要设计海报到上个星期四和星期五,我正式站在那里,带着参与者的身份,都是第一次的体验,顿时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呵呵。

这也是大约隔了两年后再次参与研讨会。比起之前的得过且过、只是注重于食物和甜品的环节,这一次,我真心的好喜欢多数的speakers带出的内容,投入其中。当他们说出他们正在努力的方向时,都觉得好酷,能听懂了他们正在讨论的课题、他们的英文发音、他们提问的问题、他们各国间的合作和联系,而十分兴奋。

我太喜欢现在的自由,以及之前两年来的经历和视野冲击,还有促使我打破一切“莫须有的担忧”的勇气。

其实路还没走完,未来还是像梦一样期待着实现。在这之前,学会了缄口。因为总有一天,能够带着过去式的语气说出这些,也用现在式的语气描绘梦想。你知道,这是为了自己,不再是别人。

我喜欢现在的样子。

坦然

有段时期,我希望能变得和身边的人一模一样,跟原来的我不一样的,那样性格鲜明。每当我对生活一筹莫展,就浮出这样的念头。跟他一样,也许不需要顾虑太多,更省事,说不定也更接近。

这样的念头很奇怪,越是这么想,越像枷锁,越觉得笨拙。

可是渐渐的发现,原来的我没什么不妥,也能举足轻重。当我能够自在的做自己,那可能是别人缺乏的、重要的特质。当我们热烈讨论那些大同小异,心里能偷偷评论,“还好,我们不一样。”。

“啊!被发现了?!”

曾经很害怕,为做过的事,为未完成的事,为未知。

可是现在不再有单一的事情值得恐惧了,所有的事都息息相关,当它们连接好了,其他事情会水到渠成。

能如我所愿,或出乎意料,都好。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