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时间

上个星期刚刚过了所谓的proposal defence。这几个月来的探索并没有白费,虽然还有很多地方还需要补充。与Dr T试过两次的排练才来到正式的当天,她对我的督促有时虽然太让人压力,但也是好的。

Prof L和Dr A对当天的演说倒是很满意的,天知道我加了多少东西,改了多少次,而且还有哪里的学校会有45分钟的演说?才不过是proposal罢了,我的心里不断呐喊。无论如何,三位examiners都给了很有用的建议,是十分好的事情。

我还是说不清楚,这一路来的幸运与难得。是每次暖暖的目光,和那些说到做到的言行举止,在一点一滴地揭晓答案。

所以我愿意慢慢的,专注,钻研,把时间都花在这里那里。

五年后我会成为怎样的人?我还是觉得,心里认定对的就是对了。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