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教补习

今天,在四月的最后一天,我做了一个新尝试--教补习。

之前一直很害怕,因为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镇得住学生的能力,也不知道自己的教学表达可以传达清楚吗?也不知道对于那些简单基本的知识,会不会已经忘记了,或者模糊了,然后无法传递正确的知识。

总之就是左想右想,也担心第一次见到学生的话,应该要如何开始呢?是要一来就给他新的练习作业,还是先了解他的程度,还是不要把第一次补习保持两个小时的时间,或者先来个一个小时的第一天吧?

终于接触了学生,才知道,坐下来后,人就会有与生俱来的本能,懂得怎么控制补习的场面。然后是看看他的学习程度,然后可以给他一些小习题,然后不知不觉地,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喜欢看那学生稍微侧着头,专注的看我解释那些生字的意思和夹带的故事。

又一次的证明,不该太小看自己的能力。呵呵。让我想到以前有那么多的休闲时光,应该分一些给补习赚取一些小外快呀,反而现在有点忙着的呢。可是这样的生活,却很充实,也感觉比较能够督促自己要赶紧完成要在这几个月就必须要完成的事情。比起懒洋洋的生活可以无时无刻的挥霍时间,像现在这样,可能每天只分得三四个小时做,心里上就会觉得不能浪费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呵呵,这是个很奇怪的自虐型的心理激励吧。

向[培养一个能赚钱的副业]的目标迈进,呵呵。

Kum Hing 和 Evelyn的生日

在Paradigm Mall的蒸心蒸意,晚餐庆祝Kum Hing和Evelyn的生日。最近我们很爱买折扣vouchers来作为我们的庆祝选择,这次也不例外,礼卷相等于半价消费。这种消费方式让点菜变得很爽快,因为知道大概要用掉多少钱,并且那是个半价的价值,就觉得很划算。哈哈。

这次只有我们7个人,女生中只有我和美凤还有生日的寿星女,其他女生分别分布在台湾、香港和德国,哈哈,真厉害。

和他们聚会都有很有趣的收获,就是听到一些进展故事和很坦白的想法。你看他想这么多,就觉得好笑又有点偷偷反省是不是这样才正常还是自己反而常常太迟钝,哈哈;而看到他如此暧昧却不了了之,就看见了所谓的人之常情;而看到天壤之别的期待和对待,就是有趣的地方了,根本没有什么理由,只不过一边是向日葵的方向,另一边是背向的方向。

有个朋友也快要进阶到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了,在我看来一切都很美满,可是有一个还需要得到认同的地方。也许每个人该修的学分都不一样。

生日幸运,生日愿望成真,生日快乐哦。

小马过河的午餐

今天在IBS做完一个小实验后,受邀去志平的家午餐。她是北方的中国人,煮了几样她家乡的菜肴,芝麻酱豆角、羊肉羹、木耳炒猪肉丝、和煎小鱼。让我惊讶的是,她的小鱼是在附近钓的,哈哈,他们太会找这里周遭的免费食材了。我不是很确定这里的鱼安全吗,哈哈,可是即使是巴刹的鱼,谁又一一知道他们的货源呢?

很美味的菜肴,他的菜都加了一些花椒、八角和醋,煎鱼的表面也撒了一些“味道像大麻”的籽然,我过后才知道是英文的Cumin。是调味料让它们变得特别。

回去的时候,志平送我出去,还说了一个小故事,《小马过河》。

我问,“小马过河?”

她温柔慢慢的说,“这是一个寓言故事。”

小马要过河,于是它问大象,“大象大象,这条河深不深呢?”。大象说,“一点也不深啊,很浅而已。”。小马来到河边,也随口问松鼠,“小松鼠小松鼠,请问这条河深不深呢?”,松鼠说,“这河可深呢,不能过,不能过。”

小马不知所措,回去问妈妈,“大象说那河不深啊,可是小松鼠说河可深呢,那我该过还是不该过呢?”。妈妈说,“你就自己试试看呀。” 。于是小马就再回去河边,小心翼翼的试着过河,它发现,河既不如大象说的那么浅,也不像小松鼠说的那么深。试过了,就知道了。

我要谢谢志平分享的故事,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可是这个故事,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除了自己,谁又能为你决定,什么是应该还是不应该做呢?



关于今天的爬山

今天爬山的主题是兄弟姐妹情。书毅说,每次回家的时候,他的妹妹会给他拥抱,你们会吗?Sarega说,她和他的哥哥完全不会,反而很少讲话。DJ比较正常的和弟妹保持身为哥哥的形象吧。我想,那不一样,书毅的妹妹比较懂得表达情感,你会吗?呵呵。

我在说和哥哥的趣事。我说,哥哥很爱和我斗嘴,见到彼此会抢着说“岂有此理呀”;他会为了搜索家里的巧克力而向我“逼供”,可能通过拿我的东西,或者作势“胳痒”我,那我只好乖乖把“隐藏”的珍贵自藏品给他一点点;然后晚上,他总是打扰我的上网要我为他驾车出去的时候关外面的门,我死盯着荧幕假装打很多字,说,“我很忙我很忙我很忙...”,可是他硬拉我出去。

以前有一段时期,他给我每个月的电话钱。然后有一次也会买一些donut回来,我看见没有chocolate口味的,跟他投诉,下次他买了全是chocolate口味的donut。这时他们说,刚才你为什么把哥哥讲到很不好?你哥哥很好啊。啊,我没说他不好啊,可是他就是会跟我斗嘴。哈哈。

过后Sarega介绍我们去Jalan Pudu的一间出名红烧鱼头的餐馆,是一间老店,福胜兴茶室。每次爬山最期待的就是这一刻了,因为可以探索自己以前没留意的美食。所以这次,又发现惊喜了,回去跟妈妈说才知道,这是我小时候我们常来的餐馆啊,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今天爬山的第二站继晓慧和我后,又变成了另一个人的“将要呕吐站”,大家要好好照顾身体哦。

有朋远来

难得Gim Chong过来KL,也找我们相聚。

这次他和他的女朋友一起来,我们都第一次见面吧。选在Sri Petaling的Fusion Heaven用餐,食物不错。这么久没见,Gim Chong说DJ和书毅的外在都没变,可是我却有。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呢?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犯了某个人的审美大忌,在经过某个橱窗也一再举例强调,天哪。哈哈无论如何,有意见是好的。

这次的聚会特别在于,我们总会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笑起来。刚开始就是了,我叫了一盘Salad,很特别的装在一个春卷皮做的碗里。老板端过来的时候问我,“你要拍照吗?”,我第一反应要把相机递给他,也随口问,“什么(意思)?”,他接着说,如果要拍照,那他就不打算为我弄破春卷皮的碗,和Salad搅拌在一起。听了过后,跟我以为的意思不一样啊,我递相机给他的手也悄悄收回来,可是也觉得将错就错吧,就说“我以为你要为我们拍照...”,把收回来的相机又再递给他了,可是这时他们四个都笑出来了。

很有趣的是,Gimchong和他的女朋友不但样子很像,他们的笑点也太像了。我们吃过晚餐后,他们问,这里附近有没有甜品店呢?我反应很快的说,有。可是他们露出疑惑的样子,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答非所问,急忙再问一次,“你们刚才在问什么?”,然后他们就不约而同的仰笑在沙发。吓倒我们,原来他们觉得好笑的是,我为什么回答了又再问呢?我们吓倒的是,他们的姿势太一样了。

过后我们兜过附近的排店,挑选要去的甜品店。 最后选上了“台湾大米”。至于如何大家一致通过要去那里,也是经过一番的“波折”呀,和我们很久没见的Gimchong和小菁就一直笑一直笑,天哪,导致笑弹的我们可以不要一直这样的角色吗?

在台湾大米,更多的笑料都或多或少与我有关, 我怎么可以写出来呢。在这里要谢谢Gimchong的牛刀小试,为我拍了很满意的角度,哈哈。

很好的是和朋友还能保持联系见面,毕业后,每个人都有各自生活的中心和热切关注的事物,在这样的前提下,偶尔的联络总是高兴。下次再见。

爬山 Apek hill

标题不知该怎么再改了,反正又一次的爬山咯。

每次的号召爬山都有种既期待又假装不期待的心情。这次早早就知道书毅和玉意都分别有理由不能去,那其他人呢?结果到最后一天,星期五,才终于讲好要去。难得的是,虽然忙碌做实验,DJ还是答应去了。我隔天听他说了,才知道最近他真的很忙碌,比起来我的来回奔驰好像都不算什么了,因为自己面对这样的奔波时,总要早点睡觉,却不肯多熬。可是就拿昨天来说,他竟工作到半夜12点,天哪,我又要给他一句佩服佩服。最近,我们这里这几个,每个人都忙得非常没闲暇,其实很不错,呵呵,大家都心无旁骛的要做好最近的任务。我也要加油,大家一起加油,然后年尾不如想一些镐赏辛劳的小旅行?呵呵,还言之过早。

已经是第N次爬Apek hill了,途中还是不认路的走错。这次只有我Sarega和DJ,也十分自在,我们交换更新最新状况,话题还是离不开各自的实验进展。我想象经过我们的uncle auntie会充满问号,我们在谈什么“Gavage多少只、normal pellet、high fat diet、freeze dryer、如何写review paper blablabla”,哈哈。

这次我们爬过了几处不知道是什么号码的站,我只知道其中一站是第一站,是上次我们不曾来过的地方。在那里,差点迷路。还好又遇到好心的uncle带我们走回我们熟悉的回程。这个uncle带着两只小狗(有点像teddy狗可是白色带点灰褐色的),很可爱的跟着他的呼唤声走前走后,也十分熟悉山路。小狗经过倒塌的树枝或者突出的石头时,因为身形小只,所以要奋力跃过,这样的动作好可爱。呵呵。

下山之后我们即时买了椰水解渴,也到sarega介绍的茶餐食吃猪肠粉,小小一盘,很美味。今天的爬山很满意,因为爬到不知不觉地流了很多汗,也来到新的爬山路线,虽然唯一的瑕疵是,我在两处因为太快上山而感觉喘不过气,也想吐,可是休息片刻后就好了。

下次我们就也来这里吧,比起Bukit Gasing,这里比较有“爬山”的成就感哦。呵呵。

快乐

最近的生活不一样了。可能呢,也可以拾获快乐。

因为每天都早起的缘故,早上6点多到7点驾车的时候,988当班的是两位DJ大宝和弈卉,读出小小的趣闻。自从上次知道弈卉广东话不是很好后,我就开始留意她的广东话了,果然常常让我忍不住笑出来。这一天,她把“冷淡”说成“leng tam”,而不是"lang dam",大宝立刻纠正她,她也即时改了,我却忍不住笑出来。哈哈。不是取笑,反而她的广东话已经很不错了,我的笑是因为这很有趣,华语和广东话的发音之间有时候很像似,有时候却整个不一样的发音,如果照着翻译发音就变成很有趣。

然后早上也常常听到一段广告,是关于什么太监和什么太后的对话。太监的第一句话是“唉呀,好好地唔得唧....”,让我忍不住又笑了。因为让我想起了那些好笑的骂人的口头禅。

然后下午回家,赶上的是5点的“有个节目叫good show”。这段时间的DJ们胡言乱语,有时候没什么想听,有时候却还真的被逗笑了。他们的“三国甘乱”真是有时语出惊人啊,有一次的题目是针对不同的职业讲出一段文艺句子。轮到“校长”这个题目,kk用广东话说,“我虽然表面是校长,可我一点也不姣。”什么东西?很不搭可是突然无厘头的让我笑出来了。哈哈。

生活在寻求平衡的笨拙中慢慢走过。忙碌了,就会暂缓了所有不该的情绪。而忙碌之间,有很偶尔的联系,像是有定律又好像不定时的,可以随时抽离,中断谈话,谁说不是一种快乐呢?我极需要朋友,可是也知道不能时时依赖。

像一首只靠歌声的《空白格》就打乱了看似平静的心湖,我承认我想念了,可是该想念什么呢?

我想念快乐,真的,有你的快乐。

卫斯理

最近手机下载了倪匡全集,里面收录了他一些小说,我因此重新对卫斯理印象深刻。

正在看的是关于他女儿的身世故事,原来分别收录在三本书里,一集接一集的接下去,《探险》、《继续探险》、和《烈火女》。卫斯理是个有点长气、观人入微、又有点自恋的“侦探”,看过几篇后就大概知道他的“pattern”,其实是有点好笑的人物。呵呵。

而看小说很容易让那几天陷入了小说里的氛围,有时我想象自己是正在思考的主角,有时候希望是白素,有时候拼命设身处地,想像那些描述的细微迂回的心理状况。有个很有趣的地方是,卫斯理通常很客观的分析各人的性格和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然后,针对他们的反应停止纠缠,或作出行动,或继续推理,而不是苦苦思索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对方这么做造成我的破案这么困难。

这一点,在现实中好像也很重要。每个人都不一样,面对自己比较亲近的人,希望他们因为地位亲近而作出一些符合自己想法的举动,是一件很不理智的事。不管是谁,都没有必须为对方而改变的一定性--他可以改变,为了他觉得自己这样比较好。所以,就问题提出不满和“为什么跟我想的反应不一样”时,大概也必须做好心理准备,对方不一定会听了而有什么不同。

为了避免无由来的生闷气,这真的很重要。改变不了对方,那就改变自己,那就不要太在意,不要太在意。呵呵。

今天的爬山

今天Sarega在爬山时分享这个星期,她养的老鼠,是如何奇怪的自相残杀。“原本笼子里有四只老鼠,可是过后只剩三只,然后还有一只...”,我没听错,“...只剩下头和尾巴。”。

什么?什么头跟尾巴?我真怀疑我听错,好恶心。Sarega继续补充,“是啦,血也没有,是不是它们都舔完呢?”,然后又说多一遍。啊,恶心恶心恶心,让我想起了Life of Pi 的第二个故事,就是这样活生生地被吞噬吗?我好难想象。还是觉得恶心恶心恶心,强调到Sarega忍不住说她还要收拾残局啊,谁会觉得比较恶心啊?

哈哈,可是还是很恶心恶心恶心。

这就是今天的爬山最印象深刻的事了。这次有书毅玉意Sarega和我。难得终于跟玉意一起爬山了,哈哈。然后大家还是去Raju吃早餐,谈天的时间好像还长过爬山,哈哈。而众人对于爬山的兴致大概随着几次之后越来越觉得无所谓了,嗯,就拭目以待,会不会再有下一次的一起爬山咯。我其实很期待真正攀上神山的那一刻,啊,可是时间还是不要走得太快好了。

四月的第一个星期






第一个星期,对于这里的一切暂时都很满意,我喜欢有学习的空间,喜欢这里有效率的行政,喜欢这样的工作环境,喜欢开始了解的题目课题。这里的人也很不错。会塞车,可是几天下来,我拿捏了出发回去的时间,应该不是问题了。

只是第四天时,我突如其来的害怕,其实我的选择是对的吗?来这里,像是抛下那里。

很感谢塔罗牌给我一些安心的答案。姑不论它是真是假,无论如何,路已经走了,就无论如何,好好的走下去。加油哦,Sunbliss!

教学的经验

星期六是最后一堂的奥数班了,也是我最后一次当奥数老师了。算起来,这大概已经教了两年半吧。给在读书的大学生,这其实是份很不错的外快选择。不枯燥、也不太占用时间,就只是花个周六早上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偶尔会有假期或学校活动,也不一定一个月里四个周六都用在教书,可以趁机休息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