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下午去拿binding hardcover的thesis,交给pejabat,知道了自己的grade,我在之前做了很坏的预测,这个成绩比我想的好,我可以接受,也松了一口气。

过后我们要去midvalley换台湾新台币,三辆车出发,三个不同的路线。结果两辆车安全到达,derjiun的车子迷路了,因为是智华的错?哈哈。在midvalley竟会遇到洁雯和她的coursemates,她们也是来换钱,并且讨价还价可以用10.67的价钱。

我们原本要去的是另一间换钱的店,10.7。没想到偶然发现这间比较便宜,哈哈其实才便宜一点点,但是好过没有嘛。我们coursemates就悠闲的先去晚餐,去他们最喜欢的food court吃烧鱼。我吃客家擂茶饭,我喜欢不加擂茶汤的吃。

吃过晚餐后还很悠闲的谈天,然后悠闲的去这里那里提款,然后悠闲的来到那间店。谁知道,什么?竟然关了。那时是晚上九点多一点,据说才刚刚关了。啊,结果我们回去另一间原本要去换钱的地方,10.7对换率。

也没差多少啦,照洁雯的说法才差rm1,所以也不会后悔懊恼。过后回去之前,没想到有一刻道别的时刻。明早湘婷要回家了,不再是coursemate了,以后还会再见吗?想到这里湘婷的眼泪都涌出来了,雪妮也差不多。腕凌急急走开,因为不想要陷入这些悲伤的离别吧。当时我们围在一圈,在一个角落。我想大家都没想到有这样的时刻吧。男生们大概在想着如何缓和气氛,如何让别离变得轻松些。我没能参与多少,因为这时jacy打来讨论关于台湾的事情。当我说完电话,好像有点融入不到气氛。要我立刻为了别离而伤感大概是很难的事吧。我也会不舍得,可是那些情绪,很难在人前表露出来。

于是我做的就是缓和气氛了。为什么我始终相信我们不会永远不再见呢?我依然深深的相信着,虽然不是coursemate了,我们还是可以保持联系,也许还可以继续什么旅行活动。以后会是怎样,我们何去何从,谁也无法肯定什么。但是那些深烙在心头的开心回忆,三年呢,不是一段短短的日子,那些累积的熟悉和喜欢,谁可以轻易抹掉呢?而因为这些喜欢,就像一个磁铁,会将我们又牢牢地系在一起的。

想起了一首歌,很有共鸣~

Yesterday lyrics-leona lewis

I just cant believe your gone
Still waiting for morning to come
When I see if the sun will rise
Without you here by my side
Oooo where we had so much in store
Tell me what is it all reaching for
When were through building memories
I'll hold yesterday in my heart
In my heart

[Chorus]
They can take tomorrow and the plans we made
They can take the music that we'll never play
All the broken dreams
Take everything
Just take it away
But they can never have yesterday
They can take the future that we'll never know
They can take the places that we said we will go
All the broken dreams
Take everything
Just take it away
But they can never have yesterday

You always choose to stay
I should be thankful for everyday
Heaven knows what the future holds
Or least where the story goes
I never believed it until now
I know I'll see you again I'm sure
No it's not selfish to ask for more
One more night one more day
One more smile on your face
But they can't take yesterday

[Chorus]

I thought our days would last forever
But it wasn't our destiny
'Coz in my mind we had so much time
But I was so wrong
No I can believe me I can still find the strength in The moments we made
I'm looking back on yesterday

[Repeat chorus]

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微笑的说再见,然后期待下一次重逢好吗?

broga hill

今天很疯狂,我们早上3点多就起身,大约4点集合在oldflat家。前一晚,我和jacy去pasar malam,也去几个朋友家借手电筒,借到了6个,终于在11点多回家睡觉,所以这又是一个不够睡眠的爬山。可是还好,这次很精神。

由于迟了回家,来不及告诉妈妈今天我这么早的活动,3点多爬起来刷牙换衣,我只留了一个小字条。开门出去走向车的时候,突然妈妈就打开房间的窗口,从二楼问外面的我们,“做什么?”。这时是半夜3点40分,我感觉到我们很像半夜离家出走,轻手轻脚,小心翼翼,还留个字条那种,结果被发现了。哈哈,我来不及解释太多,只是叫妈妈看贴在门口的字条。

去到oldflat才3点55分,我们叫男生们下来。就像一个导游一日游,智华还有一张纸写着谁该坐谁的车,谁要驾车,谁是contact person,排美美了。除了我们coursemates,也有腕凌的roomate lingming,sheahnie也带了两位日本朋友,大家4辆车,浩浩荡荡的出发去semenyih去咯~。

我的车子给derjiun驾,我们是带路。还好很容易去,从putrajaya的highway开始走,跟着kajang,过后跟semenyih,蓝色的路牌,然后看到nottingham,转进去,再走到有个白兔养殖场,对面就是broga hill 的入口了。

broga hill满好走的,也欣幸前一晚没下雨,山路干干的。伟强带路做先锋,有些地方有箭头,不太会有“the road not taken”的情况。也还好有圆圆的月亮,月光照在地上,原来竟是如此明亮。但也需要手电筒,还好借到几个比较强光的。据说有3个checkpoint之后才会到达顶端。我喜欢做前锋,因为比较有毅力坚持走上去,也可以在checkpoint等待其他人的时候享受了半山的风景。

到了第三个checkpoint,那里也有一群年轻朋友,他们嘻嘻哈哈很是热闹。我们要拍照的时候,他们也热情地帮我们打灯(拿手电筒照)和拍照。哈哈,真好玩。而我在这时正式发现我们coursemate的焦点转去谁和谁的身上了,因为之前的都不能玩或怎么的。我也发现,现在讲得最厉害就是derjiun啦,很会假假哦。因为以前都是拿他和谁谁谁来讲?可是冤枉啊我不曾加入啊。还是他终于被洗脑了?哎,你这个路人甲~><

攀上顶峰很有满足感,天色稍亮,但是还是漆黑宁静的。我看见群山环绕的薄雾,好美。地上的建筑物、油棕园、耕作田、街道,变得小小的,居高临下,很喜欢这样的角度,我也很享受山顶的风,呼呼吹过耳际,好凉爽~如果可以,我想静静坐着等待天色渐渐变亮,什么也不想。

可是这次我们是一大班人来嘛,静静坐着像什么样,我们要拍照,哈哈。可以拍照就很好玩了。走到哪里就拍到哪里。跳跃的、有型的、可爱的、无聊的(郊外茅草堆如厕篇)、展望未来的,哈哈,我希望想到更多好玩的pose。

过后我们又浩浩荡荡去吃点心,yeah又了了一个心愿,这是去年说到今年想要的活动。还好我介绍的点心店能够让他们满意,价钱也不会贵啊。就这样,回去后好累~哈哈

又一个“幸运”日

今天很好笑,我竟然在这最后一次的upm event睡迟了。

今天有VIVA,也有photo session,跟全体lecturers和coursemates。时间设在早上10点。我调闹钟,8点起身。可是也许昨天太累吧,也许连日来都没好好休息,8点闹钟响起,我竟毫无意识的关掉,然后再睡回去。直到10点左右,jacy的sms响起,我才醒过来。可是怎么回事?10点要抵达但是我现在才醒来?

第一次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迟到了。我匆忙刷牙换衣准备出门,可是这些都需要些时间啊。10.20分,就开始接到追魂calls,Sarega不断地要知道我在哪里了,也说lecturer在哪里了。他们在library前面,已经排好要拍大合照了。我好紧张,我想到全世界都在等着我,啊,我要如何面对呢?很想放弃,可是驾车都驾到一半了。

我知道拍照的地点,特地把车停在另一边,从后面走来。还要拖着高跟鞋跑着去,哎,好紧张紧张。走到library的走廊wenbin跑上来叫我快点,我真奇怪他怎么知道我来了,而且还是从后面来的。终于到了拍照阵容,大家已经整暇以待站好好在那里,lecturer们也都坐着了。prof Arif看到我终于到了,趁机给大家一段要守时的训话,我知道那些话都是说给我听的,哎,我真是十分一百分一万分的不好意思啊。还好没有让我难堪,最后他说,kali ni maafkan dia(我) la...真谢谢~我们的prof都是那么好的。哈哈。

拍照的时候听到viva取消了,因为大家的成绩差不多,不需要viva,好高兴的消息。可是也很担心,因为prof说如果不好成绩的那些,那代表两位改分的prof都同意这个成绩。这就是说,如果好就很好,如果成绩不好,那好像没得上诉,因为两位prof都这么认为了。我很担心,因为种种问题,我的实验成果不好,thesis能说明多少这些问题?改分的prof会知道我的苦衷吗?唉。

要担心也改变不了现状。如果真的很差,那我也认了,可能让我伤心到从此不要继续这科,可能刺激我完全改变要做的工作,也可能成绩很好呢?所以还是不要想了。我们继续拍照,在fac里,在kolej,要趁机留下我们到此一读的痕迹。回去kolej很有怀念的感觉,在蓝球场的楼梯帮很多kolej的朋友庆祝生日,在motor parking那里谈天,一起等巴士上课,在栏杆坐着,对着夜空无拘无束的说我的想法、你的想法,在亭子有3华BBQ,有空就去串串门子,拿戏看,在dataran melur练舞,中秋晚会,kolej拔牛肉活动,minilibrary聚集一起做lab report的result,讨论下个sem要拿的科,在kolej的池塘丢过很多寿星下水。每个sem结束,再开始,就发现渐渐靠近的关系,关于友情的,关于爱情的。

我很欣幸,能够住在这里,认识3华,认识那么多朋友。容易熟悉的、慢慢亲近的,一起疯狂一起玩笑一起认真,很好玩,每个学期都有不一样的开心回忆。

下午3点多,我们要去putra吃ice cream也顺便想去拍照,可是到达那里突然间倾盆大雨,应该说狂风暴雨。我们停在carpark,有的他们下车了,可是强风实在厉害,都打得雨伞歪掉了。迫不及待他们回去车子里,要回家了。我的车子带头走,可是驾到出口处,我的车子突然死火,怎么调都无法再开启。我正在路口处呢,怎么办。

这时候很英雄的时刻来咯,书毅文斌智华撑着雨伞下车走向我的车。我以为,大概是要开门为我再start engine看看吧。谁知道,他们原来要走去车子前面,要推车回去parking 位子。我有点被吓到,看着他们狂风暴雨下,雨伞都吹歪了,根本就在淋雨中,从来没想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发生。好伟大哦。我忍不住在车子里为他们鼓掌,也想要拍下这么经典性的英雄时刻,却忘了正经事情,要腕凌帮我放下handbreak。对啊我不放下handbreak他们还要淋雨中再花白费的力气推车。过后推到parking位,我还在觉得不可思议中,也不知道要拉回handbreak,又要腕凌帮我拉了。啊,真谢谢腕凌。

过后也jacy帮忙来回两次载我去taman U的车厂,载我去找修理汽车的人,载我带路回来upm,过后也要回去车厂载我去她的家等待,很累了,可是还是为这车子的事奔波,很谢谢呢。我想起今天怎么了,但是越是倒霉的事,越觉得自己幸运,总是在这些关键的时刻,敲醒我看清楚,拥有这么一班朋友是多么值得欣幸的事。

It's the marathon

前天和jacy提起去找盈蒂,昨天我们就去了。拜访盈蒂是我们前几个sem都会做的事,去她家小住一天,谈天shopping。因为平时在upm很难遇到,可是还是很想维持熟悉的友谊。

比起上两次要搭ktm,这次我们比较轻松了,坐着我的小白,闯过3个tol,就轻易的来到她的家jenjarom。原本说要早早到达,可是早上有些事情耽搁了,结果我们中午一点多才到达。盈蒂一家人很好客,因为特别装修一个舒服的客厅,开着冷气,让我们舒服窝在沙发谈天,一边品尝妈妈煮的小吃--炸番薯,十分好吃呢,让我现在回味无穷。

见到盈蒂自然的分享彼此的近况,说着说着都3点多了,我们去我们的老地方-jusco bukit tinggi,上两次我来到买了大包小包,可是这次还好,我们只是贵妇似的hightea一番。呵呵。去papa mania填一填肚子, 过后去secret recipe,一人一片蛋糕,好享受。

说起盈蒂,总是那么懂得打扮,也很会穿衣服,让她越出落得有气质了。可是并不会美丽得让人觉得有距离,反而很亲切,jacy和她有很多很多话题,我也总是很享受听她们说话,偶尔插几句。呵呵,如果我说我比较喜欢听别人说话,比较喜欢静静地听,会有人反对吗?

晚上在家,和盈蒂一起看pps,康熙来了,很好笑,也很佩服他们的问题,总是出人意表,但是也问得很有道理啊,很值得想一想,呵呵。

第二天,和盈蒂男朋友一起吃bak kut teh早餐,也不懂算不算bak kut teh,反正巴生有很多bak kut teh,每间都不同风格。看来我和jacy再拜访几次,还是会吃到不同的bak kut teh特色。盈蒂男朋友也和我们有点熟悉了,总是爱幽我们一默。他做什么东西都很快,坐车的时候我们要上车,上慢了的我一只脚踩进车子里,他就要开车了,还好反应够快急忙又停了。这让我们笑了一阵子,如果他来不及停车,那明天头条是不是要有我这个照片,可能被拉成一字马了,哎,这什么新闻啊。

过后和盈蒂妹妹弟弟们一起去sg wang走走。我和jacy也顺便等待晚上与coursemates们的jogoya之约。没想到在jusco bukit tinggi没买到什么,来到这里我和jacy都破戒了,买了好些衣服。我们实在太久没逛街了,看见这么多美丽又便宜的衣服,很难忍住不心动呀。好吧带去台湾穿,呵呵这什么借口,明明我很想买,没有理由。

晚上去starhill会合coursemate们,他们都已经在jogoya里面。我进去的时候,经过很多不同风味的buffet counter,觉得能够吃的东西好多呢,眼花潦乱。可是真正要吃的时候,却发现鱼与熊掌,不能兼得,我要是想要吃这个,那会有点饱了,怎么能在吃那另外一个呢?结果很多我都只是小尝几口。最得我心的就是甜品,ice cream,蛋糕,巧克力喷泉,yogurt,我很想不要吃正餐,只是吃甜品就好了。好吧下次有机会我去那些hightea的buffet就好了。呵呵。

我们coursemate们分成两张桌子,到之后都没拘谨在自己的座位了,坐在这里那里聊天边吃东西。这里也有红酒白酒鸡尾酒,我因为司机身份不能多喝,也第一次看shuyih喝到脸红红的,呵呵原来shuyih也会脸红的哦,打球那些激烈活动好像很难发现他的脸红呢,哎呀怎么没想到怂恿他趁酒意真浓的时候作些疯狂大胆的事呢?例如站起来说三个字--“我请客~”,哈哈。

过后就是一番拍照,只要可以拍照就会很快乐,呵呵。拍照到我的豆奶燕窝都差点来不及喝。9点多我们就必须离开了。在外面我们不忘一番大合照,可是拍独照也有的。走走停停,每个美丽的景点都忍不住要求拍照。即使之后走在pavillion的酒吧街,街道两边都是餐厅坐满了人,我们还在拍照,拍走路的感觉,拍背影,拍回眸一笑,拍与橱窗模特儿一样的姿势。过后会想起旁边很多人注目吧,但是不理了,难得跟朋友一起才能这样的疯狂嘛,呵呵。

回家后觉得很饱,也不愿意睡觉等待gimchong第一时间的上传照片。不久大家就要分道扬镳了,想知道我们能不能够一直都这么好,还能偶尔相约在像这样的聚餐,愉快的谈天,受不了的恶人故事,拍不够的照片。我们以后会变成怎样?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

it's the climb

今天再次挑战apek 山,也多加了5位coursemates,腕凌、秀菁、智华、jacy和玉意。

今天我终于明确知道爬山最重要的条件,就是睡眠要足够。昨晚jacy来我家,原本要来到就睡,却不知不觉pillowtalk到很夜很夜,我觉得到半夜2点多,她觉得到4点多,好夸张哦,有睡到那么少吗?但是也许因为这个原因,让我们今天的状况很不好,上山几步就觉得气喘,运气困难,甚至到之后,会有想呕的感觉。想起我第一次爬山的辛苦,也是因为前一天没有乖乖早睡。

这样很辛苦。结果我和jc远远落后。智华他们跟着uncle们,早就远远走在前头了,甚至妈妈auntie她们都不徐不疾的到达预期的中点站。好不容易我和jacy来到第二站checkpoint,却发现智华他们继续挑战顶点站。我又再次有作呕的恶心,不想再继续了,跟daddy他们下山了。

下山还是我的恐惧。想来几年前因走楼梯而不小心扭伤脚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挥散。还好有国聪借我的木棍,有它支撑着比较有踏出下一步的信心。到达山下出口,等了半个钟头,uncle们也下山了,却告诉我们,智华这几个年轻人,到达顶点后,继续挑战去瀑布的路,那需要1个小时多吧。我和jacy衡量取舍,uncle们和daddy他们已经回去了,我们两个身无分文,也没带电话,留在山下等待有点危险,决定还是先回去了,留下了一个字条,夹在腕凌的车刷子,希望他们不会责怪我们的不等待。

11点,才接到智华的电话,他们才终于下山。从早上7点到11点,好厉害哦。他们都是很久没运动吧,可是体力和耐力怎么这么强呢?小女子实在佩服万分。那时没法回去带路,我也不是很会,结果要他们自己找出口。过一会儿我不放心,再打过去看他们会回去了吗?可是却听出神神秘秘的“很长的故事”,还有因为我而必须请吃包括文斌书毅?什么故事?

结果之后,我用家里仅有的零食吸引玉意和智华文斌书毅来我的家,一边午餐一边让我有机会听什么“很长的故事”。一个人说大纲,其他人加一点点,结果我听了很多盐,也很多醋。哈哈,精彩的瀑布之行,和赶场的解决方法。总算满足我的吊着胃口,还有因为那些硬扯上关系的欲加之罪而让我笑到不行。厉害厉害,我很佩服你们的叙述故事的能力。

P/s: 书毅一见到我就说:“你的爸爸叫你_ _的哦?”。啊,我才知道daddy在爬山的时候竟脱口而出什么新称号。啊~~~~晚上daddy回来,我立刻找他提起,竟只给我一个“什么?哦.......”,过后一个心虚的微笑。哎呀~~~

你正百无聊赖我正美丽

夏雨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
只有咒语可以解除咒语
只有秘密可以交换秘密
只有谜可以到达另一个谜....

这是一种坦然相对。诗里的正解并不是我要表达的意思,该懂的人会懂。解除了咒语,交换秘密,有到达另一个谜吗?也许搁在这里,用时间对焦,我们就会明白,这样的距离正是最美好。

《下一站,幸福》

这几天稍微松懈,兴起想要看完追到一半的《下一站,幸福》。上次看到慕橙和光晰所谓的必须分离,残忍的抛弃、隐瞒、然后男主角失忆。然后我就到此为止了。

没想到好戏在后头。现在开始看的,有可爱的小童星小小彬。可爱在他似是懂事的对话,还有那天真无邪、透彻的眼睛。

整个故事像是一个接一个谎言。为了所谓的为他好,光晰一遍又一遍的,活在所谓善意的谎言里。小时候的有个真相被隐瞒,六年前的被抛弃被欺骗,六年来的记忆被重造,六年后的小事也是被隐瞒。我想起了《苏菲的世界》,知道自己被操控命运,所有的事情都是有预谋的安排出现在人生里,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傻瓜。而这光晰,总是要他发现真相后,咆哮激动的质问,我有这么不值得信任吗?为什么要活在你想要的人生里?

可是最后还是会原谅,因为那些是善意的。因为有些残酷的真相,过了一段时间才被发现,伤害和震撼会减低很多吧。嗯,这样想好像不对,不知道,为什么要把爱隐藏起来呢?为什么甘心背心爱的人误会了,却不多作澄清呢?为什么要被动的等待命运一次又一次的修补裂痕?为什么不敢确实地说出心里的感受呢?

哎,偶像剧的故事很难讨论下去,不逻辑,脱离现实。但是偶尔看看,还是会喜欢,呵呵,喜欢那些好听的华语咬字,感动的句子对白;喜欢那些赏心悦目的演员,唯美的画面;喜欢这样相信真爱的憧憬;还有,喜欢趁机释放情绪的投入剧情,为它哭,为它笑。呵呵。

爬山

早上起来,跟daddy mummy,还有国聪,他的妈妈,我们五人去apek山走走咯。自从上次第一次和daddy去这里爬山后,daddy果然上瘾了,每个星期都要去。我却一点也不留恋,上次的爬山经验让我体会上气不接下气的辛苦,谁还要再去?于是上两个星期,我以考试和thesis为借口,我很忙呢,不要叫我起身。

哈哈,这次却是我自愿想再去,健康的活动嘛。这第二次的爬山,我发现完全没有了第一次的辛苦,反而很快到每一个中站。而且有国聪在,哈哈,好玩很多。他会说出很多的常识,都不懂是乱掰还是真的懂,可是听着听着好像很有道理。哈哈。

大概1小时多,我们回到出口处,流过一身汗,也精神很多。而且我发现,这运动之后,皮肤好像也会变得很好,呵呵,这就是我最终的目的了。哈哈。嗯,可以考虑把这个活动养成习惯,希望不会被周公坏事才好。

升学展

今天回upm找senior ehsan讨论我的lab results。其实都交了thesis,为什么还要理呢?可是,今天的讨论只为了让我有个交待,对自己的交代。我的thesis有点错误,也有点缺少。如果他把今天教我的SAS analysis早点教我,我的thesis就多了份量。table 的格式也有错误,上星期帮我check的时候,为什么不叫我改呢?哎,我有点不敢想象这thesis的成绩,有种功亏一匮的感觉。我花了几个月时间做实验,直到最后一刻,可是就是因为不够时间写thesis,不够时间让他修改,结果可能事倍功半。这样让我好沮丧。ehsan在今天的讨论之后叫我回去修改thesis再给他看,嗯,我却很想逃避,很想放弃,很想丢下这团糟,从此不再理会。嗯,只是我不想有遗憾,所以我会做的。虽然penyelia不会看到修改后的thesis,但是我却可以对自己负责了。

中午约了晓慧和玉欣去midvalley的postgraduate fair & job fair。刚好在old flat bus stop看到伟强,正好同路,也一起去了。我驾车,有点不确定路线,还好没问题的到达了。谁知道,carpark全full了,我们在parking里面兜了很久,才幸运碰到有车子要离开。

刚到的时候也知道jok e也来了,和家人来。正好~我们在展览那里见面了,一起去看一些postgraduate的摊子。对于要工作还是继续升学,我们都还在徘徊考虑吧。就给自己一些时间,去看看工作的世界,我拥有的知识足于面对吗?再想该不该继续充实自己,回到读书的世界。

你说未来会是怎么样?想起一位朋友的msn quote: "Forgot what is available out there. Go for what you really want!"。嗯,什么是想追求的,什么是想要的,在我脑海里想过一遍又一遍,答案终究有天会浮上来吧。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这个星期虽然说要赶thesis,可是我却没有完全闭关自己。

上个星期五,和洁雯晓慧紫绮honlimkumhing六人行,纯粹出外看电影,《how to train your dragon》。据说这是改编某儿童故事,我很喜欢。viking族群住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和附近的龙群势不两立。飞龙暴躁、具攻略性、残恶、见人就吃,书上记载的都是关于飞龙危险的兽性。自古以来,与龙博斗是这些族人必须学会的事。十岁的Hiccup身为族长的儿子,更想学会屠龙的技巧,他和一些同龄的孩子,上课学习如何与不同的飞龙搏斗。可是瘦弱的hiccup似乎对于打斗不太在行,反而有很多别人不懂得欣赏的创意。

直到有一天,hiccup发现一只被射伤的飞龙,Night Fury,受伤了被困在小山谷里,hiccup小心翼翼的慢慢靠近,表达善意,越靠近越发现了许多龙的习性,怕鲤鱼、对光敏感,hiccup用这些方法轻松的驯服了上课的飞龙。也和night fury的和平相处中发现,龙不是族人想象中那么难搞。他把这些观察写在书上,“Everything we know about you guys is wrong....”。

就是这样,互相了解才是真正的相处之道,否则你攻击我我攻击你,没完没了。

电影的叙述不错,述说了很多细微的表情细节,让简单的故事也让人看得津津有味。喜欢这样的故事,带点小道理,却更多的述说关于冒险、克服,有很多赏心悦目的飞翔画面,好像我也能体会一趟飞翔。呵呵。

几天了,那些hiccup和toothless(就是那个受伤的night fury) 的种种画面还浮现脑海,印象深刻。很不错,简单却好看。很喜欢。让我忙里偷闲里,有个很好的放松。

it's not over tonight

上一次的天亮才维持一天,隔天星期五开始,我又要开始投入完成thesis的忙碌了。老实说,我的thesis从上次proposal之后没有再碰过。所谓的proposal只有introduction, method,和 objectives。所以严格来说,现在一切是从零开始做起。星期一就是限期了。

最辛苦的部分是litereture review。什么东西都要references,句子不能够一模一样。之前找了很多相关的journals,这几天才认真地读,认真地找寻重点。可是时间不够,我也不是无时无刻专注的赶进度,结果星期一了,skip了两堂课了,还是停留在litereture review。星期二,坐在电脑前面,进入了全神贯注的阶段。coursemates偶尔在msn刺激我,哈哈。就好像tzehua,先是假假说全部人都赶完了可以去玩了,然后才说加油。 可是很谢谢这样的刺激,让我的心跳停一下,然后紧张的再加把劲。

这天晚上,还是在litereture review,到了半夜12点,到了4点,到了早上7点,总算赶到一点东西了。chapter 1, 2, 3,4到conclusion初步完成。可是代价是一天晚上的不眠。不累不累,冲凉过后,我还坚持上早上9点的课。当我带着看不出熬夜的精神去上课时,shuyih问我,赶到哪里了?我说剩abstract,让他大大的惊讶了。前一天晚上我才说赶到litereture review 罢了。哈哈,不是厉害啦,初步稿而已,还有很多要修改的地方。

熬夜的后遗症在上课中途开始显露出来,其实驾车的时候已经感觉到精神会飘走一样,稍不专注就会晃神,然后走路的时候也有点奇怪的脚轻头重,很危险。上课之后,我急急忙忙赶回家补眠。

之后就担心discussion部分了。之前写的只是很表面的观察结果。我的实验结果其实没有很好,而且被很多因素拖延实验的整体进度,第一遍实验的结果完全不能用,我只有第二次实验的结果。但是通常实验必须重复三次,才能作statistically analysis,才能巩固实验结论的可信度。那怎么办呢?时间是问题,我没法重复实验。

结果星期三星期四,我陷入了写thesis的瓶颈,还能怎么写呢?找supervisor,可是她忙得没空见我.....找朋友,可是他只能从很笼统的概念建议我该怎么写.....找Ehsan senior,对,我想起Ehsan刚刚回来马来西亚。我sms他,问他可以见面讨论我的result吗?他一贯gentleman的回答,hi, i'm fine,blablabla.....让我想到自己并没有先问候他,真不礼貌。我又说,明天中午可以见吗?他说,still i'm having jetlak, i need to recover first. If possible postpone our appointment to 4pm。又再觉得不好意思了,我只急着想要他的帮忙,却没有关心他回来安顿好了吗。 无论如何,他回来了我觉得看到补救thesis的一丝希望。

星期五,supervisor终于得空见面和修改我们的thesis,奇怪的是对于我那敷衍的discussion,她说ok,让我很怀疑。不,还不ok。但是她的修改帮了很多,让我在重新修正的时候感觉自己走出了瓶颈,从journal发现某些重点,为discussion加了一点重量。这晚也是熬夜的赶做,做整份thesis,所有的琐碎页面加进去了,到50页。直到半夜三点,我email给senior Ehsan,现在正在等待他的评语。

还正在努力中。还有很多事情要赶,log book,reference的format,考试。一直以为自己还没完成实验不能先做,结果堆积如山造成如此紧张刺激的一个星期。这样的狼狈也许是自己的time management太差了,我要检讨检讨,下次还要不要这样?下次,嗯,我还想要下次,可是下次不会这样了。呵呵。

天亮了

今天真是值得庆祝的日子。

我日忙夜也忙,两个星期以来一直在重做实验。其实我的实验不难,但就是很耗时间。两个星期来,最麻烦的就是oil extraction。把植物种子的黑色外壳敲碎,难度就在这里,敲不能很大力,大力里面就碎掉,然后很难挑出来。因为种子有毒,所以必须带着手套做事,不合适的手套让剥壳的功夫更麻烦了。说来最繁琐就是这一part,天知道我花了多少天剥壳敲击,只为提炼里面的油。

更惨的是,这段期间有test 2。三张试卷的考试前夕,我都还必须将整个白天的时间奉献给实验。考economy的时候最厉害,当天早上读过第一遍,傍晚在图书馆再读第二遍,晚上就去考试了。呼,还好只是选择题。

我也没多放心思在准备final year project presentation。上个星期六去UCSI的interversity biochemistry seminar,每个大学派出一些代表,呈现他们的final year project成果。看着他们精致的presentation slides,研究的步骤多,成果也多,也好像applied了很深入的知识。我想起我的,所谓实验只是很浅白的步骤,只是耗时间比较多,而且还没做完。相比之下,实在压力极了。那天我决定提早偷偷离场,一来不想再看,二来,我需要这难得的星期六补眠,这段日子,睡眠对我来说,就像沙漠里的水一样重要。

这个星期,我们的presentation分成四天进行,很幸运的,我排在第四天的最后一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逼在眉捷,我还在赶着我的实验。前三天的presentation,我都为了做实验而没法去旁听,听coursemates转述那些presentation的实况,也只是轻轻带过,大家都ok。可是我很想知道到底实况如何,presentation才8分钟,时间够吗?他们注重在呈现哪个部分?lecturers会咄咄逼问吗?

星期三也就是轮到我present的前夕,我硬是抽出一点时间看看wenbin的presentation,他和我一样supervisor。也看到了振豪QnA的部分。这天出席的lecturers很多,他们两个也被问很多问题,让我不禁为自己担心极了,压奏的一天可能lecturers会觉得为了一个完美的结局,而全部出席。啊,好恐怖。

而星期三也是我实验刚刚好完成了的一天。我开启了HPLC,只需等待第二天收集分析结果就好了。这天晚上我才真正认真的修改订正自己的slides,加图片,读journals,找可能被问的问题的答案,一直到半夜四点....

今天星期四,早上等了7个人present,终于轮到我了。我很感谢自己的幸运,这天只有两个lecturers,其中一位还是我的supervisor。我这supervisor很好很好,这两天和我一起改正我的slides,挑出很多问题,也跟我一起为实验结果找解释原因。也谢谢他,跟我模拟presentation的流畅度,让语法差的我学习到如何叙述得简单明了,带过带过,只有8分钟而已。

说回这天,原本有4位lecturers,可是一个prof A走开了没再回来,另一个prof AB在看了他的爱徒的呈现后也满意地走了。呵呵。jacy是最后第二个presenter,她present的时候,有一个让我觉得很好笑却也很窝心的事,jacy的slides很多,为了提醒jacy不要超时,坐在后面的男生们私底下为她计时。我坐在前面,偶然望向后面看见他们,正在高举着手比划数字,“六”分钟了~“七”分钟了。可惜投入presentation的jacy没有留意到。

快要轮到我之前,najjar进来了。najjar是iran籍的phD student,也是我的supervisor的学生。说起她很好笑,当初ehsan(我的mentor)回去iran之前,这najjar第一次打给我,说什么她是phD student,也是研究phorbol esters,是ehsan叫她来找我的。那时我以为ehsan那么好呢,回家之前还会交代一位phD的朋友来继续指导我。谁知道,见面之后才发现我想的完全相反了。najjar才刚开始phD research,找我是为了要学习我的实验步骤,她和我有类似的实验。

无论如何,还是很高兴认识这位外国朋友,很亲切容易靠近,而且她的英文很容易明白。和她有过几次的交谈,很好的谈天,没有拘谨。我告诉她今天我有presentation,她说要来看我。我说怕会压力呢,一位phD student要旁观。她很亲切的说不是的,反而她要在现场支持我,“这位undergraduate教过我呢~”,让我不好意思了。

轮到我present,slides如预期的带过带过。QnA部分,另一位lecturer见没有人有问题,开始了第一个问题。过后有位senior问我,过后siangtean也举手要问我,过后那位说要来支持我的najjar也在close section之前举手问问题。每次看到又一个人举手心跳都会停一下,还好他们的问题都是曾经被预测的,我有我的答案。只是有个问题让我很困惑,虽然supervisor尝试提示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无论如何,总算过了。yeah~~~

坐立不安了整个早上,这一刻,我真的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能有些coursemates觉得presentation没什么特别,很平常心的度过了。但是对我来说,这天的presentation夹带着刚刚完成实验,就像很长时间的黑夜之后终于天亮了。连日来和时间赛跑,我终于熬过来了,一天都光晒~~yeah~~。

我等待着,下一个天亮。

五月的一些碎碎念

现在更新blog的频率真是越来越少了。因为要做的事多了,还有,书桌也变成在客厅,要写写心事也真难啊。 说回最近要做的事。 实验室说的最后一个步骤,好像有点拖啊拖啊的拖到最近4月尾才开始,然后还要研究看看别的小实验。有时候觉得做实验真的适合自己吗?好像总会兜了一个圈才真正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