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na的10天游

年十一,星期四晚上,Bitna抵达马来西亚。相隔五年,我们再相遇。

因为延机等了几乎一个小时,她才出来。那一小时让我从不紧张等到好紧张,近两年我们很少联系,不知道对方变得怎样了,是成熟了吗?无趣了吗?会没默契了吗?想着想着她推着行李出来,我们礼貌的笑着走着,呵呵。在车子里,听着她熟悉的英语,我心里忍不住高兴,好久没听到这可爱又甜甜的韩式英文,啊,我们又见面了啊。

先带她去吃C180的mamak档。我才知道这家mamak挡很好吃呢,maggie goreng和roti tisu都很好吃。然后回家,她打开大行李,全是给我们的礼物!天啊,是圣诞na无误(圣诞老人的韩国亲人)。她算好了给全家人的礼物,给我的也另外的多,啊,真是太会收买人心了,可是我好喜欢,呵呵。

******************************************
第二天是星期五,我先去学校处理一些事情,下午和她去Mid Valley兑钱和逛街,买她的必需品。因为她说要买鞋子,所以在一个买一送一的优惠下,我和她各买一双。过后,看见买一送一的衣服,我们再次各买一件。就这样轻易添购了我们相似的衣服和鞋子。

*****************************************
第三天是星期六。早上教了补习之后,下午和Bitna还有德峻、书毅和YiDa(忘了华语名了)一起出发去巴生。还好有他们的邀约,让我们还是能够成行。一路上,5个人的组合很刚刚好,YiDa有很多话题,大家也因此话题不断。我学会了Shallot一词(哈哈),Bitna也说了一些她想要在这个旅行完成的小事项,要吃很多的面、satay、学中餐、看到海......。

和Bitna谈天会很好笑,因为懂得的vocab不多,很多都是乱讲,靠默契来互相了解。例如我要说《来自星星的你》,直接译成The alien comes from the stars;蒜头类一律统称garlic(原来有shallot一词);说错了organization成为organism;Ron的妈妈是Ron's mother而不是aunt,爷爷的爷爷是grandfather's grandfather而不是great grandfather......感觉坐了很久很久的车,兜转了很多小路,终于来到我们的plan B肉骨茶店,凤娇。



过后去东禅寺赴灯会,我有好几年没来了。这次发现灯笼的灯泡变得好美,很多花灯里面都有五颜六色的小灯泡,看起来不单调。猴子的主题也比较容易发挥吧,有西游记的人物故事、到处也有很多可爱的小猴子。有一个几分钟的花灯表演,首先展示了四射的舞台灯,吸引人群止步,我们站在旁边拭目以待。谁知道,原来就是一个花美猴从舞台下升到舞台上,然后悠悠的转一圈,就这样。



逛到书展区,我和Bitna很快被入口处的一个摊子吸引了,有很多菩萨立体卡片,每个都代表不同的祝福意义。Bitna很喜欢,不能取舍,于是以各种理由买了三个,我也给她和自己买了文殊菩萨的卡片,祝福的意义是智慧。隔天,和她在家试着找那些心咒的读法,一起学习读一读,秉持着“信则有”的想法,我发现我们过后几天都变得很有智慧了,哈哈。

没想到我们能逛到关门时间,回家已经是大概1点吧,今天的行程很峰回路转,还好还是很称心如意的,真谢谢他们的同行。

*****************************************************
星期天,故意放纵自己睡迟一些。大概10点,和Bitna去C180的西刀鱼丸面,她喜欢清汤面。过后,和她去Aeon“疯狂”购物,所谓疯狂是因为,我们买了一大堆的curry或asam laksa口味的即食面、牙膏(据说只有这里才有很强mint味的牙膏?),还有做cheese cake的材料(完全是用挤出来的时间熬夜完成的,我一边觉得何苦呢,一边又觉得是值得的,哈哈,可惜最后有一半被浪费了)。

下午,晓慧带我们去享用下午茶,也顺道在我的家吃晚餐。在Bitna的印象里,晓慧是perfect girl,因为她什么都很会做,又好看,哈哈。



晚上,也很快的决定了去pangkor的巴士票和旅馆。这将是我和Bitna第一次两个人的旅行。

***************************************************
星期一,是年十五,元宵节。早上先去学校做事。下午3点,和Bitna去Ikea Cheras。没买到什么,可是也买了一些小产品,其中最好笑的是两只布偶狗狗,一只大的,一只小的。去cashier付费时,那位收银员若无其事的扫过价钱,手一起,抛去另一边的台面上。两只狗,一共抛了两次。现场的感觉很滑稽,那两只狗的仿真度很高,将是要当成真狗来抱的啊,却那么无情的被抛来抛去。

在等待退税表的时候,一群舞狮敲锣打鼓地走过来我们这一区。我和Bitna都坐着,舞狮经过哪里都逗弄一下人群,来到我们面前,他也停留一下摇一摇头,我拿着大狗,也扭着大狗的头向他摇摇头,谁知道顽皮的狮子竟叼了在一旁的小狗,逗弄一下才还给我们。狮子走了之后,我和Bitna再次为了这两只布偶狗笑个不停,觉得他们一定认为我们“买这个什么东西啊,真好笑”之类的。

赶回去,来到YiDa的宿舍,他做给我们一顿饺子宴。原以为只有饺子,没想到他还准备了木耳炖鸡、糖水番茄、黄瓜米粉、炒花生米,DJ书毅他们也带来了水果rojak和杨桃西瓜,还好我心血来潮的准备了一个cheese cake。



所以变成了十分丰富的一顿晚餐。饺子是主菜,大概有三大盘的饺子。吃到一半,书毅竟吃出了一枚10sen硬币,原来是YiDa故意放进饺子里,放了四个,看谁能吃到,是一种传统的幸运游戏吧。没多久,DJ也吃到了一枚硬币,太幸运了他们!我和Bitna顿时对饺子充满兴趣,多吃了几个,可是都没有。隔了一阵,DJ竟再次吃到有硬币的饺子,看得我们好不甘心,可是我们已经吃到很撑了,桌上还有很多饺子。

YiDa说也有一些饺子包了花生米,也是寓意幸运的,我们却连花生米都没吃到。过后DJ夹了花生米给我们,放在吃了一半的饺子中,算是吃到的意思,嗯,可是还是很失望。休息了再试,再试,这完全是为了让我们清盘的小诡计吧,因为幸运硬币的缘故,我真的多吃了很多饺子。最后,我终于吃到了一枚5sen的饺子,呵呵,太好了。

YiDa过后想起他有一瓶很厉害的wasabi辣椒水,倒了一些在米粉里,要他们试一试。DJ和书毅本来就能吃辣,都不假思索的夹了一大堆来吃,结果不出三秒,两个人都被辣得站起来,猛咳嗽要吐出来,很久才平复。过后,我也夹了几条米粉试一试,才明白他们的感觉,这是wasabi的呛,不是辣而已。可是Bitna吃了过后好像还好,大概她也领教了不能吃得太快。我真觉得主人家是多么费心准备每个环节的节目啊,为了让我们不冷场才假装不经意加入这些小插曲吧对不对哈哈。


我们吃了水果rojak、cheese cake后,把桌子清空玩牌。主人家大概连牌法也想过了,教我们玩两种游戏,两种游戏都需要靠运气。我还是觉得“盖棉胎”比较刺激,不曾玩过的YiDa刚开始一直来不及反应,一直输,没想到过后几局可以赢。另一个游戏是每个人轮流放出一张牌,排成一排,看见桌面上有跟自己一样的牌的话,就可以整排拿走。这个游戏原本是温和的,靠运气而已。我们原本玩得不用脑不用力,直到发现可以“陷害”下一个朋友后,Bitna和书毅都充满了兴致,不断陷害我,因为我就在他们的中间!

玩了几局后,我们帮忙收拾食物盘子,坐下来闲聊一下,都晚上11点左右了,我们就回家。这个元宵过得真不错,畅怀大笑的一整晚,脑子里充斥了最好玩好笑的时刻。睡觉时,刚好姐姐出差了,我和Bitna趁机谈了很久的枕头话,抱着她的布偶狗,说我们日常生活的各种作息,我真欣幸这么久没见的我们,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倘开心房,彼此靠近。

**************************************************
星期二,我在学校忙碌了一整天,晚上只来得及带她去买satay,完成其中一个心愿。



*************************************************
星期三,一早去学校处理一些事情后,和Bitna参观KL Bird Park。我从来没有去过Bird park,才知道里面有很多鸟类可以走来走去。一开门进去,就看见许多不知名的鸟,雪白的身子,嘴巴是黄色的,瘦瘦的,很像瘦版的鸭子。我们一开始十分兴奋,靠着它们拍很多照片,可是走过了整个bird park,发现这种鸟太普遍了,常常混进去其他鸟类的喂食节目的周遭,让我们换了想法--它们太普通了,不值得拍照,哈哈。

就是这只像瘦版的鸭子的鸟

第一站看hornbill birds的喂食时段,一只在笼子里,我们把木瓜或者肉类递给它。另一只hornbill很有王者风范,它高高的站在树丫,工作人员必须把食物从下往上抛,它如果能够接住就接住,如果掉在地上了,它绝不飞下来拾起来,然后工作人员必须小跑到那个跌下来的地点拾起食物,再抛给它。综合我们整天看过的动物,我们都一致觉得这只hornbill是这里的王了,只有它需要人类特别照顾喂食,其他的鸟类都需要自己去到食物区自己喂自己。

请留意站在树丫中的hornbill,忽略这前面这只太普通的廋鸟 ;p


过后看了鹦鹉、孔雀、粉红色的鹤,Bitna最喜欢的就是这些粉红色的鹤,优雅可爱的颜色。也看了一场半小时的bird show。几乎都是由聪明的鹦鹉表演,整体上来看很不错,很精彩。
粉红鹤



在回程的路上,有一群一半人类身高的鸟类走向我们,是一群呢,很多只鸟,有点像动物大迁途的场景。我们在它们走过来之前赶快拍照留念。先拍我,然后到她时,突然一只鸟不走路了,突然飞起来,也突然大解(或小解),正中她的左手。这鸟其实很大(半个成人的身高),所以可想而知它的排泄水有多少。啊,我想起了昨晚她没吃到有硬币的饺子,故作不在乎的告诉我她没什么中奖运,可是现在这不是在中奖吗?真是想笑又不敢笑,赶快和她走去厕所清洁,沿路也看见这群迁途的鸟群其实排很长呢,不知道是不是园方的某个节目插曲。

后面是鸟类大迁途之景

嗯,就是这张照片之后...突然就一只大鸟飞过....
就是它们做的!


 这段插曲让我们顿时清醒不少,相信是她很难忘的bird park之行。呵呵。

回家后,妈妈为我们特地准备了鱼骨汤米粉加鱼滑,是Bitna最喜欢的noodle。小睡一下。傍晚,晓慧载我们去Taman Connaught的夜市。Bitna是冲着臭豆腐而去的,看见每一挡都要试,结果她一共吃了9个。我们也喝了一杯红豆奶茶、木瓜奶、清凉糖水,吃了asam laksa、炒粿条、炒萝卜糕、蘑菇包、怀旧红豆冰淇凌。如果我们无异议,其实Bitna还想再买吃的吧。呵呵。

臭豆腐


回家后已是很晚了,我们简单收拾,隔天就去pulau pangkor!
**********************************
早上8点的巴士,用了四个小时半才到达Lumut,过后购船票去邦咯岛。在码头看见海的时候,我顿时觉得坐这么久的巴士是值得的。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看过像这样比较清洁的海了。

抵达岛上后,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就是很匆忙的找粉红taxi去我们的旅馆。我们住在Nipah Guesthouse Pangkor,是岛上另一边的位置,坐粉红taxi需要大概10分钟的行程,RM15的车程。华人的餐馆比较集中在码头这一端,我们本该先在这里待一下找吃。

我在ferry的途中才发现Bitna不会骑脚车,我原以为可以租脚车环岛,消磨一整个下午。可是由于没租车也没法骑脚车,所以我们抵达guesthouse后,能活动的范围就只有脚程能到的Nipah beach和Coral beach。Nipah beach的海岸比较浅,而Coral beach比较适合躺着或玩水,那里也有一些餐馆。

说回guesthouse,这是邦咯岛很出名的旅馆。跟网上看见的照片一样,我们的房间是一个三角形,里面有双人床和厕所,还有一个小阁楼,简单又舒服。我最喜欢它都是蓝白色的设计。由于中午太热,我们决定在房间小睡一下。到了四点左右,才去Coral beach听海、吃午餐、躺着吹海风。

Nepah Guesthouse Pangkor


不知不觉到了六点,可是太阳还是很猛,上网搜寻一下才发现这里的日落是七点半。于是我们返回旅馆附近,那里有一家旅馆免费在它的门口给我们喂食hornbill。对了,这里到处都看见hornbill,我还以为hornbill只在东马。加上我们大概有7、8个游客,亲切的旅馆老板准备了一大盘的木瓜给我们,每人都有机会拿一碗木瓜,站在中间,把手举起来,感受hornbill飞过来叼走手上的木瓜。


由于没什么人,我们试了几次,老板还亲自为我们录影,slow motion的,过后重看觉得真精彩,看hornbill慢动作的飞过,或者俯身靠近拿着木瓜的手,停顿、展翅、挥动空气,太好玩了。

我们欣赏了海边的夕阳后,在一家马来档口晚餐,吃鱼和菜,Bitna喝啤酒,我喝大椰子,我们谈未来、谈现在。如果天空满布星星,更会增色不少。可是,竟然没有星星!可能是大阴天吧,所以我没法做我最喜欢的时刻 -- 睡在沙滩数星星。

夕阳

我们来回走了几次后,还是决定回房享受冷气。敷面膜、看照片、看喂食hornbill的短片,然后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说真的,这些天我实在有些忙过头了,从上个星期四开始,就没有好好睡够,排得满满的行程,也要兼顾学校要办的事,很累。所以还好,这趟邦咯岛之旅是以休闲为主,悠闲地看海、吃海鲜、睡觉。

隔天早上,我们要自己煮早餐。其实我们两个都没什么煮的经验,所以煎荷包蛋的任务就落在我的肩上了。首先,我必须确保鸡蛋不会被打的太大力,热油后,小心翼翼的打了两粒鸡蛋,翻煎时差点黏锅拿不出来,手忙脚乱的总算煎好了两粒荷包蛋,除了卖相有些奇怪,我很满意,因为荷包蛋里面还有一些微熟,正是我要的半生熟度。过后,也煎了一个pancake给自己,加上Bitna准备的烤面包,就是简单又好吃的早餐。

早餐后我们直接走去Coral beach,早上的海岸宁静又凉爽,好美丽。我们赤脚浸入浅海,感受浪潮。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在这里无所事事地待一个星期,像那些外国人一样,可以看书、或者躺着睡觉,就这样而已的悠闲旅行。

Add caption

                                         
接近中午我们乘坐粉红Taxi回去码头。在那里吃过了华人的面档,买了一些土产。回到Lumut,由于时间还早,我们花了大半小时躲在码头附近的收费厕所里,这是一间很大的休息间,有长形的木凳,头上是大大的风扇,中间有一大镜子,有冲凉房,开通式的沿墙上空,木色的墙,种了一些大片叶子的植物。所以这才要50sen收费!

回程用了大概5小时到家。过后,我还要赶去早已定好的coursemate聚会。我明知与邦咯岛之行有些撞期,还是让他们照办,鱼与熊掌都要兼顾的贪心下,这顿晚餐吃得很心不在焉,是因为坐的位置,还是奔波整天后不得不放空了的脑袋呢?

****************************************
星期六教了几乎整天的补习,回家后,赶快准备好出门,我们一家人要和Bitna吃一餐。可是Bitna其实昨天就生病了,上吐下泻,直到这天早上看了医生,还是有腹泻的情况。所以这顿晚餐她没能享受,我们讨论了很多次,关于她的食物中毒的由来,她说是吃了太多的satay 鱼吧,可是我比较怀疑是邦咯岛的晚餐,有不新鲜的鱼之类的。

****************************************
星期日是UPM的dogathon,刚好晓慧帮忙其中一个团体的摊子,爱狗的Bitna就趁机过来凑热闹。看过了一些狗狗,我发现没有往年那么热闹,没什么比赛活动,却多了很多booth,希望有关当局能够增加多些能与狗狗互动的节目。

过后,赶去Aeon Cheras Selatan办好邮寄的事。当值完毕的晓慧原本和我们约了去别处午餐,我和Bitna正好在这里觉得饿了,想吃金莲记的福建面和OldTown的asam laksa,于是我SMS晓慧,叫她过来这里。

  

可是过后一直都没有收到她的回复。我和Bitna吃过了那两间餐馆,不时猜测为什么她没有回复。刚才最后一次的联系,她说她正要冲凉,难道是电话掉进厕所里?或者因为dogathon太热而中暑,晕倒在厕所里?想到这里,我再次SMS她:“Hihi, how are you?”。

可是她还是没有任何回复,我心里越来越担忧,难道是她的家人有什么事,所以她顾不及通知我们,而正手忙脚乱的处理家里的事?想到这里,就不敢打给她了。

没想到过后,是妈妈从家里打来,她说晓慧在我的家等着我啊。于是我们赶紧回家,晓慧给我看她的电话:

我的短讯: Hi, can you come to Aeon CS later? We have changed mind to have our lunch here, ok?

然后她答: Ok, wait for me.

再然后她message问: Hi I am in Aeon CS, where are you?

过了很久后竟收到我的短讯说:Hihi, how are you?

How are you什么?真是莫名其妙。她问我为什么我不打给她,我说因为我以为她的电话掉进厕所里了,她也接口说,她也一直认定我的电话是不是被偷了,所以打不到给她。对质的这时,我们真是笑傻了。

可是我还是收不到她那些讯息,而她也还是无法打给我,最后,她说我是不是block了她,我才赶紧检查手机,原来真的block了她!什么时候的?真是惊讶的发现。还好当她找不到我们时,会选择去我的家找我妈妈,而不是干脆回家了,要不然,我们可能要到很久之后才能弄明白真相。

结果她在我家吃晚餐,处理一些事,然后再去Aeon逛逛。回家后,Bitna就要赶去机场了。在机场外,我们认真的拥抱。我们见面这么多天来,这是第一次的拥抱,我们真心而认真的想要表达珍惜。

我常常觉得自己没有其他朋友跟她那么可以一起起哄好玩、不会问问题、不会制造话题保持谈话、玩几天就累就比较不愿说话、常常不是第一个明白她的笑点、计划旅行或节目时顾不到全局、跟我的计划好像很不可靠、听她的英文常常会错意、跟我在一起的生活没什么精彩......可是这几天,甚至以前,每当我们深入交谈,或日常互动时,常常让我感受到,我们就是特别靠近,我就是她心里的朋友,她总是大事小事为我着想,这让我深觉感动。

是那种即使没有排得满满的行程,无聊的待在家也好,或无聊的讨论微不足道的生活小事,或无聊的在海边躺着而已不说话,都好,都不会有另一个人取代我这样的位置,她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是何其幸运,拥有这样的友谊。我们充实的度过每一天,至少在我尽力了的范围里。像世界上其他的感情,我只是突然领悟不能只在心里说着珍惜而已,我们也需要经营和表达。不需要太勉强费力,总有能表达的时候,总会有这样的机会。

我很欣幸,总会有这些机会,未完待续。



魔鬼藏在细节里

一月尾,跟随爸爸去他朋友的家宴。那对夫妇很懂得生活格调,屋子里里外外都很美,屋里美的是装修,屋外是考验耐心的花卉园地。

屋子旁边种了草地,那里有几处池塘,不大的,却养了很多肥美的鲤鱼;角落处有一个木架的亭子,不是给人站在里面的,而是挂满了兰花盆栽,有很多兰花都开着花;而周遭的草地放了不少富贵花,都是不同颜色,每一盆都开满花。

啊,真的太漂亮了!

为什么我要这么震惊?因为自从去年迷上了种植,我才发现种花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的事。养个盆栽没什么问题,要它们开花才难哪!比cell culture还难的感觉。常常在我稍不留意的一个下午、或隔天,突然发现不知名的白色虫害或细菌感染,或者根部靠近泥土突然萎缩,或者某个枝节突然干枯,枝干都死了,还开什么花?有些原因慢慢摸索出来了,白色的细菌感染是因为施的肥料太咸加上潮湿,就滋长细菌,根部萎缩是因为灌水太多,或泥土太锁水。可是更多的是不知缘由的无力感,像是那无端端的干枯,我还是不知道原因何在。

那天听爸爸朋友稍稍讲了她的“种花之道”。她说,每天大概早上6点会起身,平常会给它们“喝水”,忙碌时会给它们“洗澡”。“喝水”就是用杯子浇水,“洗澡”就是用花洒水喉。虽然说的只是这些,可是我突然想到很多别的细节,在花场听到的,例如每隔半个月施肥、什么花不能日晒、什么花要晒几个小时、浇水时不要浇在花朵上。

都是因为魔鬼藏在细节里。啊,你还曾经不屑的轻视它。

六月的天空

六月不知不觉来到月尾了。这么也是来到了一年之一半了。 写着的时候听着徐佳莹的新专辑《心里学》。这专辑的意思是,经历了什么,也已经来到一个阶段,能够在心里消化,心里学会了什么。这跟我现在有点像,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价值观,好像写出来不太好,放在心里成为自己的比较好。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