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网购乐趣

最近爱上了网购,尤其是最近风行的groupon,everydaydeal这类标榜比平时折扣过半的网购网站,充分媚谄了贪小便宜的人之常情。

先是尝试买了一个放手机的小包包,过一个星期就寄过来了。得到了物品也得到了诚信,过后就渐渐大胆,什么也敢放手购买。

过后陆陆续续买了200张照片冲洗(说了很久要冲洗照片给家人终于做了)、小钱包(还是忍不住买第二款)、痘痘药膏(韩国进口的,反正便宜)、两个兔子箱子(收纳箱,想用来放包包)......

有好几次的购买都在早上起身后,不知缘由的购买欲而一鼓作气买下的。反正自己好久没有好好逛街了,这样的网购真好给了一个逛街的天地。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方式让我发现了很多有趣好用的物品,可能逛街都未必察觉到,例如那些什么课程啦饰物啦旅游配套啦电视电器的小零件,才知道世界上有这样的东西。这些比较难于下手,因为牵涉的金额有点大,所以看看就满足了。

目前买过一个最满意的,嗯有点题外话,可是原本觉得那只是乱卖的小发明,一个插在laptop USB的小风扇。由于student room的冷气坏了一个星期,这个风扇简直就像及时雨,我才知道微微却持续的小风是多么的舒服啊。而且不只是吹着让我舒服,也能对着laptop的出气口,给它保持冷却,比cooler还有效。才RM 10呢,太值得了。哈哈。

Kumhing和Evelyn的生日

连续两个星期六,我们有生日的庆祝会。

kumhing的庆祝在海棠火锅,原来他们很久没去这里的火锅。可是我对这家火锅店的印象还停留在“女生吃不多所以不值得来”的评分。从以前中学时期,隔了几年,这家火锅店也起价了,从五年前的RM19起价到RM30一个人,哗,是不是有点夸张呢?可是无可否认的是,那些自助的料理还是保持相当新鲜和多样化。

料理火锅的时候还是很好玩,和姐妹们分别拿材料和烧烤和放入火锅里煮滚。可是我担心拿太多吃不完,所以很多材料都只是拿三份,但是我们明明有四个人一起分享,为什么要拿不拿四分不拿一份而是三份呢?我也说不明白,哈哈,反正因为害怕不好吃嘛。这次我竟完全只是吃麻辣汤底的材料,要暗暗赞扬自己对辣的抵抗力,呵呵。烧烤的鸡腿最好吃,带有蜜糖,很有味道,可惜用火锅边缘烧烤的效率实在太慢了,大概半个小时才烧好一只,怎么等待啊,我很想要直接拿去厨房请代用锅子煎熟。

吃过满足后,我们又是一番自由走动和谈天。我喜欢这些谈天的时刻,不是常常联系的朋友们,可是还是可以适当的剖开心扉,分享想要分享的事情。我会记得那个“生猛”的逻辑,一年后看谁的看法是对的咯。呵呵。

Evelyn的生日在Streethouse,时间选在晚餐后,所以我们也只在那里小吃和谈天。这晚和朋友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谈天说地,真惬意。说好早点回,可是还是待到12点,哈哈真厉害。

《交换日记1》

刚看完了张妙如和徐玫怡的《交换日记1》。

真是十分喜欢,每晚临睡之前看一点点,大概用了一个星期多看完。这是1998年的书,哦原来已经是14年前的日记分享了。好好玩的交换日记,说是[交换日记](日记是自己写给自己,然后给别人看),不如说是[每日交换传真](通信的方式,对话和交流想法),随意分享当天的想法和发生的事情。而且是手写的,穿插手绘的插图解释,可以很随意的用图画或文字或附加箭头另外加一小段补充,有些事情原本很情绪低落或激动,可是都被写得很幽默,看得我们心旷神怡又有亲切感,好像看着两位朋友的生活随记。呵呵。

日记开始的时候,她们两人已经是个资历不浅的作家了,平凡忙碌的生活里也有接受采访、上节目和赶稿的时候,也给我很有趣的窥看。全职作家和家庭主妇,这样的生活好像既自由又有点高尚,哈哈。

一开始她们分享的事情就吸引了我,原来那时已有一个网站earthcamera.com可以窥看地球不同的角落,但前提是那里有安装这个earth cam。景物可以被放大再放大,看得到那里的人做什么事情(现在有google map更方便吧,有机会真要试试),因此当妙如去日本旅行时,玫怡竟能够隔空从google map拍下她在日本某角落的照片,真好玩。

然后可以分辨出来两个作家的不同个性。张妙如好像有点“非一般人”,因为她突如其来的做事或想法都让我看得嗤嗤称奇。例如她那几篇关于家具DIY改造,把桌子搬去另一边,另外钻连接上网的电线,或者把烤肉架当成放信件或账单的架子,挂在墙上。总之就是鬼主意多多的。徐玫怡比较正常,好像见识很多,因为提到去过日本和伦敦。她的想法有点“小丸子”的作风,有点胆小有时很会自我激励有时自我挣扎。

有一篇分享,玫怡写的,说得我很有共鸣,呵呵。就是这样,很“卒仔”,又不会表达愤怒或不满。表面上什么都好吧好吧,然后被踩到底线后就会在家里抓狂十分愤愤不平,然后想了很多方法决定下次再有这样踏底线的情况,就那样的反驳或抵抗。

看下图玫怡和她老公手握手的下定决心,“再也不当小可爱!” (哈哈),可是转身面对外人还是没办法的面面俱圆,真是声势弱了的结尾,但也真贴切,呵呵。

小小偷刊了两页,请作者多多包涵

这样的分享形式也有点启发了我记录生活小事的动机,有时候一些小事,如果描述得妥当,也是很值得记录的。也想像她们用手写代替电脑,顺便可以涂涂画画加一点小插话,该是多有趣的日记啊。可是看看自己的懒惰,还是作罢吧。呵呵,继续看《交换日记2》算了。

P/S:可以在图片right click  -> open in new tab -> click 放大镜,看得比较清楚。

旧照片

刚买了新的external hardisk Buffalo 500GB,因为实在不敢再用家里那个笨重1 Tera的External hardisk (第一代的1 Tera吧,大如moderm,也需要另外插电),那个1 Tera去年莫名其妙的Hang机,然后我所有的照片,从2007到2011年的,全部“粉碎”掉,简直是我的一大晴天霹雳,害我默默的伤心了很久。

还好过后发现家里的Desktop还保存一些以前的照片,2007到2010年的。这架desktop很久之前被搬走了monitor,所以我一直无法检查CPU里面的存档,直到最近monitor又回来了,竟让我惊喜发现了这个欣幸的存档。买了新的external hardisk后,一整天就忙着将所有照片存入这里。

让我重温了以前我们的照片。有几点发现:
1. 洁雯现在白了很多呢。
2. 晓慧无论什么时期都是那么吸引我的目光,哈哈。
3. 我对于每个时期的自己都感到十分陌生,那张脸和发型和脸型和肤色素质,好像是不同的人,哈哈。
4. Tch以前真的很瘦又“帅”呢,哈哈(2008年)。
5. 我的拍照量在认识Jacy和Bitna变得骤增,呵呵,我真谢谢这样的影响。
6. 看回早期的大学照片,我才看到自己曾经原来有跟过谁谁谁合照什么的。
7. Shuyih以前的黑眼圈没那么深,哈哈。
8. 啊对了,国聪小时候真可爱,呵呵。
9. 以前朋友们的发型真可爱,呵呵。

无论如何,总结是,现在的大家是最好看的,而且有些朋友还有越来越年轻好看的迹象,真不错嘛。大概归功于每次写给朋友的生日祝福有“wish u getting prettier”,哈哈。

还有一点是,这么多点点滴滴的照片,每次看到同样的脸孔又出现在与我的合照里,就觉得有种莫名的感动。一年又一年,我们总有机会遇到新的朋友有新的人生旅程,可是缘分和默契还是将旧识的我们系在一起,不时让我们重聚。我看着这些我喜爱的朋友们,现在还是能够保持联系,或者平凡的在一起常常见面,这让我的心很充实,我知道即使我走远了再回来,还是能找回这样的熟悉感。这算不算一种“安全感”呢?满满的,给我心的重量和安定。好喜欢。

清明

我们家族可以说是大家庭。最近几年,我才知道一些上几代的历史,其实很有趣。

清明节,从小到大我们都是自己家人去拜祭各个山坟。几年前我的太嬷过世,团结了我们和叔公叔婆们,约好一起祭祖。顿时拜祭的物品丰富又简单多了,我们家负责买糕点包子和水果,另一个负责烧肉和元宝蜡烛,又一个负责带黑咖啡、茶和白酒,还有一个负责带报纸碟子筷子,菊花和熟鸡蛋。

人数增多了,办事也容易多了。分别有几个地区:
1.  在前坟,几个人排列祭食(水果、糕点),倒茶、咖啡和酒。
2.  几个人负责插列元宝蜡烛,和烧香。
3. 几个人在旁一叠叠摊开要烧化的祭品。
4. 后土也有几个人负责清理和插香。
5.  还有一些在旁撑伞,和等吃。

通常我是在哪一区的呢?嗯,都有啦,比较多的是1号和5号,哈哈。

大家都是速战速决,很多次了那祭品还没来得及烧化,前坟负责排列祭食的人就已经把东西收回袋子准备回去,我们每次都很好笑的说:“啊嬷都来不及吃,食物被收掉了。”,哈哈。 然后这个时候大家就会开始分吃祭食,因为大家都是没什么吃早餐就来了。这就像一个亲戚聚会,清明节变成不只是祭祖,还有一起吃东西和谈天。呵呵,其实很好玩,又热闹。

我们一共拜祭十位祖先,分布在广东义山四周。最近才终于知道拜祭的祖先的各种关系(以前太不懂得关心好奇了)。其实不复杂,一个太上太公,和他的两房妻室(太上太嬷);然后是太公,和他的三个妻室(太嬷);然后有一个是爷爷的三叔叔(三太叔公)、爷爷的妹妹(姑婆)和三弟弟(三叔公)。看吧,原来上几代还在流行三妻四妾。还好不是什么豪门,不会衍生出“溏心风暴”“珠光宝气”之类的剧情,哈哈哈。

我们的祖先最早来南洋是作为锡矿工人,过后慢慢做一些生意,然后有过巅峰时期又沉没了,现在是各自靠自身打拼咯。来到我这一代是第七代了。跟亲戚们谈起要为我们作一个族谱,其实现在理解了上几代的各个人物关系,就觉得这件事不难办啊。我倒是很有兴趣作为一个“抛砖引玉”的小辈,去年已经有在收集摄下了每个墓碑的照片,今天回去后整理了那些关系和名称,然后邮寄给叔婆。整理之后看着一目了然的资料,还中英对照,呵呵真有成就感。


柬埔寨之行 --花絮

资讯篇
1. 柬埔寨还处于落后的发展水平,金边和暹粒的guest house都没有电梯,行李要走楼梯扛上去咯。
2. 柬埔寨履行除了记得带面罩、太阳眼镜和帽子,也非常需要扇子或小风扇,最好还是那种扇少少就很有风的设计。
3. 多数的景点比较鼓励穿球鞋,尤其是Angkor Wat,比较容易走在石头或黄泥路。
4. 但是为了晚上逛夜市或去房间之间串门子,有带个拖鞋还是比较方便。
5. 带个百搭又不厚的外套,很多景点需要我们穿有袖的上衣和及膝的裤子或裙子(尤其是royal palace 和 Angkor Wat的神庙)。如果没有外套,围巾不能取代,就必须在附近买特地调贵的t-shirt,所以最好自备在包包里。


搞笑篇
1. 第三天,抵达暹粒的guest house是坐了8个小时的巴士之后的事,我第一时间冲去旅馆的房间内的厕所解决大事。洁雯则在房间察看四周环境,是很新也很美的房间,但是房间内有一种味道,大概是窗口太久没有被打开,而充满木塞的味道(房间的家具都是木制的)。我刚从厕所出来后,洁雯问我有没有闻到,我却没什么感觉。

刚好honlim来我们房间,洁雯告诉他这个问题,问他:“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honlim就很好人的进来房间闻闻看看,“嗯,有!”,洁雯很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他说的和自己闻到的是一样。只见他很肯定的说:“是xi-kui的味道!”。啊,我在旁偷笑可是怎么说呢?洁雯却说了:“念慈刚才去厕所。”,可能很小声吧,hon lim没听到,再环顾房间四周,停在厕所门口,再说:“很难顶哪,是xi-kui的味道,叫他们(服务生)帮你们换房啦。”。洁雯按捺不住的偷笑,我则有点尴尬,可是我还是怎么说呢?结果洁雯代我说了,这次大大声地说:“刚才她(指我)去厕所啦。”。honlim终于恍然大悟,说不好意思后回房了。他一走后,我和洁雯实在按捺不住的大笑,好几分钟,哈哈哈。过后他们把这件事拿出来讲,讲一次我们就没办法受不了的大笑一次,啊,好一个乌龙啊。

2. 有一天我们几乎全部女生讲好穿上batik的裙子,顿时五颜六色,大家都很好看。而且这种裙子有几种设计,遮掩了肚子,也突现那个男生们说的“she got something”(tch, 2012)的优点,哈哈。平时男生们很喜欢揶揄洁雯,例如问她LCCT的华语怎样讲。所以这次穿了这裙子,我忍不住在早餐桌上对欣琳说,洁雯原来很“有料”哦,男生们实在应该刮目相看吧。这番话被坐在对面的yokeming honlim他们听到了,过后就不停的对洁雯说,“eh,很有料eh~”,让洁雯莫名其妙,无端端为什么那几个男生在不同的时候跟她说“有料”。实际上这名词因我而起咯,哈哈,对不起洁雯。

3. 男生们逛夜市的时候,被问要不要special service。据说那个人用简单的英文说“lady boon boon (什么意思嘛),good for health, good for health~”。哈哈。过后我们就一直这样玩,例如坐tuktuk车,honlim的tuk tuk经过我们这里,他就对洁雯喊说:“how much?”。问了几次后洁雯干脆给个价钱,配个道地不流利的英文口音:“ten dollar, ten dollar”,honlim就很坏的答:“You are not worth it!”。哈哈。

4, 我们也很常玩“1 dollar”。要帮朋友一个小忙时,例如递个tissue,就用那种本地的腔调加个附带条件,要“1 dollar”(one Dola)。

无聊才有趣

最近很常做的是,实践了何谓“化无聊为充实”。这是因为每次当我感觉很闷又得不到想要的陪伴时,都会想一想,让自己快乐的不是别人啊,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变得不无聊呢?

所以有一个周末,有点伤风感冒的星期六,想做点事情却有有点打不起精神。突然很想要看电影,但是朋友们都不得空什么的。之后,我很快的转变念头,即兴做了两大盆的芝麻核桃馒头,然后下午茶时间配个豆浆,慢慢享受。过后当然剩下一大堆,吃到星期二。


上个周末,也是很空闲的星期六,结果兴致勃勃,拿了抹布为自己的书房大扫除。我平时喜欢收盒子和小小的东西,也趁机拿来看看,呵呵有很多小东西买了都忘了用。例如像夹子的动物夹,现在用来夹那些账单或收据。

然后也重看了以前和朋友们的通信。最惊喜的是看回和倩仪的。其实才通了几次信,可是我都忘了,原来她总会写长长的回信给我,告诉我一些很好的智慧思想。例如我可能当时说,朋友们都觉得我幼稚。然后她就写了长长的信,解释说爱看卡通片、art attack不代表幼稚啊。这些卡通片也有很多知识,制作这些片子的人也必须要有专业的技巧才能变成一个个动画。《Harry Potter》也是很厉害的书啊,你叫那不屑看、批评幼稚的朋友试着写出来看看,那故事的承转伏笔,他们写的出来吗?哈哈,我都忘了,而且也很佩服,她在那时才中学的年纪里,就能有如此的想法,反而我那时却还在意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我觉得,她真的很像Hermoine,呵呵。

有一次从电台听到一个陌生的歌声,唱着《六十亿分之一》。那时还不懂歌名和歌手。我仔细倾听,循着歌声,一直猜想他是什么歌手,因为他的声线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不是一般大牌的歌手所属的,反而有那种“入世未深”的稚味。哈哈简单来说就是大男孩的歌声了,可是又不肤浅,不是一般刚出道的偶像歌手。过后知道他是黄鸿升后,回去再听听这首歌,可能唱歌技巧没有很好,可是很喜欢的是他的咬字发音吧,很清晰干脆,第一句最明显,“太阳 海洋 撞成地平线   就把我的世界都改变”。我已经尽力形容了这在脑海里很抽象的想法,会有人有相同看法吗?呵呵。过后再听他近期的《黑心》,也是很奇怪的,以前听了不觉得怎样,现在却觉得很好听,就觉得那咬字、字与字之间的连接是很好听的。难怪他的歌词总是那么多的,因为制作人不需要担心他唱太多歌词吧。我觉得如果他能够唱一首歌,歌词是正面的有意义的,那就更容易被我喜欢了,呵呵。

 过后也发现了张妙如的blog。张妙如是一个写日记的作家,嫁给外国人,在西雅图定居。我最喜欢看她连载的《西雅图妙记》,谈的事情都是生活小事,却很好读。她的生活常常充满“火”,有时候下了决定就几经波折都要完成它,尤其是那些一脚踢的家务。例如她会大费周章挖出一个下水道,解决溢水问题。马桶也是,常常塞住,她就用不同的办法处理。她也很会上网淘宝,常常被一些奇怪的布料啦DIY啦吸引,然后作为读者的我也十分开眼界,“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发明”,会有这样的想法。

而最妙的是她和她的老公的相处,她唤他为大王,因为他很少愿意做什么家务,而她也因为没有指望改变一个男人而扛下那些奇难异症。有很多时候家里的东西坏了,大王第一个反应是:“买一个新的”,或是“打电话投诉叫人来修理”,可是妙如就是不认输,明明不该付费的啊,结果靠youtube啦说明书啦或自己的idea解决了那个问题。哈哈这点真是让我佩服万分。我越来越觉得,当一位妻子实在不是白白拥有名分的,她们实在必须能够处理日常许多琐碎的事,还有就是面对不同的思维的相处之道,需要包容和表达沟通的智慧。在这里,幽默往往是最好的调剂料,真是最欣赏幽默的人了,哈哈。

当然,我说无聊,那是在学业进行曲中太无聊了,才想找生活的乐子,才不是实验不需要做、实验构思不需要烦。请别羡慕我的无聊,也别以为“反正无聊了会自得其乐”,就不需要理会我啦,哈哈,有好玩的事的话,请找我找我。


肠胃的罢工

今天真痛苦,几乎泻了一整天。

上个星期三从柬埔寨回来后,已经感觉肚子不是很舒服,可是只是轻微腹泻。谁知道到了今天,星期日,肚子完全像失去控制,不至于搅肚,可是要上厕所太频了。我每隔两小时吞两瓶保济丸,也什么也不吃了,只是喝那蔬菜Melilea organic,当作断食一天,因为实在吃什么出什么。情况持续到晚上,因为开始脚软了,连亲戚的结婚晚宴也推掉不去,只剩我一人在家,这个晚上,只有Hebe演唱会vcd和麦片陪我度过。

我原以为这情况会持续到第二天,正觉得可以乘机看PKU(clinic UPM)后休息半天,谁知道,第二天一点事情也没有,十分健康。真是莫名其妙的肚子灾难。

过后我想了再想,觉得归根到底,不是柬埔寨的食物卫生导致腹泻,而是在那里喝太多冷饮了,甚至还一人喝了一整大个椰子,十分生寒。过后昨天星期六在家,也是很不知天高地厚的吃了小半桶冰淇淋,重点是,这是在空腹的情况下,过后一整天也没吃什么垫胃。结果肠胃受刺激罢工,而造成一整个星期天的不能正常运作。

好像越长大越受食物影响身体健康,尤其是冷饮。记得小时候外出早餐,很喜欢搭配 ice milo,有一次一位长者看到,“早上喝冷饮吗?”,然后一副意味深长的语气对我说:“以后你就知道的啦。”。以后?知道?我想那个[以后]就是[现在]了,哎。

晓慧的生日

晓慧的生日,因为才过了柬埔寨的旅行不久,她很贴心的说不用去太贵的地方庆祝。

我们讨论后,决定在Klang Lama 的Nihon Kai日本餐馆庆祝。这家餐馆布置很不错,食物价钱适中,而且大概很出名吧一直有人来等位子。 当天我的肠胃没有很好,叫了一个瓦煲三文鱼稀饭。嗯,这有点感觉像小孩子吃的粥,不过我很满意,很适合我现在的肠胃状况。其他人叫很多寿司盘啦煎鱼啦tempura啦,看卖相很不错哦。

到了蛋糕时间,大家开始走动和拍照。这次的蛋糕是男生们买的,有几层的层次,chocolate 和mint交接,我个人觉得很好吃,因为很喜欢这样的味道搭配,chocolate + mint,下次可以问问honlim在哪里买咯。

因为不好意思看到外面有些等待的客人,我们匆匆唱生日歌拍照吃蛋糕后就埋单离席了。好像有点意犹未尽,我们便拉了好像有自己下一场活动的男生们,一起去晓慧的家,美其名是交换柬埔寨照片,哈哈。过后看见他们很想要早回但又不忍心拒绝的样子,就觉得很不好意思哦。

男生们和几个跟车的女生走了之后,剩下的我们就在晓慧家畅谈,有晓慧洁雯紫绮淑莲。噢,真是畅谈,呵呵很好的喋喋不休。我们拿出很多事情来讲,才发现大家拥有相同的看法,哈哈,这时候重点不是在之前的看法,而是大家原来心情和感受都是一样的,这就是谈天最过瘾的地方了。

直到过了12点,我们才离开。明天才是晓慧的生日,给她的祝福语总是大同小异的,因为看见总是努力想让自己越变越好的她,自许的目标常常也激励着我,所以祝福她与日秉增的不只是岁数,而是渐渐散发出来的智慧和魅力。她心无旁骛的专注力也是常常让我自愧不如,例如家庭和学业,虽然也该是时候开放雷达,欢迎接受好的频道咯,呵呵,生日快乐。

柬埔寨游记(金边&暹粒)

今年我的第二次旅行,和一班相识十多年、打风都吹不散的好朋友们第一次出国旅行。

这个旅行比较特别的是,几乎我们全部gang的人都到齐了,除了雯娟,而且,也有4个朋友带了他们的伴侣,所以我们一共有16人,哦好多人呢。飞机票的事务由洁雯来做,想当初从订机票到加订行李和保险,还有那boarding pass的事让她联络了很多人很多次做了很久,有时还无端被骂呵呵,真谢谢这些无怨的执行。行程和旅馆都是由kumhing和美凤处理,无论编排的结果怎样,还是很谢谢他们。

柬埔寨在我还没有去之前,一直很担心那里的卫生问题、天气和环境,听了很多说那里很热、很多灰尘、水不干净、怕会中malaria。结果呢,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我们去的那几天里,刚巧有时小雨、有时阴天,有时是雨后的天气,虽然还是会流汗,可是也逛得很舒服。至于水源和食物,几天来我们都是买矿泉水,比较保险。食物还是会选择巴刹夜市这些本地人的地方,没有限制,可是过后竟然我们中有几个人包括我带着不舒服的肠胃回家,所以食物卫生这点还是很值得怀疑。

我们的飞机抵达Phnom Penh(金边),是早上8点多。柬埔寨和大马时差一小时,早过我们。在机场第一次乘搭了当地的主要交通工具tuktuk,过后几天都仰赖这tuktuk载我们去这里那里。坐tuktuk一定要记得准备:口罩 (马路上风尘仆仆)+ 黑眼镜 (挡风,尤其保护带着隐形眼镜的眼睛)+ 帽子(罩着长头发)+ 围巾 (遮太阳)。其实没开玩笑,这样的装备很重要,尤其是乘搭tuktuk起比较远的景点,例如45分钟的路程,完全暴露在外面空气中是很狼狈的事吧。


Tuktuk看似简陋,可是要价不便宜,无论去那里,每一趟的tuktuk都要USD 3一辆车,可以乘搭4或5人。当然如果和司机讨价还价,让他载你一天的行程,可能还可以便宜些。还有乘搭tuktuk是要小心身上财物包包,按紧紧把包包放在车子内侧,我们被司机提醒了很多次,想必这里的搂劫事件很猖狂吧。


Example of the 装备~ :p
我们先去旅馆,Spring Guest House,不错的房间和厕所,清洁程度中等,有点旧,这里一晚才USD 4一个人,十分便宜。大家都是3个人一间房,可是我和洁雯被分到两个人的房间,原因是,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讲话不会停,干脆分在一间房间自己吵自己好了。哈哈其实我很自豪这样“鸡啄不断”的默契,所以非常愿意和她同房3天,洁雯也是不是?哈哈。(“第三天换旅馆了还是同房?”,“都是吗~”)

放了东西,戴了隐形眼镜,呵呵,最近越来越喜欢旅行中可以戴着隐形眼镜走来走去,不怕流汗,可以戴黑眼镜,耳朵也少了负担,拍照也很喜欢。我们出发去第一站--Russian Market。这里有很多土产和手艺,也有巴刹。我们在这里解决brunch,尝试了柬埔寨独特的炒老鼠粉(微甜的)、豆芽花生碎salad 和炒饭,很好吃。


在这里竟然偶遇了Wei Yun,世界真巧啊,他告诉我们这些手艺品的价格到处都是一样的,最重要是懂得杀价,可以尝试杀到80巴仙。说来这几天学会了一个杀价的技巧,紫绮教的,首先如果物品要价USD 10,我们属意是USD 5,那必须先讨价 USD 2,然后那个人一定不肯,减到USD 8,然后我们再杀“USD 3”,他说“USD 7”,然后我说成 USD 5,如果他不愿意,那就不要奢念的转头走,这时他该叫住你,愿意以你的价格成交。当然不是每样物品都能这样杀价,走过几档后大概知道他们的减价极限在哪里,那下次就不要无理取闹咯。

过后我们去金边国立博物馆Museum (门票:USD 3),述说着柬埔寨历史的宗教转变,印度教和佛教交接的影响这里的文化,可以从他们各时期的雕刻发现。读过了墙上的文字解说,我还是一知半解,我觉得如果有导游带着我们解说就好了。 这博物馆是开放式的展示,我很奇怪那些古物雕刻长期面对风吹雨打,不会腐坏吗?





下一站是Royal Palace (门票:USD 6.25)。这皇宫黄白颜色,原来各自代表佛教和婆罗门教的颜色。很新的建筑,因为近期才由木结构转换成水泥构造。参观皇宫需要衣冠整齐,必须穿有袖的衣服和及膝的裤子或裙子,也不允许用围巾遮挡无袖的衣服,一定要有外套或衣服。部分地区不能开放参观,王室就住在这里。正殿王宫上有个四面佛,还记得我们无聊的拿来借位拍照,哈哈。另一边有个银殿(silver Pagoda),里面收藏了一尊玉佛、一尊金佛像还镶着钻石,还有壁画和地板也是很珍贵的收藏,想当天我只是走马看花走过,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呵呵。



然后我们回去旅馆会合展豪和欣琳,冲洗一番后出来晚餐。来到了Sisowath Quay (riverside)其中一家餐馆,看得出整排店铺明摆做游客生意,果然我们的晚餐有点贵,一碟饭菜 USD 3 以上。我叫了Lok lak pork + rice,感觉像妈妈做的洋葱猪排。另外叫了Radna河粉,河粉很特别,比较厚。他们也喝酒,因为有买一送一。





晚餐之后在河边走走,很有gurney drive 的感觉,呵呵。晚上的天气凉爽,微风习习,走走是很不错的。回去旅馆后大家都休息咯,尤其是我很需要睡眠,因为昨天晚上只睡了一个小时(忙着收拾行李和回email,半夜就出发去机场了)。



********************************************************************
第二天,早餐在附近的餐馆解决,这里的面类一般都不错,汤很好喝,面也很好吃。



过后作了大概一个小时的tuktuk,去 Cheung Ek Killing Field (入门票:USD 5)。柬埔寨在1975年起了一番革命,共产党Khmer夺得政权,短短四年的统治,对当时反抗的知识分子和妇女孩子做了很不人道的虐杀。这个Killing field是其中一个埋葬地点。这里的中心起了一个纪念楼,装满了被杀害的头颅,记载那段不堪回首的时期。我们一人有一个随身听,让我们沿路走过一边听那些惨痛的历史和故事。在这里的心情很是沉重。想想,1975年是很近的年代,可是那时候有数以万计的柬埔寨人被这么残忍的杀害折磨,真是难以置信的事。这里有一棵树,用来活生生撞死那些反对党的婴儿,免除后患。也有几个杀人坑,小小的地平方可以埋了上百个人,也有妇女全裸的被埋杀,惨无人道。重点是,他们被埋杀之前,曾在别的地方受到了虐待折磨后才来这里送死,本是同根生,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下得了手。





过后午餐在killing field附近,又是一个坑游客的餐馆,一碟炒饭要价USD 3 起跳。这里的煮食很好笑,完全没有系统,同一样菜,第一碟可以多肉多饭多菜,第二碟竟然肉少的可怜,第三碟更少。又贵又慢,哎。



过后我们去另一个沉重的地方--School prison(入门票:USD 2)。这原本是一间中学,Khmer掌权后这里改装成监狱,折磨和盘问那些之前反对的人。那四年统治期里,上千人被囚禁在这里并杀害。这里有很多残忍的刑具,例如操场上的倒吊栏杆,犯人被倒吊到昏迷,然后又浸在缸里被脏水熏醒,又有很多浸水的啦,钻脑后的残忍刑具。教室展示了那些被杀害的人的头像和被虐待的画图,看得我心悸悸然的,一直抓住欣琳不敢多看,好残忍。而且原来那几个Khmer的首脑到现在还在被国际法庭审判,还没定案。他们都是出过国,读到大学水准的知识分子,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些如此残忍没人性的迫害。

因为这一段历史,和之前的王室内乱,才造成柬埔寨如今穷困的境界。这真是很好的借镜,告诉我们没有经历过战争是很值得感恩的事。还好一切都过去了,他们正努力的恢复经济改善生活,希望过后他们会越来越好。

我们也去Olympic market,这里比较像给当地人的市集,几层楼,卖日常用品,这里没什么中意的,没淘到宝。都下午了,我们最后参观的地方是一个神圣之地--金塔寺 (入门票:USD 1),这是一座小山丘,山顶上有佛像和钟塔。晓慧说走过这里,好像为我们洗涤内心,把刚才的阴暗清洗一番。

晚餐在night market,这里也很好逛街,可是东西的价钱有点贵,也不肯多减价。食物反而还好,很便宜,我和欣琳共享了一碗我以为是curry mee,却不辣的。对了,这里的食物区很特别,三面围着食物档口,中间铺了很多藤制的地毯,给我们席地而坐,很有东南亚风味,哈哈。



九点多就回旅馆了。我和洁雯照常冲凉后去串门子,借吹风筒,然后回房看电视聊天。值得一提是,这里的电台很多,尤其很多中文台,真是太惊喜了。过后几天我们的睡觉前和起身后都是开MTV华语歌台听歌,很享受。这晚和洁雯真的是“鸡啄不断”咯,我硬是挤去她的床位,和她孖铺谈天,大概半夜2点多才睡。哈哈,真过瘾。

**********************************************************************
这天一早就到达巴士站,要从金边到Siem Riep(暹粒),原计6个小时车程(巴士票:USD 10),谁知道这巴士沿路停载很多人,让我们坐了大概8个小时的巴士吧。那马路一点也不美,有一段路巴士走到左右摇摆,很让人头晕作呕。我沿路都不想睡觉,一直拉着欣琳谈天,哈哈。而且还好我们有随身带一些饼干,让这8个小时多的车程可以小小充饥。

就这样耽搁行程,我们到达这里的旅馆已经是下午3点多--Green Park Guest House(我们16人,一人才USD 7左右/一晚)。这是一个服务十分周到的旅馆,一百分推荐。它的免费服务有巴士站接送、短程的Van载送(免费)、免费早餐(十分好吃的法国面包和omelette等馅料),还有那服务生很可爱亲切。我们在第二天逗留到半夜12点才离开,它也不计较没有算多一个晚上的房钱,为了制造口碑,还给我们10巴仙折扣。房间更是十分干净和木制的家具很新颖,住得很舒服,真是太好了。

这天我们只去一个景点--Tonle Sap (入场票:USD 8),这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沿湖有很多水上屋子,我们还看见一个猪笼,就养在湖面上,真厉害。我们也看到养在一个围塘的鳄鱼,不知道是当宠物呢还是野味。我们在一个水上屋停驻,看湖面上的日落。傍晚的天空微红,在这里的天空一大片的,一望无际,搭配凉风习习,真是很休闲的地方。

对了,坐船的时候,有个小男孩很自动的为我们一个个按摩,想要讨点小费。可是我们还怕搭理后后患无穷,都拒绝他的按摩。可是他有点坏心,当他看到我们拒绝后,最后一槌是用力的,特地弄痛我,好坏。可是他不敢弄那些看似很凶的人,据说都没有弄美凤!

夕阳西下后,我们去这里的night market。这真是我们几天来最高兴的逛街地方。这里的街边档口食物很便宜,例如USD 1可以吃到一碟炒饭。而且附近卖很多土产纪念品,scarf、cambodia logo的衣服、木制手工等,价钱也不错,可以讨价还价到很便宜。我们在隔天还去了脚底按摩,一个小时才USD 1,顿时舒缓了走了很多天酸痛的小腿。




*********************************************************************
第四天,我们只去一个地方--Angkor Wat(入门票:USD 20)。这其实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遗迹。我们租了一个讲英文的导游,为我们讲解那些壁画和雕像,很多故事,呵呵。

第一个去的是Bayon Temple。这里的特别是有49座四面都有微笑佛像的雕像。里外的雕像描写了以前的一些日常生活,哎我都忘了导游说什么,只知道她说了很多关于九头蛇和这里以前的王和战争的一些故事。刚巧这时也下了小雨,走起来很舒服。

过后去Ta Prohm塔普伦寺,这里据说是tom rider的拍摄地点。最特别的是那盘桓在墙上的千年树根。这建筑是12世纪末,那时的王为纪念他的母亲建的。建筑后因为一些历史因素变成废墟,这段没人发现的时期里,那些大树就悄悄盘根了,隐藏在森林里面。直到近期19世纪被殖民国法国发现,才重现于世人。看着这些巨大如蟒蛇的树根,还有那些遗迹,真觉得自然界和古人都那么伟大啊,在从前没有科技的年代,竟然建成了一个个至今屹立不倒的建筑,风吹雨打也没倒,而那么厉害的被那树根从一棵种子小小的生长,慢慢的盘绕征服。

对了,这里每处的遗迹都被不同的国家帮忙维修,例如刚才bayon temple是日本,还有其他如Germany和India。他们可能合作一个十年的维修方案,或者更长。看到这些跨国帮忙,真好。

我们午餐后(也是坑游客的餐馆),来到这里最象征式的建筑--吴哥窟。这是最大也是保存得最完美的遗迹,国旗上描画的就是这个建筑。这里周边有四边的建筑,壁画描写了一些印度传说神话的故事,也有一些历史记载。导游为我们一一解说,可惜不是很明白。我只记得有个关于Haruman猴王的故事,据说西游记的花果王是从这个印度神话中得到灵感而做出来的角色。有个说中文的导游经过,听到他的片断解说:“孙悟空有七十二变,可是这个Haruman呢只有两变。”,他顿了一顿,我们都好奇偷听,“就是大便和小便啦。”,哈哈给他炸到。来到建筑的中间部分,有一个高塔,供奉了一些神像。我们要爬一个很斜很高的楼梯,才到达。

就这样,我们告别了Angkor Wat,过后又是一番自由行在night market。半夜12点,我们乘搭夜班巴士回去Phnom Penh (巴士票:USD 10)。这巴士真是有史以来最冷的巴士,那冷气还透着冷蒸汽的呢,还好我穿长袖衣和jean,也戴着帽子(避免直接吹冷气),也需要特地戴着口罩保暖。那巴士危险的驾驶也很恐怖,不时听到它的喇叭声响,好像快要和迎面而来的车子相撞的那种急促喇叭声。沿路上我只好一直逼自己入睡,不去想这些。还好5个小时多的车程就到达了。

***************************************************************
第五天,这是最好笑的一天。因为下午4点多的飞机,我们竟然在早餐和短暂逛过central market之后,无所事事的待在机场,而不是找景点参观,或去market,或租个房间放行李睡觉也好啊。这是我们自己的失策和不坚持,下次要学会不要这么笨笨的被动咯。

旅途中可能有些安排不能得到众人的赞同,有时也是最后一分钟才知道下一个行程,有点措手不及,我觉得沟通加强了就好,而且大家也不能被动的等待一个人安排所有的事。我们出发先最好还是要很详细的计划和熟悉了所有关于车费、地图、行程时间、预料的花费,这样比较不会浪费时间金钱。还有,下次去不熟悉的国度,语言不通的话,最好还是全程有导游吧,他可以讲解很多,也可以避免去砍游客的餐馆。如果去旅行的话,其实不悠闲比较好,总希望能够在短短几天内走遍所有值得去的景点,而不是一天才一两个。无论如何,非常谢谢这次所有有份参与策划的朋友们,谢谢不计劳苦的付出奔波,做吃力不讨好的工。至少旅馆很满意,大家的安全也兼顾到,平安的去,快乐的回来。这趟旅行之后,见识长了,脑袋也装了一些东西回去,更懂得感激那些理所当然的幸福。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体验,终于知道柬埔寨是什么样貌的咯。跟朋友们这几天在一起随兴谈天玩笑,这是最值得珍惜的事。希望我们还有下一次的一起旅行,齐人的,并且大家还是那么自在的融洽相处。在这次旅行跟朋友们的伴侣也更熟悉了,尤其是我之前曾担心的,没想到在这次大家那么融洽,真高兴,呵呵。还有很多花絮没写下,哎,希望有机会记录下来。呵呵。

照片请看: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3350699880753.2147398.1066553644&type=3























充实

对自己有所怀疑的时候好像都会去自拍一番。呵呵,毕竟自恋了就不会自卑,这样很合理吧? 不知道其他人会比较倾向哪种?像是有两种人,一种是很享受做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别人还出言开玩笑说你做的不是时机,她还可以很坦然的回话我就是喜欢啊;另一种就是,别人可能没说什么,但总是陷入无尽的自我...