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清明

我们家第一次在算是正清的周末拜祭祖先。由于这几年开始和亲戚联合一起去拜祭,为了迁就多数的人,只能选这个危险的日子。

而今天,也真是个危险的日子呀。除了塞车,还是塞车。结果我们有很多第一次才有的辛苦,把车停在很远的路口,步行上山,也用了几乎8个小时才完成所有拜祭。真是从此不愿再重蹈覆辙的经历。

天啊。

三月

三月,是个美丽的月份吧。这个三月刷了很多疯狂的事。有过5次的唱k,4次的爬山,吃过最喜欢排行榜的擂茶、jojo板面、McD Mcflurry、magnum、心太软蛋糕。平时并不常有的呢。

而我要好好地记住这一天。又是只有我们的午餐,我们又来到总是会来吃的茶餐室,点正餐,也点小吃,超越正常分量的疯狂。然后又在饭后买一些甜品,吃了才回去。每次总是很喜欢的,自在的,舒服的,开心的。

我要贪心的,要可一可再的。可是也许就像当初,近水楼台时,什么都是好的。可是也许,我不知道。

爬山 5

在bukit Gasing,和秀菁Sarega书毅DJ。

今天竟然迟到了。约好早上6点半集合,竟然在6点半才醒来。顿时吓醒。我在跟全世界最要求准时的人约活动呢。

之前的爬山都有点长时间,也累,也有吃早餐当午餐才回家,结果有点耽搁了原本当天想要做的计划,换句话说,这样的活动,心理上会觉得有点“碍眼”吧。为了让大家持之以恒,我其实立下一些决心,要把爬山训练变得比较简单,不要耗一整个早上的时间,不要吃早餐,不要搞到太累然后爬山之后要休息整个下午。

结果今天那些誓言全都被打翻了。首先我迟到,所以原本设定8点半就回家的誓言也就不能成立了。我们爬到大概9点。然后我们回到车子,看见泊车位旁的mamak店好像很有规模,很多顾客。为了好奇想试,我们一致决定下车先早餐了才回家。哈哈。然后,我们大概11点才回家吧,没有比之前早很多呀。

今天的爬山其实让我比较感觉良好了,下山的路虽然还是害怕,可是因为维持零纪录的滑脚,所以一点一滴的建立信心了。上山的话,嗯,其实希望爬久一点,再多爬几个向上的路,想多训练耐久力。

无论如何,才只剩下一个多月的密集训练,我其实不在乎“奉献”这半天的时间,难得也是和朋友们在一起努力啊。大家加油。

第五次的疯狂

第一次对歌曲有意识,是那首《最幸福的事》吧,还是《旅行的意义》?过后就有的没的,渐渐对歌曲有了热情,直到今天还是很多惊喜。是我慢热,要太久时间去喜欢不同风格的歌?还是这是永远也喜欢不完的辽阔天空呢?

最近很爱追着歌曲跑。听很多歌,很多风格。有些歌曲只需要一段旋律或一个转音,就是它的灵魂了。意识到这点,我还蛮沾沾自喜的。

我喜欢听歌,多过唱歌。喜欢那首总会被拉扯掉进蓝调场景的“vincent”,“yellow”,喜欢洒脱的“快乐是自找的”,喜欢英伦风格的“can you hear me”,不喜欢带有那样被想念的曾经的歌,喜欢英文歌的咬字和发音,喜欢广东歌的情绪,喜欢知道各种歌曲里出发点的因缘。

刺刺的,陌生的,熟悉的,这是第12到14个小时的疯狂,也是人数纪录。我佩服我们,也不佩服我们。总有一天,会喜欢唱歌,一如听歌的自在。也许不会,也许会。呵呵。

RM 12的快乐

这天腕凌和她的朋友Piscilla 过来KL。晚上7点半到达机场,我接她们,直接冲去Loud Speaker 9点开始,哈哈,好像很疯狂,可是我们还是一致通过实现这个疯狂的活动了,呵呵。重点是,这个月的Loud Speaker -Cheras Selatan 有学生优惠价,所以晚上唱k很便宜,难得唱k kaki 腕凌驾临KL,当然要尽力实现大家的想望,哈哈。

这次我们很新鲜的唱了很多英文歌,都是一些脍炙人口的经典老歌什么的。有好多我似曾相识的歌曲,这次得以慢慢欣赏歌词旋律和画面,有好几首歌,我听得入神,心里想了无数遍,“不愧是经典名曲呀”,真好听。

1. 难得看见他们唱需要呐喊的歌,例如 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可是这大概是我听过最不刺耳的版本吧,哈哈。

2. DJ 在唱着 Imagine 的时候一只手拿着零食,一只手拿麦克风,维持了整首歌。刚巧Imagine 是一首宣扬正面想法的歌,他这个姿势很像正在准备往观众席撒手中的零食。

3. 第一次听Mika 的Lollipop,可爱的画面,好笑的歌词。天啊,live your life until love is found, or love gonna get you down,呵呵。

4. I will always love you 的MV 很养眼哦。

5. 腕凌的朋友Priscilla原来很会唱哦。

6. 我乱唱很多歌曲,英文歌比中文歌更难抓tempo呀。

7. 一致决定的最后一首歌是 We are young,Tonight~ai~ai~ai~ 已经半夜十二点了,呐喊吧。

8. DJ 和书毅唱Don McLean的 Vincent,Starry Starry night,很有晚上听着海风看星星的感觉,我忘了自己身处哪里,哈哈。

9. 最后觉得这晚根本是DJ和书毅的唱歌接力赛,哈哈。

10. 是不是还要把脑中记得的歌曲列出来呢?唱k之后,睡觉的时候,睡醒过后,我的脑海还充满着各种英文歌曲。

原本有点担心冷场,英文不是我们一贯的唱k主题,可是我却越来越享受了,相信他们也是吧。很喜欢听他们的英文咬字,清晰的连接顺畅的,自由奔放的。英文歌词表达的意境不输中文,也很美,唱出来,就有一种借歌转意的鼓励意义,向上的正面的,不将它狭隘,都是通用的温暖的。在这样的夜晚,难得的聚会,伴随抒情的歌曲,很舒服很舒服。

Yue Shin 的生日

今天补祝Yue Shin的生日。我们几个女生,选了Chef's Lim,一家标明健康食材的餐馆。素食渐渐变成一种时尚,让我越来越接纳吃素了,只要健康和好吃,以后一定会变成大趋势。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赏心悦目的芝士蛋糕,口感却有点不商业,我想是这里homemade的,这种朴素大概是因为材料特地要健康,好吧。Yue Shin向我们分享了给街道流浪汉派食物的经历,嗯,听了过后对他们有很多为什么。我看过一篇video分享,关于电视节目偷拍一位假扮的流浪汉得到一位善心人士的小钱,走进一家酒吧要买饮料,假扮的酒保故意刁难,说他没有资格在这里消费。节目测看在场的客人对他有什么举动或态度,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有的人冷淡;有的人嘲笑后还是偷偷买食物给他;有个长者维护他,说人会有低潮的时候,这个时候不应该落井下石。在我看来,虽然我不敢苟同他们沦落此步的做法,只是人各有前因,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说对错呢。

话题还是回到生日主角,我们聚在一起,总是有好多让自己变得更好的计划和分享,我喜欢这样。就祝你明目清心,掌握真正的幸福快乐,呵呵。


爬山周记 4 - Broga Hill

这个星期的挑战是Broga Hill。今天之前经心脏一直悬在半空,不确定地点和参与的人,哎,还好最后还是实行了原本计划。

早上3点半起身,4点出发载晓慧,过后会合书毅sarega,还有秀菁和Dr. Zhang。Dr. Zhang是我的实验室新来的phD学生,很热情,差点被吓着了哈哈。

我曾经去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大学时和coursemate们一起去,大家用了很长的时间爬到最顶端,我印象中,这是有点难度的山;另一次是和f6 gang,那时晓慧还带着Sasha,才爬了四分之一,她的狗已经累得没有力气控制伸出来的舌头,瘫痪的姿势,哈哈,很好笑。

这次我们6个人,也算浩浩荡荡的上山。因为天色还暗,我们抬头就看见满天星星,好美!好喜欢像这样远离市区的星空,繁星点点,真想静静的躺着,看天色渐亮。扯太远,这个时间的broga hill可不是静静的,而是已经很多人潮。沿路都是手电筒的微光,一直延伸到山顶。这样反而很好,不需要害怕会迷路或不安全。我们顺着一般的速度走上去,风很大,尤其是过了树林来到茅草的部分,我感觉的是寒冷,可是他们却觉得很凉爽醒神,哈哈,我也觉得很精神了,啊,好健康的我们,那时才早上6点左右吧。

好像没费什么力气就来到了第二高的基地,我认得这是上次很辛苦才爬上来的石头,这次却没什么感觉,我们都觉得要归功于之前几个星期的爬山,希望kk也能如此。休息的时候,Dr. Zhang给我们掏出他带来的橙和饼干,哈哈,在山上吃橙是第一次呀,其实好像满健康和解渴,下次可以考虑也带去爬山。

我们特地等到天快要亮了才攀上最后的高峰,那需要用绳子攀上几个大石头。我们在等待的时候觉得很难,其实真正去爬,却不过是小挑战,哈哈。下山也不如我想象的艰难,因为泥土很干,有些地方我也敢慢跑着下山,更多的地方,还是需要一个安全的支撑,谢谢书包,呵呵。

过后我们去沙登鱼头米早餐,是Dr. Zhang慷慨的请客,谢谢。

这次过后,对Broga hill重叠了新的记忆,不再是想象中难于征服的。也许本来就该有信心,这样的难度,有什么难跨越的?呵呵。期待下一次的挑战咯。


Hon Lim的生日

Hon Lim的生日,我们来到One Utama 的 Chicago Rib House。顾名思义,这是一家可以大块朵肉的餐馆。

我们说好晚上7点半集合,可是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无法准时抵达。可是,原来准时抵达了,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才有位子,这家餐馆有没有这么旺哦?

这次的聚会很热闹,基本上所有在马的f6都到齐,大家成一排的长桌,有点昏暗的西式装潢,就是那种英文电视剧出现的朋友聚餐了。因为有Kumhing的折扣礼卷,我们预算了每人可以使用的数额,很放心的叫了很多。因为这样,我得以尝过了菜单里所有种类的食物,意大利面、Chicken steak、pork rib、burger,然后也有一些前菜,哈哈好过瘾。啊,应该还差一个,我们都没叫pizza。

这次聚会好像话题很多。在车子的时候,听了紫绮分享的NLP正面思考,听过了九种人格的特征和例子,很有趣。还有,关于现代人该有的“白金观念”:和别人互动的时候,最好就是遵守这样的白金守则,意思是,他们想要我怎么对待,我就怎么对待。嗯,真的很有趣,让我想起了Prof,她就是充分用这点来面对这么多不同个性的学生。其实这些道理本来都该懂,只是通过这些生动的描述和思考,使我们具体的看见了每个人不同的性格,也就懂得如何包容和沟通了。

最后是切蛋糕唱生日歌的时刻。我们分享了美味的蛋糕,还有餐馆附送的生日小蛋糕。他的生日愿望大概路人皆知,嗯,祝你愿望快点实现。呵呵。

爬山3 - Bukit Apek

这个星期很好的还是坚持爬山,选中的地点是Apek hill。朋友们都没来过,我之前和家人常来,自然的,我好像很有义务熟悉这里的道路。为此我紧张的在前一晚认真地作功课,查看如何来这里的道路和上山的路程,特地去抄下google map的所有指示,可是当天,只需要一个有用的handphone GPS即可,填上"Jalan Awana 23, Cheras"就安全到达了,哈哈,所以要做的功课其实只需要[查找GPS能找到的目的地]就好啦。

我其实有点害怕爬apek hill,因为这里走的是林芭泥路,要是碰上下雨或潮湿,就会变得很滑。还好这天天气干爽,前一天也没下雨,很好走。Apek hill比Bukit Gasing简单,分叉路没有很多,基本上随着人潮或指示牌就可以了,大概用25分钟爬上了Station 2,转左,再过30分钟左右再到达Station 6金站,转右,再过8分钟左右到达Station 5,直走,再过30分钟左右到达瀑布的地方。

这次我们的爬山Gang有五个人,书毅DJ晓慧Sarega。其他人因为时间的关系,和我们分开走。爬山之前我和晓慧吃了一个小面包,没想到这是大忌。我们爬过了第一个没完没了大约5分钟的上坡后,到达Station 2,顿时觉得胸口闷闷的,很想吐,用了大概十分钟才平复这个恶心感。过后这个Station 2被他们一直形容为“呕吐站”,哈哈,有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感觉,就好像上次在这里发生“Fei Lui”的典故,哈哈。

很高兴这次挑战了瀑布,其实不会很难到达,通往的是往下的山坡,刚好我们遇见一位uncle愿意带我们一起去,随便谈天之中也发现他刚去过kk山,正好可以询问他一些准备功夫和当时的情况。感觉上,身边有不少例子已经征服了kk山,听起来很安心,应该不会太困难的啦。

从瀑布的回程遇见正要去瀑布方向的玉意和她的男朋友,感觉好像在旅行的时候遇见朋友一样兴奋,我们在林间很快速的谈天。哈哈,下次再一起去爬山吧,一定很热闹。美凤他们没有爬到瀑布这里,下次也一起挑战吧。

一上一下用了4个小时,山道也渐渐感觉热了。这时候,树荫下的空气是冷的,几步之后有阳光照射的地方却是温热的空气,这样的时冷时热,有点不自在。下山的地方有个小档口,口渴的我们买了几个解渴,可是对我来说,好像没什么解渴哦。突然想到还好大家都懂得带多点水上山,这段4个小时的行程很需要大量的水,大概1 Litre吧。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也很快的回家或回学校。我到家的第一件事是,找东西吃。好饿啊,早餐才吃了一个面包,这时已经接近中午12点了。像这样坚持几个星期之后,可以瘦下来吗?哈哈哈。

突然决定花的RM 6

这个周末很特别,下午,疯狂的和DJ shuyih三个人去唱k。

这三个小时里,我们的主题是,嗯,中文老歌,十分好笑。DJ点了很多上世纪的歌曲,例如射雕英雄传的主题曲、邓丽君的歌、还有很多我听了很傻眼的歌曲。最印象深刻的是一首朱咪咪的歌,忘了叫什么,天哪。还有,他们两个人一起唱“卡门”,还是慢版的那种,天哪天哪。

和书毅一起唱《帝女芳魂》,让我想起了这也是我想当年很喜欢的主题曲,曾经在洁雯的手机录下来清唱,十分好笑,那种好笑可以用“五音不全”来形容,声调忽大忽小,音调忽然飘高,连自己听了也笑到无法停止。现在重新唱,嗯,应该有好了很多吧,呵呵。

其实我很惊讶,为什么他们懂这么多类型的歌曲,从台语老歌、粤语老歌、英文歌、华语歌、不知名的好笑歌、非主流文青歌,很多是我平时没有听过的歌,是因为我们活在不同世界的童年,还是纯粹是他们的“天分”,还是这是一般人很正常的共同记忆呢?哈哈。

再过大概三个星期,我就会和他们分道扬镳了。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我还是该好好祈祷,离开之后如何拥有自己全新的生活圈子,如何自得其乐。我想,这段时间是我人生里,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个阶段。大概在以后,各方面的历程里,一定会很感激他们,感激他们像男生、也像哥哥、也像敌人的互动,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理所当然什么是任性与天真,呵呵。

以后我们还会时时联络吧。以上的话,应该为了还能常常碰面而,不能写得太多。呵呵。谢谢Loud Speaker的优惠,谢谢今天的成行,谢谢好笑好玩的三个小时,要不要让这个月破纪录,唱最多次的k?哈哈。

实验室的印象

从RA时期到现在,我在这里不知不觉待了...几乎两年半。

我很喜欢这里,在IBS最高的三楼,学生房里三面是大大的落地窗户,拥有无敌好风景,有小小的湖、青松的树林、远远的KL高楼。这栋IBS里,几乎整个三楼是属于我们的实验室,自由,方便。

实验室里有个很好的Senior,Umar。

他是尼日利亚人,原本是个医生,过后觉得医生的职业满足不了他,转攻研究,现在已经是个博士,双重Doctor的身份。我第一次interview supervisor时,他也被叫进来介绍给我,所以,他是我第一个接触的labmate。他身体大大的,可是却是最温儒的男士。如果有问题问他,他一定会条纹有致的详细回答。还有,他也是正面能量的始源者,要是没有信心的问他申请这个那个怕很难被批准,他总是给与很多乐观的理由,什么事情都没问题,很简单,一定可行。最后,他很博学,他的知识来自于非常勤力的埋头苦干或苦读,总是让我不由得反省自己,呵呵。

KW是我们实验室的Research Officer。

我刚来的时候,sarega说了一个关于他不好的事情:他未经询问就倒掉了某个senior收在冰箱里的samples,结果那个senior哭得很伤心,因为要重做。这让我有点怕怕,以后要共事几年呢,害怕对我也这么不近人情。一开始我很害怕,对他总是能避开就避开,反正我的实验跟他没什么关系吧。

可是过后慢慢发现,他是第二个很愿意教人的labmate。他的专长是Antioxidant相关的实验。去年我有几个月和DJ Sarega 跟他学习,他把我们教得“无微不至”,呵呵,把所有相关的concept解释的一清二楚。他也很会问问题,为什么要用这个chemical?为什么要用这样的wavelength?为什么要比较这个那个?那几个月,我学习得好充实满足。

他很注重原则。在实验室里一定要有适当的穿着,我们用器材的时候必须确保它们的安全,最重要的还是我们的安全。还有,他和sarega和N的聊天,总是很大声好像辩论一样,我每次都听得笑个不停。

Kak Norsha是另一个Reseach Officer。我一直和她没有交流,直到最近几个月,我向她学习cell culture。她很温和,也很亲切。和KW一样,要做的事情很多,RO这个职位其实不是那么简单哦。

Kak  Nia是我supervisor的co-student,坐在我们的学生房里。她有很特别的两面,和朋友一起时是很可爱的说话语调,我们却不会觉得做作,因为她表现更多的是亲和与大方;如果与她讨论学业,她就变成一个很有耐心、稳定的senior。她是其中一个很开明的友族,总是表明她中庸的想法。她即将以tutor身份飞往日本继续攻读博士,回来就是这里的教授吧,祝福她更上一层楼。

Ismaila也是从尼日利亚来的phD学生。和他有次一起duty,让我听过了许多关于尼日利亚的国情风土,他的家庭,他的实验。他原本是兽医,想要谋更高的职位所以继续深造。还有Aminu,我刚加入实验室的时候,他曾质疑我的真实年龄。“She is too young to get a bf.”,那时因为Sarega开玩笑的说我有男朋友了,他很认真地跟她说这句话。呵呵,我间接觉得飘飘然。

最近实验室加入了一个intern student,Syireen。之前也有一个叫Najdrah,N很勤力自发,可是也有一点认命的悲观,因为prof给她的任务是“准备50kg发酵米”,她每天做得好累的样子。但是她很自发学习,很抓紧每个可以向我们学习的机会,我很欣赏她这点。比较之下,新来的Syireen很乐天的感觉,好像天塌下来不会有什么事一样。她被分到同样的工作,可是每天独自一个人做,也能做得自在开心。偶尔lab有免费的午餐,她就会露出很幸福期待的样子,看她的样子,也会觉得很幸福那种。

还有一个新来的master学生,刚从外国回流的Diyana。刚纳闷为什么prof还要收新学生,看见她之后,就会发现prof招生很有独特的眼光。还不知道她的工作能力之类的,可是她有一股爽朗的气质,落落大方,跟她说什么,大概能够一点就明那种。

其他的labmates平时可能没什么接触,因为实验不同,但总是相敬如宾。大家也很有该有的睦邻态度,也就是说,拿别人东西前都会尽量先告知,也不会贸贸然拿走什么东西。可能我们的资金都源之同样的地方,所以很少有这方面的冲突。

还有志平啊,是我相逢恨晚的labmate好朋友,呵呵。我总是惊讶于她学习的热忱和态度,不仅如此,她的日常生活也处理得很好。和她谈天,我总是领悟一些。如果我们能够继续合作,那该多好呀。呵呵。

Sarega先加入这个实验室,2010年的7月。然后是我,9月。然后是DJ,11月。我们不约而同选择了这个平台,继续深造,说来也是很好的缘分。有Sarega在这里的好处是,她是最快速的消息情报员,实验室里发生什么事情,问她就知道了。有DJ在这里的好处是,值得让我以隆重的TAO感激他的大恩大德,哈哈。那至于有我在这里的好处是......嗯......

最后,Prof M,是在这个实验室里最重要的掌托者。在我看来,她在做着她的位置里该有的一切,只是在于是否能够平衡各方面的天平。即使如此,我依然十分欣赏她,想一想,需要在这个领域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换来今天独立的实验室,满室陈列的高科技,还有无忧丰厚的资金?在她的摇篮下,丰富了我的视野,以及看见了不一样的实验理念。

这里的世界很大,环环相扣。在这里之后,我的想法不再游于表面,我有思想了。我有想要抓住的东西,我希望就站在原地,依恋这隅风景。可是这并不是靠一厢情愿的依黏能够靠近握紧。我必须学会飞翔,融入这样的世界里。欣幸的是,时间可以容许快走或慢走,只要方向一致,我还是可以跟上步伐。

像那个只走到故事中段的拇指姑娘,我必须继续往前走,去更高更远的地方,去拼凑自己的版块。谢谢温室,谢谢手足,谢谢所有的老师,谢谢提到和未提的,你。

周末

这个周末益辉难得来kl找书毅DJ他们。

他们全是即兴的活动,益辉来到后才决定要做什么做什么。嗯,其实我很少见到他,以前也是,可是多亏了书毅一直以来的“玩笑”,让我们好像很不陌生。这天爬山之后,会合益辉吃早餐。然后在车子里,感觉他在默默打量我的近况,然后终于他说:“你每天跟他们讲话都好像在作战状态,不是很累?”。哈哈哈,明眼人哪。

过后决定去loud speaker唱k,感觉是个久违的活动啊。这次的唱k让我又惊喜连连了,DJ很适合唱关于“海浪”的歌,例如“外婆的澎湖湾”和一首很好笑的求婚歌“结婚好不好”,他唱起来的那种调调,嗯,十分对味,哈哈,总是让我忍不住想笑,要不要出一张专辑,收录这些歌呢?而益辉也跟我想象中不一样,他很会那种“奔放”的歌声。书毅呢,让我惊讶的是他的广东歌,“大开眼戒”,很好听的广东话,很美哦,呵呵。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如何”这首歌,我从来不曾如此仔细的留意它的仰扬顿错,原来是如此细致。

这次唱k觉得过瘾的是,我好像在练习唱歌。唱过几首快歌后被发现,我很不会抓歌的tempo,然后一直被示意哪里要慢下来,哪里要顺下去,哪里要乱唱得也要有自信,哈哈很好玩。这里的音响其实有种修饰吧,我们的声音都很朦胧,怎么说呢,所以骤然大声或小声或尖声都不会太突兀。他们三个男生也一直唱老歌,唱那些幽怨女子的心声,“囚鸟”之类的,这种感觉,嗯,很奇怪。

我原本说,唱k之后我就回家吧,过后他们要去找智华伟强,大概会很晚,我隔天还有事要做。可是原来吃晚餐过后才去找他们,所以我也和他们晚餐啦。吃过晚餐后,他们说要吃甜品哦,The Mines的心太软哦,啊,多待小小时间没问题啦。然后驾车的时候,他们说不如去智华他们那里,顺便可以吃SS2《记得吃》甜品店噢,啊我最喜欢《记得吃》了,那就直接去吧,多待几个小时也没问题啦,反正隔天的不是什么忙的事。这段容易被怂恿的态度让益辉傻眼,哈哈。

在车子里,我们讨论988的DJ们。一年多了,我从原本只听one fm转而变成988的忠实粉丝。从原本只认得988KK而已,变成也几乎认识了所有周一到周五的节目巡表和每个时段的DJ特征。书毅列出那些DJ名字,我们说出对他们的看法和感觉。丽叶的声音最被公认喜欢了,她很特别温柔好听的语调,也常帮助嘉宾整理表达的想法。还有我最喜欢May子,大宝等,马路无高手,规则要遵守,给某某的一封信,街头早点up,电影星...都很合意,很贴近生活的资讯。

最后还是没有吃到《记得吃》,反而买了蛋挞,简简单单的带去智华伟强的家。在这里真过瘾,哈哈,听了一些故事,简单单纯。虽然听的时候总忍不住好笑那些傻傻的故事,可是也觉得很佩服呵呵。

隔天益辉还在,我去学校做一些事后,也出来与他们午餐,并且被履行心太软的承诺。哎,怎么好意思呢?可是终于吃到了,真开心,哈哈。过后好累,也没跟他们下一个活动。我佩服自己,又一次跟男生们出来玩了,哈哈。和他们的相处之道,嗯,总是称心如意的,我既不主导,也不完全被主导,这样就很好了。谢谢他们的邀请和顺意,让没什么期待的周末,变得充满色彩。

开心的事情还有很多,小小的,开怀的,有些快乐总是不言而喻。下次再来玩哦。

爬山2 - Bukit Gasing

继上次11月的爬山后,这是我们第二次的集体爬山训练了。天啊,离[征服神山之旅]才只有10个周末的时间。

这次有DJ书毅Sarega和智华,一样是bukit gasing。智华算是我们之间最积极练习的人了,每星期都来这里,我想他对bukit gasing已经相当了解,可是原来他不记路,哎。无论如何,大致的路线都是那几条,沿路也很多人,我们随意的走也不错。

有两个很夸张的斜山坡。第一个是进口没多久的路线,好像还没什么热身却要面对三十多级的斜坡,需要一气呵成的爬上去。第二个是吊桥之后,是一段看不见尽头的上坡,好刺激,也激发满满的斗志,冲啊。

这两处之后,原本以为可以找个出口回家了,却来到山的另一边出口,啊这不是上次我们迷路来到的地方吗?要走回原路需要也爬几段路。我们在这里停顿了一阵子,再爬山,整个身体顿时感觉负荷不来,就好像刚熄灭引擎的车子很难再发动引擎。有一个小小的上坡路,我却走得好辛苦,我想,这就是神山第二天的身体状况吧,那时大概是十倍的辛苦。

可是过后感觉渐渐好了,也有活力,但是双脚开始感觉发抖,希望多锻炼了几次后,体能会越来越耐久。

沿路有智华重复播放的流行歌助兴,如果有更多激励人心的歌曲可能会更好,哈哈。大家也一前一后的有时聊天,其实这些都很能分散注意力,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下山之后,知道腕凌和她的朋友也在Penang爬山,真好,要号召其他“队友”一起积极的练习咯,为了那张攀上神山的照片和文凭,加油呀!

衣服

今天我穿着h*** p****的衣服去学校,巴刹买的,便宜又舒服。作为一般普通上学的穿着,ok啊,我蛮喜欢。

吃午饭的时候,DJ问:“这衣服上次你说几多钱啊?”

“嗯,二十五块。”

“不是五块?”

“不是,哪来五块?”

“哎,我妈妈买八块,我还跟她说朋友买了才五块。”

这时sy立刻插话,对我说:“好丢脸哦,翻版还买那么贵。”

真是来不及打他。

过后sy又问:“那你买什么size呢?”

我转了转眼珠,心里掂定着该不该说出来。“我告诉你,可是你不准接话噢。”

“okok。”他忙不咧地答应。

“嗯,好吧,买的时候老板坚持说衣服裁剪太小,不能买正常的size,所以他给我的是.....” 我顿了一顿,给他一种“说好了不准接话”的眼神,他做状用手掌捂着嘴巴。

“......是L size。”

他立刻夸张的跌坐在椅子,谁允许他来这样的反应?我立刻要打他,他一边躲避,一边狡辩:“你没说不能给反应啊,我没有说话耶。”

说完还不忘补一句:“我人生中还没有过L size的衣服呢。”

我急了。“重点是,那是老板的意思啊,过后我觉得有点大件,想要去换,可是老板没在那里摆档了....”,他却没有再听的意思了。

今年的生日

距离上次的文章又过了两个多月。 七月时,对于自己的学业还处于七上八下的心境,很多进度做不了准,心里很不踏实。一次朋友聚餐还被苦苦相逼要不要年尾相约去旅行,旅行什么啊?!论文几时要交我都不知道,我心里慌得很,更多的恐惧在于怕要重复上次硕士期无限展期的恶梦。 但是七月尾重新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